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东盟各国强烈要求越南停止输出难民 美国务院谴责越输出难民并要求越从柬撤军

第5版()
专栏:

东盟各国强烈要求越南停止输出难民
美国务院谴责越输出难民并要求越从柬撤军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东盟一些国家强烈要求越南当局停止推行输出难民的政策。
印度尼西亚外交部长、东盟常务委员会主席穆赫塔尔·库苏马阿马查六月十二日在雅加达召见了越南驻印尼大使,要求越南派出代表到雅加达讨论制止越南难民大量输出的问题。穆赫塔尔说,自从泰国和马来西亚拒绝再接受难民以后,越南难民问题已变得十分严重。他还说:“这一问题将引起更多的困难,因此已不能容忍了。”
据报道,泰国总理江萨已写信给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以及一些国家的首脑,要求解决难民问题。
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六月十一日在马尼拉说,他收到了菲律宾情报部门的报告,这些报告说,最近有几艘载有越南难民的船只进入了菲律宾西南部巴拉望岛附近的“安全区”,此事使人产生疑问:这些据认为是越南难民的人是不是真正的难民。
据马来西亚报纸报道,泰国副总理兼武装部队最高司令森·纳那空六月五日至九日访问了马来西亚。他向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塔伊布·马哈茂德介绍了泰柬边境的紧张局势以及最近泰国军队发现难民中混有越南特务的情况。
据新华社波恩六月十二日电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六月十二日在这里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莫斯科企图在东亚制造动乱。
李光耀说,他同西德外交部长根舍讨论了印度支那的难民问题。他说,蓄意制造的印度支那难民的大量外流,“给别的国家的社会和经济结构造成了难以承受的压力”,这是“对东南亚和工业化世界进行讹诈的野蛮的手段”。他认为舆论工具应该突出报道这种野蛮的手法,以便使制造难民问题的罪魁祸首感觉到国际社会对此事的义愤。
李光耀还呼吁西欧国家运用它们的外交、经济和政治手段来迫使那些应对难民问题负责的人“采取文明的行为”。
在谈到东南亚目前的局势时,李光耀总理重申,新加坡支持安理会关于一切外国军队撤出东南亚国家的立场。
据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二日电 据外国通讯社报道,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表示要采取“强硬措施”来制止越来越多的越南难民涌入这两个国家。
一位马来西亚外交部官员说,马来西亚外交部长里陶丁今天在吉隆坡召见了越南驻马来西亚大使,对他说,越南难民涌入马来西亚,“已达到危急状态,这可能影响(马来西亚)同越南的关系”。里陶丁还说,马来西亚将不再接受更多的难民,其中包括要求临时避难的难民。
马来西亚副总理兼工业部长马哈蒂尔今天在新加坡对记者说,马来西亚将采取“强硬措施”来制止越南难民的涌入。这些新措施将于两周内制订出来并加以执行。
印度尼西亚国防部长穆罕默德·优素福在雅加达说:“我们将不允许更多的难民进入我国”,因为,印尼不可能在损害本国人民的情况下去援助难民。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华盛顿消息:美国国务院十二日强烈谴责越南政府输出难民,并再次要求越南从柬埔寨撤军。国务院发言人霍丁·卡特说:“越南人看来正在由于难民的大量外流而从中得利。他们牟利的办法是在让难民离开时对难民进行勒索。”他说:“我们强烈谴责越南政府的这些冷酷无情的行为,谴责这种使数以千计的人丧生的政策。”
这位发言人说:“问题的根源在于越南政府在国内所推行的政策及其对邻国所奉行的政策,这种政策造成了难民的外流,并给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他强调说:“我们仍然认为,最紧迫的事情是,越南军队撤出柬埔寨。”
霍丁·卡特敦促越南当局“履行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义务,以人道主义的态度对待它的人民,使他们不再被迫外逃或花钱去买一条出路,不再因外逃而冒丧生的危险”。

泰国为自卫在边境增援部队

第5版()
专栏:

泰国为自卫在边境增援部队
新华社曼谷六月十二日电 泰国报纸十二日报道,泰国昨天向边境地区派去了骑兵和步兵,进一步加强了它沿泰—柬边境的军队。
驻扎在曼谷的第一骑兵团的一个营昨天被调往泰国东部的亚兰,以加强那里的其他部队。这个配备有吉普车、坦克、卡车、反坦克炮和其他武器的营将加入从沙拉武里来的第十一王家骑兵团。
这个营的营长昭·空鹏辛透露,这个部队的特殊任务是在边境巡逻以加强其他部队。他说,泰国军队是能够对付越南人的。同时,来自北碧的一些步兵也开进这一地区。
泰国总理江萨·差玛南昨天说,在边境增援部队是为了自卫。他说,这支军队是作为一个屏障以保卫国家独立的。

为何一再碰壁?

第5版()
专栏:

为何一再碰壁?
新华社记者述评
越南代表团团长、国务部长阮基石最近在不结盟国家协调局科伦坡会议上和与会的各国代表大唱反调,公然企图把不结盟运动拖进集团之中。许多代表在发言中重申不结盟政策的独立和非集团性质。科伦坡会议发出的最强音是反对集团干预。阮基石的言行在会议上遭到抵制,这又一次说明:越南当局分裂和破坏不结盟运动是不得人心的;它扭转不结盟运动方向的图谋难以得逞。
河内一向向不结盟运动兜售的“苏联是天然盟友”的货色,根本违背了这个运动的宗旨。看来,这种拙劣不堪的宣传,河内当局也不好意思不加掩饰地再拿到不结盟国家面前去叫卖。于是,阮基石六月八日在会议上发言时,只好拐弯抹角地论述河内对不结盟运动的见解。
他一开头似乎同意大多数不结盟国家关于不参加军事集团的主张,他说:“我们清楚而明确地重申越南的立场,即:不结盟运动是不参加任何军事集团的;它既不充当任何集团的工具,也不为任何集团的侵略目的效劳。”然后,他语气一转,接着就声称:“但是,留在集团以外不是我们运动的最终目的。”那么,最终目的是什么?按照阮基石的说法,就是同“(不结盟)运动以外的支持我们崇高目的的一些国家”团结一致,来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等等。
阮基石绕了一个弯子,但他的真正意思仍然是毫不含糊的,说穿了,那就是:不结盟国家应当同苏联结盟,只是阮基石不敢公然提出苏联的名字。
不结盟国家从越南的实际情况中看出了“同苏联结盟”的后果:在重大国际问题上越南一律跟着莫斯科转;越南把至少两个港口交给苏联的海空军使用,完全违背了不结盟国家不给外国提供军事基地的原则;河内实际上按照苏联在亚洲扩张的需要,充当苏联拼凑“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工具。总之,越南虽然在形式上没有参加苏联的军事集团,但通过越苏条约,实际上已经完完全全成为苏联的军事盟国。不结盟国家不能不考虑:这样一个苏联军事集团的“前哨”,还有什么“不结盟”的气味?如果大家都学它的样子,哪里还会有不结盟运动?
这就是河内的代表在科伦坡一再碰壁的根本原因。
由于遭到大多数与会国的反对,越南代表在科伦坡到处怒气冲冲。他们抱怨说科伦坡的做法“不是一视同仁”。他们当中的一员女将还破口大骂斯里兰卡是“糟糕的东道主”。阮基石则对记者表示对柬埔寨席位问题的决定“十分不满意”。他终于在六月九日举行了一次记者招待会,进行了一番疯狂而离奇的反华宣传。阮基石以为,只要他说那么几句话,真的就有人会相信中国是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相信中国老早就同法国、美国在一起反对越南。他还以为,只要说那么几句话,中国和斯里兰卡的友好关系就可以遭到破坏。结果当然和阮基石的愿望完全相反,越南代表滥用国际会议东道国的好意,把东道国提供的方便条件作为反对别国的讲坛,只能在公众面前暴露出他们由于碰壁而气急败坏的丑态,暴露出地区霸权主义者的面目。

谭震林副委员长会见日本客人

第5版()
专栏:

谭震林副委员长会见日本客人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谭震林今天下午会见由日本名古屋市市长本山政雄率领的日本名古屋市友好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代表团是在访问南京、无锡、苏州和上海以后,由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房震陪同,于今天上午到达北京的。南京市革委会曾举行群众大会欢迎名古屋市友好代表团。

比利时国王观看上海京剧团演出

第5版()
专栏:

比利时国王观看上海京剧团演出
新华社布鲁塞尔六月十二日电 比利时国王博杜安和王后法比奥拉十二日晚上在布鲁塞尔观看了中国上海京剧团的演出。
演出中间休息时,国王和王后接见了上海京剧团负责人和主要演员,并且一起照了相。
国王和王后热情赞扬了上海京剧团成功的演出。
这次演出是上海京剧团在比利时的第八场演出。

姬鹏飞副委员长会见冰岛客人

第5版()
专栏:

姬鹏飞副委员长会见冰岛客人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姬鹏飞今天上午会见冰岛议会外交委员会主席、前外长恩纳尔·奥古斯特松和夫人,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廖承志副委员长会见日本朋友

第5版()
专栏:

廖承志副委员长会见日本朋友
据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今天上午会见以冈崎嘉平太为顾问、安西正道为团长的全日本空输公司访华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访华团是六月十一日到达北京的。

巴巴多斯总理接见我首任大使

第5版()
专栏:

巴巴多斯总理接见我首任大使
新华社北京六月十三日电 布里奇敦消息:巴巴多斯总理约翰·亚当斯六月十一日在巴巴多斯政府大厦接见了中国首任驻巴巴多斯大使汪滔。
亚当斯总理同汪滔大使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他表示希望进一步发展巴中两国之间的友好和合作关系。接见时,巴巴多斯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克利夫顿·梅纳德和中国大使馆其他外交官员在座。

康世恩副总理结束访美

第5版()
专栏:

康世恩副总理结束访美
新华社华盛顿六月十二日电 康世恩副总理在结束对美国的访问时说,他对美国的这次访问是愉快的,有成果的。康世恩副总理及其一行已在今天下午乘飞机离开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回国。
十一日,康副总理一行参观访问了普拉德霍湾油田。普拉德霍湾油田位于阿拉斯加北部的北极圈内,是美国至今发现的最大的油田,油的蕴藏量达十三亿吨,还有大量天然气。这个油田从一九六八年开始投产,几乎全年都在冰雪弥漫的条件下工作。职工有两千人。去年石油产量为五千万吨。康世恩一行还参观了阿拉斯加湾的一些近海油田的钻井平台和基奈半岛的液化天然气工厂。
康世恩副总理一行在这次访问中行踪遍及美国十二个州,同联邦和地方各界人士就两国间的政治、经济关系和能源合作、企业管理等方面的问题作了广泛、细致的交谈。卡特总统曾经在五月二十九日接见了康世恩副总理。卡特总统说,美国对中美两国正式建交以来的关系发展感到满意和高兴。他认为,两国领导人继续对话,是“至关重要的”。
在访问期间,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同美国几家石油公司签订了在南中国海进行地球物理勘探的四个协议。美国舆论认为,这将为两国进一步的能源合作开辟道路。

成功的访问——康世恩副总理圆满结束访美

第5版()
专栏:

成功的访问
——康世恩副总理圆满结束访美
康世恩副总理对美国的十六天正式友好访问已圆满结束。这是继邓小平副总理今年二月对美国的历史性访问后,我国政府领导人为加强中美两国关系和两国的合作而在美国进行的又一次广泛而深入的访问活动。康副总理说,这次访问是愉快的,有成果的。
在两周多的时间内,康副总理风尘仆仆,从首都华盛顿到东北地区的工业重镇,从夏日炎炎的墨西哥湾到中西部大平原,从高高的洛基山区到北极圈内的普拉德霍湾,在十二个州留下了足迹、声音和友谊。他利用在每个地方的会见、参观、访问,同美国联邦和地方各界人士就两国的政治、经济关系和能源合作以及企业管理、技术革新等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讨论和交谈。康副总理一行受到了美国官方和企业界人士的热情、友好的接待,这标志着中美关系在今年一月一日实现正常化后在不断向前推进。
这次访问的成功是多方面的。首先两国政府领导人保持经常的接触,对加强两国关系具有重要意义。康副总理在华盛顿访问时,卡特总统对他说,美国方面对两国正式建交以来的关系发展感到满意和高兴。他指出,两国领导人继续对话是“至关重要的”。布热津斯基博士表示美国很看重两国领导人的接触,通过这种接触,可以扩大和加深两国在重大问题上的共同点。
康副总理在各地的广泛活动,进一步加深了美国人民对中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许多友好人士不辞辛劳地从各地赶来同他见面。华盛顿州参议员杰克逊因在首都活动,特派代表出席当地为康副总理举行的宴会。怀俄明州的两位议员也因同样原因不能同康副总理见面,特地给他打电报表示欢迎。美国中部休戈登天然气田的朋友们为迎接康副总理的访问改变了原来的生产安排,在康副总理到达前两周为中国客人钻了一口注砂井。当中国客人到达时工人们正紧张地进行机械化注砂作业。举世闻名的华盛顿州的大?水坝因气候干旱,目前蓄水较少,但管理当局在康副总理到达时,特地将泄水闸开放一个半小时,让中国客人观看。各地大公司的董事长、总裁自始至终陪同康副总理在当地访问,他们放弃美国人珍惜的周末休息,乘长途汽车、直升飞机等到油田、气井、矿场、电站,亲自向中国客人介绍情况。美国政府把为康副总理一行租用的专机取名为
“大庆”号,这也是很有意味的。
在十多天的访问中,康副总理同许多新老朋友聚会交谈,受到他们亲切的接待。各地的美国朋友都竞相以当地独有的佳肴和特产款待中国客人。在墨西哥湾的新奥尔良市,主人在经常招待贵宾的十七世纪法国移民最先定居的一个区为康副总理举行宴会,那里的街道、房舍、食物都保持着古时的特点和风味。在休斯顿的现代化摩天大楼上,主人向康副总理赠送了“牛仔帽”。每当这种场面出现时,欢呼声、歌声、掌声浑然一体,热烈异常。
康副总理在访问中向美国朋友介绍了中国国内大好的政治经济形势和中国人民对发展中美人民友谊的热情。一些美国朋友对中国调整国民经济不甚了解,有的人还担心会影响两国经济贸易关系的开展。经过康副总理的解释,这些朋友都对两国关系的全面发展充满信心。在匹兹堡举行的宴会上,主人在致词中指出,经过调整,中国的经济会在“更坚实的基础上迅速发展”,这对中国同外国经济关系的发展将产生“良好的影响”。有的朋友以他们最近在中国的见闻向其他美国人士介绍中国调整经济的情况,打消一些人的疑虑。
康副总理在访问中多次谈到,他这次访美的另一个重要成果就是实地考察了美国各种能源工业和其它工业部门,对美国的先进科学技术有了比较深刻的了解,同时也看到了美国在能源方面遇到的问题。他指出,在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的过程中,能源工业占据重要地位,而且中国拥有巨大的能源潜力。我们必须学习外国的先进经验,也要避免外国的各种教训。中美两国能源合作的领域是广阔的,它不仅有经济价值,而且有战略意义。康副总理不顾旅途劳顿在参观中仔细观察、询问各种技术细节,探讨各种合作领域。所有这些都给美国朋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新华社记者 于恩光

我释放第四批越南被俘武装人员五百五十七名

第5版()
专栏:

我释放第四批越南被俘武装人员五百五十七名
新华社广西友谊关六月十三日电 中国方面今天上午在广西友谊关至越南同登公路零公里处释放了越南被俘武装人员五百五十七名。这是中国方面释放的第四批越南被俘武装人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多米尼克·保海尔,应中国红十字会邀请,在现场观看了交接过程。
这批越南被俘武装人员是中国边防部队在自卫还击战斗中,在越南黄连山、莱州等省俘获的。
中国方面根据革命人道主义精神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宽待俘虏的政策,给了他们以良好的照顾。在释放前,俘虏收容所为他们举行了送别会,向他们赠送了纪念品。在接往广西途中,安排他们游览了昆明市的市容。这些越南被俘武装人员对中国方面给予的宽待和照顾表示满意,在离开中国前一再向中国工作人员致谢。
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团今天还向越南方面交了因患疾病死亡的一名越南被俘武装人员的死亡证明书。
接收完毕,越南红十字会在交接书上签了字。
中国红十字会代表团今天接收了越南方面释放的中国被俘人员六十五人。
中越双方红十字会代表团今天还交换了双方下一批释放的被俘人员名单,并且商定双方红十字会代表团将于六月二十二日在广西友谊关至越南同登公路零公里处举行第三次会谈。(附图片)
这是获释的越南被俘武装人员在即将进入越南境内之前同我方人员握手告别,感谢中国方面的宽待和照顾。
新华社记者 宋佑民摄(传真照片)
越方公安人员胁迫获释的越南被俘武装人员扔掉从中国带回的物品。这些越南被俘武装人员冲破阻拦,又返回交接处在扔掉的行装堆里翻找他们的东西。
新华社记者 宋佑民摄(传真照片)

依依惜别

第5版()
专栏:

依依惜别
新华社记者
六月十三日凌晨,一列载着五百五十七名获释的越南被俘武装人员的火车,徐徐驶进凭祥市隘口车站。这时,列车上出现这批获释的越南被俘武装人员同俘虏收容所管理人员、医务人员亲切交谈和依依惜别的动人情景。许多越南被俘人员在送别会上一次又一次地向中国人员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有一个被俘人员说:
“我身上多处受伤,原来担心自己要残废了。但是,我没有想到,当了俘虏来到中国后,中国军医不分白天黑夜,为我换药治伤,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永远忘不了中国军医的恩情。”
许多越南被俘人员把中国收容所发给他们的花塑料提兜以及钢笔、手电筒等日常生活用品仔细地收藏好,表示要带回去作纪念。还有不少越南被俘人员用收容所发给他们的零用钱买了毛线、花绸、尼龙纱巾、热水瓶等物品,准备带回自己的家乡去。
旅途中,中国医务人员每天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各个车厢,询问每个被俘人员的健康情况,并按时给有病的被俘人员看病、吃药、打针,餐车炊事员为越南被俘人员做了可口的饭菜,还专门为一些伤病员做了稀饭、面条。此情此景,越南被俘人员看了深受感动。入夜,这些被俘人员毫无倦意,有些人在弹琴歌唱,有些人在写信、写感想,用各种方式倾吐他们对中国政府、人民和军队,对收容所的管理人员和医务人员的感激之情。有些越南被俘人员还抢过列车员手中的扫帚、拖把说:“你们为我们送饭、送水辛苦了,在离开中国之前,让我们也为大家服务一次吧!”一个越南被俘人员对中国工作人员说:“此时此刻,我的心情很矛盾。我希望车走快一点,让我早一点回去同家人团聚;但是我又希望车走慢一点,让我能在中国多呆一会儿,多看看可爱的中国人民,多看看富饶美丽的中国土地。”
十三日上午,这些越南被俘武装人员陆续从隘口乘汽车来到友谊关外。有些越南被俘人员深情地对中国工作人员说,我们就要同你们分别了,让我们再紧紧地拥抱一次吧,让我们的手再握得更紧一些吧。一个越南被俘人员含着眼泪说:“在中国生活了三个多月,我们看到的是中国人民和军队象亲兄弟姐妹一样对待我们。你们的友好行动,令人钦佩。我回国以后,一定要为越中两国人民的友谊多作贡献。”一名越南被俘人员写的一首诗,说出了他们共同的心愿:
“再见了,中国,我对你象对故乡一样亲。
我们两国人民一定要携手前进!
祝中国实现四个现代化取得成功,
祝越中两国人民世代友好!”

