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蚊蝇翅膀遮不住灿烂的阳光

第3版()
专栏:

蚊蝇翅膀遮不住灿烂的阳光
浩然
我一边看着安东尼奥尼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影片,一边惊疑:这是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吗?这是我们英雄的中国人民吗?然而,影片摄制者正在那儿明明白白地喊叫:“我们带着摄影机,开始了在今日中国的短暂之行”,“正是他们这些中国人,是这部影片的主角。”随着那些离奇古怪的画面的晃动,我的心胸燃烧起了无法抑制的怒火。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反华影片,是对我们中国人民英雄形象最卑鄙的污蔑和歪曲!
作为一个文学工作者,我常有机会到全国各地参观学习。安东尼奥尼在中国“短暂之行”中所到之处,几乎都是我在那里生活过或不止一次地访问过的地方。特别是北京和北京郊区农村。我生长在这个地方,跟这里的人民群众并肩战斗了几十年,又一直用笔描写他们的斗争生活和精神面貌。因此,对于他们我是比较了解和熟悉的。我们伟大的首都北京跟全国各地一样,解放以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特别是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更是日新月异地前进着。当我在深夜的乡村,顺着读书声音走进一个农家小屋,看到灯光下,老爷爷和老奶奶,正跟他们带着红领巾的小孙子一起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讨论国家大事的时候;当我在清晨的井台上偶然遇到一个挑水的中年人,知道他为了照顾同一生产队中的孤老人,自动地每天帮着挑一担水,已经坚持了漫长的十八个年头的时候;当我行走在北京街头,看到小学生把拾到的钱和物品,主动地交给警察叔叔,并嘱咐快些归还失主的时候,等等,我不能不为之感动。这样的事情在我们国家里越普通,越普遍,越习以为常,也就越发使我们自豪。我们的新中国千变化,万变化,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过程中,广大人民群众精神面貌的变化是最伟大的变化。我们革命文学工作者,一次又一次被英雄的事迹所激动,即使手里有一万支笔,也写不完。可是,到了安东尼奥尼的镜头和画面里,我们美好的革命生活、崭新的英雄人物全都变了形。在他的摄影机下,阳光普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变得暗淡无光,破烂不堪;意气风发的中国人民,成了愚昧无知、麻木不仁的“群氓”。这种手法真是太卑鄙了!
“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正因为我们有亿万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在正确的革命路线指导下的人民群众,才推翻了压在头上的三座大山,夺得了政权,才改变了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所遗留下来的穷困面貌,使我国初步繁荣富强起来。也只有这样的人民群众,才能战胜国内外反动派一次又一次的反攻倒算,粉碎了他们妄图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阴谋,取得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这样的英雄人民,屹立在世界东方,越来越被更多的世界人民所了解,并给予热情的赞扬和支持。安东尼奥尼却象一只企图用翅膀遮住阳光的蚊蝇那样,根本不把事实放在眼里,东扑西撞,指手划脚,到处横加诬蔑,甚至说:“如果我们想发现一个农村‘天堂’,那就天真了。