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在首都各界人士和在京的台湾同胞的座谈会上 傅作义副主席的讲话

第3版()
专栏:

在首都各界人士和在京的台湾同胞的座谈会上
傅作义副主席的讲话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一日讯 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傅作义二月二十八日在首都各界人士和在京的台湾同胞纪念台湾省人民“二·二八”起义二十七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同志们、朋友们:
对于廖承志同志的讲话,我热烈地赞成。特别是对他讲的下面的这一段话,尤其是坚决拥护。他说:“解放台湾是包括台湾省人民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和神圣义务。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我人民解放军将百倍提高警惕,保卫祖国,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和解放台湾。”
从我个人的历史、个人的感情来说,我是希望能够早日解放台湾的。解放台湾是包括台湾省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至于采取什么方式来解放台湾,那是中国的内政,任何外人无权干预。
在这里,我愿意大声疾呼,提醒从大陆到台湾去的军政人员,就是:今天台湾海峡已经不是解放台湾的障碍了!你们万不可一误再误。
我今天讲话的唯一愿望,仍然是以殷切真诚的心意,盼望你们不要失掉时机,你们应该及时采取行动,让我们共同努力来争取早日解放台湾。
我是一八九五年出生的人,正是台湾被日本侵占的那一年。现居台湾的许多老年人,都是在那前后出生的。这些人以及晚生一、二十年的人,都受过外人的欺侮凌辱。你们骂我是降将,表示对我的话你们不屑于听的。但我当时就认为我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二十五年的历史充分证明了,我做的确实是一件最正确的事。我现在仍然要劝说你们,你们今天听不进去,但不久的将来就会听进去的,会相信我的话的。当时的奋斗目标是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而在大陆解放仅仅二十余年的短暂时间里,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已把一个贫穷落后,受人欺凌侮辱的旧中国,一变而为崭新的、强大的新中国。
特别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和目前广泛深入开展的批林批孔运动,在上层建筑领域中,无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同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彻底决裂。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更加深入人心。无产阶级专政更加巩固。军队更加强大。全国各族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周围。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正茁壮成长。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不断地涌现。“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包括台湾省人民在内的全国各族人民以及海外爱国侨胞,对此无不感到扬眉吐气,欢欣鼓舞。台湾人是中国人。台湾和大陆同胞是骨肉兄弟。为什么不能一块来干,为什么不一起来分享光荣呢。
我无时不在怀念着由大陆到台湾去的旧日的朋友和同事们。不但怀念年老的、中青年的中下级人员,也怀念所有的由大陆到台湾的人们。你们要认真地看看大势,看清世界的趋向,中国的趋向,台湾的归宿。为什么不做一个昂首阔步的中国人呢。
台湾有些旧日同事死去了,他们有些是同我一块抗过日的。我深深悼念他们。这里我特别表示对他们的遗族的怀念。
有很多从大陆去台湾的人写诗向往祖国,如“白首欲归归不得”这类诗句,是最能表现他们大多数人的心情的了。为什么“归不得”呢?人是中国人,大陆是咱们的家,我们热烈地欢迎你们早日归来。
让我们一同在伟大的毛泽东的旗帜下,来完成我们伟大祖国的统一吧。

在纪念台湾省人民“二·二八”起义二十七周年座谈会上 首都各界人士和在京的台湾同胞代表发言(摘要)

第3版()
专栏:

在纪念台湾省人民“二·二八”起义二十七周年座谈会上
