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德红绿两党完成组阁谈判 双方正式签署联邦政府组阁协议

第6版(国际)
专栏:

  德红绿两党完成组阁谈判
  双方正式签署联邦政府组阁协议
  据新华社波恩10月19日电(记者刘钢)刚刚赢得德国本届议会大选的德国社民党和联盟90/绿党19日晚在这里宣布,经过两个星期八轮的磋商,两党已经就涉及共同组阁的一系列基本问题达成一致,完成了组阁谈判。
  两党商定,新政府将继续保持德国外交和防务政策的连续性,维持现有联邦国防军的军费水平和军队规模。在内政方面,以解决失业问题为新政府的重要任务,分三个阶段完成大规模的税收改革计划,减轻低收入者的负担,适当提高燃料税。
  据透露,新一届德国联邦政府将由15名内阁成员组成,其中社民党11名,绿党3名,无党派人士1名。
  据新华社波恩10月20日电(记者刘钢)德国社民党与联盟90/绿党20日在这里正式签署了两党联合组成德国新一届联邦政府的协议。
  签字仪式在德国北威州波恩代表处大楼举行。即将出任德国总理的施罗德、副总理兼外长菲舍尔、财长拉方丹、环保部长特里亭和经济部长米勒等德国未来新政府的主要成员出席了签字仪式。
  施罗德和菲舍尔在签字后共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强调,未来德国新政府最重要的任务是减少失业,而在社会政策方面将更加重视促进社会公正。
  这份题为《起航与革新———德国迈向21世纪之路》的组阁协议,为德国下届联邦政府在外交、安全、内政、税收改革以及能源、交通、文化、教育等一系列重要问题上的执政方针规定了框架原则,强调未来德国新政府的任务是:促进“经济稳定、社会公平、生态现代化、内部安全,以及加强人权与平等”。在外交方面,两党强调德国新政府将保持外交政策的连续性,加强与西方特别是欧盟的关系,同时努力促进世界欠发达地区的发展。

