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两位教授真心为发展农业服务

第5版()
专栏:

两位教授真心为发展农业服务
我们农场种了不少果树。为了发展生产,于1981年筹建果酒厂,但是缺少技术力量。于是我们就到天津市轻工业学院登门求教。戴仁泽教授亲切地接待了我们,并高兴地接受了我场聘请他当顾问的请求。两年来,戴教授多次来到果酒厂指导生产,使得我们的果酒厂去年5月就正式投产了。仅仅半年的时间,果酒厂的产值就达到22万元,获纯利5万元。在他的指导下,我们还研制出一种具有独特风味的新饮料——葡萄啤酒。这种啤酒,不但具备大麦啤酒的各种特点,并且有着新鲜果汁的浓郁芳香,投放市场后,颇受欢迎。
为了扩大葡萄种植面积,我们又到山西果树研究所参观学习。这个所的老教授欧阳寿如不仅向我们认真地传授技术,还接受了我们聘请他当顾问的请求。一年来,他两次千里迢迢来到我们农场,帮助我们分析土壤结构,并制定了扩大葡萄种植的方案。去年底,他还把自己多年试验的葡萄单芽育苗技术提供给我们。在他的热情帮助下,现在我们农场已经建起了9栋近3,600平方米的育苗温室,今年初已经开始育苗,到春天将有80万株葡萄苗可供大田种植。这样育出的葡萄苗,比室外培育的可提前一年结果。
戴仁泽、欧阳寿如两位老教授为我们农场发展果树和果品加工出了大力,我们特写这封信,表表我们职工对他们的感谢之意。
天津市红光农场 于正杰 孙洪儒

数着俺的亲人多

第5版()
专栏:新风集

数着俺的亲人多
俺今年73岁了,无儿无女。自从俺瘫在炕上,脸得别人给洗,饭得别人给端,煎汤熬药没有一时不用人的。多亏俺赶上了如今这好社会,虽说是个孤老婆子,可俺觉着全庄人数着俺的亲人多。
大前年,俺老伴下世时,俺真想寻个短见,跟他一块去算了。可那几天,干部和乡亲们,你出去我进来,好言好语一个劲安慰俺,总叫俺横不下这个心!当时俺想,死活不差这几天,等没人来时再说。可第三天,大队书记和妇女主任就来告诉俺,队里安排了一个妇女常年侍候俺,还说每月给俺10元零花钱,一年到头吃细粮。天啊!这下子可把俺难为死了!俺一个孤老婆子,对大伙儿有什么恩德,叫集体白养活俺!那天晚上,俺被感动得哭了半宿。
前年,队里觉着一个人侍候俺端屎端尿、做饭煎药,太缠人了,就又安排了20名妇女轮流给俺洗衣裳、拆被褥,冬换棉、夏做单。过年的时候,她们还给俺办齐了年货,剁好了饺子馅,年三十来给俺包饺子。初一那天,别人都去看热闹,找同伴耍,可一帮媳妇们一大早就来给俺拜年,和俺坐在炕头上又说又笑,真比亲闺女还亲!
去年3月,妇女主任来给俺说:上级号召搞精神文明,全队36个年轻媳妇争着报名来侍候你老人家。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呀!妇女主任走了不一会儿,真来了一大帮小媳妇,有些俺叫不出名来,还有的俺不认识。她们把俺包下来了,还要比比看谁侍候的好呢!
俺一辈子没儿没女,可亲儿亲女有几个能象她们这样的?!5月天,高云芝扔下家里的活计不做,给俺拆了旧被,絮上新棉花,又絮了一条褥子给俺铺在身子底下。还给俺洗头、洗身子。西红柿刚上市,魏兰贞自己花钱买来给俺做西红柿鸡蛋汤吃。这两年,俺队77户人家的饭,我差不多吃了个遍,谁家做了好饭食,总是打发孩子给俺送一碗。
俺队里搞了生产大包干,可是,来侍候俺的人都没变样,反倒更尽心了。俺瘫在炕上整整两年多了,俺舍不得死,舍不得离开这些好心人,这个好社会!要是俺能说了算,真想再活它十年、二十年,亲眼看看往后更好的日子。
山东昌邑县龙街大队“五保”社员
郝玉英 口述
龙池公社通讯员
温效彦 整理

