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编辑有责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文化点评

编辑有责
仲言
  据北京和上海的一些媒体报道,几年前因编辞典极不严肃,而受到媒体批评的人,最近又编了一本《新世纪现代汉语辞典》。在这本辞典里收入了一些所谓的新词语,还有一些不太文明的近乎黄色的词条。中国社科院的一些辞书专家指出,编纂者的态度极不严肃,该词典“收词随意,格调低下”,这样的辞典会贻误青年学子的。果然,北京电视台的新闻中,就有几名中学生挑出了不少的错讹,比如学生们发现了“上海”词条中的“面积”数字就不准确,如此的常识都错了,谁还敢相信这本辞典。中国辞书学会就此向有关部门呈报了《关于〈新世纪现代汉语辞典〉一书严重质量问题的报告》。据说,这本有许多明显错误的辞典,仍在一些书店里热销。
  五六年前,对这个当事人在海南某出版社编纂的一本辞典,笔者曾对此发表过一番感慨,当时的情况是,那本辞典收入了主编的一些亲朋好友,释文相当不严肃,这是借手中的权力以营私。有人批评说,这是另一种腐败。对这种斯文扫地的事,人们自然嗤之以鼻。当时,迫于舆论的压力,那本辞典没有卖下去,不知何故,这种拿严肃认真的文化工作开玩笑的事,竟又死灰复燃,不能不引起人们的思考。
  编辑图书是编者和作者的责任感的体现,特别是作为工具书和文献资料类的图书,技术性要求很高,知识准备要足,要有严格的规范程序,如果一帮人随意搭一个班子,东拼西凑,极不负责任,是不可能编好被学人当做典籍类的图书的。编辞书是件崇高而又备受尊重的事业,也是流芳百世、遗泽后人的事业。古人就不必说了,仅是当代,编纂《辞海》费尽了多少人的心血,有多少专家学者焚膏继晷,以至耗尽生命。几年前,一套现代汉语大辞典,是数家出版社,上百个大学、研究所的数百名专家,历时十年,有所谓“十年磨一剑”的艰辛,才宣告成功。而几个人随意拉扯人马,“搞粗放型的经营”,把一项严肃的工作随意化,且选项和释文都有严重的错漏和失实,可谓滑稽之至,也说明出版业的管理极不规范。
  由此想到出版者的责任。图书出版的最后一关是出版社,责任编辑的责任至为重要。如果严格把好这一关,即使是有来头的作者,有名堂的书籍,只要书稿质量不高,都难以蒙混过去。有些编书的人,对市场的商业炒作十分在行,摸清出版单位的心理,善良的人一不小心就落入了圈套,而有些出版者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乖乖成为俘虏,这类教训不少。因此,对一些等而下之的书稿也应当在心里多问一个为什么,这样,也许会多了一份责任,少了一点主观片面造成的麻烦和损失。
  管理部门责任重大。现在的一些出版物,质量问题不少,有内容上的,也有技术上的,林林总总,管理者也应承担责任。对有明显问题的图书,编著者要负责,出版社也难辞其咎。

