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令人不解的“其它”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实话实说

令人不解的“其它”
四川峨边县档案局郑光齐
  某单位今年六月的政务公开栏开列如下:经费支出五十万元,其中办公用品费二万元,电话通讯费三万元,资料印刷费四万元,其它支出四十一万元;轿车出动八十次,其中会议用车五次,老同志用车二次,外单位借用八次,其它用车六十五次;下拨救灾救济款十五万元,其中用于火灾二万元,水灾一万元,用于五保户五千元,其它十一万五千元;人员外出六十次,其中开会三次,下乡下厂五次,其它五十二次……
  众所周知,政务公开的目的是为了推进依法行政,改进工作作风,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给单位全体职工和群众一个明白账。因此,政务公开所列明的事项应当做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然而,上述这类政务公开的方式却让人怎么也看不明白。从形式上看,这个政务公开栏制作得可谓详尽周全,总况、分项均予标明。但每一项的最后都有一个“其它”作补充,而且所占比例之高令人咋舌,至于这些“其它”都用作什么,怎么用的,人们无法从公开栏里找到答案。另一个问题随之而来,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其它”?是说不清楚、说不明白,还是不想说清楚、说明白,甚至没法说清楚、说明白?总之,这样的政务公开若隐若明,叫人雾里看花,一头雾水。
  当前,国家正大力倡导依法行政、政务公开,然而少数单位偏偏把这首好曲唱歪了调,明一套暗一套,不是政务公开,而是借公开之名,混淆视听。笔者以为,对于那种“其它”政务“朦胧”,又不说清楚的部门、单位,不妨彻底查一查,瞧瞧背后究竟有啥猫腻,对查清的问题应当坚决追究有关责任人的责任。

昔日非法“小钢铁”今朝死灰又复燃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社会聚焦

昔日非法“小钢铁”今朝死灰又复燃
  8月18日,山东滕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去年以来取缔的“六小企业”(小煤矿、小炼油厂、小水泥厂、小玻璃厂、小火电厂、小钢铁厂)回访督查时发现,一些小钢铁厂死灰复燃,正顶风生产。执法人员当场查扣一家小钢铁厂劣质钢坯8130公斤,杂铁11500公斤,土电炉6个,模具70个。据不法业主交待,他们生产的钢坯均销给外地生产建筑用钢筋的小轧钢厂。
  (附图片)
  图①:简陋的小钢铁厂房;
  图②:非法生产的钢坯,用它轧制的钢筋,抗压、抗拉能力极低;
  图③:土炼钢电炉,不仅耗电量大,而且安全隐患多。
  (山东滕州市工商局唐嘉侦摄)
  为了安全生产、保护环境、保证产品质量,有关部门取缔“六小企业”十分必要。但值得注意的是,有些不法业主被取缔之后并不死心,为追求高额利润,不惜以身试法。只要风声一过,他们便又重新开张。对于这种情况,有关部门不能指望“毕其功于一役”,而要高度重视,加强回访督察,及时采取强制手段,彻底治理。——编者

河南淮阳葛店乡三年未建成一教学楼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观察台

河南淮阳葛店乡三年未建成一教学楼
  河南淮阳县葛店乡政府因乡第二中学教学条件太差,决定为其建一座新教学楼,预算资金121万元。由于资金缺口较大,乡里曾两次发动全乡群众集资建校,一位领导还在集资动员会上说:“要把二中建成一个30年不落后的学校。”1998年秋,葛店乡第二中学终于在人们的企盼中破土动工,可大家的高兴劲还没过,教学楼就停工了,原因是没钱了。乡里又第三次向群众集资,款收上后,教学楼又动工了,但建建停停,到2000年底也没有完工,施工队也因资金不到位而撤走。此事至今无人过问。
  如今横在校园中间的半拉子工程成了全校师生和全乡群众的一块心病:全乡6万人口,三次集资人均近百元,所集款项建这样一座教学楼应绰绰有余,为何至今建不成?集资款哪去了?
  由于教学楼没建成,教师的办公和生活条件也无法改善,七八名教师挤在一间屋子里,既当办公室又当宿舍。
  中国建设银行许昌市分行张国防曹新旺

