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曹刚川在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全会上强调 把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工作引向深入

第2版(要闻)
专栏:

曹刚川在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全会上强调
把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工作引向深入
徐壮志
  新华社北京6月27日电(记者徐壮志)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第二次全体会议27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组长曹刚川在会上强调,军队要全面贯彻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加快西部地区开发建设,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做出新的贡献。
  曹刚川强调,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是一项长期的战略任务。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要紧紧围绕国家西部大开发的战略部署,把西部地区开发建设的需要和部队建设的实际紧密结合起来,扎实推进,狠抓落实,与时俱进,开拓创新,为加快西部地区开发建设做出新的贡献。要突出重点,在支援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建设上有所作为。要发挥优势,为支援西部地区发展教、科、文、卫事业和培养人才多做贡献。要充分发挥我军在西部地区有相当数量的院校、科研机构、试验基地、专业技术部队和医院的优势,为西部地区发展提供科技和智力支持。要鼓励广大转业退伍官兵到西部地区建功立业,有组织、有计划地向西部地区输送更多的人才。要挖掘潜力,更好地发挥军事设施在支援西部开发建设中的作用。要坚决维护边防安全和社会稳定,为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安全稳定的良好环境。
  曹刚川要求军队各级党委要把援建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加强与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协调沟通,注重研究解决援建工作的政策性问题,把握新特点,探索新办法,使援建工作更加富有成效。
  解放军四总部领导以及军队参加和支援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成员出席会议。

国务院办公厅通知要求 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

第2版(要闻)
专栏:

国务院办公厅通知要求
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
  本报北京6月27日讯 记者彭嘉陵报道: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煤矿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真正落实安全生产责任,深化煤矿安全专项整治,严厉查处违反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责任人员,加强安全生产的监督与监察。
  《通知》说,今年5月中旬以来,安徽、山西、云南、河南等地煤矿接连发生特大生产安全事故。这些事故给国家财产和人民群众生命安全造成巨大损失,也暴露出当前煤矿安全生产工作中存在监管不严、安全措施不到位、违规操作等问题。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对煤矿生产安全事故高度重视,收到事故报告后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全力以赴组织救援工作,千方百计抢救被困人员,认真调查事故原因,妥善处理善后事宜;同时,要求各级政府本着对人民生命财产高度负责的精神,采取强有力措施,制止当前受利益驱动,一些煤矿超能力突击生产、已关闭小煤矿死灰复燃的状况。
  《通知》要求,真正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各地区、各部门和各单位要依法健全和完善安全生产责任制,明确各级地方人民政府的责任,一级抓一级,逐级负责,逐级抓好落实,把责任落实到基层。要深化煤矿安全专项整治。发生过重大事故的乡镇、发生过特大事故的县(市)、发生过特别重大事故的市(地),所在地区要严加整顿。
  《通知》要求严厉查处违反安全生产法律法规的责任人员。凡已经发生的生产安全事故,要一查到底,严厉追究有关人员的责任;凡因政府工作人员监督检查不力,玩忽职守,失职渎职,甚至利用职权参股办矿或收受贿赂,包庇袒护非法采矿,导致发生重特大事故的,要严肃追究其行政和刑事责任;同时加大对生产经营单位主要负责人的责任追究。
  《通知》要求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要加强安全生产监管队伍建设;煤矿安全监察机构要进行明察暗访,严格执法,对拒不执行监察指令的煤矿,地方人民政府要立即采取措施强制实施;各地在安全大检查和专项整治中,要把煤矿作为重点。

