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永恒的爱情戏法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金台随感

永恒的爱情戏法
冯日乾
  原本,爱情是文学艺术的永恒主题。但不知从何朝何代何年何月开始,人类这种美好的,甚至可以冠以“圣洁”的感情,竟然蜕变为一种任人摆弄的文艺戏法。曹雪芹时代已泛滥着才子佳人私订终身的套子,以后又演变为“鸳鸯蝴蝶派”,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张资平走红那阵,则出现了三角恋爱的“小说做法”。至于电视垄断人们业余时间的今天,所谓爱情描写,大家都看见的,以武侠言情片为代表,几乎已完全沦为戏说,而且把观众定位于少儿水准,属于真正的儿戏了。
  像是赶时髦,以历史正剧标榜的连续剧《康熙王朝》也忙中抽闲玩了一把爱情戏法,而且竟有三个“三角”,给该剧的艺术表现抹上最倒人胃口的一笔。
  康熙、伍次友和苏麻的三角恋尚能说得过去,让李光地、葛尔丹和蓝齐儿陷于三角婚恋,就显然是为了“煽情”而玩的把戏。跟戏说片里疯疯傻傻跳来蹦去的小美人一样,皇帝的爱女蓝齐儿不知怎么就爱上了不愿入朝做官的李光地;李光地呢,如康熙后来所说,他也“竟敢喜欢蓝齐儿”。当然,皇帝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的。其实当初,他也很乐意这件婚事,并且从“满汉和亲”的政治高度加以称赞。不过“美谈”也罢,儿戏也罢,且先放下,因为,半路里又杀出一位葛尔丹。这蒙古枭雄一瞥见蓝齐儿便痴情不改,非得弄到手不可。皇帝害了怕,便只好忍痛改变主意,强令女儿去充一介和平使者——下嫁葛尔丹。和平是暂时的,大战转眼即到。当康熙和葛尔丹数十万大军展开殊死血战的时候,观众看到的更是不伦不类的游戏:箭在弦上,刀已出鞘,蓝齐儿和她的生母容妃却从对峙双方的阵营里冲出来,跪在阵前声嘶力竭地喊:别打了!求你们千万别打了!自然,没有谁听她们的,号令既出,杀声四起,枪林矢雨,刀光血注,直杀得尸横遍野,地暗天昏。然而,所有兵将的脑后、脚跟以及马蹄、刀尖上都长着锐眼,始终不曾伤着那跪地不动的母女俩——和平的使者,爱情的卫士,连踩一脚也没有。像是一幕熔战争、人性和爱情于一炉的惊心动魄的好戏,其精华不过是:荒唐。
  戏里的另一个“三角”,就不止是荒唐了。蒙古某部首领的女儿宝日龙梅怀着杀父深仇来投康熙,康熙之子大阿哥就像阿Q跪求吴妈一样向她求爱,她以“不谈此事”拒绝后却转向去追他的老子,请求留在皇帝身边。皇帝先是表示,这不合规矩。但后来,在灭了葛尔丹庆祝胜利时,却和宝日龙梅一起浪漫地你追我赶起来,浪漫到最后便目无一切地在山坡上宽衣“野合”了。紧随其后的文武大臣、大阿哥以及贴身太监目不忍睹却能急中生智,迅速联手扯起黄绫作帐,就地围成一个露天“马戏场”,以为屏蔽。这么多黄绫仓促间从哪里来?也许太监早有预见事先已准备停当,谁知道呢!总之是,那个曾经追过龙梅的大阿哥瞧着这圈内的爱的疯狂,那表情实在也只好叫做恶心。疯狂过后,豪情万丈的皇上竟然对那异族女孩调侃说:今儿,你把朕给强暴了!这种帝王式的幽默真能把人恶心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爱情,如果真被这么永恒地“戏”下去,人们还能欣赏到梁祝化蝶的美丽,黛玉葬花的痴情,杜十娘沉江的决绝,春蚕到死的刻骨铭心乃至刑场婚礼的感天动地吗?相比而言,这倒似乎可以不必太过悲哀,我们还可以回望祖业,沉潜古典。重要的是,号称“祖国花朵”的孩子们在这种“第二课堂”的笼罩熏陶下,会变得聪智起来还是懵懂犯傻?文明起来抑或荒唐沉溺?
  乱点鸳鸯三角绕,戏说何时了?

