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怎能这样对待群众中的纠纷?

第5版()
专栏:毖后录

怎能这样对待群众中的纠纷?
去年10月14日,安徽枞阳县其林乡党委书记周美璋、副书记朱胜权、副乡长汤旺生、武装部长姚胜印、秘书章刚生、妇联主任江月英等六人,无故毒打其林小学教师方开祥和农民方同胜,并捆绑、关押他们达六小时之久。
其林乡程庄村小稍生产队汤银海在村长汤用友的支持下,侵占邻队王瓦生产队田地营建新屋。在双方争执中,汤银海打伤王瓦生产队数人,其中有方开祥的父亲。而其林法庭副庭长吴义胜在调解纠纷中偏袒汤银海,王瓦生产队群众不服。10月14日晚六时半,方开祥和王生宜、方开顺、方同胜等八人找村长汤用友评理。正巧上述六名其林乡党政干部正在汤用友家喝酒。方开祥等汇报后,乡领导说他们是无理取闹,一一轰出去。方开顺、丁绍桂以及方开祥和他十六岁的侄儿方同胜犹豫未走。姚胜印对方同胜说:“你回去,不要再闹事了。”方同胜解释说:“我不是无理取闹,是反映问题,是‘有理取闹’。”顶了一句嘴,就大祸临头了。姚胜印抓住方同胜衣领,怒气冲冲地说:“老子把你捆起来。”朱胜权随声附和并走过来给方同胜当胸一拳,又与汤旺生、章刚生三人把方同胜推进黑屋里。方开祥这时只说了一句“不能打人”,也被他们抓了起来。朱胜权狂呼:“拿绳子来,把他两人捆起来!”接着,将方开祥搡进黑屋里。周美璋把桌子一拍说:“太不象话,把他捆起来!”姚胜印、江月英、汤用友找来绳子,汤旺生、章刚生将方同胜按跪在地;方开祥被双臂反剪,打得鲜血淋漓。
“大功”告成后,这一伙人又猜拳行令,畅怀痛饮。在酒席间,朱胜权、章刚生等还不时走进黑屋,对方开祥叔侄拳打脚踢,逼他们交出所谓闹事的后台。方开祥被打得口吐鲜血。这伙人酒醉饭饱之后,将两位受害者拉到堂心,叫汤用友派两名民兵押送乡政府。被带出门时,方开祥愤慨地说:“你们这样无故捆人是错误的。”章刚生冷笑地说:“你告去,就是告到北京也还要经过我们乡里,告得动吗?”半途中,民兵借口有事回家了。周美璋等人亲自将方开祥叔侄押回乡政府,关在会议室里。到晚上八九点钟,才给他们松绑,责令写检查。
方同胜的母亲和方开祥的妻子(产后尚未满月)前去哀求,程庄村党支部书记汤世金赶来保释,一直拖延到次日凌晨一两点钟才放人。
15日晚,周美璋等六人密谋策划,指定章刚生起草所谓《关于方开祥行凶闹事一案的处理报告》,企图倒打一耙。
安徽安庆地区 记良知编后
据了解,安庆地委书记冯建华在去年十月二十六日收到王瓦生产队群众来信后,当天作了批示,请枞阳县委处理并报告结果。最近,枞阳县委、县纪委和安庆地委先后召开常委会,决定开除周美璋、朱胜权的党籍,并建议司法部门追究其刑事责任;汤旺生、姚胜印、江月英、章刚生等人,分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我们的干部是为人民服务的。干部任意殴打、关押群众,是严重的违法乱纪行为,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对于群众中出现的某些纠纷,作为干部,只能是依据法令、政策、原则,耐心说服和秉公处理,而绝不可凭仗权势,任意偏袒,更不得打骂关押群众,胡作非为。一旦出现干部违法乱纪之事,上级有关部门就应如同安庆地委那样,及时过问,严肃查处,而不可采取官僚主义态度。否则,不仅纠纷难以解决,干部也将失去群众的信赖,于安定团结,于四化建设都是不利的。
如何对待群众中的纠纷,如何对待违法乱纪的干部,其林乡事件提供了某种教训和经验,值得我们的一些基层干部和上级机关,引为借鉴。

真文凭?假文凭?

