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顶住超级大国压力 反对转嫁危机 捍卫石油权益 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提高石油价格 成员国一些领导人和舆论强调提高石油价格非常合理

第4版()
专栏:

顶住超级大国压力 反对转嫁危机 捍卫石油权益
石油输出国组织决定提高石油价格
成员国一些领导人和舆论强调提高石油价格非常合理
新华社维也纳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电 石油输出国组织部长会议第十四次特别会议,九月二十四日至二十七日在维也纳石油输出国组织总部举行。会议决定把原油价格提高百分之十。
会议结束后发表的一项新闻公报说:“会议考虑了经济委员会的报告,并且决定,在原油价格方面,把现在的阿拉伯轻原油价格只提高百分之十,使之达到每桶十一点五一美元。新价格将从一九七五年十月一日起生效,并保持到一九七六年六月三十日。届时将对这一新价格进行重新考虑。”
这项公报还说:“会议祝贺委内瑞拉政府对石油工业实行国有化,完全支持委内瑞拉政府为有效地做到完全控制它的石油工业而正在采取的措施。”
这次特别会议是根据石油输出国组织今年六月初在加蓬首都利伯维尔举行的第四十四次部长会议的决定召开的。会上着重讨论了调整原油价格问题。在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的沉重打击下,超级大国企图施加压力迫使石油输出国降低油价。同时,由于西方资本主义工业国家通货膨胀日益严重,产油国石油收入的实际价值不断遭到损失。在这种情况下,石油输出国组织作出提高油价百分之十的决定,是它们为反对转嫁经济危机、捍卫自己的石油权益而采取的又一重要措施。
据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八日讯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的一些领导人最近纷纷表示,石油输出国调整石油价格是非常合理的,是保护第三世界产油国民族权益的正当措施。
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回顾今年头七个月的经济情况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丧失了很大一部分石油收入的购买力,这是由于以十分混乱和紊乱的形式出现的世界通货膨胀所造成的。因此,他指出:修订石油价格是“完全合理和合法的”。
委内瑞拉总统卡洛斯·安德烈斯·佩雷斯说,正如其他国家“有权确定指导每个国家各方面活动的主权准则一样,我们委内瑞拉和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在这一具体场合下就是石油输出国组织国家——也享有同样的权利……确定我们这些国家执行自己掌握动力资源的政策。”佩雷斯总统最近还表示,在石油价格等问题上,委内瑞拉的立场是十分明确的,它支持石油输出国组织采取的决定。
阿尔及利亚外交部长阿卜杜拉齐兹·布特弗利卡九月一日在联合国大会第七届特别会议上发言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决定结束几十年来被掠夺的状态,自主地确定对它们的国家发展必不可少的这种资源的价格。”这一决定“是对经济霸权的一个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将显示出它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他在谈到工业国的制成品价格和发展中国家的原料价格之间的不合理状况时指出,当原料价格上涨的时候,制成品价格超比例地提高;而当原料价格跌落时,制成品价格却维持原状,以致原料的价格很不规则地变化着,而制成品的价格却不断增长。他说,发展中国家被迫对它们的石油和原料等的价格采取必要的保护措施,这是可以理解的。
伊拉克石油和矿业部长塔耶·阿卜杜勒·卡里姆说,为了勇敢地对付帝国主义施加的压力,石油生产国有责任协调它们的石油政策。
科威特石油大臣阿卜杜勒·穆塔利卜·卡齐米指出,科威特支持提高石油价格以补偿产油国由于工业品价格暴涨而受到的损失。他说:“实质上,我们要求的不是提高价格。我们要捍卫石油收入的实际购买价值。”
伊朗《德黑兰日报》九月二十日发表的文章在谈到石油收入分配的不合理状况时说,在一九七三年十二月以前,“石油进口国政府对石油征收各种名目的消费税,税收额等于石油输出国组织收入的三倍。石油公司和石油进口国政府的收入为石油输出国组织收入的六倍。它们的共同利润和收入多到占一桶石油的最后售价的百分之七十五。”文章指出,这是极为不公正的。文章还说,即使在一九七三年十二月石油提价以后,“石油进口国政府和石油公司仍可捞到一桶石油最后售价的百分之五十五,而石油输出国组织只得到百分之三十七”。
尼日利亚《新尼日利亚人报》九月十七日发表社论说,在过去二十个月中,一些“使用石油的工业化国家制造和出口的产品的价格不断上涨,现在几乎高到看不到头了”。社论还说:“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目前的唯一办法是把石油价格同它们从工业化国家进口的东西不断上升的价格联系起来。”

黎笋同志率党政代表团回到河内

第4版()
专栏:

黎笋同志率党政代表团回到河内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八日电 由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黎笋率领的越南劳动党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代表团,结束了对中国的正式友好访问,九月二十八日下午乘专机回到河内。
到机场迎接代表团的有:越南民主共和国副主席阮良朋,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会常务委员会主席长征,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总理范文同,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武元甲,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阮维桢,党中央政治局委员、国会常务委员会副主席黄文欢,党中央书记处书记春水,党中央委员、政府副总理陈友翼,党中央委员、政府副总理潘仲慧,政府副总理邓曰珠以及越南劳动党和政府各部门负责人、人民军高级干部和河内市各界群众代表等。
越南南方共和驻越南北方特别代表团团长阮文进也到机场迎接。
到机场迎接的还有中国驻越南大使符浩和大使馆其他外交官员以及正在越南工作的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的代表。

