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在斗争的风雨中成长——云南省双柏县?嘉公社平掌大队合作医疗站的调查

第3版()
专栏:

在斗争的风雨中成长
——云南省双柏县?嘉公社平掌大队合作医疗站的调查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使我国农村卫生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合作医疗和赤脚医生这些革命的新生事物,在斗争中充分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最近,我们来到云南省双柏县?嘉公社平掌大队,高兴地看到:这个大队的干部和群众,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卫生路线指引下,以马克思主义反潮流的革命精神,坚持斗争,勇于实践,满腔热情地支持革命的新生事物,使合作医疗在祖国的西南边疆生了根,开了花,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方向明决心就大
平掌,位于哀牢山麓,礼舍江畔。全大队九十六户、五百九十四人,散居在山峦重叠、沟壑纵横、道路崎岖的方圆百里的大山之中。一九六九年五月,遵照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平掌大队按照自愿参加、集体互助的原则,办起了合作医疗。
当时,合作医疗虽然很受群众的欢迎,但开支问题没有很好解决。一九六九年,半年时间内,不仅花光了集体和社员一年的投资,而且超支八百八十四元。这时,有人放出冷风,说什么“干脆撤销算了”。有的社员也担心地说:“合作医疗好是好,无钱买药办不了。”
是把合作医疗停下来,还是坚持办下去?人们普遍关心着这个问题,议论着这个问题。许多干部和贫下中农回想起过去缺医少药的情景:解放前,平掌的彝、汉两族人民,在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压榨下,有病无钱医,小病拖重,大病等死。解放后,农村的医药卫生事业有了很大发展,县有医院,公社有卫生所,但因山高路远,群众看病既不方便,花钱又多。如今,合作医疗正好解决了这些问题。许多贫下中农语重心长地说:合作医疗决不能停。我们不能倒拉磨盘,走回头路啊!
大队党支部认为,合作医疗符合贫下中农的利益和要求,对这样一个新生事物,决不能拆台。他们认真分析了办医过程中出现的矛盾,感到办不好合作医疗,问题在于路线斗争觉悟不高,阶级斗争观念不强。前段时间,由于受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流毒的影响,“重洋轻土”、“重西医,轻中医”,盲目购进大量西药,占用了大量资金。阶级敌人又趁机钻空子,煽动一些人指名要吃补药,打补针,索取贵重药品,以致造成严重超支。合作医疗没办好的原因找到了,党支部就从抓阶级斗争入手,重新进行整顿。他们发动群众揭发批判了一个妄图搞垮合作医疗的反动富农分子,并且决定:充分利用山区药源丰富的条件,自力更生,大搞中草药,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
这些措施,很合贫下中农的心意。许多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献出自己珍藏多年的单方、验方,送来草药标本;赤脚医生翻山越岭采挖中草药,并且办起了药场。短短的两三个月,合作医疗站就采集到中草药三百二十多种,制成干药五百多斤,不仅满足了自己的需要,还出售一部分给供销社。一九七二年,合作医疗节余资金一千三百多元,库存药物价值九百多元,巩固了合作医疗,减轻了群众负担。冷风面前不动摇正当平掌大队合作医疗生气勃勃向前发展的时候,社会上又吹来了一股冷风,说什么合作医疗是“一平二调”,“不符合现行农村经济政策”。合作医疗要不要停办,要不要实行看病收费。一场新的斗争摆在平掌大队党支部面前。
