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拉美国家和人民进一步认识苏修的丑恶嘴脸 不为苏修“缓和”、“裁军”和“援助”所迷惑,把反霸斗争提高到由反对美帝一霸进而反对美苏两霸,这是一个新的有意义的发展

第6版()
专栏:

拉美国家和人民进一步认识苏修的丑恶嘴脸
不为苏修“缓和”、“裁军”和“援助”所迷惑,把反霸斗争提高到由反对美帝一霸进而反对美苏两霸,这是一个新的有意义的发展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今年以来,拉丁美洲国家和人民越来越认清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丑恶嘴脸,揭露并反对苏修的霸权主义行径。这是当前拉美国家和人民反霸斗争的一个新的有意义的发展。
近年来,苏修同美帝的争夺愈演愈烈。它乘美帝在拉丁美洲的霸主地位日益衰落的时机,加强了在那里的渗透扩张活动。它高唱“缓和”、“裁军”的滥调,打着所谓“支持”和“援助”第三世界国家的旗号,妄图欺骗各国人民,掩盖它的霸权主义的狂妄目的。但是,苏修在拉美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所作所为,促使拉美国家和人民进一步觉醒,把反对霸权主义的斗争提高到由反对美帝一霸进而反对美苏两霸。据不完全统计,一年来,大约有十个拉美国家的不少官方人士和二十多家报刊、电台公开揭露和谴责苏修,数量之大和涉及范围之广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拉美国家和人民不为苏修所谓“缓和”、“裁军”的欺骗宣传所迷惑,他们看到,正是这个嘴里天天念着“和平”经的超级大国,迄今一直拒绝签署《拉丁美洲禁止核武器条约》第二号附加议定书,并且不断派遣战略侦察飞机、导弹巡洋舰、核潜艇等到西半球威胁拉美国家的和平和安全。今年以来,当苏修拚命鼓吹所谓“国际缓和”和“均衡裁军”时,许多拉美国家公众舆论就痛加揭露和批判。墨西哥《国民报》在社论中指出,近六年来,美国和苏联大谈和平、共处和合作,许诺要减少核武库,但是,它们却在六年中大幅度增加核试验和军事预算,“正是这两个超级大国是世界不安宁的根源”。阿根廷《多数报》指出,苏修和另一个超级大国所渲染的“缓和”不过是一种“虚假的幻觉”,“即使在冷战的最困难时刻,超级大国之间的军备竞赛也没有象今天这样起劲和范围广泛”。这个国家的《全景》周刊还接连发表文章指出,苏美大谈“缓和”和高唱“和平共处”的赞歌,不过是为了“掩盖它们的本质上是侵略的外交”。巴西《圣保罗州报》在一篇评论苏修插手塞浦路斯事务的文章中说,在当代,“任何重大的世界政治问题都可能成为苏美冲突的武器”。
在第二十九届联合国大会上,秘鲁、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墨西哥、巴西等拉美国家的代表,纷纷揭露苏修和另一个超级大国假裁军、真扩军,假缓和、真紧张的行径。厄瓜多尔代表指出,关于“缓和”的宣传实际上起着一种麻醉剂的作用,使人们忘记在中东、海湾地区以及其它地方仍然存在着潜在的冲突。委内瑞拉代表指出,“至今实现裁军完全是虚幻的”。墨西哥等国的代表要求苏美两国毫不拖延地结束它们的一切核武器试验和停止军备竞赛。拉美国家还要求苏联签署《拉丁美洲禁止核武器条约》第二号附加议定书,他们的这一严正立场得到了大多数国家的积极支持,联大第一委员会还通过了一项有关的决议案。可是苏修坚持社会帝国主义立场,拒不签署这项议定书,当场激起了许多拉美国家的愤慨和不满。
拉美国家和人民还日益认识到,苏修惯于以发展贸易和提供“援助”作为它向拉美和第三世界其他国家进行渗透、扩张和掠夺的重要手段。正是这个超级大国经常高抬价格,向发展中国家推销陈旧的机器设备,并以低于世界市场的价格收购战略原料和这些国家某些传统出口的商品,又以高价转口到其它地区出售,牟取暴利。它在一批拉美国家搞的“联合企业”,就是“跨国公司”的翻版。它伙同西方垄断财团对一些拉美国家进行投资,正是搞的社会帝国主义的资本输出。它还在“国际分工”的幌子下,把它控制和掠夺一些小国的重要工具——“经互会”的活动扩大到拉丁美洲。但是,苏修这些新殖民主义的行径正在为拉美国家和人民所识破。阿根廷《不妥协报》指出,苏联领导集团的“国际主义援助”“只不过是一个肮脏的阴谋”,它同美帝的“争取进步联盟”“如出一辙”。墨西哥《宇宙报》揭露说:两个超级大国“从来不曾停止过对它们势力范围内那些弱国人民的剥削,对他们实行贱买贵卖”。圭亚那《新民族报》发表文章,谴责苏修在去年十月中东战争期间大做军火买卖,并用低价购进阿拉伯石油,然后用高价向欧洲国家出售,转瞬之间大发横财。巴西《工人阶级报》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揭露说,苏修“极力把自己打扮成阿拉伯人的朋友”,实际上它和另一个超级大国的“目标都是把(中东)这个地区置于它们控制之下,以掠夺这个地区的财富,从这个地区所提供的战略利益中谋取好处”。
拉美国家和人民是当前具有世界规模的维护二百浬海洋权的联合斗争的发起者,他们在这场声势浩大的斗争中同坚持海洋霸权的超级大国反复较量,因而对苏修的真面目认识得越来越清楚。今年以来,围绕着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召开,拉美国家掀起了反对苏美两个超级大国海洋霸权主义、捍卫国家主权和海洋资源的新的斗争浪潮。一些拉美国家出版的报刊纷纷发表社论、评论和文章,从各方面揭露和批判苏修妄图称霸海洋的野心。它们一针见血地指出,苏修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的“朋友”,实际上却同另一个超级大国一样,奉行“帝国主义海洋政策”,反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海洋权利。巴拿马《评论报》说:“俄国和美国这两个超级大国是粗暴反对弱国权利的头子。”在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上,秘鲁、厄瓜多尔、墨西哥、圭亚那、牙买加、巴西等拉美国家的代表和第三世界其他国家的代表团结一致,坚持捍卫发展中国家海洋主权和资源的立场,揭露和反对苏修海洋霸权主义的种种表现。苏修在会上一再玩弄花招,甚至假装“同意”二百浬经济区,妄图诱骗拉美和第三世界其他国家接受它的海洋霸权主义行径。但是,苏修的骗术失了灵,它的卑劣阴谋一出笼,就遭到拉美和其他地区发展中国家代表的揭露和批判。
在越来越高涨的反对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许多拉美国家的领导人呼吁拉美国家保持警惕,反对两个超级大国的侵略、干涉和掠夺。墨西哥总统埃切维里亚强调说,在大的利益集团争霸世界的情况下,拉美国家“不要以一种依赖关系取代另一种依赖关系”。秘鲁总统贝拉斯科说:“我们拒绝一切霸权主义的企图或打算,拒绝一切形式的政治、经济、文化和思想意识形态的外国统治,而不管它来自何处”。圭亚那总理伯纳姆重申反对任何形式的殖民主义。他在谈到超级大国之间的谈判时说:“我们应当警惕以免被引入歧途”。

