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淡淡的艾香

第4版(副刊)
专栏:世纪风

  淡淡的艾香
梁诚
木樨花已开过三茬,秋意进入尾声。田野一时显得寂寥空旷,只有稻草人孤零零地伫立着,默默感受一切。一群麻雀在稻草人身边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抱怨着什么。烧熟的草气和艾叶淡淡的余香弥漫开去。田塍边的半山坡上,铁路在蜿蜒。我在铁轨上细细审视。我的任务是发现故障及时排除,让一趟趟列车安全正点。由于职业的关系,我上一天班,也许要走常人一个月的路,新鞋不几天便被磨穿。一年四季不分白天黑夜,我都在沉默的群山间,静寂的铁路线上孑然独行,心中常常涌起阵阵孤独感。但我有不少伙伴,沿路村落中的山民都和我厮混得很熟。
有谁认识他,有谁能深切理解他?他姓牛,是为了建设皖赣线而光荣牺牲的。筑路大军开走了,而他撇下好伙伴留了下来,静静睡在用石块垒成的坟茔里。他的周围只有几棵小松树,夏天为他洒一片阴凉,冬天为他抵御寒风。艾蒿葳蕤,零星开着小野花。
连绵的山,散落着几户人家,这儿谁会记得他呢?不,小牛不会寂寞的,我天天从他身边走过,我们有说不完的话题。我感到,这位好朋友每天笑吟吟地迎向我,仿佛在问:“你寂寞吗?”
“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哈哈。”四川人天性豪爽。
“我们会成为好朋友吗?”
“这还用问!”
记得那天,刚才还是赤日炎炎,忽然间下起大雨,近在咫尺的山峦便状如大海,山风发出阵阵令人颤栗的呼叫。“我要被吹下路基了。”我哆嗦的声音渗入雨帘。“蹲下来,傻瓜!”这是谁在提醒我?“我好怕,好冷……”我没戴雨具,附近也没躲雨的地方。身子原是汗涔涔的,冷不防暴风骤雨禁不住牙齿“嘎嘎”响。“别怕,伙计,到我这儿来……”这是小牛的声音,使我泯除了许多惊骇和寒意。雨停了,太阳露出笑脸,田里的苞米秸一片片地倒伏下去,摇晃的树身渐渐站稳了……当我手提巡道灯在漆黑的夜里巡道,总觉得周围危机四伏,深不可测,心里有些胆怯。小牛每当这时便会对我说:“别怕,有我呢!”我蓦然生出一股英雄气概……从此我跟小牛成了好朋友,跟他无所不谈,关于青春、理想、爱情……
漫长的铁路线伴我度过青春岁月。隆隆的列车是我听到的最好交响乐。那边半山坡上刨红薯的村妞,早已当了小媳妇。村落中土坯砌成的小屋,早已换成小洋楼。我很想把这些变化随时对小牛说。每年的清明、七月半、冬至,我总要掰几棵粗长的野艾,扎成捆,对插在小牛的坟头,向这位好朋友献上的一片心意。
淡淡的艾香,飘荡在山野间。

矿工

第4版(副刊)
专栏:

  矿工
陈万鹏
为你雕像,须用坚硬的花岗岩。刚凿下去,就迸出耀眼的火星。为你留影,地平线上的太阳作远景。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都有你输送的温热,光明。
开拓的宣言闪烁井下,矿灯的利剑劈开黑暗。我敢说,只要你跟随矿工下过一次矿井,就会终生受用:顿悟火焰为何血样殷红。
警觉的神经透过弥漫的硝烟。身在800米深处,也能听到世界对能源的呼声。在这里,不同岗位上的人绝没有世俗的脸谱。汗水和煤尘,淋漓尽致地在他们脸上书写对祖国的真诚!
依然是艰辛的路。矿山人一代又一代,把阳光、清风连同生命交付深深的矿井,挺进的巷道伸展着民族的根,灿烂的银河系涌动在掌子面。
他们升井后喜欢泡热水澡、喝酒并高声谈笑;生活里,矿工更需要似水柔情。他们像井下的钢柱把黑暗留给自己;双肩支撑大地,举起灯塔眺望万里煤田。

只知他叫吴师傅

第4版(副刊)
专栏:

  只知他叫吴师傅
廉正祥
我们这座城市虽说是省城,又坐落在号称天府之国的川西平原上,可是,牛奶却供不应求,缺口很大。凡家里有婴儿的,有病人或老人的,常常为订牛奶伤透了脑筋。我不想托熟人,走后门,没那个本事,便干脆不喝牛奶。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发现老勤杂工吴大爷早晨来机关上班时,自行车把手上挂只手提包,里面装着五花八门的瓶子,吴大爷把这些瓶子掏出来,放在家属区一个水泥板平台上,原来是难以订到的牛奶。起初,吴大爷只帮有婴儿的人拿奶,慢慢地,找他的人越来越多,一只小手提包换成了两只,后来又换成了大提包。有天,吴大爷对我说:“你也订份奶吧,我有个朋友养了几只奶牛,这奶喝了安逸得很,你们知识分子需要补补脑啊!”
经吴大爷提醒,我也订了份牛奶。真是方便极了,用不着自己托人走门子,轻轻易易订到了牛奶,而且天天七点前准时送到家属区那块水泥板平台上,风雨无阻。牛奶公司常常停奶,还得订户天天起大早到指定地点自己取奶。我们大院喝牛奶的人可托了吴大爷的福了。
快一周了,吴大爷仍未照面,我有些纳闷,也有些焦虑。这天,正好遇上我们的领导老杨也来拿奶,说起好久未见吴大爷了,老杨叹息一声:“唉,这事我也有点责任!”老杨是小说家,善于抓生活中的细节。他说:“吴大爷原来在纸库当搬运工,生活过得很简单。他唯一爱好的就是喝酒。唉,就是前几天我拉着吴大爷喝酒,酒后骑车,摔伤啦!”
老杨也是一片好心。谁能预料生活中的意外事件呢。
吴大爷终于来上班了,走路还有点跛,依然是满满一大提包的奶瓶。这牛奶喝起来,我感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知道了吴大爷爱喝酒,送奶他又不肯收一分钱,于是逢年过节,我也送他两瓶酒,表表心意。
其实,吴大爷早就引起我注意了。我刚调到这里时,办公条件很差,好几百号人挤在一幢旧式小楼里,光线差,空气不流通,到了中午,我感到特别疲倦。后来,我发现二楼会议室的长条桌上和沙发上可以躺一躺,便约上两位伙伴,吃过午饭便去会议室午眠。可是,每到1点钟左右,会议室的门便轻轻推开了,走进一位瘦削的老人,老是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蓝布衫,围着四川农村常见的蓝布围腰(北方叫围裙),手持鸡毛掸子,拎只水桶,悄悄走进来。老人轻轻放下桶,轻手轻脚抹桌子,掸灰,干完又悄悄离去,从不惊动我们。
这老人成天脚不停,手不停,有时看他在打扫厕所,有时又在整理各楼层内务,有时还爬上高高的窗台擦玻璃。后来,有人告诉我,这老人是机关里的勤杂工吴大爷。
10年间,我们这个大院拆掉了破旧的小楼和平房,修起12层楼的大厦,机关里的新面孔越来越多。奇怪的是,食堂、收发室、电梯间经常换人,年轻人不安心这些服务性工作,想方设法攀高枝。而吴大爷依然一个人承担了六、七层楼的打扫卫生,送开水的工作,有时停电,吴大爷就用两只大竹筐提上几十只水瓶,往六、七楼送水!老人家是来得最早,走得最迟的人。早晨,我还在院里晨练,老人家就骑着自行车来了,单位里的人有福,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总不缺水喝。晚饭后,我喜欢在院里绕着小花台散散步,已是暮色苍茫时分,往往这时才见吴大爷推着那辆旧自行车缓缓离去。
我常常感叹,我们这单位大院像吴大爷这样的人多一点,事业不知要多么兴旺呢。可惜,人们并不注意和重视默默奉献的平凡人。我也是这样,至今,我还不知道吴大爷叫什么名字,只听说他儿孙满堂,连重孙子都念大学了,可他不愿享清福,依然默默地早来晚归,为大家伙当后勤。看来,只有这样他才活得舒心。

高山流水有知音——听中华雅乐音乐会有感

第4版(副刊)
专栏:

  高山流水有知音
——听中华雅乐音乐会有感
乔建中
为缅怀我国老一代琴人四十年来在古琴艺术上的业绩,最近在民族宫举行了“中华雅乐音乐会”。音乐会以琴乐为主,同时还有埙、箫、笛、箜篌等古代乐器的表演和琴歌、古曲的演唱。艺术家的精湛技艺,赢得中外听众的一片赞誉。
在我国,琴(即七弦琴,也称古琴)、琴曲、琴谱、琴韵、琴论、琴制,统称“琴学”。作为一个有着强烈的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领域,“琴学”渊源之久远,蕴积之深厚,包容之广泛,藏量之浩繁,其他古典艺术形式是比不了的。3000年前的记载,2000年前的地下遗存,1000多年前的传谱、乐器,100余种谱集、600多首乐曲、3000余首解题、歌词,绵延不绝的琴派,精深宏阔的琴论,构成其独特的艺术文化体系。
正由于此,五十年代初,琴学就受到政府的特殊重视。1954年5月,在毛泽东、周恩来、陈毅同志的亲切关怀下,由文化部、中国音乐家协会负责组建了“北京古琴研究会”,隶属当时刚刚正式成立的中央音乐学院民族音乐研究所。30多年来,古琴研究会奋进努力,从调查全国琴谱、琴人入手,整理琴学文献,组织琴人打谱,切磋演奏技艺,培养后学人材。昔日渐渐衰微的“琴学”,在新的社会文化环境中,又显出了勃勃生机;一向孤居自吟的琴人,如今携起手来,出版了一本又一本琴谱琴论。在3000年的琴史演进中,北京古琴研究会留下了一个个脚印。
这场音乐会上的弹琴者,从十来岁的巫娜到二十多岁的刘丽、赵家珍、余欣、乔珊,一律是当今的第三、四代琴人。而在她们的手下,《流水》、《忆故人》、《广陵散》、《梅花三弄》这些千年古曲,既弥漫着远古的神采意蕴,又隐发着今人的感觉顿悟。再加上姜嘉锵、乔珊的几曲琴歌,陈涛的埙箫之乐,袅袅清音,不绝于耳。
琴乐是古老的,它已迈过了悠悠3000载,但对我们来说,仍然具有很大的魅力。靠什么?靠人,舞台上的这些年轻的“琴人”。正是她们,把传统艺术的火种从前辈——当代的第一、二代琴人——查阜西、杨荫浏、溥雪斋、管平湖、吴景略、许健、王迪、李祥霆、吴文光等人手中接过来,继续点燃人们的心灵之火。可见优秀的传统文化,有如长江黄河,是永远不会止息的。

圣水寺汉桂

第4版(副刊)
专栏:山川风物

  圣水寺汉桂
刘兰鹏
出汉中,过汉江,入南郑,东拐15里,但见一片森郁的古柏抱定一座古寺。门楣上“圣水寺”三字依稀可辨。入院内,一棵古树映入眼帘。听同行者介绍,这便是闻名遐迩的汉桂。据说,此寺专为上古时候降龙英雄众恒所建。汉高祖的宰相萧何一日来寺游玩,因崇仰众恒伟业,遂植黄桂于寺中,寓意流芳百世。
汉桂是陕南最出名的树种,也是我国稀罕可数的名树之一。它同黄陵的“轩辕柏”,太原晋祠“周柏”,泰山的“六朝松”,昆明黑龙潭的“唐梅”一样,既是华夏悠久历史的见证,又是一部活生生的历史教科书。
县志载:汉桂每年七、八、十、十一月开放,花开五或八瓣,连开三、四回,延续三十余日。近看,其主干弯曲粗大,四五人方可合抱;其枝丫苍劲,绿叶浓郁,宽大的树冠横压头顶,遮天蔽日。
站在它的枝丫下,我感到它的全身都充满着一种蓬勃的生命。在微风的摇撼中,那深沉的呼吸,激动着人的心灵,一时间,仿佛自己的生命被它强大的神韵溶解、征服。再吮吸清亮的空气和沐浴芬芳的花香,我像回到了天真的童年,童心伴我在这个充满生命的葱茏世界中欢跳狂奔。千百年来,岁月的风风雨雨,雪压霜欺,汉桂都挺过来了,它愈发显得生机蓬勃。脚下的汉水荡着古老的波涛,翻卷着雄浑之声远去了。留下来的是不会死亡的,永恒的,真正伟大的生命。
漫步寺内,注目汉桂英姿。感觉万物苍然,寺内钟声犹存余音。眺望汉水,江水依然东流去;凝视汉桂,叩问其长寿之道。它默不作答,仿佛与对照的心灵搭成一种很深的默契,坦荡如初,一情一境,使悲者喜,忧者乐。情境所至,抒发灵性。听微风拂动枝丫,在风与树之间,拾得妙语:人生在世,当留芬芳于后人。

三明

第4版(副刊)
专栏:

  三明
刘登翰
记忆里一片明灭灯火
一个珠光闪烁的梦
失落在深深山谷
一本等待打开的童话
一株冬天的树被沉沉风雪埋住
……
一首大气磅礴的歌
一个登上脚手架的小伙
脸上是太阳,正在成熟的汗珠
一行用绿荫做标点的诗
一座春天的雕塑
岁月是刻刀,爱是蓝图
麒麟山公园
在悠悠寂寞里被残月遗忘
站成一座荒漠的山
看夕阳在沙溪沉没、浮起
洗几世纪嫣红、几世纪幽蓝
……
本来就是祈祷吉祥的灵物
却为吉祥所重新呼唤
狮子的威武、龙的尊严
追逐的四蹄把世俗的心愿偿还
突然一梦醒来,往事已经如烟
簪红戴绿,自己也成一种奇观
最坎坷的道路,自有缆车飞升
最伤心的狭谷,也被笑声填满
劳动者有权享受最高的欢乐
在太阳灿烂的白天
或者星月隐去的夜晚
让每片绿叶都生长个爱情故事
每条曲径都隐藏一份秘密心愿

原野之声(图片)

第4版(副刊)
专栏:

原野之声[木刻] 宁积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