乌克兰与欧盟靠而不拢

第6版(国际)
专栏:新闻分析

  乌克兰与欧盟靠而不拢
  本报驻乌克兰记者 于宏建
  本月16日,乌克兰总统库奇马与欧盟轮值主席国奥地利总理克利马、欧盟委员会主席桑特在维也纳举行第二次乌克兰—欧盟高级首脑会晤,主要议题包括双边在政治、经济和外交等领域加强合作等内容。库奇马总统在会晤结束后表示,乌克兰与欧盟强调进一步加强双边关系是此次首脑会晤的主要成果。但此间舆论注意到,乌方希望通过此次首脑会晤能够给乌克兰申请成为欧盟联系国地位一个明确说法的努力没能得到欧盟方面的积极回应。按照奥地利外长许塞尔的解释,处在经济过渡时期的乌克兰尚不符合欧盟对联系国标准的要求,现在讨论这一问题还为时尚早。
  全面发展与欧盟各领域的合作关系,是乌克兰融入欧洲外交政策的中心内容。作为人口、面积均居欧洲前列的国家,乌克兰把加入欧盟视为其战略目标,并为此作出了不懈努力。如放弃核大国地位、承诺关闭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强化经济体制改革以及利用特殊的地缘政治地位促进与欧盟关系的发展等。现在,欧盟已成为乌克兰最大的财政援助者,欧盟和欧盟成员国近年来已向乌克兰提供了40亿埃居的援助。尽管如此,乌克兰与欧盟1994年6月签署的伙伴合作协定,历经欧盟15个成员国议会3年多的审批,直至今年3月1日才得以正式生效。可以看出,乌克兰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诸多领域的变革,仍难以达到或接近欧盟提出的要求。
  今年6月,在卢森堡举行的乌克兰与欧盟合作问题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乌克兰总理普斯托沃伊坚科在乌国内经济形势出现好转迹象的情况下,正式提出了要求成为欧盟联系国的申请,并希望今年年内能确立其欧盟联系国地位。然而,近来俄罗斯金融危机对乌克兰经济形势的冲击,对欧盟能否与乌克兰就其获得欧盟联系国地位问题开始谈判产生了不利影响。欧盟官员认为,乌克兰国内目前仍存有许多原苏联时期的遗留问题,必须通过制定符合欧洲标准的法律和法规来彻底解决,在没有充分实施双边伙伴合作协定的前提下,不可能讨论乌克兰的候选资格问题,欧盟也没有做好接纳乌克兰的准备。
  此次乌克兰—欧盟高级首脑会晤,没能把乌克兰获得欧盟联系国问题正式提上日程,为乌靠拢欧盟的进程出了一道难题,也促使双方必须采取切实措施执行业已生效的伙伴合作协定。但在这一过程中,乌克兰和欧盟的立场也并非完全一致,特别是双方在经贸合作领域存在较多分歧。尽管欧盟是乌克兰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双边贸易严重失衡,乌方一直无法摆脱相当比例的逆差,乌出口产品多以原材料为主,其他产品难以打进欧盟市场。而欧盟则对乌冶金产品实行限额进口,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双边经贸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库奇马总统在此次首脑会晤结束后抱怨欧盟市场对乌克兰产品限制过多。因此,此次首脑会晤虽然决定就建立自由贸易区问题进行谈判,但双边经贸关系中存在的现实矛盾一时仍难以化解。
  此间舆论认为,尽管乌克兰对欧盟扩大持赞同态度,但在与欧盟关系难有积极进展的情况下,已经启动的欧盟东扩进程将给乌克兰经济和社会带来消极影响。由于乌克兰与极有可能成为新的欧盟成员国的西部邻国波兰、匈牙利等国有着紧密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联系,波匈等国加入欧盟并执行欧盟政策后,必然会对它们与乌克兰原有的经贸关系和公民互免签证制度产生影响,导致乌克兰在欧洲大家庭中受到排斥,进而造成欧洲新的分界线的产生。对此,库奇马总统明确表示,通过扩大欧盟来保障一些国家的经济安全,不应影响乌克兰与欧盟未来成员国之间的关系。乌克兰希望通过与欧盟及其候选国协商,以便将欧盟东扩产生的消极影响减少到最低限度。
  但也有分析家指出,乌克兰的入盟道路虽然布满荆棘,但鉴于乌克兰对欧洲安全与稳定发挥的重要作用,欧盟扩大不仅仅是经济需要,也是政治需求这一现实,乌克兰与欧盟关系仍然会在曲折中持续发展。
  (本报基辅10月18日电)

格鲁吉亚军人哗变平息 大部分哗变军人已投降

第6版(国际)
专栏:

  格鲁吉亚军人哗变平息
  大部分哗变军人已投降
  据新华社莫斯科10月19日电(记者张金海)以中校埃利阿瓦为首的200多名军人19日凌晨在格鲁吉亚西部塞纳基军营哗变。经过一天谈判,这些军人同意返回营地,哗变基本平息。
  据俄通社—塔斯社报道,格安全部长加科希泽与格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全权代表沙希阿什维利同叛军首领谈判后宣布,叛军同意返回塞纳基村营地。但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叛军当晚在霍尼居民点附近仍与政府军发生了冲突。政府军有1人死亡,两人负伤。叛军的4辆坦克和两辆装甲车被缴获。
  埃利阿瓦是格前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的支持者。当地时间19日凌晨2时左右,以他为首的军人集团夺走驻塞纳基村第十二摩托化步兵旅的10多辆坦克、装甲车及其他武器装备,并诱骗100多名军人,开始了反政府行动。总共约有200人的叛军封锁了格首都第比利斯通往格西部地区的公路,并向格第二大城市库塔伊西推进。
  事件发生后,总统谢瓦尔德纳泽决定,格军队进入完全戒备状态。他同时发表声明,要求哗变的军人放下武器,返回驻地,否则政府将采取一切措施。
  据新华社莫斯科10月20日电 格鲁吉亚参加哗变的大部分军人已于19日夜间返回格西部的塞纳基营地,并向当局投降。
  据俄新闻媒体援引格鲁吉亚国防部新闻中心提供的消息透露,叛军首领埃利阿瓦中校及其数十名追随者已经逃匿。政府军正在开展搜捕工作。格总检察院已以叛国罪起诉埃利阿瓦及其追随者。

图片

第6版(国际)
专栏:

