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伊朗和阿曼等国领导人强调 反对苏联在伊朗阿富汗和海湾地区干涉扩张 巴外交部和巴盟主席驳斥塔斯社和《真理报》指责

第6版()
专栏:

伊朗和阿曼等国领导人强调
反对苏联在伊朗阿富汗和海湾地区干涉扩张
巴外交部和巴盟主席驳斥塔斯社和《真理报》指责
新华社德黑兰六月十二日电 据伊朗电台今天广播,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要求苏联不要干涉伊朗内政,也不要在阿富汗进行干涉。
霍梅尼是今天上午在库姆会见苏联驻伊朗大使维诺格拉多夫时作出这一表示的。伊朗电台今天下午详细报道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一些对话。
维诺格拉多夫把苏联领导人的一封信交给霍梅尼时说:“我国希望我们两国建立更好的关系。”
霍梅尼说:“正如我以前说过的,凡是要同我们友好的国家,我们都要同它们友好。我希望你们国家和政府在同我们的关系中要相互尊重,即不要干涉我们的内部关系。”他又说:“不要干任何可以被人说从苏联(向伊朗)运进了武器的事。”“我希望促使我说某些事的问题不再发生,最重要的事情是运送武器这件事。”
霍梅尼还说:“我希望,伊斯兰国家阿富汗通过伊斯兰方式解决自己的问题。苏联对那里的干涉也会对伊朗产生影响,我希望苏联不要干涉阿富汗。我重申我们希望保持友好关系。”
据新华社德黑兰六月十二日电 土耳其外交部长京迪兹·厄克钦六月十二日结束对伊朗的访问时两国在德黑兰发表的一项联合公报说:“双方重申不容许超级大国对本地区各国的内政进行任何干涉,并且强调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必须建立在承认不干涉别国内政、互相尊重和承认彼此的领土完整的原则上。”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马斯喀特消息:据《阿曼消息报》报道,阿曼国家元首卡布斯最近对美国《时代》杂志驻开罗记者发表谈话时指出,俄国人“正打算在海湾扩大影响。他们在干什么已不是秘密”。
他说,阿曼“对苏联人如何利用人,如何鼓动和援助闹事者有切身体会”。“俄国人等待时机,然后跳出来。”
卡布斯宣布,阿曼“准备制止闹事者,但是如果苏联策划的侵略搞得太大,我们需要得到支持”。
他说,这个地区的形势“已到了令人惊恐的程度”。他呼吁“美国明确其立场,不要模棱两可”。
另据《阿曼报》报道,卡布斯五月底对美国《纽约时报》发表的一次讲话中告诫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让苏联继续推行现行扩张主义政策可能产生的危险”。
卡布斯说苏联的野心是针对阿拉伯半岛的。他要求美国采取强硬的政治立场,使俄国人知道在这个地区煽动闹事和骚动可能产生的危险。
卡布斯揭露说,苏联以其在南也门的陆海空基地为中心,能对这个地区发动直接的军事行动或进行政治破坏。
卡布斯强调指出,阿曼不希望外国军队驻扎在这个地区。
据新华社伊斯兰堡六月三日电 巴基斯坦外交部发言人六月三日晚上就苏联塔斯社提出所谓巴基斯坦干涉阿富汗内政的指责发表声明说,尽管巴基斯坦曾不断给予驳斥,但是这种无理的指责竟仍然出现。
这项声明是由巴基斯坦外交顾问阿迦·夏希在记者招待会上宣读的。
塔斯社最近的一篇评论声称,巴基斯坦的领土正在被利用来训练破坏分子,其目的是把他们派往阿富汗。声明指出,阿富汗难民越境进入巴基斯坦,完全是阿富汗的内部原因造成的。迄今因阿富汗的动乱局势而进入巴基斯坦的难民已近十万人。声明说:“他们被巴基斯坦政府给予避难权,这纯粹是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
声明重申,巴基斯坦政府的任何机构都没有对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进行军事训练。
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驳斥了所谓巴基斯坦计划对阿富汗发动“闪电袭击”的说法,指出这种说法是“十分荒谬的”。发言人代表巴基斯坦政府明确宣布:“巴基斯坦没有任何针对阿富汗的军事计划,也不想利用阿富汗内部的动乱局势。”
声明在谈到所谓巴基斯坦的领土正在被外国利用的说法时说,这种指责是“毫无根据的”,“巴基斯坦作为一个有自尊心的主权国家,决不会让它的领土被任何外来势力利用为对邻国进行敌对活动的基地。”
声明说,巴基斯坦对阿富汗一贯采取克制和容忍的政策。尽管过去一年发生了四十五次侵犯巴基斯坦领空和三次炮击巴基斯坦领土的事件,巴基斯坦并没有采取报复行动,期望它的邻国会明智地选择非好战性的政策。因此,塔斯社的评论竟然指责巴基斯坦进行了侵略,这是令人惊讶的。声明强调指出:“事实已经清楚地驳斥了这种无理的指责”。
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表示,巴基斯坦政府将欢迎同阿富汗的领导进行任何级别的对话,以便就难民问题消除误解,克服分歧。声明还表示,巴基斯坦政府坚持谋求改善同苏联的关系。
新华社伊斯兰堡六月五日电 据巴基斯坦国际新闻社报道,巴基斯坦全国联盟主席穆夫蒂·马哈茂德说,苏联《真理报》指责巴基斯坦干涉阿富汗内政的说法是毫无根据的。
穆·马哈茂德在给巴基斯坦全国联盟新闻秘书打电话时说,巴基斯坦从未干涉阿富汗的内政,只是为那些被迫来到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提供了食品和住处。他说,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兄弟觉得他们负有道义上和宗教上的义务来为这些难民提供这种便利。
他还说,阿富汗希阿尔科特的十五个村庄已被阿富汗的坦克摧毁。他对阿富汗政府对国内穆斯林犯下的暴行表示遗憾。

