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等组织发表声明 谴责朴正熙集团野蛮镇压南朝鲜民主人士和学生

第6版()
专栏:

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等组织发表声明
谴责朴正熙集团野蛮镇压南朝鲜民主人士和学生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中央委员会二月十四日在平壤召开的第六十次会议上,揭露和谴责朴正熙集团镇压南朝鲜民主人士和青年学生的暴行。
会议指出,朴正熙法西斯集团在一月八日宣布所谓“紧急措施”以后,到处设立了军事审判机关,逮捕、监禁了许多参加反法西斯、争取民主斗争的青年学生和各阶层爱国人士,并且对他们进行了野蛮的拷打和屠杀。朴正熙集团的这种军事法西斯暴行,是对南朝鲜人民的基本人权和民主权利的粗暴践踏,是对共和国北半部的露骨的挑战,是对向往民族大团结和国家自主和平统一的全体朝鲜人民的不能容忍的背叛行径。
会议强调,南朝鲜当权者必须立即释放被逮捕和监禁的所有爱国者,保障各政党、社会团体、各阶层人民的一切民主自由和权利。会议还强调指出,南朝鲜当权者如果真诚希望和平统一的话,那么,必须回到“七·四”南北联合声明的原则上来,诚实地同我们进行对话,立即接受我们关于实现南北之间广泛的政治协商、召开大民族会议的正当建议。
会议通过了《关于反对和痛斥朴正熙傀儡集团对南朝鲜民主人士和青年学生的法西斯暴力镇压野蛮行径》的声明。
朴正熙集团的法西斯暴行,激起了广大朝鲜人民和海外朝侨的极大愤慨。
朝鲜作家同盟中央委员会二月八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朴正熙集团最近又以捏造的所谓“间谍团”事件,逮捕和监禁南朝鲜文化界人士和知识分子的法西斯罪行。
南朝鲜统一革命党发言人在二月六日发表声明,谴责朴正熙集团逮捕、审讯和判处反法西斯、争取民主的爱国人士的罪行。
旅日朝侨青年和学生最近在东京举行集会,强烈谴责了朴正熙集团野蛮镇压南朝鲜学生和人民的罪行。集会通过了抗议朴正熙集团罪行的信。

朝鲜中央人民委员会颁布政令 任命金英柱为政务院副总理

第6版()
专栏:

朝鲜中央人民委员会颁布政令
任命金英柱为政务院副总理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委员会二月十五日颁布政令,任命金英柱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务院副总理。

朝鲜《劳动新闻》发表评论 谴责日本极右分子组织“青岚会”

第6版()
专栏:

朝鲜《劳动新闻》发表评论
谴责日本极右分子组织“青岚会”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电 朝鲜《劳动新闻》二月十五日发表评论,谴责日本极右分子组织“青岚会”。
评论揭露了“青岚会”的反动实质,揭露了“青岚会”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敌对态度。评论指出,“青岚会”在“死守南朝鲜”的口号下,暴露了它企图把南朝鲜变成日本殖民地的野心。这个集团还支持所谓“日本合众国”论——日本合并南朝鲜和中国的台湾省成为一个“国家”,并且妄图为实现这个目标而猖狂活动。
评论说:为此,“青岚会”诽谤和中伤反映南北朝鲜全体人民争取实现祖国自主和平统一意愿的南北联合声明,叫嚣对“要求朝鲜半岛统一的趋势”“必须提高警惕”,主张加强对朴正熙法西斯分子的支持和“援助”。
评论说:“众所周知,‘青岚会’为了破坏朝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正在进行各种阴谋活动,在背后鼓励和推动日本右派流氓对旅日朝侨学生的野蛮的暴行。”
评论说:“‘青岚会’正在加紧进行反对中国人民的阴谋活动。他们说什么今后日本必须同蒋介石集团进行‘更加紧密的合作’,公然暴露出企图攫取中国的神圣领土——台湾的强盗野心。”
评论说:“青岚会”狂妄地企图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旧梦,加紧向东南亚进行扩张和侵略,他们鼓吹“必须向世界进军”,叫嚷“这正是青岚会的灵魂”。
评论说:“日本的法西斯化和向外侵略的道路,是已经受到历史严峻审判的老帝国主义者走过的自杀的道路。
“今天的亚洲人民已经不是过去落后的亚洲人民。觉醒的日本人民也决不会容许国家的法西斯化和向外侵略。”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发表文章指出 苏修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是新殖民主义政策 泰国一周刊揭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掠夺发展中国家