着眼于人民的利益——一份有关质量问题的报告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

着眼于人民的利益
——一份有关质量问题的报告
范咏戈
  一
改革开放,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的老百姓是最直接的受益者,琳琅满目的商品使人目不暇给,消费品短缺时代已成为历史的记忆。然而,物质商品极大丰富的背后,一股暗流在涌动。这就是:假货。以下的事例并非笔者为了炒作而编造的事实。
  一位老干部乔迁新居,买来一副外观颇漂亮的席梦思床垫。好日子不长,老同志开始浑身奇痒。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决定翻晒一下被褥,这个不经意的举动,却让他大吃一惊:翻开床褥,只见飞蛾起舞,无数蛾子的幼虫正在其中蠕动。割开席梦思床垫,发现床垫里竟是一层层又脏又乱的、已看不出什么颜色的碎毛,肉虫更是不计其数。
  东北一位女学生为矫正视力戴上了新配的眼镜后,非但没能让自己的眼睛看得更清更远,反而出现了头晕眼花、恶心呕吐的症状。经眼科专家及质检部门权威人士共同检测后才发现,她所配的眼镜比实际应配的度数高出二百多度。镜片原料更是我国早已明令禁止使用的塑料产品。
  一个秋收的季节,河北、山东、河南等省的农民在使用了假农药后,数十万亩棉田绝产。农民蹲在田地里,手抓黄土、泪水冲天。那一大片绝收的庄稼,农民爬满泪水的脸颊,那眼中饱含着的痛楚、辛酸、无奈以及愤怒,在让人触目惊心的同时,感到的更是害怕。他们才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啊!没有了粮食,我们十三亿人吃什么?没有了棉花,我们十三亿人穿什么?
  驾驶三菱帕杰罗、奔驰MB100的司机,先后有人因制动管路布置有严重设计缺陷翻车丧命或摘取脏器。
  一段时间里家庭主妇间互相提醒着:当心呀,大米有化了妆的毒大米,酱油里掺了毛发水,白糖里加了吊白块,瘦肉里也有瘦肉精……
  果真这样下去,老百姓真的要不敢穿不敢用不敢吃不敢喝了。吸空气去吧,空气也有污染。“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政府不下决心治理,怎么能体现“三个代表”?中国果真假货泛滥,又怎能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是到了向假冒伪劣说“不”,与这股暗流决斗的时候了!
  二
假货猛于虎的现实引起了政府高层领导的忧虑和高度重视。一个强化政府有关部门职能,打假扶优的战略决策逐步成熟。2001年4月,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将原国家技术监督局和原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合并,成立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以加强对市场经济及产品质量的监管力度。一个符合国际惯例,有利于市场经济条件健康发展的新机构诞生了。与此同时,还成立了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这两个机构犹如两只翅膀,辅佐在质检总局左右,分别履行统管全国认证认可和标准化管理的职能。构筑“一体两翼”的框架,是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大手笔,是坚持改革开放、全面落实“三个代表”的重要举措。它让质检总局领导感到了肩上担子的分量。
  国务院领导当面向质检总局领导发出了“忠于职守,敢于负责,严格把关,保国安民”的号召。
  用局长李长江的话说,这十六个字就是质检总局的“局训”。质检总局的一切工作,都要在这个“局训”下行动。
  坐落在北京市繁华商业区蓝岛大厦一侧的质检总局临时办公大楼,一个时期来常常是灯火彻夜通明,机构改革人员定位;落实国务院领导指示参与规范和整顿市场经济秩序的一道道局令、公告从这里发出;从源头上把住质量关的一个个决策被提上了议事日程;重拳出击,严厉打击假冒伪劣的调查组、暗访组从这里被派往全国各地……一位原国家商检局的老领导握着新任质检总局领导的手说:入世了,你们要当好“质量之神”啊!
