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挽弓十载射鸿图——记河北省优秀共产党员包振家

第5版(国内政治专页)
专栏:

  挽弓十载射鸿图
——记河北省优秀共产党员包振家
郝斌生
编者按: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这是新时期摆在每个共产党员面前的课题。本版集中报道一组在改革开放中开拓进取、廉洁奉公的共产党员的先进事迹,他们从不同侧面回答了这一问题。
在与冀南响堂山石窟、黑龙洞两处名胜古迹形成“厂”字结构的莲花山脉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个人:冬天,他带着建材局的学者掘取标本;春天,他领着勘测队员探寻水源。这个人的名字叫包振家——河北省峰峰矿区柳条村党支部书记。在这个最基层的岗位上,包振家率领300户群众,1200多口人艰苦奋斗,建设家园,把一个昔日“鬼见愁”的村庄改变成矿区的首富,在希望的田野上托出“冀南第一星”。
十几年前,莲花山上不见花,柳条村里没有柳,贫穷落后是这里的专利,人称“鬼见愁”。改革春风吹来之后,柳条人从单一的经营中走出来,在脚下相继挖出了两个煤窑,从而解决了温饱,但此后几年又陷入小富即安的困扰。
1984年,是柳条村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年。这年,年轻的复员军人、共产党员包振家辞掉矿区化肥厂的铁饭碗,来到父老乡亲中间,挑起支部书记的担子。有人说,包振家接的是一个富摊子,用不着使劲,躺在炕上也能干。然而,包振家的回答是:如果守着两个像“耗子洞”式的煤窑和“土蘑菇”式的焦厂当干部,就是白给也不干。嚼前任的馒头没味,我要烙自己的饼。
他先是投资30万元,扩大原有煤窑的规模,接着又新建了北井,这一步棋走下来,使煤炭收入达到280万元。
柳条的煤质好,不等提上井口就被客户抢走,老百姓高兴得合不拢嘴,说这是天地的造化,而包振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想,眼下发的是资源财,如果资源完了呢?于是他提出煤炭增殖的路子,投资在莲花山下建起了洗煤场,洗煤场仅仅把原煤产量的1/4用于深加工,收益就翻了一番。两次闹腾之后,包振家验证了一条真理:小干小收益,大干大见效。1986年底包振家又看准了机焦项目,决心在矿区干它个天字第一号。面对巨额投资,上边不敢担保,下边议论纷纷。包振家做通阎华等几个村干部的工作,先干了起来。他们敲定:干好了是集体的,干砸了算个人的。
为上机焦项目,包振家背水一战,三个月跑了14趟太原城,跑资料、办手续、通关节,吃闭门羹、看长脸、受讥讽、被冷落,不到半年工夫,头增白发面染悴,体重下降7公斤。
硬是凭着一股闯劲,终于在1987年9月份点火试炉,开始产焦,机焦厂的投产,不仅使柳条村的工业产值由500万元上升到1000万元,而且还为盛产焦煤的峰峰矿区找到一条土法炼焦过渡到机焦生产的新路子。三件事办下来,人们刮目相看包振家了,说他是个“闹家”。
包振家干大事业上了瘾。1991年12月他带着重感冒,向社教队请了5天假,悄悄来到西安咸阳,与国家建材局陶瓷设计院谈项目,高烧40℃,持续不退,他躺在床上靠着被子谈,对方在谈判间隙还得给他请医生,做病号饭。
从咸阳引进的项目属于高科技。听说要在地面创建特种陶瓷厂,群众心里没底,怕赔了本,栽了跟头。包振家为了打消乡亲们顾虑,又带着人到大港、沈阳、包头等地考察,一气走了三个月,转了大半个中国,考察的结果是不改初衷坚定不移,于是贷款110万,村民集资35万,很快便在莲花山下戳起了特种陶瓷厂的牌子。
烧一窑特种瓷需要36个小时,两个白天,一个夜晚。包振家把铺盖卷到工地上,从此与家人分居,吃住在厂,跟班作业,现场指挥。截至目前,特种陶瓷厂已开发出“叶轮”、“泵衬”、“轴套”、“密封环”等六种新产品,广泛应用于陶机、化工、选矿等行业,这种产品比金属件硬度高、寿命长,声誉四起。
包振家当支书10年,饱尝过创业的艰辛,也强咽过遭人误解的泪水。1989年夏天,有个村民要在规划盖学校的地方建私宅,治保主任劝阻无效,包振家挺身而出,坚决制止了这种强占宅基的行为。1990年秋天,包振家从城建部门租来推土机、轧路机,要改造街道,其间需20户村民搬家或缩院。大部分群众积极配合,但也有的村民有意见,甚至挡在道上,指着包振家的鼻子尖骂大街。
就这也没有使他心灰意冷,他一如既往奔波着。1991年3月,包振家15岁的儿子摔伤腿,下肢骨折,亲戚朋友帮着送到医院,而此时的包振家正追着一家研究院争取项目,为了让工程师安心在柳条工作,他又亲自驱车到西安接家眷,一个月跑了西安跑北京,唯独没有去医院看望一下自己的骨肉。1992年春寒乍暖,包振家带着车到冀县催要欠款,途经邢台出了车祸,面部缝合七针,同事们劝他打道回府,可他裹着绷带继续行程。这一回,干净利落地要回了30万。1993年正月天,村里不少人还沉浸在酒盅里,欢乐在牌桌上,唯独不见包振家的踪影,原来,他又单枪匹马,奔向湖南醴陵等陶机厂,一次订货上百万。
如今,柳条村拥有7个集体企业、四个煤矿、一个焦化厂、一个洗选厂、一个刚玉瓷特种陶瓷厂,去年集体实现产值1840万元,创利220万元,人均纯收入达到1400元,比包振家当支书前翻了三番。昔日的“老三类”,如今成了冀南工业小城,成为矿区第一富村。包振家本人也荣获区级先进党支书、市级劳动模范和省级优秀共产党员等称号。谈起柳条的巨变,邯郸市委农工部长张效昌和市委书记白录堂说出两条经验:选对了一个人,走对了一条路,此人就是包振家,此路就是共同致富。