首都各界人士和在京的台湾同胞代表发言(摘要)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三月一日讯 首都各界人士和在京的台湾同胞代表二月二十八日在纪念台湾省人民“二·二八”起义二十七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
蔡啸在发言中说,台湾省同胞,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反对蒋介石集团的黑暗统治,进行了长期的坚强不屈的斗争。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起义,就是一次具有代表性的光荣纪录。在蒋介石集团统治下的台湾同胞,向往社会主义祖国,从伟大祖国的繁荣昌盛中看到了自己的光明前途,认识到毛主席、中国共产党才是台湾一千六百万同胞的救星。
去年,在祖国大陆上的台湾省籍的中共党员代表参加了党的第十次代表大会,林丽韫同志和我被选入党的第十届中央委员会。这是全体台湾同胞的光荣。这表明,伟大领袖毛主席、我们党和政府以及祖国人民时刻关心着台湾同胞的解放,对台湾同胞寄予无限的关怀。
他说,强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在提高警惕,保卫祖国,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和解放台湾。我们相信,具有反帝爱国斗争光荣传统的台湾省同胞,一定会和祖国大陆人民紧密团结在一起,为解放台湾,统一祖国作出自己的贡献。
陈逸松先生说,从台湾省回到祖国大陆后,在政府的关怀下,我参观了不少地方,亲眼看到各地人民公社、各种新兴工业以及油田海港等,到处都是热气腾腾,欣欣向荣。我们国家在国际上的地位大大提高了,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了。这使我深深地认识到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正确和伟大。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非常自豪。
陈逸松说,“二·二八”起义发生后,在台北成立了一个“‘二·二八’处理委员会”,我是委员之一。当时,我在主观上认为,“处理委员会”和蒋介石集团谈判就可以改革台湾的政治,但是实际证明:蒋介石集团不但没有接受台湾人民的要求,反而施予欺骗拖延的手段,调来大批军队屠杀台湾人民。现在想起来,对反动派抱了幻想,这是应当记取的历史教训。他说,全体台湾人民都盼望早日结束在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暗无天日的苦难生活。我认为,台湾人民唯一的出路,是和祖国大陆同胞一道,共同努力,解放台湾,统一祖国,使台湾省回到祖国怀抱,当家作主,共同建设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
他说,祖国大陆正在深入展开的批林批孔运动,也是对台湾人民反帝、反封建、反黑暗统治的有力支持。让我们团结起来,为解放台湾、统一祖国的伟大事业,共同奋斗。
林丽韫说,在纪念“二·二八”起义的日子里,在祖国大陆上过着幸福生活的台湾省籍同胞和各族人民,都十分怀念目前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台湾省一千六百万骨肉同胞。
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一定要解放台湾,以保障中国的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解放台湾,统一祖国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和神圣义务。在蒋介石集团的黑暗统治下,广大台湾同胞更加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更加向往社会主义祖国,更加渴望台湾早日获得解放。这几年来,有不少台湾同胞回到祖国探亲、参观访问和参加各种活动,增进了对祖国的了解,发展了爱国团结的精神。
我们深信,台湾同胞和祖国大陆各族人民团结一致,不怕牺牲,同心协力,为解放台湾,统一祖国的事业而英勇奋斗,台湾就一定能够解放,祖国就一定会统一,台湾人民将同全国人民一起当家作主,过幸福生活。
