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肩负起理论工作者的时代使命

第5版(专版)
专栏:

  肩负起理论工作者的时代使命
  国防大学政治理论教研室主任 许志功
  新华社编者按:国防大学政治理论教研室主任许志功教授二十多年如一日,始终把确立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作为立身、治学和做事之本。他以贯彻落实江泽民主席提出的“用科学的理论武装人”为崇高使命,满怀忠诚,刻苦钻研,开拓创新,在学习、研究、宣传邓小平理论方面做出了显著成绩,成为党的思想理论战线上的一名忠诚战士。他的先进事迹,经本社和各大媒体宣传后,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反响。4月25日,中央军委举行“许志功先进事迹报告会”,现将许志功在报告会上的发言摘要播发。
  坚定马克思主义理想信念,是一个严肃、重大的政治问题
  作为一名政治理论教员,无论是在教学实践中,还是在社会生活中,我经常遇到人们对理想信念问题的议论。透过各种各样的议论,联系社会生活的实际,我深感这个问题太重要、太直接、太现实了。
  多年的教学实践和社会生活使我感受到,理想信念是人们对未来的向往、追求以及对理论的真实性和实践行为的正确性的确认,一旦形成,就会成为持久的活动动机。我常想,中华民族之五千年生生不息,维系它的是什么?毛泽东同志的一句话给我很大启发。他说,“中华民族有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为了光复旧物,为了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一代代仁人志士可以“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以“富贵而不淫,贫贱而不移,威武而不屈”。我感到,一代代仁人志士这种“至大至刚”的浩然正气,都是源于振兴中华的理想信念的。有了这样的理想信念,就可以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就可以成为中华民族的脊梁和灵魂。中华民族五千年之所以历经磨难而生生不息,就在于有这样的脊梁,有这样的灵魂。
  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文化传统的延续和升华,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在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实践的确信。具有这样的理想信念是非常重要的,它是中国革命和建设获得胜利的一种强大精神动力。正如邓小平同志所说,我们之所以能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奋斗出来,就是因为我们有理想,有马克思主义信念,有共产主义信念。无数革命先烈在战争年代之所以抛头颅、洒热血,战斗失败了,他们又之所以能够擦干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体继续战斗,靠的就是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和忠诚,尽管他们明明知道自己未必能够看到社会主义,但却坚定地相信社会主义是美好的正义事业,坚信在党的领导下一定会取得社会主义的胜利。坚定的理想信念,是凝聚人们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小平同志说,我们的最高理想是实现共产主义,在不同的历史阶段又有代表着那个阶段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奋斗纲领。因此我们才能够团结和动员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叫作万众一心。有了这样的理想、有了这样的团结,任何困难和挫折都能克服。回顾历史我们可以无不骄傲地说,正是凭着这种信念、这种团结,我们不仅从战争年代闯过来了,不仅从三年困难时期闯过来了,而且经受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国际国内政治风波的严峻考验。凭着这种信念、这种团结,不管将来有什么艰险,我们都可以成功地闯过去,以达到胜利的彼岸。
  在理想信念问题上,我们党的总体状况是好的。我们的广大党员和干部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充满必胜的信心。但也确有值得注意的问题。在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一些人淡漠甚至动摇、丧失了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他们有的崇拜金钱,不择手段地聚敛财富,甚至因此而丧失国格人格,滑进了犯罪的深渊。譬如像陈希同、王宝森、胡长清、成克杰等,看起来是个经济犯罪的问题,但深层次的东西却是理想信念的动摇。这类问题如不能有效地解决,我们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唐朝韩愈曾说过“忧国如家”的话。江泽民同志也经常讲党的高中级干部要有忧患意识。面对这种情况,自己还真有一种忧党忧国犹如家的心情。
  在当今,有没有坚定正确的理想信念,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是不是真信、深信,我感到已经不只是个人的信仰问题,而是一个严肃、重大的政治问题了。面对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现实,我们不能不感到这一问题的重大。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社会意识形态出了毛病,动摇乃至丧失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因而,坚定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是一项强基固本的工作。
  强调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信仰、信念,我感到问题的实质在于用什么样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前途命运的工具。毛泽东同志当年说,中国人找到了马列主义,中国革命的面目就为之一新。我们今天强调理想信念,从最根本的意义上说,就是要使我们的广大干部,尤其是高中级干部能够更加自觉地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作为观察国家前途命运的工具。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整风时曾这样说过:学好了马克思主义,我们的队伍就能巩固,我们的干部就能得到提高,我们也才能够有本事迎接未来的光明世界,掌握这个新的光明世界。他还说,“加强全党的思想教育,这是对付黑暗和迎接光明的思想准备。”从那时到现在,情况根本不同了。但是从为了迎接下一个世纪和经受各种可能的风险考验而作思想准备的意义上说,今天我们抓紧理论学习,强调理想信念,我感到做的是同样的工作。江总书记特别强调要“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领导干部要成为政治家”、“要划清重大的原则界限”,我感到都是基于这样的考虑,都是在为迎接21世纪,为经受各种风险考验而作“思想准备”。