身在油库不“揩油”——记海军南海舰队廉政建设先进个人、共产党员全宏荣

第5版(国内政治专页)
专栏:

  身在油库不“揩油”
——记海军南海舰队廉政建设先进个人、共产党员全宏荣
陈盛张罗灿朱光耀
在当今油料紧缺,价格暴涨的市场经济中,作为经营几十万吨油料的油库主管,这在某些人的心目中是“大有油水可捞”的事,然而,6年多来,海军某基地牙龙湾油库主任全宏荣在管油问题上不为金钱所诱,不为人情所惑,始终保持一个共产党员的本色,去年被南海舰队评为廉政建设先进个人,并荣立三等功。
常言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何况是成年累月直接管油料?全宏荣自1986年以来,每天同油料打交道,经营油料少说也有几十万吨。这个数字在某些人的心目中有多大的诱惑力!但他这个油海中的弄潮儿,既深深懂得油料的价值,更懂得共产党人的价值,他十分清楚自己手中那一座座阀门的分量。6年多来,他从未为亲友批过一滴油,也从未收过别人的好处费。
一次,有个地方油贩子拿着2000元好处费,闯进他的办公室,示意他收下,并表示事成之后,还有酬谢费,接着压低嗓门:“我的老兄,你还蒙在鼓里啦,现在油料可赚大钱哩!你要是拉一车油出来,少说也能赚几千块。”全宏荣气愤地说:“这是一种‘私倒公油’行为,是挖国家的墙脚,我不但不参加,还要反对!”“倒爷”只得败兴而归。
一位共事20多年的老战友,久别重逢,格外高兴。他现在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油库的变化令他刮目相看,既赞叹油库的整齐、管理得严格,又称道库院环境美,像个花园。他豁达地拍着胸脯对全宏荣说:“你们今后的油库建设不需要水泥、钢筋吗?都包在我身上啦!”直到最后,他才闪烁其词地说明来意:“现在不正是海南热吗?我这次来,想联系业务,顺便看望你,同时,想求你帮个忙,现在社会上办事那套你是知道的,所以想请你高抬贵手平价25吨汽油。”全宏荣婉言相劝:“我们部队的规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管油的,可不是随便放油的。”这位老战友急着说:“我是买油送人联系业务的,反正你卖给我就是了,现在你有权不用,过时作废。”全宏荣坚定地说:“违法乱纪的事,我不干,你还是回去吧!”老战友一时想不通,说他不近人情。
1990年12月,河南油漆防腐公司王某,与牙龙湾油库签订了保养十个50立方米和一个1000立方米油罐的合同。王某保养十个50立方米的油罐后,全宏荣检查发现质量不合格,要求王某重新返工。如返工,王某还需花4000元钱。当晚,王某带着1000元钱和两瓶茅台酒到全宏荣家悄悄地说:“反正油罐只有一点质量问题,你不说也没人知道,这点钱给你作茶水费吧!”全宏荣听后当场拒绝。事后,王某重新保养了油罐,经验收达到了要求。
在全主任的影响和带动下,油库利用设备、技术和地理条件的优势,为地方代储代发油料和发展多种经营,共获利200多万元,按规定如数上交,一分不留,也从没发生过受贿的现象。但是处理废油款却靠“觉悟”上报,交多交少靠自觉,打点“埋伏”并不难。所以有人建议留一手。领导同志用党性的天平一衡量,倾斜了,“小金库”设不得。于是所有废油款,一律如数上报,实行财务公开,受到上级领导机关的表扬。
近几年来,由于全宏荣和油库党委“一班人”坚持按章治库,严格管理,保障了部队用油几十万吨,做到安全无事故,没有出现任何偷油、倒卖油料的现象,连续3年被海军、南海舰队、榆林基地评为基层建设达标单位,多次受到三总部和海军首长的褒奖。