大队党支部书记罗美英回想起办合作医疗前的状况:那时,因为缺医少药,不仅社员群众受疾病的折磨,而且江湖医生趁机敲诈勒索,阶级敌人趁机说神道鬼,进行反革命活动。他深深感到,坚持办合作医疗,是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事,是关系到巩固农村社会主义阵地,巩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成果的大问题。于是,他建议党支部召开了一次党员、干部和贫下中农代表参加的会议,专门讨论了要不要继续办好合作医疗的问题。
针对社会上那股冷风,大家重新学习了党的农村经济政策,对合作医疗经费中集体的和社员交纳的两部分资金逐一作了分析。大家认识到:生产队的公益金,本来就是作为社会保险和办集体福利事业的费用,从公益金中抽出一部分用于合作医疗,就是兴办集体的福利事业,这和“一平二调”完全是两回事。有人提出:“办合作医疗,社员有病没病都一样交钱,这事有点不合理。”经过讨论,大家认为:第一、办合作医疗,不是少数人有利,而是户户受益。防病工作用的钱,是花在全体社员身上的。从一年半载看,有的户可能很少看病吃药,但是长期办下去,各户都会受到合作医疗的好处。第二、不能把贫下中农之间的互助互济同“一平二调”混为一谈。目前,有的户生活上还有困难。不办合作医疗,困难户有了病人,集体要管,阶级兄弟也要帮;办了合作医疗,通过这个制度,保持和发扬我们贫下中农的阶级友爱和互助互济精神,有什么不好呢?
经过这场辩论,分清了是非,提高了干部、群众的路线觉悟。他们说:污蔑合作医疗是“一平二调”、“不符合现行农村经济政策”的论调,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我们要按照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坚决把合作医疗办下去!
从此,广大干部、群众更加关心和爱护合作医疗。全大队有六十一户社员提前交了一九七三年度的合作医疗资金。大水沟生产队社员李应贵家庭经济比较困难,经过大队干部和贫下中农讨论,决定免除他的个人投资。可是,他悄悄卖了三只鸡,拿着钱到合作医疗站交费。赤脚医生坚持不收,李应贵无限深情地说:“集体的关怀,我深深感激。不在这点钱,而在表示我们贫下中农支持合作医疗的一片心啊!”巨大的优越性
四年多来,平掌大队合作医疗站越办越巩固,越办越显示出巨大的优越性。
一、用无产阶级思想占领了农村医疗卫生阵地。过去,由于缺医少药,阶级敌人趁机破坏,敬神送鬼搞迷信的现象有时还出现。办了合作医疗,群众有病就找合作医疗站,再没有人敬神送鬼了。
二、方便群众就近就医。大平掌生产队一个社员患急性阑尾炎。过去往医院送病人,需要四、五个人抬,走三天的路程,肯定要耽误。现在,赤脚医生就地用中草药治疗,不出队,就把这个社员的病治好了。四年多来,合作医疗站共有门诊病人四千多人次,接收住院病人四百多人次,巡回医疗七百多人次,不仅有利于社员身体健康,而且节约了大量劳动力投入生产。
三、因病向集体借支的现象大大减少。办合作医疗前,社员因病向集体借支的现象比较多。仅一九六八年,就有十二户社员借支四百二十多元。办合作医疗后,这种现象已有很大改变。
四、为发掘祖国医药学遗产贡献了力量。在干部和群众的支持下,这个大队的赤脚医生经过虚心学习,刻苦钻研,已经掌握了当地盛产的三百二十多种中草药的药性,并且试制了豹骨酒、平胃散等中成药,在医疗实践中收到了较好的效果。他们还在用中草药治疗和预防痢疾、疟疾以及妇科病等方面,积累了经验。罗左山生产队贫农社员郭应华患骨髓炎,先用青霉素治疗三个月无效,后改用草药内服外敷,三个月后,这个不能走动的社员,又成为生产队的犁田能手了。
五、推动了计划生育和新法接生工作,保护了妇女、儿童的健康。过去由于旧法接生,许多婴儿患脐风,不少产妇患产后热等病。现在,由于赤脚医生实行新法接生,这些疾病基本消灭了。
六、贯彻执行“预防为主”的方针,促进了爱国卫生运动的开展。一九七一年,当地发生肠胃道传染病后,全大队在赤脚医生的推动下,总结了经验教训,队队盖厕所,户户建猪圈,改变了院内堆粪等陋习。同时,大力开展群防群治,提高了社员的健康水平,促进了生产发展。
本报通讯员

