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王维澄报告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等修改意见

第2版(要闻)
专栏:

  王维澄报告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等修改意见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记者王炽、沈路涛)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王维澄4月28日向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报告了关于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第三次审议稿和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草案二次审议稿修改意见。他说,常委会组成人员认为这两个法律草案吸收了常委会组成人员和地方、部门、专家的意见,已经比较成熟,建议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
  在报告关于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三次审议稿的修改意见时,王维澄说,有的常委会委员提出,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必须重视科学技术的作用,鼓励和支持大气污染防治科学技术的研究开发和推广应用。法律委员会就此建议增加国家鼓励和支持大气污染防治的科学技术研究,推广先进适用的大气污染防治技术的规定。有些常委会委员提出,为防治沙尘污染,除了植树外,还要种草;要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做好防沙治沙工作。法律委员会建议修改为:“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植树种草、城乡绿化工作,因地制宜地采取有效措施做好防沙治沙工作,改善大气环境质量。”
  王维澄说,对环保部门或其他有关部门违反本法规定,将征收的排污费不依法用于污染防治而挪作他用的,有些常委会委员提出应当追究其法律责任。法律委员会建议增加规定:“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违反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将征收的排污费挪作他用的,由审计机关或者监察机关责令退回挪用款项或者采取其他措施予以追回,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
  在报告关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草案二次审议稿的修改意见时,王维澄说,有的委员提出,根据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包括宅基地依法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由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经营、管理。这种经营、管理活动属村民自治范围的事,不宜纳入依法从事公务的范围。只有当村民委员会协助政府对国有土地进行经营和管理时,才是依法从事公务。法律委员会建议作相应修改。
  王维澄说,有的委员对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以国家工作人员论,仍有不同意见。法律委员会认为本解释草案符合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立法本意,作这一解释后,有利于司法机关正确适用法律,依法惩治村委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公务时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挪用公款、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犯罪。
  王维澄还报告了关于这两个法律草案其他方面的修改意见。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
  (2000年4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讨论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在从事哪些工作时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解释如下:
  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一)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
  (二)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
  (三)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
  (四)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
  (五)代征、代缴税款;
  (六)有关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
  (七)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
  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前款规定的公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挪用公款、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条和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第三百八十四条挪用公款罪、第三百八十五条和第三百八十六条受贿罪的规定。
  现予公告。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和越南陆地边界条约的决定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和越南陆地边界条约的决定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陆地边界条约》的决定
  (2000年4月29日通过)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
  批准外交部部长唐家璇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99年12月30日在河内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陆地边界条约》。

钟掘一路探索 一路辉煌

第2版(要闻)
专栏:2000年全国先进工作者

  钟掘一路探索 一路辉煌
本报记者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项目“提高铝材质量基础研究”首席科学家钟掘,四十年如一日献身冶金机械教学与科研工作,勇于攀登科技高峰,先后参与和主持了《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规划》国家重大科技攻关、国家自然科学重点基金、博士点基金等项目近50余项,发表论文210余篇,出版专著4部。在机械设计理论、材料制备技术与装备等方面进行的开拓性研究与工程实践为我国相应科技领域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钟掘先后任中南工业大学教授、机械系系主任、机电工程学院院长等。50年代初,当时还在北师大女附中读高中的钟掘在聆听了周恩来总理关于第一个五年计划的报告后,深深地为国家日新月异的发展建设所激动,总理报告中关于钢铁工业是国家的基础,机械工业又是基础的基础的话语拨亮了她心中的灯盏。1955年,志存高远、风华正茂的钟掘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一心一意地选择了机械专业,并顺利考入北京钢铁学院机械系,1960年毕业后分配到岳麓山下的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工业大学前身),从此开始了在冶金机械行业里忘我追求的奋斗生涯。
  1984年西南铝加工厂提出改造2800热轧机,将原来10万吨生产能力提高到27万吨,改造量很大。钟掘从最根本的测试入手,对轧线的每台轧机的薄弱环节、疲劳寿命和工作精度作功能辨识。她创造性地运用现代实验与理论分析方法,在经过反复的计算、论证之后,提出了要优化轧制节奏,合理铝锭规格,轴承座等部件改形,增大开口度,形成一个降低改造费用达到目标产能的整体技术参数优化设计方案,节省资金投入1亿多元,改变了我国特薄优质铝带材几乎完全需要进口的状况。
  为解决国际上普遍存在的铝铸轧带材质量问题,钟掘和课题组同志们锲而不舍,从实验室基础实验到工厂生产应用,坚持8年,终于发明成功电磁铸轧技术,使铸轧铝板生产在高效节能的同时又获得好的产品性能。
  从事重型机械研究对一个女同志来说是不太容易的。在鞍钢和太钢,年轻时代的钟掘曾与工人们一起抡大锤;在洛铜和武钢,她领着学生在生产线上实习;抢修机械故障时,她在几层楼高的大型设备上爬上爬下,一天下来满身油泥。
  钟掘相继被国家教委授予全国教育系统“巾帼建功标兵”、湖南省“三八红旗手”等称号。(附图片)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和越南领事条约的决定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和越南领事条约的决定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领事条约》的决定(2000年4月29日通过)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
  批准外交部部长助理王毅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98年10月19日在北京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领事条约》。