  十月十九日,刚刚赢得德国议会大选的德国社民党和联盟90\绿党在波恩宣布,两党已就涉及共同组阁的一系列基本问题达成一致,完成组阁谈判。图为德国当选总理施罗德在谈判后整理衣装,准备接受电视采访。
  新华社记者 黄文摄

叶利钦重申不竞选下届总统 总统办公厅称叶利钦将工作到2000年

第6版(国际)
专栏:

  叶利钦重申不竞选下届总统
  总统办公厅称叶利钦将工作到2000年
  新华社莫斯科10月20日电 俄罗斯总统叶利钦20日重申,他不参加2000年的总统竞选。
  据俄通社—塔斯社报道,叶利钦是当天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俄政府总理普里马科夫时再次表明这一立场的。他说,他已多次谈到这一点,但现在有人把他是否有权再次竞选总统的问题提交到宪法法院进行讨论。叶利钦强调,他将不参加总统竞选。
  普里马科夫在会见时也表示,他也不参加总统竞选。
  新华社莫斯科10月19日电 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第一副主任瑟苏耶夫19日说,为了俄罗斯的安宁与稳定,叶利钦总统将工作到2000年现任期满。
  瑟苏耶夫是在“莫斯科回声”电台发表谈话时作这一表示的。他说,可以认为这是叶利钦总统对要求他提前辞职的呼声作出的反应。
  瑟苏耶夫强调,俄罗斯国家与人民都不需要提前举行总统选举。他相信,在2000年之前不会举行总统选举。
  现年67岁的叶利钦是1996年7月再次当选俄总统的。俄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为4年。今年年初以来,随着经济形势的恶化,国内反对派要求叶利钦辞职的呼声日高。但叶利钦一再明确表示,在2000年任期结束之前,他不打算辞去总统职务。俄总理普里马科夫也表示坚决反对提前举行总统选举。

达莱马被任命为意新总理

第6版(国际)
专栏:

  达莱马被任命为意新总理
  本报罗马10月20日电 记者罗晋标报道:在得到中左翼各政党领导人的首肯后,意大利总统昨天正式任命左翼民主党总书记马西莫·达莱马为总理,请其组织意大利新政府。
  达莱马于10月16日受斯卡尔法罗总统之命进行“组阁前试探”,他同议会各党进行磋商之后,昨晚到总统府向斯卡尔法罗总统报告试探结果:他已得到“橄榄树”中左力量、意大利共产党人党、共和民主联盟组成的议会多数的支持,可以组织新政府。
  达莱马有保留地接受斯卡尔法罗总统的任命,表示将尽快向总统报告新政府部长名单。根据意大利法律,新政府需在议会参、众两院赢得信任投票后方可施政。
  马西莫·达莱马,1949年4月20日生于罗马,高中毕业,记者出身。1963年加入意共青团,1968年加入意共。曾任意共青团全国书记,意共全国书记处书记,《团结报》社长。1991年意共更名左民党后,曾任左民党政治协调委员会成员,1994年7月1日当选左民党总书记。1987年以来一直当选众议员。

巴以和谈再次延期

第6版(国际)
专栏:

  巴以和谈再次延期
  据新华社华盛顿10月19日电(记者袁炳忠)步履艰难的巴以和谈19日进入第五天,以色列发生的爆炸事件给谈判雪上加霜,尽管美国总统克林顿再次进行斡旋,巴以双方仍未取得突破,和谈只好再延长一天。
  克林顿当天下午在马里兰州怀伊种植园分别会晤了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然后又与巴以领导人一起举行三方会谈,呼吁巴以领导人不要让爆炸事件破坏和谈。
  19日上午以色列南部城市贝尔谢巴发生手榴弹爆炸,造成60多人受伤。参加和谈的巴以双方立即分别发表谴责这一恐怖事件的声明。以色列代表团称,以将放弃除安全问题以外的其他一切谈判,并要求巴方履行所有关于确保以色列安全的承诺。巴勒斯坦方面的声明称以方的表态“纯属讹诈”,并指出,此次爆炸事件的意图是破坏巴以和谈。
  白宫发言人洛克哈特当晚在怀伊种植园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克林顿决定取消原定两天的竞选筹款活动,20日将与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等美国高级官员一道继续留在怀伊种植园进行调解。

