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老挝爱国力量严格履行和保卫万象协定 坚决反击万象极右势力不断破坏协定的行径和阴谋

第5版()
专栏:

老挝爱国力量严格履行和保卫万象协定
坚决反击万象极右势力不断破坏协定的行径和阴谋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讯 自从去年二月二十一日签署关于在老挝恢复和平和实现民族和睦的万象协定以来,老挝各爱国力量以实际行动严格履行和保卫协定,并反击万象极右派势力不断破坏协定的行径和阴谋,对于在老挝恢复和平和实现民族和睦的事业作出了新的贡献。
继万象协定签订以后,在老挝各爱国力量的努力推动下,去年九月十四日,老挝双方又在万象签订了协定议定书。根据万象协定及其议定书的规定,在今年一月二十四日,老挝双方签署了关于在万象市和琅勃拉邦市的双方警卫部队的一些规定,二月六日,老挝双方又签署了关于在万象和琅勃拉邦两城市双方联合警察的一些规定和关于这两个城市的行政权力的一些规定。
万象协定及其议定书的签订,是老挝人民抗美救国斗争的伟大胜利,是老挝人民经过长期斗争而赢得的重大成果,它标志着老挝人民的斗争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但是,在履行协定的过程中,万象极右势力千方百计地进行阻挠和破坏。协定签订后不久,他们就出动飞机,对北松和川圹等解放区大肆轰炸,并且不断派遣反动武装蚕食进攻解放区。在过去的一年里,老挝极右势力破坏协定的行动达数千次。
保持高度警惕的老挝爱国军民不断给予进犯解放区的敌人以沉重打击,在一年内共歼灭极右势力的军队数千名,使极右势力企图破坏万象协定和蚕食解放区的阴谋遭到挫败。一年来,解放区更加巩固和繁荣。解放区现在拥有一百多万人口和占全国五分之四的土地,从北到南连成一片。
老挝极右势力为了彻底破坏万象协定,还勾结早已被老挝人民所唾弃、流亡在泰国的极右分子富米·诺萨万,于去年八月二十日悍然发动反动政变,企图推翻主张谈判、以富马为首相的万象政府。这一政变当即遭到了万象人民和万象政府军队的迎头痛击,在几个小时内就宣告破产。
老挝各爱国力量方面在不断粉碎极右势力破坏万象协定的同时,始终严格履行万象协定及其议定书的各项条款,坚持同万象政府方面进行谈判,不断提出合情合理建议,以便尽早成立老挝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从而在老挝实现真正和平和民族和睦。为了创造条件,使这两个机构早日成立,也就是说,为了使这两个机构的安全有保障,并且能够顺利地进行工作,老挝各爱国力量方面坚持按协定和议定书的规定,努力使万象市和琅勃拉邦市首先实现中立化。正象老挝爱国战线中央主席苏发努冯亲王去年十二月七日在给富马亲王的电报中所强调指出的那样:“使两城市真正中立化是成立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不可缺少的条件。”“前两次成立的联合政府应成为这次履行万象协定及议定书的有益教训。”而这两个城市的中立化,又同双方在这两个城市组成联合警察和联合警卫部队、确定双方在这两个城市的行政权力,以及各爱国力量人员的驻地、住所、运输工具和正常生活等问题密切相关。为此,各爱国力量方面,坚持原则的立场,在过去的一年中不断粉碎老挝极右势力竭力阻挠和破坏双方谈判的阴谋,真诚地同万象政府方面进行谈判,并使谈判逐步取得了进展。最近,有关两城市的联合警察和行政权力的规定已经签署,爱国武装力量的部队已经进驻两个城市。
目前,虽然成立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已成为老挝人民的迫切愿望,也是大势所趋,但是极右势力并不甘心自己的失败,还在尽力进行阻挠和破坏。他们一方面对富马亲王施加压力,另方面继续对解放区进行空中侦察和其他破坏活动。仅在从今年一月二十一日到二月十日的三周中,他们违反万象协定及其议定书的事件已达四百二十四起。
各爱国力量方面现在正同老挝全国人民一道,百倍地提高警惕,克服重重障碍,为彻底实现万象协定及其议定书的各项条款而奋斗。