阿尔及利亚代表团访朝中后回到阿尔及尔

第4版()
专栏:

阿尔及利亚代表团访朝中后回到阿尔及尔
新华社阿尔及尔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电 据阿尔及利亚新闻社报道,由阿尔及利亚革命委员会委员、宪兵总司令艾哈迈德·本·谢里夫上校率领的阿尔及利亚代表团在结束了对朝鲜和中国的访问后,于九月二十七日下午回到阿尔及尔。
阿尔及利亚国家人民军政治部主任阿卜杜拉维中校,朝鲜驻阿尔及利亚大使姜万洙,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周伯萍等到机场欢迎。
谢里夫上校在机场发表谈话指出,这次访问将进一步加强阿尔及利亚与朝鲜、中国的双边关系。

孟巴两国外长在纽约会晤

第4版()
专栏:

孟巴两国外长在纽约会晤
新华社拉瓦尔品第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五日电 据巴基斯坦联合通讯社报道,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三十届会议的孟加拉国外交部长乔杜里,九月二十四日同巴基斯坦国防和外交国务部长阿齐兹·艾哈迈德在友好、亲切的气氛中举行了会晤。
消息说,这是孔达卡尔·穆什塔克·艾哈迈德就任孟加拉国总统之后孟、巴两国高级官员的第一次接触。
会晤时,乔杜里外长表示了孟加拉国政府同巴基斯坦保持正常关系的殷切愿望。
阿齐兹·艾哈迈德国务部长代表巴基斯坦政府也表示了完全相同的愿望。
另据拉瓦尔品第报纸报道,巴基斯坦赠送给孟加拉国的第一批大米和布匹正在卡拉奇装上巴基斯坦货船,准备运往吉大港。

几内亚比绍庆祝共和国成立两周年

第4版()
专栏:

几内亚比绍庆祝共和国成立两周年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六日讯 比绍消息: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军民九月二十四日在比绍举行游行,热烈庆祝几内亚比绍共和国成立两周年。几内亚比绍共和国党和政府领导人出席了庆祝仪式。路易斯·卡布拉尔主席在庆祝仪式上发表了讲话。当天晚上,卡布拉尔主席举行了国庆招待会。

也门庆祝“九·二六”革命十三周年

第4版()
专栏:

也门庆祝“九·二六”革命十三周年
新华社萨那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六日电 阿拉伯也门共和国首都萨那九月二十六日上午举行盛大阅兵式,隆重庆祝“九·二六”革命十三周年。也门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易卜拉欣·哈姆迪,指挥委员会委员兼政府总理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卜杜勒—加尼,协商议会议长阿卜杜拉·阿赫马尔,最高选举委员会主席阿卜杜拉·哈吉里法官等出席了阅兵式。正在也门访问的苏丹总统加法尔·尼迈里及其随行代表团和一些国家代表团也出席了阅兵式。

乔冠华外长会见、宴请一些国家外长

第4版()
专栏:

乔冠华外长会见、宴请一些国家外长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四日电 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三十届会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乔冠华九月二十四日上午分别会见了丹麦外交大臣克努兹·伯尔厄·安诺生,意大利外交部长马里亚诺·鲁莫尔和布隆迪外交部长吉尔·比马祖布特。
同一天下午,乔冠华团长会见了日本外务大臣宫泽喜一,并出席了宫泽外务大臣举行的晚宴。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黄华、副代表章含之等也应邀出席了宴会。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六日电 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三十届会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乔冠华继续会见一些国家出席本届联大的外交部长。
乔冠华部长九月二十五日会见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汉斯—迪特里希·根舍,秘鲁外交部长米格尔·安赫尔·德拉弗洛尔·巴列,土耳其外交部长伊赫桑·萨布里·查拉扬吉尔和罗马尼亚外交部长乔治·马科维斯库。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乔冠华部长会见了孟加拉国外交部长阿布·赛义德·乔杜里和新加坡外交部长拉贾拉南。接着,乔冠华部长设晚宴招待新加坡客人。新加坡方面出席会见和晚宴的还有新加坡常驻联合国代表许同美等。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黄华和代表赖亚力、毕季龙等出席作陪。
九月二十五日晚,乔冠华团长和黄华副团长还出席了本届联大主席加斯东·托恩和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为各国代表团团长和副团长举行的晚宴。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七日电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三十届会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乔冠华九月二十七日分别宴请了法国外交部长和日本外务相。
乔冠华团长设午宴招待法国外交部长让·索瓦尼亚格。出席午宴的法国客人还有:常驻联合国代表路易·德居兰戈、外交部司长勒内·德·圣·勒吉埃、常驻联合国副代表雅克·勒孔特等。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黄华、代表赖亚力等出席了午宴。
晚间,乔冠华团长设晚宴招待日本外务大臣宫泽喜一。日本方面出席晚宴的还有外务省审议官有田圭辅、常驻联合国代表斋藤镇男等。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黄华、副代表章含之等出席了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