  三
人们都还记得,今年春节将近时,正当数以千计的家庭主妇为能否采购到“放心年货”不无担忧的时候,国家质检总局向社会公布了米、面、油、醋、酱五项食品抽查结果,这次专项抽查共调查企业六万零八十五家,检验样品五万零五百七十六个。质检总局把这五类食品质量抽查合格并具备保证产品质量条件的八百零六家大中型企业在各类媒体上公布。总算让主妇们买到了“放心年货”。
  千万百姓开始知道了“国家质检总局”是个做什么的部门。据统计,中央电视台每周的“质检报告”收视率一路飙升,已在新闻联播、焦点访谈之后位列第三。
  如果说,春节前的五类食品抽查,还只是新成立的国家质检总局新春佳节奉献给中国老百姓的一份见面礼,那么再让我们看这“见面礼”的另一份清单:
  列为今年从源头上打假的“一号工程”是:棉花打假,以打击“黑心棉”、“垃圾棉”为主;食品打假,突出了米面肉油;汽车打假,要打掉那些拼装的“三无汽车”。还有化妆品专项打假,农药、种子、化肥打假等,全都是涉及人民群众生活与健康的行业和领域。
  6月的某一天,深夜两点,总局领导的身影出现在湖南省打假的第一站——某市假酒、假电器、假奶粉制造地。
  该地造假分子人员多,造假规模大,又比较分散隐蔽,有的造假分子甚至把造假地点设在牛槽、马栏、猪圈、厕所等地方。而且当地民风强悍,有的甚至是全家老少齐上阵,男女一起去造假。在战役打响前,这位总局领导向部属严肃指出:这就是一场战役。打假人员一定要做到胆大心细,不放过一个造假分子,不漏掉一个造假窝点,确保一网打尽。
  经验丰富的总局领导从一个造假分子的手机里得知,远处还有另一个更大的仓库。他们又连夜冒雨及时赶到十几里外,在一个设在山洞里的仓库中,缴获几百箱假五粮液、假金六福。
  在这次打假行动中,共抓获了十几名造假分子,年龄最大的有五十多岁,最小的竟然才十二岁。
  类似行动太多太多,无法一一详备。这里有一份质检总局成立以来打假的战果统计:共出动执法人员一百六十万人次,捣毁制假售假窝点一万一千个,查获假冒伪劣商品货值二十三亿元,揭露十万元以上大案要案一千二百起,其中的百万元以上大案四十起,向公安机关移交案件二百三十起。这份统计被中央领导称为“功德簿”。
  与此同时,国家认证认可监督管理委员会也打响了全面清理整顿我国认证认可市场秩序的第一炮。3月26日,国家认监委在历时三个月,行程数千公里,通过暗访调查等形式取得证据之后正式对外公布,六家境外认证机构在境内代理机构存在严重的违法违规经营行为。认证认可是企业进入市场的“通行证”,在国际贸易中的作用十分突出,但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认证认可工作起步比较晚,到现在还有很多企业并不确切地知道认证认可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随着我国的成功入世,许多企业已经越来越认识到取得这张“通行证”的重要性。某些机构正是利用企业认证知识的欠缺来违法经营、违规操作,以谋取不当利益。国家认监委工作的序幕正是从这里拉开的。
  四
打假工作任重而道远。因为正如马克思早就说过的一句至理名言:当利润高到百分之百甚至更高时,就会有人铤而走险,甚至“连上断头台的危险都肯冒”。令人欣慰的是,政府有了强有力的执法部门,我们有了一支甘于奉献的质检队伍。在满洲里,总局领导曾对在极其艰苦的环境条件下从事打假的质检人员动情、动容,向他们三鞠躬。在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城市”深圳,有一支专门为供港活猪进行质检的队伍。他们每天在气味难闻的车厢里,对每一头活猪进行检验,确保每一头生猪的质量,让香港同胞吃上放心肉。几十年来,没有发生过一次事故。
  全国几十万质检大军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执法,有时甚至没有人身安全保障,为把好国门、厂门,保护国家和人民群众的利益,他们无怨无悔,自豪于“质量警察”。他们很珍爱头上的检徽,检徽图案中的神杖代表着执法的尊严,天平代表着执法的公正。中国质检注定会在中国改革开放、与时俱进的发展历史中写下光彩的一页。