它为什么能大幅度增产——访刚果印染厂

第6版()
专栏:刚果通讯

它为什么能大幅度增产
——访刚果印染厂
我们早就听说,刚果印染厂生产的各种花布深受顾客欢迎。我们还了解到,这个厂自一九七五年投产以来,产量每年递增百分之三十,利润平均每年递增百分之五十。它的职工工资水平比刚果其它的一般工厂都高。
它为什么能够逐年持续大幅度增产呢?为了解答这个问题,我们走访了这家工厂。
我们来到工厂以后,首先被主人引进展览厅。这里陈列着该厂生产的一百多种具有民族风格的样品。鲜艳夺目的非洲图案正象瑰丽多姿的热带风光一样引人入胜。主人说:“这些流行的样品都是按照群众的喜好设计的,常常供不应求。”
接着,三位工厂负责人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印染厂发展生产的过程,并领我们参观了各个车间。这些车间宽敞干净,秩序井然。当我们参观时,许多工人正在全神贯注地工作,连抬头看我们的工夫都没有。
梅伊斯特尔经理介绍说,工人们的劳动热情很高,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把个人的利益和工厂的利益结合起来了。他说,印染厂的工资,包括干部在内共分十一级,每年根据生产提高的比例提高一次工资。对生产贡献大的职工,不仅给他们提级,还给予不同等的奖励,在住房、交通、医疗等福利方面也优先加以照顾。工人们看到自己的利益和工厂的利益是一致的,生产就更加努力了。
梅伊斯特尔告诉我们,对加速发展生产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的是培养技术力量。他说,“印染厂设立了技术委员会,专门负责研究、推广先进技术和培养技术力量。”委员会组织有经验的干部,经常结合生产实际,给职工上理论、技术课,同时送一些优秀骨干到本国和象牙海岸等别国的大学、科研单位或有关工厂去进修,并把工资提级和进修的成绩联系起来。由于采取这些措施,已经培养出大批的技术干部和熟练工人。工厂投产那年,只有十多名技术员,其余都是刚招收的普通工人和农民。经过四年多的努力,现在全厂工人的百分之八十都是熟练工人,图案设计、卷筒制版、调浆印染等车间的主任都是从他们中间挑选的。
印染厂还特别注意发挥销售对生产的促进作用。供销员一年到头奔波在外,广泛而及时地调查中非一带市场的行情动态和商人的要求,为工厂提供理想的定货单,保证工厂始终有一条良好的商品销售渠道。现在印染厂的产品不仅是刚果市场上的热门货,还畅销扎伊尔、中非帝国、喀麦隆和加蓬等国。工厂另一位负责人玛尼翁吉指着大门外一片繁忙的工地说,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需要,正在赶建新的车间。
为提高机器运转率和设备完好率,印染厂十分重视机器维修工作。该厂每年邀请制造这些机器的外国公司派人来厂大修一次。平时,本厂工人利用轮休时间每周进行检修。主人欣慰地说,几年来全厂没有一台机器因为某个部件出毛病而停产十小时以上。
刚果印染厂是由刚果和法国等五家外国公司合股经营的。刚果的股份最多,占百分之三十。刚果每年获得的利润和税收占工厂全年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到工厂投产的第十个年头,刚果有权把工厂赎为己有。玛尼翁吉满意地告诉我们,印染厂不仅使刚果的国库增加了收入,还繁荣了刚果的市场,扩大了刚果的技术工人队伍。
刚果工业和旅游部秘书长努马扎莱表示,象印染厂这种合作经营的方式,刚果政府还要继续并扩大采用。
新华社记者 孙星文

