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岂能如此漠视农民的合法权益——贵州三都水族自治县烂土乡政府冒领农民贷款的调查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头条竞赛

岂能如此漠视农民的合法权益
  ——贵州三都水族自治县烂土乡政府冒领农民贷款的调查
本报记者傅昌波
  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是国家级贫困县。2000年3月,该县烂土乡发生了一桩侵害农民权益的事件——乡政府私刻两个村村民的私章冒领国家小额扶贫贷款。时至今日,三都县有关方面仍未将此事处理彻底,村民的合法权益未得到切实维护。
  小额信贷是我国参照孟加拉国乡村银行总结的扶贫经验而确定的有效扶贫方式,其基本做法是:由财政部门或银行提供扶贫贷款资金,各级扶贫办牵头协调,贫困乡村村民组成联合担保小组申请贷款,然后由银行将小额贷款直接发放到贫困户手中。
  1999年9月,根据三都县政府的安排,烂土乡政府开始在下辖的奇江村和拥寨村实施小额扶贫信贷事宜。村民按照要求每5户组成一个联保组,以每户2000元的额度向乡扶贫所递交了贷款申请。申请送上去后,半年多没有任何音信。2000年4月,部分村民发现乡干部已于3月27日用私刻的村民印章,将至少22.4万元贷款领走。
  村民代表从三都县农行抄录的名单显示,2000年3月银行向两村发放贷款的总人数为288人,而实际上,两村领到贷款的村民仅有50人。村民对照银行所列贷款人的印章发现,在剩下的238人中,被乡干部私刻印章冒名的两村村民112人,有2人去世多年,有几个是早就远嫁他乡的妇女,还有100多人要么是外村的,要么是虚构出来的。刻章人袁国基、白林福证实,这200多枚私章是乡干部提供名单让他们刻制的。
  村民得知印章被偷刻、贷款被冒领后非常气愤,认为自己的姓名权等合法权益受到了侵害,担心将来还得偿还在自己名下的“贷款”,便向三都县有关部门反映,要求乡政府赔礼道歉并赔偿损失。
  曾经调查此事的三都县纪委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一起乡干部为如期完成上级布置的任务而造成的事件,属“方法不当问题”。他说,三都县从去年起开始调整农业结构——在全县大规模推广麻竹种植,要求每个乡镇、每个县级党政职能部门都要完成一定的种植任务。烂土乡政府为了在县里规定的期限内完成麻竹种植任务,“减少工作量”,便统一从银行贷款,给了几个乡政府重点扶持的麻竹种植户。他表示,此事经三都县人民法院审理,问题已经解决。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据了解,村民去年4月向县里反映后,有关部门并未认真查处此事:县里将烂土乡原党委书记张仁宪等易地任职,乡政府声称已将偷刻的印章销毁,冒领的贷款已还给农行,之后便没有下文了。村民在信访无门的情况下,到法院状告乡政府。今年3月6日,三都县法院判令烂土乡政府在两村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向村民赔礼道歉。但至今乡政府仍未执行此判决。更令村民不解的是,该判决虽然认定乡政府侵犯了村民的姓名权,但仍要村民承担1200元审理费。村民们对记者说,作为受害方,他们有权得到赔偿,并且有权知道:那些算在他们名下的小额扶贫贷款到底有多少;这些钱被领走后到底给了谁;冒领过程中有无贪污或挪用问题;这些钱到底还没还;谁应该对此事负责;村民还能不能继续申请贷款?但是,三都县有关部门至今没有将冒领贷款的过程向群众说清楚,也没有任何人对此事承担责任,群众的合理要求没有任何部门给予认真的回答。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那些领了贷款的村民也没有如数拿到钱。奇江村村民谭显洲向记者出示的凭据表明,算在他名下的贷款额为725元,但他得到的现金只有150元,其余由乡政府以麻竹种苗、复合肥、尿素等代替。这些从乡政府领回的麻竹苗成活率只有20%左右,肥料价格比市场上高。仔细算下来,谭显洲实际只拿到了636元,被乡政府克扣了89元。领到贷款的村民认为,国家给的扶贫贷款是让农民自己选择脱贫致富项目的,三都县却强行指定他们种植麻竹,这本身就是对他们自主权的不尊重。
  编后
  乡政府偷刻农民印章并冒领小额扶贫贷款,是典型的对扶贫资金管理使用不负责任的行为,也是严重侵害农民合法权益的行为。朱镕基总理在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讲话时指出:“要切实加强对扶贫资金使用的检查、监督和审计。贪污以及挤占、挪用扶贫资金都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必须严厉查处,并坚决追究有关领导者的责任。”三都水族自治县有关部门应认真对待此事,尽快查清冒领贷款的过程和所领款项的去向,并严肃处理有关责任人,给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小区脏乱差居民受害多(图片)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耳闻目睹