请国家收下这一千元

第5版()
专栏:来函照登

请国家收下这一千元
我是个普通工人,请你们将这个存折上的1,000元代我取出献给国家。钱是我多年积攒的。为什么我要这样做呢?因为我爱祖国,爱共产党。
童年时,母亲告诉我:“咱家孩子多,旧社会养不起,大的送给了别人,如果没有共产党,也不知道你如今在哪里。要争气,好好读书,长大了为国家出力。”从那时起,党的美好形象就在我的心里扎下了根。1965年,由于意外的情况,我刚十多岁就挑起了几乎全部的家务重担。我一边上学,一边忙于家务,做饭、挑煤、买米、买菜;家里还有个瘫痪病人,又要请医生、取药、煎药、服侍病人。常常是一天忙到晚。
在我家最困难的时候,我的班主任老师带着同学们来到我家,帮助挑水、搞卫生、洗衣服……,他们送来了温暖。老师不但教我学文化,他和同学们还以实际行动教我怎样做人。老师的话常在我耳边响起:一个人应该多做好事,象雷锋叔叔那样生活才有意义。那年秋末的一个中午,我回到家里时,看到有一位四十来岁的人正在扫地。母亲告诉我,他是派出所所长。当时我感动得满眼热泪,连话也说不出来。那位叔叔对我说:“别哭了,过去对你家关心不够,这些日子你辛苦了。”此后,他常来看望我们,帮我做家务事。他多象雷锋啊,帮我家做了那么多事,我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他留下的几句话至今我还记得:“不要谢我,这是一个共产党员应该做的。记住党的恩情,为了国家的未来,好好读书。”
十多年过去了,我的老师、同学和那位派出所所长的话以及他们助人为乐的美好品德,仍然牢牢印在我的心里。十年动乱,给许多人留下了心灵的创伤。现在,大部分人已经振作起来,但是也还有一些人,尤其是少数青年人,缺乏明确的生活目的,把社会和生活看淡了,过一天算一天。他们工作往往不努力,嫌累怕脏图安逸,片面追求金钱和物质享受。吃好穿好,游山玩水,婚事大办,是这些青年的生活宗旨。这样的生活有多大意义?青年朋友们!别忘记我们是中华民族的后代,前辈为我们抛头颅、洒热血换来了今天,我们应该有志气,奋发图强,振兴中华,肩负起时代赋予我们的使命!
祖国正在进行四化建设,需要资金,请收下这1,000元吧!这是我的心愿,是祖国儿子的一片诚心!
重庆沙坪坝区雷锋小学 吴明
(我的地址与名字都是假的)
“吴明”同志为四化献款的精神很可贵。怎样正确地看待我们今天的社会,一个人应该追求什么样的生活,人们从这封信中也可以得到启迪。但是,这种捐款的办法不宜提倡。目前我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还不高,国家也不要求这种捐献。我们搞四化,资金虽然不很充裕,但是,只要人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奋斗,四化是定能实现的。希望“吴明”同志来函将自己的真实姓名和通讯处告知我们,以便退还储蓄存折。 ——编者

大家都做老实人

第5版()
专栏:读者推荐

大家都做老实人
元月六日的《天津日报》第二版,刊登了一篇题为《感谢您,没有留下姓名的天津市民们》的来信。写信人是天津市外国语学院附属外国语学校澳籍英语专家罗伯特·赛迪先生。
信中反映的事情虽小,但发人深思。我们每个公民的道德风尚如何,确实关系着祖国的尊严啊!
建议你报转载这封来信,让大家都来向信中提到的那个中年人和几位妇女学习,做老实人,办老实事,为我国人民的传统美德增添新的光彩。 天津 杨文训

感谢您,没有留下姓名的天津市民们

第5版()
专栏:读者推荐

感谢您,没有留下姓名的天津市民们
我是一名澳大利亚的教师,现在与家属一起在天津市工作与生活。
每天,我都象市民们一样,到自由市场买东西回家做饭。由于我不会讲、也听不懂贵国语言,因此买东西有时对我来说确实是一个难题。
大约一个星期以前,我在一个自由市场(黄家花园农贸市场)向一个年轻的小贩买白薯。他卖给了我6块白薯,要了2元人民币。当时,我以为这是白薯的卖价,因此如数付了钱,走开了。我想,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时,应相信(那里的)人们。
突然,一个中年人和几位妇女把我叫了回去。他们看上去很生气,并且正在责备那个年轻人(小贩)。
我感到很困窘,因为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一会儿,事情明白了。原来他们在批评那个年轻的小贩,说他骗了我(这是我从他们的口气和神态中觉察出来的)。他们让那个年轻人退给我一半的钱,并且再多给我1块白薯。从小贩的脸上看得出他很内疚不安。因此我想,人们是在教育他,对待在中国的外国客人应老实。
我从未遇到过这样好的人们。他们对一个在异国的陌生人的关心和体谅,使我在感情上受到了极大的触动。我真希望当时把我的这种感情向他们讲讲(可是我不懂中国话)。看到有教养的市民们,教育年轻人要讲礼貌和道德,这是件多么好的事情呀!当我回到我那年轻的祖国时,我将永远铭记中国,以及她那历史悠久美好的一切。而尤其使我难以忘怀的将是你们中国人民(对外国客人)的真诚相待和真正的友谊。
天津外语学院附校澳籍教师
罗伯特·赛迪
1982、12、18
(李长进译)