第6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发表文章指出
苏修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是新殖民主义政策
泰国一周刊揭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掠夺发展中国家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电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二月十六日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指出,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对发展中国家的政策是典型的新殖民主义政策。
文章说:“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剥削和掠夺是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称霸世界的政策的基本方面之一。苏修在‘援助’和‘发展贸易’的借口下,正作为新殖民主义者,用几乎与美帝国主义者的同样的方式方法向这些国家渗透。苏联在变成一个帝国主义国家的同时,开始了世界帝国主义的竞争,并同其他帝国主义列强一样,千方百计地企图实现自己的野心。在这一政策的基础上,苏联新资产阶级通过不平等的贸易‘援助’,操纵价格,剥削发展中国家的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把手伸向关键的经济部门,最后为经济和军事扩张创造可能。”文章说:“苏联对新兴国家的所谓援助是同修正主义宣传所企图标榜的完全两样。它从来不是为了恢复这些国家的经济和巩固它们的独立。相反,是为使其成为新的附庸开辟道路,从而为这些国家的人民准备了新的桎梏。它是企图为莫斯科的新寡头夺取最大限度的利润。”
文章指出:“苏联对发展中国家援助的新殖民主义性质是由苏修国家的性质和企图所决定的。苏修国家现在已经堕落为社会帝国主义国家。援助也已变成当今的克里姆林宫沙皇们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的工具。通过这一援助企图扩大苏联对世界各地的影响,以便获得关键性的战略阵地。”
文章揭露,苏修在大肆喧嚷给予发展中国家“无私援助”的同时,空前地加紧了对这些国家的丰富资源的掠夺。苏修正在通过债务、贷款、贸易条件等日益大量地掠夺亚非拉国家的原料。
文章说:“为了给经济和政治渗透开辟道路,苏联修正主义者也同美帝国主义者一样,对发展中国家施加压力和进行颠覆。”
文章说:“为了实现沙皇们的俄罗斯世界帝国的旧梦,苏联作为一个海上超级大国窜出黑海,在远洋和在地中海、印度洋国家沿岸同美国舰队挑战。这反映了苏联想成为头号全球超级大国的日益增长着的野心。克里姆林宫头目寻求军事基地和军事上的便利条件,企图为今后的侵略开辟道路,而丝毫不是为了来帮助这些人——如苏修宣传所鼓吹的那样。中东事件清楚地表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从来不是为了帮助阿拉伯人民的保卫和发展事业,而是为了奴役和掠夺他们,为了在这一地区获得新殖民主义的反革命利益。”
文章最后说,苏联社会帝国主义者掠夺和征服各国人民的活动和企图表明,苏修已经变成了一个沙文主义和新殖民主义国家。“鉴于这一事实,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提高了警惕,增强了对苏联帝国主义政策的抵抗。他们加强了这一信念:各国人民只有同外国统治进行坚决斗争和有力地依靠自己的力量,才能获得自由与民族独立。”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讯 曼谷消息:泰文《亚洲新闻评论》周刊二月十三日刊登一篇题为《苏联掠夺正在发展中的国家》的文章,揭露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对外进行掠夺和侵略。
文章说:“美帝国主义的真面目已为广大人民所认识,它的慈善的假面具经常被全世界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民撕下来。但是对于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人们还不大认识,因为它披着‘共产主义’的外衣,因此,撕下它的假面具,使更广大的人们认识它,这对于正在同帝国主义进行斗争的所有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来说,是一项必不可少的任务。”文章指出,今天,所有对帝国主义的斗争都必须把正在向许多国家进行欺骗、控制、掠夺、间谍渗透和侵略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也列入发展中国家的共同敌人而同它展开斗争。
文章说:“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当政的苏联,改变了列宁、斯大林时代所坚持的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对内对外经济和政治路线。它对内实行法西斯政策,镇压强烈反对勃列日涅夫集团的人民,在经济方面实行资本主义。对外则推行帝国主义政策,无孔不入地寻找机会向发展中国家进行掠夺和侵略。”
文章认为泰国“必须从所有发展中国家的遭遇中吸取教训,以便提高对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警惕”。
文章说:“苏联统治集团经常以恩人自居,把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援助’吹嘘为‘无私援助’,是‘完全平等’、‘没有任何政治、军事和自私的企图’,一切都是为受援者的‘利益’和‘经济独立’着想。但是,这些骗人的谎言已经被人们揭露无遗。因为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经济扩张是为了向外掠夺和攫取利润。苏联是利用经济‘援助’作为它掠夺外国经济的手段,并控制这些受援国的经济命脉。”
文章说:“苏联利用所谓‘援助’的手段把受援国变成它倾销质量低劣的机械、器材和零件的市场,亚洲和非洲的一些公众舆论指出,苏联的机械和器材不仅质量差价格高,而且维修和配备零件都得由苏联来决定。”
文章指出:“最近苏联还效法西方帝国主义,极力向发展中国家投资,开设股份企业。”文章说:“更奇怪的是苏联竟然把中东的石油说成是‘国际财富’,以便为它掠夺波斯湾一带的资源辩护”。文章指出:“这是地地道道的强盗逻辑。”
文章说:“苏联外贸部长帕托利切夫承认苏联对亚洲和近东及其他国家的贸易不曾亏本”。西方通讯社最近曾引苏联一家杂志的话说,“苏联给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对苏联有很大的好处”。文章指出:“这就是苏联的所谓‘无私援助’的真相。”