  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必须把握科学理论的真谛
  多年的教学实践使我体会到,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需要经过由感性到理性的升华过程。马克思主义不仅是主义,而且是科学。为什么社会主义处于高潮时一些人崇拜它,社会主义遇到挑战时一些人又胡乱地猜疑它?我感到这都是不能理智、成熟地对待马克思主义的表现。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是建立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基础之上的。它不能与生俱来,必须通过长期的学习和实践才能确立。
  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有一个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问题、思想方法问题。是教条主义地还是历史主义地看待马克思主义,对于人们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教条,那么今天的好多问题它并没提供现成的答案,因而不免产生马克思主义过时了的认识;我们党运用马克思主义回答新的重大问题而产生的新理论,又往往不被当作马克思主义。如果坚持历史主义的态度,情况就不同了。我感到,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就在于它要随着时代、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地发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由于它们具体、历史地依次回答了社会主义运动的重大时代课题,而成为统一的科学理论体系。按照这种态度去思考,马克思主义既有一般性的原理,又有特殊性的原理,还有一些在特殊情况下作出的个别结论。马克思主义理论中的某些个别结论当然会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失去意义;马克思主义的特殊性原理也将随着实践的发展而发展,以致被新的实践所修正;但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则是始终起作用的。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在教学中我十分注意引导大家,既不能因为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而否认抛弃应该抛弃的个别结论,也不能因为抛弃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个别结论而放弃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有了这种认识,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就会更加清醒,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就会更加坚定。
  我体会,要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还要经过对各种学说的反复比较。世界上许多社会主义国家早期都采取过单一的“苏联模式”,以为那就是社会主义,就是马克思主义。但实践证明那些“左”的僵化的做法是不成功的;于是有人就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倡导什么偏离甚至全盘否定马克思主义的“新思维”。结果是东欧剧变了、苏联解体了。历史的实践证明,搞社会主义,“左”的不行,右的不行,唯一正确的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理论和本国实际与时代特征有机地结合起来,建设具有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邓小平理论就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就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对党的十五大报告的这一结论,我感到,只有经过对涉及社会主义命运问题的“左”的和右的各种理论的反复比较,才能有一种深刻的理解。布热津斯基曾经在《大失败》中讲“社会主义是20世纪的产物,也必将终结于20世纪”。这是要我们放弃社会主义,走资本主义道路,这条路我们不能走。美国人还出版过一本书,叫《资本家宣言》,作者公然讲他们要用这本书对抗并否定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我们在教学中把两者加以对比,大家更感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回顾自己的思想和教学,我深深地感到,有了各种社会学说的反复比较,才能更加深刻地认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才能更加坚定。
  我还感到,要坚定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必须对理论与现实的差别加以冷静的思索,否则就很容易把社会现实中不如人意的东西都简单地归结于马克思主义,从而动摇对它的信仰。事实上,一些人对马克思主义信仰的淡漠甚至动摇,是有着复杂的主客观原因的。从客观上说,比如“文化大革命”中我们执行过过“左”的政策,使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伤害了一些人对社会主义的感情;当前社会主义陷入低潮,西方敌对势力霸气十足,这种情况不能不影响到我们队伍中的一些意志薄弱者;我们正处在由计划经济体制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转变过程中,市场经济的有些具体做法,如果单从形式上看又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些具体方法差不多,于是有些人就以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趋同”了;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联系,经过20多年的改革,我们的社会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制关系多样化,分配方式多样化,社会组织方式多样化,人们的就业方式多样化。这些变化的积极方面是主要的,但其负面效应也不可避免地会在人们的思想上发生作用;另外就是党内腐败现象的滋生,使党组织的凝聚力相对减弱。从主观认识上讲,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把理论与实际简单地对接起来了。基于这种认识,在思想理论教育中,我们特别注意讲清楚理论和实际不是简单对接的关系,特别注意引导大家研究并把握理论转化为实际的一系列中间环节,引导大家自觉地为实现这种转化而努力。同志们深有感触地说,社会生活中好多不如人意的地方并不是马克思主义指导的结果,恰恰相反,是偏离甚至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结果。如果我们能够自觉地坚持把理论与实际之间的过渡环节搞清楚,就不会简单地用社会生活中那些不如人意的东西来否定马克思主义。
