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严重的倒退

第6版()
专栏:述评

严重的倒退
新华社记者
本来,我们期望去年8月17日中美联合公报能有助于扫除中美关系上的阴云,使两国关系健康地向前发展。不幸的是,事隔半年之后,里根总统在美国《世事》周刊发表了一篇从根本上背离8月公报的谈话。这不能不说是美国态度的一个严重倒退。
里根把8月公报的内容概括为:
“如果有朝一日两方(中国和台湾)认为它们能够以和平方式合起来成为一个中国,那就没有任何必要向台湾出售武器了。公报就是这个意思。没有更多的意思。”这样一来,里根把公报的九条内容,包括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唯一合法政府;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干涉内政是指导中美关系的根本原则;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等等这些极为重要的内容,统统排除在外了。而公报明文规定,“这些根本原则是指导双方关系所有方面”,当然也包括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这个历史遗留的问题在内。
正因为里根背离了8月公报的根本原则,在美国售台武器问题上,里根比过去任何一次谈话都更明确地强调,美国把中国用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同美国向台湾供应武器问题“联系在一起”,硬说“提到减少武器供应的全部字句都是以在(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这方面取得进展为条件的”。这是明显干涉中国的内政。在为时一年的谈判中,中国方面始终坚持,中国争取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纯粹是中国的内政,美国停止向台出售武器不得以此为条件。美国在8月公报中也重申承担“无意干涉中国内政”的义务,这是白纸黑字。而里根这次谈话却无视美国在公报中做出的承诺,这不是严重的倒退吗?
更令人吃惊的是,里根在谈话中明白地否认美国在8月公报中承担的义务,美国“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并且“承认中国关于彻底解决这一问题的一贯立场”。里根公然否认美国“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向台湾出售武器”,这不是严重的倒退又是什么?
很显然,里根这篇谈话的指导思想,是以美国的《与台湾关系法》作为指导美中关系的原则,而把8月17日中美联合公报的根本原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就是他在谈话中根本没有提到8月公报,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谈论什么要“恪守”、“履行”《与台湾关系法》条款的原因。在国际关系中,这种恣意践踏两国郑重签署的协议,而把自己一国的法律强加于别国的做法,是谁也不能容忍的。
里根在这次谈话中也挂了一句:“如果我们不继续设法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持良好的关系,那是愚蠢的”。但是,要同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就必须信守中美建交公报和去年的8月
联合公报,切切实实地做一些有利于促进中美关系而不是损害中美关系的事。

里根发表背离中美联合公报的谈话

第6版()
专栏:

里根发表背离中美联合公报的谈话
新华社华盛顿2月25日电 美国总统里根最近在接受《世事》周刊记者采访时,发表了背离中美联合公报的根本原则的谈话。他在谈话中硬把美国减少向台湾出售武器同中国和平统一的方针连在一起,并且重申美国将“恪守”为中国所强烈反对的所谓《与台湾关系法》。
里根针对《世事》周刊记者就去年中美两国政府签署的联合公报提出的问题说,中国方面“同意他们将设法用和平手段解决台湾问题。我们则把我们关于(向台湾)供应武器的声明同上述这一点联系在一起。我们说,如果他们取得进展,确实和平地商议出一项为双方同意的解决办法,那么显然就会不再有任何必要提供武器了。而提到减少武器供应的全部字句都是以在这方面取得进展为条件的”。
里根还说,“如果有朝一日两方(中国和台湾)认为它们能够以和平方式合起来成为一个中国,那就没有任何必要向台湾出售武器了。”他还宣称,这就是美中联合公报的“全部含义”。
里根在谈话中还说什么,美国“将恪守《与台湾关系法》”,美国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向他们(台湾)出售武器”。他还向记者宣布,“我们正在做我们一直在做的一切事情。仍然在定期(向台湾)运送武器。”
另据报道,里根22日在美国退伍军人团年会上发表的讲话中一方面强调美中关系的重要性,另一方面又重弹美国不忘台湾老朋友的滥调。他说,“在我们发展同中国的关系时,我们不会忘记我们在这一地区的其他朋友。我们有义务保持与台湾人民的关系,他们同我们有着长期而光荣的关系。”

