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全球经济冬季已过——访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斯文·桑德斯特伦

第7版(国际)
专栏:记者专访

全球经济冬季已过——访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斯文·桑德斯特伦
本报记者章念生
  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斯文·桑德斯特伦是第八届亚太经合组织(APEC)财长会上的焦点人物之一,是各路媒体的追踪对象。或许是因为记者曾在瑞典常驻过,而桑德斯特伦本人又是个瑞典人,当记者9月7日在会场与他邂逅时,他竟爽快地答应次日傍晚接受我的独家采访。
  当前的世界经济走势备受关注,也是本届财长会的重要议题之一,我们的话题便从这里开始。桑德斯特伦先生说一口纯正英语,语调清晰、亲切,说话时非常专注,一派儒雅的学者风范。他认为,APEC地区的经济已走出低谷,区域内各经济体所采取的措施和政策将促使该地区经济在今年年底前回升,明年将会比今年有明显的增长。他说,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可望达到1.5%,欧盟达到2%,日本经济基本能持平,即保持零增长,今年全球经济将会以2%以上的速度增长。这首先是因为,全球经济在经历科技股大幅缩水的冲击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生产正在逐渐恢复,无论是在制造业,还是在信息技术产业,投资的需求和增长潜力正在不断显现。其次,不少国家采取了积极的经济政策,利用货币和利率政策的调节,来刺激经济增长,现已收效。但他表示,整个全球经济的“冬季”虽已过去,但“春季”可能会比较长,毕竟过去一段时间美、日、欧等主要经济体的增速都同时下降,回升需要一定的时间。
  桑德斯特伦先生大学学的是文科专业,后来拿到的却是瑞典皇家工学院的土木工程博士学位,后又分别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商学院做过学术研究。1972年进入世界银行工作以后,他曾在亚洲和非洲担任管理职务多年。1987年至1990年期间,他曾任世界银行南部非洲业务局局长,1991年担任世界银行常务副行长至今,也一直与发展中国家打交道,对发展中国家的情况尤其熟悉。他积极肯定主要发展中国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非常令人鼓舞的是,世界上主要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状况良好。中国、俄罗斯、印尼、印度等国经济增势明显。这正是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的有效结果。他们虽因受世界经济增速放缓而影响出口,但通过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了内需,刺激了经济的增长。”“在中国,积极的财政政策做得很成功,同时也为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东亚和东南亚国家提供了积极信号。”“世界投资者对东亚及东南亚地区的经济发展非常有信心。资金流入的增长便很能说明问题。去年,上述地区资金流入量约为300亿美元,今年预计会远远超过这个数目。”
  在经济全球化问题上,他表示,发展中国家应积极参与全球化进程,没有参与和开放,就不可能脱贫致富。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正是改革开放,参与全球化的结果。“我们不能惧怕全球化,而应想方设法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尽可能利用全球化带来的机会,而将冲击降到尽可能小的程度。”
  在谈起与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时,他对世行与中国多年来的成功合作赞不绝口,称双方的合作关系非常稳定和密切,堪称世行与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典范。他说,中国在使用世行贷款方面非常有效,世行援建项目在中国总能按时实施,还经常提前完成,而且总在预算之内。“对世行来说,通过与中国的合作,我们能总结出一些经验,将其应用于世行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合作项目中。”他表示,中国加入WTO以后,世行的一些对华合作项目如能源开发、技术援助等仍会继续。今后,世行将更加关注中国西部省区的发展,加强与西部省区脱贫致富的合作。