平实中蕴藏力量——评电视剧《有这样一个支部书记》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评介

平实中蕴藏力量
——评电视剧《有这样一个支部书记》
施战军
  在电视剧越来越长,艺术的考虑越缩越短,观众的审美期待只能越来越虚空,这是摆在电视人面前急待解决的普遍问题。普通的中国人始终不能摆脱生存境遇去接受与己无关的浪漫传奇,他们要从戏中寻找自己的切身感受并借以表达自己的人生态度,从这个意义上说,电视剧若是离开了这最广大的受众,就不会有市场前景和真正的轰动效应。值得欣慰的是,平朴、实在且振作身心的艺术理想并没有被有眼光有良心的电视艺术工作者所放弃,我们仍能看到一批与普通劳动者紧密相关的佳作,《有这样一个支部书记》便是其中突出的一部。
  这部电视剧只有上下两集,篇幅虽小,容量却大。讲述的是一个普通人的下岗与再就业的经历,展现的却是人与命运遭际、人与生活机遇令人一唱三叹的重大主题。题材敏感,意味深长。
  这是人在突来的“变故”面前,如何从失措到自我调解直至重新振作的故事。主人公李淑梅原为车间党支部书记,从基层领导突然变成下岗职工,对她来说有更多的难过和难堪,剧情正是从这样的心理冲突中开始的。她从矛盾了一夜的家中来到喧闹拥挤的白天集市,则遭遇了原车间工人冯玉杰其丈夫的指责和人群的围观,下岗“没有你们当官的份儿”,这句话说在李淑梅的脸上,当然更增加了她的委屈,但普通下岗工人的民怨并没有被回避。后来在劳务市场上与“旧仇”张小华的冲突则给李淑梅以更严重的刺激。只有两条路摆在她面前:一是依丈夫大良所说,做个家庭妇女,靠丈夫的收入养活全家;二是甘作底层劳动者,用自己的头脑和双手实现自我拯救,重新发挥自己的社会作用和人格影响。李淑梅选择了后者,进入“邦尔”公司,做家政服务,用自己的诚实劳动和纯正的人品证明自己的价值,逐渐感染他人,又一次焕发出凝聚力,得到了社会的承认。书记也要下岗,这在同类题材作品中很少涉及,但这是事实。如何从以往的光环和现实的阴影中走出来,下台又下岗的李淑梅的重新“定位”中包含了许多人生启示。
  这部电视剧情节紧凑毫不拖沓,人物性格鲜明,主要演员对角色从外形到内心世界都把握得恰到好处,对话也富于生活情趣。它的故事容量完全可以抻长到十集二十集,但创作人员本着对艺术负责和对底层劳动者的钟爱,精心制作了一部短剧精品,可以说,正是此片平实的生活化特色,也正是不规避现实难题的勇气,使得这样一部不娱乐也不消遣既不渲染暴力也不编造多角关系的电视剧产生了深入人心的感染力。

俄罗斯绘画艺术300年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

俄罗斯绘画艺术300年
  “俄罗斯绘画艺术300年——叶卡捷琳堡艺术博物馆藏画展”最近在北京中国革命博物馆正式展出。展品都是俄罗斯大画家的名作,其中不少是叶卡捷琳堡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从18至20世纪的300年间,俄罗斯社会经历了巨大而深刻的变化,俄国绘画艺术的历程更是波澜起伏,许多名家巨制在此期间诞生。其中19世纪是俄罗斯近代民族文化奠定和发展的“黄金时期”,绘画的题材和语言更趋向于平民化,同时学院派绘画日趋精进、成熟。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欧洲文艺史上的一个特殊阶段,俄罗斯文化思潮汹涌澎湃,流派纷呈,这个时期的绘画受哲学、文学及欧洲文化运动思潮的影响,各种矛盾与对立的观念并存,呈现出复杂、多元和多样的局面,被人们称为“白银时代”。艺术家们对艺术、对艺术与生活的关系有新的思考,他们面对新的现实,探索艺术的新课题。绘画史上辉煌的古典绘画、巡回展览画派、“艺术世界”、先锋派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等画派均是这个时期的重要画派,这些画派代表人物的代表作品都将在这次展览会上有所展现。
  这次展出的作品共计137幅,参展画家有列维茨基、鲍洛维科夫斯基、勃留洛夫、艾伊瓦佐夫斯基、彼罗夫、克拉姆斯科依、列宾、苏里科夫、希施金、萨符拉索夫、参克西莫夫、波连诺夫、瓦斯涅佐夫、列维坦、谢罗夫、雷洛夫、彼德洛夫·沃德金等等。其中许多画家在世界艺术史上享有盛名。叶卡捷琳堡是俄国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均有实力的大城市之一,它建立于18世纪上期。由叶卡捷琳堡艺术博物馆珍藏的这些作品具有美术史及文化史的重要学术价值。
  “俄罗斯绘画艺术300年”画展将陆续在上海、长沙、广东等地巡回展出,展出时间持续到明年年初。该展览由中国国际友谊促进会、华翰国际文化发展公司主办。(李舫)

