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干部作风变 山区面貌新——记锦西县委副书记朱再兴蹲点抓社队领导思想革命化的事迹

第4版()
专栏:

干部作风变 山区面貌新
——记锦西县委副书记朱再兴蹲点抓社队领导思想革命化的事迹
在学习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重要指示的热潮中,辽宁省锦西县东北部山区的群众,纷纷赞扬县委副书记朱再兴蹲点的事迹。
解放战争期间,朱再兴担任过锦西二区区委书记。多年来,他遵照毛主席的教导,认真看书学习,反复阅读了《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光辉著作。一九七二年,他回到当年战斗过的锦西,就带着这些光辉著作,到东北部山区去蹲点。
东北部山区是全县自然条件最差的地区。这里有黄土坎、邰集屯、卫东等五个公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粮食亩产只有一百多斤;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干部和社员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粮食产量逐年增长。朱再兴到这里蹲点后,与贫下中农和社队干部一起战天斗地,巩固和发展了这里的大好形势,五个公社两年又迈了两大步:一九七三年粮食亩产超《纲要》;一九七四年过“黄河”,还有十个大队跨“长江”,三个大队超千斤。去年,贫下中农喜气洋洋,向国家交售了一千多万斤粮食。
县委对朱再兴蹲点,总结了三条经验:朱再兴到东北部山区蹲点后,认真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抓紧社队干部的理论学习;朱再兴保持了革命战争时期那么一股劲,在社队干部中发扬了艰苦奋斗的作风;朱再兴抓典型,和社队干部一起向农民灌输社会主义思想,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
朱再兴初到山区,发现有些干部存在一种情绪:希望改变面貌,又觉得山区难变。要改变山区面貌,首先要帮助干部找到山区落后的真正原因。有的干部说,原因是明摆着的,石多地薄,群众落后。他们急于要领导拿主意。朱再兴没有“下车伊始”就哇喇哇喇地发议论,而是深入实际,调查研究,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进行去伪存真、由表及里的分析。蹲点不久,老朱在五个公社接连走了两圈,每次走访二十几个大队,还到山区以外的其他公社和邻近的县进行了对比研究。他从群众和基层干部中汲取了养分,又反过来用于教育干部。
在邰集屯公社刘哈屯大队,有些干部抱怨地薄不长粮食,抱怨群众不关心集体。老朱仔细地听完汇报,领着社队干部走访了贫下中农。二队社员纷纷赞扬他们的队长,说他对资本主义倾向敢批敢斗,带领社员一心一意走社会主义道路,大旱之年,别的队减产,他们增了产。三队老贫农李昆对改变刘哈屯的面貌,充满信心,他说:“只要领头人路线对,刘哈屯两三年就能大变。”从李昆家出来,老朱对社队干部说:“刘哈屯为什么落后?要找根。怪山高土薄吗?不行!你们比七沟八梁一面坡的大寨怎么样?比青石板上创高产的沙石峪怎么样?同样的地,为什么二队能种好?怪群众落后吗?更不行!你们可以到群众中去听听意见,看看有多少象李昆那样的贫下中农。”
对卫东公社为什么落后,县委在这个公社工作的同志和公社党委的一些同志看法不一致。朱再兴没有马上表态,下大队调查去了。有个二佛庙大队,虽然领导班子的成员调换了三次,面貌依然没有大的变化。队里一个有严重历史问题的人,一直受到重用。朱再兴找生产队长和贫下中农开座谈会,贫下中农说:“路线不端正,重副轻农,重钱轻粮,人换了,还不是穿新鞋走老路!”
通过调查研究,对于存在的问题,朱再兴越来越清楚了。卫东公社之所以落后,关键在于路线,二佛庙大队发生的事情,带有普遍性。列宁说:“小生产是经常地、每日每时地、自发地和大批地产生着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的。”重副轻农的倾向为资本主义自发势力提供了方便。凡是这种倾向严重的地方,阶级敌人就嚣张,资本主义自发势力就泛滥,干部就容易产生资产阶级生活作风。