重提“托宾税”的启示

第7版(国际)
专栏:经济札记

重提“托宾税”的启示
江建国
  “托宾税”,198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托宾早在1971年提出的征税倡议,在沉寂多年之后最近似乎重获生命力。9月5日,法国总统希拉克和总理若斯潘在与德国总理施罗德举行例行的双边会晤中重提这个倡议。双方决定成立一个专门研究经济全球化后果的工作小组,“托宾税”则是其议题之一。此前,8月28日晚,若斯潘还表示,主张欧盟就征收这一税种提出具体的实施倡议,支持欧盟把它的倡议拿到国际组织上讨论。据他说,轮值主席国比利时正准备向欧盟的有关机构提出这个问题。人们认为,这是“托宾税”问世30年来第一次在有影响的政治家中赢得了同情者。
  托宾当年作为凯恩斯学派中人,为抑制货币汇率剧烈动荡给世界经济带来负面影响,提出对所有的外汇短期交易征收一笔不高的费用,交给世界银行,用来解决世界性经济问题。他认为,国际金融市场上每天有价值上万亿美元的外汇易手,其中只有1%是真正用于商品和劳务贸易,其他都用于投机。如果对每一笔外汇交易征收0.5%的税,每年就可获得几千亿美元的收益。这笔税收不仅有利于第三世界国家克服贫困,而且可以限制外汇投机,避免货币危机。这个新鲜的设想曾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但同时国际金融界认为它不现实,很难实施,因此它在很长一段时期几乎被人遗忘。
  但是,近年来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影响日益显现,那些关注这种影响、关注第三世界贫困问题的活动家们重新注意到“托宾税”思想中蕴含的积极因素。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联合国前秘书长布特罗斯·加利曾借用这个思想,提出征收国际航空税以解决联合国的经费捉襟见肘的窘况。近十来年,“托宾税”还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严肃的国际讲坛上,1995年在哥本哈根举行的世界反贫困会议上,“托宾税”第一次被列入正式辩论的议题之一。虽然各方未就此达成一致,但人们越来越重视这个思想。在激烈反对全球化的非政府组织中,托宾被视为精神领袖。无论在西雅图,还是在哥德堡或热那亚,在全球化反对派的示威行动中,人们不断提出征收“托宾税”的要求。法国一个名为“攻击”的反全球化组织把“托宾税”作为其主要纲领。而鼓吹自由贸易的保守势力则视“托宾税”为邪说,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鲍勃·多尔于1994年曾向国会提出一项议案,威胁联合国说,如果它继续宣传“托宾税”,美国就要削减其会费比例。
  其实,从“托宾税”征收的技术可能性来看,它确实不够现实。首先,它必须全球一致执行,否则外汇交易就可能转移到所谓的“税制天堂”去;其次,如何制定收税的方式是个难题;再次,谁来管理和决定其用途?也有严肃的论者对这个税种能否发挥稳定货币的作用表示怀疑。此外,如果富国对穷国的援助取决于“托宾税”数量的多少,那又等于变相鼓励外汇投机。
  然而,更为关键的问题是,国际社会不能再对全球化的负面影响视而不见了。在西方的一些政要和经济学家的眼中,全球化就意味着最大限度的自由化,意味着资本不受限制地在全球自由流动。当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为金融市场大开方便之门时,西方曾为解除管制和资本的自由流动而欢呼。可是,近年来人们不止一次地看到这种自由化的恶果:1997年亚洲的金融危机,1998年俄罗斯在维护卢布身价的“战役”中惨败……正是在一连串的撼动了国际金融体系的危机发生之后,人们痛定思痛,想起了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就发出过警告的詹姆斯·托宾,回过头来认真思索其设想的宝贵价值。
  法国总理若斯潘最近的提议表明,反对经济全球化负面影响的举动已经从西雅图、哥德堡和热那亚的街头扩展到国际社会的主要舞台之上了。德国总统约翰内斯·劳最近在柏林的一次国际会议上警告说,经济全球化有加深世界鸿沟的危险。无论“托宾税”能否成为现实,它所提出的问题,是国际社会迟早必须负责地给予答复的。

纪念《旧金山和约》的背后

第7版(国际)
专栏:述评

纪念《旧金山和约》的背后
本报驻美国记者任毓骏
  9月8日下午,美国和日本政要在旧金山歌剧院举行仪式,纪念《旧金山和约》签订50周年。会议由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主持,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和日本外相田中真纪子代表两国政府参加,日本前首相宫泽喜一等应邀参加。
  鲍威尔和田中真纪子在纪念仪式上发表讲话。鲍威尔在讲话中竟说,《旧金山和约》和《日美安全保障条约》对于未来50年而言,就像过去50年一样,将是十分重要的;这些条约是美国亚洲政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田中虽然重申了1995年村山富市首相对二战“深刻反省和道歉”的表态,但她说,战后日本已和各方达成条约,免除了日本要为战争造成的破坏所承担的责任,故此,日本不会作出赔偿。
  会场内外,抗议者们谴责日本逃避战争责任、抹杀历史,要求日本做出赔偿。会场上的抗议者发出大声抗议,数次打断了鲍威尔的讲话。当天最大规模抗议活动,是下午5时起在旧金山联合国广场举办的“中国之怒吼——为抗日死难同胞而唱”的大型音乐会,共有4000多名华侨华人参加。
  众所周知,《旧金山和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完全由美国主导签订的片面的“对日和平条约”,是冷战思维的结果。二战结束后,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形成对峙之势。美国为了维护自身利益,于1951年9月单方面邀请了52个国家,在旧金山召开所谓的“对日和会”,在签署了《旧金山和约》后,美日两国又单独签订了《美日安全保障条约》(后来改为《美日合作与安全保障条约》)。由此,美日这两个二战时期的对头成了军事盟国。
  “旧金山和会”完全是美国一手策划的,它竟然把在二战中抗击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做出贡献最多、付出牺牲最大的中国排斥在外。条约无视《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协议,不提台湾、澎湖列岛归还中国。会议召开之前,它就遭到一些亚洲国家的抵制和反对。参加会议的52个国家中,苏联、波兰和捷克斯洛伐克三国拒绝在和约上签字。同年9月18日和1952年5月5日,中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不承认这个非法条约。与此同时,朝鲜、蒙古、越南等国也都发表声明,不承认《旧金山和约》。
  美国著名的历史学家H·亨特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美国在《旧金山和约》中之所以置日本的战争暴行于不顾,让日本免于战争赔偿,完全是基于冷战的政治和战略考虑,而将日本原本应当承担赔偿的道义和法律双重责任置于脑后。为了冷酷的冷战需求,美国完全抛弃了在审视日本战争赔偿问题时起码应具有的道德义务。
  由此看来,美国和日本如此隆重纪念《旧金山和约》是有其历史根源和现实企图的。有分析指出,此举表明,布什政府和小泉政府将进一步巩固和发展美日军事同盟关系。(本报华盛顿9月10日电)

