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新生事物是不可战胜的——从“郑韩故城”的历史和现实批判林彪否定新生事物的罪行

第2版()
专栏:

新生事物是不可战胜的
——从“郑韩故城”的历史和现实批判林彪否定新生事物的罪行
杨清林 李海水 刘三民
人类历史在斗争中发展,不断地以新事物代替旧事物,这是一条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
从孔老二到林彪,一切反动派出于他们反动的阶级利益和本性,都是以百倍的恐惧和仇恨,拚命地反对历史发展中的新事物,“从各个方面用陈腐的死亡的东西包围新鲜的、年轻的、生气勃勃的东西”。然而,这是徒劳的。旧事物最终必然被新事物所代替。“郑韩故城”的历史和现实,就是一个有力的证明。
“郑韩故城”位于河南省新郑县双洎河与黄水河交汇处的西北,是春秋战国时期郑国的都城。公元前七七○年,周平王东迁洛邑后,郑武公徙都于此,历三百九十多年,正处在我国奴隶制行将崩溃的历史时期。当时,
“郑韩故城”是法家学派的活动中心之一,革新派势力与孔老二为代表的旧势力展开激烈的斗争。
古代郑国的土地制是奴隶社会的“井田制”。由于城中仓城村冶铁的产生,先进的铁器工具逐渐代替了落后的青铜器工具,生产水平大大提高。“井田制”限制了生产力的发展,奴隶们仍然象牛马一样在“井田”里劳动。当时,奴隶的起义、暴动、逃亡接连不断,致使“井田制”无法维护下去。在这种情况下,郑子产被迫废止“井田制”,提出“作封洫”,即承认“私田”,并把“井田”和“私田”合并起来重新划分封界,分给各个小奴隶主,向其收税。这就出现了封建土地制的萌芽,后来发展为“初税亩”。这一新生事物遭到了没落奴隶主阶级的反对。他们的代言人孔老二恶狠狠地说:既有周公之典,何必实行田赋?然而,由于“税亩制”代表新的生产关系,代表历史发展的方向,终于代替了“井田制”。接着,在郑国,“铸刑书”、“竹刑”代替西周的刑律,封建的“作丘赋”代替了奴隶制的兵役法,新兴地主阶级的“郑声”代替了奴隶主贵族的宫廷音乐。新兴的封建制代替没落的奴隶制已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可是,“信而好古”的孔老二极力反对这些新生事物。他咒骂“萑苻之泽”的奴隶起义,攻击“铸刑鼎”是“失度”、
“乱制”,诬蔑“郑声”是“淫乐”、“乱雅”等等,叫嚣要“放郑声”,要“纠之以猛”。孔老二扛着“克己复礼”的破旗,周游列国,摇唇鼓舌,竭力想把新生事物扼杀掉。但是,结果适得其反,孔老二四处碰壁,被迫东奔西窜。他逃到郑国都城东门时,他的“贤人”、“弟子”没有一个跟他了,只身一人,形影相吊,狼狈已极。老百姓骂他:“累累若丧家之狗”。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谓似丧家之狗,然哉!然哉!”
两千多年过去了,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规律永远在支配着历史的发展。解放以来,位于“郑韩故城”的仓城村生产队,由五户贫农自愿组织起来的带有某些社会主义萌芽的互助组,代替了单干生产,又由互助组发展为合作社,由合作社发展为人民公社。在这些新事物代替旧事物的过程中,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斗争是十分激烈的。妄想倒退和复辟的阶级敌人,总是自己跳出来反对新的变革。互助组初期,一个反革命分子竟敢持刀谋杀带领群众走集体化道路的农会干部。他的阴谋败露后,遭到了人民的镇压。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贫下中农和到这里插队落户的机关干部、知识青年一道,学习大寨,治岗平地,办水办电,向大自然开战。这是仓城村从来没有过的新事物,又遭到旧势力的反对。阶级敌人躲在阴暗角落里,散布什么“治岗平地,断了脉气”,“办电办水,破了风水”,妄想用封建迷信来阻挡学大寨的潮流。但是,广大社员群众不信神,不信天,坚信社会主义,坚信科学种田,大干三冬春,使全部土地实现了电动自流灌溉。一九七三年,粮食亩产达到一千一百五十斤,相当文化大革命前一九六五年的三倍多。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不断涌现,仓城村办起了合作医疗、耕读学校,成立了文艺宣传组等。社员群众学政治,学习和掌握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学唱革命样板戏,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郑韩故城”的历史和现实,无可辩驳地说明,新生事物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产物,具有无比强大的生命力。无论新事物开始是多么幼小,旧事物表面多么庞大,但在本质上,新生事物生机勃勃,不可战胜,旧事物腐朽衰危,必然灭亡,新事物代替旧事物总是不可避免的。几千年来,历史发展的事实就是这样:新的事物不断代替旧的事物,社会一步一步向前。这个历史发展的规律,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林彪反党集团,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攻击文化大革命中涌现出来的新生事物,把全国的大好形势说成“危机四伏”、“国民经济停滞不前”;污蔑干部进“五·七”干校是“变相失业”,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变相劳改”,等等。这只能说明他们的反动和顽固,根本看不到历史发展的方向。他们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复辟倒退阴谋,只不过是一枕黄粱梦,转眼成空。
历来的反动派都是唯心主义者。从孔老二到林彪,他们总是顽固地站在人民的对立面,总要和新生事物反复较量;结果,总是以自己的失败和新生事物更加健康地成长而告终。“郑韩故城”的历史和现实还告诉我们,反动阶级不会因为他们必然失败而放弃对新生事物的攻击,革命和复辟、前进和倒退的斗争还将长期地进行下去。我们要永远坚持做支持新生事物的促进派!

