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制止对艾比湖湿地的破坏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制止对艾比湖湿地的破坏
  新疆阿拉山口是有名的大风口,全年八级以上大风达164天。距山口仅6公里的艾比湖湿地是国家新确定的湿地保护区,该地区风沙大,土地严重盐碱化,一般植物很难生长,只有胡杨、沙枣、芦苇、红柳等因抗旱抗碱性强才得以成活。这里生态环境相当脆弱,失去了这些植物保护,该保护区将成为不毛之地。
从1996年10月开始,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某开发公司在艾比湖畔圈地上万亩,建立“巴音塔拉项目区”。他们砍掉碗口粗的成片胡杨林、红柳林,架设高压电线,打深水井,盖琉璃瓦房,这片地被挖得沟壑纵横。5年过去了,尽管开发者花费了大量财力、物力,但由于自然条件恶劣,项目区一片荒芜。
  如今,“巴音塔拉项目区”的招牌依然矗立在博精公路50公里处。这种名为“开发”实属破坏的行为应立即制止。
  新疆博乐农五师九十团学校 王奎平

如此客运车怎能保安全(图片)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如此客运车怎能保安全
  1月10日,这辆冀T22518的长途客车趁着夜色,从河北省石家庄开出,向着衡水市枣强县吉利乡驶去。客车如此超载,如何保证安全?
  河北衡水市交警支队 孙沧田

电网改造莫留尾巴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电网改造莫留尾巴
  电网改造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但有些地方的供电部门只顾抢进度,留下了一些煞风景的小尾巴——破烂不堪的旧电表箱仍挂在原处,剪断的旧电线随便搭在墙上、电线杆上,有的还与电话线乱绞在一起……电网改造要高标准、高质量、高效率地进行,切不可留下不文明的尾巴和安全隐患,否则,一旦发生触电、火灾、烧毁电视机、电话机等事故,好事岂不变成了坏事?! 山西新绛县农业银行 高新生

狠刹领导干部赌博风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狠刹领导干部赌博风
  目前,有些地方的党员干部特别是少数领导干部,参与赌博的现象严重。他们有的聚众在家里赌,有的在宾馆饭店赌,有的利用工休时间和节假日赌,有的甚至通宵达旦泡在麻将桌旁,输急了就闹事,影响了工作,群众很有意见。春节将至,呼吁广大党员干部以身作则,拒绝赌博;同时,各级纪检、监察等部门对党员干部参与赌博的,不论金额大小,职位高低,一经发现,要严肃处理。
  中国农业银行江西定南县支行 叶国全

别让“牛睡着,人看着”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别让“牛睡着,人看着”
  不久前,回乡看望年迈的伯父时,听老人说得最多的是那里的治安问题。就在前几天,村里发生了四五起偷盗事件。从地里的蔬菜到家养的禽畜,小偷见什么偷什么,有的甚至将被农民视为命根子的耕牛盗走,弄得村里人心惶惶。当农民把这些偷盗事件反映到乡镇政府后,乡镇干部总以种种理由推脱不管。伯父家里也有一头耕牛,为防被盗,他晚上不得不守在牛棚里。
  据了解,如此“牛睡着,人看着”的尴尬局面,在时下农村一些地方并不少见,社会治安已影响农民生产、生活。究其原因,与一些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未认真履行管理职能、对偷盗一类的社会治安案件久拖不办、该管不管不无关系。目前,一些农村,农民生产经营活动比较艰难,终年辛苦换来的劳动成果还受小偷侵犯,生活受到很大影响。希望地方政府能正视并解决这一问题。
  安徽省委组织部研究室 沈小平

征收环境污染税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征收环境污染税
  环境污染是我国面临的一个大问题,目前我们的环境质量还不能令人满意。如何尽快改善我国目前的环境质量状况,从根本上解决环境质量存在的问题呢?我认为征收环境污染税,能够从制度上遏制环境进一步恶化,保证治污资金的积累和投入。
  国家收取污染税,就是采用经济手段遏制污染源,达到减少排污总量的目的。发展环保产业,开发新能源新技术,治理环境污染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如果有一种可靠的税务制度作保证,与行政、法律手段相结合,国家治理环境污染就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并体现“谁污染谁治理”的公平原则。
  北京市工商局丰台分局 谭志生