俄军改革进展不易

第6版(国际)
专栏:综述

  俄军改革进展不易
  本报驻俄罗斯记者 刘刚
  前不久,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署了“2005年前军队建设基本国策”重要文件。文件表明,俄罗斯军队改革的前一阶段已基本结束,从现在起开始实施下一阶段军队改革计划。
  根据这个文件,在去年俄军已经裁员20万的基础上,到今年底将再裁减40万在编军人。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盖耶夫称“2005年前军队建设基本国策”的出台,是俄军队改革进入新领域的标志。
  根据俄罗斯去年启动的军改方案,到1999年1月1日俄武装力量应裁员62.4万,届时军人总数为120万。从去年已经裁减的人数看,计划基本得以顺利实现。如果今年再实现裁员40万的计划,那么到今年年底军改方案基本可以得到落实。在过去的一年中,俄罗斯军队的调整工作基本结束:合并了战略火箭部队、军事宇航部队和反导弹防御部队;合并了防空军和空军;陆军进行了大量裁减,组建了从人员到技术、物质都装备完整的、经常处于战备状态的3个整编师;大量裁减了伞兵部队。据军方介绍,俄罗斯的军事行政地图也将发生变化,将形成6个战略方向的部署,它们分别是西部方面(原莫斯科军区)、西北方面(原列宁格勒军区)、西南方面(原北高加索军区)、中亚方面(原伏尔加—乌拉尔军区)、西伯利亚方面(原西伯利亚军区)和远东方面(原远东军区)。做了这样的调整后,6个战略指挥机构将代替原来的十几个高度臃肿的军区指挥机构。据介绍,边防部队的变化也将是实质性的。根据文件,今后边防军只留守在危险的热点地段,其他地段将由民防组织守卫。据说,采取这种措施后可大量减少经费。俄军事专家评论说,以上调整提高了俄罗斯武装力量的备战和作战能力,为部队的军事训练提供了先决条件。他们认为,眼下“建立一个组织合理,结构和人员配备适宜,具有坚实的物质、技术和社会基础的高效率的军队”的关键,在于提高总参谋部的协调能力。
  在这次叶利钦总统签署的文件中,关于“俄联邦内务部队的几项改革措施”也十分引人注目。这个文件规定,为实现“2005年前军队建设基本国策”,内务部队将从25万人裁减到12万人,1999年1月1日前裁员5.4万人。
  内务部长斯捷帕申透露,将组建3个机动部队,其成员将都是合同兵。斯捷帕申说,内务部队的改革方向是,总体上改变它是武装力量成员的状况,它的主要任务是控制内部冲突。
  据军方介绍,“2005年前军队建设基本国策”还回答了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即本世纪末、下世纪初俄罗斯有否来自外部的军事威胁?前不久,“浪漫主义改革家们还不相信对俄罗斯有大规模军事入侵的可能性,现在已经明确,在俄罗斯某些边境地段上完全可能爆发局部冲突,而俄罗斯的内部冲突也完全可能成为外国军事家干涉的借口”。
  军事专家评论说,军事改革目前碰到的最大困难是经费问题。眼下军人已经3个月没有领到军饷,而退役军人更是忧心忡忡。一位专家举例说,今年仅防空部队就裁员6500人,到目前为止他们既没有领到工资,也没有拿到安置费,甚至没有领到回家的旅差费。对于退役人员来说,首要大事是住房问题,但这批人中只有100人分到了住房。
  目前军队中另一个问题是士气低落,逃兵现象不断增多,甚至经常有关于军人擅自动用武器打死同伴,或对普通百姓施暴的报道。有评论说,军队改革的步伐远远超过了现实条件所允许的速度,现存的矛盾如不能及时有效地予以解决,可能会影响俄罗斯军队改革的整个进程。(本报莫斯科电)

布莱尔与北爱两党领导人会谈

第6版(国际)
专栏:

  布莱尔与北爱两党领导人会谈
  英国首相布莱尔十九日就解除北爱尔兰军事武装问题分别同新芬党和统一党领导人举行了会谈,以期消除北爱和平进程中的障碍,但新芬党和统一党两派均未作出让步。今年十月三十一日是实施和平协议中包括组建执政体在内的主要条款的截止日期。

日本先驱新党解散

第6版(国际)
专栏:

  日本先驱新党解散
  成立仅五年零四个月的日本先驱新党二十日宣布解散。先驱新党代表武村正义等五名该党参众两院国会议员(包括此前离党的三名国会议员)二十日在东京举行了解散仪式。先驱新党解散后,众院议员武村正义和参院议员奥村展三将在先驱新党名下继续从事政党活动。

几比冲突双方再次交火

第6版(国际)
专栏:

  几比冲突双方再次交火
  经过近两个月的相对平静之后,几内亚比绍冲突双方于十八日晚和十九日再次发生激烈交火,造成十多人伤亡。据报道,一批反政府武装成员于十八日晚七时许,悄悄从比绍市的东北部向市中心靠近,试图攻击总统府,遭到政府军的猛烈回击。(据新华社电)

二十四名塞军人被处决

第6版(国际)
专栏:

  二十四名塞军人被处决
  因与前军政府合作,二十四名塞拉利昂军人被控犯有“叛国罪”而被判处死刑,十九日中午在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西南部的海滩被枪决。其中一人是前军政府首领、在逃的约翰尼·保罗·科罗马的兄弟———塞缪尔·科罗马。另外,十六名非军人也因与前军政府合作被控犯有“叛国罪”也于同日被弗里敦最高法院判处死刑。(本报专电)

曼德拉继续调停刚果(金)冲突

第6版(国际)
专栏:

  曼德拉继续调停刚果(金)冲突
  本报约翰内斯堡10月19日电 记者李新烽报道:面对不断恶化的刚果(金)局势,南非总统曼德拉继续为其实现和平进行斡旋。
  曼德拉今天在比勒陀利亚与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就刚果(金)冲突进行了会谈,表示仍然对和平解决冲突充满信心。他希望定于本月26日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举行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成员国外交和国防部长会议能够推动刚果(金)的和平进程。
  曼德拉还计划在未来的9天内,会见卢旺达副总统卡加梅、刚果(金)叛军代表以及纳米比亚总统努乔马等。
  本报阿比让10月19日电 记者杨贵兰报道:肯尼亚总统莫伊、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和坦桑尼亚总统姆卡帕18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举行首脑会议,就刚果(金)的局势进行了两个小时的磋商。3国首脑要求在刚果(金)部署维和部队,外国军队从刚果(金)撤出。

图片

第6版(国际)
专栏:

  十月十九日是美国国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楼建立七十五周年纪念日,全美数百名反战人士聚集在五角大楼前,抗议美国的军事政策。这是一位示威者手举和平标志,高呼“要医疗照顾,不要巨额军费”。
  新华社记者 刘宇摄

科索沃难民开始返家 南通社两记者在科首府附近失踪

第6版(国际)
专栏:

  科索沃难民开始返家
  南通社两记者在科首府附近失踪
  据新华社普里什蒂纳10月19日电(记者江亚平、赵金河)联合国难民署驻普里什蒂纳办事处官员19日说,随着和平协议的签署和科索沃局势的稳定,最近一周已经有数千难民返回家园。
  办事处新闻官波德里尼女士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说,只要局势稳定和好转,更多的难民将返回家园。但只有科索沃危机得到彻底解决,才能使成千上万的难民结束流浪的生活。
  波德里尼说,在过去7个月的冲突中,有近30万人成为难民或被迫迁居者,其中一部分人已经得到了妥善的安置,但仍有许多人居住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甚至生活在露天里,处境非常艰难。
  据新华社贝尔格莱德10月19日电(记者杨成明)两名南通社驻科索沃分社记者18日中午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西南方向15至20公里处驾车执行采访任务时失踪。
  据南通社报道,两名记者失踪的地点正是17日18时左右发生当地阿尔巴尼亚族人袭击警察事件的地点。当时,一辆警察巡逻车正在普里什蒂纳至马古尔的公路上执行巡逻任务,遭到阿族武装分子的袭击,两名警察当场受伤。