小区脏乱差居民受害多
  天津市南开区川府新村原来是个不错的小区,然而,自1997年7月南开区嘉陵道街在此开办马路市场、搭建餐饮棚亭以来,这里的环境便每况愈下:垃圾、粪便、污水遍地,苍蝇、蚊子、老鼠孳生,油烟熏、煤烟呛,噪声不绝于耳……居民深受其害。他们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加强对小区的治理整顿,给小区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
  下图:右上图:小区中心花园内,绿地秃了,理发点、小吃摊火了。
  右下图:随意搭建违章建筑。天津市南开区川府新村李天祥

接受舆论监督治理滦河污染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

接受舆论监督治理滦河污染
  你报2001年6月14日第四版发表题为《滦河污水长流,水产屡遭劫难》的记者调查后,我市市委、市政府领导非常重视,专门召开会议,要求有关部门认真调查处理。为了有效治理滦河污染,我市拟采取三项措施:
  一是加强协调调度。市党政一把手亲自抓、负总责,对省里确定的重点污染源华丰造纸厂、迁安造纸厂及其他3家造纸企业治污进展情况亲自督导。成立迁安市滦河沿岸污染源治理领导小组,建立例会制度,负责解决具体问题。
  二是强化责任落实。按照“一控双达标”的要求,召开全市环保工作会议,将环保目标分解到年度,分解到企业主管部门和污染企业。各级各部门抓好落实,确保治理达标。我们拟借鉴唐山市的经验,把污染治理工作纳入目标责任制,作为考核责任单位和领导干部的重要内容,严格奖惩制度。
  三是加快污水处理厂建设步伐,以消除工业、生活废水对环境的污染。投资1.66亿元的河北省第一家县级污水处理厂,前期工作已完成,定于2002年上半年动工。(河北迁安市人民政府)

责任认定怎能随意变更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跟踪报道

责任认定怎能随意变更
本报记者傅丁根
  2001年7月5日,本报读者来信版刊登了题为《谁对这起交通事故负责》的记者调查,披露了发生在江西的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以及围绕这起事故的责任认定,江西省交警部门存在的一些不正常现象。
  报道至今两月有余,本报没有收到江西省交警部门的任何反馈意见。而记者最近了解到,早在7月11日,江西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即更改了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事故责任认定书。
  这起交通事故的简要情节是:1999年12月5日上午,江西医学院院长助理、江西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院长陈伟高驾驶一辆小轿车行至南昌至九江高速公路43KM+100M处时,发现车道上有一木块,遂右打方向盘避让,因车速过快,车辆失控,致使车辆碰撞道路右侧护栏,冲出路面翻于路坡下,造成2人死亡、3人受重伤、车辆严重损坏的重大交通事故。
  据查,事故发生时,陈伟高尚属实习期间的司机。而按照《高速公路交通管理办法》(1994年12月22日公安部令第20号)有关规定,实习驾驶员不准进入高速公路。
  1999年12月27日,江西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二大队对事故作出责任认定,当事人陈伟高负全部责任。2000年1月20日,陈伟高在责任认定书上签字,同意此责任认定。在规定的15天期限内,陈伟高没有申请复议。此责任认定书由此产生法律效力。此后,江西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还以信访函的方式驳回了陈伟高的申诉。
  由于涉及对陈伟高的刑事责任追究,上面某个领导多次指示对陈伟高这样的“人才”要慎重处理。江西省交警总队于是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进行复核,并由此出现一系列不正常现象(本报已作报道)。
  2001年7月11日,江西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作出复核决定,变更原责任认定,木块遗留者应负此事故主要责任。
  复核决定认为,木块遗留者在高速公路上遗留的路面障碍物———木块是引发事故的直接起因,木块遗留者违反了《道路交通管理条例》第34条第2项“装载须均衡平稳,捆扎牢固。装载容易散落、飞扬、流漏的物品,须封盖严密”的规定。据此,认定木块遗留者应负此事故主要责任,陈伟高采取避让措施不当,负事故次要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木块遗留者是谁,早已无法查清。而陈伟高事发当时尚处实习期间,复核决定书中只字未提。
  这一复核决定是否正确,有无充分法律依据,在此不论。日前,记者采访了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有关人士认为,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在规定的时间内,当事人没有申请复议,则产生法律效力,不能随意更改。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没有二次复核程序。江西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变更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责任认定,至少在程序上有问题。

