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发展中国家代表继续在联大七届特别会议上发言 驳斥维护旧秩序和攻击原料涨价的谬论

第6版()
专栏:

  发展中国家代表继续在联大七届特别会议上发言
  驳斥维护旧秩序和攻击原料涨价的谬论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五年九月八日电联大第七届特别会议九月八日继续举行一般性辩论。
圭亚那外交和司法部长弗雷德里克·威尔斯发言指出,制订新的国际经济秩序必须有助于促进发展中国家的自力更生的努力,包括一国的和集体的自力更生努力。
他说,任何想复活过时的旧制度的企图都是不能接受的。面对这种企图,“发展中国家的团结是使变革的进程导致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的最好的保证”。
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在发言中还驳斥了把目前西方国家的经济危机归咎于原料价格上涨的荒谬论调,并且指出发展农业的重要性。
科威特外交大臣萨巴赫·艾哈迈德·贾比尔·萨巴赫在发言中说,发展中国家努力使自己的经济多样化是取得经济独立的重要步骤。
他指出,在目前的辩论中有人说,旧的国际经济秩序不是由于“帝国主义的掠夺”而是由于石油出口国组织强制性的、垄断性的加价遭到了破坏。“再没有比这种说法更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了。石油生产国通过它们所采取的措施结束了盛行二十多年的不正义的情况。”科威特代表在发言中还谈到跨国公司对发展中国家造成的政治的和经济的威胁,并且强调指出,作为发展的先决条件,必须废除一切形式的殖民主义、新殖民主义、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
乍得外交和国际合作部长卡穆格·瓦达勒·阿卜杜勒—卡德尔在发言中说:“我们认为,为了重新组织不发达国家的农业并使之现代化,为了满足人民的基本需要,在对威胁人类的饥饿进行的斗争中做出贡献,应当特别重视农业。”
喀麦隆外交部长让·克恰在发言中说:“初级产品的国际价格实际上是在不征求这些产品的生产者的意见的情况下由消费者任意规定的,发展中国家的人民在农业方面所作出的努力受到强加于他们的低得可怜的价格的打击。”
他强调指出,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农业“仍然是我们年轻的经济的关键部门,应该予以特别重视”。
肯尼亚外长穆尼瓦·韦亚基说,发展中国家不论采取什么措施来加速工业化的进程的同时,“不应忘记农业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济的支柱”,而且“要继续一个很长的时间”。
塞内加尔财政和经济事务部长巴巴卡尔·巴强调指出,塞内加尔一贯谴责贸易条件的恶化,谴责虚假的自由贸易强加给发展中国家的沉重负担。
他还谈到在货币改革问题上,第三世界国家的利益都没有真正得到考虑,并且指出第三世界今后要参加世界货币问题的管理。
索马里国内外贸易部长艾哈迈德·穆罕默德·马哈茂德在发言中驳斥有人提出的现在的国际经济制度已经很好地、并将继续很好地为世界各国人民服务的论点。他还指出:跨国公司的主要目的是追求最大限度的利润,这是它经常在不考虑和注意所在国的民族利益的情况下追求的一个目的。
几内亚驻联合国常任代表让娜·马丹·西塞在发言中谴责发达国家在向发展中国家转让技术方面实行新殖民主义。她说,拥有这些知识的发达国家企图尽量使这些知识商品化,以便从中为它们自己捞取最大的好处。她强调发展中国家应该加强自己的科学技术发展,并在这些方面加强合作。
八日在会上发言的还有利比亚、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博茨瓦纳、澳大利亚、比利时、葡萄牙等国代表。
八日上午,当以色列“代表”发言时,阿拉伯国家的代表团以及中国和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纷纷退出了会议大厅,而苏联代表团却留在那里为以色列“代表”捧场。

反对国际石油垄断资本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掠夺 东南亚各国加强维护石油权益斗争

第6版()
专栏:

  反对国际石油垄断资本特别是超级大国的掠夺
  东南亚各国加强维护石油权益斗争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九月九日讯 东南亚各国维护本国石油权益的斗争,近两年来,在阿拉伯国家石油斗争胜利的鼓舞下,又有新的发展。
东南亚地区石油蕴藏丰富,质地优良。长期以来,国际石油垄断集团严密地控制着这个地区石油的勘探、开采、提炼和销售。它们把东南亚作为石油的供应基地,榨取了大量的超额利润。据报道,国际垄断资本至今仍然控制着印尼石油总产量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在马来西亚,一家外国石油公司开采的原油,每桶扣除税款和生产成本等以后获净利四美元。
一九七三年以后,国际石油垄断资本借口所谓“石油危机”,到处寻找新油源,加剧了对东南亚石油资源的争夺。许多外国石油公司在东南亚各国近海地区掀起了一股“探油热”。日本《朝日新闻》报道说:“对于国际石油资本来说,仅次于中东的石油勘探目标是亚洲各地的海底。”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为争夺东南亚霸权,抢夺石油资源,也通过派遣石油专家小组、进行石油调查等手段,野心勃勃地把它的魔爪伸向东南亚的石油资源。
国际石油垄断资本特别是超级大国的疯狂掠夺,激起了东南亚各国人民的强烈不满。一九七四年,外国石油公司在受到石油武器的打击后,为了继续牟取利润,在马来西亚制造“柴油荒”,受到马来西亚各党派和团体的纷纷谴责。马来西亚学生联合会发表文章指出,马来西亚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它的经济不允许跨国经济集团的控制。今年五月,菲律宾工商业界也要求政府接管外国石油公司和炼油厂。
东南亚各国政府分别采取了一些反对帝国主义掠夺、保护本国石油权益的积极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果。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分别成立了国营石油公司,并以法律或行政命令的形式保障本国公司的活动和权益。马来西亚政府规定,国营石油公司对本国的石油勘探、开采和加工拥有完全的权利。今年,马来西亚进一步修改了石油发展法,规定国营石油公司还拥有石油和石油化学产品的销售和分配的专有权。这些措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外国垄断集团的活动范围。一九七三年十二月,菲律宾国营石油公司成立不久,菲政府就宣布收购美资埃索菲律宾公司以及这家公司所属的菲律宾最大的巴丹炼油厂的股权。今年一月,菲律宾还宣布提高润滑油的进口税,以保护菲律宾国营石油公司生产的润滑油免遭进口产品的竞争和排挤。此外,东南亚国家还采取措施培养本国的石油技术人员,建立和发展本国的石油运输船队,以便减少对国际石油垄断集团的依赖。九月五日,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新加坡和印尼组成东南亚国家联盟石油理事会,以加强在石油方面的合作和相互援助。