华语歌曲排行榜揭晓在即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节日文化揽胜

华语歌曲排行榜揭晓在即
  第一届“全球华语歌曲排行榜”最终的年度大奖将于9月28日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行颁奖典礼。
  今年的年度颁奖将评选出20首年度华语流行金曲和各项单项大奖,每项大奖仅由一人获得,其中二十大金曲、最佳男歌手、最佳女歌手、最佳新人、最佳组合、最佳乐队、最佳对唱歌曲奖由公众投票和专家评选产生。北京、广东、香港、上海、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的19位专家组成的评审组将评选最佳专辑、最佳制作人、最佳作词、最佳作曲、最佳编曲、最佳舞台演绎奖等奖项。从8月15日至9月初,有效投票总和已超过115万。其中最佳男歌手提名奖获得者是张学友、谢霆锋、任贤齐、刘德华、孙楠;最佳女歌手提名奖获得者则是郑秀文、那英、王菲、李玟、田震和陈慧琳。(黄晚)

中日艺术家合演京昆能乐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节日文化揽胜

中日艺术家合演京昆能乐
  为庆祝中国昆曲、日本能乐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首批“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近日中日艺术家在北京中国儿童剧场联袂举行昆曲、京剧、能乐专场演出。
  此次演出的剧目有昆曲《牡丹亭·惊梦堆花》、《百花赠剑》,京剧《挑滑车》、《洗浮山》片断及京剧彩唱《大登殿》、《野猪林》,还有日本的能乐《安宅》、《石桥》选场。(刘雅)

襄樊再办文化节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节日文化揽胜

襄樊再办文化节
  由湖北省政府、中国中西部经济技术协作区主办,襄樊市政府承办的“湖北襄樊诸葛亮文化节暨中西部经贸洽谈会”近日闭幕,襄樊人度过了热闹非凡、硕果累累的一个星期。
  襄樊是著名历史文化名城,曾诞生过汉光武帝刘秀,隐居过诸葛亮,文学家宋玉、诗人孟浩然、书法家米芾都在这里成长,留下不朽作品。多年来,襄樊注重打好文化牌,发挥地处鄂豫陕渝四省汇合点的优势,把发掘历史文化与经贸合作、旅游开发有机结合起来。此次“一节一会”,又取得新的成果。据悉,湖北襄樊诸葛亮文化节今后将每年举办一次。(李文)