霸权顽症

第5版()
专栏:

霸权顽症
刘政初
在这些日子,苏联驻泰国大使伊万诺维奇·库兹涅佐夫,几乎成了泰国政界、特别是新闻界经常议论的人物。他们把这位苏联大使形容为一个咄咄逼人的、为了骗人而肆意践踏事实的人。有的干脆说:“在他身上散发着十足的霸权主义的气息。”
人们得出上述看法,同六月二日越南副外长阮基石前往科伦坡途经曼谷时在机场上出现的一幕是分不开的;同库兹涅佐夫最近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有着更为直接的关系。
苏联大使到机场迎接阮基石,这并不出乎人们的意料。但是,库兹涅佐夫在机场上把泰国政府派去接待的官员撇在一边、喧宾夺主地抢先同阮基石并排坐在贵宾室的沙发上,让记者们大拍其照,却使在场的人们大为惊讶。身临其境的摄影记者,对于这种对泰国极不尊重的行为感受最深。事后,他们议论纷纷,说是“作为一个大国的代表,竟然不顾主人在场,自行其是,简直是连起码的外交礼节都不懂。”有的说:“这大概是为了急于表示支持他的盟友,而不顾一切吧!”次日,一位政界人士指着曼谷报纸上库兹涅佐夫和阮基石并排而坐的照片,讽刺地说:“这真是一帧难得的主仆合影。”
在阮基石途经曼谷之前,越南总理范文同发动了新的“外交攻势”,抛出同东盟国家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建议。同时,越南还派人四出活动,拉拢别人承认金边傀儡政权。阮基石在这个时候来到泰国,而且在曼谷停留两天,就是同这一“外交攻势”有关的。
其实,人们心里都明白,越南当局的这些活动,完全是在苏联的指使下进行的。因此,身处第一线的库兹涅佐夫当然不能闲着。就在阮基石走后第二天的晚上,即六月四日,这位大使突然宣布要在苏联大使馆举行记者招待会。有十名左右泰国记者,怀着一探虚实的心情前去参加。
库兹涅佐夫自鸣得意地发表了恶毒攻击中国、为苏联和越南的侵略扩张行径开脱的长篇讲话。当记者提出问题要他回答时,他那“践踏事实”、“散发着霸权主义气息”的丑恶嘴脸,就再也无法掩盖下去了。最使他头痛的是关于苏联在越南金兰湾是否设有军事基地的问题。他先是矢口否认,接着反咬一口,说什么如果说金兰湾是我们的军事基地,那么泰国的帕他耶也是美国的军事基地。
尽人皆知,帕他耶是泰国滨暹罗湾的著名游览胜地,那里没有任何军事设施。虽然美国军舰曾经到过那里,可是怎么能同有大量军事设施、苏联舰艇长期停泊的金兰湾相提并论呢?一个大使竟然说出这种话,确实令人瞠目。说他无知,恐怕不尽然,说他是在理屈词穷之时耍无赖,倒是很恰当。无怪乎有的泰国记者说他胡说八道。库兹涅佐夫的这种伎俩,在泰国激起了强烈的反感。参加这次记者招待会的一位记者说,苏联大使的言谈举止“表明他对泰国极不尊重,给在场的记者留下了更坏的印象。”
泰国报纸曾揭露这个大使催迫泰国及早承认金边傀儡政权。有记者问,有没有此事。库兹涅佐夫若无其事地回答说,“是否承认韩桑林政权,是泰国自己的事情”。但是一些了解底细的记者,在吃惊之余感到这位苏联大使是多么不正派。库兹涅佐夫的伪善面目,后来被一位泰国专栏作家在六月六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彻底地戳穿了。这位作家写道:“据某一政府高级官员透露,苏联大使催迫江萨总理尽速承认韩桑林政权并非谣传,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位官员说,‘当江萨总理婉拒之后,这位苏联大使毫不客气地说,江萨上将搞政变之后成立的政府苏联很快承认了,为什么泰国却不肯承认合法的韩桑林政府呢?江萨总理对这个大使的话几乎无法忍受,他当然很生气。”
六月,泰国已经进入雨季。热带所特有的滂沱阵雨,往往使人在雨后有清新的感觉。但是,对于苏联驻泰国大使库兹涅佐夫来说,雨再大也冲刷不掉他混身的霸权主义气息。霸权主义的顽症缠身,恐怕使他在任何情况下,也很难会有什么清新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