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

第3版()
专栏:

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
河北省南宫县一九六九年开始办合作医疗,到一九七○年,有百分之八十六的大队都办起来了。但到一九七三年初,全县办合作医疗的大队下降到占大队总数的百分之三十一。
去秋以来,南宫县各级党委,在深入贯彻党的十大精神过程中,对全县合作医疗普遍进行了整顿。经过整顿,原来合作医疗办得较好的一百三十九个大队,得到了进一步巩固提高;原来停办的二百四十八个大队,迅速恢复起来;原来没有办合作医疗的六十四个大队也办了起来。现在,全县四百五十一个大队,普遍办起了合作医疗。
南宫县委经过学习党的十大文件,提高了阶级斗争、路线斗争觉悟,认识到合作医疗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发展起来的新生事物,办好合作医疗是落实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的大问题,下决心把合作医疗办好。去年下半年以来,县委多次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办好合作医疗的问题。他们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分析了全县卫生工作的情况,总结了办合作医疗的经验教训。过去,由于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和破坏,阶级敌人公开散布合作医疗“办不好”、“长不了”的谬论,妄图搞垮合作医疗。有些人也错误地认为合作医疗是“一平二调”,不积极支持。对于阶级敌人的破坏,必须给予坚决回击;对于人民群众内部的错误认识,也要教育纠正。于是,县委向全县发出了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的号召,组织干部、群众开展了“要不要坚持办合作医疗”的大辩论,通过辩论,进一步推动了合作医疗的发展。
在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的过程中,县委紧紧依靠广大贫下中农,采用多种形式,充分发动群众。县、社、队各级分别举办了合作医疗骨干学习班。在学习班上,贫下中农现身说法,大讲办合作医疗的优越性。由于发动工作做得广泛深入,大大调动了社员和干部办好合作医疗的积极性。十里铺公社普济桥大队五名老贫农,主动提供了一百二十三个药方。王义寨大队贫下中农,自力更生,大搞土法制药,制出丸、散、丹、片四十多种。
现在,全县已建立土药厂十五个,发动群众采集中草药八万多斤,自制药品一百二十多种。全县培训赤脚医生一千二百名,进一步提高了他们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和本领。 本报通讯员

合作医疗救了俺一家

第3版()
专栏:

合作医疗救了俺一家
辽宁省复县西杨公社渤海大队贫农社员 周青
俺说一说合作医疗把俺一家七口人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的事,夸一夸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新生事物,表一表俺对党和毛主席无比感激的心情!
今年二月十八日上午,俺从地里干活回来,看见五个孩子都躺在炕上。一问,都说头晕、恶心。吃过午饭不到一袋烟工夫,俺的三闺女嘴里吐出白沫子,眼看就要不行了。在邻居的帮助下,俺和老伴把三闺女送到合作医疗站。经过赤脚医生诊断,发现是中毒。
原来,俺三闺女年纪小,不懂事,拿装过农药的玻璃瓶子装酱油,吃后中了毒。孩子的病确诊后,赤脚医生于文会立即给她输液。
没等孩子醒来,俺和老伴也觉得天旋地转,有点招架不住了。于文会一看俺老两口也中毒了,就给输液。这时候,他又想到俺在家的四个孩子也可能中毒。他一面叫人把俺的孩子用车拉到合作医疗站治疗,一面和西杨地区医院、复县二院取得联系,让他们送来氧气、吊瓶和“解磷定”等急用药物。
俺的四个孩子来到合作医疗站,病床不够用。几个赤脚医生赶紧把孩子抱在他们睡觉的炕上。这时候,西杨地区医院和复县二院的医生也赶来了。
四个小时以后,俺从昏迷中醒来。睁眼一看,老伴和五个孩子都舒坦地躺着,脸上挂满了笑容。炕前、床边站满了前来看望俺一家人的公社、大队的干部和贫下中农。看到这情景,俺全明白了,心里感到说不出的温暖!
在赤脚医生精心治疗和护理下,到第七天,俺和四个孩子恢复了健康,返回家里。老伴和最小的闺女连续治疗了半个月,也好了。有党和毛主席,有社会主义,有合作医疗这个新生事物,才有俺的一家啊!
记得在万恶的旧社会,俺父亲成年累月地给地主扛活,可还是填不饱一家四口人的肚子,只好靠吃野菜、嚼树皮过日子。天长日久,一家人肿得不象个人样子。想想过去,看看现在,真是新旧社会两重天!俺们有今天,全靠共产党、毛主席的好领导哇!
可是,叛徒、卖国贼林彪发疯地叫嚷什么“克己复礼”,拚命地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攻击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妄图搞倒退,开倒车,复辟资本主义。林彪吹什么风,社会上的一小撮阶级敌人就掀什么浪。他们恶毒咒骂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攻击合作医疗和赤脚医生。我们要在批林批孔斗争中,狠批林彪“克己复礼”的反动纲领,狠批阶级敌人的反动谬论,坚决支持合作医疗,让它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