前来我国进行正式访问 卡翁达总统离开赞比亚 途经亚丁时鲁巴伊主席到机场迎送

第5版()
专栏:

前来我国进行正式访问
卡翁达总统离开赞比亚
途经亚丁时鲁巴伊主席到机场迎送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电 应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邀请,赞比亚共和国总统肯尼思·戴维·卡翁达和夫人贝蒂·卡翁达二月二十日上午乘专机离开这里,前往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陪同卡翁达总统访问的有赞比亚联合民族独立党和政府的高级官员。
启程前,卡翁达总统检阅了仪仗队,向欢送他的人们挥手致意。
大约二百名群众冒着大雨聚集在机场上,载歌载舞欢送卡翁达总统。
前往机场欢送卡翁达总统的有赞比亚联合民族独立党总书记祖卢,总理乔纳和其他高级军政官员。
中国驻赞比亚大使馆临时代办唐涌也到机场欢送。
新华社亚丁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电 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和夫人前往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二月二十日上午途经亚丁时,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总统委员会主席鲁巴伊·阿里和部长们到机场迎送。
中国大使崔健和其他驻民主也门的外交使节也到机场迎送。
卡翁达总统在亚丁逗留期间同鲁巴伊主席就发展两国关系问题进行了会谈。

尼泊尔集会游行庆祝国家民主日 比兰德拉国王出席庆祝会并检阅游行队伍

第5版()
专栏:

尼泊尔集会游行庆祝国家民主日
比兰德拉国王出席庆祝会并检阅游行队伍
新华社加德满都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九日电 尼泊尔人民几千人二月十八日在加德满都举行集会和游行,庆祝国家民主日。
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和王后艾什瓦尔雅出席了庆祝会,并且检阅了游行队伍。比兰德拉国王发表文告,号召尼泊尔人民“更加强调使用和生产本国的物资,力求在各个方面做到自力更生”。
参加庆祝会的有尼泊尔首相里贾尔,首席法官比斯塔,全国评议会议长斯瓦纳,国务会议常务委员会主席贝·杰哈,大臣、全国评议会议员以及其他知名人士。
以庄则栋为团长的中国体育代表团和参加在加德满都举行的国际乒乓球邀请赛的各国乒乓球队也应邀出席庆祝会。
中国驻尼泊尔大使曹痴和其他一些国家驻尼泊尔的使节也出席了庆祝会。
庆祝会后,里贾尔首相举行庆祝国家民主日的招待会。

奔·西巴色团长会见富马亲王

第5版()
专栏:

奔·西巴色团长会见富马亲王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讯 据巴特寮电台二月十九日广播,老挝各爱国力量代表团团长、苏发努冯亲王的特别代表奔·西巴色,二月十九日上午在万象首相官邸会见了富马亲王。
会见时,奔·西巴色团长同富马亲王继续就成立临时民族联合政府和民族政治联合委员会问题交换了意见。

越南举行足球和乒乓球赛

第5版()
专栏:

越南举行足球和乒乓球赛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九日电 据越南报纸报道,越南体育总局从二月十七日到五月二十六日举行全北方一九七四年甲级足球锦标赛。
越南公安、人民军和工人的十五个甲级足球队参加这次锦标赛。锦标赛从二月十七日分别在河内、海防、南定、太原、海阳、永安、鸿基、太平、清化、荣市等十个城市开始举行。
越南北方最近还在河内举行了乒乓球锦标赛。
河内、海防、南河、海兴、铁路总局、机械冶金部和体育学校等七个单位的四十名男女运动员参加了这次比赛。

西贡伪军士兵不断反战或起义

第5版()
专栏:

西贡伪军士兵不断反战或起义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九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驻在越南南方南部平原各省的许多西贡士兵,最近不断反战或向人民投诚。
在美萩省,西贡军队第七师第十团三个营的士兵,在一月六日到二十日期间同恶棍指挥官进行了多次斗争,反对蚕食解放区。第一营和第二营还有八十名士兵在群众协助下脱离了西贡军队。
在永隆省,驻在茶温县春协乡一个据点的西贡民卫队一月九日夜间起义,消灭十一名恶棍,摧毁了据点,携带十多件武器和许多军用物资向革命政权投诚。