黎明前的一曲恋歌——看歌剧《悲怆的黎明》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

黎明前的一曲恋歌
——看歌剧《悲怆的黎明》
居其宏
  林梅和田原是两个风华正茂、满怀革命理想的青年学生,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在沉沉黑夜快要破晓、新中国晨曦即将初露之际,毅然携手参军,并肩战斗,用战火中灿烂绽放的青春朝霞染红爱情的天地。然而,在一场酷烈的战斗中,田原因掩护战友撤退而壮烈牺牲,竟未及一睹共和国沐浴在黎明晨曦中的壮丽英姿;而林梅也因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生离死别而把甜蜜爱情深埋在海一般的心底。作为幸存者,林梅在旭日东升、祥光普照、胜利凯歌直上九霄、普天之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黎明时刻,怀着挥之不去的脉脉深情,面对恋人坟茔,用悲怆心灵与悲怆英魂互诉悲怆心曲,于是这款款悲怆情怀便从舞台上缓缓探入台下观众的灵魂深处,激发众多心弦的共振和共鸣。
  歌剧《悲怆的黎明》剧作者从一个战争幸存者和胜利者的独特视角,以一种无营垒分明、无激烈冲突的特别方式,讲述了一段悲怆凄美的爱情故事,营造了一派悲怆浓烈的抒情氛围,抒咏出一曲人性之花美如朝霞的悲怆恋歌,在革命热忱和青春朝气的充盈表达和彼此竞奏中,弥漫着令人怅然若失的隐痛和淡淡的忧伤——很显然,这样的剧情和人物,这样的叙事方式和抒情方式,在近十年的我国歌剧剧本创作中,倒是极为罕见的。
  在音乐创作方面,作曲家在音乐语言方面并未使用某种具有明确地域性和风格性的民间音调素材,也没有把“民族歌剧”所常用的戏曲板腔体结构当作全剧音乐戏剧性展开的基础。它的旋律线条和音调所呈现的,基本上是一种创作歌曲风格,不具有可以指认的民间音乐素材的某些外在特征,故而无法确指其音调来源,但仍可从其行腔走句的深层结构中听出我国民族民间旋律的若干独有特色。至于它的整体音乐结构和戏剧性发展方法,从第一遍观剧的印象看,似乎更接近于编号体的“歌曲剧”,即运用歌剧“分曲”概念,以结构相对完整的声乐和器乐段落以及它们之间的有机连接和有序展开,来勾画全剧音乐的戏剧性轮廓。毫无疑问,各种声乐形式——咏叹调、宣叙调、抒情短歌、对唱以及各种声部组合的重唱和合唱在其中占据主要的地位,被赋予许多重要的表现使命。与此同时,作曲家也高度重视器乐在歌剧中的作用,在剧中,我们不但可以听到一些较为交响化的器乐段落,也能感觉到作曲家对于主题贯穿发展手法的运用——例如经常在乐队中出现一些主要的音乐动机,甚至在人物用宣叙调交流时,在乐队中常会出现如歌旋律的动人歌唱。不过,如果作曲家将各种音乐主题的个性设计得更鲜明更突出因而更易被人把握和辨认,并且在戏剧性的贯穿发展中更加体现出构思的整体严密性和有机性来,就会使观众在听觉上更有效果,而且也使全剧音乐在结构和逻辑上的统一性得到更有力的彰显。
  以往的歌剧创作,在处理音乐语言和风格的雅俗关系时每每会出现这样两种倾向:求雅时往往生涩、怪诞、聱牙,求俗时又易流于一般化、顺口溜、无个性、无特色,摇摆于雅俗之间,晃晃乎不能两全。关峡的音乐流畅、优美,也较有个性;更重要的是,它雅俗共赏——在歌剧音乐创作中,这是一个不易获得的品格。在所有声乐分曲中,有两首在雅俗共赏方面尤其值得称赞:其一是第一幕开场不久的合唱《跳吧,跳吧》,舞曲的节奏,跳荡的音调,充满活力,洋溢着撩人的青春气息;合唱织体写得错落有致,比较出色地处理了各声部间的音色对比与和谐。其二是第二幕的林梅咏叹调《我拥抱清晨的阳光》,旋律清新,气息悠长,有一定戏剧性张力,较好地表现了女主人公在特定戏剧情境下复杂的感情和心态,同时也成为刻画林梅音乐形象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因而,这两首作品完全可以被列为新时期我国歌剧音乐创作的上品。
  剧本采用淡化情节、淡化冲突的写法,将笔触聚焦到人物间的情感纠葛和角色的内心自我冲突方面,这是一种新的探索和尝试,但对于向来重视情节作用、喜欢故事完整的中国观众来说,其剧场效果如何尚待演出实践检验。但有一点却可提供剧作者参考:过分重情绪、轻事件所付出的代价有可能是高昂的,因为在淡化冲突的同时若不及时引进新事件以刺激戏剧进程的发展,老是停留在某种情绪性氛围中,便很难长久地维持观众的审美注意力;而抒情性若没有戏剧性的必要对比和映衬,其美质也会大为衰减。
  当然,此剧的音乐创作在以下几个问题上仍有修改提高的余地:一是注意将人物的音乐主题或特性音调个性化,在此基础上发展成鲜明可感的音乐形象;二是注意处理好说白与歌唱、咏叹调与宣叙调之间的转换和连接,消灭上下文间的孔隙和不自然的痕迹,使音乐的发展流程更为平滑流畅;三是配器上注意织体的浓淡对比,这类抒情题材若在音响上太过浓重,过多依仗铜管乐的渲染,不但会在舞台与观众之间筑起一道“音墙”,也会令人产生喧宾夺主、举轻若重之感。
  我相信,只要作者在此基础上对作品再进一步加工修改,是有可能使之成为真正雅俗共赏的歌剧精品的。