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名单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命名单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命名单
  (2000年4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
  任命胡光宝为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任命周正庆为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任命孙立泉、周焱、朱建华、段湘辉(女)、线杰(女)、黄河、关福金、刘惠玲(女)、董同会、鲁晓刚、陈正云、傅侃(女)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员。

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任免的名单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任免的名单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任免的名单
  (2000年4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
  批准免去于万岭的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职务。批准任命徐发为黑龙江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名单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任免名单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任免名单
  (2000年4月29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
  免去罗豪才的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职务。
  任命万鄂湘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
  任命张勇健、张根大、任宪成、任玉玲(女)为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员。
  免去杨金琪的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审判员职务。
  免去刘俊生、李汉成的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员职务。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和吉尔吉斯关于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的决定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和吉尔吉斯
  关于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的决定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关于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的决定
  (2000年4月29日通过)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
  批准国家主席江泽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99年8月26日在比什凯克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关于中吉国界的补充协定》。

从乌干达惨案看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第2版(要闻)
专栏:

  从乌干达惨案看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的重要性与必要性
辛 文
  今年3月17日,乌干达一个名为“恢复上帝十戒运动”的邪教组织530多名教徒“集体自焚”。随后,乌警方又相继发现另外几处被害邪教徒的坟墓,使已知死亡人数达到924人。这一邪教杀害教徒的惨案震惊了全世界。
  乌干达邪教惨案是邪教对人类社会犯下的又一重大罪行。它再一次向我们发出警告:邪教对社会具有十分严重的危害性。任何对邪教的心慈手软,都是对人民的犯罪。它启示我们,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是及时、果断和明智之举。它防止了“法轮功”邪教组织造成的更大危害,维护了正常的社会秩序。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十分重要和必要。
  取缔“法轮功”,及时有效地保护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邪教的一个最直接的危害,就是对受骗上当的信徒生命财产的严重威胁。世界各国的邪教莫不如此,乌干达惨案只是其中最新一例。据统计,我国因练习“法轮功”致死者已达1500多人,另外已知有600多人因练“法轮功”而导致精神失常。仅从这两个数字上看,“法轮功”都可以称得上是全世界危害最严重的邪教了。但这还不是“法轮功”邪教最可怕之处。李洪志曾声称,要“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弟子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造成一种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辉煌,让神真实地体现给人看”。所有邪教在制造集体自杀的惨案那一刻不都这么说吗?美国“天堂之门”邪教教主阿普尔怀特就曾对他的信徒说:“地球和人类都将毁灭,我将召来天国的宇宙飞船,率领你们的灵魂升天”。结果,他的信徒们便集体自杀“升天”了。如果不是政府及时揭露李洪志的险恶用心,等到李洪志得以实施他的让“法轮功”练习者“虹化升天”,“显给人看”的计划,会有多少人盲目跟随,死了还要感谢李洪志开恩让他们“圆满”!仅半个多月前的4月5日,还有一名吉林省的“法轮功”练习者自焚而死,给其妻留下一封遗书,称要去寻求“法轮大法”。殷鉴不远,就在乌干达惨案,就在这些“法轮功”练习者惨死的活生生的例子!
