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坚持学大庆碱滩飘油香——记发展中的大港油田

第3版()
专栏:

坚持学大庆碱滩飘油香
——记发展中的大港油田
我国又一个新油田——大港油田,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兴起。这是我国石油工人以压倒一切的英雄气概,在激烈的阶级斗争中战天斗地,培植出来的又一朵绚丽的大庆之花。“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这个油田的建成,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丰硕成果,是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
胸怀壮志创新业
一九六四年春天,大港油田的勘探会战开始了。为我国实现石油自给立下不朽功劳的大庆石油工人,肩负着党的重托,人民的希望,分兵南下,奔赴大港这个新战场。
大港,是一个人烟稀少的盐碱荒滩。当时,正值洪涝灾害之后,这里一片汪洋,找不着道路,也看不见行人。但是,困难吓不倒英雄汉。工人们以“铁人”王进喜为榜样,与帝修反抢时间、争速度。他们不分白天黑夜,顶着寒风,踏着冰雪,选井位,修道路,架桥梁,千方百计加快油田的勘探进度。工人们豪迈地说:革命在前进,建设在发展,我们只有一个大庆还不够,要开发出更多的大庆式油田,生产出更多的石油,为支援祖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
从大庆南下的列车,穿过一座座城市,掠过一片片田野,飞速地行进。赶往大港会战的钻井工人赵学明,登上火车以后,一直在考虑怎样才能不辜负“铁人”王进喜对他的期望。赵学明从玉门到大庆,始终在“铁人”领导下战斗。这次出发之前,老队长王进喜又亲切地对他说:“你们到新战场,一定要把毛主席亲手树起的大庆红旗高高举起,让大庆会战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大大发扬!”想到这些,赵学明心情激动,恨不能插翅飞到大港,立即投入开发大港油田的战斗。列车到达目的地,大港的领导同志让他们休息两天再干,可是赵学明表示:“别说两天,就是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他和大家立即来到现场,观察井场,提出打井的方案。当设备运到以后,他们一鼓作气,当夜起架,当夜开钻,只用十八天时间,就胜利地打成了第一口全优井。
有二十多年工龄的老工人王顺,是当年打出大庆第一口出油探井的参加者,他曾经带着从这口井取出的油样,到北京向党中央和毛主席报喜。他来到大港,感到浑身是劲,决心再立新功。在打一口井时,他的右脚被钻杆砸伤,住了医院;但是,他想到任务还没有完成,没有等伤完全好,又回到井场,跟同志们一起战斗。
石油战线的老标兵臧成平,从大庆来到大港,担任了钻井队的副队长。有一次,他们钻一口井,钻到一千多米深的时候,需要改用刮刀钻头。当时库房里仅有的一只三翼刮刀钻头,翼片比要求长了三毫米,如果用它钻井,就会出现卡钻事故,影响井身质量。怎么办?臧成平毫不犹豫地提出:“我们把长出来的三毫米磨掉!”有的同志为难地说:“刮刀钻头是钨钢片焊成的,太硬。”臧成平坚定地回答:“钻头再硬,也没有我们的意志硬。愚公能移山,难道三毫米钻头我们就磨不掉?”说完,他抱起钻头就磨。他一直干了五六个小时,手掌磨出了血,直径二十厘米的砂轮磨掉了一半,终于把钻头磨好了。工人及时换上磨好的钻头,使这口井提前六天钻完,井身质量符合规定的标准。
大港油田一开始建设,工人们就是这样继承当年大庆会战的优良传统,发扬吃大苦、耐大劳的革命精神,打成了一口又一口优质油井,使昔日荒凉的盐碱滩展现出美好的前景。
乘风破浪举红旗
大港油田,是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中诞生和发展起来的。
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地展开以后,广大石油工人高举革命造反的大旗,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冲破束缚工人手脚的各种条条框框,狠狠打击阶级敌人的破坏活动,促使整个油田出现了空前未有的大好形势。
但是,斗争并没有结束。有的人妄图挑动群众斗群众,煽动工人离开生产岗位,阻挠和破坏大港油田的建设。对此,广大石油工人针锋相对地进行了斗争。他们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抓革命,促生产”的伟大方针,坚守岗位,狠抓革命,猛促生产。三二二七队的工人以“铁人”王进喜为榜样,革命加拚命,从一九六七年以来,先后创造了班进尺、钻井周期等二十九项新纪录,到一九七三年,钻井进尺共达二十四万多米,等于旧中国四十二年钻井总进尺的三点六倍,被誉为油田的“硬骨头钻井队”。