咏江南四首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

咏江南四首
令狐安
  三峡春晓
  昨夜西陵过东风,
多少落花烟雨中。
  白云半遮春江面,
羞见巫山十二峰。
  游西湖
  三月东风染江南,
桃花如雨柳似烟。
  清光十里开玉镜,
桥上倚栏看春山。
  江南柳
  雷峰塔北玉皇东,
陌上杨柳百里青。
  细雨扁舟棹影去,
千丝万絮舞春风。
  游金华
  青山两岸伴江流,
碧水蜿蜒无尽休。
  八咏婺州成绝唱,
春风又过明月楼。

园丁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

园丁
王瑞良
  春雨蒙蒙,浇湿了育英学校全体师生的心头。他们又一次聚在赵老师的身边,然而再也不能把她唤醒。一场车祸,夺走了她五十五岁的生命。
  稍长的老师还记得,1966年,年方十九岁的赵福俊从平原师范学校毕业后,就回到山东省武城县走上了神圣的教育岗位。三十六年来,她先后任职于该县鲁权屯、甲马营、刘庄等中小学校,身许教坛,汗洒桃李,将自己的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了党的教育事业,用爱心和智慧谱写了一曲人民教师的忠诚颂歌。
  1999年,因其丰富的教学经验和对学生的挚爱之情,赵福俊被武城县育英学校聘为初中数学老师。
  因为学生来自全县不同学校,基础不一,程度有别,因此她在教学中总是寻找最合适的方法,提高他们的学习兴趣。范兴坤、胡金岩两个学生由于基础差,对学习数学失去了兴趣。赵老师得知这一消息后,把他们叫到办公室,找了两个简单题目,说:“你们两个现在认真地独立地做这两道题,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上来。如果能做上来,期末考试再给你们另加10分。”两人听后,异常兴奋,果真准确无误地完成两题。自此,学习数学的信心增强了,成绩慢慢地也上来了。赵福俊对教学孜孜以求,不知疲倦。有一次,她考虑一道数学题,竟错过了学校门口,直到想完题才发觉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已走过了三里多路。赵福俊这种忠诚于教育、无私忘我的奉献精神带动了育英学校一大批中青年教师。很多青年教师向她求教教学方法,她都全心传授。她经常听青年教师的课,提出好的建议,使青年教师授课水平提高很快。
  2001年,武城县十一处民办学校举行数学竞赛,初中组前九名她的学生占了六名。
  赵老师还注重发现学生特长,并加以培养。新疆学生王一森在育英学习期间,赵老师发现他有音乐天赋,便主动劝他加入音乐小组,帮他借资料,教他识谱……王一森回新疆后,在给赵老师的一封信中写道:“赵老师,其实我并不想学音乐,只是看到您信任的眼光,关切的行动,我不忍心拒绝,现在我终于喜欢上音乐,衷心地谢谢您。”
  在生活中,赵福俊更像一位母亲。她时刻关心着每一位学生。女生宿舍没窗帘,赵福俊从街上买来小花布,一针针一线线,亲手做好窗帘,在家截了几段细铁丝,挂在孩子们的门窗上。侯娜同学说:“赵老师,比娘还亲。”吴娟同学说:“有一次我的凉鞋鞋袢断了,没时间回家调换,就让赵老师帮着修一下。赵老师不但帮我修好了鞋,还给我把鞋刷得干干净净,就像新的一样。”
  学生们流着泪水诉说着赵老师对他们的关爱……
  如今,赵福俊永远地走了,离开了她工作三十六年的讲台,离开了她深爱的学生。但是作为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园丁,她的品格将永远留在学生们的心中。