乌云遮不住阳光——对江苏一起损害商业信誉案件的调查与思考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

  乌云遮不住阳光
——对江苏一起损害商业信誉案件的调查与思考
本报记者 徐烨
  1月17日,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宣判,江苏三毛集团公司(现海澜集团)人力资源部原副部长徐哲山等3人因犯有损害商业信誉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他们损害的对象是全国最大的精毛纺生产企业、国家重点扶持的33家行业排头兵之一的江苏阳光集团。
  去年5月5日,阳光集团出现了以“阳光人”、“阳光全体大学生员工”等署名的传单,恶意诽谤诋毁阳光集团,极力挑拨集团领导之间、干群之间、工人之间的关系。随后此类传单在车间、商场、教室等处接连被发现。7月,此类传单在江阴市大量出现,甚至连北京中央各部、委、办和江苏省委、省政府的厅、局、办以及中央、省一些新闻媒体也相继收到这些传单,一时间,阳光集团“出事了”的谣言不胫而走,搞得集团干部职工人心惶惶,生产经营受到了严重影响。
  在事态愈演愈烈的情况下,阳光集团被迫向江阴市警方报案。经过公安部门笔迹鉴定、指纹分析和取证,此案终于告破。经查,这起案件的作案人竟是与阳光集团一墙之隔、比邻而居的三毛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副部长徐哲山、三毛集团公司新闻中心文学艺术联合会秘书长张振铃、三毛集团公司人力资源部培训开发处主管房红亮等人。他们作案的目的,就是要搞乱阳光集团。
  案件水落石出。可是,阳光集团还要面对匿名传单带来的严重后果:被扰乱的工作和生产秩序尚待恢复,涣散的人心有待凝聚,而被损害的商业信誉则难以弥补。
  徐哲山在接受审问时一口咬定,制作、散发匿名传单是个人行为。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一些问题让人生疑。
  徐哲山等人策划、制作传单的地点是在三毛集团公司的科室,人力资源部和企业新闻中心文学艺术联合会的主要人员都参与了,是谁把两个部门的人员都调动起来?他们到周边城市寄发传单乘坐的是三毛集团公司的车辆,是谁批准使用这些车辆?制作、邮寄传单的费用和给发传单的人的奖励是一笔很大的开支,这笔费用是掏自他们的腰包吗?去年8月3日,警方要三毛集团公司负责人协助抓捕犯罪嫌疑人张振铃,而张此时就在三毛集团公司人才楼,可是这位负责人竟称“集团没有此人”,这位负责人为什么要欺骗警方人员?当日下午,躲在楼里的张振铃在人力资源部和企业新闻中心文学艺术联合会的全体人员掩护下走出人才楼,企图登上一辆没有熄火的车辆逃逸,是谁在此出谋划策?在警方执行公务时,三毛集团公司的楼里竟冲出二三十人,企图阻挠警方执行公务,这些人为什么敢如此胆大妄为?
  这些问题说明了什么?
张振铃竟在法庭上辩解说,他不认为散发传单的行为是犯罪,而是竞争手段,阳光集团如果连这点抗击能力都没有,怎么参与国际竞争?
  经济界、法律界的人士认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同行业企业的竞争是正常的、不可避免的,但这种竞争必须是合法的、正当的,使用散发恶意诬蔑诽谤传单企图搞垮竞争对手的手段,已超出了合法竞争的范畴,是一种触犯刑法的犯罪行为。不讲诚信、不顾规则、不择手段的恶意竞争,只会破坏市场经济秩序的建立和完善,损害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讲求诚实信用是一切市场主体自利而利他的基本操守。不讲道德、无视法律、尔虞我诈、重利轻义的风气一旦传播开去,后患无穷。
  他们还认为,这起案件的处理将为以后类似事件的处理提供一个“样本”,也为法律部门提出了如何保护企业家的创业激情和积极性的问题。

