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为期8天的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落下帷幕 新世纪伊始召开的这次大会具有特殊时代意义世界向种族主义说“不”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为期8天的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落下帷幕 新世纪伊始召开的这次大会具有特殊时代意义
世界向种族主义说“不”
本报驻南非记者李新烽本报记者王南
  姆贝基:“如果你是白人,你就一白皆好;如果是棕色人,你就靠边站;如果是黑人,你就滚开!滚!滚!滚!”
  8月21日,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开幕10天之前,南非发生了三桩令人难忘的事件:是日,为迎接联合国这一盛会在德班隆重开幕,南非政府特意举行了“点燃宽容火炬活动”,未料应邀参与传送火炬接力长跑的几名白人运动员皆因是“义务接力传送”而未曾露面,参与长跑的运动员是清一色的黑人;同日,放警犬咬外国黑人的6名白人警察出庭受审,这一曾轰动世界的暴行再次成为众矢之的;这一天还是被白人雇主在车后拖行数公里而活活致死的一位黑人雇员去世一周年纪念日,家人与生前好友为其在约翰内斯堡举行了悼念仪式。这三桩看似互不相关的事件发生在南非、又发生在同一天与其说是偶然的巧合,不如说是南非社会种族歧视现象的强烈折射。
  众所周知,南非是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制度的故乡。新南非刚刚诞生7年,正如姆贝基总统所言,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现象不可能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五花八门的种族歧视事件犹如蒲公英头上的小白帽,一有适当的风力便随风飘荡。阴魂难散的种族歧视意识有时甚至是无风起浪,兴风作浪,在这次大会开幕式的主题报告中,姆贝基总统形象地描述为:“如果你是白人,你就一白皆好;如果是棕色人,你就靠边站;如果是黑人,你就滚开!滚!滚!滚!”
  安南:“在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超然于种族主义之外,幸免于种族主义的危害。”
  姆贝基总统并非危言耸听,他描述的也决非南非社会的独有现象,实乃世界范围内种族主义严重性的一种形象表述。就在本届大会的开幕词中,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一针见血地强调:“在当今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超然于种族主义之外,幸免于种族主义的危害”,只不过种族主义的表现形式不同、花样不断翻新罢了。安南这一符合实际的论述,言简意赅地说明联合国举行这次大会的必要性、重要性和迫切性。
  众所周知,种族主义理论极其反动和荒谬,它把人类不同种族区分为“优秀”种族和“劣等”种族,认为前者是“上帝的选民”,负有统治世界的使命,后者愚昧低能,注定要沦为被统治者。种族主义就如同人类社会肌体中的痼疾,数个世纪以来一直困扰着人类。翻开近代史便知,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就好似一对孪生的恶魔,给亚、非、拉殖民地及其人民造成过极其深重的痛苦和灾难。20世纪30—40年代,纳粹德国希特勒政权,就是以国家名义推行种族主义,并将其理论和实践推至登峰造极的地步。
  时至20世纪90年代,新南非的诞生标志着以国家政权统治形式而存在的种族主义已从地球上消亡,但种族主义并未从人类社会中彻底根绝,特别是自20世纪末以来,各种形式的种族主义沉渣泛起,因而引起国际社会的警觉。这次大会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召开的。
  这次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之所以选择在南非召开,其本身就具有十分重要的象征意义。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大会开幕式的致词中这样说道:“如果不在南非举行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难道还有其他更合适的地方吗?”
  正如在这次大会中许多与会代表在发言时指出的那样,尽管人类社会至今仍未完全摆脱种族主义的困扰,但人类正义和进步力量在与种族主义斗争的过程中,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在当今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政权或合法组织敢于公然声称支持种族主义,或者公然推行种族主义政策。然而,也应该清醒地看到,近年来在某些国家出现的排外、仇外和种族暴力事件、新纳粹主义分子活动猖獗的事件,以及时有所闻的各种种族冲突和仇杀事件,都说明反对种族主义斗争的严峻性和现实紧迫性。这次大会特意安排了“受害者之诉”活动,数位来自世界各地的种族主义的受害者,以自己亲身经历的不幸遭遇,声泪俱下地控诉种族主义。
  怎样解决种族主义问题,应从何处入手?这几乎是所有与会者不得不思考和探讨的问题
  大会期间,一些南非示威者在抗议活动中诘问道:当不合理的世界秩序仍然存在,如何能够解决种族主义问题?!当美国仍在推行霸权主义,如何能够解决种族主义问题?!当马其顿和世界其它一些国家仍然处于战乱和贫困之中,如何能够解决种族主义问题?!当伊拉克人民仍在遭受制裁的煎熬,如何能够解决种族主义问题?!