“在工人阶级内部,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工人阶级内部,更没有理由一定要分裂成为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毛主席的这一光辉指示,照亮了大港工人前进的方向。他们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击退了阶级敌人分裂工人队伍的企图,实现了革命大联合。一九六八年三月,大港油田革命委员会诞生了。百里油田一片欢腾。革命委员会带领群众深入批判刘少奇的修正主义路线,开展“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广大石油工人进一步发挥革命积极性和创造性,使一些过去认为无法克服的困难迎刃而解,一些过去不敢想的事情变成了现实。
固井这门工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被一些人看成是最神秘的技术。那时,少数“固井专家”独揽指挥大权,固井合格率不高。油田的革委会成立以后,由普通工人担任了固井现场指挥。他们组织工人、技术人员群策群力,使固井合格率提高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在文化大革命以前,专家规定的钻井工艺不容许作丝毫的改变,当时最好的钻井队年进尺只有一万多米。革委会成立以后,领导工人群众破除迷信,根据实际情况改革工艺,大大加快了钻井速度,一个钻井队年进尺超过了五万米。
一九七○年初,国家根据开发新油田的需要,把大港油田的主要技术力量和设备调走了一半。这时有人说:“调走了这么多人力和设备,守住大港这个摊子就不错了。”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的大港广大工人群众,批判了这种错误思想。他们说:“新区大发展,说明我国石油工业战线的形势大好。我们既要支援新区,又要发展自己,不能看摊守业,必须大步前进!”
钻井工人一马当先,把一个队分成两个队。一些原来退到二线的老工人重返钻井台,向青年工人传思想,带作风,教技术,使钻井队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得到了发展。
钻井工人的行动,鼓舞了油田各条战线的职工。大家乘胜前进,开展了港西新井投产会战。十五天会战,有十天下雨,油田上遍地泥水,汽车和拖拉机进不去。这时,工人们就人抬肩扛运设备。碗口粗的木杠压断了,改用钢管抬,硬是把成千上万吨的设备摆到了预定的位置。电焊工打破了“有水不能焊”的老框框,采取有效措施,冒雨作业。钢管被水淹没了,就由两个人把管子抬起来,一个人焊接。泥瓦工在雨下砌砖抹墙,雨水冲掉了泥灰,就几个人顶一块塑料布进行操作。工人们就是以这样高昂的革命干劲,在十五天内完成了过去需要两个月才能完成的任务,促使原油产量大幅度提高。老工人说:“到了港西,就象回到了当年的大庆。”青年工人说:“我们没有参加过大庆会战,但是在港西学到了大庆精神。”
在伟大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推动下,一九六八年和一九六九年,大港油田都提前超额完成了国家计划。一九七○年,油田的开发和建设迈开了更大的步伐。这一年,大港油田提前二百零二天完成钻井进尺计划,提前一百零一天完成了原油生产计划,原油产量、生产能力和地质储量三个主要指标,都在原来的基础上翻了一番。
刻苦实践开宝库
开发油田,是和深达几千米的地层打交道,眼看不见,手摸不着。在开发大港油田的过程中,如何揭开地层深处的秘密,也经历了一场唯物论的反映论同唯心论的先验论的斗争。
大港油田,是一个被断层切割的断块油田,地质复杂。有的同志看到这里的油层忽厚忽薄,忽有忽无,产量忽高忽低,便产生了“断层有害”的思想,说“大港油田不仅象一个打碎的盘子,而且又踢了一脚”,认为简直无规可循,无法认识,想把一些复杂的断裂带划为勘探的禁区。
变化多端的断层,是不是没有规律可循?大港地区有没有开发前途?两条认识路线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在伟大的批林整风运动中,广大干部、工人和工程技术人员认真学习《实践论》、《矛盾论》,运用毛主席的光辉哲学思想,批判了林彪一伙贩卖的唯心论的先验论。他们说:“断层复杂不可怕,就怕缺少唯物辩证法。”他们不论寒冬炎夏,不管刮风下雨,背上仪器,深入现场,做了大量的勘测工作,取了八千多米的岩心,掌握了丰富的地质资料,进行了几万次地质资料对比分析,终于揭开了断裂带的秘密,弄清了这里的地质情况。原来,断层并不是完全有害的,它还可以很好地保存油和气。“断层有害论”被破除了,勘探工作有了飞跃的发展,以前不敢勘探的禁区得到了开发,成了高产区。