赞比亚捍卫主权粉碎封锁获新胜利 中赞友好合作关系日益发展

第5版()
专栏:

赞比亚捍卫主权粉碎封锁获新胜利
中赞友好合作关系日益发展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电 具有反帝斗争传统的赞比亚人民,在卡翁达总统的领导下,为捍卫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同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颠覆、破坏活动进行坚决的斗争。过去一年中,他们团结战斗,又粉碎了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封锁边界的罪恶阴谋,从而取得了反帝反殖斗争的新胜利。
赞比亚地处中南非洲反殖斗争的前线。赞比亚人民坚持反帝反殖、支持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立场,鼓舞着非洲南部地区人民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为此,盘踞在这一地区的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把赞比亚共和国看作是眼中钉,不断对它进行挑衅和破坏活动。去年一月九日,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悍然宣布关闭它同赞比亚的边界,切断这个内陆国家同外界的主要陆路交通,妄图利用殖民主义遗留下来的赞比亚对罗得西亚运输通道的依赖状况,来破坏赞比亚的经济生活,迫使赞比亚放弃对非洲南部民族解放运动的支持。但是,一年来赞比亚经济继续不断发展的事实,有力地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今年一月二十五日,赞比亚计划和财政部长契克万达在国民议会自豪地宣布,一九七三年,赞比亚的经济情况是“令人十分满意的”,全国总产值比一九七二年增长百分之十一,外汇储备也比上一年好转,一九七三年底达到一亿二千二百六十万克瓦查(一美元合零点七一四克瓦查)。
这场反封锁斗争的胜利,是赞比亚人民通过自己的努力,团结战斗,克服了种种困难以后取得的。在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头目史密斯宣布关闭边界的当天晚上,赞比亚外交部发言人就发表声明,指责史密斯政权的这一措施是进行垂死挣扎的行动。第二天,卡翁达总统发表讲话,重申赞比亚人民继续支持非洲南部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广大赞比亚人民对史密斯的这一讹诈行径感到无比愤慨,纷纷举行游行示威,声讨史密斯政权的这一卑鄙阴谋。从首都卢萨卡到铜带省,从北部的山区到赞比西河畔,在赞比亚全国,到处响彻着群众愤怒的呼声!“打倒新老殖民主义”、“打倒种族主义”、“坚决支持非洲自由战士的斗争”、“不把殖民主义者赶出非洲大陆决不罢休”。这充分表达了赞比亚全国人民保卫祖国、誓把反殖民主义斗争进行到底的决心。
在这场反封锁斗争中,赞比亚各行各业的群众都动员起来了。边界封锁后,赞比亚国防军立即开赴赞罗边界前线,不断破获敌人在边境地区埋设的定时炸弹和爆炸物,并且严阵以待,准备坚决打击敢于来犯之敌;公安人员在群众的配合下,把敌人派遣进来的特务一个个抓起来;国民服务队加紧训练,一毕业即分赴各地投入保卫和建设祖国的工作;青年学生纷纷表示,为了击败史密斯的封锁,随时准备响应祖国的号召;有的爱国商人也表示停止进口高级消费品,为国家节省外汇。为了粉碎敌人的封锁阴谋,广大城乡人民展开“自助运动”,利用假日和业余时间,就地取材,修桥筑路,打井铺水管;有的地方不花国家一分钱为农村的孩子们修建学校,改善居民点的环境卫生。
赞比亚工人在反封锁斗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铜矿业是赞比亚的重要经济部门。敌人封锁边界的消息传到铜带后,矿工们纷纷提出保证,要加强团结,搞好生产,以挫败敌人的挑衅。一年来,广大铜矿工人克服了重重困难,全年生产了六十八万多吨铜,为国家换取了大量外汇。过去赞比亚每年得从罗得西亚进口一部分煤,封锁边界后,赞比亚煤矿工人努力提高技术,改进操作方法,去年生产了八十万吨煤,基本上满足了本国炼铜用煤的需要。过去一年中,赞比亚纺织厂的工人们,为响应政府限制成衣进口和发展民族工业的号召,用本国生产的棉花织出了大量各种各样的花布,供应国内市场。