第5版()
专栏:

真文凭?假文凭?
1984年8月,邯郸市教育局发出文件,转发了省教育厅、省计委、省劳动人事厅三单位联合发的“关于解决我省1966年前业余大学学历问题的通知”。这个文件的最后一页有一张表格,是河北省1966年以前举办的业余大学名单,其中有“邯郸市干部业余大学”,学制三年,课程六门,毕业生三十名,1962年9月开办。据我们所知,邯郸市从1945年至1966年,从来没有开办过“邯郸市干部业余大学”,只办过“邯郸市业余文化补习学校”。据了解,“大学”的校名是这样来的:1984年5月4日,由当时在业余学校担任过班组长的席太胜等四位同志写的报告上是“邯郸市干部业余学校”,而在市教育局向省教育厅打的报告中,就拔高为“邯郸市干部业余大学”。
省有关部门发的(1984)41号文件规定,补发毕业证书应按届编造名册,并附这届学生招生文件、教学计划及原学校领导的证明材料,经省主管部门审核。但市教育局上报时,既没有招生文件,又没有教学计划,仅有原校领导人的个人签字证明,这就造成了很大漏洞。比如这个学校只开设了一门语文课,可是市教育局却谎报学过六门课;41号文件中说毕业生为三十人,可是截至去年8月30日,市教育局已经开出一百零七份“大专毕业证书”,领文凭的有邯钢总厂纪委副书记、市委副秘书长、市教育局副局长、市审计局局长、市机械局副局长等党政领导干部。
市教育局在处理这一问题时,采取了不正当的手法。为了上下打通门路,凡领文凭的人都拿出了活动经费,学习时的课程名称、教师、班长名字等内容都统一口径,不许向外透露。已领文凭的人中有的当时是售货员,有的是社会青年,有的仅有小学文化程度,有的甚至连校门向哪边开都不知道,如今都成了“干部业大”的毕业生。
请问市教育局的领导们,你们如此明目张胆地为一些身居要职的人骗取假文凭,这是在搞什么“教育”,怎么为人“师表”?这种弄虚作假的作法,将影响我们第三梯队的质量,并对许多同志产生消极影响。希望上级领导认真查处。河北邯郸市商业局邯郸市工商银行六十余名群众·答 复·
来信提出的批评是中肯的,我们诚恳接受。我们的主要责任和错误是:在冀教成字(1984)41号文批复意见中,误将邯郸市报的“干部业余文化补习学校(语文专修科)”当作邯郸市“干部业余大学”;对邯郸市教育局上报这个学校语文专修科开设的课程和授课时数,特别是对这个班的毕业人数和名单调查不够,审查不严,轻信市教育局的报告,致使他们有虚可乘,乱发文凭。
遵照省委、省政府领导的要求,我们曾于1984年11月和12月两次派人去邯郸市,会同市纪检委、市委宣传部进行了调查,问题已基本查清。邯郸市教育局在补发毕业文凭上的主要错误是:在给省教育厅报告之前,就擅自给一百零四人签发了学历证明。省教育厅下达41号批复文件中,只承认三十人应补发证书,但市局又随意扩大发放范围,共给一百零七人补发了毕业证书,其中有不少人根本不是语文专修科的学员。这一错误的性质是严重的。我们正会同邯郸市有关领导部门,责令市教育局写出书面检查,并准备通报全省,引以为戒。
河北省教育厅

肇东县教育局负责人挪用教育经费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第5版()
专栏:批评以后