日本《毛泽东思想》月刊发表文章强调 决心坚持斗争直到收复北方领土 冰岛报纸谴责苏联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

第6版()
专栏:

  日本《毛泽东思想》月刊发表文章强调
  决心坚持斗争直到收复北方领土
  冰岛报纸谴责苏联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五年九月九日电 日本《毛泽东思想》月刊最近发表文章,揭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霸占日本北方领土的罪行,呼吁日本人民把收复北方领土的斗争进行到底。
文章说:“北方领土——国后岛、择捉岛、色丹岛和齿舞群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是我们日本人民用血汗努力开拓出来的”。文章说:“日本劳动渔民迫于生活,过去和现在都一直在苏联占领下的北方领土周围海域捕鱼。苏联巡逻船逮捕和检查日本的小型渔船、长期扣押日本渔民、撞翻渔船等事件频频发生,其惨状是难以用语言说明的。”“根室地区的多数渔民都受到了苏联的压迫和迫害,对于苏联的暴虐,满腔怒火。”文章说,根室地区的渔民及各界人民长期以来团结在一起,一直以不屈不挠的精神,排除万难,顽强地要求苏联立即无条件地归还北方领土。文章说:“归还北方领土的要求,是日本人民的要求,是民族的要求。这是正义的要求。”
文章说:“苏联不仅不满足日本人民、日本民族要求归还北方领土的正义要求,而且把北方四岛变成一个巨大的军事基地。苏联从这一军事基地严重地威胁着日本。”
文章说:“我们要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坚持斗争,直到收复北方领土。”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九月九日讯 雷克雅未克消息:冰岛《晨报》九月五日发表社论,谴责苏联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掠夺别国的海洋资源。
社论说,侵占别国资源是新老殖民主义的主要特征,在侵占沿海国资源方面,现在苏联是这一政策的先锋。
社论指出,寥寥数国掠夺着世界的海洋,若不采取对策,鱼苗将濒临灭绝。过去西方国家对殖民地的自然资源和原料所奉行的老殖民政策,就是不考虑这些国家的利益。它们所以能这样做,是凭借其军事、资本、知识和技术方面的优势。现在苏联在世界的海洋上扮演着同样的角色,在那里奉行新殖民政策,攫取弱小国家的资源。
社论认为,苏联反对冰岛把捕渔区扩大到二百浬和要求继续在冰岛渔区拥有捕鱼权,目的在于制造一个先例,以便向其他准备扩大捕渔区的国家提出同样的要求。社论说,冰岛对此必须保持警惕,决不能让苏联的阴谋得逞。

阿龙总理重申苏里南决心争取今年内独立

第6版()
专栏:

  阿龙总理重申苏里南决心争取今年内独立
新华社乔治敦一九七五年九月八日电 据《圭亚那写真报》八日报道,苏里南总理亨克·阿龙七日重申,苏里南将克服种种困难,争取在今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获得独立。
据报道,苏里南司法部在八月三十一日和荷兰国防部的代表签署了一项协议。协议规定,现在苏里南国土上的荷兰驻军的一切军事装备,包括武器、弹药和军用医院都应该在苏里南取得独立前移交给苏里南政府。这项协议是根据苏里南政府和荷兰政府今年三月达成的关于苏里南今年独立的议定书而签署的。
苏里南位于南美大陆的东北部,面积十四万二千多平方公里,人口四十万。一八一六年沦为荷兰殖民地。苏里南人民为争取独立进行了长期的斗争,一九五四年实行“内部自治”。一九七三年现政府执政后,开始同荷兰当局谈判苏里南独立问题。

厄瓜多尔宣布改组内阁

第6版()
专栏:

  厄瓜多尔宣布改组内阁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九月九日讯 基多消息:厄瓜多尔总统吉列尔莫·罗德里格斯·拉腊九月八日宣布改组内阁。
这次内阁改组更换了内政、外交以及自然资源和动力等部长。在新任命的部长中有内政部长鲁文·达里奥·阿亚拉将军、外交部长卡洛斯·阿吉雷将军以及自然资源和动力部长海梅·杜埃尼亚斯上校。据报道,罗德里格斯总统九月一日击败了由原陆军参谋长劳尔·冈萨雷斯发动的军事政变后,原内阁的部长于九月四日向总统辞职。

英萨利团长参加联大特别会议后离开纽约

第6版()
专栏:

  英萨利团长参加联大特别会议后离开纽约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五年九月八日电 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团长、副首相英萨利在参加联大第七届特别会议后,于九月八日上午乘飞机离开纽约。
到机场送行的有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黄华,阿尔巴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拉科·纳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观察员梅敏俊,越南民主共和国常驻联合国观察员阮文琉,越南南方共和常驻联合国观察员丁伯诗等。柬埔寨外长沙林察和代表团其他成员也到机场送行。
中国代表团团长、对外贸易部部长李强于同天上午到柬埔寨代表的住所探望了英萨利副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