赞比亚的农民和牧民们在反封锁的斗争中也作出了自己的努力。国家农业销售局发言人说,由于全国农场和广大农民的努力生产,国家目前储有比较充足的玉米(赞比亚人民的主食)。在边界封锁前,赞比亚市场上出售的牛肉,大部分是从国外进口的。封锁边界消息传到农村后,牧民们纷纷表示把他们饲养的牛卖给国家,以便节省国家外汇,用在反封锁斗争的急需方面。
史密斯的封锁边界行径,不但没有能够扼杀赞比亚的经济,而由于赞比亚人民的努力和斗争,反而加速了赞比亚发展多种经济和自力更生建设国家的步伐,促进了赞比亚利用本国资源发展地方工业。如赞比亚的啤酒瓶和食油瓶过去全部从国外进口,不久前投产的卡皮里姆波希玻璃厂,主要利用当地原料,每天可以生产十三万多个玻璃瓶,每年可为国家节省一大笔外汇。又如赞比亚石灰厂去年已经投入生产。正如《赞比亚每日邮报》指出的:“史密斯的封锁只能加强我们的地位和我们的经济独立。”
赞比亚人民取得这场反封锁斗争的胜利,是与友好国家特别是兄弟的非洲国家的支持分不开的。赞比亚邻国为帮助赞比亚解决进出口运输问题,给予了有效的声援。为了支援赞比亚人民的斗争,坦桑尼亚把姆特瓦拉港和达累斯萨拉姆港属于自己使用的那部分吞吐量让给赞比亚,而自己改用北方的坦噶港。扎伊尔、肯尼亚、马拉维和博茨瓦纳,也纷纷提供各种支持,有的让赞比亚使用自己的出海通道或港口,有的提供物资和财政援助。
在非洲兄弟国家的大力支援下,赞比亚很快开辟了进出口贸易的新通道,保证去年生产的铜畅通无阻地运往世界各地,同时运进国内经济建设和人民生活的必需物资,有力地打击了种族主义阴谋,显示了非洲团结战斗的威力。
英勇的赞比亚人民正在巩固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的道路上胜利前进。他们斗志昂扬,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准备随时给予敌人的任何新阴谋以更有力的打击。
据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二十日讯 赞比亚共和国总统卡翁达定于二月二十一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卡翁达总统第二次访问中国,必将进一步增进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和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
中国和赞比亚虽然远隔万里,但是,在反帝反殖的共同斗争中结下了深厚友谊。一九六四年赞比亚一独立,中、赞两国就迅速建立了外交关系。建交以来,中、赞两国在政治、经济、贸易、文化等方面的友好合作关系获得了迅速的发展,友好往来日益增多。一九六七年六月,卡翁达总统曾带着赞比亚人民的深情厚谊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会见了卡翁达总统和夫人。在卡翁达总统访问期间,签订了中、赞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同年九月又签订了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关于修建坦赞铁路的协定。卡翁达总统的访问,为赞、中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开创了一个新阶段。
近几年来中、赞两国政府高级官员进行了一系列的相互友好访问,这些访问活动增进了中、赞两国人民的友谊和两国友好合作关系。
赞比亚共和国在历届联合国大会上,一贯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反对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一贯支持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赞扬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胜利。赞比亚政府和人民反对帝国主义、新老殖民主义和大国强权政治的正义斗争,也一贯得到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坚决支持。
中、赞两国在斗争中相互支持,友好合作,对第三世界团结反帝、反殖、反对大国霸权主义的共同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附图片)
参加修建坦赞铁路的中国医务人员和赞比亚人民一起参加卡翁达总统家乡钦巴地区的修路劳动。  新华社稿
赞比亚国家农业收购局工作人员正在收购玉米。新华社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