民柬电台揭穿越南“部分撤军”的新阴谋 东盟指出越南企图转移不结盟会议的谴责

第6版()
专栏:

民柬电台揭穿越南“部分撤军”的新阴谋
东盟指出越南企图转移不结盟会议的谴责
新华社北京2月25日电 民主柬埔寨电台今天广播一篇评论指出,越南最近在“印支三国高级会议”上再次声称“将从柬埔寨部分撤军”,这是它为了欺骗国际舆论,摆脱目前困境,尤其是为了在新德里不结盟会议开幕之前缓和不结盟国家对它施加的压力而玩弄的新阴谋。
评论说,越南入侵柬埔寨四年来,曾玩弄过各种诡计。去年越南就曾宣布过一次“部分撤军”,但实际上它不但没有撤军,反而不断向柬泰边境增兵,运送大批武器,其中包括坦克、大炮等重武器。
评论指出,越南提出的撤军是有条件的,完全是老调重弹,根本无实质性新内容。这清楚表明,越南继续反对联大关于要求越南无条件从柬埔寨全部撤军的决议,企图永远霸占柬埔寨。
评论说,东南亚国家和世界上所有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国家绝不会被越南的阴谋所迷惑。它们必将坚持联大决议,要求越南无条件地从柬埔寨全部撤军。这样东南亚才会有安全和稳定可言。
新华社北京2月25日电 吉隆坡消息: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加扎利24日在吉隆坡说,东盟国家不能接受“印支三国高级会议”提出的越南从柬埔寨“部分撤军”的建议。
加扎利是在同来访的泰国外长西提·沙卫西拉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讲这番话的。他说,越南提出的“部分撤军”的建议不能解决它对柬埔寨的占领问题。关于柬埔寨问题的国际会议已作出决议,要求越南从柬全部撤出它的军队。
西提·沙卫西拉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泰国没有看到任何迹象或证据说明越南去年作出的撤军保证得到了兑现。他说:“我想,由于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就要在新德里举行,越南是想制造一些噪音。”
另据报道,菲律宾外交部人士说,东盟国家要求越南从柬埔寨全部撤出它的军队,而不是“部分撤军”。越南声称“部分撤军”“纯系粉饰门面”。
据新华社曼谷2月25日电 泰国外交部发言人吉·素乍里军今天在这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印支三国高级会议”在万象发表的声明,目的是转移世界人民关注柬泰边界战斗的视线。声明中关于越南从柬埔寨部分撤军的计划没有任何保证,只是为了宣传而已。
他说:“泰国认为,越南1982年宣布它从柬埔寨部分撤军的计划,没有任何证据能够加以证明。而据多方可靠的消息证实,越南的所谓撤军只是换防,而它在柬的军队并没有减少。”
这位发言人还说:“会议的声明说,有人利用泰国领土作为侵犯柬埔寨主权的基地,这是毫无事实根据的。泰国方面曾多次否认。泰国仍然坚持不介入柬埔寨战争的立场。”
据新华社曼谷2月25日电 此间几家报纸今天和昨天分别发表社论、评论和文章,指出,“印支三国高级会议”声明中提出的越南从柬埔寨“部分撤军”的建议是一个骗局。
《星暹日报》在今天的社论中指出,“这分明是一个骗局,它旨在转移世人对柬埔寨局势的视线。”
《中华日报》的短评说,越南再次玩弄撤军花招的目的是为了逃避在即将举行的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上的被谴责和被置于被告席上的困境。
《新中原报》在昨天的一篇署名文章中说,越南再次宣布的撤军计划是一个大骗局,人们是不会相信的。
据新华社东京2月25日电日本《读卖新闻》今天发表社论指出,最近越南、老挝和柬埔寨韩桑林政权三方“高级会议”发表的声明,是违背联合国作出的要求从柬埔寨撤走外国军队、实行自由选举的决议的。
今天的《产经新闻》发表社论说,三方“高级会议”的目的是,在第七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召开之前作出要撤军的姿态,主要是为了转移不结盟国家对越南的谴责。