这里,日常的田间劳动是劳累繁重的。”他不打自招,一语道破了帝国主义老爷的反动哲学。原来,在他看来,中国人民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不是“天堂”。那么,请问安东尼奥尼先生,难道只有靠侵略、掠夺、颠覆别国来捞取油水和剥削劳动人民,才是“天堂”生活吗?劳动,是我们劳动人民的本色,是我们推动历史前进、建设社会主义的手段,这是最光荣、最高尚的。我们的人民凭着一颗红心两只手,在全国创建了无数类似林县“人造天河”的奇迹之后,就初步改变了“靠天等雨”的老传统,也就以“自流灌溉”代替了用肩头挑水浇地的老做法;我们还用水发电,用水带动机器,等等,不断地改善着我们的劳动方式。我们今天这样劳动创造,以后还要这样劳动创造,子子孙孙都要这样劳动创造下去。象你安东尼奥尼那样,鄙视劳动,不干正事,只靠反华反共反革命,从美国那里捞一笔美元,又讨了苏修的欢喜,而后过起吃喝玩乐的“天堂”生活……。老实说,这是中国人民,包括中国革命文学艺术工作者在内,最为鄙视的,因为它丑得很,臭得很,脏得很!
我们国家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的人民精神面貌发生了根本变化,这是有目共睹的。安东尼奥尼的罪恶行径,并非因为他对中国无知所造成。他到中国来,根本不怀好意,事先就已经把文章做好了,所谓“观察”,只不过是按题寻材、照图索骥,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他自己的言行,对他是最有力的揭露。他来到我们国家之后,挖空心思地到处寻找“贫穷”、“悲惨”、“饥饿”、“急躁”和“忧虑”。寻找不到的时候,他便一面哀叹
“由于中国人的贞节和谨慎,使人几乎觉察不到他们的感情和痛苦”,一面就象间谍那样“偷拍”、“抢拍”,甚至于耍无赖,让别人扮演他所需要的场面和情节。当他没有得逞之后,又使用了最下流的魔术师的手法,在镜头取舍、光线色彩、剪接配音等方面,极尽歪曲、丑化中国人民群众光辉形象之能事。这种丑恶行径,令人不能容忍!一样的现实生活,会得出两种根本不同的看法,这并不奇怪。戴着墨色眼镜看天空,会把充满阳光的大地看成黄昏,这也是常识。安东尼奥尼就是戴着一副帝国主义贵族老爷的墨色眼镜来中国的。正如鲁迅所指出的那样:“革命恐怕对于穷人有了好处,那么对于阔人就一定是坏的,有些旅行者为穷人设想,所以觉得好,倘若替阔人打算,那自然就都是坏处了。”中国人民对于类似这样的阔人和阔人走卒的诽谤、咒骂并不生疏,我们高高地站在自己的土地上,对此嗤之以鼻!最可卑又可悲者,倒是安东尼奥尼先生自己。他一定要同中国人民为敌,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安东尼奥尼丑化中国人民英雄形象的目的,在于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革命,诋毁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为被打倒的地、富、反、坏、右招魂,为帝国主义、特别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反华反共反革命的阴谋效劳。中国人民不可侮,中国人民眼睛亮,立刻就识破了他的丑恶面目,对他进行了无情的揭发和痛斥。这也算是从另一方面批驳了安东尼奥尼所谓中国人民“麻木不仁”的诬蔑。我们希望不断发展同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增进彼此了解,更欢迎朋友们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善意的批评。但是,对安东尼奥尼这样伪装成朋友的帝国主义反华分子,只能用革命的批判来回答,把他的原形彻底地暴露在全世界人民的面前!