俏也不争春——记青岛市即墨镇庄头村党支部书记孙吉福

第5版(国内政治专页)
专栏:

  俏也不争春
——记青岛市即墨镇庄头村党支部书记孙吉福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瘫痪在床上的农民竟然成了出名的企业家,董事长、总经理的头衔接踵而至,他的大名在海外商人中颇有名气。他就是山东省青岛市即墨镇庄头村的党支部书记孙吉福。
这位曾是青岛地区有名的养花大王,数年前毅然放弃了自己心爱的花圃,投身到集体经济的事业之中。
一九八五年,孙吉福提出“栽梧引凤”,公开招聘能人,借助外力大力发展企业,在村西划出一百亩地作为新兴工业区投资建房。时间不长,来村里办企业的能人接连不断。事业刚刚起步的一九八九年,突如其来的病魔令孙吉福瘫痪在床。这位五十一岁的山东大汉不服输,他要为年初提出的“搭擂台、招英才、壮村威、富村民”的目标咬牙奋斗。身卧病榻,孙吉福并未消沉,他以顽强的毅力,开始了自己特殊方式的工作。他以自己一片赤诚之心,躺在床上接待了一位位外商,吸引他们来庄头投资办厂。
随着来庄头外商的增多,语言不通给孙吉福带来诸多不便,如何来表达自己的诚意,年过半百的孙吉福又开始自学起了外语。无论在床上、车上、饭桌上,还是在洽谈之中,他见缝插针,有空便向翻译虚心求教。半年的时间,他以惊人的毅力熟记五百多个朝语常用词组,可直接用朝语简单会话,被不少韩国外商认为是同乡。
庄头经济在孙吉福的努力下终于奇迹般地振兴了!现在已发展内联企业四十个,两年办起五个合资企业,直接利用外资上千万美元。日前,又有五个投资百万美元以上的合资项目在洽谈之中。孙吉福在重病初愈后,高兴得扔掉拐杖,与大家联欢。
过去,庄头村穷得叮当响,连过街的老鼠都不愿光顾,村里的光棍成群,包括当时的支书、副书记都难找对象。可如今,村里的光棍都有了家,到庄头提亲说媒的媒婆踏破门槛。按上级规定,孙吉福及支部一班人每人每年的收入,根据经济效益的情况应该拿到近二万元。可他分文未取,一月只拿一百多元的工资。
孙吉福对自己时时处处以一名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作为一个年产值几千万元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至今还住在七十年代盖的拥挤不堪的旧房里。
群众称赞说,孙吉福最感人的是这几年有病没忘集体,没忘群众,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这几年为了集体的经济,仅他养花一项个人也要损失近十万元。目前,庄头在领头雁孙吉福的带领下,经济开始腾飞。庄头的工业产值有望突破亿元,使庄头率先建成小康之村。

图片

第5版(国内政治专页)
专栏:

首都科技先导型企业——北京亚光仪器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振东(右二)与班子其他成员一道,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参与新产品开发,使该公司先后有数十个精密仪器新产品投放国内外市场,经济效益连续两年翻番。 刘亚楠 王景山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