打人者和护短者

第5版()
专栏:大家谈

打人者和护短者
读了你报1982年12月19日第五版刊登的记者调查汇报《为什么保定市一再发生打教师事件》,我为这件事有了公论而庆幸。
一中教师被打后,在保定市轰动一时,影响很坏,人们更加缺乏安全感了。记者在调查汇报中,作出了公正的回答,为人民教师——被打的无辜者正了名;把环境卫生所少数清洁工的不法行为公之于众,使他们受到舆论的谴责。
调查汇报剖析了接连发生打骂教师事件的原因,其中一项是领导者护短。这不能说是个认识问题,也不仅是个失职问题,而是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有这样的领导者,下面怎能不如此胆大妄为!保定市建委某些领导者对清洁工人打骂教师事件应负有责任,遗憾的是,至今不见护短的领导者的反应。
调查汇报还揭示了“公对公”这个弊端。明明是几个清洁工人把人打伤,肇事者却不负担医药费的开支,而是由公家包下来。这是毫无道理的。这种作法,似乎成了惯例。个人闯祸,公家负责:伤了人,公家付医疗费;死了人,公家付抚恤金;闯祸者个人经济毫无损失。理由是“公家人”。因为他们端的是铁饭碗,吃的大锅饭,公家出钱,领导作情,可以息事宁人。这实际上是慷国家之慨,包庇、纵容肇事者。这个弊端亟应废除!
河北保定市 张文

他们住房并不难却又盖新房

第5版()
专栏:

他们住房并不难却又盖新房
河北邯郸地区文化局于1982年3月为两个副局长盖新房两处,面积共188平方米,造价高达1.5万元,在群众中影响很坏。
副局长周永俭,原住独院一处,是文化局近年为他建造的高标准住房。1982年初,周永俭妻子去世,找神汉看过风水后,决定另建新居。
另一名副局长索逢仁,刚提升7个月,主管人事、财务。全家3口人,原住楼房两套,怕地震出危险,就决定盖新房。
房子造型极为奇特,附近社员说:“一看就知道是大官住的。”
干部职工就这事多次向上反映。地委主管书记过问了一下,并没有解决问题。书记走后的第六天,这两个副局长就迁进了新居,并向群众示威说:“告状顶屁用!”
我们希望邯郸地委严肃处理这件事。 河北邯郸 众普

答复

第5版()
专栏:答复

答复
索逢仁、周永俭两同志原住房并不困难,但为了住得更舒适,向文化局党组提出住房有困难。局党组放弃原则,同意他们建房。在建房过程中,索、周又提高标准,扩大建筑面积,使新建平房两个单元面积共达172.8平方米。整个工程共花费3万多元,超出预算2.1万元。
地委对这一问题很重视,曾对索、周二同志进行严肃批评,明确指示不让他们搬进新房。但他们不听招呼,先后搬进了新住房。根据索、周二同志所犯错误及其认错态度,为严肃党纪,教育本人,经地委研究决定:
一、给予索逢仁同志党内警告处分。
二、鉴于周永俭同志犯有利用职权为自己建造住房,并弄虚作假,将不符合条件的爱人招为固定工,将侄子顶养子安排为固定工等错误,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并建议行署撤销其文化局副局长职务。
三、地区文化局党组不坚持原则,作出为索、周建房的错误决定,应认真检讨,总结经验教训。
四、地委宣传部副部长、地区文化局局长、党组书记杨海楼同志,对造成上述问题负有责任,应作深刻检查。 中共邯郸地委

执法机关怎能违法

第5版()
专栏:

执法机关怎能违法
我们在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布的《关于制止乱砍滥伐森林的紧急指示》中,碰到一件执法犯法的事。
省林业厅所属的省木竹管理总站,是执行木竹检查、签发运输证明的单位。1982年12月14日,我县西岩木竹检查站,查住省林业厅从我县青界山林场装出的一车(车号是18—90824)木材。车上人员出示了省木竹管理总站的便条,上面写道:“城步、武冈、隆回及沿途各木竹检查站:我厅建老干部宿舍,从城步县林业局调运杉木8立方米来长沙,请予以放行。”正在西岩工作的县林业局副局长立即同省木竹管理总站联系。接话人说有此事,但手续不妥,并说:以后注意,这车木材请放行。
我们考虑,省林业厅建老干部宿舍需要木材,省计委会给指标;即使是指标不够,也不应让木竹管理总站写便条向下面要。于是我们当即又向省林业厅发电报,询问此事。省厅回电说:“此材不是建老干部宿舍用材,而是私人要的,由你们处理。”县林业局根据中央紧急指示精神,没收了这车木材,并要求省林业厅责成省木竹管理总站对胡乱开条子向下面要木材的人作出严肃处理。
湖南城步苗族自治县木竹检查站 卫林 纠风

转业费应归军人所有

第5版()
专栏:问事窗

转业费应归军人所有
问:转业军人离婚,转业费是否算家庭共同财产?
江苏泗阳 李杰
答:我们查阅了最高人民法院1979年3月21日发的〔79〕法办研字第9号文件,其中规定:转业费系安置转业军人生产、生活的费用,应归军人所有,一般不能作为家庭共同财产处理。但是,如果夫妻共同生活时间较长,离婚时转业费所余款额数量大,军人生活富裕,对方生活困难,可酌情调解或判决军人一方从中适当给予对方一部分,以帮助对方解决生活困难。
——编者

测量粮食水分的仪器买到了

第5版()
专栏:建议之后

测量粮食水分的仪器买到了
你报去年12月4日第五版刊登了我的《请为我们研制检查粮食的仪器》建议信后,全国许多单位来电来信,热情地向我介绍他们生产的“粮食水分测定仪”;我站领导对这个问题也十分重视,现已购回7台重庆建华仪器厂生产的QSC—2型“粮食快速水分测量仪”。这种仪器的特点是,使用简便、准确、效率高,使用人员满意,基本上解决了我站收购粮食时检查水分含量难的问题。
这要感谢党报和全国许多同志的关心。尤其使我感动的是,山东益都县粮食局冯光远、益都县东高公社王冬政、黑龙江桃山林业局职工医院刘钊、江苏无锡西漳电子器材厂孙汉良等同志,他们在来信中不仅详细地介绍了自己所知道的关于粮食水分测定仪的情况,还热情地为我们联系生产单位。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他们却把别人的困难作为自己的困难来真心对待。这充分反映了我国人民的新风尚,怎能不使人感动呢!
四川沐川县城关粮站 徐波

余款不给退 电表不走字

第5版()
专栏:毖后录

余款不给退 电表不走字
1981年7月,我们和河南省安阳市电度表厂联系买电表,当时按要求给这个厂汇去电表款和运费共30,409.70元。同年8月,我们陆续收到1,000多只电表,最后算账,实用电表款和运费共30,079.04元,应退回330.66元。但时过几个月,不见余款汇来。我们打长途电话催问,这个厂的领导人在电话中答应立即把款汇来。但等到1982年10月,还是没见寄回汇款。这些电表,是我们给各队代买的,由于余款汇不来,好几个队一年多都无法结账。我们便派了两个同志去安阳。他们到这个厂后,厂领导人说了些对不起的话,表示:“明天一定把款给你们汇去。”这两个同志又谈到这1,000多只电表中,有100多只不走字。厂领导人说:“我们的产品实行‘三包’,过两天一定派两名技工去给你们修理。”没想到,1982年过去了,我们既没有见到他们来人,也没见到汇钱来。
为了催回余款,我们打长途电话,加上去人,已经花了70多元;如果再派人去一趟,即使把钱要来,也是会“黄瓜打驴,折了一半”。
北京市大兴县庞各庄公社

我们研制出三种小型机引犁

第5版()
专栏:答复反应

我们研制出三种小型机引犁
你报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第五版“立此存照”栏刊登了《也算“土洋结合”?》的批评照片和“编者附语”,对我们地方农机研究部门是个促进。类似情况,湖北省的一些地方有,我们淮北地区也有。
为解决农村实行责任制后广大农民对小型拖拉机配套农机具的迫切需要,我所通过调查研究,同有关单位共同研制出了三种小型机引犁,并于去年十二月通过省级科研鉴定,可供农民选用。
安徽阜阳地区农业机械研究所(附图片)
图片说明
左上:IL—122型单铧犁
右上:IL—220型双铧犁
左下:ILB—122型耕耙犁

图片

第5版()
专栏:图片说明

左上:IL—122型单铧犁
右上:IL—220型双铧犁
左下:ILB—122型耕耙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