周一良说,我们在全国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的战斗日子里纪念“二·二八”起义,有着十分深刻的现实意义。他指出,历代行将灭亡的反动派,都乞灵于孔老二,大搞尊孔,用孔孟之道来欺骗人民,镇压人民。这正是因为孔孟之道鼓吹保守复旧,拉历史车轮向后倒退,最适合于他们实行反动统治。秉承曾国藩、袁世凯尊孔衣钵的蒋介石也不例外。所以,当我们深入批林批孔的时候,他们兔死狐悲,鼓噪而起,大搞尊孔活动,还声嘶力竭地攻击我们的批林批孔运动是“与全民族五千年的历史文化为敌”。我们伟大祖国有几千年的文明和历史。我们对于历代劳动人民创造的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是引以自豪的。我们认为,区分中国思想文化的进步和落后部分,要看哪些是服务于上升的新兴阶级,维护新生事物的;哪些是服务于腐朽没落阶级,为守旧复辟倒退势力所利用的。法家思想宣传革新,鼓励进取,是中国思想文化中的进步部分。在中国历史上,封建社会前期一些有作为、有建树的政治家,大都是尊崇法家,一反孔孟之道的。秦始皇是统一中国的第一个人,也是把法家革新思想在广大中国范围内付之实践的第一个人。秦始皇是实行了压榨剥削人民的政策,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推行的新制度在当时的进步性。秦始皇比较彻底地廓清奴隶制旧势力,统一全中国,是他对中国历史的巨大贡献。中国自从秦始皇统一到今天两千多年,统一的时期是长久的,分裂的期间是短暂的。祖国的统一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台湾的解放和回到祖国怀抱,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是包括台湾省人民在内的全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二·二八”武装起义烈士的鲜血决不会白流。
王芸生说,蒋介石集团窃踞台湾省以来,依靠帝国主义侵略势力,苟延残喘。近年来,更勾结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出卖民族利益。现在台湾岛上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俨然是当年“金元券”的灾难重演,而蒋氏父子却在大吹特吹台湾“经济繁荣”,饶舌欺骗,全不知人间有羞耻事。他说,亲爱的台湾省同胞,我们要共同努力,早日解放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实现骨肉团圆。
冯友兰说,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集团拚命搞尊孔,以与祖国的批林批孔运动相对抗,并对台湾人民施行奴化教育。这是他们毒害台湾人民的又一手,是当年镇压台湾人民起义的暴行的继续。
他说,我过去是尊孔的,现在我知道那是错了。错了就改,有什么不可?难道说一个人错了还必须将错就错,一直错到底吗?在短短的二十多年中,中国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地位,转变到现在的社会主义的初步繁荣昌盛地位;中华民族从受帝国主义剥削、压迫、欺侮的地位,转变到现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受人尊敬的地位,这些转变是孔孟之道的力量吗?显然不是。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力量。这个事实是没有人能否认的。我逐渐认识到,只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才能救中国,逐渐抛弃了孔孟之道,开始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我现在坚决走向革新、革命的道路,并不是由于受到什么压迫,而是由于我是中国人,我还有爱国心。我相信,我现在所走的道路,是一切过去有错误而还有爱国心的中国人所应该走的道路。蒋介石集团疯狂吹捧孔老二,这正说明了孔孟之道是为行将灭亡的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从反面证明了我们的批林批孔运动是完全正确的。
李纯青说,台湾要解放,祖国要统一,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但国际上一小撮反动派,还在妄想染指台湾。最近,一小撮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又在猖狂反华,鼓吹复活军国主义。过去曾在我国东北作威作福的“满州浪人”、现任日本国策研究会常任理事矢次一夫,就是其中的一个。日本的“青岚会”的人,最近也公然叫嚷什么“抛弃台湾是错误的”,企图重新霸占中国的神圣领土台湾。还值得注意的是,最近苏修也竟然跳将出来,胡说什么“事实上存在着两个中国”,与包括台湾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为敌,完全暴露出社会帝国主义企图插手台湾的狼子野心。台湾人民是不可欺负的。我们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侵略台湾,也绝不容许社会帝国主义染指台湾!
