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第2版()
专栏:

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内蒙古自治区营盘湾煤矿工人 吉雅陶克图(蒙古族)
在党的九大以后,叛徒、卖国贼林彪一再鼓吹孔老二的“克己复礼”,接二连三地写下“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的条幅,作为他和他的死党的座右铭。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究竟是要干什么呢?
孔老二的“礼”是奴隶主统治压迫劳动人民的“礼”。孔老二的“复礼”就是要复辟奴隶制,开历史的倒车。叛徒、卖国贼林彪在党的九大以后,口口声声叫嚣要“克己复礼”,说这是他万事中最大的事,就是迫不及待地要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
我们知道,党的九大的召开,标志着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这场大革命,粉碎了以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彻底批判了他们推行的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打击了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以及地、富、反、坏、右等牛鬼蛇神,荡涤了封、资、修的污泥浊水,在上层建筑各个领域进行斗、批、改,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层出不穷。这场革命,深刻地教育了干部,锻炼了群众,极大地促进了社会主义生产力的发展,沉重地打击了帝、修、反。正如毛主席指出的:“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然而,林彪这个地主资产阶级的总代表,这个投靠苏修的卖国贼,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恨得要命,怕得要死。他生怕剥削阶级、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的反动思想在中国绝了种,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恶毒攻击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疯狂反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各种新生事物。他在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571工程”纪要》中,叫嚣要对被打倒的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以及地、富、反、坏、右“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叫嚣要靠苏修的“核保护伞”。十分清楚,林彪的“复礼”,就是要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反攻倒算,就是要复辟资本主义,就是要投靠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就是要搞封建买办法西斯专政。
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搞复辟,反对革命,这是历代行将灭亡的反动派的惯技。旧社会残酷剥削压迫我们劳动人民的地主、牧主、王公贵族、资本家,就是千方百计地要维护反动的“礼”。在旧社会,我阿爸给牧主、王公贵族、反动喇嘛当奴隶。那些反动家伙踏着奴隶的脊背上马,奴隶却不能吭一声。奴隶动作慢了一点,就被斥为“无礼”,皮鞭、棍棒劈头盖脸地打来。王公贵族、反动喇嘛按照反动的“礼”,可以随便挖奴隶的眼睛,剁掉奴隶的手足!这种吃人肉喝人血的“礼”,早已被我们打翻了。我们对那些剥削、压迫我们的地主、牧主、王公贵族、反动喇嘛、反动资本家,早已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但是他们时刻梦想恢复失去的“礼”,即恢复旧的剥削制度。林彪叫嚣要“复礼”,正是代表了这一小撮反动家伙的复辟愿望。这充分说明:林彪是地主资产阶级、王公贵族、牧主的代理人,是我们各族劳动人民的死敌!
“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我们一定要狠狠批判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我们一定要努力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进一步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决不容许地主资产阶级重新上台

第2版()
专栏:

决不容许地主资产阶级重新上台
河北省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党支部书记 吴臣
在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取得伟大胜利,无产阶级专政日益巩固的大好形势下,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学起孔老二的调儿,三番五次地叫嚷“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林彪和孔老二为啥都唱“克己复礼”的调儿,“克己复礼”这个黑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
林彪鼓吹“克己复礼”,推行的就是孔老二“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的反动路线。孔老二要复兴灭亡的奴隶制国家,恢复奴隶主贵族的世袭权力,让那些没落的奴隶主贵族继续压榨奴隶;林彪则要把被我国人民亲手打倒的地、富、反、坏、右,一小撮叛徒、特务、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一律给予政治上的解放”,让地主资产阶级重新上台,对劳动人民实行法西斯专政。林彪要复的“礼”,就是复辟资本主义,就是要把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拉回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把劳动人民重新推入火海,受二茬罪,吃二遍苦。
提起剥削阶级那套“克己复礼”来,我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们桃园大队的广大贫下中农可尝够了“复礼”的滋味。不用说在旧社会我们贫下中农受的那些苦,就说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在桃园搞“假四清、真复辟”我们遭的那份罪,就让人恨得牙根疼!
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跟一切行将灭亡的反动派一样,是孔老二的忠实信徒,一门心思地搞“克己复礼”。他在桃园搞“假四清、真复辟”,开历史倒车,对广大贫下中农实行法西斯专政,对广大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干部实行无情打击。全大队四十七名干部,就有四十名被批斗,同时有一百五十五名社员挨了整。我这个从小受苦、贫农出身的干部也被戴上“坏分子”的帽子。而一小撮地、富、反、坏、右分子不但逍遥法外,还被他们重新扶上台,重新骑在广大贫下中农的头上,作威作福。这就是刘少奇在桃园的“复礼”。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刘少奇被打倒了,叛徒、卖国贼林彪又挥舞起“克己复礼”的黑旗,想复辟资本主义,建立林家封建法西斯王朝,让地主资产阶级专我们贫下中农的政。如果让林彪“克己复礼”的阴谋得逞,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就要象当年的我们桃园大队那样,出现大倒退。我们的国家就要改变颜色,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群众就要重新受奴役受压迫,那是多么危险的情景啊!对林彪效法孔老二“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的滔天罪行,我们一定要彻底清算,决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林彪一伙为了复辟资本主义,总要耍两面派。他们鼓吹“克己”的鬼把戏,我们早就看透了。刘少奇一伙在我们大队搞“假四清、真复辟”时,贩卖黑《修养》,大讲孔孟之道,说什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将心比心”,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可是他们干的又是什么呢?当时,我们大队党支部副书记赵树椿正患严重的胆结石病,不能起床,刘少奇的老婆王光美闭着眼睛说瞎话,一口咬定说他是“装疯卖傻对抗四清”,惨无人道地把他硬拉到大会小会上进行批斗,连续整了一个多月,还毫无根据地把他开除出党,使他含恨死去。这那里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纯粹是整人、杀人!林彪打着“克己复礼”的破旗时,也宣扬孔老二的什么“仁政”,这不过是老虎带念珠——假充善人。他们这些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为了复辟,就要等待时机,就要“克己”,搞阴谋诡计,一旦他们认为时机成熟,就凶象毕露,赤膊上阵,进行“复礼”。在林彪及其死党炮制的《“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里,他们磨刀霍霍,杀气腾腾,阴谋谋害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另立中央,镇压广大劳动人民,使我们再吃二遍苦,再受二茬罪。这就充分暴露了林彪一伙妄图篡党夺权,实行法西斯专政的狼子野心。
毛主席教导我们:“凡属倒退行为,结果都和主持者的原来的愿望相反。古今中外,没有例外。”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历史上一切主张倒退、复辟、开倒车的人,都是没有好下场的。谁搞复辟,谁就覆灭。不管是孔老二,还是刘少奇、林彪,全是这样。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和他的老婆王光美,把我们桃园变成他复辟资本主义的试点,搞得乌烟瘴气,真是猖狂一时,结果,还是在毛泽东思想的照妖镜下现了原形,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叛徒、卖国贼林彪也抬出孔老二这个亡灵,大搞什么“克己复礼”,妄想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但是他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历史的车轮决不会倒转。孔老二当年搞“克己复礼”,没有能够阻止封建制社会代替奴隶制社会,林彪今天妄想“克己复礼”,把社会主义的新中国拉回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社会,也落了个鸡飞蛋打,身败名裂,成为一堆臭狗屎。这就是历史对他的无情惩罚,也是他开倒车、搞复辟的必然结果。
孔老二和他的忠实信徒刘少奇、林彪之流,虽然都已经成为被革命人民抛弃的政治僵尸,但是他们复辟、倒退的反动思想仍然在散发着臭气。只要阶级斗争存在,他们的阴魂就不散,一有机会就可能借尸还魂,重新向无产阶级发动进攻。因此,复辟和反复辟的斗争,前进和倒退的斗争,还是长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我们广大贫下中农一定认真读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认真抓好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我们一定要把批林批孔斗争进行到底!