白俄罗斯 卢卡申科蝉联总统

第7版(国际)
专栏:综述

白俄罗斯 卢卡申科蝉联总统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孙勇军
  9月9日,白俄罗斯进行了总统选举。据白中央选举委员会初步统计,现任总统卢卡申科的得票率高达75.62%,蝉联总统。这一选举结果同时也表明,白俄罗斯现行的内外政策得到了多数选民的拥护。
  据白俄罗斯中央选举和全民公决委员会主席叶尔莫申娜介绍,参加本次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中,有现任总统卢卡申科、工会联合会主席贡恰里克、自由民主党领导人盖杜克维奇。在选举过程中,白各级选举委员会忠于职守,严格执行有关法律,内务部门也抽调足够的警力维持秩序,为选举的顺利进行提供根本保障。尽管此前有西方国家对这次大选的公正与否表示担忧,但大选当天,来自独联体和法国、德国等国家的观察员对大选进程表示满意,认为大选中没有发现舞弊和违规行为。
  自1994年7月当选总统以来,卢卡申科在白俄罗斯建立起从中央到地方的总统垂直权力体系。为确保社会稳定,卢卡申科总统一向主张加强秩序与纪律。他从白俄罗斯国情出发,对内实施渐进的、面向社会的经济改革,保持并逐步完善国家的宏观调控职能,恪守社会公正原则,取消不合理的特权和优惠,对贫困阶层实行有针对性的社会保护,白俄罗斯的社会稳定和人民生活得到了良好保障。这与苏联解体后多数独联体国家陷入社会混乱、甚至民族冲突形成了鲜明对照。在对外政策方面,卢卡申科总统奉行中立、无核政策,把保持和加强与原苏联地区各国,首先是俄罗斯及乌克兰的传统关系作为外交重点,主张与世界各国建立友好合作关系。卢卡申科总统执政期间,白俄罗斯大力发展俄白国家联盟,全力推进独联体集体安全体系,加强独联体一体化进程。在独联体部分国家陷入冲突,世界各地冲突不断的情况下,卢卡申科总统坚决反对以武力手段解决地区冲突,主张维护联合国在解决国际问题过程中的威望。
  另外,来自西方国家的政治压力激起了白俄罗斯人民的民族自尊。卢卡申科总统坚决反对西方国家干涉本国内政,被认为是敢于公开与西方国家对阵的政治家。因此,白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9月3日,美国驻白俄罗斯大使在英国《泰晤士报》发表了一封信,公开承认自己的“使命在于向现总统卢卡申科的反对者提供物质和政治支持”。某些西方国家想借总统大选之机,将现任总统卢卡申科撵下台,扶植反对派候选人上台以培植亲西方势力。然而,白俄罗斯选民显然更了解自己的国家。他们表示,在独联体国家普遍陷入困境的情况下,白俄罗斯经济能够恢复增长,老百姓的工资和退休金能够按时足额发放,这本身就是了不起的成就。而且,白俄罗斯缺乏自然资源,更没有可参与国际市场竞争的拳头产品,虽然国家出口创汇能力微弱,人们却也并没有受到饥饿的威胁。所有这一切都得益于白俄罗斯稳定的内外政策。
  白俄罗斯总统选举已经落下帷幕。卢卡申科总统顺利蝉联总统体现了民心所向,有利于白内政外交政策的延续。然而,白俄罗斯也面临着进一步加快经济改革步伐,大幅提高综合国力的艰巨任务。白俄罗斯社会各界期待着卢卡申科总统在新的任期内继续大力推进各项改革,切实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本报莫斯科9月10日电)