肇东县教育局负责人挪用教育经费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你报1984年10月27日第五版刊登《他们大量贪占教育经费》的群众来信和记者的调查汇报,批评了我县教育局负责人挪用教育经费的错误。经查,县教育局以修建教师进修学校为由,挪用修建第六中学的基本建设经费,超支五万七千余元,并占用教师进修学校一层楼,犯有违反财经纪律的错误。这件事虽曾经过县的主要领导同意,县计划委员会批准,但教育局负责人于浚负有直接领导责任;教育局既未经个人申请,也未经基层讨论申报,借回收职工欠款之机,核销职工欠款和补助,违反了组织原则,违反了财经纪律,于浚同志负有主要领导责任;于浚同志未经有关领导部门批准,将公家卖房号的八百三十元钱花掉,犯有占用公款的错误;于浚同志为子女多要住房和占用公款公物建住房,犯有以职权乱拉公款公物、违反财经纪律和搞特殊化的错误。
县计划委员会和原县委书记刘继民、原副县长于骥对挪用修建第六中学的基本建设经费问题,也负有领导责任。
经县委常委会议研究:鉴于于浚同志对所犯错误认识深刻,有改错的决心和表现,决定给予其党内警告处分;他的住房超出规定面积三十九平方米,决定收回两间。于浚占用公款八百三十元,责令他抓紧时间归还教育局。县教育局党委在1982年12月违反原则讨论通过的核销欠款和“困难补助”的决定,予以否定,要按照规定重新讨论。
县委、县政府有关领导人和有关部门应从批准挪用修建第六中学基本建设经费问题中,吸取教训。
县委决定县审计局和财政部门对教育经费使用情况,进行全面审查,制定加强教育经费管理的制度,同时,积极筹集资金,增加教育经费。
黑龙江肇东县
纪律检查委员会

干部培训须注意学用结合

第5版()
专栏:心里话

干部培训须注意学用结合
我省办干部专修科已有三年的历史了,但对干部教育的目标、教学大纲、课程设置、教学方法等问题,还没有明确的规定。现在社会上急需懂经济、懂管理的人才,而学习这类专业的却很少。据1984年4月省委组织部召开的干部培训工作会议透露,全省大专院校干部专修科在校学生三千人,学中文专业的就达两千八百人之多。另外,大多数院校的干部专修科没单独成科,与普通班学生共同上课,难以照顾干部的特点和需要,应当学的课程没有设置,而与今后工作联系不那么紧的课程又非学不可。这样下去,势必造成新的学非所用、用非所学的问题,这无疑是一种浪费。因此,建议有关部门尽快制定出干部培训教学大纲,对教材编选、课程设置、教学方法等问题作出明确的规定;干部专修科最好对口招生,按专业办学,或者设立综合性干部教育院校,设多种专业,定向招生,使现在的学与今后的用紧密结合起来。
湖北郧阳师专干修科八三级学员 盛祥森

追贤诚可贵 安贤价更高

第5版()
专栏:大家谈

追贤诚可贵 安贤价更高
读了你报1984年12月15日第五版刊登的《今日“萧河”追“韩信”》一信,很民有感触。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领导人能够把几位“韩信”追回,并妥善安置,使他们欣然留下,值得称道。这件事也使我想到,追贤、招贤诚然可贵,但如果在入门之后就量才使用,使人尽其才,岂不省了“追”的功夫?在安贤与招贤的关系上,应先注意安贤,把现有的人才安顿好,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这样就可以为招贤增加吸引力。
牢固筑起“黄金台”,能人贤士八方来。
河北邢台市人民政府 王金亮

想起了徐老挂牌

第5版()
专栏:

想起了徐老挂牌
读1984年12月15日你报第五版发表的《学校乱罚款不利于孩子成长》和《不应对学生实行经济处罚》两封来信,很有感触。这类事虽然是个别的,但是重处罚、轻教育的现象在小学中就不是个别的了。有些小学的领导和教师总认为教育不如处罚“奏效快”。
这不禁使我想起已经离开我们多年的徐特立同志的一段往事。当年徐老在长沙稻田师范当校长时,有几个学生在厨房与工友吵起来,打烂了一篮碗。工友很生气,坚决要求徐校长挂牌开除这几个学生。第二天,徐老果然挂了牌,但上面写的不是开除学生的公告,而是一首诗:“我愿诸生青胜蓝,人力物力莫摧残。昨夜到底缘何事,打破厨房碗一篮?”徐老的牌子挂出后,学生作了检讨,工友也心悦诚服了。
徐老历来主张教育学生“不应该用强制的方法,更不应该有粗暴的态度”。这是因为:“我们的教育,是革命的教育,其目的是教国民,不是教顺民,应反对无理的服从以及自己没有了解的盲从”。徐老那时对待青年学生尚且如此重视思想教育,何况我们今天对待小学生!徐老的可贵精神和作风,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浙江 乐长弓

学校搞副业增加收入 不能影响学校的秩序

第5版()
专栏:耳闻目睹

学校搞副业增加收入 不能影响学校的秩序
1984年12月3日晚上9时,广西环江县洛阳中学发生一起部分师生与驻校副业队斗殴事件,一位老师和十多个学生受伤,副业队也有两人受伤。事件发生后,我们曾三次到学校和有关单位调查了解,看来造成这一事件的主要原因是这个学校在搞副业中管理不善。
1984年9月,洛阳中学为增加收入,同意湖南来的十多个民工到学校打砖。由于学校忽视维护学校的正常秩序,又不注意对民工进行思想教育,学校师生的生活和学习秩序受到严重影响。副业队打砖的场地与学生宿舍距离不到十米,民工和学生住在一起。副业队经常在学生晚自修后开动打砖机打砖,噪声使学生无法睡眠;副业队把生砖堆满了学生宿舍区仅有的一块约五十平方米的活动场地,使学生不仅没有运动场所,而且连进出宿舍都不方便;副业队在学生宿舍的大门口起窑烧砖,煤灰飞扬,煤气刺鼻,污染环境,影响学生的身体健康;有些副业队员经常用小石头、土块砸女学生,有的还在砖块上画下流图象、写下流话。去年11月28日早上,就有四五个副业队员在女学生宿舍到教室的路上拦截调戏高中部四个女学生。
学校的一切活动,都要以有利于学生学习知识为出发点。我们希望各个学校在搞副业的过程中,一定要注意维护学校的正常秩序,决不能影响学生的学习和生活。
广西环江县广播站 韦庆恒 卢文化(附图片)

孙秀德待外来个体户情同手足

第5版()
专栏:好人好事

孙秀德待外来个体户情同手足
1983年3月,我和爱人从浙江永嘉县农村来到山东平度县昌里镇店子村做加工被套的生意。俗话说:“在家事事好,出门事事难。”这段话对我这个近三十岁的人来说,还是有些体会的。可是,自从来到店子村后,这里的干部和群众的热情接待和照顾,使我们感到出门犹在家。尤其是村党支部书记孙秀德,对我们外地来的个体户照顾得特别周到。
加工被套需要房子,孙秀德就为我们在店子街最繁华的地方找了三间宽敞房子,还让电工给我们装上了电灯。
我们来时没带多少钱,买了点加工被套的丝棉网和生活用品,剩下的就不多了。开业后不多日子,丝棉网眼看快用完了,怎么加工被套呢?我们心里暗自着急。我们的心思不知怎的被孙书记知道了,他立即借给我们四百五十元钱。这真是“及时雨”啊!他还宽慰我们说:“我平日事多,对你们照顾不周,以后有什么难事只管找我。”后来才知道,这笔钱是他为开办小卖部准备的。
我们浙江人吃惯了大米,平度县吃大米较少,他对我说:“我家里还有三十斤,你先拿去吃着,我再给你联系购买。”
这些事,说起来多着哩。比如做饭需要风箱、碗盆,我又不能千里迢迢带着来,孙书记便给我们送来了;去年我妻子生孩子,他还送来了鸡蛋……
孙书记的热情照顾,鼓足了我们的干劲。现在我们每天加工七个被套,日收入十几元。有时,我干着活就想:孙书记对我们外地来的个体户多么亲热,真是情同手足啊!
浙江永嘉县刘洪恩口述
綦德周 宗绪昌整理