科索沃秋色迷茫

第6版(国际)
专栏:通讯

  科索沃秋色迷茫
  本报驻南斯拉夫记者 吕岩松
  夜色沉沉,记者驱车行进在通往科索沃的公路上,车轮下不时发出“隆隆”的异样声。近日来,南斯拉夫大批军队和武装警察力量撤出科索沃,坦克和装甲车在柏油路上碾出道道沟痕。北约对南斯拉夫进行空中打击的风险已基本上消除,科索沃的情况又怎么样了?
  波佐耶沃是连接科索沃与塞尔维亚腹地的咽喉要冲,几个月来这里一直有重兵把守。记者看到,停放在路旁的坦克已不见踪影,除两位交通警察检查过往车辆外,只有四五位端着冲锋枪的武装警察值班。攀谈中一位警察对记者说,今天又有一名警察被打死了,他实在担心大部队撤出后,阿尔巴尼亚族非法武装会再度兴风作浪。这时只见一发红色信号弹在远处山头上升起。另一位警察说:“那边山上还有‘科索沃解放军’,谁也不知道他们今晚会做什么。”
  前行不到两公里,路边有一家阿尔巴尼亚族人开的加油站,今年3月记者曾在这里采访过。加油站老板的脸色很难看,他说塞尔维亚石油公司拒绝供应汽油,加油站已经关闭4个多月了。被问及南斯拉夫总统与美国特使达成的协议会不会给科索沃带来和平时,老板十分茫然地说:“谁知道呢,走着瞧吧。米洛舍维奇就是答应了,也未必真的会从科索沃撤军。”老板的二弟曾经当过警察,1989年塞尔维亚收回科索沃自治权后他便丢了工作。美国制定的和平方案规定,科索沃各区将拥有自己的警察力量。记者问这位二弟是否准备弄个地方警察局长干干,到时候能不能平等地对待处于少数的塞族人?他认真地说:“警察局长肯定要由‘科索沃解放军’的头目来当,阿族警察对塞尔维亚人肯定好不了。不过用不着阿族驱赶,塞尔维亚人自己就会跑光。”
  当晚,记者在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接触了不少人,发现无论是阿族人还是塞族人情绪都很低落。他们对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感到有些迷茫。
  第二天上午,记者采访了科索沃政府新闻局长德洛布尼亚克先生。他认为,任何决定都比北约飞机的轰炸好。德洛布尼亚克说,塞尔维亚政府从科索沃撤出武装力量是不得已的,他为此感到很难过。记者问:政府方面能否继续控制科索沃的局势。这位官员答道:“阿族恐怖分子还没有完全被消灭,他们肯定会利用这一机会再度作恶。塞尔维亚常规警察力量仍留在科索沃,我们不会让‘科索沃解放军’肆意妄为。”谈及科索沃和平前景时,德洛布尼亚克说,国际社会提出了和平协议的框架,据此9个月后科索沃将举行大选。科索沃一共29个区,估计阿族人将控制26个区。即便这样,政府方面仍准备遵守协议,积极同阿族代表进行谈判。但遗憾的是,阿族政党仍未表现出对话的意愿。
  阿尔巴尼亚族目前的立场的确很复杂。以鲁戈瓦为代表的主流派一方面对米洛舍维奇与霍尔布鲁克达成的协议表示“原则上的支持”,但对和平协议框架也提出许多意见。他们认为,分阶段解决科索沃危机方案有可能将其独立要求束之高阁,因此要求在过渡期内与塞尔维亚共和国平起平坐,在此之后通过全民公决来确定科索沃的最终地位。记者在科索沃采访期间,鲁戈瓦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他不断强调科索沃独立是解决危机的最好办法,甚至要求北约向这里派遣地面部队。
  “科索沃解放军”日前发表声明,批评鲁戈瓦让步太多,扬言要为独立斗争到底。这股激进势力是否会干扰下一阶段的谈判进程,是人们普遍关心的一个问题。在普里什蒂纳南部约30多公里的塞德拉尔村,记者终于找到了“科索沃解放军”的踪影。数十名士兵服装各异,有的穿着有“UCK”标志的军装,甚至戴着绿色贝雷帽,也有的完全是便服。不过他们每人手中都握着一支冲锋枪,肩上还背着火箭筒。他们对记者的提问概不回答,只是不停地重复说:“政治上的事由指挥官来定,我们的任务就是战斗。”科索沃权威人士分析说,阿族非法武装的影响力不容忽视,一些高级指挥官甚至有政治上的野心,但是近期内还不至于威胁到鲁戈瓦的政治地位。在科索沃独立问题上他们目标是一致的,有时似乎有意在同一出戏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本报普里什蒂纳10月17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