西德公用事业工人职员罢工胜利结束 马提尼克工人举行总罢工和示威抗议生活费用高涨

第6版()
专栏:

西德公用事业工人职员罢工胜利结束
马提尼克工人举行总罢工和示威抗议生活费用高涨
新华社波恩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五日电 二月十日开始的西德公用事业工人和职员为要求增加工资而举行的全国性罢工,经过四天斗争,已经胜利结束。
十三日,西德有关当局被迫同意给公用事业职工增加工资百分之十一。
这次罢工是西德公用事业职工的规模最大的一次罢工。
据威斯巴登的西德联邦统计局公布,今年年初以来,已经有约十八万五千名西德职工举行了罢工,使有关当局损失了五十六万三千个工作日。公用事业职工的四天罢工造成的工作日损失达到一九七三年全年该项数字的总和。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五日电 马提尼克工人举行总罢工和示威,抗议生活费用高涨,要求改善生活。
马提尼克是法国在拉丁美洲加勒比海地区的属地。这个岛上的工人从二月十二日起举行总罢工,这次罢工是十五年来最大的一次。罢工使马提尼克的电力供应几乎全部中断,码头和建筑工地也受到很大影响。
十三日清晨,七千名罢工工人在马提尼克首府法兰西堡举行的示威游行遭到了法国警察的蛮横镇压,警察用棍棒殴打示威工人,并且施放催泪瓦斯,有五名示威者受伤。
十四日下午,警察又在马提尼克北部洛林向示威的农业工人开枪射击,打死一名示威者,打伤四人。据报道,那里的农业工人已经坚持罢工一月之久,要求改善生活。
马提尼克人民对法国当局的镇压非常愤怒,当地形势紧张,法国当局慌忙从附近的法属瓜德罗普和法属圭亚那增调宪兵去进行镇压。

西方国家通货膨胀日益严重 国际收支出现巨额逆差 西欧市场黄金价格继续上涨

第6版()
专栏:

西方国家通货膨胀日益严重 国际收支出现巨额逆差
西欧市场黄金价格继续上涨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讯 近日来,西欧的黄金价格继续上涨。二月十五日,在西方最主要的黄金市场伦敦市场上,每盎司黄金的价格一度达到一百五十美元,收盘价格为一百四十九美元,都突破了一月二十一日曾经达到的一百四十七点七五美元的最高水平。
同一天,在西欧另一个最大的黄金市场苏黎世,每盎司黄金的收盘价格也达到一百五十美元的创纪录水平。在法兰克福和巴黎,黄金价格也都上涨了。
据经纪人认为,最近黄金价格上涨,主要是因为人们对西方国家的纸币不信任。由于西方国家通货膨胀日益严重,也由于许多西方国家将因石油涨价而出现巨额国际收支逆差,这些国家的货币势将更加不稳定。鉴于这种情况,人们纷纷抛出这些国家的纸币,购买黄金,从而促使黄金价格不断上涨。