山西大同市 大阳路施工质量差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山西大同市 大阳路施工质量差
  2000年12月5日新改建通车的大同至阳高公路,全长50公里,为国标二级公路,由大同公路分局等单位负责施工修建。由于施工质量极差,现已伤痕累累。
  在大同县三十里铺村东的公路桥两端、后铺村村东的一座公路桥两端,路面都有刚刚修补过的痕迹。在五十里河西和四大肚饭店对面等多处公路边上,堆积着被施工人员丢弃的混凝土残渣。随士营河沟大桥往东不到一公里的水泥路面上,被挖开修补的痕迹就达15处,整个大阳路破损路面修补痕迹到处可见。
  据有关筑路专家介绍,高质量的水泥公路断面应该是无缝无孔的,而随士营大河沟西侧一段尚未砌上路肩石的水泥路断面却呈蜂窝状和发糕状。这条路是不折不扣的劣质工程。 山西日报舆论监督部王永海

旅游景点问题不少管理部门仍需努力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观察台

旅游景点问题不少管理部门仍需努力
  每逢节假日,笔者都喜欢外出旅游。所见所闻使我感到,我国的旅游市场尽管不断完善、规范,但还存在不少与美景不协调的东西。概括起来有以下几点:传播迷信。部分景点的门外、门内和路边,总有一些人在兜售封建迷信用品,或者算命打卦,坑骗游客。
  治安卫生差。一些景点治安秩序混乱,欺诈游客事件时有发生;小吃摊点卫生没有保证。山前庙后、草坪绿地,废弃的塑料袋、易拉罐、报纸随处可见,有人甚至在林中空地随意大小便。
  强制保险和导游。在一些景区,经营者往往在游客购买门票时一并收取保险费;若不买保险,就不卖给门票。另外,在有些景区,导游也成了一大公害。游客一到,他们就蜂拥而上,生拉硬拽,非让你接受导游不可。其中许多人文化素质不高,只要把你从景点外带到景点内再顺利带出来就万事大吉,至于你想了解景点的历史沿革、风土人情,则不关他们的事。
  强迫购物。一些旅游景点的商品质次价高,令广大游客望而却步。笔者曾多次到云南瑞丽的姐告中缅街,那里出售的玉石价格离谱,标价7400元的玉石制品,懂行的人400元就能买到。有的经营者强买强卖,只要你一问价、一沾边,他们就软磨硬泡,甚至大打出手,非让你买下来不可。
  希望旅游管理部门加强对旅游市场及从业人员的管理,使他们知法、懂法、守法;完善规章制度,保证景点的环境和食品卫生;杜绝封建迷信活动,让广大游客玩得放心、舒心。武警云南省总队后勤部谢光平

加大执法打击力度严禁偷采长江砂石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信息反馈

加大执法打击力度严禁偷采长江砂石
  你报6月21日读者来信版刊登题为《长江中游采砂依旧》的来信后,湖北省政府领导立即责成有关部门和沿江地方政府,对违禁偷采长江砂石的行为进行查处。7月12日,枝江市派出执法人员,对少数船只在长江芦家河水道(枝江市姚家港镇)的违禁偷采行为进行查处,扣留了偷采船只。8月8日,省水利厅派员到蕲春江段进行检查,发现该江段有违禁偷采行为后,立即责成黄石市组织查处,驱逐了安徽籍的偷采船只。8月20日,省水利厅、公安厅与宜昌市、枝江市有关部门的执法人员,对在松滋河口(枝江市姚家港镇对岸)的偷采船只进行查处。几个月来,全省共开展检查和打击非法采砂活动1000多次,查扣违禁采砂船只180多艘次,罚没非法所得130多万元。
  禁止在长江河道采砂,是一项长期复杂的工作,我们下一步拟采取以下措施:
  一、把长江河道禁采工作作为事关全局的大事来抓,敦促、协调各级政府,正确处理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关系,认真扎实地做好长江河道的禁采工作。
  二、在狠抓各部门责任制落实的同时,从省政府有关部门抽调人员组成禁采工作专门班子,负责检查督办。
  三、针对偷采活动多数集中在交界河段的特点,我们将把重点放在做好交界水域的禁采工作上,堵塞漏洞。
  四、加大打击力度。对顶风而上的违禁偷采户,予以严厉打击,该没收工具的一律予以没收,该吊扣营运执照的坚持予以吊扣,该罚款的依法予以重罚,该追究刑事责任的由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湖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