巴西农民 期盼耕者有其田

第7版(国际)
专栏:

巴西农民 期盼耕者有其田
本报驻巴西记者张卫中
  9月4日,2000多名“无地农民运动”组织成员在首都巴西利亚集会,要求政府加快土地改革步伐。无地农民问题再次成为巴西的新闻焦点。
  巴西“无地农民运动”组织20世纪70年代末期就在巴西南部地区活动,军政府时期,政府实行人口迁移,将一些无地农民安置到偏远的亚马孙地区,引起不满。1984年1月,“无地农民运动”正式脱离教会,成为一支独立的政治力量。20年来,“无地农民运动”一直要求社会公正,实行耕者有其田,队伍扩大到全国各地。
  近年来,巴西“无地农民运动”抗议活动频繁,有时甚至有过激行为。他们不仅多次入侵私人庄园,还拘押土改局官员,阻断国道,向政府施压,并多次侵占公共楼宇、“造访”大型商场,到市、州甚至联邦政府办公地示威游行,严重影响巴西社会治安。
  面对无地农民的土地要求,巴西政府一直寻求在宪法秩序范围内解决问题,并取得了一定成效。1995—2000年间,巴政府通过没收非法土地,开垦新地等措施共向无地农民提供了1894万公顷土地和103亿雷亚尔(约151亿美元)的农村贷款,安置了48.2万农户,是1994年以前30年间安置人数的1.2倍。
  然而,巴西土地高度集中,土地私有政策严重阻碍了巴西土地改革进程。约占人口1%的4万个家庭占据了巴西一半以上的土地,而450万个家庭为“贫为立锥之地”。政府用购得的土地安置无地农民只是杯水车薪。近几年来,由于巴西政府财政拮据,无力进行更大规模的资金投入。另外,被安置农民虽获得小块耕地,但缺少资金购买种子、化肥,仅靠简单耕作,收入微薄。今年6月以来巴西东北部地区又遇干旱,有些地方颗粒无收,社会已出现不稳定征兆。
  巴政府现已改变传统做法,在一些地区已开始引导被安置农民选用优良品种,改变单一经济结构,多渠道致富。一些农民从事多种经营,如养鸡、种水果、蔬菜,并形成了市场营销网络;有的在利用自然资源,发展乡村旅游,兴办手工业工厂。这部分弱势人群正逐渐摆脱贫困。今年8月,巴西政府宣布在全国建立土地登记公共系统,以监控土地买卖,并将争取更多的土地资源,满足无地农民的土地要求。政府还在教育、卫生和培训方面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资金,防止已安置农民重新流入城市。(本报巴西利亚9月10日电)

第五十五届联大闭幕 安南发表《关于联合国工作的报告》

第7版(国际)
专栏:

第五十五届联大闭幕 安南发表《关于联合国工作的报告》
  本报联合国9月10日电记者何洪泽报道:第五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今天下午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闭幕。
  本届联大主席、芬兰前总理霍尔克里在闭幕会上发表讲话,回顾了联大在过去一年来的工作。他说,联大工作重点是落实“千年首脑会议”精神,提高联大的效率,增加工作透明度。本届联大就当前各国关注的重要问题分别举行了“最不发达国家首脑会议”、“联合国反种族主义大会”和关于艾滋病、小武器扩散、人居问题的特别联大,在维护和平、消除贫困、促进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他同时指出,联合国和各会员国在落实千年首脑会议和联合国其他全球性发展会议的后续行动方面还做得很不够。他呼吁各会员国积极落实千年首脑会议的宣言,推动联合国的改革,使联合国今后在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全球发展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霍尔克里强调要加强联大的作用,使其重新充满活力。但他也认为应限制再增加联大的新议程,因为今年联大的议程已多达180多项,超过了历届的议程数目,这样会使联大不堪重负。在谈到联合国的改革时,霍尔克里提出应加强联合国各主要机构之间的协调与合作。
  据新华社联合国9月10日电(记者顾震球)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10日发表的《关于联合国工作的报告》中说,联合国的任务远非维护和平与安全这么简单,联合国应当成为促进国际合作的不可或缺的机构。
  安南的报告主要涉及了实现和平与安全、履行人道主义承诺、进行合作促进发展、国际法律秩序和人权、加强管理和伙伴关系等6个当前国际社会非常关注的重大问题。
  这份报告将提交给定于11日开幕的第56届联合国大会审议。安南在报告中还感谢联合国189个会员国给予他继续连任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