蔡子民说,“二·二八”起义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是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集团的黑暗统治,争取解放的革命意志更加坚强。他说,我们在祖国大陆亲眼看到,过去贫穷落后的旧中国,现在已经成为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台湾人民在“二·二八”起义中流血牺牲所追求的目标在祖国大陆已经实现。我们在祖国大陆的台湾省籍同胞,决心发扬“二·二八”起义的革命精神,时刻准备为解放家乡——台湾,统一祖国,做出自己的贡献。
谢冰心说,我看到一些从大陆去到台湾的人员所写的思亲怀乡的诗文,对于他们的这种郁闷殷切的心情,我是充分了解的。我希望大家都回来看看祖国大陆解放后重新整顿的锦绣山河和安居乐业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的亲友,共同谈心,加深了解。人民政府的政策是:爱国一家,爱国不分先后,希望大家能以爱国为重,认清形势,下定决心,从各方面为解放台湾,统一祖国而尽自己的一分力量。相见有期,言不尽意。
吴英辅说,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伟大胜利,象春雷震动全世界,鼓舞了我们。我从美国回国已经半年多了。当我看到祖国人民在社会主义的优越制度下,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指引下,为了将社会主义祖国建设得更加伟大,意气风发地大干特干时,我更加怀念还在苦难中的台湾同胞。我深信,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台湾人民才能得到彻底的解放;只有回到社会主义祖国大家庭中,台湾人民才能有幸福的日子。
荣毅仁说,在毛主席、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祖国大陆的同胞真是生活在幸福之中。就象我这样一个民族工商业者,对国家贡献很少,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照顾和妥善安排。可是,台湾的广大同胞仍然处在蒋介石集团反动统治之下,受着种种欺凌和压迫。我们非常怀念台湾同胞。让我们为实现解放台湾,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共同奋斗吧。
田富达说,在蒋介石集团的反动统治下,我们台湾省的高山族同胞政治上受压迫,经济上受剥削,精神上受奴役,生活在黑暗的痛苦的深渊。他说,我在台湾的时候,和广大高山族同胞一样,过着奴隶一般的生活。来到祖国大陆以后,在党和毛主席的亲切关怀下,成了光荣的共产党员,国家干部,曾被选为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参加讨论国家大事。这是党和毛主席对高山族同胞的关怀,也是对全体台湾人民的关怀。我的亲身经历说明,我们台湾同胞只有回到祖国的怀抱,在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才有光明的前途。
陈炳基说,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欣欣向荣,国际威望愈来愈高。我们生活在祖国大陆的台湾同胞以及近年来从海外归国观光、参观、探亲的许多台湾省籍同胞,都为此深感自豪。我们十分怀念仍在蒋介石集团的黑暗统治下受苦受难的台湾父老兄弟姐妹。我们台湾省人民决心继续发扬“二·二八”起义的革命精神,同全国人民团结一致,为早日解放台湾,统一祖国而努力奋斗。
方宜说,“二·二八”起义时,我是在祖国大陆学习的一个台湾省籍学生,亲身体会到祖国大陆人民对台湾省人民的深切同情和坚决支持,深受感动。台湾省是祖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台湾同胞和祖国大陆人民是骨肉兄弟。我深深地感到,台湾省人民和祖国大陆人民是心连心、共命运的。台湾省人民和祖国大陆人民的骨肉情谊,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割断的。一小撮敌人妄想搞“台湾独立”的阴谋,是永远不会得逞的。台湾省同胞和祖国大陆人民将永远团结在一起,并肩战斗,携手前进。

送医到边疆——记巡回在黑河地区的上海医疗队

第3版()
专栏:

送医到边疆
——记巡回在黑河地区的上海医疗队