坚持乡村 继续革命——批判林彪、孔老二诬蔑劳动人民的谬论

第2版()
专栏:

坚持乡村 继续革命
——批判林彪、孔老二诬蔑劳动人民的谬论
山东省潍县红星大队党支部书记 胡兆坤
孔孟之流是劳动人民的死对头。他们一贯鄙视劳动,仇视和诬蔑劳动人民,胡说什么“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还胡说什么“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这就是说,剥削阶级应当统治劳动人民,劳动人民应当被统治;种田嘛,免不了饿肚子;读书嘛,就可以升官发财。林彪这个地地道道的孔孟信徒,为了腐蚀、毒害革命青年,复辟资本主义,也学着孔老二的腔调,恶毒攻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还胡说什么劳动人民只知道“油盐酱醋柴”。这不仅是疯狂破坏毛主席关于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伟大战略部署,而且明目张胆地诬蔑劳动人民,真是反动透顶,恶毒至极。
在孔老二和林彪看来,劳动是最下贱的事,劳动人民是“低等”人,而用劳动人民血汗养活的奴隶主、地主、资本家,是“高等”人。这就充分说明了他们完全站在反动统治阶级的立场上,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我们倒要问一问,历史是谁创造的?人们穿的衣,吃的粮,住的房,又是谁生产的?决不是他们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的蠢人干的,而是我们劳动人民辛勤劳动创造的。创造社会财富的劳动人民,反而成了“低等”人,靠剥削过日子的奴隶主、地主、资本家倒成了“高等”人,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
是奴隶们创造历史,还是英雄创造历史,这是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斗争的焦点。对劳动和劳动人民持什么态度,是尊重还是鄙视,是区别无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试金石。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林彪攻击为“变相劳改”,是妄图引诱知识青年脱离劳动、脱离实际、脱离群众,充当他复辟资本主义的工具,用心非常恶毒。
我从中学回乡参加农业生产二十三年的事实,就是对孔老二和林彪这些无耻谰言的有力回击。我一九五○年刚回乡的时候,还是一个对三大革命运动一无所知的小青年。二十多年来,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在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通过长期的劳动锻炼和革命实践,我加深了对劳动人民的感情,懂得了劳动最光荣、最幸福的真理。我光荣地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被选为全国农业劳动模范,曾七次幸福地见到了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这是遵照毛主席的教导,走与工农相结合道路的结果,是坚持参加农村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虚心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结果。每当我回顾走过的革命道路,就衷心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共产党。是毛主席给我们青年一代指出了这条光明大道,是党组织把我抚育成为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新型农民,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自己的力量。在实践中,我深深体会到,知识青年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越走越宽广。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确是“很有必要”,“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
乌鸦的翅膀遮不住太阳的光辉,螳臂当不住历史车轮的前进。不管林彪如何恶毒地诬蔑和破坏,都阻挡不住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革命洪流。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全国有数百万知识青年,积极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踊跃上山下乡。他们在农村和边疆,在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下,在三大革命运动的实际锻炼中,成长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一支生力军。广大知识青年坚持乡村,继续革命,出现了许多象邢燕子、侯隽、朱克家、金训华式的英雄模范人物。这些都是对孔老二、林彪的有力批判。毛主席指引的知识青年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重要途径,是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措施,是知识青年革命化的必由之路。知识青年只有走毛主席指引的这条光明大道,把自己锻炼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才能为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自己的贡献。

