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埃及副总理宴请柬埔寨代表团 萨达特总统接见乔森潘和英·萨利等柬埔寨贵宾

第6版()
专栏:

埃及副总理宴请柬埔寨代表团
萨达特总统接见乔森潘和英·萨利等柬埔寨贵宾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四年五月十四日电 埃及副总理、国防部长和武装部队总司令艾哈迈德·伊斯梅尔·阿里陆军元帅五月十四日晚在开罗举行宴会,欢迎以乔森潘副首相为团长、英·萨利特别顾问为副团长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
埃及方面出席宴会的有:埃及空军司令穆罕默德·穆巴拉克中将、空防司令穆罕默德·阿里·法赫米中将、外交部国务秘书哈桑·赫勒米·布勒布勒、教育部国务秘书阿布·萨利赫·阿勒菲和其他高级官员。
伊斯梅尔副总理和乔森潘副首相先后在宴会上发表了讲话。
伊斯梅尔副总理在讲话中指出,埃及人民和柬埔寨人民正在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共同斗争,他们的斗争正在取得胜利。
他表示相信,柬埔寨人民正在进行的武装斗争一定能够取得最后胜利。他强调说:“我们要继续斗争,直到解放被犹太复国主义军队在一九六七年六月占领的全部阿拉伯领土。”
他对西哈努克亲王领导的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支持阿拉伯人民的斗争表示感谢,并且相信,柬埔寨代表团的这次访问必将加强这两个国家人民之间的友谊和战斗关系。
乔森潘副首相在讲话中说:“当前,不结盟国家和第三世界大家庭内形势大好。第三世界国家的人民认识到必须团结自己的力量,建立共同阵线,以反对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犹太复国主义和种族主义的阴谋。”
他指出:“在阿尔及尔召开的第四次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和最近召开的联合国大会特别会议上所表现出来的团结,是我们第三世界为摆脱统治和剥削而进行的斗争的一个重要阶段。”
乔森潘副首相对于萨达特总统、埃及政府和埃及人民支持柬埔寨人民的正义斗争表示深切的感谢。他说,柬埔寨人民决心毫不后退和毫不妥协地继续进行斗争,直到全部解放自己的祖国。
乔森潘说:“我国人民及其民族解放人民武装力量重申全力声援阿拉伯埃及共和国和其它阿拉伯国家为收复被以色列霸占的领土而进行的斗争,全力声援巴勒斯坦人民为恢复自己的民族权利而进行的斗争。”
宴会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当天,柬埔寨代表团访问了伊斯梅利亚和苏伊士运河前线。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五日电 埃及总统萨达特五月十五日上午在他的官邸接见了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和王国民族团结政府代表团团长乔森潘、副团长英·萨利,并且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
接见时在座的有柬埔寨代表团成员沙林察外交大臣和柬埔寨王国驻埃及大使馆临时代办宾纳。
埃及副总理、国防部长和武装部队总司令艾哈迈德·伊斯梅尔·阿里在座。

非洲统一组织解放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发表声明 支持莫三鼻给安哥拉等地区人民完全独立 非洲独立国家将用一切手段支援民族解放运动

第6版()
专栏:

非洲统一组织解放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发表声明
支持莫三鼻给安哥拉等地区人民完全独立
非洲独立国家将用一切手段支援民族解放运动
新华社雅温得一九七四年五月十四日电非洲统一组织解放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五月十四日发表声明说:“如果莫三鼻给、安哥拉、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以及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的人民不能获得完全的独立,殖民地问题将不可能得到任何解决。”
这项声明是由该委员会现任执行主席、喀麦隆外交部长樊尚·埃丰向报界宣读的。
声明说,葡萄牙发生的政变“不是孤立的事件,它是民族解放运动顽强斗争的结果,也是日益增多的葡萄牙各阶层人民觉醒的结果。他们觉悟到法西斯政权进行的殖民战争是要制止殖民地人民要求自由和独立。归根到底,是要反对葡萄牙人民要求进步、福利和政治与社会民主”。
声明指出:“葡萄牙形势的决定因素过去是、现在仍然是葡萄牙殖民地人民的民族解放武装斗争。如果莫三鼻给、安哥拉、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以及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人民不能获得完全的独立,殖民地问题将不可能得到任何解决。”
声明表示:“非洲完全支持民族解放运动和它们为了自己的人民和国家的独立和完全自由而斗争的决心”。“非洲重申,和平与民族独立是不可分割的。只有民族独立才能结束殖民战争并在莫三鼻给、安哥拉、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以及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实现和平。”
声明要求葡萄牙“庄严和正式承认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并承认莫三鼻给、安哥拉以及圣多美岛和普林西比岛人民的独立权利;在无先决条件的情况下,同非洲统一组织承认的民族解放运动进行谈判”。
声明说:“非洲揭露和强烈谴责企图在国内外敌人唆使下建立傀儡集团和增加政党以制造混乱的一切阴谋。”
声明强调:“非洲再次重申,只要葡萄牙不考虑非洲的现实和它的殖民统治下的非洲人民和非洲领土的完全独立的权利而采取一个明确的立场,非洲就没有其它的选择,只能继续和加强民族解放战争。”“在这种情况下,非洲独立国家为了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还将不惜作出任何牺牲和努力来加强解放运动的斗争,把全部实现解放运动的愿望所必需的一切军事和财政手段交给解放运动支配。”

阿根廷革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先锋党机关报分别载文 揭露苏美两霸在欧洲和中东加紧争夺 指出所谓“世界性的缓和”是反对各国人民的一出丑剧

第6版()
专栏:

阿根廷革命共产党和共产主义先锋党机关报分别载文
揭露苏美两霸在欧洲和中东加紧争夺
指出所谓“世界性的缓和”是反对各国人民的一出丑剧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五日讯 布宜诺斯艾利斯消息:阿根廷革命共产党机关报《新时报》和阿根廷共产主义先锋党机关报《不妥协报》最近分别发表文章,揭露苏美两霸在欧洲和中东的争夺。
今年四月上半月出版的阿根廷革命共产党机关报《新时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谈到了基辛格和勃列日涅夫为准备尼克松访苏而在莫斯科举行的会晤。文章说,“为争取自己的解放而斗争的各国人民对超级大国之间的这些会晤不能漠不关心”,“阿拉伯人民,特别是巴勒斯坦人民知道,它们(超级大国)正在合谋安排他们的命运。欧洲国家也有严重的理由保持警惕,因为今天,超级大国争夺世界霸权的真正内容是争霸欧洲。”
去年十二月五日出版的阿根廷共产主义先锋党机关报《不妥协报》刊登了一篇题为《中东:苏联的扩张主义》的署名文章。文章指出,苏修干预中东事务的目的是企图扩大它的势力范围,削弱它的美国对手。“叛徒勃列日涅夫口口声声讲‘国际主义’,这种‘国际主义’是为苏联坑害巴勒斯坦人民,背着他们做交易服务的”。
文章说,“苏联领导集团的这种施舍性的援助是我们拉美人所熟知的。这与美国佬用‘争取进步联盟’和《里约热内卢条约》来使我们这些国家加深对‘西方和基督教’地区的依附性的作法如出一辙”。
文章最后说:“我们革命共产党人认为,确实存在着两个在世界上互相争霸的超级大国。硬说只有一个与各国人民为敌的超级大国,这恰恰是一种错误的立场,给世界反动派帮了忙,因为这是企图把一个凶恶的敌人当成‘朋友’,从而掩盖当代世界形势中的一个根本特点。”
早些时候,《不妥协报》在另外一篇揭露苏美两霸在中东争夺的署名文章中指出,“两个超级大国瓜分世界的斗争是世界和平的主要危险。两个超级大国厚颜无耻地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使帝国主义之间的世界大战的危险更临近了,而反对帝国主义的正义的革命战争并不是对世界和平的危险。”文章说,“所谓的‘世界性的缓和’是反对世界各国人民的一出丑剧。”

骗子的格言

第6版()
专栏:

骗子的格言
向明
在苏修的用语中,一向把裁军称做“问题中的问题”,是“解决所有其他国际问题的关键”。他们象和尚念经一样,不厌其烦地把这种论调在各种场合加以背诵。最近,苏联驻联合国代表又把这个“问题中的问题”端出来,高唱什么最近“出现的形势十分有力地说明”,召开世界裁军会议是“重要的,适宜的”,等等。世界上头号假裁军吹鼓手的这番说教,不仅虚伪之至,而且可笑之极。
其实,各种类型的名曰裁军的会议在好几个场合进行着,苏联代表都是其中的主角。别的暂且不论,就说那个在日内瓦已经进行了十三个年头的二十五国裁军委员会,在四月二十三日举行的该委员会第六百二十九次会议上,由于无人发言,会议开了半分钟就宣告散会。墨西哥代表在四月十六日的会议上说得更干脆,由于两个超级大国空谈裁军实则加紧扩军,裁军委员会“走向坟墓的道路已经铺平了”。苏修明知二十五国的裁军会议开得无精打彩,奄奄一息,却还煞有介事地提出召开世界裁军会议,如果不是为了招摇撞骗,又是为了什么呢?
列宁当年在揭露机会主义者的无耻嘴脸时曾经指出:“不骗人就卖不出去,这是他们的格言。”今天,苏修叛徒集团在各种国际会议上死乞白赖地兜售假“裁军”的货色,高唱裁军能解决人世间一切问题的虚伪论调,也是奉行不骗人就卖不出去这一不光彩的“格言”。
但是,骗人可以一时,不能骗人永远。苏修既要加紧扩军,又要空谈裁军,这的确成为人们“问题中的问题”了。远的不说,今年二月,苏联又向太平洋水域进行了“多种型式的洲际弹道导弹试验”,其中包括“多弹头分导重返大气层运载工具”。美国国防部长不久前针对苏修加速发展核武器的庞大扩军计划指出:苏联认为“缓和跟增加军事能力之间并无矛盾”,因此,美国必须“保持强大的军事威慑力量”。请看,两霸在核武器问题上是你追我赶,争夺激烈,各不相让,什么裁军云云,全是欺人之谈!
苏修最近还宣扬说,“一个没有战争的世界已成为实际可能的历史新阶段,现在已经来临。”这当然是赫鲁晓夫“三无世界”的翻版。但是人们不能不问:苏修先生们,你们的军事武库和其他备战行动已经扩充到前所未有的规模,却要高谈阔论什么裁军,还要各国人民相信什么没有战争的世界已经来临,这难道不是双倍的骗人吗?

谢尔当选西德总统

第6版()
专栏:

谢尔当选西德总统
新华社波恩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五日电 西德自由民主党主席、目前代行总理职权的瓦尔特·谢尔,五月十五日当选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总统。
根据西德宪法,总统由联邦大会不经讨论投票选出。联邦大会由联邦议院中西德和西柏林的全体议员以及同等数量的州议会代表组成。在全部一千零三十六张选票中,谢尔获得五百三十票,基督教民主联盟—基督教社会联盟的候选人里夏德·冯·魏茨泽克获得四百九十八票,另有五票弃权。
新当选的总统谢尔将在七月一日宣誓就职。

民主也门和阿拉伯也门发表联合公报 强调双方加强经济合作和保证边界地区稳定

第6版()
专栏:

民主也门和阿拉伯也门发表联合公报
强调双方加强经济合作和保证边界地区稳定
新华社亚丁电 亚丁电台五月九日广播了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和阿拉伯也门共和国的一项联合公报。公报强调双方要加强经济合作和贸易往来,保证边界地区稳定,以有利于也门人民的统一和维护也门人民的主权和独立。
这项联合公报是在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总理兼国防部长阿里·纳赛尔五月八日访问了阿拉伯也门共和国的拉希达市,并在那里同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武装部队总司令穆罕默德·埃里亚尼等举行会议之后发表的。
公报说,会议决定由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总理阿里·纳赛尔和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武装部队总司令穆罕默德·埃里亚尼、副总司令易卜拉欣·哈姆迪三人组成一个常设委员会,以便讨论解决双边关系中各种问题。公报说,双方还就恢复边界地区委员会达成了协议。
公报说,会议讨论了两国之间的经济合作和贸易往来问题,双方一致认为应该采取必要的步骤和措施来实现双方的经济合作和贸易往来。公报说,双方还详细地讨论了保证边界地区进一步稳定的方法和途径,以便有利于也门人民的统一和维护也门人民的主权和独立。
公报最后强调了双方的互访和会晤的重要性。