“新世纪话传统”西柏坡杯征文评选揭晓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

“新世纪话传统”西柏坡杯征文评选揭晓
  由西柏坡纪念馆和人民日报群众工作部主办、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河北省分公司协办的“新世纪话传统”西柏坡杯征文,从4月3日起至7月31日结束。经评委评选,获奖作品及作者名单如下:
  一等奖:《共产党的“像”》(作者:尹卫国)
  二等奖:《弘扬西柏坡精神迎接新世纪挑战》(作者:李庆安)、《让“十送红军”的旋律永存》(作者:郑有义)、《像父亲一样做人》(作者:秦秀湘)
  三等奖:《最是萦怀英雄魂》(作者:邹金龙)、《父亲的遗憾》(作者:聂勒)、《队伍要有一面旗》(作者:周宏)、《三代人与“高粱米粥”》(作者:元日)、《毛泽东的一双粗布鞋》(作者:王翠平)

北京无人值守公话屡遭损坏某些市民公德意识有待提高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记者观察

北京无人值守公话屡遭损坏某些市民公德意识有待提高
本报记者周朗(文)王景仁(摄影)
  如今,在北京市内的大小街道,“黄帽子”电话亭随处可见,这种无人值守公用电话,大大方便了市民和外地来京人员。
  北京红帆誉翔公用电话有限公司负责全市无人值守公用电话的安装、维护和管理,据公司运营维护部经理邹铃介绍,北京街头无人值守公用电话发展迅速,不但数量增长快,质量和功能也不断提高。1982年,无人值守公用电话“亮相”北京街头。起初只在长安街、王府井、西单等主要繁华街道安装了几十部投币式话机,随后几年,北京大街上陆续装上了几千部投币式话机。1994年以后IC卡话机逐渐替代了投币式话机。目前北京街头已有2万多部IC卡话机,3000部左右投币式话机。无人值守公用电话作为市政基础设施建设的组成部分,北京电信部门每年都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以今年为例,北京电信部门投入7000多万元资金购买话机设备,另外还支出零件费上千万元。
  自无人值守公用电话出现,就存在人为损坏现象,而且情况相当严重。为确保设备完好率达到97%以上,北京红帆誉翔公用电话有限公司68名维修工人,每天分片巡查(公司规定每部话机的巡查周期不超过两天),发现损坏的话机及时修理。7月底和8月初,记者两次随维修师傅上街。那段时间,正是北京一年之中最热的时候,气温多在35摄氏度上下,师傅们背着修理包、骑着自行车穿行于管区内的各条街道,随时下车检修话机(见图①)。看到师傅们头上晶亮的汗珠、身上溻湿的衣服,我们真切感受到这份工作的辛苦。可是,师傅们对此毫无怨言。他们说,无论酷暑、寒冬,每天上街巡查已成习惯,只要话机完好,心里就痛快。但这种时候太少了,被损坏的话机好像总也修不完。一位师傅拿着揪断的电话线让我们看,他的表情既气愤又无奈(见图②)。我们还看到,有的话机显示屏被砸、话柄被盗(见图③),有的整机都不知去向(见图④)。
  谈及无人值守公用电话遭人为损坏的问题,邹铃似有诉不完的苦。他说,在繁华地区,主要是有些人往话机投币口、IC卡插入口乱塞异物,表面看话机完好,实际无法使用。在较偏僻的街道、特别是城乡结合部,揪断话机线、砸坏显示屏、摘话柄甚至整机的情况比较多。在去年发生的31865件障碍中,人为损坏占一半以上,仅此一项就给北京电信部门造成200多万元损失。经常能抓住破坏话机的人,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回答多是遇上了高兴或生气的事想发泄一下。把他们送交公安部门,调查、取证忙了一溜够,最后也就是罚点款或拘留几天,起不到威慑作用。
  邹铃告诉记者,北京申奥成功后,北京电信部门计划超常规发展无人值守公用电话,不算更新,每年要递增8000至10000部,到2008年,北京公话将以充足的设施、优质的服务迎接各国来宾。另外,公司正在完善对话机运行情况进行实时监控的网络管理系统,以后,维修人员出去维修话机将有明确的目标,不用满街跑了。
  将北京公话美好的发展前景与屡遭损坏的现状联系在一起,我们不禁产生了一些忧虑:如果北京市民的公德意识不相应提高,先进的设施怎能发挥出最佳效益?!
(附图片)