“红包”的杀伤力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论坛

  “红包”的
  杀伤力
  安徽池州日报社 武昌和
  近日在朋友家聊天,听说一个送“红包”者登门道歉的事:某局分管基建的副局长的儿子前年考上大学,正在该局搞工程的负责人趁机送上万余元的“红包”。一番谢绝推辞之后,副局长收下了“红包”。一年后,东窗事发,副局长被撤职法办。项目负责人与副局长是“铁哥们儿”,副局长栽了,他心中有愧,便登门道歉。副局长本人也后悔万分。
  “红包”问题是老话题,年年说,年年有。新春佳节来临之际,又是“红包”(长辈送给晚辈的“红包”——压岁钱除外)泛滥之时。“红包”极具诱惑力,但它又是一颗杀伤力极强的“定时炸弹”。送“红包”者的行为,不仅置人于不廉不洁的境地,而且使自己成为行贿者,登门道歉岂能了结?接受“红包”者切莫心存侥幸,认为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别人不知。常言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法律是无情的。现在人民群众的法制观念越来越强,党和国家的反腐力度越来越大,行贿受贿迟早是要暴露并受到法律的制裁。再说,送“红包”者多为别有用心之徒,一旦目的达不到,就可能充当引爆人。为了你和家人的安全与幸福,收受“红包”者,千万不要犹豫,要断然缩回双手,坚决拒收“红包”。

构筑社会保障最后一道安全网——民政部推进落实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侧记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记者调查

