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越南北方广大农村抓紧农时赶插稻秧 范文同总理出席中央农业委员会会议号召发展饲养业

第5版()
专栏:

越南北方广大农村抓紧农时赶插稻秧
范文同总理出席中央农业委员会会议号召发展饲养业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三月三日电 越南北方广大农业生产合作社社员在基本完成早稻插秧计划后,最近又抓紧农时,积极同寒冷与干旱等困难作斗争,大力赶插春稻秧苗。
据越南中央农业委员会的统计,到二月上旬为止,越南北方的农业社社员已经基本上完成了早稻插秧计划。但是,最近许多地区遇到了寒冷和干旱,影响到秧苗的正常生长。有的地方的春稻秧苗已被冻坏。广大农业合作社社员积极行动起来,给秧苗防寒、保暖,并采取各种措施同干旱作斗争,争取不违农时地完成春稻插秧计划。他们发扬团结协作的精神,互相帮助,共同战胜困难。义路省北安县支援文震、炭渊两县近四十五吨春稻稻种。南河省海后县一些合作社主动派遣插秧能手去帮助生产上遇到困难的合作社插秧。
为了战胜干旱带来的困难,保证及时栽插春稻,各地社员还积极兴修水利。义安省南坛、兴源、宜禄三个县遭到严重旱灾的一些农业社,每天出动数以千计的青年社员疏通渠道,修建蓄水池,引水插秧。宜禄县近七千名青年和社员挖掘新渠道六万土方,同时还疏通了一些旧渠道,引水灌田,插了一千公顷春稻。河静省石河县除了延长灌溉干渠近二十公里外,还新挖了数十公里的渠道,把水利工程的灌溉能力提高一倍。香溪、圻英两县新挖了成百个池塘,使近一千公顷的稻田有水灌溉。
由于广大农业社员的积极努力,到二月十五日为止,全越南北方已完成了春稻插秧计划的百分之三十以上。永福、义安、广平、永灵、河静等省、区的插秧进度更快,已完成春稻插秧计划百分之六十到七十。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三月二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越南中央农业委员会最近召开会议,总结一九七三年的家畜、家禽饲养工作,讨论一九七四——一九七五两年大力促进饲养工作的方向和任务。
越南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总理范文同出席会议并发表了讲话。他代表越南劳动党中央和政府赞扬了饲养业、尤其是养猪业方面的进步,表彰了在发展饲养业竞赛运动中取得出色成绩的单位和个人。
范文同总理指出,在农业中,饲养业是一个重要的生产部门。现在必须大力促进国营饲养、集体饲养和家庭饲养三方面的发展,促进平原地区、半山区和山区饲养业的发展。
他说,在饲养中,首先要注意搞好养猪部门,从而总结经验大力促进养牛、养鸡、养鸭等的发展。另一方面,还必须加强领导,不断提高饲养工作者的管理水平和科学技术水平。
范文同总理指出,为了给大力发展半山区和山区的饲养业创造条件,必须组织平原地区与山区的各个地方互相交流经验,互相帮助。
范文同总理号召各地人民和有关部门开展“生产劳动、勤俭建设的社会主义竞赛”运动,以便使饲养业取得更大的成就,并走上社会主义的大生产。(附图片)
发展养猪业——九年来一直保持先进农业生产合作社光荣称号的太平省武胜农业生产合作社养猪场的饲养员,把猪养得膘肥体壮。
中国摄影代表团摄

越南外交部声明支持越南南方共和的严正立场 谴责美国阻挠越南南方共和参加日内瓦会议 越南南方共和外交部发言人谴责美机侦察广治解放区

第5版()
专栏:

越南外交部声明支持越南南方共和的严正立场
谴责美国阻挠越南南方共和参加日内瓦会议
越南南方共和外交部发言人谴责美机侦察广治解放区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三月四日电 越南民主共和国外交部三月三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国阻挠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参加在日内瓦召开的一九四九年四项日内瓦公约参加国的外交会议,表示完全支持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外交部三月二日声明中阐明的严正立场。
声明指出,作为参加一九四九年四项日内瓦公约一方的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有充分的权利参加这次会议。美国十分惧怕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参加,惧怕它在越南南方犯下的野蛮罪行的见证者的声音。声明说:“美国反对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参加会议,明目张胆地违反美国已经签署的关于越南问题的巴黎协定、国际会议决议书以及一九七三年六月十三日联合公报,并且暴露了美国顽固地继续在越南南方推行万恶的侵略政策,反对越南人民的各项基本民族权利和越南南方人民的自决权。”
声明指出,美帝国主义的任何阴谋和手段都阻挡不了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正义声音。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三月三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共和外交部发言人三月二日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美国在二月二十八日又出动无人驾驶飞机,对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控制区的广治省内的九号公路沿线地区进行侦察。
声明坚决要求美国必须立即停止出动飞机对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控制区进行侦察活动。