“好读书”和杨绛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

“好读书”和杨绛
  娇小清瘦的杨绛,端丽、朴素。江南水乡的温婉与知识女性特有的典雅使这位90岁高龄的老人看上去依然很迷人。那句著名的诗句可以很贴切地形容她:腹有诗书气自华。
  9月7日,这位中国著名的作家和翻译家,一个毕生酷爱读书的人,将与其夫钱钟书先生共同的财产——今年上半年获得的72万人民币稿酬捐赠给清华大学,设立“好读书”奖学金。而且,杨绛将把夫妻二人未来所有著作的版税都交付母校,作为这个奖金的基金。
  “很多人开玩笑,说杨绛先生喜欢清华两个‘书’——一个是读书,一个是钱钟书。”
  杨绛的个性一如她的文笔,机智、俏皮,永远带着一份求知的好奇和讽世的幽默,这种品质即使在最艰苦的岁月也没有泯灭。在《干校六记》中,她回忆夫妻二人在到达干校后面对即将居住的大棚,首先烦恼的是:没有书。此刻,她纯真的笑容和满头白发看起来丝毫不会使人感到不协调,渊博的学识和洞烛世情的淡薄使这份纯真显得如此飘逸出尘而又水到渠成。
  “我个子小,要站起来说。”杨绛微笑着婉拒了主持人让她坐着发言的好意。
  杨绛说,奖学金的宗旨是扶贫。“有钱人家的子女上学很容易,贫苦人家的孩子往往好读书而且有能力,但是他们上中学都困难,就更不用说上大学了。希望奖学金能帮助贫寒人家的子弟如其所愿。”
  对于钱钟书和杨绛来说,读书已经不仅仅是职业,而是他们的精神支点。书中的知识和智慧已经通过深刻的感悟内化为个人的精神信念,引导他们走向完美的人生。
  当主持人介绍钱钟书先生的生平,提到他曾获得过牛津大学文学副博士学位时,杨绛先生坦然而又坚决地纠正说:“不是副博士,是学士学位。”
  杨绛非常诚恳地说,她对学生的希望就是清华大学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做学生的时候对此感受不深,现在老了,越老就越觉得意味深长。”她说,自强不息就是从我做起,求知识,学本领。厚德载物是道德的标准,是求知识学本领的目的。如果只有前半段落下了后半段,就失去了意义。上半句是起,下半句是止。八个字很完美。
  杨绛的礼貌体现出她那一代知识分子特有的良好教养。讲话完毕,她真诚地鞠躬说,“谢谢清华大学帮助我实现了我们一家三个人的心愿。”
  清华的校友说,这位海内外闻名的大学者在不久前过了90岁生日。她不想张扬,就在清华校园的甲所住了一个星期,每天在学校参观散步。其间,只与极少数的亲友在一起吃了顿面条和一个小蛋糕。她坚持自己花钱,说是自己过生日,要请大家吃饭。
  一个年轻的记者向她讨教现代社会读书人的困惑:在信息无边的网络社会,怎么甄别好书和坏书。她毫不犹豫地回答,这需要有很好的学识去鉴别。“钱钟书比我强,他鉴别得很快,他的底子厚。”
  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烙刻下沉重的印记,她皮肤白皙,面色清明,反应敏捷。朋友介绍说她体育好,会爬绳子。她则顽皮地插话,“我很会翻跟头。”
  她慈祥地凝视着满屋年轻的身影,达观地说,“他们是嫩芽芽,我是日薄西山。”
  杨绛曾翻译过19世纪英国诗人蓝德的诗:“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银河”走过四十年 “维也纳童声”来祝贺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

“银河”走过四十年
 “维也纳童声”来祝贺
  银河少年艺术团是中国少年心中的艺术旗帜,已经走过了40年的路程。中央电视台和中国对外演出公司将举办纪念演出活动,其中有银河艺术团成立40年综艺晚会、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与银河童声合唱团联袂音乐会、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合唱音乐会,分别于9月28日、29日、30日在北京天桥剧场举行。
  银河少年艺术团的前身是成立于1961年夏的中央电视台少年电视演出队。1984年,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年电视艺术团正式成立,同时增加合唱队和舞蹈队。从此,“银河”不断出现在中央电视台的重大晚会上。现在的银河少年电视艺术团共有6至15岁团员150多人,分舞蹈、京剧、影视表演、合唱、综艺等5个队,频繁活跃在银屏和舞台上,一次次走出国门。“银河”还培养了众多的人才,蔡明、王菲、蔡国庆等活跃于影、视、歌坛的明星都曾是银河的小演员。
  这次专程来华为“银河”庆贺的维也纳童声合唱团,前身是奥地利皇家童声合唱团,有500年历史,曾是莫扎特、海顿、舒伯特等著名音乐家的启蒙园地。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国最好的剧院,被世人称为“歌唱着的天使”,与维也纳爱乐乐团一起被视为奥地利的两个国宝。卡拉扬、伯恩斯坦、索尔弟、阿巴多、马泽尔等都曾指挥过该团。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节目精致、多彩,既有奥地利及欧陆传统作品,也有现代世界名家名曲;既有宁谧的教堂乐曲、动人的奥地利民谣、轻柔美妙的圆舞曲,也有令人捧腹的喜歌剧。优美的钢琴伴奏更为她添上动人的色彩,尤以演唱莫扎特及舒伯特的乐曲最为出色。除北京外,维也纳童声合唱团还于9月25日在南昌江西艺术剧院,9月27日在天津音乐厅,10月1日在石家庄河北艺术中心,10月2日和3日在郑州艺术宫,10月7日在成都艺术中心,10月11日在澳门,10月13日在香港演出专场。(许言)