  构筑社会保障最后一道安全网
  ——民政部推进落实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侧记
  本报记者 马国英
  “保障金能按时领到吗?生活还有没有问题?”这是民政部部长多吉才让在福建检查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落实情况时,关切询问每一户保障对象的问题。
  福州市鼓楼区鼓东街道居民黄孝顺今年55岁,和88岁的老母亲一起生活,他身有残疾,丧失劳动能力,过去生活困难。1997年开始建立城市居民生活最低保障制度时,黄孝顺符合条件经过审核成为低保对象,开始领取保障金。现在,他和母亲每月可以领到保障金310元,加上其弟弟赡养母亲的100元,家庭收入人均200元,达到福州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
  多吉才让部长仔细查看了黄孝顺的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看了上面的签章和手印。黄孝顺说他除了按时领取保障金,平时也会得到临时性救济,街道居委会还给他联系了一家企业帮扶,生活可以维持。多吉才让部长对街道给特困户联系帮扶单位的做法非常赞赏,说保障金仅是维持生活,过得很好也不可能,还是要和其他救济保障制度结合起来。
  春节前夕,多吉才让部长和其他三位副部长分赴福建、河南、山西、内蒙古、云南、贵州等地,来到贫困户和受灾群众家里,走门入户,问寒问暖,了解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的落实情况。
  社会保障体系中的最后防线
  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以保障居民基本生活为目标,科学合理地确定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对家庭成员的人均收入低于当地最低生活保障标准的城市居民给予差额补助。它是政府对社会成员维持基本生活提供的必要的资助,它与医疗、教育、住房、司法等专项救济、某些费用的减免、社会帮困以及贫困人员劳动自救等政策和措施配套,构成整个社会保障体系中的一道“兜底”的保障项目,也成了整个社会保障中的最后一道防线、最后一道安全网。
  最低生活保障制度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保障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传统救济工作的重大改革。我国城市居民最低生活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对于促进经济体制改革和维护社会稳定产生了积极影响。它改变了传统社会救济工作存在的救济面比较窄、救济标准比较低、随意性较大等问题,能有效地扩大社会救济的覆盖面,严格规范各种形式的社会救济项目,不断提高社会救济工作的整体水平,把社会救济工作引上了法制化、规范化、制度化的轨道。
  在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经济体制改革进一步深化的形势下,党中央、国务院十分关心贫困群体的生活,采取有力措施,扩大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覆盖面。去年11月1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进一步加强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进一步提高认识,加强组织领导,加大财政投入力度,认真贯彻属地管理原则,建立健全法规制度,全面落实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
  保障覆盖面不断扩大,程序制度日益规范
  去年,在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下,经过各级民政、财政等部门的共同努力,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得到长足发展。首先是从中央到地方更加重视低保工作,领导力度加大,工作力度加大。其次是资金投入增多,低保覆盖面扩大。据统计,截止到2001年10月底,全国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的人数为
  715万人,各级财政支出最低生活保障资金32亿元,保障
  对象人均月补助66元。新增人数主要是符合最低生活标准条件的中央所属企业以及原中央所属、后下放地方管理的企业的特困职工家庭。第三是规范化工作有进步。对最低生活保障申请人家庭收入如实进行审核,严格执行最低生活保障的申请、审核、审批等各项操作程序,各地还制定了详细的操作规范和流程示意图,做到不漏保不错保,并根据保障对象家庭收入的变化情况进行动态管理,实行民主评议、张榜公布等办法,接受群众和社会监督,力求公开、公平、公正。
  专户管理、公示制度确保低保资金不落空
  民政部门如何确保最低生活保障资金按时、足额、安全地发放到低保对象手中?多吉才让部长说,这个问题党中央、国务院很关心,江总书记、朱总理多次强调,各级党委政府关心,老百姓也关心。国家投入这么大,无论如何也要确保资金落实到保障对象手中。他说,重要的两个措施是,一是要对资金实行专户管理。各级财政预算安排的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资金,要及时转入“财政社会保障补助资金专户”,实行封闭运行,专款专用,也就是在钱上打上印。二是要在各个环节实行公示制度。申请、调查、审核、审批、发放等项工作都向社会公开。尤其是在保障金发放阶段,各地都为提高保障效果因地制宜地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在发放保障金原则上,坚持对象公开、标准公开、金额公开,把确定保障对象、保障金额的政策、程序等交给群众,把发放保障金之前的张榜公布作为接受群众监督,防止克扣、拖延、挪用保障金的有效措施;在领取保障金的地点的确定上,本着方便困难家庭的原则,尽可能选择靠近保障对象的居委会、街道办事处或商业银行的储蓄所,以方便保障对象,方便群众监督。
  今年两大重点:应保尽保和信息化管理
  民政部确定今年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两个目标,是实现应保尽保和工作系统实现信息化管理。实现“应保尽保”,要求各地通过采取切实措施,加大工作力度和财政投入力度,力争今年年底之前将符合条件的城市贫困居民全部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要求认真执行属地管理原则,对于本辖区内城市贫困居民,无论其家庭成员所在单位是中央、省属企业还是市以下企业,也无论是全民所有制或其他所有制的企业,只要是符合最低生活保障条件的就给予保障。按照“属地管理”原则,实现“应保尽保”,不漏不重,预计保障人数为1500多万。为推进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信息化和社会化管理进程,民政部将于今年初初步完成“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管理信息系统”软件的开发,上半年将首先实现与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联网,有条件的地方要联网到县和街道,同时,逐步推行通过银行、邮局等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等社会化管理办法。
  在完成上述目标的同时,民政部还要求各地对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的对象进行“回头看”,确保不漏不错不重,保障标准随各地的经济情况进行适当调整。

优秀公务员岂能轮流当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优秀公务员岂能轮流当
  一年一度的公务员年度考核已经开始。湖北宜城市有的地方和部门在一年一度的公务员考核中,出现了3年优秀“轮流坐庄”的现象:当一个人连续3年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后,第四年即使工作实绩再突出,民主测评时人们一般也不再投其优秀票,而是投给另一个工作实绩平平的人。在此人连续3年获得优秀后,再将优秀票转投给下一个人,以此轮流。之所以这样,主要是因为年度考核连续3年被评为优秀的公务员可以奖励一级工资,以后即便年年优秀也不再奖励。于是,投票时大家就乐得做人情,好事大家得,人人都有份。如此考评公务员不仅使考核失去了意义,使优秀标准走了样,还挫伤了工作业绩突出者的积极性。这种评选优秀公务员的做法该改改了。
  湖北宜城市委老干部局 朱可学