上海十五个市级医院的一百一十名医务人员组成的医疗队,是去年七月来到黑龙江省黑河地区爱辉、孙吴和逊克三个县的农村的。他们在这里巡回医疗,帮助边疆缺医少药的山区农村改善医疗卫生条件,培养大批赤脚医生,把党和毛主席的关怀送到各族群众的心窝里。各族群众称赞他们是执行毛主席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好战士。
失明十七载 重见红太阳
北安县蔬菜公司的老工人孙绍卿,早在一九五六年因患白内障造成双眼失明,因此,没到退休年龄就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是,伟大祖国革命形势的发展和各项建设事业日新月异的变化,时时在激励着他:“不能呆在家里吃闲饭,要为社会主义做贡献。”十几年来,在党组织和同志们的帮助下,他到处求医寻药,可是一直无效。去年九月,孙绍卿听说上海医疗队来到边疆,高兴得几夜没睡好觉。当他从北安县来到爱辉县上马厂公社卫生院时,正在值班的上海医疗队眼科医生姚沁薇热情地接待了他。孙绍卿恳切地说:“姚大夫,你是按照毛主席指示来边疆的。你大胆地治吧,就是治不好,我也心甘情愿,给你们积累些经验,好为更多的人解除痛苦。”阶级的深情,诚挚的语言,使这位年轻的女医生心情十分激动。她决心使这位老工人重见光明。姚沁薇精心地为孙绍卿做了摘除白内障的手术。手术后的第八天,当打开蒙着双眼的纱布时,只见孙绍卿的双眼眨了一下,望着挂在墙上的毛主席像,高兴地喊到:“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毛主席。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万岁!”看到这种情景,姚沁薇和在场的人们激动得流出了热泪。
一把手术刀 凝结阶级情
去年十月,孙吴县医院来了一位患子宫腺体癌的大娘。这位贫农大娘见到医疗队的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胡志远,就象见到亲人一样,激动地说:“老主任,你就给我做手术吧。”
胡志远今年六十五岁了,本来医院党委没有批准他参加医疗队,后来经过他再三要求,党组织才不得不把他作为“特批队员”派来这里。两个月前,胡志远就已经给这位大娘确诊,但因为这里缺少设备,所以介绍她先到外地医院治疗。可是,她在外地医院没有治疗成,又回来找到了胡志远。两个月来,患者病情发展很快,必须及时动手术。胡志远想:毛主席指引我们到边疆,就是为了更好地为边疆人民服务。我是共产党员,为了解除阶级姐妹的痛苦,不管多大困难,我也要创造条件把手术做好。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领导和同志们的大力支持。医疗队从另一个小分队调来外科副主任给他当助手,地区卫生部门也从外县调来了手术器械。上级的关怀,同志们的帮助,更加激发了胡志远的革命热情。
一天上午,子宫全摘手术开始了。由于癌症引起的粘连,解剖关系位置不清楚,给手术带来很大的困难。只见手术刀在不断移动着,豆大的汗珠在胡志远的额头上滚动着。右侧的部位切完时,同志们劝他休息一下,他说:“这才打完了第一仗,紧张的战斗还在后头。”左侧手术做完了,大家劝他坐一坐,他又说:“不能停歇。”直到晚上九点多钟他才和大家一起高兴地离开手术室。
病人刀口愈合走下病床时,热泪盈眶地告诉人们:“毛主席派来的大夫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跋山又涉水 一心为亲人
在孙吴县奋斗公社为上山下乡知识青年服务的十五名上海医疗队员,三个月来,走遍了方圆几百里的二十个大队,替三百多名为开发山区英勇战斗的青年检查了身体,给公社培训了二十多名赤脚医生。人们一提起医疗队爬山涉水送医送药的事迹,无不称赞他们象雪山的使者,送炭的亲人。
去年九月的一天早上,一位上海知识青年因阑尾炎急性发作,来到了公社卫生院。正赶上这里的医疗队和卫生院的大部分同志都到各队巡回医疗去了,家里的几个同志不懂外科。若把病人送到县里,山高路远时间来不及;若用药物医治,又远水解不了近渴。正在为难,医疗队的化验员汪祖泉知道了,他决定立即去三连,把正在那里巡回医疗的外科医生找回来。大家听说小汪要去三连,就说:“三连你没去过,弄不好要迷路了。”也有的说:“四十多里的山路,怕是今天赶不回来。”小汪坚定地回答:“我就是爬也要爬去把大夫找回来!”
一路上,小汪见人就问,到处打听;蚊蜢叮咬,就用树枝左抽右打,边走边跑,赶到三连。时间正当晌午,小汪饭没吃一口,水没喝一杯,立即和外科医生一起赶回公社卫生院。由于抢救及时,病人很快转危为安。     新华社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