布热津斯基谈美苏首脑会晤 强调美苏在战略武器竞争方面“必须是对称的”

第6版()
专栏:

布热津斯基谈美苏首脑会晤
强调美苏在战略武器竞争方面“必须是对称的”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六月十日在美国广播公司举办的《问题与回答》电视节目中发表谈话说:“世界的将来不会由某种美国的和平之神所统治”,“但是,世界的将来也不会是苏联统治下的和平。”
布热津斯基是在谈到美国总统卡特和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预定六月十五日到十八日在维也纳会晤一事时说这番话的。
布热津斯基认为:“未来二十年中,世界局势将是极为动乱的。发生动乱的原因,简单说,就是这个世界在政治上已经觉醒。它已不再由主要位于欧洲的少数帝国所控制。不管我们喜欢还是不喜欢,我们和苏联人将要生活在这个动乱的、迅速变化中的世界上。”
关于美苏关系,布热津斯基说:“我们同苏联的关系是既竞争又合作。”“这种关系是这样一种混合物。它在一个长时期内还将是这样一种混合物。我们将带着对美苏关系的这种两重性的清醒认识到维也纳去。”
美国国防部长布朗六月八日宣布,卡特总统正式决定研制MX机动导弹。美国广播公司记者在这个电视节目中问布热津斯基:美国政府是否从俄国人那里得到了允许研制这种导弹的明确保证?他回答说:“就MX导弹本身而言,美国研制这种武器不需要任何别人的批准。条约(指即将签订的美苏第二阶段限制战略武器条约)规定双方可以各增加一种洲际弹道导弹。”他说:“从六十年代以来,我们在新式武器方面没有作过任何战略性的决定。我们的民兵三式导弹还是在六十年代部署的。苏联一直不断部署新式武器,并且正在部署新而又新的武器、战略武器。”“苏联人在过去十年左右部署的武器,已经使我们的三结合(战略核武器)的三条腿中的一条腿、即陆基洲际导弹这条腿,处于日益增长的危险中。我们正在作的,不过是通过现代化来加强这条腿,减少它遭受袭击的可能性罢了。”“如果我们不这么办,我们可以说将被别人从陆地上赶走,我们的威慑力量将处于更大的危险中。”他强调说,美苏在这方面的关系“必须是对称的”。

西亚德总统呼吁阿拉伯团结起来

第6版()
专栏:

西亚德总统呼吁阿拉伯团结起来
新华社摩加迪沙六月十日电 据索马里国家通讯社六月十日报道,索马里总统西亚德·巴雷六月九日打电报给阿拉伯各国领导人,呼吁阿拉伯团结起来。
西亚德总统在电报中说:“由于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联合施加压力和阿拉伯人之间分歧的增加,阿拉伯民族正经历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危险阶段。”
他说:“阿拉伯国家之间的相互指责只会扩大它们之间的分歧,削弱它们的能力而有利于国际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
他说:“我们相信,我们民族的义务要求我们消除内部分歧,动员我们的力量来对付敌人,并引导我们的民族走向和平、进步和团结。”
他说:“我们必须献身于我们的神圣事业,停止一切在兄弟的阿拉伯人民中产生敌对和不和的行动。”
他希望阿拉伯的兄弟之情和合作将得到恢复,团结和解放的共同愿望能够实现。