群众是人间奇迹的创造者——批判“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

第2版()
专栏:

群众是人间奇迹的创造者
——批判“上智下愚”的唯心史观
河北省安次县大官庄大队党支部书记 李福俊
两千多年前的孔老二,为了复辟奴隶制度,鼓吹“克己复礼”,用“唯上智与下愚不移”的鬼话来欺骗人民群众,反对社会变革。叛徒、卖国贼林彪,是个地地道道的孔老二的信徒。他为了复辟资本主义,建立林家世袭的法西斯王朝,胡说劳动人民想的只是“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而把他自己吹嘘成“天才”。
毛主席教导说:“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我们大队的许多事实,都证明这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解放前的大官村,共有七十一户,就有五十多户贫苦农民给地主富农扛活。他们终年当牛当马,讨吃要饭,挣扎在死亡线上。解放后,我们这些所谓的
“下愚”,翻了身成了国家的主人。旧社会自封为
“上智”的地主富农和一切反动派,都被人民群众打倒在地,变成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今天,社会主义制度为人民群众发挥聪明、才干开辟了广阔的天地。被诬蔑为“下愚”的广大群众,成了人间奇迹的创造者。解放前,大官庄村粮食亩产只有百十来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的一九六五年,粮食亩产达到三百八十斤。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广大贫下中农和社员群众,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与天斗,与地斗,与阶级敌人斗,与错误路线斗,农业生产迅速发展,去年粮食亩产九百二十一斤。这样巨大的变化,难道是靠林彪那样的“上智”创造的吗?林彪和孔老二这些反动派,一不会做工,二不会种田,只不过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是什么学问也没有的大骗子。所以,真正愚蠢的不是劳动人民,而是自命为
“上智”的孔老二和自称“天才”的林彪。
毛主席教导说:“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劳动群众直接参加三大革命运动的实践,有丰富的经验,是真正的英雄。我们大队,有块名叫“老河洼”的不毛之地,过去流传着一个顺口溜:“老河洼,遍地是碱沙,春天风沙起,夏天养蛤蟆,秋天枯一片,冬天白花花。”大队党支部研究决定,要在这块六十多亩的“老河洼”建立农业试验场。当时,有人认为:“科学种田没有巧,一定要求条件好。”大多数人不同意这种看法。大队党支部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关于“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的教导,并以大寨贫下中农改天换地的革命精神来教育大家。通过学习,提高了认识,一九六八年秋,广大社员群众投入了改造
“老河洼”的战斗。北方的严冬,呼啸的狂风卷着飞雪向人们扑来,多少人手上磨起了血泡,震开了血口,但大家只有一个念头:多生产一斤粮,就为国家多做一分贡献。我们想的是建设社会主义、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为支援世界革命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农业试验场的社员在全大队干部、群众的大力配合下,大干一个冬春,挖了长一百五十米、宽十米的大沟,削平了十三个大土岗,动土一万多方,垫出六十亩土地。转年,这块不毛之地的“老河洼”,第一次长出了绿油油的好庄稼,这一年平均亩产粮食就达八百多斤。去年,粮食平均亩产增加到一千一百零二斤。这就是我们这些“下愚”们在党的领导下创造的成绩。林彪胡说我们只知“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这是对广大劳动人民的恶毒诬蔑。
在批林批孔运动中,干部和群众一起狠批了林彪和孔老二散布的“上智下愚”的反动谬论,群众更加认识了自己的力量,干部也更加自觉地树立起依靠群众的观点。我们决心以批林批孔为强大动力,进一步抓革命,促生产,以实际行动彻底粉碎孔老二、林彪宣扬“上智下愚”的反动谬论。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成果不容抹煞