  坚定马克思主义理想信念,最重要的是要高举旗帜,维护核心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不能没有一个统一的思想。而对于处在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的中国来说,这个统一的思想就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我总感到,一个社会,只有马克思主义占据主导地位才是美好的。基于这种认识,我总担心苏联、东欧那样的命运在我们国家重演,于是生成了一种责任:做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战士,让更多的人了解马克思主义,相信马克思主义,坚定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理想信念。
  我的这种责任意识是与受一代代老的理论工作者执着追求的影响有关的。党的历史和多年的教学实践使我深深地认识到,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形成和宣传,渗透着一代代理论、宣传工作者的辛劳和汗水。从一代代老的理论教育工作者的追求中我看到了自己应负的责任。因而我常对我的同事们说,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的根,我们政治理论教员的责任就要使马克思主义的根扎得越来越深。马克思主义的根如果在我们这一代动摇了,这种历史责任我们是担当不起的。
  坚定马克思主义的理想信念,我感到当前最重要的就是要高举邓小平理论伟大旗帜,维护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多年的社会生活和教学实践使我领悟到,人们的理想信念凝聚并表征着人们奋斗的方向、奋斗的目标、奋斗的力量。要明确奋斗的方向,激励起奋斗的力量,达到奋斗的目标,就必须有一面旗帜。为了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邓小平同志同“左”和右的错误思潮进行了不懈的斗争,在纠正“文化大革命”的严重错误时,他为了维护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先后发表了九次重要讲话,使全党在这一问题上统一了思想。我常想,假如当年没有邓小平维护毛泽东思想的旗帜,我们的社会将会是怎样的呢?东欧剧变、苏联解体,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丢掉了马列主义的旗帜。旗帜一倒,人亡政息,这可以说是一条规律。
  邓小平同志逝世后,我们之所以能够战胜各种风险,克服前进道路上的各种困难,取得社会主义事业的新发展,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是特别重视邓小平理论的。但是我们的有些同志对这个问题并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几年来我常想这样一个问题,当一种科学理论正在指导着这个国家时,人们不一定意识到这种理论的价值,而一旦失去了这种理论的指导并显现出另外的后果时,人们才意识到这种理论的价值原来是如此的重要,但却已是悔之晚矣。研究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广大人民的心态,足以说明这一点。
  要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的旗帜,关键是要坚定对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信赖。一个领导集体是不能没有一个核心的,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特别是领导我们这么大一个党,治理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建设我们这么大一支军队,必须有一个团结的核心,这也是一条历史的铁律。
  当年毛泽东同志逝世时,人们不仅感到万分悲痛,而且有一种失落感,好像天要塌下来了;邓小平同志逝世时,人们同样万分悲痛,但感到很踏实,原因就是我们有了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江泽民同志作为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的核心,是邓小平同志提议、党的十三届四中全会决定的。这个决定是合党心、合军心、合民心的,经过实践检验是完全正确的。没有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这些年来,我们要经受住政治风险、金融风险和自然风险的考验,克服前进道路上一个又一个的艰难险阻,取得令世人瞩目的巨大成就是不可想象的。
  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经常讲要服从大局。服从大局,最重要的就是要自觉维护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权威,坚决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在任何时候都要做到令行禁止。所以,同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保持高度的一致,这是党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之所在,是我们国家和社会主义前途命运之所在,每一个关心社会主义事业、具有坚定理想信念的人,都应该有这样的政治自觉。
  坚定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的理想信念,有很多工作要做。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教育,无疑是非常重要的。但是我想,更重要的还在于我们的事业更加兴旺发达。而要使我们的事业更加兴旺发达,关键在于在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领导下,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全党齐心协力地艰苦奋斗。现在,有的人看到社会主义受到了一点局部的暂时的挫折,就怀疑落后国家搞社会主义是不是符合社会发展规律。我想,离开人的活动,哪来历史发展的规律!当年假如没有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艰苦卓绝的斗争,哪来社会主义的建立!同样的,今天假如没有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的艰苦奋斗,哪来社会主义事业的兴旺发达!基于这种认识,我总和我的同事们说,共产党员决不做局外人,而是要投身其中为社会主义努力奋斗,这是最最重要的。
  (新华社北京4月28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