法国总统德斯坦强调在防务问题上执行独立政策 指出法国防务的主要目的是保护法国不受苏联威胁

第6版()
专栏:

法国总统德斯坦强调在防务问题上执行独立政策
指出法国防务的主要目的是保护法国不受苏联威胁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日电 法国总统吉斯卡尔·德斯坦二十日在电视谈话中谈到防务、能源等问题时,强调法国要执行独立的政策。
法国总统在谈到最近同勃列日涅夫的会谈时说,目前的世界和平是“武装的、甚至是非常强大的武装的和平,因为大国,美国和苏联都有大量的武器”。
他说,在这个布满武器、特别是核武器的世界中,法国的政策是,“在可能的和假定的核侵略面前,要有我们自己的防务,也就是威慑的和反击的科学和技术手段”。
在回答法国防务问题时,吉斯卡尔·德斯坦说,法国防务的主要目的是保护法国不受苏联的威胁。
他说,在同勃列日涅夫的会谈中,“我对他说:确实,我们的军事手段主要是针对苏联的。同时,我们举行了一些会谈,这是些关于合作,真正合作的会谈。”“我还对他说,自然,我们知道得很清楚,同样,苏联的军事手段也是大量地针对着西方,也就是针对我们的。因此在我们的政治合作愿望和我们的防务现状两者中间存在矛盾。”
吉斯卡尔·德斯坦还谈到同美国总统福特的会谈。他说,“法美关系应该是平等的”。
他在谈到法国的石油政策问题时表示,法国不参加美国主张建立的国际能源机构。
他说:“我们将参加促成协议的会议,我们将不参加可能促成对立的会议”。

螳臂岂能当车——记联大关于修改联合国宪章和加强联合国作用问题的辩论

第6版()
专栏:

螳臂岂能当车
——记联大关于修改联合国宪章和加强联合国作用问题的辩论
在第二十九届联合国大会休会前夕,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借会议讨论修改联合国宪章和加强联合国作用问题的机会,向第三世界国家发起了猖狂的攻击。它们使出浑身解数,又是威胁,又是讹诈,企图扼杀第三世界国家要求修改联合国宪章和使联合国能够反映中小国家愿望的正义斗争,阻挡第三世界反帝反霸斗争的滚滚洪流。但是,在第三世界国家坚决斗争下,两个超级大国的企图又一次遭到可耻失败。
菲律宾、阿根廷等国代表在本届大会提议,建立关于联合国宪章问题的特别委员会,来研究各国政府提出的关于修改宪章的建议和意见,这既反映了广大中小国家要求改变超级大国控制联合国的不合理状况的强烈愿望,也符合于大批新会员国加入了联合国这一现实,因而得到了许多国家的赞同和支持。
但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为了维护自己在联合国的特权地位,继续推行霸权主义政策,对第三世界国家的这样一个正义要求恨之入骨。在会议讨论这个议题时,苏修代表马立克气急败坏地跳起来,破口大骂主张修改宪章的国家是“反动势力”,是要“破坏宪章的基础”,“搞垮联合国”。他甚至危言耸听地威胁说,安理会中否决权的原则是“宪章的基石”,修订或取消这一原则,就会“使联合国陷于瘫痪并且垮台”,甚至可能“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他还向一百多个会员国的代表发号施令说:修改宪章的事情,从今以后不要再讨论了!
好一副凶神恶煞的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架势。在这里,第三世界国家的“天然盟友”的面纱已经抛开,社会帝国主义的真面目暴露无遗了。
马立克满以为一声恫吓,一道禁令,就可以使第三世界国家俯首贴耳。但这完全是痴心梦想。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纷纷起来,义正词严地反击,有力地揭露了苏修反对修改宪章的用心。
他们说,一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代表团,指责主张审议宪章的国家是想到联合国内部来破坏联合国,这完全是恶意污蔑。许多没有参加联合国成立大会的国家完全有权对宪章的缺点和怎样修改宪章的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一个常任理事国曾喋喋不休地谈到各国主权平等的原则,但现在却坚持要继续享受特权地位,利用这种地位来使大多数国家的愿望不得实现,真是咄咄怪事!很多代表还指出,一九四五年成立联合国以来情况已经变了,宪章已不再适应当前世界的情况。宪章是由人制订的,它也可以由人来加以修订。企图通过威胁来阻挠讨论修改宪章问题的人应该记住,在本届联大,许多国家已经表明它们是不怕威胁的。
在第三世界国家强有力的批驳下,苏修代表的处境十分孤立、狼狈。他们提出的反对讨论修改宪章问题的提案由于没有几个国家支持,只好在表决前撤回。而菲律宾、阿根廷等提案的发起国,却在几天之内很快从十六国增加到三十三国。这个提案在大会十七日全体会议上以八十二票对十五票的压倒多数获得通过。这就是团结战斗的第三世界对苏修的倒行逆施的有力的回答!
无独有偶,在大会讨论加强联合国作用的问题时,另一个超级大国美国代表斯卡利诬蔑第三世界国家在联合国实行所谓“多数暴政”,鼓吹联合国会员由于它们的幅员、人口和财富的不同,因而“具有不同的能力”和“不同的责任”,妄图为保持超级大国在联合国的霸权地位炮制“理论根据”。他甚至威胁说,如果不让超级大国在联合国享有特权,美国就将不向联合国交会费或者捐款了。对此,苏联代表是“心有灵犀一点通”。苏修代表在会上虽然未敢公开表态,在会下却赞扬斯卡利的讲话“有道理”。
但是美国代表的谬论同样激起了第三世界国家的愤慨。几十个国家的代表纷纷发言加以抨击。他们指出,不能再允许帝国主义和超级大国象过去那样在联合国独断专行,为所欲为。联合国的事,要由参加联合国的所有国家共同来管。大小国家都应该一律平等。
人们只要回顾一下联合国成立以来的历史,就可以看出谁在搞“多数暴政”。历史恰恰证明,正是今天那些攻击第三世界的国家,在当时操纵多数阻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一个代表说得好:“过去的多数因为得到美国的赞成,就是仁慈的,而今天的多数却是暴政”,这就是美国的逻辑。
原来那位气势汹汹的斯卡利先生对广大第三世界国家代表的义正词严的批判不但没敢进行反驳,却在这场辩论结束时言不由衷地说,“我受到鼓舞,进行了一场建设性的辩论,成了一次积极的对话”。
大会的这两场大辩论,充分显示了广大第三世界国家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的战斗精神。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日电)

西德外长和国防部长表示 加强防务对付苏联威胁

第6版()
专栏:

西德外长和国防部长表示
加强防务对付苏联威胁
新华社波恩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十九日电 西德外交部长根舍最近在答《星期日图片报》记者问时指出,“苏联的军备努力依然不变地继续进行着”,“在东方,我们面临着一个高度武装的军事体系”。
根舍警告说,要防止“在幻想的缓和政策中窒息一切”。他接着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政治负责人的任务不是去追随幻想的缓和政策的时髦潮流,而是要加强各国人民的防务意志!”
西德国防部长勒伯尔十二月十八日在《联邦国防军新闻公报》上发表文章,强调指出,“华沙条约的威胁,东方加强了的军备努力,迫使我们不能放松防务努力。在维也纳进行着限制军备谈判的情况下,这一点在我国许多人看来并不是很容易就能理解的。人们往往看不到,这些谈判本身并不是裁军,关于缓和的会谈还不是缓和。只要没有取得具体的结果,放松一下防御决心就会危及我们的安全”。勒伯尔在文章中说:“……我必须一再强调:没有(西方)联盟,没有共同的防务,我国和欧洲就没有安全”。

欧安会进展缓慢再次宣告休会 反映了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欧洲争夺激烈,欧洲许多中小国家更加警惕两霸特别是苏修的扩张野心

第6版()
专栏:

欧安会进展缓慢再次宣告休会
反映了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欧洲争夺激烈,欧洲许多中小国家更加警惕两霸特别是苏修的扩张野心
新华社日内瓦一九七四年十二月二十日电 在日内瓦举行的“欧洲安全和合作会议”第二阶段会议,十二月二十日再次宣告休会。这是已经开了一年零三个月的第二阶段会议第四次休会。
苏联是欧安会的积极倡议者和鼓吹者。从去年九月第二阶段会议开始以来,苏联就千方百计想使会议早日结束,以便尽早召开由各国首脑参加的第三阶段会议,但是,这一企图一直未能如愿。最近,北大西洋集团部长理事会发表的公报认为,欧安会第二阶段会议中“一些重要的问题还有待解决”。
会议从今年九月九日第三次复会以来,进展仍然象蜗牛爬行一样缓慢。这反映了苏联和美国这两个超级大国在欧洲争夺激烈,也反映了欧洲许多中小国家对两霸特别是苏修的扩张野心有了更多的警惕。
据透露,一些中小国家或不结盟国家针对苏美争夺给它们造成的严重威胁,在会上提出了有关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的许多建议。一些国家的代表在会上还明确指出,欧洲三十几个国家的事,不能由一两个超级大国说了算。鉴于苏联不断扩充它在欧洲的军事力量,这些国家特别提防它再次进行象武装侵略捷克斯洛伐克那样的突然袭击,因此坚持要就“加强互相信任的军事措施”问题作出具体的规定。但是,苏联始终不愿就通报军事演习情况和接受全面视察等措施达成协议,甚至公然反对罗马尼亚代表提出的与会国就互不使用武力、特别是不侵犯别国领土的条款达成协议的要求。这方面的谈判因而陷于僵局。
关于国家关系原则问题,目前初步拟订了八项,还有两项和前言尚未起草。问题的实质在于苏联力图要美国等西方国家承认欧洲边界现状,即承认它在欧洲的势力范围,以便于它巩固在欧洲的阵地并使之成为进逼西欧的桥头堡;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则坚决抵制,力图反其道而行之。
在经济和科学技术合作问题上,虽然起草了一些条款,但是在贸易问题和“最惠国条款”等重要问题上,苏联和西方国家仍然各自坚持自己的立场,没有取得一致意见。
关于人员、新闻、文化“自由交流”问题,是几个月来苏联同西方国家争论的主要问题之一。西方国家一直企图利用人员、思想的“自由交流”,为向东欧国家渗透打开更大的缺口。苏联则力图拒绝西方的建议,维护它对一些东欧国家的控制。在西方国家的坚持下,经过长期的争斗,才初步起草了一些条款。与会的西方国家坚持,如果会议在这方面不能取得满意的结果,就不可能有第三阶段最高级会议。
人们注意到,目前已经起草的一些条款或草案,几乎无一不是经过旷日持久的争论才搞出来的,而且往往互相矛盾,互相制约,在条文的解释和翻译上又存在着许多争论。
会议情况表明,这个名为讨论欧洲的“安全”和“合作”问题的会议,实际上只是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在欧洲加紧争夺的一种形式。人们对于这个会议能否给欧洲带来安全表示越来越大的怀疑。一些与会国家的代表认为,欧安会不管取得什么结果,都不会也不可能改变欧洲的政治状况。一个西欧国家的代表指出,苏联正在欧洲加紧扩军备战,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设想欧安会能给欧洲带来真正的缓和与安全。另一个西欧国家的代表说,当苏联大谈“缓和”的时候,华沙集团的军事力量不仅没有减少,而且在不断增加,这就是为什么欧安会军事小组委员会一事无成的原因。他强调说,西欧的安全首先受到军事方面的威胁;难道在经济、文化方面达成一些协议就能消除对西欧安全的威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