我过上了健康幸福的晚年

第3版()
专栏:

我过上了健康幸福的晚年
广西金秀瑶族自治县大樟公社互助大队壮族贫农社员 田秋英
我今年九十岁了,经历了新旧两个社会。大伙都说,象我这样一个在旧社会深受剥削的人,能有这样的高寿,合作医疗可有一份功劳。这话讲得实在。林彪恶毒咒骂文化大革命中涌现的革命新生事物,我们一万个不答应。
两个社会两重天,一个苦来一个甜。在那万恶的旧社会,我们贫下中农给地主当牛做马,终年劳累,不得温饱,一旦生了病,日子就更难熬了,只好睁着眼睛等死。我家原来有十二口人,其中就有九人是在旧社会被贫病折磨死去的。我和大儿子、大孙子,带着一身疾病挣扎着,盼到了解放,才算免除了死亡的威胁。
解放后,农村医疗卫生事业有了很大发展。但是,由于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干扰和破坏,我们大山区仍然缺医少药。贫下中农有了病就是一桩大心事。一点小伤小病也得跑好几里路到公社卫生所去诊治,大病就更不用说了。一九五三年,我大儿子的肺病复发,当地缺医少药,只好到三百里外的柳州市去治疗。可是,经透视,说是治晚了,回家后不到一年就死去了。事隔不久,我的老风湿病又发作了,全身酸痛,下不了床。一些好心人都劝我到大城市医院去看看病。我一想起大儿子的遭遇,就再也不想去了,免得白花钱,不济事。
一九七○年,我们大队办起了合作医疗。医院就办在家门口,看得见,喊得着,处处方便。就在这一年冬天,有一天,我突然腹部绞痛。大队的赤脚医生罗美斌闻讯后,冒着严寒赶到我家,仔细观察了病情,诊断为急性肠炎,立即用草药给我治疗。很快,我就恢复了健康。我从旧社会带来的四十多年的老风湿病,也是合作医疗站的赤脚医生用草药给治好的。
现在,我一家九口人,个个都健壮结实。在我们大队里,七十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就有二十七个。大家都过着不愁吃、不愁穿、不愁医的幸福生活。根据我九十年的亲身经历,我深深地感到,合作医疗就是好!

半农半医的“土医生”就是好

第3版()
专栏:

半农半医的“土医生”就是好
山东省胶县联屯公社秋连庄大队贫下中农
一九六九年,我们大队办起了合作医疗,推选两名青年当了赤脚医生。
大队一百四十二户,七百一十多口人。合作医疗刚办那阵,全队常年生病的就有二十多人。两个赤脚医生东奔西跑,真是忙得够呛。有人说:“赤脚医生光管治病好了。大伙多干点活就有了。”两个赤脚医生却说:“地不锄草就要荒,人不劳动就要变。”他俩妥善安排工作时间,轮流值班,轮流背着药箱下地,边劳动边治病。
由于他们经常和社员一起劳动,社员有个小伤小病,他们都能够及时治疗,就是有个急病也耽误不了。一九七三年夏天,社员纪循方的老伴在劳动中突然晕倒,牙关咬得紧紧的,不省人事。和社员一起劳动的赤脚医生纪子才闻讯赶来,经过检查,原来她是中暑。纪子才从药箱里掏出银针,扎了几针,病人很快就恢复正常。
赤脚医生除了大忙季节到大田劳动,平时,他们还在俺村西岭果园的树空里,开垦出了三亩多荒地,种植了三十多种中草药。一九七三年,遇上多年少有的旱灾。赤脚医生每天天不亮就去担水浇药,战胜了干旱。这一年,收入药材价值三百多元,相当于大队全年合作医疗费的百分之四十二。赤脚医生不光种药,还积极采药、制药。每次外出,碰到中药材就采。一九七三年,他们利用自种、自采的草药,制成膏、丹、丸、散、片九十多种,为合作医疗节约资金二百多元。由于赤脚医生自种、自采、自制中药,大队合作医疗经费基本上达到自给自足,群众交纳的合作医疗资金逐年减少。
赤脚医生又治病,又劳动,一九七三年平均每人劳动一百九十多天。全年治疗病人六千五百多人次,提高了群众的健康水平,保护了劳动力。别看他们手上有茧皮,身上有泥土,俺们就是欢迎这样的“土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