关注民工“血汗钱”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关注民工“血汗钱”
  春节临近,成千上万的民工在外辛苦一年,要带着自己的工钱回家与妻儿老小欢度新年。可令人气愤的是,一些无赖老板丧尽天良,克扣、拖欠民工应得的工钱,甚至分文不给一“逃”了之。民工们沮丧伤心,落泪绝望,有的无颜见亲人流浪在外,有的徒步回家,甚至有的欲寻短见……
“按时足额支付劳动者工资”是《劳动法》中明确规定了的。但一些个体包工头、私营企业老板利欲熏心,对民工的血汗钱肆意克扣、拖欠,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民工大都来自外地,举目无亲,对法律又知之甚少,许多人只好忍气吞声,任人欺诈、盘剥。克扣、拖欠、侵吞民工工资,是违法行为。对这样的不法老板,打工者要理直气壮地向司法、劳动部门投诉;各地主管部门必须严格督查惩治,维护民工的合法权益。
  山东济南市白马山驻军某部 郭树合

政绩掺假当严惩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政绩掺假当严惩
  据报载,浙江一女厂长因政绩掺假骗取年终考核奖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如此依法惩处政绩掺假者,顺民心,合民意。
  政绩,如今在一些领导干部眼里成了升官发财的“敲门砖”。有些人满脑子“升官发财”梦,不务正业,不干实事,抱着“年初报个谎,年终得大奖,来年混个长”的信条,虚报浮夸,欺下瞒上,用假“政绩”为自己换取功名利禄。
  政绩掺假贻误党和国家的事业,损害百姓利益,败坏党风和社会风气,加剧了官场腐败,危害极大。如果听之任之,不依法惩处作假者,就会使真抓实干、廉洁奉公者受到抑制和打击,就会抑善扬恶。所以,对“政绩掺假”者必须严惩!
  湖北南漳县委组织部 秦操

银行莫冷落消费者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银行莫冷落消费者
  春节是城乡居民消费的高峰,与往常相比到银行存取款的客户会有所增多。农村一些外出打工人员需要到银行汇兑现金,存款少取款多,银行的工作量比平时有所增加,往往储蓄额却降而不升。银行要真正树立“以市场为导向,以客户为中心”的经营理念,改变“存款笑脸迎,取款换表情”的服务态度。同时,注意做好主辅币调配工作。往年春节购物高峰期,一些商店零币短缺,有的商店甚至出现了以物代替零币的现象,给消费者带来不便。在一些交通闭塞、经济滞后的农村,农民迫切需要了解一些日常金融知识,因此,银行最好能借春节冬闲之际,把金融知识送下乡。
  江苏邳州市 李纯年

规范警务活动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规范警务活动
  长期以来,警力不足一直是一些基层公安机关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但许多诸如催粮收款、计生工作等繁杂的非警务活动却牵扯了基层公安机关大量警力。这种不正常现象使公安机关和公安队伍在发挥职能作用上大打折扣。它干扰了公安机关的正常工作,“挤占挪用”了基层警察较多的时间和精力,使得一些公安干警“种了别人地,荒了自家田”。前段时间《人民公安报》头版头条《向非警务活动“开刀”》一文,报道了江苏省如东县公安局依据有关法律法规出台了“非警务活动报告审批制”,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接受任务、动用警力”,真正向非警务活动说“不”。制度实施月余后,促进了基层公安工作,也受到群众的称赞。
  用制度规范警务活动,改变基层党政领导随意动用警察“助威”的做法,刹住随意使用警力的歪风,太有必要了。
  青海省公安厅 马文全

佛子山旅游区纸厂污染何时休

第11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心声

  佛子山旅游区纸厂污染何时休
  素以青山绿水闻名遐迩的广西玉林佛子山国际旅游度假区,如今被几十家小造纸厂排放的污水污染。如不抓紧治理,将严重破坏景区的自然生态环境。
  据调查,玉林市城北镇的陈旺、寒山和兴业县卖酒乡的乐泰、卖酒等村,家庭制作爆竹已有多年历史,小纸厂也应运而生,目前已有大小造纸企业71家。这些造纸厂大多规模较小、设备简陋、工艺落后,其排泄出的大量被污染成红色的废水漂浮着白色泡沫直接排入河中,流入佛子山水库。据市环保部门检测,被污染的河水以每秒3立方米的速度流入佛子山水库,其色度超标20倍,其它污染指标也严重超标。呼吁当地政府认真贯彻执行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治理污染,确保经济和环境保护协调发展。
  广西《玉林日报》 张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