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姚文元的一枕黄粱

第3版()
专栏:

姚文元的一枕黄粱
童干
今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伟大领袖毛主席、党中央极为关怀,华国锋同志亲赴灾区慰问,灾区人民英勇抗震救灾,全国各地和广大人民解放军指战员纷纷支援灾区……。
此时此刻,王张江姚“四人帮”在打什么主意,在干什么勾当?
那个“四人帮”的姚文元,哼着“山崩地裂,视若等闲。愈经磨炼,意志愈坚”的黑诗,想起了一百二十三年前的南京地震,要人找出太平天国革命领袖洪秀全当时写的一道《地震诏》,在他们控制下的一个刊物上发表,并配以专文论述。
洪秀全的《地震诏》,共有诗文八句——
万样?(魂)爷六日造,同(今)时今日好诛妖;
地转实为新地兆,天旋永立新天朝。
军行速追诰放胆,京守严巡灭叛逃;
一统江山图已到,胞们宽草(心)任逍遥。
洪秀全写这道诏书的时候,新生的农民革命政权太平天国定都南京才两个月,强敌压境,又遇上了大地震。这道《地震诏》,生动地反映了农民革命领袖不畏强敌、不怕地震灾害的豪情壮志,有力地抒发了革命人民誓把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决心。
反革命的“四人帮”,怎么会看中农民革命领袖的革命文告?其中大有奥妙。
毛主席在党的八届十中全会上曾经指出:“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利用历史上革命家、革新家的作品或历史,欺骗群众,混淆是非,寄托自己反革命的野心,制造反革命的舆论,阴谋篡党夺权,进行反党活动——这是“四人帮”的一大发明。张春桥引用北宋法家人物王安石的《元日》诗,就是一例。江青大肆宣扬唐朝武则天当皇帝的历史,也是一例。姚文元搬出洪秀全的《地震诏》,又是一例。
《地震诏》是一个革命文件。“四人帮”从他们的反动立场出发,把它的革命词句拿过来,赋予反革命的含意,为他们篡党夺权服务。
强烈的地震,造成了人民生命财产的严重损失。“四人帮”根本不顾人民的死活,一面布置别人为他们赶制“高级防震床”,以保证他们的“视若等闲”,
“任逍遥”;一面幸灾乐祸,兴高采烈,说什么“地转实为新地兆”,丧心病狂地“欢呼”自然界的“大变动”,盼望着无产阶级专政的“山崩地裂”。
在严重的自然灾害面前,这帮钻进革命阵营的妖魔和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叛徒,反革命“意志愈坚”,叫嚷“地震不过是那么几百平方公里受影响,不过是那么几个月的问题”,只是“局部”小事云云,妄图趁“地转”、“天旋”之机,扯起“诛妖”、“灭叛”的旗号,“放胆”行事,加快步伐,整倒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军负责同志,为他们篡党夺权扫清道路。
“天旋永立新天朝”,“一统江山图已到”。这两句,是“四人帮”一大发明的要害所在。他们大搞修正主义、大搞分裂、大搞阴谋诡计,他们利令智昏,迫不及待,不择手段,一切都是为了篡党夺权的“全局”和“大事”,一切都是为了“一统江山”,复辟变天。什么“新天朝”,什么“新天新地新人新世界”,姚文元抄来这些好字眼,统统是骗人的。他们要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永立”的是什么?是旧天旧地旧人旧世界,是资本主义的旧“天朝”!
毛主席早就指出:“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倒行逆施的“四人帮”,也决不能例外。他们搞这一大发明,自以为得计,满以为这样做,既可以用历史上革命家、革新家的光辉帷布来遮盖他们的反革命真面目,又能够借“革命”、“革新”之名行反革命之实。可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他们的鬼把戏,不过是一枕黄粱美梦。曾几何时,用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革命人民在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不是把他们的罪恶阴谋一举粉碎了吗!
“抬起头似出窟顽蛇,缩着肩似水淹老鼠”。当初,“四人帮”作威作福、称王称霸的时候,是何等的不可一世。如今,他们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又是多么的孤立虚弱!俗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立刻就报。

剥掉“四人帮”支持新生力量的画皮

第3版()
专栏:

剥掉“四人帮”支持新生力量的画皮
汤啸
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表面上装着“最重视”、“最关心”、“最支持”新生力量,实际上干着拉拢、腐蚀、毒害青年和青年干部的罪恶勾当。现在,是我们彻底剥去“四人帮”支持新生力量画皮的时候了。
“青年是整个社会力量中的一部分最积极最有生气的力量。”谁掌握了青年一代,谁就掌握了我们国家的未来。因此,在培养接班人的问题上,历来存在着十分激烈的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无产阶级从解放全人类的宏伟斗争目标出发,要把青年一代培养成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重视培养接班人的问题,把它看作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百年大计,千年大计,万年大计”。“四人帮”反党集团也深知接班人问题的重要,千方百计地同我们进行了激烈的争夺。多年来,他们苦心经营,拉山头,搞宗派,极力为其篡党夺权做组织上的准备。他们是一批披着马克思主义外衣的反革命,打着红旗反红旗,接过革命的口号,装出“左派”的面孔,高唱着革命的词句诱骗青年,使用极其卑鄙的手段拉拢青年,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腐蚀青年。这帮披着羊皮的豺狼,是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死敌,也是广大青年和青年干部的死敌。
毛主席教导我们,“对反动派造反有理”,“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一个原则”,号召革命青年造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反,反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潮流。毛主席的伟大指示,具有极其鲜明的阶级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青年同全国人民一道,造了刘少奇、林彪的反,摧毁了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进一步巩固了我国的无产阶级专政;同时也使自己在斗争中经受了锻炼,增长了才干。广大青年这种可贵的革命精神,是要充分肯定的;他们中的一些优秀分子被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来,充分发挥他们的作用,是完全必要的。
但是,“四人帮”反党集团接过了毛主席提出的这两个革命口号,用心险恶地抽掉了它的阶级内容,不是要青年真正造资产阶级的反,反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潮流,而是极力煽动少数青年造无产阶级的反,反马克思主义的潮流,妄图打倒中央和地方一大批执行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党政军负责同志,以达到他们篡党夺权,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许多地方揭发出来的材料都说明,只要你跟着“四人帮”跑,听他们驱使,就是所谓“路线觉悟高”、“造反精神强”,就会受到提拔和重用。甚至写一封符合他们心意的信,也会立刻飞黄腾达,破格重用。这就不难看出,他们的所谓“造反”、“反潮流”究竟是什么货色!
不是有个在入学文化考核中以“交白卷”闻名的青年,被“四人帮”封为“反潮流的标兵”吗?查一查他的考卷,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原来他的理化试卷并非交的白卷,而是得了六分。他也不是不想上大学,而是在考卷上恳求,“各级领导在这次入考学生之中,能对我这个小队长加以考虑为盼”。后来,由于“四人帮”的弄虚作假和大肆吹捧,这个青年不但如愿以偿,上了大学,被捧上某学院的领导高位,而且俨然以钦差大臣自居,到全国许多地方去发表演说,放肆地攻击和猖狂地叫嚣要打倒革命的老干部,甘心充当“四人帮”的打手。“手段的卑鄙正好证明了目的的卑鄙”。“四人帮”反党集团,为了拉拢青年为他们篡党夺权效劳,已达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对于那些坚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和政策,敢于抵制、反对他们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青年和青年干部,“四人帮”摆出来的完全是另一副嘴脸。轻则扣上“右倾保守”、“顽固势力”的帽子,重则安上“反党”、“反革命”、“分裂中央”的罪名,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任人唯亲,以我划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就是“四人帮”对新生力量的所谓关心、爱护和支持。
尤其恶毒的是,“四人帮”以“支持造反”、“支持反潮流”为名,疯狂地插手许多地方的运动,极力挑动资产阶级派性,煽武斗之风,点内战之火,妄图把我们的党搞乱,把我们的军队搞乱,把我们的国家搞乱,以便混水摸鱼,乘机抢班夺权。在批林批孔、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中,他们不顾毛主席、党中央关于不准串连、不准成立战斗队的指示,一方面网罗地、富、反、坏、右,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另方面煽动一些不明真象的人成立战斗队,甚至成立武斗队,把矛头指向一大批中央和地方党政军负责同志,破坏党的一元化领导,干扰运动的大方向。在“四人帮”的唆使和纵容下,什么“层层揪代理人”,“踢开党委闹革命”,什么“不为错误路线生产”等等奇谈怪论,纷纷出笼,一时间,闹得一些地方乌烟瘴气,破坏了革命和生产。他们甚至公开支持搞打砸抢,真是丧心病狂到了极点。“四人帮”的所作所为,充分说明他们支持青年和青年干部“造反”、“反潮流”,是妄图利用某些青年人充当他们篡党夺权的工具。
毛主席明确提出,各级领导班子要实行老、中、青三结合。“四人帮”公然篡改毛主席的指示,破坏老、中、青三结合。他们任人唯亲,结党营私,竭力排斥革命的老干部和革命的青年干部。他们反对毛主席提出的新老干部要“彼此尊重,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的教导,大肆挑拨新老干部的关系,制造新老干部的对立。他们完全继承了林彪的衣钵,对青年诱以“官、禄、德”,甚至用腐朽不堪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腐蚀青年和青年干部,拉人下水。“四人帮”贼喊捉贼地高喊捉拿“教唆犯”,实际上他们就是毒害青年的十恶不赦的最大教唆犯。
尽管“四人帮”反党集团极力在青年和青年干部的身上打主意,但是跟着他们跑的,毕竟只是极少数;而且就是这极少数的青年人,一经觉悟以后,也会起来造“四人帮”的反,同他们划清界限,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指引下,经过文化大革命的锻炼,千百万符合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五项条件的青年干部正在茁壮成长。他们朝气蓬勃,在老中青三结合的各级领导班子里,为执行和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冲锋陷阵,勇往直前。他们当中许多人对“四人帮”搞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那一套,早就看在眼里,恨在心上,并有所抵制,表现了较高的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觉悟。大批新生力量的涌现和成长,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硕成果,决不是“四人帮”的“功劳”。“四人帮”妄图贪天之功,以为己功,只能说明他们的卑鄙无耻,暴露了他们的狼子野心。
在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我们党一举粉碎了王、张、江、姚反党集团篡党夺权的罪恶阴谋,排除了“四人帮”的干扰和破坏,大批新生力量必将更迅速更健康地成长起来。我们要十分关心和爱护符合毛主席关于接班人五项条件的新生力量,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老干部应该以极大的热忱欢迎新干部,关心新干部”,要把党的好传统、好作风传给新干部,帮助新干部提高领导水平和工作能力,同时虚心学习新干部的长处,增强新老干部的团结。新老干部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团结合作,必定使我们党更加兴旺发达,我们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后继有人。