让“软件”也“硬”起来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编辑絮语

让“软件”也“硬”起来
赵蓓蓓
  北京越来越美了,但也有不美的地方;北京越来越方便了,但也有不便之处。这美与不美,便与不便,很重要的因素在于——人。
  北京的“硬件”越来越“硬”了,而北京的一些“软件”却依然很“软”。这“硬件”之“硬”与“软件”之“软”,很重要的因素恐怕也在于——人。
  北京街头随处可见的无人值守公用电话似乎在默默诉说着这一切。不断增加的话机数与未见减少的破损率向北京人发出警示:“软件”若不“硬”,“硬件”也会“软”下来。
  众所周知,硬件是靠软件驱动和运行的,电脑如此,社会亦然。倘若一个地方的公民缺少基本的社会公德、良好的行为习惯和社会风气,再好的公共设施,也可能变得残缺不全。北京无人值守公用电话屡遭损坏,就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部分市民精神文明方面的缺失。
  对公共财产、公用设施的态度是最能反映人的文明程度和道德水准的。如果说,维护自家财产是人的本能的话,那么,爱护、维护、保护公共财产就要靠人的道德修养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公共道德的底线。自己不希望、不愿意的事情,就不要对别人做,这是人人都应恪守的最起码的道德准则。我们希望北京是美丽的、方便的,就不该做出令其不美丽、不方便之事。那些为自己一时发泄而故意损坏公用设施的人,无疑缺少起码的社会公德,理应受到众人的谴责。
  申奥成功给北京带来了非常好的发展机遇。未来几年,北京将投巨资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在花大钱上“硬件”的同时,北京更要下大力抓“软件”建设。市民的公德意识不提高,行为习惯不改善,“新北京”只能是徒有其表,且难葆常新。无人值守电话的命运已向人们昭示了这一点。
  要使北京的“软件”“硬”起来,仅靠市民的自觉、自律和宣传教育是不够的。对那些不自觉、不自律的人,严格的管理、严厉的惩罚措施恐怕更有说服力和约束力。因此,如何能让肆意损坏公共设施的人“痛改前非”,也是北京的管理部门需要努力做好的一个课题。对北京这样有着上千万固定人口、几百万流动人口的大都市来说,管理“硬”不起来,“硬件”很难保全。
  有着人类共同文化遗产的北京,不仅仅是北京人的北京,也是中国的北京,世界的北京。愿所有工作、生活在北京,旅游、出差到北京的人,都能为亮丽的北京添彩而不是抹黑。

市委书记开亲属会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见闻录

市委书记开亲属会
本报记者黄敬
  8月12日,福建泉州市委书记刘德章忙完一天的公务,连夜赶回老家莆田市,召集家人、亲戚,开了一个特殊的亲属大会。
  会上,他要求所有亲属必须认真学习近一段时间党和政府公布的反腐倡廉宣传材料,并要求他们:不在他所管辖的泉州市内找工作,不以他的名义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他说:“我需要亲人和家人,但法律、党纪、政纪至上,若背离了这些,不管是谁,我都将六亲不认。”刘德章请与会亲属人人保证,只为廉政添光彩,不准抹黑。
  此前,刘德章已向所辖市、县、区和市直有关部门打招呼,若发现有其亲属以他的名义活动,不许接洽并立即报告,知情不报或纵容者将受到处理。刘德章还多次在全市大会上重申这一要求。刘德章是去年3月调任泉州市委书记的。上任伊始,老家一侄儿借机到石狮市一家工厂找到工作,业主安排他做较为轻松的仓库保管员。刘德章了解后要求其侄儿立即离开这个厂,侄儿对此还很不服气。刘德章严肃地告诉他:“假如你不是我的侄儿,人家能让你当仓库保管员吗?”
  刘德章以身作则、严于律己的做风在泉州市引起反响,一些曾为自己亲属“办过事”的干部纷纷自省、自查、自纠。
  编后
  泉州市委书记刘德章专门回老家召集亲属开廉政会这件事,既令人钦佩,也令人欣喜。这是落实“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具体体现。
  廉洁奉公、依法行政本是对领导干部的基本要求。但实际上,对担任一定职务、掌有一定权力的领导干部来说,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处理好情与法的关系就是一道难过的关。现实生活中,有些本来正派、廉洁的领导干部就是因为抹不开情面,放松了警惕,为亲情、友情、人情所迷惑、误导、牵制,忘记了党纪国法,掉进腐败泥潭,走上犯罪道路。刘德章的可贵之处在于,对此保持了清醒认识,并及时给亲友和下属打预防针、敲警钟。