长白山写生(图片)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

长白山写生 申术情

销金锅儿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神州情思

销金锅儿
陈伟光
  西湖有个雅名叫“西子湖”,出自苏东坡的诗,形容其美。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西湖还有个诨名叫“销金锅儿”,出自南宋时期杭州百姓的嘴。周密《武林旧事》载:南宋上层阶级在西湖“日糜金钱,……故杭谚有销金锅儿之号”。
  翻阅《西湖诗词选》,发现“销金锅”入诗的还颇不少。举两首。元朝宋无诗:“故都日日望回銮,锦绣湖山醉里看;恋着销金锅子暖,龙沙忘了两宫寒。”清朝赵庆熺诗:“销金锅,金销知几多?山河一寸金一寸,金瓯撞缺将奈何?荷花香,桂子香;东家浆,西家航;大船银酒缸,小船红绣窗,黄金日费如斗量。金销复可铸,锅破尚可补,江山虽新不如故。吁嗟乎!销金销金浪得名,如何不销金人兵!”这些诗总起来无非是说,以宋高宗赵构为代表的南宋统治集团,贪恋西湖美景,耽于安乐,根本就不想收复失地,救出被金人虏去的徽、钦二帝。
  西湖真有这么大的魔力,像西子姑娘一样足以销蚀国君的意志,以至将万里河山、国仇家恨都抛诸脑后吗?以我在西湖边呆了一年多的体味,绝不相信这一点。这不过是诗人的夸张或者隐喻罢了。其实,赵构甘心偏安一隅、北面称臣,与西湖并不相干。
  宋史上明明说,高宗一朝完全有收复中原失地的机会。绍兴十年,宋军先有顺昌大捷,打败十万精锐金兵,金朝把燕京珍宝北运,准备逃跑,但高宗不许乘胜追击,严令退军。接着又有更大的胜利——“岳家军”在郾城、临颍连败金军,前锋直抵朱仙镇,距东京开封只有四五十里了。其时,宋军其他各路也处于有利态势。岳飞上书:“金贼锐气沮丧,内外震骇,欲弃其辎重,疾走渡河。况今豪杰向风,士卒用命,天时人事,强弱已见,功及垂成,时不再来,机难轻失。”而高宗一天之内,竟连下十二道金牌,迫令岳飞退兵。岳飞浩叹:“十年之功,废于一旦!”赵构行事如此荒唐悖理,何以服天下臣民?他冠冕堂皇地说:“本欲为民而吊伐,岂忍多杀以示威!誓与华夷,捐除首恶,期使南北,共享太平。”这是活脱脱的苟安国策。他又威胁当时主战的三大帅张俊、韩世忠、岳飞说:“若恃兵权之重而轻视朝廷,有命不即禀,非特子孙不能享福,自身也有不测之祸。”张俊识时务,转而依附秦桧主和。韩世忠明哲保身,闭门谢客,读佛经,自号清凉居士。只有岳飞“愚忠”,还在说什么“直抵黄龙”的疯话,被杀。
  高宗打定主意只要半壁江山,有他的小九九:真捣了“黄龙府”,哥哥钦宗回来,自己的非正统帝位还能稳坐吗?钦宗岂能不知他这位小“九哥”的心思呢?绍兴十一年,金宋和议达成,次年,金放赵构生母韦氏携徽宗尸骨南归。一同被俘的钦宗赵桓攀着车轮,请母亲转告“九哥”:我也渴望南返,请他想想法子,归宋后“得为太乙宫主足矣,他无望也”。这就表示,他放弃了再做皇帝的奢望。韦氏赌咒回去后一定设法迎他。但赵构并没把赵桓的哀恳放在心上,终于让他死在金国。联想到后来明英宗怎样对待救他回来的景帝和于谦,也许就不应怪赵构心肠硬。在“朕即国家”的时代,即便坐半壁江山,也比做诚惶诚恐的“臣弟”强呀。但赵构如能预见到一百多年后,包括他自己在内南宋诸帝的骨骸被元兵挖出,与牛马枯骼混在一起,被压在“镇南塔”下,他也许会大气一点。

天一阁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

天一阁
方竟成
  从石门进入
从藏书楼木门中进入
从初夏细雨中进入
品读天一阁
天上
人间
藏书
读书
范钦与他的后代
在这座有关水的城市
终于做到了
宁波在水中生长
天一阁在水中
宁静致远
我却猛然注视
“定名天一以水克火”
是的,永远不可掉以轻心
失度之火
欲望之火