  削斩恶竹终耗力,除之应在萌芽时。庆幸的是,我国政府及时警觉,果断取缔“法轮功”邪教,才避免了空前悲剧的发生。
  取缔“法轮功”,维护了正常的社会秩序。
  邪教为了达到控制信徒的目的,靠欺骗、煽动等办法,破坏正常的社会秩序。一方面,他们在信徒中直接或间接地散布以邪教教义代替法律的议论,从事危害社会秩序的活动,并以此作为宣扬邪教教主“法力无边”的一种手段;另一方面,他们破坏信徒正常的生活秩序,蛊惑信徒脱离正常的生活状态,使信徒越来越依赖于邪教所营造的特殊环境。
  李洪志宣称“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信奉这一“宇宙大法”的“法轮功”人员可以无视人间的法律,为了“弘扬大法”、“护法”,要不惜与国家法律相抗衡,甚至受法律制裁越严厉,就“消业”越多,“层次”越高,这样才能实现“圆满”“成佛”。几年来,李洪志一伙组织了几百次对揭露其本质的新闻单位和有关部门的围攻,其中300人以上的围攻就超过78次。“法轮功”组织围攻北京电视台后,李洪志说:“北京‘大法’弟子采取了一种特殊的办法叫那些人停止破坏‘大法’,其实没有错。”他亲自策划围攻中南海的“4·25”事件后说:“一个人一个人去考验还不如来这么一下子。其实我觉得去的人太少了,才去1万多人,零头儿还不够呢!”直到现在,还有少数“法轮功”练习者,仍然执迷不悟,还在听从李洪志“护法”、“上层次”、“圆满”的旨意进行非法聚集闹事。
  李洪志把人们抛弃对美好生活追求,称为是必须抛弃的“执著心”,取而代之的是,练习者把时间和精力都用来接受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他们必须反复阅读“法轮功”的书籍,听“法轮功”的磁带,看“法轮功”的录像,必须经常在一起交流心得体会,传播“法轮功”所谓感人的事迹和惊人的奇迹等等。通过这些精神控制的手段,使练功者逐渐与周围的人隔开、与社会生活脱离,放弃对社会、对家庭的责任,以得到李洪志赐予的“圆满”作为唯一追求。一位幡然醒悟的原“法轮功”练习者深刻揭露说,按照李洪志的要求去做,其结果是“工人不工,农民不农,教师不教,学生不学,科研工作者不科研……”
  社会需要秩序,需要稳定,毕竟绝大多数的人都想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愿意做李洪志所说的,能“开天目”、“满脸都是眼睛”、“石头、墙,什么东西都会跟你说话、打招呼”,并要为此无视国家法律“护法”闹事的神佛。取缔“法轮功”,其意义不仅在于使受骗的人们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有效维护了正常的社会生活秩序。它的意义还在于,巩固了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保证了经济生活的正常进行,维护了来之不易的改革开放成果。
  取缔“法轮功”,再一次警示全社会,必须提高科学文化素质。
  愚昧使人迷信,愚昧使人盲从,愚昧导致伪科学泛滥。乌干达“恢复上帝十戒运动”邪教得以存在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愚昧。乌干达一些农村地区偏僻、落后,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条件极度困顿,许多人文化知识水平低下,缺乏对邪教的防范意识,易于被邪教俘虏。但是,文化知识水平低,并不是愚昧的唯一表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如宇宙是由“不动的水”构成的,沙子里有生命,练了“法轮功”后汽车撞不死,他和蛇妖大斗法,等等,这些荒诞离奇的谬论,并不是需要太多的知识才能辨清的。而在相信李洪志所谓“法轮大法”的这些荒谬言论的人中,居然还有个别知识层次较高的人,这就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认真思考。这个现象告诉我们,愚昧不仅在知识水平低的人群中存在,也在高知识阶层的人中存在。一个人即使拥有较为丰富的自然科学知识,并不等于就有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常识,不等于有了正确的科学观,更不等于有了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掌握辩证法,并不仅仅是为了提高理论水平。掌握这些理论和知识,对于提高对迷信和各种打着科学、真理旗号的伪科学的鉴别力,增强对它们的抵制和免疫能力,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或许是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给我们带来的最重要的收获。
  邪教已经成为一个国际公害。打击邪教不仅是受危害国家的紧迫任务,而且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乌干达邪教惨案发生后,一些国家相继采取措施打击邪教,对“谋求私利、宣扬异端邪说、欺骗群众、敛聚钱财”的邪教组织采取果断措施,以避免乌干达的悲剧重演。我国在处理“法轮功”邪教组织问题上,始终坚持了团结、教育、转化、解脱大多数受蒙骗、不明真相和中毒较深的练习者,依法坚决打击极少数别有用心、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犯罪人员的政策。使98%以上的原“法轮功”练习者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脱离了“法轮功”邪教组织,摆脱了李洪志歪理邪说的精神桎梏,重新回到正常的社会和生活中来。这一政策不仅解脱了绝大多数的原“法轮功”练习者,而且对于如何正确处理邪教问题、正确对待受邪教蒙骗的群众,为国际社会反邪教斗争提供了一个十分有益的经验。乌干达总统府部长鲁贡达在邪教惨案发生后表示,乌干达“恢复上帝十戒运动”与中国的“法轮功”邪教组织有着极其相似之处,乌干达政府将派代表到中国学习打击邪教的经验。因此,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仅体现了我国政府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对社会稳定极端负责的态度,也体现了我国政府对国际反邪教事业的重要贡献。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吉尔吉斯和哈萨克斯坦关于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的决定