法国一月份失业人数继续增加

第6版()
专栏:

法国一月份失业人数继续增加
新华社巴黎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四日电 一月份法国的失业人数继续增加。
据法国劳工、就业和人口部发表的最近统计,要求就业而没有得到满足的人已经从去年十二月的四十六万零六百人,增加到今年一月底的四十七万八千六百人。
最近一期的《企业》杂志刊登的法国就业局局长让—皮埃尔·皮索歇的谈话说,在一九七三年,到就业局登记寻求职业的,只有百分之四十三的人得到满足。他还说,一九七四年,法国的劳动力市场“无疑将是不活跃的”,而且“只会提供很少的就业机会”。
实际上,到就业局登记求职的人只是失业者之中的一部分。
法国报纸报道说,早在石油危机发生以前,在法国,失业的增加和工业活动的放慢已经非常明显。
据《发展》杂志二月十一日报道,“法国有十五个省的省长向政府提出了关于几百家中小企业的情况的告急报告”,这必将导致解雇更多的工人。

美国国际收支去年又出现逆差 一月份批发物价大幅度上涨

第6版()
专栏:

美国国际收支去年又出现逆差
一月份批发物价大幅度上涨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五日讯 华盛顿消息:据美国商务部二月十四日公布的数字,在一九七三年,美国的国际收支(包括美国政府和私人的全部对外收支)逆差达七十九亿美元。
如按官方储备交易(即同外国政府和中央银行进行的交易)结算,则去年的国际收支逆差达五十二亿美元。
美国的国际收支逆差,是美国政府长期实行扩张政策的结果。自一九五○年以来的二十四年中,除一九五七年外,美国的国际收支连年出现逆差,累计已高达九百多亿美元。尽管美国政府想方设法,力图改善其国际收支情况,却仍然无法弥补逆差。去年美国的对外贸易虽然有十六亿七千万美元的顺差,但整个国际收支仍然出现了逆差。
据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讯 华盛顿消息:在一九七四年的第一个月里,美国的批发物价大幅度地上涨。这预示着今后美国的通货膨胀将会进一步加剧。
据美国劳工部二月十五日公布的数字,今年一月份,美国的批发物价指数上涨了百分之三点一,折合年率达百分之三十七点二;而一九七三年全年则上涨了百分之十八点二,是一九五一年以来批发物价上涨得最厉害的一年。
一月份批发物价上涨的幅度这样大,据美国劳工部说,这主要是由于食品和燃料价格上涨的结果。

日本一杂志发表文章指出 日本经济陷于停滞不前状态

第6版()
专栏:

日本一杂志发表文章指出
日本经济陷于停滞不前状态
新华社东京一九七四年二月十六日电 日本《经济学人》杂志最近发表文章指出,日本经济陷于停滞不前的时代。
文章说:“日本经济现在不但脱离了过去那样高度增长的轨道,甚至连稳定增长的轨道也上不去了。如果石油象目前那样继续削减下去,日本经济所能获得的能源总量肯定只能保持在一九七二年的水平上。那就不可避免地将使工业生产相应降低,实际国民经济生产值也相应减少”。
文章说,在日本经济陷于停滞的情况下,一九七四年度“设备投资肯定会急转直下地减少。”“一九七四年度的设备投资将下降到十万亿日元左右,与一九七三年相比减少一半”。
文章指出:“现在我们必须正视不单在一九七四年出现经济倒退,而且还必须认识到,日本的经济成长将长期进入停滞的时代”。因为,设备投资的剧减,“不能认为是由于石油危机而一时混乱,处境狼狈的企业过分悲观的结果,而应看到这是反映日本经济的长期条件,是必然发生的事态”。
文章说,目前的日本经济出现了“巨大的混乱”,“这表现在抢购囤积、物价飞涨、物资短缺这样的现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