用科技托起三峡大坝——记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郑守仁

第2版(要闻)
专栏:三峡建设者风采

用科技托起三峡大坝
——记长江水利委员会总工程师郑守仁
本报记者 龚达发
  如果为三峡大坝建一座纪念碑,在它的顶端应该有这样一个名字:郑守仁。许多三峡工地建设者这样对记者说。
  1940年,郑守仁出生在洪患肆虐的淮河边,从小就有个梦想:让洪水不再泛滥,让百姓不再遭殃。1963
  年,郑守仁大学毕业来到长江水利委员会,投身治理长江的行列。从陆水到乌江渡,从葛洲坝、隔河岩,到大三峡,他风雨兼程,走过了40年治水生涯。
  两次截流两座丰碑1993年,郑守仁来到三峡工地。此时,他已是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总工程师,作为前方“总指挥”,他担负起主持三峡工程设计总成及现场勘测、设计、科研的重任。
  1997年的大江截流,是在葛洲坝工程形成的水库中实施的,水深超出一般特大型工程截流水深的两三倍,而最大的障碍是江底20多米的软淤沙。水工模型试验表明,由于深水中高堤重压,截流戗堤进占过程中淤沙滑出,堤头随时可能坍塌。
  “这是截流施工的重大隐患!”主持过葛洲坝、隔河岩截流的郑守仁敏锐地察觉到问题。此后一个多月,郑守仁查阅世界水利施工的文献,多次组织专家会诊,终于创造性地提出了“人造江底,深水变浅”预平抛垫底方案。即在正式截流前一个枯水季,用石渣料把截流江段江底的淤沙“压住”,将江底抬高到安全高程。大江截流合龙前夜,记者在合龙现场见到郑守仁,他用“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来形容自己的心情。预平抛垫底方案一经实施,大江截流有惊无险!
  三峡工程大江截流设计获国家优秀设计金奖,其技术成果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跻身于1997年世界十大科技成就之列。
  继大江截流之后,2002年导流明渠截流是水电史上又一次严峻挑战。明渠截流不仅流量大、落差高,而且人工开挖的江底平整光滑,截流抛投材料难以“立足”,施工综合难度世所罕见。
  出乎意料的是,截流前夕,郑守仁胸有成竹地对外宣称:截流合龙已是胜券在握。自信源于丰富的截流设计经验,源于精心的技术准备。郑守仁带领设计人员对多种截流方案反复比较,最终决定采用建“水下拦石坎”、上下游围堰同时进占等重大技术措施,保证截流顺利实施。
  2002年11月6日,郑守仁的预言变成了现实。导流明渠截流成功入选2002年十大科技新闻。
  对质量负责:始终不渝的信念
  “三峡工程的成败首先在设计,一流的设计才有一流的工程。”郑守仁这样叮嘱设计人员,也时刻提醒自己。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郑守仁对每一寸大坝基础、每一项分部工程的验收,都亲临现场,从不马虎。
  1996年春节,左岸非溢流坝8号坝段进行基础验收。经过几个来回,直到大年三十,仍未达标。正月初一一大早,郑守仁直奔现场。“大过年的,验收可能会轻松一些。”施工单位心存侥幸。没想到一向温和的郑守仁就是不给面子,一一指出基础处理的缺陷后,耐心说服施工人员:“基础不牢,地动山摇。三峡主体大坝基础万万不能马虎。否则将留下无穷隐患,我们将成为千古罪人!”直到施工单位将基岩裂隙、松动块石等地质缺陷处理妥当,他才同意验收。
  “设计画的一条线,工人干得满身汗,国家花钱成千上万。”这是郑守仁挂在嘴边的话。他带领设计人员攻克一道道技术难关,创下十几项优化设计成果,推广应用一系列新技术、新工艺和新材料,创造了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一期混凝土纵向围堰节省混凝土24万多立方米,二期工程左导流墙节省混凝土16万多立方米,三期上游石围堰节省土石方10万多立方米。据不完全统计,经优化设计,仅主体工程就节省混凝土100多万立方米,节约投资3亿元。
  三峡工程号称“全球第一号水电工程”,有人称之为“科技博物馆”、世界难题“题库”,有20多项经济技术指标名列“世界之最”。要描绘这一宏大工程的设计蓝图,往往要挑战技术的极限。10年来,在郑守仁的主持下,长江委召开三峡工程技术问题讨论会300多次,现场设计讨论会1600多次,形成会议纪要4400多万字,由郑守仁撰写的现场设计工作简报就有250多期、200多万字。
  院士情怀:志在青山绿水间
  在郑守仁的日历上没有节假日,逢年过节,人家往家里赶,他往工地赶;他的作息时间表上没有白天、黑夜,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工作、工作。三峡工程的10年,所有的春节,他都在工地值班;10年中的“五一”、“十一”,除一次晋京观礼,他没有休息过一天。
  长江水利委员会的本部在武汉。郑守仁和妻子高黛安双双在长江委工作了40年,结婚也有30多年。直到去年,他们才在武汉安了一个家。此前,长江委多次要给他们在武汉分配住房,可他们说在工地住惯了,不要。在乌江渡、葛洲坝、隔河岩、大三峡,青山绿水间的工地就是他们的家。
  1997年大江截流成功,远在苏州的女儿发来一封电报:“爸爸,您辛苦了!”这激起郑守仁对独生女儿深深的歉疚。女儿刚出生,他就奔赴乌江渡工地;不久高黛安也要到乌江,不满周岁的女儿被送到苏州的外婆家。夫妻俩总说,等忙完这一阵就把孩子接回来。没想到这一忙就是30余年,连女儿结婚大喜的日子也没能到场。
  1979年以来,郑守仁先后荣获了19项省、部级以上奖励和荣誉称号。1993年隔河岩水利枢纽提前半年发电,郑守仁得奖金5万元。他将3万元资助了工地职工子女求学,1万元支援山区小水电建设,1万元寄回母校设立教育基金。1995年,郑守仁被评为首届“三峡工程优秀建设者”,获奖金5000元,他请长江委工会转赠给5位水文勘测系统外业退休职工。
  “他这样做,你支持吗?”记者问高黛安。“支持!我们也用不了那么多钱。”快人快语的高黛安回答得那么轻松、自然。
相关链接
长江水利委员会
  设计是工程的灵魂。长江水利委员会是三峡枢纽工程设计总承包单位,1958年即开始三峡枢纽的设计研究工作,1986年开展技术可行性论证。1989年5月完成了蓄水175米方案的可行性研究报告,1992年完成初步设计报告。截至目前,共完成各种专题研究报告210多份,共4900多万字;完成各种施工详图3.7万多张。
  为做好三峡工程的现场技术服务,长江委派驻了以中国工程院院士、总工程师郑守仁为首的三峡工程代表局,常驻施工现场的技术人员近200人,高峰年达400人,对现场施工中遇到的各类技术问题及时组织攻关。10年来,共完成各种设计通知、技术要求、工作联系单等7500多份。(附图片)
  图为郑守仁(中)在船闸安装现场。