吉洪诺夫结束访问希腊

第6版()
专栏:

吉洪诺夫结束访问希腊
新华社雅典2月24日电 希腊和苏联今天发表一项联合公报,强调将进一步加强两国的合作和友好关系,并呼吁在“均衡的基础上”将东西方的军备“尽可能裁减到最低水平”。
这项公报是在苏联部长会议主席吉洪诺夫结束对希腊历时四天的访问时发表的。这是苏联政府首脑对希腊的首次访问。
此间舆论注意到,吉洪诺夫的这次希腊之行时值希腊和美国之间的军事基地谈判出现僵局,美苏之间的日内瓦核会谈重开之际,这是苏联在巴尔干地区采取的一个引人注目的外交行动。苏联一直坚持在欧洲实行有利于它的所谓“均衡裁军”。
访问期间,吉洪诺夫同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就加强双边合作、东西方裁军和塞浦路斯问题等进行了会谈,并签署了为期10年的两国经济、工业和科技合作协定。据今天发表的联合公报称,双方的许多观点“相吻合”。
吉洪诺夫已于今天离开雅典回国。

苏领导机构支持印支“高级会议”

第6版()
专栏:

苏领导机构支持印支“高级会议”
本报讯 据塔斯社2月23日报道,苏共中央、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和苏联部长会议给河内操纵的印支“高级会议”发了一封贺电。这表现了同东盟等国际舆论的强烈反应截然相反的立场。
贺电认为“高级会议”的召开“具有特殊的意义”,硬说它是“旨在缓和该地区的紧张局势”,并表示予以“完全支持”。

新加坡政府发表声明 要求不结盟首脑会议回到正确道路上来

第6版()
专栏:

新加坡政府发表声明
要求不结盟首脑会议回到正确道路上来
新华社北京2月25日电联合国消息:新加坡政府在这里和在一些国家的首都散发的一项声明要求即将在新德里召开的第七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回到它的真正不结盟方向。
新加坡政府在声明中说,这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给不结盟运动提供了回到真正不结盟的道路上来的机会。
声明说,不结盟运动正处在十字路口,许多国家希望在新德里召开的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将标志着摆脱在古巴召开的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的轨道的重要一步。
声明强调,不结盟运动少数成员国企图把这个运动同一个超级大国及其盟友联系在一起,这是对不结盟运动根本原则的蔑视。
声明说,不结盟运动的一个神圣的义务就是无条件地反对一切形式的侵略。
声明说:“我们希望在新德里不结盟运动的威望和活力将得到恢复”。
声明指出越南的行为是一种侵略行径。16万越南军队仍旧占领着柬埔寨,而由一个傀儡政权掩盖这种占领。声明说,“直到今天,不结盟运动作为一个整体,还没有谴责越南的军事干涉。”
声明说,“对不结盟运动来说,可悲的是,在古巴担任主席时,由于不让民主柬埔寨出席在哈瓦那举行的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从而鼓励了侵略者,惩罚了受害者。”
声明说,如果古巴的决定被批准,那就开了一个先例,在每一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上,赋予东道国以专横的权力,可以决定谁应该出席会议,谁的席位应该空出。

日外务省不信苏联导弹不针对日本

第6版()
专栏:

日外务省不信苏联导弹不针对日本
本报讯 东京消息:日本外务省首脑认为,苏联关于SS—20导弹不针对日本的说法不可信。
据《读卖新闻》报道,日本驻莫斯科大使高岛2月23日会见葛罗米柯外长时就苏联在远东增强军备、尤其是要把SS—20导弹转移到远东问题时强调指出:“应该进行全球性解决,在牺牲亚洲的情况下进行(核武器)谈判是严重的问题”。对此,葛罗米柯外长辩解说,苏联的SS—20导弹“决不是针对日本的”。
据报道,外务省首脑24日说,葛罗米柯的说法“因时间和地点而异,不能轻易相信”。他还强调“不能按字面来接受”。另一外务省人士认为葛罗米柯的讲话是“策略性的”,可能是操纵对日舆论的一个行动。