  这一连串的反问似乎是在告诉世人,种族主义及其相关问题并非孤立存在,而是有其广泛、深刻和复杂的联系,涉及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问题的方方面面。或许可以这样认为,某些政治、经济和社会方面的问题,正是以种族主义的面目反映和暴露出来的。
  这次反对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有关不容忍行为的世界会议旨在结束过去,面对现在,开创未来。即,在进一步弄清楚历史上奴隶贸易、殖民主义和外国侵略等典型的种族主义对全世界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及其造成的恶劣后果的基础上,认真审视并努力消除当今世界范围内存在的严重种族主义问题,以便世界各国携起手来共同创建无种族主义的国际社会,从而使每个人的尊严和权利确实得到尊重,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平等。无论是从几次预备会议讨论的内容来看,还是从这次会议的日程安排而言,本届会议都紧紧围绕反种族主义这一主题,而贩奴赔偿与道歉、犹太复国主义是否等同于种族主义自然成为会议的两大焦点。前者关系到如何结束过去的罪恶历史,后者体现了怎样正确认识种族主义在当今世界的表现形式和特征,对这两大问题不能做出正确回答,也就谈不上共同创建无种族歧视的国际社会。
  罗宾逊女士:“这是一次不轻松的会议。”两大焦点问题:对历史上的奴隶贸易、殖民统治是否应该进行赔偿;犹太复国主义是否等同于种族主义
  从会议集中讨论的焦点来看,正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本届大会秘书长罗宾逊女士所言:“这是一次不轻松的会议。”可以预料,在这两大焦点问题上,广大发展中国家与少数发达国家必然避免不了针锋相对的唇枪舌剑,而发展中国家内部与发达国家之间亦存在不同程度的意见分歧。
  如何看待贩奴赔偿与殖民道歉呢?西方国家普遍反对给予“赔偿”,第三世界国家共同要求公开、明确地进行“道歉”。不过,在西方国家赔偿的形式上,第三世界国家意见不一;在同意认错的程度上,西方国家存在“道歉”与“遗憾”之争。
  正当这次会议进行之际,中东的硝烟还不时“弥漫”而来,手无寸铁的无辜巴勒斯坦平民还不时遭到枪杀。犹太复国主义是否等同于种族主义,不但与会的巴勒斯坦代表与以色列代表观点对立,寸步不让,而且西方国家与第三世界国家也争论不休,莫衷一是。也正是在这个问题,以“民主楷模”与“人权卫士”自居的美国站在以色列一边,不惜与世界人民进行对抗,它的国务卿罢会与代表团退会不幸成为本届会议的又一焦点。
  早在会议召开之前,美国就以“会议要谴责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所犯下的暴行”和“犹太复国主义被列入大会议题”为由扬言罢会,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遭到会议组织者与主办国严正回击,认为美国不能以此作为“绑票”进而来向全世界人民索要“赎金”。于是,为挽回面子,美国国务卿宣布罢会,仅派遣低规格代表团与会。未料,美国代表团仅参加了一半会议,又以会议最后通过的宣言和行为纲领中将“犹太复国主义定性为种族主义”和“会场内外的反以色列气氛”为借口宣布退出大会,并美其名曰会议遭到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的“劫持”。当然,大会的日程和主题并不会因为美国退会而有所改变。
  美国始而罢会终而退会,表面上是袒护盟友以色列,实质上是怕引火烧身
  美国国内不时发生严重的种族主义事件,在种族歧视的问题上,美国自身并不干净。美国曾从奴隶贸易和奴隶制度中大发横财,惟恐这次大会讨论的贩奴赔偿问题引起国内黑人索赔,而政府又不愿为此掏出钱包。难怪与会的外交家分析说,美国罢会与退会的深层原因是“经济”,一怕给国内的黑人“赔钱”,二怕得罪国内的“富翁”犹太人,三怕从军火贸易中失去以色列这笔“大买卖”。可悲的是,美国机关算尽,想以低调对待这次会议,反而欲盖弥彰,适得其反,暴露了这个“人权卫士”的虚伪面目。
