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千亩坪的跨越

第8版(副刊)
专栏:改革者风采

  千亩坪的跨越
高鉴
太行山中有一块稍见平坦的坡地,人称“千亩坪”。显然,它凝结着山里人对土地和富饶的向往。然而千百年来,美好的愿望并未成为现实。
80年代初,千亩坪出了个人物,叫张振斌,他带领乡亲们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实现了祖祖辈辈的梦想。张振斌人高马大,复员回乡后,1980年出任下千亩坪的中共党支部书记。他决心把改革的春潮引入山里,在家乡干一番事业。
要走致富路,首先遇到的是资源问题。山里自然资源较差,土地贫瘠,“文革”期间一个工只值一毛来钱。但在附近发现了储量甚丰的矾土,是上好的耐火砖原材料。他们决心从耐火材料起步。但周围大大小小的耐火砖厂也不少,怎样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立于不败之地?这就要大力开发人力资源和技术资源了。张振斌四处奔波,把他们的原料和产品送到有名的冶炼大企业去化验鉴定,想以此引来山外的凤凰。果然,唐山钢铁厂对他们的产品格外青睐,从1984年起两家联合在村里建起了耐火砖厂,把唐钢的管理经验、技术资源与本地的矿产和人力资源结合起来,使生产面貌焕然一新,产品质量在全国名列前茅,当年产值达137万元。千亩坪的耐火材料从此扬名四海,成为全国冶金行业中的骨干企业。
接着,他们把目光转向高技术产品的开发。1989年,以6万元买下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冶炼高级添加剂——氧化锆的生产专利。投资1200万元建起一期工程。氧化锆有神奇的力量,在电视荧光屏、手表表门的制造中添加适量的氧化锆就会有永不磨损的效应。因此它大量使用于国防、航天、电子、陶瓷、光学玻璃、无线电元件、高级耐火材料、远红外线涂料等行业中,具有异常广阔的市场前景。二厂一上马就形成年产600余吨的生产能力,行销国内外。
现在,全村在耐火材料厂、氧化锆厂等龙头企业的带动下建立了铝矾土矿、汽车运输公司、贸易公司、农林牧综合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形成规模经营、固定资产达4000万元,年产值闯过5000万元大关。小小的山村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及东南亚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建立起业务关系,跻身于国际性的生产循环圈。千亩坪上成立了“千亨实业总公司”。这里的村民个个有做“大亨”的决心。朱镕基、田纪云等国家领导人也驱车进山,寻访这只山窝里飞出的金凤凰。
改革的实践赋予山里汉子以更深邃的目光。张振斌深知未来社会的竞争主要是人才的竞争。他把知名的专家教授请到山里来,把山里的工人送出去培训,他与宝钢、武汉钢铁学院、首钢设计院等大企业、高等学府挂钩,开发新项目;他专门购置了大轿车送村里的中学生到镇里去上学。
就这样,中国的山里人正在扎扎实实地走向世界。
(作者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五指揽胜

第8版(副刊)
专栏:

  五指揽胜
王玉芳戴玉庆
飞机刚刚降落在海口机场,舱门外就呈现出一幅美丽的画面,椰风海韵宛如摄影师指下定格的胶片。随着热浪扑面而来,绿椰扶摇,碧海吐浪,眼前的景象倏然活动起来,形成一个物我交融的境界。
我们穿越海口市向五指山区的通什市驱车疾驶。车外黎族小伙挑着芭蕉匆匆而行,水牛在田里悠然踱着方步、椰子树或聚集在山野,或列队在路旁,被海风吹得柔曼多情地婆娑着。海南腹地全然不同于流光溢彩的海口市,那怡然自得的农家闲情和未经工业化染指的田园景色,似乎比高楼比肩的现代化都市更具魅力。那漫山碧透的绿色植被,山谷间淙淙的清泉,把暑气消融殆尽。
汽车顺琼中南行,便是五指山的主峰地带。主峰高1867米,坐落在风景秀丽的翡翠山城通什境内,它伸向四周的山脉并不太高,山峰此起彼伏成锯齿状,远看状似五指。独具南国特色的热带雨林覆盖着五指山,青葱的橡胶树,茂密的荔树林,开满了红艳花朵的木绵树,还有那“寄人篱下”的五指山兰攀附在邻树的枝干上,吐出五颜六色,它与藤蔓交织如空中花环,随风摇曳,似彩练、绸带飘舞林间。花梨、坡垒、琼楠、红椤等稀有树种在五指山遍布崖壑。那高树如伞、低树如屏的密林中还出产千年的沉香、百年的速香和各种名贵南药。在人迹难到的古柏深处居住着山熊、野猪、巨蟒、豹子、穿山甲、原鸡等野生动物。据说山溪中还生长着一种奇特的“食鸡鱼”——涧鳗,它身长一米有余,能爬上岸来偷吃黎家养的鸡。路边常有毒蛇隐现,但闻人声立即逃遁而去。
在山崖间,望山顶五峰叠翠、高入云表,山岚瘴气显出一种别具神韵的朦胧美。恰如明代文人丘浚诗云:“五峰如指翠相连,撑起炎荒半壁天。夜盥银河摘星斗,朝探碧落弄云烟。雨余玉笋空中现,月出明珠掌上悬。岂是巨灵伸一臂,遥从海外数中原。”长时间居住在人声鼎沸的城市,突然置身于这深邃幽静的山海之间,仿佛有一种游子“回归”的感觉。望崖下,荆棘结伴、彩蝶挡路的山径处可曾留下冯白驹将军领导的琼崖纵队的足迹!听说纵队司令部就设在离通什不远的毛阳一带。黎族同胞说这一带在解放前是一片原始森林,只有山间小路可以通过。如今登山道上已加固铁索,山下也修通了公路。
我们顺山路来到五指山麓崖冰广场。只闻皮鼓“咚咚”,但见彩旗猎猎。这里的山民正在喜庆黎家“三月三”。三月三乃是黎族的情人节。传说远古时候,洪水淹没了人间,天妃和观音两个表兄妹,坐在南瓜中,随洪水漂泊到海南岛五指山间。洪水退后,他俩分头寻找亲人。临行前两人相约,每年“三月三”回到燕窝岭相会。他们走遍天涯海角却不见人迹,于是来年的“三月三”在燕窝岭结为夫妻,生育不息、繁衍子嗣,带来了黎族的繁荣昌盛。每年“三月三”正当山花烂熳之时,黎族青年男女盛装打扮,带着糯米饼、粽子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广场或跳舞、唱歌,或打猎、捕鱼,喜庆吉祥,如今这个黎族民间的传统节日已赋予新的内容,成为黎族同胞开展文娱、体育活动的盛会。那节奏明快的《打柴舞》表现的是黎族儿女的勤劳和勇敢。那色彩绚丽的《黎绵图》,绣出的是黎族儿女的聪明和智慧。热情好客的黎族同胞请我们同饮山兰酒,共品鲜美的打边炉,共同欢庆这民族盛会。此时的五指山已是“满山歌,满地酒”。眼前这浪漫多姿的五指山风情,不禁使人寄希望于五指山旅游开发远景规划。
以发展旅游业为龙头,推动经济发展是五指山股份有限公司的主旨。在公司办公楼里,我们看到一块总体规划模型图。那色彩斑斓的沙盘使人仿佛看到五指山峰带上了一串精美的项链。民俗文化村、热带野生植物园……向人们展示出未来五指山旅游事业的魅力。
带着黎情风韵,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通什。回望五指山,缕缕烟云盘绕在五峰之间,好似五位凡人难识真面的仙子,绿裙外披着蝉翼般的薄纱。她仍脉脉含情、凝眸不语,似正热切地期待着知音的到来。