北京感谢国际社会在抗击非典中给予的帮助

第2版(要闻)
专栏:

北京感谢国际社会在抗击非典中给予的帮助
  据新华社北京6月27日电(记者张舵)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27日在北京市政府举办的驻华外交使节招待会上说,北京市向世界各国、国际组织给予北京抗击非典斗争的支持和帮助表示衷心感谢。
  来自119个国家驻华使馆、名誉领馆和15个国际组织驻华代表处的使节、代表及配偶共200多人应邀参加了招待会。北京市委书记刘淇也出席了招待会。
  王岐山致辞说:“我们取得了抗击非典斗争的阶段性重大胜利。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来自于党中央、国务院坚强正确的领导,全国各族人民、港澳台同胞、海外侨胞和华人的无私支援,也来自于世界友好的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及友人的同情和帮助。”
  王岐山还介绍了北京市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情况。他说,在取得抗击非典攻坚战胜利的同时,北京市坚持“两手抓”,经济建设与社会发展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宣武医院欢送最后一批非典患者

第2版(要闻)
专栏:图文广角

宣武医院欢送最后一批非典患者
  本报北京6月27日讯 记者刘毅报道:今天上午,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北大门前彩旗迎风飘扬,鲜花映衬笑脸。随着最后3位非典患者康复出院,宣武医院在经过50天的奋战后,胜利完成了抗击非典的使命。(图为宣武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欢呼。新华社记者唐召明摄)
  上午10时,杨冬梅、朱旭、王真3位非典康复者在医护人员的夹道欢送下,走进灿烂的阳光里,走向欢迎他们的人群。坐在轮椅上的杨冬梅被鲜花包围,她一直微笑着伸出右手,做出“V”字胜利的手势。她曾经因病情危重实施了气管插管,经过宣武医院医务人员的科学治疗和精心护理,她的病情日益好转,目前已经康复。
  4月27日,在非典最为肆虐的日子,北京市政府决定将宣武医院整建制地改为收治非典重症患者的定点医院。宣武医院的2000多名员工临危受命,接受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从5月6日开始,医院陆续收治了220名非典患者,其中131名是重症或极重症患者,很多患者同时还伴有心脏病、糖尿病、精神病等多种病症。除19人死亡外,绝大多数患者都已康复出院。
  让宣武医院院长张建备感欣慰的是,在圆满完成救治非典重症患者任务的同时,由于高度重视科学防护,在决战非典战役期间,与非典患者“零距离”接触的医院一线1200余名医护、后勤人员无一感染。(附图片)

北京已经连续30天无新收治非典确诊病例

第2版(要闻)
专栏:

北京已经连续30天无新收治非典确诊病例
王文韬
  新华社北京6月27日电(记者王文韬)记者27日从北京防治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了解到,从26日10时至27日10时,北京没有出现新增非典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这是北京从5月29日起,连续30天无新收治非典确诊病例。
  北京防治非典型肺炎联合工作小组信息统计中心2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北京当日无非典患者痊愈出院。截至27日上午10时,北京累计确诊非典病例2521人,累计治愈出院2288人,累计死亡192人,非典患者中因其他疾病死亡7人。目前仍有34名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