陶苏·培拉西要求富马命令万象右派军队 撤销对各爱国力量联合警卫部队的包围

第5版()
专栏:

陶苏·培拉西要求富马命令万象右派军队
撤销对各爱国力量联合警卫部队的包围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二日讯 据巴特寮电台三月二日广播,老挝执行协定中央联合委员会各爱国力量方面代表团团长陶苏·培拉西,二月二十七日在琅勃拉邦市拜会了富马亲王,要求他命令万象右派军队撤销对驻扎在琅勃拉邦市的各爱国力量联合警卫部队的包围。
会见时,陶苏·培拉西告诉富马亲王万象右派军队非法包围各爱国力量联合警卫部队在琅勃拉邦驻地的情况。陶苏·培拉西指出,最近以来,万象右派不仅增派包围各爱国力量驻地的部队,而且不断派遣飞机在各爱国力量驻地上空进行盘旋。这是违反万象协定及议定书的行径。这些行动,不利于实现琅勃拉邦市的中立化,阻碍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的成立。

南朝鲜统一革命党和朝鲜群众团体发表声明 谴责朴正熙集团派间谍船入侵北方

第5版()
专栏:

南朝鲜统一革命党和朝鲜群众团体发表声明
谴责朴正熙集团派间谍船入侵北方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三月三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南朝鲜统一革命党中央委员会最近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朴正熙集团派间谍船入侵北方领海,并就此掀起“反共”浪潮。
声明说,间谍船船长朴宗柱的坦白交代,无可辩驳地表明,这次侵犯北方领海事件和就此掀起的疯狂“反共”骚动,是根据朴正熙的指令,由“中央情报部”直接组织的又一次政治阴谋。
声明说:“统一革命党中央委员会同全体民众一道,强烈谴责朴正熙法西斯集团的这一严重犯罪行为,认为这是对渴望民主和国土统一的各界民众的无比狡猾的一大欺骗阴谋,是对‘七·四’南北联合声明的粗暴违反。”声明说:“统一革命党对于在全体同胞要求消除南北之间的紧张状态,以民族的大团结来早日实现祖国和平统一事业的严肃时期,朴正熙傀儡集团背叛民族愿望、掀起疯狂的‘反共’浪潮和鼓吹‘实力较量’的阴谋活动,决不会袖手旁观。
“朴正熙法西斯集团必须对其犯下的不能容忍的犯罪行为承担全部责任,无条件地立即停止在南朝鲜全境掀起的‘反共’浪潮,向全体同胞说明这次派间谍船侵犯北方事件的真相,并早日认罪。”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三月三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最近,朝鲜文学艺术总同盟等组织发表声明,谴责朴正熙集团派遣间谍船侵入朝鲜北方领海以后,又掀起疯狂的反共叫嚣。
朝鲜文学艺术总同盟中央委员会二月二十五日发表声明说,朴正熙傀儡集团正在演出一幕反共丑剧,以掩盖他们的丑恶原形。朝鲜文学艺术总同盟中央委员会以朝鲜全体作家、艺术家的名义,声讨卖国贼朴正熙集团加剧南北紧张局势、破坏南北对话、疯狂地企图挑起新的战争的罪行。
朝鲜记者同盟二月二十六日发表声明指出,朴正熙集团派遣间谍船入侵朝鲜北部以后,掀起了一阵疯狂的反共叫嚣。声明说,这只能加速朴正熙集团的灭亡。
同一天,朝鲜民主科学者协会发表声明说,朴正熙集团以法西斯镇压来寻求出路的企图遭到了失败。它又派遣间谍船侵入北方,制造事件,更加疯狂地发出战争叫嚣。声明指出,如果朴正熙集团坚持它对共和国北部的罪恶阴谋,它将受到朝鲜民族对它的严厉审判。朝鲜佛教徒联盟在二月二十八日也发表声明,警告朴正熙集团应立即停止对北方的一切挑衅。

朝中方面安全军官在军事停战委员会会议上 抗议敌方在板门店的严重挑衅行为

第5版()
专栏:

朝中方面安全军官在军事停战委员会会议上
抗议敌方在板门店的严重挑衅行为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三月四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三月三日在板门店举行的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安全军官会议上,朝中方面安全军官强烈抗议美帝侵略军在板门店共同安全区的严重挑衅行为。
朝中方面安全军官指出,三月三日,当朝中方面安全人员在共同安全区执行例行职责拍照时,美帝侵略者阻挠他们拍照,推开一名朝中安全人员,并且企图殴打他。同时,一直拿着棍棒站在共同安全区以南地方准备行动的四十多名美帝侵略者来到现场,包围了朝中方面安全人员,企图动手。
他说,朝中方面安全人员采取了自卫措施。美帝侵略者发现形势变得对他们不利时,就四散逃窜。
朝中方面安全军官指出,美帝侵略军这一严重挑衅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目的在于加剧共同安全区紧张局势的罪行。面对着朝中方面安全军官的强烈抗议,敌方又恼怒又无言以对,就单方面中断会议并离开了会场。

朴正熙集团欠外债竟达五十一亿多美元

第5版()
专栏:

朴正熙集团欠外债竟达五十一亿多美元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三月四日电 汉城消息:南朝鲜朴正熙集团所欠外债已经多达五十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南朝鲜人民平均每人要担负外债大约一百六十多美元。
据南朝鲜《东亚日报》二月二十三日报道,到一九七三年底止,南朝鲜共借外债三十五亿二千五百万美元,利息为十六亿一千万美元。外债本金和利息共计五十一亿三千五百万美元。朴正熙集团在今年内必须偿还的外债达五亿六千万美元,比去年多一亿二千多万美元。为偿还外债,它计划从一九七三年到一九七六年期间从贫苦的南朝鲜人民身上至少要搜刮二十亿美元。

苏修新殖民主义的黑纲领——苏修向第三世界推销“国际分工论”的险恶用心

第5版()
专栏:

苏修新殖民主义的黑纲领
——苏修向第三世界推销“国际分工论”的险恶用心
柴常
长期以来,苏修叛徒集团阴险地鼓吹所谓“国际分工”的理论。他们叫嚷什么“国际分工”是为了
“实现工业化”,“高速度地发展经济”,消除“各国经济发展水平上的差别”,“增进劳动人民的福利”,等等。近年来,苏修更把“国际分工论”竭力向第三世界推广,胡说什么发展中国家只有同他们“合作”,才能
“建立独立的民族经济”。
苏修的所谓“国际分工”到底是个什么货色呢?六十年代以来,苏修新沙皇疯狂地推行对外扩张和掠夺政策。所谓“国际分工”,就是这种苏修的新殖民主义、也就是社会殖民主义的产物。克里姆林宫新沙皇的御用学者们宣称,这种“国际分工”主要表现在“生产的专业化和协作化”。它将“导致整个国家经济专业化,导致建立国家经济综合体”,最后达到各国“经济一体化”。苏修正是根据这一“理论”,强迫它所控制的一些东欧国家,按照苏修的需要,改组本国的工农业生产机构,放弃独立自主的发展本国经济的权利。其结果是,一些原来工业比较发达的国家,被迫成为苏修工业零件的附属加工厂。有些国家则在所谓“满足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对农产品的需要”的幌子下,被迫成为苏修的果菜园和畜牧场。显然,所谓的“国际分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新殖民主义计划,就是要使它所控制的“经互会”国家殖民地化!
然而,这样还不能满足苏修贪婪的侵略野心。因为,“经互会”的一些国家制定国民经济计划还是“各国主权内的事情”。苏修为了剥夺这些国家仅有的这点主权,又提出了“协调”国民经济计划的要求。他们叫嚷,只有进行“协调”,“国际分工”才能“更深远、更有效”。他们无耻地公开歪曲马列主义关于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理论,提出了建立所谓“国际比例关系”,别有用心地鼓吹“在各国国民经济生产部门发展中,国际比例关系将日益增长”。因此,各国的“生产总额和产品品种、国际转运量、投资和提供的信贷总额等指标,也就成为协调的对象”。他们通过
“协调”计划,破坏“经互会”国家的经济计划,摧残这些国家的工业特别是重工业,以适应新沙皇掠夺的需要。这样“协调”的结果,一些东欧国家被迫放弃传统的产品,关闭了新建的工厂,或者按苏修的需要改建了大批工厂,造成了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苏修“国际分工”的主要组织形式是建立卡特尔式的“经济合作组织”,进而建立“国际经济综合体”。目前,他们已经迫使“经互会”国家建立了许多“经济合作组织”,通过这些“超国家”的经济机构,直接控制这些国家的国民经济要害部门。例如,苏修通过
“国际冶金工业合作组织”,直接掌握一些东欧国家从采矿、生产、销售到高炉建设等冶金工业的全部过程。苏修企图通过这些“经济合作组织”为苏修建立“国际经济综合体”打下基础。所谓“国际经济综合体”就是高度垄断的大型联合企业。这种企业将按照共同的国际计划经营,在劳动力、财政金融、产品、劳务等方面可以“自由流动”。这种“综合体”一旦建立起来,什么“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什么国家独立,统统将成为超级废话!
苏修不仅在东欧推行这种殖民主义计划,而且还要向第三世界国家推销。一九七三年出版的苏修《共产党人》第八期发表了一篇长文,就公然要求发展中国家“逐步地、分阶段地参加国际社会主义分工”。由苏修在这些国家办“合股企业”,以“逐步加深生产的专业化和协作”,使“国际分工更趋完善”,则是“越来越坚定地”提到首位的“合作的新形式”。不仅如此,而且“经互会”的“经济一体化”计划对发展中国家是
“开放性的”!一句话,苏修要把在东欧某些国家所实行的新殖民主义推广到第三世界。
苏修一直是把第三世界国家作为它掠夺的对象的。十多年来,它利用所谓“援助”和“经济合作”,以极其低廉的价格从亚非拉国家掠夺了大量的工矿原料和农产品。据计算,一九六○年到一九七一年,苏修从亚非拉国家掠夺的棉纤维、天然橡胶、有色金属、食品就达六十七亿美元,其中食品达三十二亿美元,天然橡胶达十七亿美元。苏修还利用“援助”和
“经济合作”来控制亚非拉国家的工业部门。在同苏修“合作”比较紧密、生产“专业化”比较彻底的印度,苏修通过“援助”,在印度建立了一些钢铁、机械、动力等重点工业。这些工业得按苏修规定的规格、品种、数量进行生产,以规定价格售与苏修。结果,印度百分之三十的钢、百分之六十的石油、百分之六十的电器、百分之八十五的重型机器都落入苏修控制之中。这就是苏修《共产党人》杂志所说的什么和苏修“合作”,“有助于解决”亚非国家“最尖锐的问题之一——成品销路问题”的真实情况!
然而,以所谓“援助”和“经济合作”来掠夺廉价的产品和原料毕竟是有限期的,债务还清,特权可能随之消失。苏修《共产党人》所以把开办所谓“合股企业”作为主要的同发展中国家“合作的新形式”,正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拆穿了说,所谓“合股企业”,其实就是把乔装打扮的“援助”,变为直截了当的资本输出,把以机器、军火换取廉价原料的特权,变为对亚非拉国家经济命脉的长期控制和垄断。这不是地地道道的帝国主义的理论和做法吗!?
不仅如此,苏修的《共产党人》杂志说,“经互会”第二十五次例会上抛出的所谓“社会主义经济一体化的综合纲要”,为扩大苏修和发展中国家的“合作”,提供了巨大的“可能性”。这个“综合纲要”规定,在十五到二十年内,“经互会”各国不仅在生产上,而且在科技、外贸、货币、金融等方面都要实行“一体化”。可以想象,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一旦堕入其中,那还有什么民族独立、主权可言。从这里,人们可以看出,苏修妄图建立世界大帝国的野心是何等疯狂!
伟大领袖毛主席指出,“帝国主义给自己准备了灭亡的条件。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人民大众和帝国主义自己国家内的人民大众的觉悟,就是这样的条件。帝国主义驱使全世界的人民大众走上消灭帝国主义的伟大斗争的历史时代。”
随着第三世界人民的觉悟,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狰狞面目的不断暴露,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认清苏修
“国际分工”的反动本质。许多发展中国家把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发展民族经济,作为摆脱帝国主义和大国霸权主义控制和掠夺,摆脱贫困落后状况的可靠途径。就连苏修在亚非拉推行“国际分工”和“经济合作”的活标本——印度,也对苏修的行径表示不满。最近,印度舆论界和一些政界人士指出,去年印苏签订的损害印度独立和主权的几项经济协定,是“经互会式的协调国民经济计划的另一种办法”,“印度将主要是苏联的原料和初级产品的供应国”。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伟大历史潮流。一、两个超级大国要把它们的意志强加于全世界人民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苏修炮制的“国际分工”的强盗理论,正在日益破产,终将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