回顾与预告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本月话题

回顾与预告
  “七嘴八舌说票价”的话题讨论已经结束。在731篇稿件中,有二十几篇比较长,超出了话题栏目规定的字数,但我们还是择优刊出。原因是写得有理有据,并且别具一格。比如《从杜甫草堂打油诗说起》,就是一篇被编辑们公认的好文章。我们感谢读者的厚爱,正因为你们踊跃投稿,才使话题讨论长盛不衰。
  票价问题看似不大,但是它关系到千家万户,而且从票价中也可以发现体制、观念、生活、管理、服务等许多方面的变化和存在的问题,给我们启发不小,相信也会给读者带去丰富的信息。高票价确实伤害了人们的感情,有损群众的利益,让相当多的人因此减少了旅游、休闲和文化熏陶的机会。特别是那些大大小小的门票陷阱,更令人心生反感,降低了社会信誉。我们高兴地看到票价问题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低价甚至免费的文化场所正在兴起。我们希望那些只求牟利不考虑公益效果的管理者、服务者,别把什么都当作赚钱的工具,如果这样的宰人手段明天落到你头上,你又会怎样想?我们也不愿意看到低票价之后又来个低管理、低服务。其实,不论什么票价,最关键的是有什么内容,有什么样的服务。
  下期的话题我们将讨论书价问题,题目就叫“书价别离谱”。我们最近接到很多来信,对目前的书价非常不满,认为定价不合理,并且不利于科学文化的普及,限制了人们的求知欲,也无益于出版事业的发展。我们盼望大家继续支持这一讨论。
  ——编者

王宏伟歌唱西部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节日文化揽胜

王宏伟歌唱西部
  太平洋影音公司最近推出青年歌唱家王宏伟演唱的《西部三部曲》,分“西部放歌”、“西部情歌”、“西部赞歌”三部分。
  “西部放歌”以豪放、气势和朴实为基调;“西部情歌”采用西部各地区喜闻乐见的歌曲,但用现代电声乐与管弦乐巧妙结合;“西部赞歌”质朴、苍劲,讲述着中国西部音乐文化悠远的历史。赵季平、屈塬、印青、阎肃、杨鸣、田歌、郑南、任卫新、石顺义、孟庆云等著名词曲家是这些作品的作者。王宏伟现在是总政歌舞团的独唱演员。(胡云)

中国京剧院推出演出季

第12版(大地·文化纵横)
专栏:节日文化揽胜

中国京剧院推出演出季
  中国京剧院最近再次推出“金秋演出季”。《欲望城国》、《油灯灯开花》、《江姐》、《瘦马御史》、《初出茅庐》、《兵圣孙武》等三十多台剧目与观众见面。
  根据莎翁名剧《麦克白》改编的《欲望城国》打破传统行当模式,主人公的形象融老生、武生、花脸等行当为一体,拓宽了固有的表演层面。来自台湾的演员与中国京剧院演员联手登台。“光辉的路程”是在南京上演的一台交响京剧演唱会,以歌颂中国共产党为主题。林兆华导演的新编历史剧《兵圣孙武》是于魁智在演出季的表演新作,袁世海也将主演《群英会·回书》。(刘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