  9月5日,南非《星报》在头版刊登大幅通栏标题:“美国的耻辱”。看到这一抢眼标题,读者大都以为文章是报道美国退会的新闻,该报却用图文并茂的形式报道了南非在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开幕前后几天内发生的三桩严重的种族主义事件:一个黑人农场工人被白人农场主因双方之间的口角之争而枪杀,15名参加展销会的黑人小学生被一个白人摊主以恶作剧的形式用腐蚀剂烧伤手心,一位犹太医生在自己的诊室门前第七次遭劫并受重伤。这篇报道,特别是那幅伸在一起的一个个受伤的小手照片在告诉读者,在这一桩桩的种族主义事件面前,美国为其拒绝讨论种族主义问题而中途退会实在应该感到“耻辱”,罢会与退会非但不可能有助于消除种族主义现象,反而助长了种族主义者的嚣张气焰。
  诚如南非前总统曼德拉所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已认清种族主义的危害,并正在致力于一个没有种族主义的新世界。”这次大会期间,一幕十分感人的场景曾多次出现:一群来自世界不同地方的犹太人与穆斯林,超越了各自的偏见和猜忌,在南非德班走到一起,联手抗议种族主义。展望未来,只要全世界各民族人民共同努力,本着平等原则,彼此尊重,对话沟通,相互学习,增进理解,化解历史积怨和仇恨,反对种族主义斗争一定能不断取得进步。(附图片)
  (图为本届大会会标。)

国际回声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国际回声

国际回声
  随着工业资本主义及其必然结果——殖民主义的发展,种族主义观念僵化成了一种有体系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认为,所有的“有色”人种在种族和文化上都是低劣的。时至19世纪末,在帝国主义投机活动的高潮时期,种族优越性的意识形态开始借助卡宾诺伯爵和张伯伦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学说,披上了伪科学的外衣,从而进一步普及了种族等级观念……在这种情况下,妖魔化和排外的种族主义传统充当了将难民和寻求庇护者拒之门外的工具,即使他们都是白人也不例外。
  ——英国《卫报》8月17日文章《贫困是新的歧视对象》
  越来越多的人会认识到,令人憎恶的种族歧视,并不是限定在特定的国家和集团或者历史时期的现象。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在美国民权运动的高潮期,美国电视播放的都是诸如游行、暴动、放火以及反黑人炸弹恐怖事件的场面。世界上有很多人会互相拍着肩膀,骄傲地宣称自己的国家并没有感染上种族歧视病。实际上,在法国,北非移民所受的待遇成了一个污点。德国的土耳其移民也可以说是同样的状况。在日韩国人和朝鲜人所受的待遇也是如此。日本对于中国、伊朗以及其他国家的移民,热情招待的程度要低得多。更加恶劣的是在东南亚各国时而发生的屠杀华侨的事件……下一代的职责是,把人类从出生时被强加的枷锁中完全解放出来。要认识到,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排外主义以及虐待残疾人,是同样的弊病。不应根据在其他人眼中的属性,而应基于某个人能干什么来对其进行评价。
  ——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夫妇文章《种族主义——人类根深蒂固的病根》
  由于对议程感到不满,布什政府决定不派国务卿鲍威尔出席联合国关于种族歧视问题的会议。有消息说,现在它又出于大致相同的理由考虑抵制联合国关于儿童问题的会议。担心陷入尴尬境地的想法或许是情有可原的,但退避三舍就不可原谅了。尤其令人遗憾的是,美国首位黑人国务卿竟然不去参加关于种族歧视问题的会议。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8月28日报道

罪恶的奴隶贸易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罪恶的奴隶贸易
  编者按:在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上,是否应对历史上的奴隶贸易和殖民统治进行赔偿成为焦点之一。奴隶贸易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15世纪中叶至19世纪末,非洲历史上出现了一次骇人听闻的大灾难,这就是马克思称之为“贩卖人类血肉”的奴隶贸易。