谁搞复辟,谁就灭亡

第2版()
专栏:

谁搞复辟,谁就灭亡
戎冠秀
叛徒、卖国贼林彪,打起孔老二“克己复礼”的破旗,鼓吹什么“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孔老二的“克己复礼”,就是要那些已经灭亡的奴隶制国家死灰复燃,让那些没落的奴隶主贵族东山再起。林彪搞“克己复礼”,就是要复辟资本主义,就是要恢复封、资、修之“礼”,恢复地主资产阶级失去的“天堂”,建立林家法西斯王朝。他们这些鬼打算只是梦想,是永远也不会得逞的。谁搞复辟,谁就一定灭亡。
我们深受旧社会残酷压榨的劳动人民,最懂得爱谁、恨谁,最懂得欢迎什么,打倒什么。我们是永远也不会忘记地主资产阶级烙在我们身上的伤疤的。就拿我们盘松村来说吧,旧社会,我们这里十几个村庄的两千多户人家,受着韩狗眼、韩腊月两户地主的剥削和压迫。两千多户人家种的地,还不到他们两户占有土地的四分之一。年年收的粮食,都交到他们的大仓里。我们就是在高山坡上刨点荒地,也得交给人家一半租子。家家户户一年到头连糠菜也不够吃,被地主逼得卖儿卖女,妻离子散,流离失所。我全家老小给地主当牛做马,我给地主当使女,整天给那些吸血鬼洗衣裳,推磨,做饭。我的三个儿子给地主当长工,放牛、放羊,稍一不顺地主的心,不是挨骂,就是挨打。我的一家老小一年到头吃不上,穿不上。地主不顾穷人的死活,靠剥削穷人,吃喝玩乐。林彪要“复礼”,就是要把我们国家拉回到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社会去,要我们劳动人民世世代代再受压迫受剥削。这纯粹是痴心妄想。
什么树开什么花,什么阶级说什么话。孔老二是代表奴隶主阶级,林彪是代表地主资产阶级,他们都是为反动没落的剥削阶级搞复辟服务的。别的不说,就拿我们现在农村来说吧!我们贫下中农在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打碎了几千年的生产资料私有制度,走上了农业集体化的光明大道。我们干劲十足地种田,为的是多打粮食,建设社会主义。可是,地主富农对社会主义极端仇视,说什么合作化搞“糟”了,人民公社搞“糟”了。他们不仅不好好干活,还进行种种破坏活动,时刻梦想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俺贫下中农教育自己的子孙,不要忘本,要时刻听党和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永远革命。可是,地主富农教育自己的孩子,要记住这间房那块地过去是他的,等以后有机可乘,就要跟俺们贫下中农算账。林彪之流要“克己复礼”,也就是要把这些地主富农重新扶起来,让他们再来剥削我们,压迫我们,杀害我们。我们绝不答应,全国人民绝不答应。我们一定要擦亮眼睛,站稳脚跟,同他们坚决斗争。我们要时时刻刻教育我们的子子孙孙,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仇。我们要批倒批臭“克己复礼”这些黑货,永远革命,永远前进。

从孔老二教子“学礼”到林彪教子“尊孔读经”

第2版()
专栏:

从孔老二教子“学礼”到林彪教子“尊孔读经”
上海染料化工三厂青年工人 李海生
“望子成龙”这句古话,是剥削阶级希望自己的后代飞黄腾达、光宗耀祖的“教子经”的概括。望子成什么,实际上是反映了一个阶级的理想。因此,在有阶级的社会,拿什么教子,教子尊什么,就成了每个阶级都十分注重的大问题。没落奴隶主阶级的思想家孔老二,就很注意“教子”。孔老二十九岁早婚,第二年就生了个儿子。鲁国国君昭公知道了,特地派人送去一条鲤鱼,以示祝贺。孔老二对鲁昭公送鲤鱼心领神会,就给儿子取了个名叫孔鲤(别号伯鱼),寓意很深,望子有朝一日“鲤鱼跳龙门”,重振正在衰落中的奴隶主贵族的威风。原来,给儿子取个什么样的名字,也大有讲究。
那么,孔老二是怎样教子的呢?《论语·季氏》记载了一段孔氏父子的对话,可见一斑。有一次,孔老二在家里问孔鲤:“你学过礼没有?”孔鲤回答说:“还没有哩!”于是,孔老二就板着脸教训起来:“你怎么不好好学礼呀!不学礼,就根本不懂得做人的道理。”从这里可以看出,孔老二教子,最关心的是学不学礼,最强调的是要学礼。根据史书的记载,孔老二类似“失亲不忠,不忠失礼,失礼不立”的教子经还不少哩!孔老二的孙子子思也说过:“先人有训焉,夫子之教,必始于诗书而终于礼乐。”总之,学礼,这在孔老二的“教子经”中占有特别重要的位置。
孔老二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地教子学“礼”呢?这是由孔老二的阶级立场所决定的。孔老二是开口闭口不离“礼”的。在他心目中,“礼”是最神圣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他讲的“礼”,即周礼,也就是西周奴隶社会的政治制度和阶级关系。不过,孔老二也有点“生逢末世运偏消”,春秋末期出现了所谓“礼崩乐坏”的局面,弄得他十分恼火。他一方面攻击这是“天下无道”,一方面就炮制了一个反革命复辟的政治纲领,叫做“克己复礼”。在孔老二看来,既然要“复礼”,那怎么可以“不学礼”、“不知礼”呢?所以,他迫切希望儿子也同自己一样,把维护和复辟周礼作为毕生的奋斗目标。可见,孔老二教子“学礼”,是为了“复礼”,即复辟。
以上说的是奴隶主阶级的“教子经”。在中国封建社会,随着地主阶级由进步趋向反动的历史地位的变化,孔老二的那套反动思想也特别行时。封建地主阶级以为孔老二的一套可以为自己服务,在学校和家庭的教育中,尊孔读经可谓盛矣!《红楼梦》里的那个道貌岸然的道学家贾政,称得上是个“教子尊孔读经”的典型。贾政对贾宝玉本来寄予很大的希望,希望他“承家继业”,“立身扬名”,成为封建制度的维护者和封建统治阶级的接班人,因而也特别要他“学礼”。贾政要贾宝玉“留意于孔孟之间”,认为“先把‘四书’一齐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尊孔孟,读“四书”(儒家经典《大学》《中庸》《论语》《孟子》),这是贾政的“教子经”。只可惜那个贾宝玉不那么“争气”,他厌恶封建贵族的繁文缛礼,厌恶僵死的礼教教条,这就难怪贾政这个大观园中的孔老二,险些儿把亲生的儿子打个一死。贾政,是多么害怕孔孟之道在贾宝玉身上断了香火啊!是多么忧虑贾府和整个地主阶级没有精通孔孟之道的接班人啊!
林彪和贾政一样,是道道地地的孔老二的信徒。他的“教子经”也是从孔老二那里学来的。林彪不读书,不看报,却专门从孔孟之道中拾破烂,题在壁上,写在本上,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和传宗接代的“教子经”。林彪不是要他的儿子学习孔老二读《易》“韦编三绝的治学精神”吗?《易经》占卜问吉凶祸福,本身就是迷信。孔老二到了晚年,搞复辟已是到处碰壁,却把《易经》翻来复去地读,把编联《易经》的皮绳翻断了三次,这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从唯心论哲学中寻找“复礼”的思想武器!林彪要儿子学习“韦编三绝的治学精神”,就是要他那个法西斯儿子继承孔老二的衣钵,从孔学中寻找搞反革命复辟的思想武器。林彪不是从鼓吹儒家思想的《六韬》中抄了些句子书赠他的小子吗?他抄的那一段话,是奴隶主头子周文王临死前对其子武王传授统治经验的遗嘱,也就是孔老二竭力鼓吹的所谓“文、武之道”。奴隶主头子的反革命遗嘱,竟然在几千年以后成了林彪的“教子经”,岂不是个怪事?!原来,林彪是要吸取周文王父子建立奴隶主世袭王朝的经验,作为传家宝,为建立林家法西斯世袭王朝服务。
孔老二和林彪的“教子经”,是绝妙的反面教材。一个教子“学礼”,一个教子“尊孔读经”,都是为了培养反动阶级的接班人,使他们的复辟事业后继有人。这也从反面教育了我们,我们革命青年要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就一定要积极投入批林批孔这场政治斗争,同孔孟之道一类剥削阶级的传统思想彻底决裂。
同一切剥削阶级的“望子成龙”相反,无产阶级是教子革命,“望子成牛”。我们工厂的老工人说得好:“孔老二教子‘学礼’,是为了‘复礼’;林彪教子‘尊孔读经’,是为了传授复辟经、反动经。”我们以教子务农,望子成牛为荣,高高兴兴地把自己子女送到农村这个广阔天地去闹革命,勉励他们向伟大的革命家鲁迅学习,成为人民大众的“牛”。我们革命青年决不辜负革命老一辈和整个阶级的期望,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认真读马、列的书和毛主席的书,坚决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接好革命的班。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大风大浪中,在同资产阶级和一切反动势力作长期不懈的斗争中,把自己培养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