忧思 另一种“安全生产”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读者论坛

忧思 另一种“安全生产”
  安全生产是各级政府常抓不懈的重要工作之一。但如今,另一种“安全生产”也应引起人们的注意——少数干着违法勾当、严重危害社会安定的黑恶势力和造假售假者,同样也在追求“安全生产”。为此,他们不断加大“投入”,以金钱、美色收买打黑打假的执法人员和政府官员,让他们当保护伞,以保证自己的不法行为能“平安无事”。如广西柳州市中山城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强,为使其所从事的“黄赌毒”等违法活动得以“安全”,向柳州市公安局长累计“投入”246万元,从而使自己在5年间获非法收入2000多万元。福建诏安县官陂镇的假烟制造者也是以行贿的手段确保安全。他们先后向当地公安、烟草等部门的官员“投入”83万元,换来了两年的“安全生产”。凡收到好处费的打假官员,或者少打假、不打假,或者给制假者通风报信,甚至在别人打假时设置障碍。在他们的庇护下,30多台制造假烟的机器“安全生产”两年,每台机器的产品能获利近百万元。如此“投入产出”可谓“高效”。
  让黑恶势力、造假售假者“安全生产”,势必导致另一种不安全——社会治安状况恶化,国家利益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损,政府职能部门腐败加剧等。
  事实上,不法之徒能在一方土地上长期欺行霸市、胡作非为、疯狂造假售假,背后一定有确保其“安全生产”的保护伞。所以,在打黑打假时,不妨先查查负责相关工作的官员是否与这些不法之徒订有“猫鼠合同”,为这些不法之徒撑保护伞。只有将这些保护伞先铲除,才能将那些令人担忧的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安全生产”者彻底清除。

湖北当阳市 “小灵通”用户缴费难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湖北当阳市 “小灵通”用户缴费难
  8月27日,笔者在湖北当阳市电信营业厅看到:一大群人拥挤在一个窗口前交“小灵通”话费,场面极其混乱。家住北门村的李大妈捏着话费清单和找回的零钱从人群中挤出来,心有余悸地说:“下回可不来了,两只脚都给踩肿了。”一位衣着时髦的女青年在门口徘徊,看上去很着急。一问才知道,她身上的现金比较多,怕挤丢了。
  有意思的是,大厅墙壁上贴满了“服务首问制”工作人员姓名、照片、工号等,还有一名值班人员端坐台前,不时向前来缴费的人微笑、致意。一位老干部无可奈何地说:“尽搞花架子。”
  据了解,当阳“小灵通”用户已逾9000户,却只有一个收费点,偏远乡镇的用户进城缴一次费,需往返几十公里,搭上大半天时间。
  当阳市“小灵通”收费方式该变一变了!湖北当阳市驻军某部陶艳

江西湖口县流泗镇中小学 搭车收费仍然难禁

第10版(读者来信)
专栏:监督哨

江西湖口县流泗镇中小学 搭车收费仍然难禁
  8月30日、31日是江西湖口县流泗镇新学期开学报名日,镇干部坐镇各中小学校督收教育附加费,中小学生要先交50元教育附加费,方准报名。初中三年级学生每人交费486元,小学四年级学生每人交费301元,这些费用中都包含不准搭车收取的教育附加费、人寿保险费。家长只拿到50元教育附加费收据和20元的保险单,其它费用均没有收款凭据。
  江西省有关方面规定,农村中小学实行“一费制”,不准通过学生征收教育附加费和各种名目的集资费,不准强迫学生投保。然而,流泗镇政府和各学校对此置若罔闻。
  呼吁有关方面尽快过问此事,维护广大中小学生的正当权益。
  江西湖口县流泗镇黄茅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