  西方殖民者一手制造了这场长达四个多世纪的历史悲剧。15世纪初,西方殖民者纷纷进行海外扩张。随着殖民扩张的发展,开始出现了掠夺黑人作为奴隶的交易活动。到了15世纪中叶,随着美洲被发现、种植园的创建、金银矿的开发,罪恶的奴隶贸易随之愈演愈烈。最早掠卖黑奴的是葡萄牙和西班牙殖民者。16世纪下半叶,荷兰、丹麦、法国、英国等国殖民者相继加入这项血腥的贸易中。18世纪初叶,英国取得奴隶贸易的垄断权,利物浦成为奴隶中心市场。19世纪前半叶,美国殖民者也大肆从非洲劫掠黑人,高价卖给美洲的矿主和种植园主作奴隶,从中牟取暴利。西方殖民者把黑人作为商品转卖到西印度群岛和南、北美洲大陆的种植园里;也有的黑奴被运到阿拉伯国家和亚洲其他国家。因此,奴隶贸易实际上涉及到今天的欧、北美、亚、非和拉丁美洲五大洲。据统计,有2亿多非洲黑人惨遭此劫。他们有的在捕捉时被杀害,有的在贩运的路上被折磨致死,幸存下来的则被作为活的商品,多数被卖到了美洲种植园,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
  奴隶贸易大致可分三个阶段。从15世纪中叶至16世纪80年代是以海盗式掠卖为主要特征的奴隶贸易初期阶段;16世纪80年代到18世纪下半叶是以奴隶专卖组织垄断为中心的奴隶贸易全盛时期;从18世纪末到19世纪末是以奴隶走私为特点的“禁止”奴隶贸易时期。
  400年的奴隶贸易为欧美西方殖民国家聚敛了巨额财富,成为其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来源之一,曾是人类文明发源地之一的非洲大陆却因此失去大量人口,社会生产力遭到严重破坏。奴隶贸易除了给非洲大陆贻祸无穷外,至今仍危害世界和平的种族主义也是其遗害之一。(升平)(附图片)

“种族主义是人类大敌”——访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秘书长罗宾逊女士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种族主义是人类大敌”
  ——访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秘书长罗宾逊女士
本报记者王南
  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秘书长玛丽·罗宾逊女士,是一位在国际上享有很高声誉的知名人士。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曾经担任过爱尔兰总统,又是现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更在于她长年热心和致力于包括反对种族主义在内的国际人权事业。会议期间,记者就第三届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及其相关问题,采访了罗宾逊女士。
  罗宾逊女士首先表示,尽管反对种族主义已被载入联合国宪章,其精神也在《联合国人权宣言》等国际文件及各国大法中得到充分表述,但在现实社会中,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有关不容忍行为仍然存在,甚至在世界某些地方还有蔓延、加剧的趋势。她说自己由于工作关系,时常往来于世界各地,因而对此深有体会和感受。
  “种族主义是人类的敌人,它践踏人的尊严和自由……”这是罗宾逊女士在许多场合反复说过的一句话。她指出,当历史已进入21世纪,如何对待和解决种族主义这个困扰人类社会长达数个世纪、而且一直延续至今的问题,显得尤为必要。她说:“必须寻找新的反对种族主义的措施,并使之能够付诸实施,以便让‘建立无种族主义的世界’不仅是作为一句口号,而且最终成为人类社会现实。”
  她告诉记者,联合国之所以在新世纪伊始召开世界反对种族主义大会,就是为了给联合国各个成员、国际组织和各方人士提供一个讲坛和交流场所,使他们能有机会在一起就种族主义及其相关问题进行自由和充分的讨论,进而为找出解决这类问题的办法和途径进行探讨和尝试。
  在谈到贩卖黑奴、奴隶制度和西方殖民统治这一大会主题时,罗宾逊女士明确表示,她理解许多发展中国家在这一问题上所怀有的感情及其立场和主张,并对这一内容能被纳入大会主要议题范围感到欣慰和满意。她坚持认为,大会不应回避这一问题,应该开诚布公地阐明各自的立场和观点。对于美国代表团中途罢会之举,罗宾逊女士则表示大会仍将按预定计划进行。