第2版()
专栏: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伟大成果不容抹煞
广西平果县磷肥厂工人大批判组
对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同的阶级有根本不同的态度。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摧毁了以刘少奇为头子和以林彪为头子的两个资产阶级司令部,给国际上的帝、修、反和国内的地、富、反、坏、右分子以沉重的打击。同时,这场政治大革命,教育了干部,锻炼了群众,巩固了无产阶级专政。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到处都在胜利地前进,农业连续十二年丰收,工业生产大幅度增长。全中国和全世界革命人民无不欢欣鼓舞,拍手叫好。但是,叛徒、卖国贼林彪却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猖狂地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攻击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把我国文化大革命以来的大好形势,诬蔑为“危机四伏”、“停滞不前”,这就充分暴露了他的反革命的丑恶嘴脸。
事实是最有力的证据。我们的小磷肥厂就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办起来的,是加强工业对农业的支援,加速社会主义建设的一个新生事物。我们厂的几十个工人,都是来自农村的贫下中农的子女和插队知识青年,一九七○年二月响应党的号召,到县里兴建磷肥厂。当时我们一无经验,二无技术,困难确实不少。怎么办?我们在党的领导下,牢记毛主席关于“工业学大庆”的教导,决心以大庆为榜样,自力更生办工厂,没有技术就边干边学,没有经验就在实践中创造,千方百计多产化肥,支援农业生产。我们全厂干部、工人,在农机厂和兄弟厂矿大力支援下,虚心学习,团结战斗,勇于实践,战胜重重困难,自己设计,自己安装设备,在当年五月就建成投产。我们建起高炉,用本地白煤代替焦炭,成批地生产钙镁磷肥,保证质量,又降低成本。为了增加产量,扩大品种,我们大搞技术革新。烘矿石没有烘干机,就搞地下烘干土炉;矿粉供不应求,就把小球磨机改成大球磨机,日产矿粉由十二吨增到二十六吨。我们还利用本地白煤和贫硫铝矿生产硫酸,最高日产达七吨,浓度八十度;并自造搅拌机,大批生产过磷酸钙,为发展山区化学工业创造了条件。经过艰苦奋斗,化肥产量年年增加,质量不断提高。一九七三年生产钙镁磷肥、磷矿粉肥和过磷酸钙共三千零一十四吨,超过了设计能力。在三大革命运动中,我们厂三结合的领导班子,和我们工人一起学习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一起大干苦干,并带头送子女下乡务农,做新生事物的促进派。我们工人在斗争中已有六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十二人加入共青团,还有四人上大学,二人上中专,三人担任了国家干部。全厂同志朝气蓬勃,茁壮成长。这就是对林彪攻击文化大革命的一个有力批判。
是肯定还是否定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这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的尖锐斗争。毛主席指出:“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林彪反党集团捡起孔老二“克己复礼”的破烂,猖狂地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诬蔑大好形势,其罪恶目的就是要改变党的基本路线和政策,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林彪逆历史潮流而动,只能落得个粉身碎骨,自取灭亡的可耻下场!
我们工人阶级决心将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狠抓革命,猛促生产,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