苏联急欲对不结盟首脑会议施加影响

第6版()
专栏:

苏联急欲对不结盟首脑会议施加影响
新华社莫斯科2月25日电 在第七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即将召开之际,苏联一些报刊、通讯社接连发表文章,对会议施加影响,企图把两个不结盟国家——柬埔寨和阿富汗被外国军队侵占的问题从会议日程中删除,并且反对邀请西哈努克亲王出席会议。
塔斯社最近发表的文章,指定“讨论确保裁军事业取得进展的途径应该占据这次会议的中心地位”,并且引用越南外长阮基石的话,攻击要求讨论柬埔寨问题的不结盟国家领导人是“国际反动派”,“企图分裂”(不结盟)运动。
苏联《新时代》周刊第八期在题为《最高级会晤临近的时刻》一文中攻击要求讨论柬埔寨和阿富汗问题的许多不结盟国家是“想要转移视线,使会议不去注意不结盟运动的主要任务”,“把主意打在运动的某些参加国的政治浅见上”。这家周刊赞赏印度在这两个问题上的立场。
《真理报》不久前发表长篇文章,攻击“反对两个超级大国的政策”是“错误思想”,并告诫一些不结盟国家不要在美国和不结盟运动的“天然盟友”——苏联之间“保持等距离”。

图片

第6版()
专栏:

2月22日,几百名在印度的阿富汗难民和印度人在新德里示威,抗议印度政府邀请阿富汗卡尔迈勒政权参加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
本报电视照片

穿自己的靴子走路 南报指责美苏向不结盟运动施加压力

第6版()
专栏:外论摘要

穿自己的靴子走路
南报指责美苏向不结盟运动施加压力
南斯拉夫《信使报》2月21日以《穿自己的靴子走路》为题发表了一篇评论,摘要如下:
离在新德里召开第七次不结盟国家最高级会议只剩下两周了,象以前召开的历届会议一样,这次会议也引起了世界的特别注意。在目前极其尖锐的形势下,世界公众期望从印度的首都得到新的倡议,以便从积累起来的国际问题中寻找出路,进行真正的谈判,摆脱战后最严重的危机,实现缓和。但在那些向全世界表明这种愿望和希望的人中间,还可以听到陷在相互关系和导弹狂热之中的大国的声音。
美国众多的研究所在忙于研究不结盟,在采访最近在马那瓜召开的协调局会议的记者中,数美国记者最多。
莫斯科也同样为不结盟国家操心。哈瓦那最高级会议前夕,专门出版了一本书论述不结盟运动。报纸和杂志发表一系列文章,谈论“天然盟友”或者不结盟国家和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后备军”。最近,这种理论又死灰复燃。当米·里比契奇17日同外国记者谈话时,苏联有名的报纸《消息报》的一名记者问里比契奇,此时此刻,他是否还把两个集团“同样看成两只靴子”,或者,还是有一个集团离不结盟国家“更近一些”。里比契奇回答说,如果集团只是靴子,那就好办了。我们不是根据言辞,而是根据它们的行动和它们鉴于自己的力量和责任而奉行的政策,来衡量它们和作出判断的。
这个提问以及最新的思想表明,大国还在唱老调。它们不理解,或者不愿意理解,不结盟国家穿不得和不愿意穿集团的靴子,而是早就穿上了自己的靴子。
第七次最高级会议的东道主、印度政府总理英·甘地认为,最近有必要提醒注意来自各方的旨在改变运动方向的压力。她的外交部长也重申了这一点。南共联盟中央主席团主席里比契奇在对外国记者的招待会上发表谈话时谈到了这一点,但没有讲所有这些压力是从哪里来的。
且不说来自西方的压力,提一下《真理报》的文章就足够了。外长们在马那瓜会晤之后,这家报纸的文章赞扬运动的“反帝”性,但是指责它还不够坚决,“同它的朋友和敌人保持等距离”。16日的《真理报》重新强调,“不结盟运动越来越认识到,帝国主义是它的主要敌人,在争取和平与缓和的斗争中,它看到同社会主义国家站到一边是成功的保证”。
新的危机,维也纳、日内瓦和马德里关起门来的徒劳的谈判,在这样的时期,世界公众期望从新德里得到新的推动和新的消息。