回到公社,朱再兴直截了当地谈了自己的看法。卫东公社党委书记张广成,越琢磨越觉得朱再兴的分析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自己就是分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想着干社会主义,有时倒为资本主义开了路。为什么会分不清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呢?朱再兴帮助张广成作了进一步分析,指出他出身好,根子正。论工作,勤勤恳恳;论经验,干了十几年的公社党委书记。但是,要抓大事,抓路线,单凭老经验工作是不行的,要读马列的书和毛主席的书。领导的责任就是要善于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总结群众的新鲜经验。张广成越听心里越亮堂。
要提高社队干部的路线斗争觉悟,必须抓好领导班子的理论学习。朱再兴积极启发干部学习的自觉性。黄土坎公社党委书记赵善礼,干起工作来有股虎劲,就是坐不住,不能扎扎实实读点书。朱再兴用革命现代京剧《杜鹃山》中的英雄人物,对赵善礼进行启发教育,指出柯湘的政治觉悟高的原因,最根本的是掌握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如果不认真读书,不提高识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能力,你再忙,很可能是瞎忙。
朱再兴这样严格要求社队干部,自己也以身作则。他每天都认真读书,做读书笔记。工作再忙,劳动再累,也要坚持学习理论。社队干部说:“老朱抓问题抓得准,就是因为他从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中找到了指路的明灯。”
朱再兴抓了领导班子的理论学习,也给干部们带来了好作风。到山区蹲点以来,他每年都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各个大队,同社员一起劳动,同社队干部共同研究工作。他串村走户,翻山越岭,靠的是两条腿走路。他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总是整天整天地干。跟他一起进过山区的同志都有这样的感觉:走路多,劳动多,睡觉少。在这种情况下,老朱常常用革命战争时期的光荣传统鼓励他们,他说:“解放战争那阵,我们有三个月没脱过衣服睡觉,挎着枪、背着手榴弹躺躺,有任务爬起来就走。现在环境变了,在优越的条件下,我们更要自觉地吃点苦头,才不至于变得怕吃苦,图享受,才不会沾染资产阶级生活作风。”黄土坎公社梁家大队党支部书记于恩庆,过去作风比较飘浮。朱再兴到梁家大队,挎包一放就下地干活。于恩庆赶到地里,朱再兴正同群众谈得亲切,干得欢畅。社员们以朱再兴作榜样,对于恩庆的作风提出尖锐的批评。收工的路上,朱再兴耐心地帮助于恩庆:“按照革命导师的教导,我们干部都是人民勤务员,普通劳动者。我们的干群关系应该是鱼水关系,这是我们党的光荣传统。”朱再兴的言行,使于恩庆终于改变了作风。在朱再兴的带动和影响下,山区五个公社的社队干部认真改变作风,摆正了干群关系,有力地促进了农业学大寨运动的开展。
学大寨,首先要学根本,要批判资本主义倾向,用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农民。朱再兴以普通劳动者的身分,坚持深入群众,及时发现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抓住典型,推广先进经验,为社队干部作出了榜样,推动了农业学大寨运动深入发展。一九七三年春天,王西大队办起了政治夜校,学政治,学文化,演革命样板戏。朱再兴连夜赶到那里,听他们的课,参加他们的活动,帮助他们总结经验。在总结经验的时候,大队党支部认识到,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私有观念,小生产的习惯势力,使农村经常地产生资本主义倾向。在这场斗争中,必须长期地、不断地向农民灌输社会主义思想。朱再兴把全县各社队的干部召集到王西大队开现场会,热情洋溢地推广了办政治夜校的经验。他说:“同传统观念的斗争,不是一时一刻能够解决的,要经过长期的斗争。这政治夜校就是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的课堂,批判资本主义的阵地。”
一九七二年初夏,朱再兴在梁家大队劳动,发现了一片水平梯田,翠青翠青的高粱苗,比旁边坡地里的高出半截。这是二队队长朱连升到大寨参观回来后修的,中途遭到习惯势力的阻挠,只修了五亩二分八。“五亩二分八”,反映了学大寨中两条路线、两种思想的斗争。朱再兴在这里开了好几次现场会,还在刘哈屯和梁家大队同社员一起修大寨田,大张旗鼓地用典型推动农业学大寨运动的发展。
山区人变地变,落后的山区变成了先进的山区,条件差的公社创造了好的条件。一九七四年秋天,中共锦西县委组织了全县的干部在这五个公社参观学习。一些从平原、丘陵地区来的干部,越看心里越着急。形势逼着他们思考:条件差的为什么变成先进?怎么赶先进,学大寨?这就是典型示范的力量。
本报通讯员
本报记者