镜泊湖拾英(外一章)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

镜泊湖拾英(外一章)
林柏松
  镜泊湖是瑶池女失落的镜子,成为北方永久的胎记。湖虽老,传说不老,一旦被夏天揭开封皮,便滔滔不绝。掬一捧神话,溅满一湖醉意,泼向黄昏血暮;折一缕诗魂,滋润大块文章,作为情结信物。
  北方夏日如黄金昂贵,夏与秋难辨混杂。夏日跌入潋滟碧水,泡出湿漉漉的情绪。太阳虽未掉入湖中,却也水淋淋的似半熟的情窦。
  船以一梭古意,织北方无言的流泻。一湖鱼色,使北方的夏日津津有味。真想借一根牧鸭人的长竿,唿哨一声,将大孤山小孤山等胜景,拢作呷呷嘎嘎的一群。然后让湖水重重地润过一笔,再把青山作为一方方古印,引首压脚,呈给游人一轴得天独厚的风景写意。论诗情论画意,都叫他们招架不住……
  抱月湾
  一湾湖水,出于亲情,紧紧抱住月轮。月意摇摇,以硕大瞳仁回思慈祥。淋漓透熟的那心悬悬甸甸,于陶醉中感应人间冷暖的真切。月辉仿佛圣洁的音乐之湖,漫过夜穹。这无声的哗然之翼,掠过人们的心谷,久久弥漫不散的香韵。
  爱的形式,因月的纯情而簇新,而启示所有懂得爱的生命。银河横执情箫,纵吹千年爱之宿愿,迎面血刃的花祭,年年岁岁又为谁痴招迷魂?或许,那次圣爱永不会为月轮践约而来,月轮才让自己滔滔不息的生命血泉,凝一滴万古不化的清泪融入人间圣爱的深潭……
  多少万年了,任寒梦吹断苦情吹断云烟,任瑶台琼窗空望千秋岁月,月轮宛若一朵独放夜空的雪梅,直向人间挥洒冷香。新月簪簪,是金是银?如今给游人拿去作坠子作环作珮,作古典女子沉重的贞节坊……隔一段苦苦的夜,又被文人墨客拾起,当掌故当聊斋,到四面八方传播。
  月轮以动情的颜色入诗,在闷夜间植下一个凉凉的标点。游人们透明的心思,柔如白绸,无疵无瑕,以不眠幻想的触角,紧紧拥抱那名噪千万年的苦渴凄迷的清寒清白……

专家座谈《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艺文短波

专家座谈《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
  由袁世硕主编的《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已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日前在扬州召开的“中国古代文学教学改革与教材审定研讨会”上,该书得到与会专家的一致好评。
  专家们认为,文学史教材的编写已受到学术界的普遍重视,而作品选的编选则较为滞后。这套《中国古代文学作品选》共四册,一百五十万字,从体例的确立、篇目的选定到注释的详略等方面均有独到创新之处,既吸收了近年来古典文学研究的一些新成果,又具有很强的实用性。(许周)

大地书讯

第12版(大地·副刊)
专栏:大地书讯

大地书讯
  ▲谢云的杂文集《乌啼三声》最近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共收作者1988年至2000年撰写的百余篇杂文。文章多为千字文,或直面现实或反思历史,具有深刻的思想蕴含。(文余)
▲韩静霆的长篇小说《人猴共舞》已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作品以中国动画之父万籁鸣的艺术生活经历为原型,打通现实与幻想的界限,使现实中的人物与动画精灵相融互动,演绎了一个个充满爱恨情仇的动人故事,富有浪漫主义色彩。(文讯)
▲王耀东的诗学笔记《一步之间》最近由国际炎黄文化出版社出版。全书四十多万字,分空间诗学、说文谈艺、访探撷英三部分,从多侧面、多角度对诗歌艺术进行了探讨。(文一)
▲杨润身的长篇小说《仙女峰的迷雾》近由农村读物出版社出版。
  ▲周承强的诗集《背对月光旅行》已由长征出版社出版,共收诗作近三百首。
  ▲诗人孙扬的又一部诗集《紫燕云》,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这部诗集收入了近年作者新创作的百余首诗。
  ▲《刘克银画选》由香港东方艺术中心出版,共收水彩画近作数十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