我国医药卫生事业成就不容抹煞

第3版()
专栏:

我国医药卫生事业成就不容抹煞
首都医院 林巧稚 张锡钧 陈德昌 北京妇产医院 王大琬
意大利导演安东尼奥尼在他拍摄的题为《中国》的反华影片中,竭力丑化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丑化我国人民,还恶毒攻击了我国的医药卫生事业。作为新中国的医务工作者,我们对此感到极大愤慨!
这部反华影片在谈到我国医药卫生事业的时候,竟然说什么“针灸和草药是一种可怜的医学的起码基础”,并用十分卑劣的手法,硬是要把我国的医药卫生事业描绘成十分“可怜”和原始的样子。
例如,影片导演别有用心地拍摄了北京妇产医院运用针刺麻醉进行剖腹产手术的全过程。影片故意用灰暗的光线,把产妇的面部表情拍成无可奈何的样子;还故意用长时间的画面,突出产妇的腹部和刀口,用近距离放大特写镜头,把小小银针照得又粗又大,制造针麻恐怖的气氛。影片摄制者把我国的针刺麻醉简直描绘成可怕的巫术。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
人所共知,针灸是我国医学的宝贵财产。我国革命医务工作者遵照毛主席关于“中国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的教导,成功地创立了针刺麻醉这门中国独特的医学,并且经过反复实践,使针麻技术跃入了一个全新的水平。我国劳动人民几千年来积累了同疾病作斗争的丰富经验,一直用中草药和针灸防病治病。中草药药源丰富,卓有成效;针灸疗法简便易行,效果良好。中西医结合,是毛主席给我国医药卫生事业指出的一条正确道路。我国医务人员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攻克小儿麻痹后遗症,并向外伤性截瘫进军,使许多瘫痪病人重新站了起来;医务工作者继承、发扬我国古代金针拨障的精华,并用现代科学方法加以提高,使大量因白内障失明的病人重见光明;我们的医务人员大破形而上学观点,创造出中西医结合非手术治疗急腹症和宫外孕的新方法;中西医结合治疗骨折的水平也不断提高;中西医结合治疗精神病,更使精神病院面貌一新,取得良好效果。我国农村的合作医疗制度,也正是因为大搞中草药,大搞针灸疗法和中西医结合,才能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在广大农村和山区迅速而蓬勃地发展起来。这一切成就,难道是安东尼奥尼之流能够抹煞得了的吗?
“赤脚医生”是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在医药卫生战线上涌现出的具有无限生命力的新生事物,对于提高几亿农民的健康水平,促进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发挥着巨大作用。可是,安东尼奥尼却恶意讥笑他们“没有文凭”。这只能说明,安东尼奥尼仇视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个不顾劳动人民疾苦的资产阶级老爷。我们的“赤脚医生”是没有什么“文凭”和“学位”的。但是,他们却具有为人民服务的崇高思想,他们认真刻苦地学习,努力掌握为贫下中农服务的本领。这比起那些倚仗着所谓“文凭”和“学位”敲诈钱财,不顾劳动人民死活,蹲在城市里只为少数“老爷”服务的所谓“医学博士”,不知道要高贵和高明多少倍!
解放以来,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国广大医务工作者,认真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和光辉的“六·二六指示”,以白求恩同志为光辉榜样,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了“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我国大批城市医务工作者,奔赴农村,奔赴山区,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热情地为贫下中农服务。我国的医药和医疗器械部门,也积极增产适应农村的常用药品和小型、轻便的医疗器械,供应农村。为了体现毛主席对劳动人民的关怀,从一九六九年八月一日起,我们在全国范围实行了药品、医疗器械和生物制品的全面大幅度降价。这一切事实和成就,难道是残酷压榨劳动人民的资本主义社会能够做得到的吗?是安东尼奥尼之流能够抹煞得了的吗?
反动的政治立场,使安东尼奥尼不仅站在我国人民的对立面,而且也站在意大利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对立面。被他诬蔑为“可怜的医学的起码基础”的针灸疗法,现在正在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医学界受到日益广泛的推广和重视。就在意大利,针灸疗法也在传播。据报道,已有一千多名意大利医务人员使用针灸治疗各种疾病。意大利都灵圣乔治尼医院院长阿尔贝科·罗科教授说得好:“现在人们对针灸的兴趣很大,可以说在欧洲出现了一个学习针灸的运动。”听,这些正直的声音,与安东尼奥尼的恶毒诽谤是何等鲜明的对照!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不管安东尼奥尼怎样污蔑,我国医务工作者将继续沿着毛主席指引的无产阶级医药卫生路线阔步前进,决心在自己的土地上努力战胜各种疾病,克服落后、反动的东西,扫除一切害人虫!

卑劣的电影手法

第3版()
专栏:

卑劣的电影手法
易达 颖效
意大利电影导演安东尼奥尼,在他所拍摄的题为《中国》的所谓“纪录片”中,对我们社会主义新中国进行了全面的诬蔑和攻击,极力诋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革命和我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为了达到这个反革命目的,他在电影手段的运用上,挖空了心思,真是卑劣透顶!
安东尼奥尼在这部反华影片中,对显示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巨大成就的新事物、新面貌、新气象视若无睹,而专门去拍摄那些落后的东西。为了掩盖他的反革命面目,他偶尔也拍一点正面的事物,但就是这些少得可怜的画面,他也横加歪曲,竭力丑化。例如,他把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会址,歪曲得不成样子。请看下面一组镜头:党的一大会址门口,门前空无一人;镜头从会址门外的街上,摇至会址边门的胡同,门无人自开,给人以恐怖的感觉;镜头再摇摇晃晃地推至阴暗的天井和走廊,里面的门又无人自开,出现一个阴森、暗黑色的楼梯;镜头从黑漆漆的门缝里推进门去,只能看见会议桌和桌上的茶杯茶壶,室内十分冷清。这一组镜头,光线暗淡,色调灰冷,气氛阴森,节奏缓慢,给人一种阴沉、恐怖、凄凉的感觉。在这组画面映出的同时,影片还别有用心地配上了一段解说词:“共产党中国的历史就在望志路一○八号这个小砖房里开始的。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一个可能是由法国警察派去的间谍,从边门进去,穿过天井和走廊,来到这个房间,但里面已空无一人……”影片里出现的这一组镜头,正是以那个间谍分子的眼光,按照那个间谍分子的行动路线,来观察、看待和拍摄这个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党的一大会址的。这就充分暴露了挂着“左”派招牌的安东尼奥尼,扮演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在画面构图上,安东尼奥尼常常故意将画面上的地平线放得很高,有的画面则干脆不要地平线,使观众只看到一线天空,甚至根本看不见天空。于是,画面上堆满了纷乱的人头和腿脚,拥挤的车辆和船只。这样构图的目的,就是要把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中国歪曲成一片混乱,给人一种沉闷、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影片中天安门广场的镜头,就是用这种构图方法拍摄的。在画面处理和镜头长度上,凡是革命的、美好的景物和形象,如人民大会堂、新华门、汽车上英姿勃勃的工人和解放军等,他拍摄时都故意使画面歪来歪去、东摇西晃,造成马上就要倒下的感觉,或者用极短的镜头一掠而过。而象破旧的胡同、颓败的房舍等,他拍摄时却使画面端端正正,造成一种稳定感。
在镜头运用上,安东尼奥尼为了歪曲我国现实,经常运用广角镜头。南京长江大桥,由于他在远处用广角镜头摇拍,被歪曲成了一条细长的绳子,哪里还有一点火车双线通过、汽车并驾齐驱的雄伟气势?再加上从桥下摇拍的几个镜头,这座壮丽的大桥,更显得摇摇晃晃。安东尼奥尼还是用这个广角镜头,把前门箭楼拍得渺小而空旷;把林县农村拍成一片萧索景象。在镜头角度上,安东尼奥尼的阶级爱憎也很分明:上海工人上下班及林县农民在田间劳动等形象,全用俯拍,使人感到被摄对象低矮、渺小;而对寺庙古迹却用仰拍,使人感到高大、庄严。
在光线和色彩的处理方面,安东尼奥尼也费尽了心机。中国的五月,正是春光明媚、色彩绚丽的美好季节。然而,安东尼奥尼却专找阴天、雨天拍摄。即使是晴天,他也总是在早晨和傍晚光线较差的情况下,大量利用逆光和侧逆光来拍,以造成强烈的反差、深暗的调子。即使在阳光下,他也总是找阴影中的背景拍,甚至找背阴面来拍。尤有甚者,有的景象明明是在晴天阳光下拍的,安东尼奥尼却在配光、印片时,有意抹上一层蓝灰色调,使人物脸上出现一层青光,树叶蒙上一层蓝色。他刻意追求阴暗的光线,青冷的色调,目的在于咒骂我国缺乏色彩,生活凄惨,人民处在暗淡无光的环境之中,真是用心恶毒之极!但是,也有变调的时候。如苏州西园的五百罗汉,本来是很暗淡的,但在拍摄时却精心打光,刻意求色,把这些塑像拍得金光闪闪,栩栩如生,表现了安东尼奥尼对这些旧事物的膜拜和留恋。安东尼奥尼在拍摄妇产医院进行针刺麻醉手术的时候,为了引起观众恐怖的感觉,他也舍得给光、给色;而当病人在边动手术边吃东西,表明针麻方法的科学和先进的时候,却被处理在暗光冷色之中。
安东尼奥尼在这部反动影片的音乐和音响处理方面,手段也是非常卑劣的。在映出黄浦江中一系列小船、帆船以及各种穿着打补钉的衣服的人物形象时,竟然响起了雄伟豪迈的歌曲《毛主席走遍祖国大地》,这是何等卑劣的手段!更恶毒的是,安东尼奥尼把无产阶级的战歌《国际歌》作为背景音乐,配在天坛门外几百辆自行车存放在一起的画面中,这是对无产阶级革命的恶毒诋毁!在音响方面,他专门录些马路上的车鸣、市场里的喧闹声、茶馆里孩子的哭叫以及其他刺耳嘈杂的声音,给人们以一种新中国乱糟糟的感觉;而许多画面既无音乐,也无声音,妄图以此来渲染一种凄凉冷落的气氛。
在影片的结构布局和镜头组接上,他故意弄得十分杂乱,东拉西扯,跳来跳去,彼此之间似乎没有联系。这是为了暗示观众:中国就是这样一个杂乱无章的国家。在全片节奏处理上,故意用众多的推拉摇跟等运动镜头,造成一种极其缓慢的节奏,妄图暗示观众:中国的节奏就是这样缓慢无力,中国的气氛就是这样压抑低沉。
安东尼奥尼就是这样运用卑劣的手法,调动一切电影手段,把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糟踏得不成样子!
“人民大众开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难受之时。”对于我国人民的伟大胜利,国内外的阶级敌人总是感到不舒服的。帝国主义分子安东尼奥尼就是如此。他的猖狂的反华挑衅,正是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分子极端仇视我国的心理的反映。然而,“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安东尼奥尼的恶毒诽谤,无损于我国一根毫毛,相反,却正好暴露了他这个挂着“左派”招牌的反华反共反革命小丑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