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迎接劳动党成立三十五周年和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 阿尔巴尼亚人民以丰硕劳动成果向党献礼 阿领导人接见青年代表勉励他们努力学习党史和霍查同志著作

第6版()
专栏:

  迎接劳动党成立三十五周年和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
  阿尔巴尼亚人民以丰硕劳动成果向党献礼
  阿领导人接见青年代表勉励他们努力学习党史和霍查同志著作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六年十月三十一日电 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成立三十五周年和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前夕,“山鹰之国”到处呈现一派欢腾的节日景象,全国人民以丰硕的劳动成果向党献礼。
首都地拉那披上了节日盛装。市中心斯坎德培广场周围的高大建筑物上,悬挂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的巨幅画像和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伟大领袖恩维尔·霍查同志的巨幅画像。广场和主要街道上红旗招展,巨大的横幅标语上写着:“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万岁”,“恩维尔·霍查同志万岁”,“光荣属于马克思列宁主义”。许多大幅宣传画生动地反映了英雄的阿尔巴尼亚人民在劳动党的领导下,焕发出高昂的革命精神,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取得了辉煌成就。
工业生产战线捷报频传,一批新建项目,如爱尔巴桑冶金联合企业炼钢厂已经生产出阿尔巴尼亚的第一批钢;费里尿素厂、地拉那瓦列斯选煤厂、地拉那综合印刷厂都已竣工投产;爱尔巴桑水泥厂扩建工程和纤维板厂已经建成;首都斯大林联合纺织工厂又有两个车间投产;全国第一个纺织工业零配件厂在古城培拉特诞生;卢什涅面粉厂、都拉斯成衣厂以及其它一些生产作业线、农田水利工程和文化设施也已建成或交付使用。今年以来,全国人民满怀对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恩维尔·霍查同志的无限热爱,充分动员起来,投身于争当“建党三十五周年突击手”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一至九月份,首都地拉那完成国家计划的情况是:工业总产值:百分之一百零二点八;基本建设:百分之一百零二点一;交通运输:百分之一百零五点一;出口:百分之一百零九点二。首都的一批大型企业受到阿尔巴尼亚工会中央理事会的表彰。
在劳动党提出的今年实现全国粮食自给的号召下,阿尔巴尼亚粮食生产迈进了一大步。小麦单位面积产量由一九七五年的平均每公顷二十一公担,增加到今年的二十六点五公担;玉米的单位面积产量由平均每公顷二十八公担猛增到四十二点八公担。
阿尔巴尼亚人民在劳动党领导下所经历的三十五年的光辉战斗历程,使自己的祖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过去几个五年计划期间,先后建立了电力、化学、机械设备、造纸、玻璃、建筑、纺织、冶金、有色冶金等工业部门。现在同一九三八年相比:全国二十三天的工农业生产总值就等于一九三八年全年的产值。到一九七五年底,工业总产值占工农业总产值的百分之六十四点八,这一年的工业生产比一九六○年增长四倍。
今天,阿尔巴尼亚人民正以前所未有的革命热情,夺取社会主义建设的更大胜利。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八日电 据此间报纸报道,在迎接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建党三十五周年和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的活动中,阿尔巴尼亚党和国家领导人阿·查尔查尼、哈·托斯卡、帕·米斯卡、拉·阿利雅、里·马尔科、拉·盖格普里夫蒂、皮·皮里斯特里、查·斯巴秀等从十月十六日到十月二十四日,在地拉那建党纪念馆分别接见了前来进行参观的来自全国各区和普雷尼亚斯—古里伊库奇铁路建设工地的青年代表。
青年代表们向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了各区青年在学习中和在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以及保卫祖国的斗争中取得的成就。
查尔查尼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对青年们取得的成绩表示祝贺。他们向青年代表们讲述了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三十五年的光辉历程,人民的斗争史迹,指出霍查同志缔造了光荣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党是人民的一切胜利的领导者、鼓舞者和组织者。
党和国家领导人勉励青年们要努力学习党的历史、党的文件和霍查同志的著作,学习和掌握科学技术。号召青年们无论在哪儿,都要努力劳动,提高警惕,进行阶级斗争,把自己锻炼成能将革命继续进行下去的战士。
青年代表们决心响应党的召唤,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中阿友谊万古长青——热烈祝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七大”的胜利召开

第6版()
专栏:

  中阿友谊万古长青
  ——热烈祝贺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七大”的胜利召开
  全国劳动模范、北京钢厂革委会副主任 白树茂
今天,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胜利召开了。我们北京钢厂的全体共产党员和广大职工同全国人民一道,怀着崇高的战斗情谊,向兄弟的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和阿尔巴尼亚人民表示最热烈的祝贺。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是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伟大领袖恩维尔·霍查同志亲手创建的马列主义政党,是经过长期的武装革命斗争烈火锻炼和考验、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党。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不畏强暴,敢于斗争,坚决反对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和现代修正主义,坚决支持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斗争,坚决支持全世界真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和组织的革命斗争,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世界人民的革命事业作出了宝贵的贡献,赢得了世界各国人民的钦佩和尊敬。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本国的具体革命实践相结合,领导全国人民一手拿镐,一手拿枪,开展了一系列的革命化运动,大大提高了全体党员和人民的政治觉悟,战胜了国内外阶级敌人,巩固了无产阶级专政,取得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成就。一九七五年阿尔巴尼亚胜利地完成了第五个五年计划,今年又开始了第六个五年计划。目前,阿尔巴尼亚人民正在劳动党领导下,为把祖国建设成一个繁荣的社会主义工业—农业国而努力奋斗。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中国和阿尔巴尼亚虽然远隔千山万水,但是我们的心紧紧地连结在一起。去年,我作为中国友好参观团的成员,带着我厂全体职工和全国工人阶级对阿尔巴尼亚人民的深情厚谊,到阿尔巴尼亚进行了友好访问。我们一踏上“山鹰之国”的英雄国土,立刻就沉浸在阿中两党、两国人民的战斗团结和革命友谊之中。我们所到之处,都受到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亲切接待和热情欢迎。在我们参观一座革命历史博物馆时,一位当年同霍查同志一起闹革命,现在是博物馆的负责人对我们说:“我们一向把中国人民在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取得的每一个胜利都看成是自己的胜利,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这位七十多岁老游击队员的话,充分表达了全体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党员和全体人民对毛主席、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的热爱。当我们参观发罗拉港口的时候,阿尔巴尼亚的朋友们拿出他们学习霍查同志的著作、毛主席著作以及学习雷锋的笔记本给我们看。中阿友谊已深深地贯穿到两国人民的生活和战斗中。特别使我们难忘的是,在地拉那参加庆祝“五一”游行观礼的时候,恩维尔·霍查同志和我们参观团的同志亲切握手、交谈,同我们一起度过了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盛大节日。在短短的二十天里,我们参观团同阿尔巴尼亚人民进行了广泛、友好的接触,向阿尔巴尼亚战友学到许多优秀品质和宝贵的革命斗争经验。
在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的喜庆日子里,我们北京钢厂的全体职工回忆起两次接待阿尔巴尼亚战友来厂实习的情景。我们能为增进中阿两国人民的友谊作了一点工作感到十分高兴。今后,我们决心最紧密地团结在以华国锋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抓革命、促生产,以实际行动支援世界革命,进一步加强中阿两党、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让中阿友谊之花开得更加鲜艳。

许多国家代表在联大第一委员会上揭露 苏联“不使用武力”建议是一个大骗局

第6版()
专栏:

  许多国家代表在联大第一委员会上揭露
  苏联“不使用武力”建议是一个大骗局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六年十月三十日电 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十月二十五日到二十九日讨论了苏联在本届大会上提出的所谓“缔结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的世界条约”的“新建议”。讨论过程中,许多国家的代表对这个被苏联标榜为“重要而紧迫的”提案进行了揭露、批判。
贝宁代表托马斯·博亚在发言中指出,首先是国际帝国主义必须遵守不使用武力的原则。“处于外国控制之下的民族必须实现他们的独立”。他说,任何条约都不应约束处于外国控制之下的人民进行武装斗争的合法权利。
伊朗代表费雷敦·胡韦达在发言中指出,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的概念不能延伸到以任何方式限制各国所固有的合法权利的程度。
巴基斯坦代表伊克巴尔·阿洪德在发言中指出,苏联关于在国际关系中不使用武力的主张不是什么新东西。仅仅靠一纸空文是不能解决任何国际问题的。
孟加拉国代表赛·伊·艾哈迈德在发言中说,只有确定人们可以采取什么行动来限制使用武力和干涉别国内政,而不是仅仅通过一个契约,才是有意义的。
南斯拉夫代表米利安·科马蒂纳指出,在军备竞赛正在达到一种惊人的规模,而且这种军备竞赛实际上是以保持现存的国际关系为目的的时候,当武力在国际关系中发挥着主要的作用,而且有人力图把永久的从属状态强加于军事上较弱的国家的情况下,和平是不能通过“缓和和谈判”取得的。他说,重要的事情不是缔结“不使用武力的条约”,而是“采取适当的行动创造出新的国际关系”。
荷兰代表考夫曼代表欧洲经济共同体九个成员国发言说,“经济共同体成员国并不认为需要有一个象苏联所建议的那样的不使用武力的条约”。
加拿大代表保罗·艾阿波因蒂说,“加拿大远不认为,所建议的这种条约将会在不使用武力问题上加强联合国宪章。”
阿尔巴尼亚代表阿卜迪·巴列塔在发言中有力地驳斥了苏联提出的所谓新建议。他指出:“一手使用暴力,一手进行蛊惑人心的宣传,这是两个帝国主义超级大国惯用的手法。它们把暴力、侵略、威胁和使用武力作为政策的基础。”
巴列塔问道:“难道人们会相信缔结一项世界性条约就会终止诉诸武力进行侵略或者说这样至少有利于开辟一条走向这个目标的道路吗?我们认为,相信这样的可能性是幻想,任何这样的幻想将会给热爱自由的主权国家和人民造成巨大的忧虑。”
巴列塔指出:“正当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急于要人们相信,通过缔结世界性条约来结束诉诸武力进行侵略的时机已经到来,一切条件已经具备的时候,美国和苏联却继续疯狂地进行军备竞赛,制造和完善毁灭性武器,增加军事预算和加紧进行战争准备。它们一面大谈和平,一面又准备战争,一面大谈裁军,一面又进行军备竞赛。”

芬兰报纸纷纷发表文章 谴责苏联在芬兰搞间谍活动

第6版()
专栏:

  芬兰报纸纷纷发表文章
  谴责苏联在芬兰搞间谍活动
新华社赫尔辛基一九七六年十月三十日电 近日来,芬兰报纸纷纷发表文章,谴责苏联在芬兰搞间谍活动。
据报纸报道,芬兰警察当局最近逮捕了一名为苏联搞间谍活动的芬兰海关高级官员。在过去几年中,这个间谍分子向苏联提供了大量的重要经济情报。
据《赫尔辛基新闻》报道,芬兰内政部警察总监屈奥斯蒂·约西马二十九日对芬兰《晚报》发表谈话证实,赫尔辛基诉讼法院目前正在审理这个间谍案件。
芬兰报纸指出,苏联窃取芬兰经济情报的活动,对于它所宣扬的“睦邻关系”是极大的嘲讽。《晨报》在报道这个丑闻时,刊登了一幅苏联人一手交钱,一手拿着装有情报的公文包的漫画,表达了芬兰舆论对苏联当局这一卑劣行径的谴责。《赫尔辛基新闻》指出,把同西方国家进行商品贸易的出口价格泄露给苏联,显然损害了芬兰的利益。该报还援引瑞典报纸的报道说,苏联人令人吃惊地非常了解芬兰同其他国家贸易中的价格和其他问题。如在芬兰帮助苏联承包建筑铁矿工程的谈判中,双方迟迟不能就建筑材料的价格达成协议。苏联方面利用搞到的情报在价格问题上不断地对芬兰谈判代表施加压力。
《新芬兰报》十月三十日发表题为《经济间谍活动》的社论警告说,“大国的经济间谍活动延伸到了我们这里。”这家报纸要求有关方面及时采取足够的预防措施,以便阻止给芬兰造成巨大的损失。

非洲国家领导人和参加联大的许多国家代表 谴责特兰斯凯假独立 支持南非人民斗争 我代表在联大揭露超级大国争霸南部非洲、破坏解放运动

第6版()
专栏:

  非洲国家领导人和参加联大的许多国家代表
  谴责特兰斯凯假独立 支持南非人民斗争
  我代表在联大揭露超级大国争霸南部非洲、破坏解放运动
据新华社讯 许多非洲国家政府领导人纷纷发表声明和讲话,谴责南非种族主义当局炮制特兰斯凯假独立的阴谋。
乌干达总统阿明十月二十五日发表声明指出,南非当局导演特兰斯凯假独立,“是对自决权原则的愚弄。永远也不应当承认它是独立的国家;它只是一个集中营,在那里,人们由于肤色的缘故而被圈集在一起。”
塞内加尔总理阿卜杜·迪乌夫十月二十五日发表讲话,庄严重申谴责和拒绝“班图斯坦”政策。
毛里塔尼亚总统达达赫十月二十八日就所谓特兰斯凯“独立”发表谈话说:“我们断然拒绝这种假独立。它完全是整个非洲、也是我们国家所拒绝的南非班图斯坦化和南非卑鄙的种族隔离制度的具体化。”
上沃尔特外交部长阿尔弗雷德·卡博雷十月二十六日发表声明,谴责损害非洲领土完整的所谓特兰斯凯“独立”,重申它决不承认这种“独立”。
扎伊尔外交和国际合作国务委员恩古扎·卡尔·伊邦德二十五日发表讲话说:南非的班图斯坦化是种族隔离政策极为恶劣的表现。
布隆迪外交和合作部长梅尔基奥尔·布瓦基拉发表声明说,“自由非洲不能接受种族隔离的制度和哲学对人类平等和尊严的否认”。
马里外交和合作部长夏尔·桑巴·西索科二十六日发表声明说,对非洲和非洲人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进行武装斗争,以争得不可剥夺的自由的权利。
赞比亚外交部长姆瓦勒二十六日宣布,赞比亚决不承认南非种族主义者制造的所谓的特兰斯凯“独立”。
突尼斯外交部发表声明表示,突尼斯政府重申完全支持津巴布韦、纳米比亚和阿扎尼亚兄弟人民为确保自己的权利和恢复主权和尊严而进行的正义事业。
加蓬新闻社报道说,加蓬政府再次强烈谴责沃斯特推行的可耻的班图斯坦化政策。
加纳政府二十六日发表声明说,加纳完全反对和拒绝承认特兰斯凯假独立,强烈谴责南非实行可耻的种族隔离的班图斯坦政策。
刚果外交部长泰奥菲尔·奥本加发表讲话指出,“在南非全境开展的日益广泛的斗争证明,不管施展什么高招,种族隔离政权已经面临绝境,它的末日已经为期不远了”。
据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九日电最近三天的联合国大会全体会议上,坦桑尼亚、埃及、几内亚、塞拉利昂等许多非洲国家代表以及罗马尼亚、民主柬埔寨、南斯拉夫、圭亚那和尼泊尔等国代表,强烈谴责南非种族主义政权推行种族隔离政策,揭露特兰斯凯假独立的骗局,表示坚决支持阿扎尼亚和其他南部非洲人民的斗争。
中国代表赖亚力也在会上发了言,他指出:“近几年来,两个超级大国从它们争霸全球的战略需要出发,正日益加剧对这个地区的争夺。一个超级大国正在变换手法,鼓吹‘和平变革’,力图保住它的既得利益。另一个后起的自诩为非洲人民‘天然盟友’的超级大国则更是野心勃勃。它打着‘反对种族主义’,‘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的旗号,多方插手,积极对南部非洲进行渗透和扩张。它竭力分化民族解放运动,挑拨非洲国家的战斗团结,破坏南部非洲的解放斗争,直至派遣雇佣军,对一个非洲国家公然进行武装干涉。在安哥拉事件后,它更是得寸进尺,赤裸裸地加剧了同另一个超级大国的争夺,力图取老牌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而代之,在南部非洲建立自己的势力范围,从侧翼包抄欧洲。所有这一切,就大大增加了南部非洲人民解放斗争的艰巨性和复杂性。但这也使阿扎尼亚人民和其他非洲人民进一步认识到,在南部非洲,象在世界上其他许多地区一样,‘前门驱狼,后门拒虎’是一个十分现实的课题。经验证明,打倒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统治,实现真正的民族解放,就必须同时坚决开展反对大国霸权主义的斗争,对于那个打着社会主义幌子,伪装‘支持民族解放运动’的超级大国尤其要提高警惕。”他说:“阿扎尼亚人民从切身斗争经验中日益清楚地体会到:面对着武装到牙齿的南非白人种族主义政权,没有其它的选择,只有拿起革命暴力这把铁扫帚,把种族主义、殖民主义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