南斯拉夫颁布新的国防法

第6版()
专栏:

南斯拉夫颁布新的国防法
新华社贝尔格莱德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一日电 南斯拉夫《人民军报》五月九日公布了南斯拉夫联邦议会四月二十六日通过的新的“国防法”。
“国防法”的总则中说:南斯拉夫认为,被奴役的人民为反对征服者和占领者而进行的革命的、反对殖民主义的民族解放战争和被侵犯的国家为反对侵略者而进行的自卫战争是正义战争。反抗侵略和反对占领者是每一个民族和每一个国家的不可剥夺的权利。
“国防法”指出,南斯拉夫准备在遭受侵犯、在其各族人民的自由、独立和主权及其领土完整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实行全民防御,决心全力以赴地用一切手段来反抗任何一个可能的侵略者以及一切形式的侵略和压力。
“国防法”说,南斯拉夫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反对可能遭受的侵略,也指望得到世界上一切和平力量的广泛支援。
“国防法”强调指出:“任何人都无权阻止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劳动者和公民进行武装斗争或者以其他方式参加对侵犯祖国的敌人的抵抗,任何人都无权承认或签署投降书,无权同意或承认对国家或其某一部分的占领,也无权同意或承认武装部队或其一部分投降。”“国防法”对加强南斯拉夫国防建设规定了一系列具体措施。

国际收支严重恶化 通货膨胀急剧发展 意大利采取措施限制进口

第6版()
专栏:

国际收支严重恶化 通货膨胀急剧发展
意大利采取措施限制进口
新华社罗马电 在国际收支情况严重恶化和通货膨胀急剧发展的情况下,意大利政府从五月七日开始采取措施,严格限制进口。
这个措施规定,除进口原料、半成品和资本货外,进口其他一切商品都要把相当于进口值一半的钱存入意大利银行六个月,不付给任何利息。据报道,这个措施影响到价值六万七千多亿里拉(约合一百零四亿美元)的四百多种进口商品,相当于一九七三年意大利进口总额的百分之四十一以上。
今年以来,意大利对外贸易逆差猛增。据意大利中央统计局公布的数字,今年头两个月的对外贸易逆差达一万二千多亿里拉(约合十九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多一倍以上;而三、四月份的逆差比一、二月份又有所增加。意大利报纸指出,如此巨大的对外贸易逆差,无法用旅游、侨汇、劳务和国外投资所得利润等收入来弥补,这就造成了庞大的国际收支逆差。据报道,今年二月份国际收支逆差为四千七百多亿里拉(约合七亿多美元),估计今年全年国际收支逆差将大大超过五万亿里拉(约合七十八亿多美元)。
巨额的国际收支逆差使意大利的黄金外汇储备大量流失。据报道,目前意大利黄金外汇储备总额只有二万八千多亿里拉(约合四十四亿美元);仅今年二月,外汇储备就减少了四千多亿里拉(约合六亿三千万美元)。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不得不在国外大量借债。继不久前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债十二亿美元之后,最近又向西欧“共同市场”的欧洲货币合作基金组织借债十八亿美元。
黄金外汇储备的迅速流失使里拉地位更加疲软。据报道,四月底以前里拉已实际贬值百分之二十以上。
在这同时,意大利国内通货膨胀情况严重。预算和经济计划部长乔利蒂最近说,目前通货膨胀的幅度,按年率计算,为百分之二十。
为了应付严重的通货膨胀,尤其是为了缓和由于巨额外贸逆差而导致黄金外汇储备的流失,以挽救里拉,意大利政府终于决定采取既使大量通货回笼、又使进口大受限制的上述措施。
意大利这一措施于四月三十日公布后,在西欧“共同市场”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因为意大利同“共同市场”其他成员国的贸易约占它的对外贸易总值的一半。“共同市场”委员会一再开会,研究如何缩小意大利限制进口的做法给其他成员国造成的损失,并力求寻找能够使意大利不采取限制进口措施的办法。五月七日,“共同市场”成员国又举行了外交部长、农业部长联席会议,讨论这一问题。经过十小时的讨论,会议未能找出意大利上述措施的替代办法。最后,会议决定责成“共同市场”委员会同意大利磋商,并且期望在七月底以前拟出一个替代办法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