我们是这样防治鸡瘟和禽霍乱的

第5版()
专栏:来函照登

我们是这样防治鸡瘟和禽霍乱的
你报去年10月20日第五版刊登了一封题为《庄户人家的好兽医》的来信,介绍了我们为本县养鸡专业户治鸡病的事。此后,我们收到一些省市养禽专业户来信,要求解答有关鸡病的防治问题。我们除给来信者回信外,对带有普遍性的问题,愿借党报一角,作如下公开答复:
对养鸡业造成严重危害的疫病,主要是鸡新城疫(俗称鸡瘟)和禽霍乱。病鸡都表现出缩颈闭目,离群呆立,不吃食,喜喝水,鸡冠和肉髯变成暗红色或暗紫色,剧烈下痢,呼吸困难,产蛋停止等症状。
鸡新城疫和禽霍乱如何区别?一、在自然条件下鸡新城疫只有鸡类发病,鸭、鹅、鸽子不发病,而禽霍乱可以同时传染给鸭、鹅、鸽;二、患鸡新城疫的病鸡呼吸困难,发出“咯咯”的喘鸣声;嗉囊内无食物,但充满酸臭的液体,倒提鸡时从口内流出;稀粪呈黄白色或黄绿色,鸡冠暗红或暗紫色,病程长后会出现神经症状。患禽霍乱的病鸡呼吸急促,口、鼻有粘液流出,嗉囊内一般有食物,稀粪呈灰黄色或绿色,鸡冠和肉髯呈黑紫色,病程长后转为慢性时则表现出关节炎;三、鸡新城疫用药物治疗无效,禽霍乱用抗菌素或磺胺类药物治疗均有效。
对这两种疫病要分别做好防治工作,因鸡新城疫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只能采取预防措施,其免疫程序是:小鸡出壳长到十至十五日龄,用十倍稀释的鸡新城疫弱毒Ⅱ系疫苗,从每只鸡鼻孔(或眼内)滴入两滴(每滴约0.03—0.04毫升)。长到一月龄后效前法再滴一次鼻(或点眼)。长到三至四个月,用鸡新城疫弱毒Ⅰ系疫苗按说明书进行一次防疫注射,经过三次防疫的鸡对鸡瘟免疫力可持续两年以上。
对禽霍乱的防治,因目前预防疫苗尚不够理想,但可用药物进行防治。平时要注意加强饲养管理,及时清扫粪便,保持鸡舍和运动场地的清洁卫生,并喂给清洁饮水,食盆、食槽每天清洗。一旦发现这种病要立即将病鸡隔离治疗,病死的鸡要深埋或烧毁,鸡舍、场地和用具要彻底消毒。消毒药可用10%石灰乳,3%来苏尔或5%漂白粉等。病群中未发病的鸡应全部用抗菌素或磺胺类药进行防治,以控制发病。用药剂量:成年鸡每只肌肉注射2—5万单位青霉素,一天注射三次,链霉素一天注射两次,连用一至两天。庆大霉素每只鸡注射2万单位,一天注射两次,连用一至两天。金霉素、土霉素碱粉按每公斤体重四十毫克,氯霉素按每公斤体重二十毫克,肌肉注射或口服,一天二至三次,用药一至两天。大群防治时可用土霉素或磺胺咪啶,按0.5—1%的比例混入饲料或饮水,连用五至七天,可达防治目的。还应注意的是,待病情控制后需继续用药二至三天,以稳定疗效。
江苏赣榆县畜牧兽医站 刘恩贵等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