阿扎尼亚泛非主义者大会领导人西贝科被暗杀

第6版()
专栏:

阿扎尼亚泛非主义者大会领导人西贝科被暗杀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六月十二日电 据坦桑尼亚通讯社报道,阿扎尼亚泛非主义者大会主席委员会成员戴维·西贝科,因头部受枪伤今天下午在这里的医院里逝世。
西贝科是昨天夜间在达累斯萨拉姆被身份不明的人开枪打中头部的。为此事件,警察逮捕了六名泛非主义者大会的成员。西贝科也是泛非主义者大会的外事书记。他长期担任该组织驻联合国的代表。今年五月,泛非主义者大会主席波特拉科·勒巴洛因健康原因辞职后,西贝科被召回达累斯萨拉姆,并被任命为三人组成的主席委员会成员。

以色列又在磨刀

第6版()
专栏:国际短评

以色列又在磨刀
以色列总理贝京又在磨刀霍霍了。他在六月六日说,如果谁要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宣布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以色列就要“加以逮捕”,就要“用武力阻止”,就要“在二十四小时内在这个地区恢复军政府”。气焰何等嚣张!
巴勒斯坦的土地被以色列霸占三十年了,数百万巴勒斯坦人长期以来被逐出境,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留在原地的巴勒斯坦人则遭受百般折磨,痛苦万分。广大巴勒斯坦人民要收复自己的土地,建立自己的家园,这是大势之所趋。在以色列当权者反复标榜要“实现中东和平”的今天,贝京居然威胁要“用武力阻止”巴勒斯坦人民恢复家园的权利,刚戴上的面纱就撕了下来,露出一副凶相。
以色列正在分阶段从西奈半岛撤退,但这距离中东问题的全面解决还远得很。以色列非法占领的阿拉伯领土决不止西奈半岛而已,还有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戈兰高地和耶路撒冷等地。以色列想以撤出一块地方为掩护,使对其他阿拉伯领土的占领合法化,只不过是梦想。巴勒斯坦人民的民族权利问题不解决,他们就决不会停止斗争,中东问题也就不可能真正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埃以和约签订以后,以色列的蛮横态度并未稍加收敛。而且把打击矛头更集中于巴勒斯坦。两个月来,它对黎巴嫩南部蒂尔一带的疯狂袭击,又使当地五万巴勒斯坦人中的四万五千人流离失所;它拒不承认西岸和加沙巴勒斯坦人的自治权,坚持在西岸扩大犹太人定居点。
只要自己霸占,不许别人讨还;只要自己安全,不许别人生存,这就是以色列的侵略逻辑。现在这一逻辑又发展到一个疯狂阶段,谁要建立巴勒斯坦国,它就要“逮捕”,“用武力”,“恢复军政府”,以势压人,自以为得计,但是在一亿二千万阿拉伯和巴勒斯坦人民的铁拳面前,必将碰得头破血流。(新华社)

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抗议以色列建立新移民点

第6版()
专栏:

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抗议以色列建立新移民点
新华社贝鲁特六月十一日电 据巴勒斯坦通讯社报道,约旦河西岸被占领的纳布卢斯的数千名巴勒斯坦人六月十日举行示威游行,抗议以色列当局在纳布卢斯附近建立新的移民点。
以色列内阁六月七日决定的在纳布卢斯以南约一公里半的地方建立新的移民点,而且已经动工。为建立这个移民点,以色列当局征用了约八十万平方米阿拉伯土地。
尽管以色列当局扬言要镇压任何游行示威,把纳布卢斯变成军事区,不准任何人进入,示威游行仍于十日上午举行。游行者同以色列军队发生冲突,他们向以军投掷了石块和空瓶。与此同时,被征用土地的所有者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们热爱他们的土地,准备保卫它,并且拒绝将土地出卖或租给移居者。

埃以关于西岸和加沙自治的第二轮会谈结束 埃及外长强调必须坚持巴勒斯坦人民自决权

第6版()
专栏:

埃以关于西岸和加沙自治的第二轮会谈结束
埃及外长强调必须坚持巴勒斯坦人民自决权
新华社亚历山大六月十二日电 埃及、以色列和美国关于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实行巴勒斯坦自治的第二轮会谈六月十二日在亚历山大结束。
会谈开始时,埃及代表团团长、总理穆斯塔法·哈利勒宣布了埃及关于在中东地区建立全面和平的立场。他说,埃及签署和约是把它作为走向全面和平解决的第一步。他重申埃及断然拒绝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定居点的立场。他说:约旦河西岸、耶路撒冷和加沙地带不是以色列的土地,而是被强占的阿拉伯土地。
他强调指出,以色列必须按照联合国安理会二四二号决议,撤出全部这些领土。
以色列代表团团长、内政部长约瑟夫·伯格发言说,以色列将继续履行它在戴维营协议中所承担的一切义务。然而,他接着说,以色列从来没有承担停止在这些“以色列领土”上建立定居点的义务。
美国代表团代理团长詹姆斯·伦纳德说,现在是开始新的秘密谈判的时候了。
两天的会谈共举行了三次。据悉,埃及和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自治的各方面问题有着明显的不同立场。
在今天举行第三次会谈后发表的联合声明说,以后会谈每隔两周交替在埃及和以色列举行。各代表团应对自己的声明负责;在每次会谈后,发表联合声明。据宣布,三个代表团还讨论了今后三个月的会谈程序,并达成了一项成立一个起草委员会的协议。
关于巴勒斯坦自治的第一轮会谈是五月二十四日在比尔谢巴举行的。
新华社开罗六月十一日电 埃及外交国务部长布特罗斯·加利六月十日说,埃、以关于实现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自治的第二轮会谈将“是极端困难的”。
他还指出,以色列在被占领的阿拉伯领土上建立居民点“不仅是非法的,而且是在走向中东地区实现全面和平的道路上设置障碍”。
加利是在这轮会谈的前夕在开罗对埃及报界讲这番话的。
他指出,目前这轮会谈“是极端困难的,因为埃及和以色列之间对巴勒斯坦人民的自治及约旦河西岸、加沙地带和阿拉伯的耶路撒冷的前途看法存在着根本分歧”。加利表明,埃及将坚持自己的基本立场,即实行全面自治将是给予巴勒斯坦人民自决权的第一步,必须坚持问题的本质,这就是巴勒斯坦人民的自决权。
这轮会谈今天将在亚历山大举行。埃及总理穆斯塔法·哈利勒、以色列内政和警察部长约瑟夫·伯格和美国代表团代理团长詹姆斯·伦纳德将参加会谈。