第2版(要闻)
专栏: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批准中国、吉尔吉斯和哈萨克斯坦
  关于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的决定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的决定
  (2000年4月29日通过)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决定:
  批准国家主席江泽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于1999年8月25日在比什凯克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

吕秀莲缘何如此张狂

第2版(要闻)
专栏:

  吕秀莲缘何如此张狂
  新华社记者 邰 海
  “台独”分子吕秀莲最近因恶劣的“台独”言行而遭到海内外中国人民的谴责,但她却没有丝毫悔改之意,反而变本加厉地为“台独”谬论加码升级。本月21日、23日,吕秀莲再次借外国传媒采访之口,放言说:如果坚持一个中国,“我们当然不是中国人”,“用领土主权来解决台湾问题已是过时”,“台湾已经独立”,“国际社会应该出面,让中国不要轻举妄动”等等。
  吕秀莲之类的“台独”分子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这并不奇怪。因为按她的“台独”观念已经把自己划在中国人之外。但是,事实是她既生活在中国领土台湾,又未入外国籍。尽管她炮制什么“不是中国人”、“两个华人国家”、“台湾已经独立”之类的谬论,甚至以所谓“国际社会出面”来恐吓中国政府和人民,其本质都是妄图实现其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的美梦。但无论她跳得多高,“台独”言论叫得多响,都无法改变台湾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地位。吕秀莲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
  众所周知,两岸关系正面临一个关键时刻。和平、安定与发展是两岸同胞的共同愿望,通过和平谈判、实现祖国统一是海内外所有中国人的共同愿望。只有以“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解决台湾问题,才能确保台湾海峡两岸人民生活的安全与安定,确保两岸的发展。要实现两岸和平谈判,就必须确定谈判的基本准则,那就是一个中国的原则。一个中国是海峡两岸的现实,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共识,坚持一个中国原则是确保两岸关系健康发展、确保两岸谈判不偏离正确方向的根本保证。不论是发展两岸关系也好,还是两岸接触谈判也好,一个中国的原则都是基础与前提,不容回避。因此,台湾当局新领导人尚未就任,就面临了如何抉择的强大压力,因为两岸民意希望改善并发展两岸关系,因为世界民意希望稳定台湾海峡局势,不要制造紧张对立甚至战争。而要实现这一切,就必须承认一个中国的原则,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当前,对于台湾当局领导人来说,最重要的是,是否要选择站在最广大的民意一边,承认通过和平谈判,共谋确保两岸人民生活的安全、安定与发展。但就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对这样一个严肃而关键的问题,吕秀莲却一再地跳出来,代表“台独”分子鼓吹“台独”主张。
  透过吕秀莲猖獗的“台独”言行,人们可以看到,“台独”分子正在因为台湾领导权位到手而得意忘形,以为上了台就可以放手搞“台独”,疯狂挑战一个中国的原则,把台湾当作“台独”分子的囊中物。但是,“台独”分子其实是色厉内荏。搞“台独”不得人心,吕秀莲的“台独”挑衅即使在岛内也引起极大争议,但却得到极端“台独”组织“建国党”的声援,称“吕秀莲成为台独的防线和堡垒”,欲借吕秀莲来扛“台独”大旗。人们还可以看到,“台独”分子的所有本钱和靠山就是某些国际反华势力。吕秀莲一再哀求“国际社会要尽早干预”、“国际社会要出面”如此等等,充分暴露了一个卖国求荣者的虚弱本质和肮脏内心:甘当国际反华势力的猎犬,乞求一个“儿皇帝”的走狗地位。
  透过吕秀莲猖獗的“台独”言行,人们还可以得出结论,反“台独”、促统一仍是中国人民的重要任务。不管“台独”分子如何表演,反对一个中国原则就只能暴露其“台独”的丑恶嘴脸。李登辉的“两国论”彻底暴露了他反对一个中国原则的面目,终于被台湾民众赶下了台。吕秀莲以种种“台独”谬论妄图否定一个中国的原则,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到头来也不会有比李登辉更好的下场。
  (新华社北京4月29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