  当记者问及“如何看待中国在反对种族主义事业中所具有的作用”,罗宾逊女士认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在反对种族主义事业中能够发挥出独特、重要和积极的作用,她对此深信不疑。她非常高兴和赞赏中国政府高度重视这次大会。
  至于如何评价这次大会的意义和影响,罗宾逊女士说,从与会国数量来看,已有190个国家和地区派代表团与会,而且大多为高级代表团,其中与会的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就有近20位。尽管与会各方就大会议题、议程等持有不同意见看法,各自观点不尽相同,有的甚至还严重分歧和对立,但大家毕竟能够在一起进行充分、自由的表达、交流和沟通。反对种族主义的正义呼声和主张,已在会场内外激起了强烈反响。因而,完全有理由认为和相信,在人类反种族主义事业中,这次大会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和影响。(附图片)

这些,不仅仅是花絮

第7版(国际周刊)
专栏:

这些,不仅仅是花絮
  为戈文·姆贝基志哀8月30日,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开幕的前一天,南非著名的反种族歧视元老、导师、革命家兼作家、现任南非总统姆贝基的父亲戈文·姆贝基逝世。消息传来,各国与会代表无不深感悲痛,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也分别发表谈话,对戈文·姆贝基的逝世表示深切悼念。当曼德拉在罗本岛坐牢时,戈文·姆贝基曾被囚禁在曼德拉牢房的隔壁。
  8月30日,位于德班国际会议中心的联合国旗特意下半旗为这位反种族歧视老战士志哀。这是联合国历史上首次为一位非国家元首逝世下半旗志哀。8月31日,世界反种族主义大会刚一开幕,安南首先宣布大会为戈文·姆贝基默哀。
  巴以代表和平同住巴勒斯坦和以色列两国代表在会上备受关注。会上,两国代表唇枪舌剑,针锋相对;在德班街头的数次游行抗议中,南非当地的犹太人社团与阿拉伯人社团更是怒目相视,恶言相对。双方的对立情绪由此可见一斑。
  南非警方对这一情况早有预料,他们不但及时制止了巴以双方人员可能发生的街头冲突,而且早已对巴以两国代表的住宿做出妥善安排:两国代表与前来出席会议的15国元首同住当地最高级的希尔顿饭店,为的是确保他们的人身安全。警方表示,他们这样安排是迫于无奈,只是因为警力有限,绝无其他想法。巴以两国与会代表对此表示理解。虽然巴以两国代表在会上针锋相对,但会后却同住一家宾馆而能和平共处。
  新闻中心故事多为方便来自世界各地记者的采访,大会专门设立了新闻中心。有关大会内容的新闻材料随印随发。但打印这些材料的文字只有一两种,一些记者对此表示不满,认为这样做有悖于这次大会的精神,因为它距联合国会议规定的6种工作语言要求相去甚远,难免使人产生在语言上厚此薄彼的感觉。
  新闻中心为记者提供的电脑也是如此,其运行软件只接受一种语言的指令。一位俄罗斯女记者折腾了半天,也无法将稿子发出,最后被弄得一筹莫展,不得不用十分生硬的英语向有关人员抱怨说:“怎么电脑也搞‘种族歧视’”。
  在大会举行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提问非常踊跃,但在有幸被“点中”而获提问权的20多位记者中,绝大多数是白人。一位非洲黑人记者抗议说:这也是个种族主义问题!
  美国成为众矢之的3日晚8时,美国代表团宣布退出大会,准备次日打道回府。消息很快传出,旋即引起强烈反响,许多与会代表和当地民众立即涌上街头示威。抗议者无比愤慨,他们高呼反美口号,焚烧美国国旗。许多示威标语牌上写着:“美国政府,羞耻!”(见左图)在德班的一些美国人也感到羞愧。
  一位来自美国的抗议者举着的标语牌上写道:美国,还是回来参加大会吧!美国民间人士杰克逊也在大会的新闻中心慷慨陈词,对美国政府代表团退会表示强烈不满。他说:“美国不应该退会,而应该在这次大会上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退会是自动放弃自己发挥作用的机会。希望(美国)政府能够三思。”
  (李新烽王南)(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