以色列占领下的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

第6版()
专栏:贝鲁特通讯

以色列占领下的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
许世铨
埃及、以色列和美国最近就以色列占领下的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自治”问题,开始了“艰难”的谈判。
被以色列占领了整整十二年的这两块巴勒斯坦领土的现状如何?生活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民的境遇如何?这些可能是读者关心的问题。我们最近走访了贝鲁特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一些部门和来自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游击战士和难民,查阅了有关资料,现将所了解的情况提供给读者。
天下之通衢
约旦河西岸(以下简称西岸)是一块巴勒斯坦领土,面积为五千八百七十九平方公里,人口约七十万。这里丘陵起伏,河谷宽阔,是重要的粮食、水果和经济作物的产区。
加沙地带(以下简称加沙),位于西奈半岛之东北、沿地中海的一条长约四十公里、宽四至五公里的另一块巴勒斯坦领土,面积为三百七十八平方公里,人口约四十五万。这里是地中海型气候,适宜于农作物和果树的生长。仅柑桔一项,每年出口达十六万吨。
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四日,犹太复国主义者在巴勒斯坦宣布成立“以色列国”。翌日,发动了对阿拉伯国家的第一次侵略战争,侵占了四分之三的巴勒斯坦领土和耶路撒冷城的西部。当时,西岸和加沙分别为约旦和埃及军队控制,其后一直由两国分别管辖。一九六七年六月,以色列在它所发动的第三次侵略战争中,又占领了西岸、加沙和东耶路撒冷,从而占领了整个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地处亚、非、欧三大洲的枢纽,在历史上曾是东西方贸易和文化的交汇处。今天,巴勒斯坦成为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中东进行激烈竞争的一个角逐场。正是在超级大国的纵容和支持下,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者一直气焰嚣张,公开叫嚷要永远霸占西岸和加沙。
强占土地,大建定居点
一九六七年以来,以色列占领当局通过强令征用,驱逐居民、拆毁房屋、夷平村庄等强盗式行径,强占了西岸、加沙的六分之一的土地,建立起八十七个定居点,安置了约九万名犹太移民。
定居点起着军事据点的作用。西岸的第一批定居点集中在约旦河谷,实际上是以色列为巩固其对西岸的占领而修建的“前哨据点”。其他的定居点也都建立在扼守交通,控制水源等有军事价值的地区,外面设有电网、沙包,防卫森严。定居点的移民都经过军事训练并装备有武器。
为掠夺土地建立定居点,以色列当局强迫西岸和加沙的许多居民迁居,或把他们驱逐出境,拆毁了二万四千幢房屋,甚至把一些阿拉伯村庄夷为平地。
犹太复国主义者不顾世界舆论的强烈谴责,直到现在,仍然继续在西岸和加沙掠夺土地,扩建定居点。以色列总理贝京最近还在叫嚷,决不放弃“犹太人在西岸所有地方定居的权利”。
廉价劳动力的来源
在经济上,以色列对西岸和加沙进行残酷的掠夺和剥削,并极力使西岸和加沙的经济殖民化,使它们永远成为以色列的附庸。
今天,西岸和加沙已成为向以色列提供廉价劳动力的来源。据以色列劳工部门公布的显然是缩小了的数字,大约有六万五千名西岸和加沙的工人在以色列劳动,占两地工人总数的一半左右。他们绝大多数是从事笨重的体力劳动。
以色列对这些工人的剥削是十分严重的。首先,巴勒斯坦工人的工资大大低于以色列人的工资。而且,从他们微薄的工资里,以色列当局还要征收高达百分之三十的名目繁多的捐税。
同时以镑贬值,物价飞涨。一九七四年以镑对美元的比值是四点五比一,到一九七八年这一比值为十八点三五比一!以色列物价上涨率也是惊人的:一九七六——一九七七年度,西岸和加沙物价上涨率分别为百分之五十六和百分之五十一。这些都进一步加重了巴勒斯坦人的负担。
商品倾销市场
倾销商品是以色列剥削西岸和加沙的另一个重要手段。
一九六八年,即西岸和加沙被占领的第二年,以色列倾销的工业产品一跃而达到西岸和加沙进口总值的百分之八十六。到一九七八年,进一步增加到百分之九十一。一九七四年,西岸和加沙对以色列的贸易逆差为一亿九千五百二十万美元,一九七七年逆差上升到二亿八千七百五十万美元。
以色列倾销商品的另一个必然恶果就是使西岸和加沙的纺织、食品、烟草和酿酒等民族工业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大量以色列商品充斥西岸和加沙市场,也严重地破坏了这两个地区同阿拉伯国家,特别是同约旦的传统经济、贸易关系。
刺刀下的生活
生活在以色列占领军刺刀下的西岸和加沙的人民,除了受到野蛮的掠夺和严重的削剥之外,还被剥夺了起码的人身自由。以色列当局粗暴地践踏有关被占领土的国际公约和准则,歧视、凌辱、迫害、镇压西岸和加沙的巴勒斯坦人民,其严重程度令人发指。
据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统计,十二年来,在西岸和加沙有十万名巴勒斯坦群众被捕入狱,其中有的人由于受到虐待和酷刑死于狱中。目前仍有五千人被监禁。此外,被以色列当局盘问或传讯过的,多达二十三万人。
以色列当局的暴政,激起西岸和加沙人民越来越广泛的反抗。一九七五年底至一九七六年初,西岸和加沙人民曾掀起过大规模的抗议斗争浪潮。今天,西岸和加沙的人民,包括大多数上层人物在内,更加坚定地团结在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周围,拒绝以色列当局炮制的所谓“自治”计划,为争取恢复自己的民族权利而进行更加英勇的斗争。在西岸广泛流行的一首民歌生动地表达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意志:
你可以夺走我们最后的一块土地
你可以把我们的青年投入监狱
你可以盗窃我们的世袭财产
你可以布下恐怖的罗网,
但是
我决不妥协
只要我的脉搏仍在跳动
我将抵抗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