河北蔚县捐资助学竟强行摊派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观察台

河北蔚县捐资助学竟强行摊派
  河北蔚县属国家重点贫困县,今年6月,县委、县政府决定兴建一所在张家口市居领先水平的现代化中学——蔚县第一中学,总投资5500万元,并提出4条筹资渠道,其中社会捐资必须达到1200万元,计划3年内完成任务。
  7月12日,县里召开兴建蔚县第一中学捐资动员大会,县里主要领导要求,要把这次捐资助教工作列入年度考核内容,并作为检验各级各部门领导班子工作能力的重要标准;从2001年到2003年,每人每年捐资不少于100元,其中副科级干部(含副科级待遇)不少于200元,正科级干部(含正科级待遇)不少于300元,副县级以上干部(含副县级待遇)不少于500元;各县乡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驻蔚单位如因工作不力,导致捐资工作完不成任务,影响工程的顺利实施,哪一层出了问题,要严肃追究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广大干部职工认为这不是捐资,而是强行摊派。我是一名正科级干部,按此要求,3年得“捐”900元,这对于月收入不足600元的我来说确实有些高。捐资助学我们没有意见,但以这种方式硬性摊派,且数目这么大,我们实在无法承受。 河北蔚县蔚州镇袁广文

打假扶优诚信兴县--浙江苍南县整顿印刷业纪实

第11版(社会观察)
专栏:来自一线

打假扶优诚信兴县
——浙江苍南县整顿印刷业纪实
  素有浙江南大门之称的苍南县,现有证照齐全的印刷企业1118家,其中319家取得了商标印制资格证书,有64家年产值超过500万元,去年印刷业产值达到59.38亿元,是全国三大印刷基地之一。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家庭作坊和无证经营户受高额利润诱惑,暗地里做起印制假商标、假证件、假有价证券等违法勾当,严重败坏了苍南印刷业的声誉。今年5月,苍南县印刷业被国务院列为专项整治重点。
  整顿:迫在眉睫
  去年,江西某银行一职员勾结苍南的几个不法分子,在一偏僻山村的印刷作坊印制了大量假国库券。这些假国库券人们很难识别,只因犯罪分子一次兑换500万元现金,引起银行的警觉,请造币专家用专业仪器检测才确认是假券。
  苍南印刷业的造假活动猖獗,犯罪分子千方百计对付打假。他们采取下半夜开工,凌晨收工,节假日突击加工的办法逃避检查。有些犯罪分子甚至把“眼线”放到打假部门的眼皮底下,打假人员一出动,制假地点便人去楼空。此外,他们把整个印刷过程分成印前、印中、印后等十几道工序,分散进行。制假地点也越来越隐蔽,有的在阁楼上生产,有的把设备搬到偏远山区的山洞里,有的在房子里面设暗门、秘密通道,加装隔音设备,外人很难发现。造假者在竭尽所能与打假者周旋的同时,各种各样的假冒印刷品源源不断地从苍南流向全国。
  打假:决不手软
  5月份以来,县委、县政府多次召开会议,提出了“查源端窝,标本兼治,打假扶优,重塑形象”的具体要求。6月14日,县里组织力量对龙港等五个重点镇进行联合执法行动,一举捣毁窝点12个,查获各类假证件、证书和非法商标标识148.8万个,查扣制假设备及印刷工具34台套。22日召开宣判大会,对11名涉假人员做出公开宣判。进入7月,公安、工商、技术监督、文化等部门和各乡镇协同作战,把生产源、市场源、流转源作为整治重点,重拳出击。县委、县政府出台《苍南县印刷业专项整治责任制及责任追究暂行办法》,把各项责任分解到有关职能部门、乡镇、办事处、村组,落实到具体责任人,建立起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责任体系。
  截至8月20日,全县共出动检查人员1.6万多人次,检查各类市场331个次,检查各类企业、作坊24024个次,查处无证印刷案件270件,捣毁制假窝点170个,没收机器设备201台,罚没款551万元。关闭了全县所有印刷样品街,切断制假者与印假者的联系。严格监控物资托运部,防止涉假物品流向外地。
  目标:信用立县
  县委书记孟建新认为:“苍南印刷业中的造假问题与背弃信用有关,要根治印刷业中造假顽疾,必须走‘信用立县’之路。”从7月初开始,县里向各乡镇、部门、企业下发了包括诚信知识以及商标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内容的《苍南诚信教育读本》,组织人员巡回指导。龙港、钱库等镇3000多名印刷业主向全县同行发出《诚实信用,守法经营》倡议书,并组织万人签名活动。金乡镇在干部群众中开展“争做诚实守信金乡人”系列教育活动,并配合印刷业专项整治,把一些有制假劣迹、不讲信用的印刷业主逐出印刷业。
  印刷业专项整治和“信用立县”教育活动正在取得成效。7月以来,“茅台”、“古井贡”、“蒙古王”等国内知名酒厂纷纷派人来考察,分别与多家印刷厂签订了近亿元的酒盒印制合同。海南鹿龟酒厂也主动送来了4000多万元的酒盒印制业务。 浙江苍南县委杨道敏黄立言傅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