塞拉利昂新任驻华大使 向朱德委员长递交国书

第4版()
专栏:

塞拉利昂新任驻华大使
向朱德委员长递交国书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讯 塞拉利昂共和国新任驻中国特命全权大使劳埃德·科乔·奥尼克赫·兰德尔今天向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朱德递交了国书。
递交国书时在场的有外交部副部长何英、非洲司司长何功楷、礼宾司司长朱传贤。塞拉利昂驻中国大使馆外交官员也在场。

王震副总理会见秘鲁新闻代表团

第4版()
专栏:

王震副总理会见秘鲁新闻代表团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讯 国务院副总理王震今天下午会见了以秘鲁《快报》社长阿尔贝托·鲁伊斯·埃尔德莱赫·里维拉为团长的秘鲁新闻代表团,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参加会见的代表团团员有:秘鲁《邮报》社长乌戈·内伊拉·萨马内斯、《新闻报》副社长劳尔·巴尔加斯·维加、《纪事报》顾问埃尔南多·阿吉雷·卡米奥,以及阿尔贝托·鲁伊斯·埃尔德莱赫·里维拉团长的夫人。
秘鲁驻中国大使埃斯佩霍也参加了会见。新华通讯社副社长解力夫,人民日报社负责人肖泽曜,中央广播事业局副局长毛德厚,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晏鸿亮等会见时在座。(附图片)
王震副总理会见秘鲁新闻代表团。图为会见时合影。
新华社记者摄

驻中国的外交使团举行宴会 感谢我外交部组织他们到外地参观访问

第4版()
专栏:

驻中国的外交使团举行宴会
感谢我外交部组织他们到外地参观访问
新华社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讯 驻中国的外交使团今天晚上在北京举行宴会,感谢中国外交部组织各国驻中国的外交使节和他们的夫人以及部分外交官员在今年春季参观访问了云南省昆明市和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
应邀出席宴会的有外交部部长乔冠华,副部长韩念龙、马文波、何英,外交部政治部主任杨琪良等,以及陪同访问的工作人员。
外交使团团长、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中国大使玄峻极和马文波副外长先后在宴会上祝酒,共祝中国人民与各国人民的友谊不断发展。

结束在上海的参观访问 科措科阿内外交大臣前往广州

第4版()
专栏:

结束在上海的参观访问
科措科阿内外交大臣前往广州
新华社上海一九七五年五月二十六日电 莱索托王国外交大臣约瑟夫·科措科阿内和夫人及其随行人员,由外交部非洲司副司长周明基陪同,结束了在上海的参观访问,今天下午乘飞机离开上海前往广州。
科措科阿内外交大臣是二十四日从郑州来到上海的。在沪期间,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冯国柱举行宴会,欢迎莱索托贵宾。贵宾们还参观了上海工业展览会和龙华医院,到上海市少年宫观看了少年儿童课余在这里进行的各种文艺、体育和科技活动,乘船游览了黄浦江。

外事往来

第4版()
专栏:外事往来

外事往来
李琦会见并宴请罗马尼亚
布加勒斯特大学代表团
教育部负责人李琦五月二十五日晚会见并宴请了以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大学副校长佐林为团长的布加勒斯特大学代表团。有关方面负责人王连龙、黄辛白、郭宗林、种汉九、胡守鑫等参加了会见和宴请。会见和宴请是在热情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罗马尼亚驻华使馆的外交官员会见和宴请时也在座。罗马尼亚朋友是在五月二十四日到达北京的。
朝鲜友好访华参观团到京
以朝鲜开城市行政委员会副委员长金根秀同志为团长、政务院事务局科长宋明俊为副团长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友好访华参观团,应中国旅行游览事业管理局的邀请前来我国进行友好参观访问,五月二十五日乘火车到达北京。旅游局等有关方面负责人孔筱、石煌、李更新、曲琨等前往车站欢迎。到车站迎接的还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驻华使馆公使衔参赞李宰弼。
张之强会见并宴请日本朋友
中华医学会负责人张之强五月二十五日晚会见并宴请了日本抗菌素专家梅泽滨夫等三人。在座的还有屠宝忠、阎逊初、许文思。梅泽滨夫一行是应中华医学会的邀请前来我国访问,于五月十九日到达上海进行了参观访问,五月二十四日到达北京的。 (新华社)

情深谊厚——记墨西哥政府教育代表团访问大寨

第4版()
专栏:

情深谊厚
——记墨西哥政府教育代表团访问大寨
东风劲吹喜讯来,虎头山下红旗摆。
墨西哥朋友情谊深,不远万里来大寨。
唱支歌儿给朋友们听,中墨友谊传万代。
五月的大寨,金色的阳光洒满了这里的七沟八梁。大寨大队学校里,歌声阵阵,锣鼓喧天。学生们穿着节日的盛装,边歌边舞,热烈欢迎由墨西哥公共教育部长维克托·布拉沃率领的墨西哥政府教育代表团来大寨参观访问。
中墨两国人民有着悠久的友谊,大寨人民同墨西哥人民有着多次交往。一九七三年四月,墨西哥埃切维里亚总统和夫人访问了中国,并专程来到大寨参观,给了大寨人民极大的鼓舞;此后,一批又一批墨西哥朋友先后来到这里作客,给大寨人民带来了墨西哥人民光荣的革命斗争传统和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今年三、四月间,陈永贵副总理、大寨大队革委会主任郭凤莲等,应邀到墨西哥进行友好访问,受到墨西哥政府和人民的热情款待。现在,又一批墨西哥朋友来到大寨访问,使大寨人民感到非常高兴。
五月二十二日晨,维克托部长和夫人、安吉亚诺大使等墨西哥朋友乘坐火车到达距离大寨四十五公里的阳泉车站,受到郭凤莲主任和有关方面负责人贾存锁、赵顺来等的热烈欢迎。墨西哥贵宾们到大寨后,不顾旅途辛劳,马上就开始了紧张的参观活动,他们首先来到村边的后底沟旁。这儿,在一块平展展的大寨田里,长着一片绿油油的春小麦,吸引了大家。主人介绍说,这是墨西哥的良种春小麦。维克托部长等兴奋地询问起这种小麦在这里生长的情况。墨西哥春小麦具有秆矮、生长期短、产量高等优点,今年第一次在大寨试种。大寨大队科研小组为了种好它,去年特地到北京等地种植过这种小麦的单位作了调查。试种过程中,他们采取了多施底肥、勤浇水、勤松土等措施,精心管理,群策群力,终于使这种小麦在大寨的土地上茁壮成长。现在,来自墨西哥的玉米良种也已在这里发芽生根。在小麦地边,中墨两国朋友热烈交谈,共同祝愿这象征着中墨友谊的墨西哥春小麦今年获得丰收。
维克托部长等乘车沿着盘山公路,先后来到麻黄沟、狼窝掌和团结沟,参观了大寨的梯田和引水上山工程。郭凤莲主任详细地介绍了大寨人民艰苦奋斗、改天换地的战斗历程。当郭凤莲说到大寨人少村小时,维克托团长马上接着说,大寨人民的革命精神是非常可贵的。维克托团长还告诉主人,介绍大寨人民英雄事迹的电影,他在墨西哥已经看过十遍。这次能亲眼看到大寨人民的建设成就,感到很受鼓舞。
接着,他们登上虎头山,参观了座落在山顶上的蓄水池,俯瞰了大寨新村的全貌。宾主坐在蓄水池边促膝交谈。郭凤莲说,一九七三年,埃切维里亚总统由周恩来总理陪同,曾经来到这里参观。安吉亚诺大使接着说,当时还没有盘山公路,所以大家一边参观,一边爬山。在虎头山上,中墨两国朋友手拉手站在一起合影留念。
在虎头山腰,有着一片片果园林。在苹果、葡萄和桃树中间,安装着墨西哥的滴灌装置。这种装置就是通过管道系统,使水流变成水滴,均匀地灌到植物的根部,既节约用水,又能提高农作物的产量。这套装置是埃切维里亚总统的儿子阿尔瓦罗在一九七四年五月访问中国时,代表墨西哥政府向中国政府赠送的三套滴灌装置之一。在安装过程中,墨西哥专家曾多次来到大寨进行具体帮助和指导。中墨两国朋友一起走到果园,蹲在地上,观看滴灌装置给果树施水的情况。当安吉亚诺大使问到这套装置的运行情况时,郭凤莲告诉他们,这种滴灌装置运转正常,大寨大队还准备在蔬菜、粮食作物等地里进行试验。
五月二十三日上午,陈永贵副总理在大寨大队会见了维克托部长等墨西哥朋友。陈永贵同志在今年访问墨西哥时,曾同维克托部长见过面,这次旧友重逢,分外亲切。陈永贵同志热情地同墨西哥朋友一一握手,互致问候,对他们不辞辛劳来到大寨访问表示热烈欢迎。他说,不久前,我们在访问墨西哥时,受到了埃切维里亚总统和夫人、墨西哥政府和人民的热情接待,对此我们非常感谢。我们在八天的访问中,学到了很多的好经验。这次墨西哥政府教育代表团来中国访问,为中墨两国人民互相了解、互相学习,又提供了一个好机会。维克托部长说,在陈永贵副总理访问墨西哥前,墨西哥人民就了解到许多有关大寨人民艰苦奋斗的事迹,并深为敬佩。他为能有机会到大寨访问和见到陈永贵副总理而感到非常高兴。陈永贵同志还邀请墨西哥朋友到他家里作客,热情地用玉米面饼等招待了贵宾。大家坐在炕沿上亲切交谈,不时爆发出一阵阵欢乐的笑声。会见结束了,中墨两国人民的热烈友好气氛仍然荡漾在人们的心头。 新华社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