替消费者进一言

第8版(副刊)
专栏:金台随感

  替消费者进一言
高松年
前些时候见有传媒报道:江南某城一皮货商店将原标价为47万多元一件的毛皮大衣削价至9.8万元出售。售货员说:此乃成本之价。原来,这一件皮衣服商家本来的获利竟可高达37万元人民币之多。难怪有人说,只要哪个憨大买去一件,该店坐吃一年也够了。由此推出,既敢宰穿皮的阔佬,更敢宰穿布的小户。
近年以来,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之中,商品的价格与价值之间比例失调已是屡见不鲜。尤其是某些不法商家掺入其中,为牟取暴利,肆意哄抬物价,搞乱正常的商业秩序,更是引起人们的公愤。因此,每见报上揭露出××酒家因宰客行为而受到处理之时,消费大众都是有一种扬眉吐气之快的。
但是,奇怪的是,当上述特大的明目张胆的宰客行径暴露出来之后,在一片舆论哗然之中,居然没有听到多少对此恶劣商业行为的指摘之声,似也无人去进一步探其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该店竟敢于肆无忌惮地明码高抬物价?这不能不使人感到纳闷。莫非似这等明目张胆胡乱标价的行为不算宰客?或者是因为明码标价了就是允许的?没有限界地牟取暴利在现时也均属正常经商?
据我所知,一般正式商店售物的定价、标价,均需先经物价部门的核定和准许。而物价部门对于商家售物的获利润比例也有明确规定,一般是不允许胡来的。那末,这家皮货店对这一皮衣的标价难道未曾经过物价局的审核?还是物价局早已同意了这一标价?
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之中,难免鱼龙混杂,出现乱标物价、恶劣宰客等现象是不足为怪的。问题是有些职能部门在该管之时,却没有能够理直气壮地站出来去管一管,这未免使广大消费者感到心寒。发展商品经济并不等于可以放任自流,管和不管其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反对恶劣的宰客行径,反对不正当商业竞争,而健全和完善正常发展的商品价格机制,提高商业的道德观念,其关键还在于提高素质。这其中,显然是包括了经营者素质和管理者素质两个方面。一方面经营者要遵纪守法,按章办事,要有道德感;另一方面管理者也须恪尽职守,循法而行。
但愿卖去一件衣服即可坐吃一年的暴利商业行为从此不再发生;但愿执法管理部门能理直气壮有效地及时制止这类恶劣牟利行为的出现和蔓延;但愿商业竞争能始终运行在正常发展的轨道之上。此乃利国利民之幸事,相信此愿不会落空。

江山如画 大地生辉(图片)

第8版(副刊)
专栏:

江山如画 大地生辉(书法) 杨萱庭
七十八岁的杨萱庭,现任中央文史馆馆员。从事书法艺术七十余年,其作品多次在国内外展出,并两次出专辑。一九七九年五月,由他书写的近万字一部佛经,作为国礼赠送日本唐招提寺八十岁的森木长老。一九八三年受中共中央委托,由他书写的长达二千三百多字的李大钊烈士碑文,笔力遒劲,大气磅礴,刻石立碑,成为一件不朽之作。(赵勇田)

启事

第8版(副刊)
专栏:

启事
今年国务院公布了全国第三批历史文化名城名单。为弘扬民族文化,“大地”副刊计划从7月起增设“历史文化名城风韵”栏目。我们将邀请有关作家或安排本版编辑分别采访其中一些名城,以描述它们悠久的历史和变化着的今天。我们也欢迎各文化名城的有关部门与我们联系,提供优秀作品。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来信来稿请寄:邮政编码100733,人民日报文艺部“名城风韵”。
这次活动由江西铜业公司德兴铜矿协办。
人民日报文艺部
“大地”副刊
1994.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