“孩子们啊,可把你们盼回来了!”——记民柬国民军在内地和人民的关系

第6版()
专栏:

“孩子们啊,可把你们盼回来了!”
——记民柬国民军在内地和人民的关系
杨木
世界各主要通讯社及报刊对柬埔寨越占区和游击区人民拥护谁的问题,有截然不同的报道和看法。不久前,我们步行一个多月深入柬埔寨暹粒——六号公路战区采访调查这一问题。我们访问的是越军撤退不久、民柬国民军刚刚进驻的村子。村民们所反映的事实在柬埔寨内地带有普遍性,也是越占区人民思想状况的一个侧面。
荔枝山瀑布附近有个波列昂通村。当我们随同国民军大队人马进村的时候,令人吃惊的是,这个以接待外国游客闻名的公园式村落现在竟然空无一人,水磨石的条凳和栽种整齐的风景树犹存,但所有木屋都被越军拆去修碉堡了。第二天,当树叶上的夜露在朝阳下闪烁的时候,近20名衣不蔽体的山民进村找国民军来了。这些人自我介绍说,他们原是这个村的村民。越军从1979年初以来多次占驻该村,1981年9月突然毁村赶人。全村33户190多人四散逃亡,在原始森林中过着“白毛女”式的生活。他们这20多人在森林中相聚并开辟了一片旱稻地,种些白薯、瓜果,半饥饿地捱过了一年多。这两天,听说国民军开进山里来了,便跑来会面。
我抬头一看,包括5个小孩、3名妇女的这群山民都是面黄肌瘦。国民军师长莫特把从后方带来的一些药品和小孩衣服发给他们。四十岁的妇女洪格感动地把领到的新衣服给她的七岁男孩穿上,并自言自语地说:“我们的衣服都被越南人抢光了。可怜的孩子啊,穿上这件国民军跑了几百公里路送来的衣服吧!”接着,莫特师长脱下身上的一件灰黄色的外衣给70岁老人罗克穿上。这位因营养不良而头发白里带黄的老人说:“四年了,我没有上衣,任凭蚊虫咬,寒风吹。今天,才第一次穿上这柔和的布衣啊!”人群中有人说:“越南人抢东西,国民军打越军并送给我们衣服药品,还是国民军好啊!”
当我们走进宝拜村时,村口聚集了数十名村民。一位白发老大爷率领全家坐在一张破席上,向国民军献上半筐大米并说:“越南人抢去我家不少粮食。可是,我们还是把节省下来的一点大米献给国民军,表示一点心意。”72岁的老太太帕特在国民军中认出几个熟人,就紧握着他们的手说:
“孩子们啊,可把你们盼回来了!”
在越军四进四出的德罗边登村,当我们结束访问即将离村时,每家每户都坚留国民军在他们家里吃午饭。这就推迟了我们访问下一个村落的计划。当我们踏着月色到达德罗边斯外村的时候,整整等了七、八个钟头的约300名村民还聚集在广场上迎候国民军。莫特师长向他们宣布民柬的经济政策,当谈到“今后不吃大锅饭,稻谷收成归己”时,群众欢跃,足见人们对民柬的新政策是欢迎的。
越军肆虐,疫病袭击和饥寒交迫,可说是游击区和越占区的三害。国民军这次随身带去送给内地居民的衣服、药品、火石虽然数量不多,可是很切合群众的需要。特别使群众感动的是,国民军每到一处都派出军医为群众看病打针。在楝拉山麓的克瓦乡,金灿灿的稻子已经成熟,从扁担山南下的妇女运输队和国民军,帮助当地群众收割,有的战士还协助老乡盖房子和挑水。当地村民说,越南人占领的时候,村里听不到笑声。国民军来了,生活虽未明显改善,但人身自由了,心情舒畅了,村里也有人吹箫奏乐了。
1980年下半年以来,越军为了躲避深入内地抗越的国民军的袭击,竟然居住在老百姓楼下甚至家中。这就使国民军增加了杀敌的困难。可是,暹粒省的爱国人民却用种种巧妙办法诱敌出村,并通知国民军半路截击。国民军某团团长成恩对我们说:“国民军炮轰六号公路附近的越军据点时,炮弹是否命中,毙伤敌人多少,都有老百姓向我们报告。这就使得国民军能够不断校正炮击目标和提高战术水平。人民是我们作战的耳目啊!”
当我们越走近六号公路的时候,听到的人民协助国民军作战的故事就越多。六号公路以北8公里、路南15公里以内的树木,全部被越军砍伐,以防止国民军在树林掩护下逼近六号公路。越军对公路两侧的村子不断查户口,发动“扫荡”,可是,仍无法阻止国民军破坏和袭击这条公路,并穿越公路在路南和洞里萨湖以北开辟广阔的游击区。
侵柬越军是柬埔寨人民最好的反面教员,四年的严酷现实使越来越多的柬埔寨人逐步认清了敌我并用实际行动来支持民柬联合政府和国民军。我们带着这个结论,穿越莽原和人迹罕到的山林,结束了这次采访。(附图片)
暹粒省荔枝山达暹村各阶层人民,在村口等候路过的民柬国民军。
新华社记者 刘建国摄