批判“四人帮”,处处摆战场(图片)

第3版()
专栏:

批判“四人帮”,处处摆战场(速写)  赵宝林作

格杀革命力量的刽子手

第3版()
专栏:

格杀革命力量的刽子手
关心
鲁迅曾尖锐地指出:“那种表面上扮着‘革命’的面孔,而轻易诬陷别人为‘内奸’,为‘反革命’,为‘托派’,以至为‘汉奸’者,大半不是正路人;因为他们巧妙地格杀革命的民族的力量,不顾革命的大众的利益,而只借革命以营私,老实说,我甚至怀疑过他们是否系敌人所派遣。”
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四人帮”反党集团,就是这样的一伙格杀革命力量的刽子手。他们搞修正主义,搞分裂,搞阴谋诡计,颠倒是非,制造谣言,捏造罪名,乱扣帽子,打击陷害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革命领导干部,干出了帝修反想干而办不到的事情。
“四人帮”鼓吹和煽动“打倒一切”,不分青红皂白地要打倒许多老干部,甚至派人到处摇唇鼓舌,胡说“老干部百分之八十都是资产阶级民主派”,恶狠狠地叫嚷“要从组织上动大手术”。
在批邓中,他们干扰、破坏毛主席、党中央的伟大部署,煽动层层揪代理人。他们一心想扼杀革命的力量,从政治上、组织上搞垮我们党,以达到把革命从“内里蛀空”,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长期以来,“四人帮”还背着毛主席、党中央,大整中央和地方党政军负责同志的黑材料,陷害革命同志。他们借老中青三结合的名义,不知羞耻地自命为“新生力量”。他们披着支持新生力量的外衣,培植亲信,结党营私。他们蓄意制造新老干部的对立,分裂干部队伍。总之,他们“以鸣鞭为唯一的业绩”,妄图打倒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党政军负责同志,篡党夺权。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要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干部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四人帮”反对毛主席的指示,对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广大干部,一概排斥,一概打倒,妄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但是,他们愈是把广大革命干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愈证明广大革命干部是我们党的可靠力量。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反党集团,挽救了革命,挽救了党,广大革命干部无不欢欣鼓舞,兴高采烈。他们决心最紧密地团结在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同“四人帮”作坚决的斗争,进一步发展大好形势,把毛主席开创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进行到底!
(原载《湖南日报》,本报有删改)

结党营私的帮派语言

第3版()
专栏:大字报选登

结党营私的帮派语言
上海市针织工业公司 顾云卿
资产阶级阴谋家、野心家张春桥,曾下了一个黑指示:选拔干部要“领导熟悉,群众拥护,上上下下要精干”。这是“四人帮”蓄意篡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五项条件,推行修正主义组织路线的重要罪证。
什么“领导熟悉”?!这是典型的帮派语言。毛主席把“要搞马克思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作为革命接班人的首要标准。而张春桥却侈谈什么“领导熟悉”,这就为他们搞结党营私,招降纳叛埋下了伏笔,提供了根据。在他们看来,谁甘愿为他们篡党夺权阴谋卖命,跟得紧、靠得拢,就是他们“熟悉”的,就要重用,否则就斥之为“陌生”。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所谓“群众拥护”,不过是欺人之谈。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只有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群众谋利益,才能得到群众的拥护。而“四人帮”却顽固地站在地主资产阶级立场上,坚持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干尽了祸国殃民的罪恶勾当,早已人心丧尽,极端孤立,哪里谈得上什么“群众拥护”呢?说穿了,他们心目中的“群众”,实际上就是一小撮党内外资产阶级和没有改造好的地、富、反、坏、右。
“上上下下要精干”,可说是“四人帮”在干部标准上的“新发明”。“四人帮”利用他们手中把持的舆论工具和党政大权,在进行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勾当方面,倒是颇为“精明能干”的。他们所谓的“上要精干”,就是要在分裂党中央,篡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权方面,有一股同无产阶级“决一死战”的反革命劲头。所谓“下要精干”,就是要能听命于“四人帮”的控制和指挥,敢于在下面策应“四人帮”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成为他们得心应手的御用工具。
“四人帮”妄图以反革命的三条标准来对抗毛主席关于革命接班人的五项条件,恰恰吐出了结党营私的帮派语言,成为他们篡党夺权的一条罪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