过去,按照洋本本的说法,石油只能储藏在砂岩里,因此有的工程技术员便两眼盯着砂岩,“找到砂岩喜心头,找不到砂岩皱眉头”。大港有一批井,在钻探过程中碰到了生物灰岩,就被认为“没有开采价值”而白白扔掉。
生物灰岩到底有没有开采价值?在批林整风运动中,工人、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对这个问题展开讨论。他们重新学习毛主席的《实践论》,批判迷信书本、轻视实践的错误思想。一个参加勘探的老工人说:“我们不能捧着洋书找石油,要刻苦实践开宝库。”不久,工人们在打一眼深井的时候,发现了有油、气显示的生物灰岩,就本着实践第一的态度进行射孔试油,结果喷出了高产油、气。这一成功的实践教育了大家。技术人员向当地群众请教,进行实地调查,初步掌握了生物灰岩的分布规律。工人们进一步勘探,找到了三个生物灰岩的油田和七个出油地区,还发现了新的含油岩类,从而扩大了油田面积。这一成果,显示了唯物辩证法的巨大威力,它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为今后的油田开发工作提供了经验。
批林批孔谱新篇
进入一九七四年,英雄的大港工人又迎来了一个战斗的春天。声势浩大的批林批孔运动,在辽阔的油田上迅猛展开。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激励着数万名石油大军燃起革命大批判的烈火,愤怒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改变党的基本路线,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
井下作业八队的工人,发扬当年大庆会战的革命精神,奋起批判林彪反党集团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反动谬论。工人们指出:没有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没有大港油田的今天!队长庞兴隆说:“我们国家在六十年代实现了石油自给,七十年代有原油出口,这一事实,就是对林彪反党集团污蔑文化大革命的有力驳斥。”
象井下八队一样,整个油田的工人、干部和工程技术人员,以国家的进步,油田的发展,个人的成长的事实,热情歌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广大工人坚持前进,反对倒退,纷纷以实际行动,巩固和发展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
大港油田炼油厂的工人,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批判了“专家治厂”、“洋奴哲学”等修正主义黑货,自力更生地改造和安装了一台进口锅炉,使发汽量由五吨半提高到十五吨。一九七二年,为了适应生产的发展,这个厂要安装一台二十吨的新锅炉。当时工人们要求自己动手安装,而厂领导上却认为必须请专门的安装队伍施工。结果,一年多过去了,这台锅炉还不能投入生产。
在批林批孔运动中,炼油厂检修车间二班工人贴出一张大字报,批评了厂领导,要求领导上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依靠群众解决问题。厂党委和革委会虚心接受群众的批评,热情支持工人们的革命要求,立即组织工人投入了安装锅炉的战斗。
伟大的批林批孔运动,进一步激发了广大石油工人的社会主义积极性,推动“工业学大庆”的群众运动一浪高一浪地向前发展,促进油田生产和建设阔步前进。今年初春,大港油田上早先开发的油田展开了一场修井大会战。经过工人们五十天的奋斗,原油日产量提高了百分之十五。在这同时,新区开展了夺油夺气的勘探会战。又一片沉睡着的油田,被英雄的石油工人唤醒了。整个大港油田凯歌齐奏,喜讯频传,到处都充满着抓革命促生产的欢腾景象。新华社记者(附图片)
大港油田完井大队女子气测班的工人正在油井上工作。
大港油田的广大工人,以主力军的战斗姿态,狠批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提高了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觉悟。这是采油工人联系大港油田发展建设中的成就,愤怒批判林彪一伙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成果的罪行。
来自大庆油田的老工人王顺(左二),现在是大港油田矿机研究所党支部委员、试验组组长。他同全组同志完成了一项钻机上的技术革新,为开发石油作出了贡献。
正在开发和建设中的大港油田,原油产量逐年迅速增长,大量原油源源外运。本版照片均为新华社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