中国书展在法国受到热烈赞赏

第6版()
专栏:

中国书展在法国受到热烈赞赏
本报讯 根据中法文化协定,我国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底分别在法国巴黎和里昂举行了综合性大型书展,受到法国文化界热烈赞赏,参观人数之多,出乎人们意料。
这次书展的展品,除各种画册、木版水印画、剪纸等工艺品外,还有图书期刊约5,000余种,其中有外文图书800种。书展于去年12月1日在巴黎开幕时,法国参议院议长、对外关系部、文化部都派代表参加,我国大使姚广也出席了开幕式并讲话。法国国家电视一台、巴黎和里昂广播电台都采播了书展盛况,法国报刊也纷纷发表评论。《人道报》以《十亿只手伸向我们》为题评论说:“这是中国3,000多年文化史的辉煌见证。”一家报纸发表评论说:“书就是伸出来的一只手,……是和10亿人的热烈接触。”里昂的《晨报》写道:“不论是专业人员还是外行,都会被美术书籍的美妙装帧,高超质量,秀丽的书法所吸引。……展品展示了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
书展结束后,中国书展代表团将展品中的6,000多册图书赠送给法国。

《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获日本优秀电影奖

第6版()
专栏:

《一盘没有下完的棋》获日本优秀电影奖
据新华社东京2月22日电 据《每日新闻》今天报道,在1982年度日本电影的评比中,日中两国合拍的故事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和其它三部日本故事影片分别获得“日本优秀电影奖”。
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的作曲林光(日本)、江定仙(中国),录音师桥本文雄(日本)、吕宪昌(中国)分别获得“音乐奖”和“录音奖”。
这次评比是由每日新闻社在日本电影制作者联盟、映像文化制作者联盟和日本体育新闻社的协助下举办的。
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在日本上映以来,观众总数已超过150万人次,这在日本是少有的。
前不久,《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在日本电影人大奖协会和日本优秀电影观赏会分别举办的1982年度电影评选中,都获得了“优秀作品奖”。

我红十字会向秘鲁灾民捐款一万美元

第6版()
专栏:

我红十字会向秘鲁灾民捐款一万美元
据新华社利马2月23日电 中国驻秘鲁大使徐晃今天在这里代表中国红十字会向秘鲁红十字会会长埃尔南·奥塔伊萨转交了一张价值1万美元的支票。这1万美元是中国红十字会捐送给秘鲁北部地区遭受水灾的灾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