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几内亚(比绍)爱国武装力量继续打击葡侵略军 喀麦隆总统阿希乔强调加强团结支援进行解放斗争的非洲兄弟

第6版()
专栏:

几内亚(比绍)爱国武装力量继续打击葡侵略军
喀麦隆总统阿希乔强调加强团结支援进行解放斗争的非洲兄弟
新华社科纳克里一九七四年二月十日电 据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新闻机构二月九日在这里发表的一项战报说,比绍市的爱国者一月二十一日在比绍市市中心葡萄牙殖民军的一个俱乐部附近埋设地雷,炸毁了葡萄牙空军的两辆汽车。当天晚上,一辆敌人军车在城市的另一个地方触雷炸毁。
一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葡萄牙侵略军分别在蒂特等地以及宾塔—吉达热公路上,踩中了爱国武装力量埋置的地雷,八名敌军被炸死,一辆敌人的卡车被炸毁。
一月二十六日在连接葡萄牙布巴军营和恩哈拉前沿哨所的公路上,爱国武装力量袭击了敌军,击毁敌军卡车一辆,消灭敌军十名。
一月下旬,爱国武装力量还袭击了希托莱、科帕等地的敌军设防营地,使敌人遭受损失。
新华社雅温得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三日电 阿希乔总统二月十二日在一次讲话中指出,非洲人民的互相支援和团结“对于维护我们民族独立和对于仍然在遭受种族主义统治的兄弟人民为了非洲的全部解放而进行的斗争的胜利是必要的”。
阿希乔总统是在尼日尔首任驻喀麦隆大使向他递交国书时在答词中这样说的。他说:“毫无疑问,没有这种全部解放和非洲独立国家的巩固,非洲不可能恢复它在世界上应有地位,也不可能保证其繁荣昌盛和为创造人类的前景和世界文明作出贡献”。
阿希乔总统谴责在当今的世界上,民族利己主义和不公正的国际经济关系对发展中国家施加了沉重的压力。他指出,鉴于这一点,“促进非洲国家之间的密切合作也是必要的”。他说:“这种合作不仅为非洲统一组织内部的非洲团结奠定了更加坚实持久的基础,并且利用非洲国家的手段和资源,加速它们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发展,使这种发展更加自主和更加符合非洲人民独立的愿望。”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驻坦桑办事处发表声明 谴责国际石油公司掠夺安哥拉石油资源

第6版()
专栏: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驻坦桑办事处发表声明
谴责国际石油公司掠夺安哥拉石油资源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一日电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驻达累斯萨拉姆办事处二月十一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国际石油垄断公司同葡萄牙殖民主义者狼狈为奸,掠夺安哥拉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
声明说,国际石油垄断公司和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掠夺去的安哥拉的石油,不仅被用来对付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战士,还被运到莫三鼻给去对付莫三鼻给自由战士,运到南非和罗得西亚去加强那里的种族主义少数人政权。声明指出,随着安哥拉不可避免地取得独立,在安哥拉沿海和内地经营的所有国际石油垄断公司“将被赶出我国领土,它们的一切设备和资产将被没收”。(附图片)
安哥拉游击队战士在行军途中。 新华社稿

马来西亚和泰国报纸发表社论 谴责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加紧争夺印度洋 科威特周刊呼吁海湾国家加强团结对抗两个超级大国威胁

第6版()
专栏:

马来西亚和泰国报纸发表社论
谴责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加紧争夺印度洋
科威特周刊呼吁海湾国家加强团结对抗两个超级大国威胁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三日讯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和泰国《星暹日报》最近发表社论,揭露苏美两个超级大国加紧争夺印度洋。《星洲日报》在一篇题为《“印度洋和平区”概念面临挑战》的社论中指出,自从联合国发表在印度洋建立和平区的宣言两年来,“美苏在印度洋的军备竞赛和对峙局面更加激烈,从而使在印度洋建立和平区的概念蒙上一层更加浓密的阴影”。
社论指出,“美苏两国在印度洋对峙加剧的最新一个例子,便是美英两国最近宣布的大事扩建印度洋上英属迪戈加西亚岛的海、空军事设施”。社论说:“美国扩建迪戈加西亚基地的远因,自然是因为苏联近十多年来大力推行其全球海军战略所致。”
社论指出,苏联自一九六二年加勒比事件以来,便大力发展海军。“在东半球,它发展了以海参崴为基地的太平洋舰队;在西半球,它首先在地中海逐步建立起海军力量,接着从一九六八年开始就把海军开入印度洋。”
社论指出:“一九七一年发生印巴战争之后,苏联舰艇在印度洋的活动更为频繁,它甚至还准备在孟加拉的吉大港及印度的维沙卡帕特南港建立海军基地,以便在印度洋奠定巩固的海军根基。”
《星暹日报》在《印度洋与苏联企图》的社论中指出,自一九六七年六月中东战争以后,苏联在印度洋的军事活动,日益增加,在同一时间内,苏联海军舰队也出现在印度洋,有时多达二十艘左右。“这证明了莫斯科对印度洋的战略行动”。
社论还揭露苏联积极拉拢印度,加强对南亚国家的控制和渗透,并指出苏联的这些政治与军事阴谋,是难以蒙骗世人的。
据新华社科威特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科威特《海湾之声》周刊和《复兴》周刊最近发表社论和评论,呼吁海湾国家加强团结,对抗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威胁。
《海湾之声》周刊二月七日发表的社论说,海湾地区的战略地位现在使它成了两个超级大国争夺的对象。苏美两个超级大国的利害给这个地区带来了危险。
社论强调说:“因此,这个地区的国家团结一致是保卫它们的主权和资源,摆脱两个超级大国掠夺这个地区的丰富资源的野心的唯一办法。”
《复兴》周刊二月九日发表的评论说:“为了对抗野心勃勃的外国一再对这个地区施加压力和进行侵略,团结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评论说:“我们的共同看法是,阿拉伯人必须获得政治解放,阿拉伯领土必须置于领土的主人阿拉伯人的控制之下。”
评论谴责苏美两个超级大国企图通过控制武器来源来主宰阿拉伯民族的命运,并强调说:“我们必须生产阿拉伯的武器以便保卫我们的民族安全、我们的神圣权利和我们家园的自由与进步。”

泰国《亚洲新闻评论》周刊发表评论 揭露苏联在世界各地搞间谍活动

第6版()
专栏:

泰国《亚洲新闻评论》周刊发表评论
揭露苏联在世界各地搞间谍活动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讯 曼谷消息:泰国《亚洲新闻评论》周刊二月六日全文转载了苏修派遣特务李洪枢的供词,并发表评论,揭露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在世界各地进行间谍活动。
评论说,“李洪枢事件清楚地表明,克里姆林宫领导集团为了对各个国家(特别是对中国)进行干涉、颠覆和破坏,借此来扩张自己的势力,正在全世界伸展它的情报间谍网。但是事实证明,不论克里姆林宫领导集团怎样卑鄙策划其阴谋诡计,其结果还是往往被人家抓住和粉碎,使它在全世界丢尽面子。”
评论指出,这个事件“也是一面大镜子,使各国人民清楚地看到,一切帝国主义(特别是美国和苏联)怎样干涉其他国家内政,怎样收买一些卖国者充当走狗由它使唤的罪恶面目。”

埃及和苏丹、沙特阿拉伯和扎伊尔分别发表联合公报 强调以色列必须撤出所占领的阿拉伯领土 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恢复民族权利的斗争

第6版()
专栏:

埃及和苏丹、沙特阿拉伯和扎伊尔分别发表联合公报
强调以色列必须撤出所占领的阿拉伯领土
支持巴勒斯坦人民恢复民族权利的斗争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据中东通讯社报道,应埃及总统萨达特的邀请,苏丹总统尼迈里于二月十一日和十二日访问了埃及。两国总统举行了会谈,并于十二日下午发表了一项由两国总统签署的联合公报。
公报说:“两国总统回顾了阿拉伯人民在西奈和叙利亚高地进行光荣的战斗以来的事态发展。他们对阿拉伯事业通过阿拉伯民族作出的牺牲所取得的巨大进展表示满意。”
公报还说,两国总统还对阿拉伯人民团结一致的立场所产生的成果表示满意。这种立场要求维护阿拉伯的一致性作为支持决定命运的事业的武器。决定命运的事业应该集结阿拉伯力量以保证以色列军队撤出所有的阿拉伯领土和确保巴勒斯坦人民的合法的民族权利。
公报指出:“两国总统对非洲所持的积极的立场表示赞赏。非洲清楚地认识到阿拉伯人民反对种族主义和殖民主义势力斗争所具有的深刻历史意义,并承认阿拉伯和非洲团结战斗的必要性。”“两国总统重申他们支持非洲解放运动的义务,直到帝国主义的一切被包领地以及种族主义的法西斯机构被消灭为止。”
公报还说,两国总统欢迎建立阿拉伯投资公司,作为走向阿拉伯自给自足道路上的一个步骤。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三日电 据利雅得电台二月十二日报道,在沙特阿拉伯和扎伊尔二月十二日发表的一项联合公报中,要求以色列部队立即从被占领的阿拉伯领土上撤走和恢复巴勒斯坦人民被剥夺的权利。
这项联合公报是在扎伊尔总统蒙博托最近结束对沙特阿拉伯的访问时在利雅得发表的。
联合公报重申,两国决心帮助仍处于殖民主义和种族主义奴役下的非洲国家。公报说,双方对阿拉伯联盟和非洲统一组织间的关系进一步发展表示满意。

比兰德拉国王主持新议长宣誓就职仪式

第6版()
专栏:

比兰德拉国王主持新议长宣誓就职仪式
新华社加德满都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三日电 据尼泊尔民族通讯社报道:尼泊尔国王比兰德拉二月十日晚主持了新选出的全国评议会议长纳因·巴哈杜尔·斯瓦纳的宣誓就职仪式。
纳因·巴哈杜尔·斯瓦纳是今年二月十日被全国评议会选举为议长的。

巴拿马重视进行反帝反殖教育 墨西哥《日报》支持巴拿马收回运河区主权斗争

第6版()
专栏:

巴拿马重视进行反帝反殖教育
墨西哥《日报》支持巴拿马收回运河区主权斗争
新华社巴拿马城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巴拿马最近举办关于巴拿马—美国关系的历史讲座,这个讲座的主要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民族主义觉悟”。
巴拿马教育部长阿里斯蒂德斯·罗约二月十一日在关于巴拿马—美国关系的第二次讲座的开幕式上说,巴拿马教育政策的目标应当是“指导青年学生,使他们相信我们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使学生去进行斗争,使我们不继续成为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政策的牺牲品,使学生们具有必须为我国的解放而进行斗争的觉悟”。
这位教育部长还说:“我们正致力于培养更富于民族主义精神的新型学生”。
据报道,关于巴拿马—美国关系的第二次讲座从二月十一日开始,二十二日结束。参加讲座的有来自全国的中学教师。这次讲座是由巴拿马教育部、外交部和巴拿马大学组织的。不久以前举行了第一次讲座。
新华社墨西哥城一九七四年二月九日电 墨西哥《日报》最近就巴拿马和美国达成关于巴拿马运河问题的八项原则协议发表社论说:“巴拿马现政府已经要求它的国家对运河区拥有完全的主权。拉丁美洲国家的许多政府代表都表示支持巴拿马政府的这种要求。”
社论说,美国人在巴拿马保持的那个殖民独立王国,是激起反对美国推行的新殖民主义的普遍怒潮的一个根源。
社论指出,巴拿马和美国达成关于运河问题的原则协议,“从根本上说是巴拿马人民为收回自己权利而进行的历史斗争的结果,这个斗争得到了拉丁美洲的声援和发生在世界总的形势起了变化的时候,由于这一变化,使得永远保持目前殖民主义的条件成为不可能了”。
社论说,拉丁美洲人要认识自己的利益所在,组成一条共同的阵线,以保卫自己的利益。

美国“私人养老金计划”剖视 大多数参加“计划”的工人在离职时连一分钱养老金也拿不到

第6版()
专栏:

美国“私人养老金计划”剖视
大多数参加“计划”的工人在离职时连一分钱养老金也拿不到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三日讯 在美国的私营企业中,垄断资本为了控制和剥削工人群众,设有“私人养老金计划”,并把它当作一种“福利”设施来吹嘘。实际上,据美国报刊报道,有三分之二参加私人养老金计划的工人在离职时连一分钱养老金也拿不到。
现在约有三千五百万工人分别参加了三万四千个私人养老金计划。参加这些计划的工人,有的要出钱,有的名义上不出钱。但是不管形式如何,这笔经费归根结底来自劳动人民的血汗。因为资方拿出的那笔钱本来就是剥削来的利润的一部分,而且这笔钱还可以作为生产成本又转嫁到劳动人民头上。
按照规定,参加私人养老金计划的工人退休时,可以根据工作年限领到合工资一定比率的养老金。但是实际情况是,最多只有三分之一的工人在退休时可以期望领到一点养老金。美国参议院劳工和公共福利小组委员会对五十一个养老金计划进行调查的结果表明,参加这些养老金计划的工人,甚至只有百分之四能得到养老金。对二百九十万名工人参加的三十六个所谓“较好的”养老金计划进行调查后,发现也只有百分之八的工人能拿到养老金。美国《前卫》周刊说:“公司有数不尽的办法连一角钱也不拿出来。”
资本家为工人领取养老金规定了许多极为苛刻的条件。首先,大部分公司合同都规定,一个工人必须连续不断工作到一定年限(一般是十五年或二十年),到达一定年龄(一般为六十五岁),才有权领养老金。在此之前,工人如果由于生病、迁移或被解雇而“中断工作”,就失去了他们以前为养老金计划所付出的钱。如果重新被雇用,他的养老金计划必须从头开始。其次,工人不仅从一个行业换到另一个行业或从一个工厂换到另一个工厂工作要失去养老金,就是由同一工厂的一个车间调换到另一个车间工作,也被剥夺了领养老金的权利。甚至企业倒闭、资方合并或取消企业中的某些部门,在这些企业或部门工作的工人也全都拿不到养老金。
公司老板利用这些不合理的规定,千方百计把领养老金的人数降低到最低限度。据美国报刊报道,在过去二十年中,美国电话电报公司只有女工的百分之三和男工的百分之十四在离开这家公司时有权领养老金。目前已经坚持罢工二十一个月的法拉赫制造公司的工人,每到快要退休时就被资方解雇。这家公司创办了五十年,从来没有一个工人在离职时有资格领取养老金。有的公司,如美国有名的梅西百货公司,它的合同上规定工人必须在六十五岁以前已经在这家公司连续工作了十五年才能领养老金。因此,当一个名叫艾赛克·普莱斯勒的工人在六十八岁退休时,虽然工作年限也达到了十五年,却连一角钱的养老金也没有拿到。去年九月二十四日的《新闻周刊》还报道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名叫斯蒂芬·杜安的工人,他在五十一岁时已经在一家大企业里工作了三十二年。但是当这家企业突然决定关闭他所在的工厂时,他就失去了养老金。这家周刊承认,“杜安的困境绝不是罕见的”。美国助理劳工部长汤姆士·唐纳休也直言不讳地说:“如果你的健康一直很好,而且在同一个公司工作到六十五岁;如果这个公司还在营业;如果你工作的那个部门没有被取消;如果你没有太久地被解雇;如果养老金基金有足够的钱;如果这笔钱得到小心管理——那么,你将能够拿到养老金。”这一系列“如果”中只要有一环出了问题,工人的养老金就无法兑现。
事实说明,垄断资本家就是要利用这种私人养老金计划来把工人长期地捆绑在他们工厂的机器上,限制工人的反抗和行动自由。不仅如此,垄断资本家还利用养老金基金来发大财。目前美国私人养老金计划的基金累积已达一千七百亿美元。这笔巨款大都掌握在大银行或大保险公司手中。据报道,仅华尔街的三家银行——摩根保证信托公司、银行业托拉斯公司和大通·曼哈顿银行就掌握着二百三十八亿美元的养老金基金,约占由银行管理的养老金总数的三分之一。由银行管理的养老金基金中有四分之三集中在二十家银行手中。这些大金融垄断公司不仅要收取高额管理手续费,而且还利用这笔钱来进行投资活动,牟取巨额利润。美国《壁垒》杂志就此指出,“养老金现在成了一宗大生意”,可以“从养老金中大发其财”。
应当指出,美国私人养老金计划的出现本来是工人阶级长期斗争的结果。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这个所谓的“福利”措施,实际上却成了资本家加强对工人剥削的工具。私人养老金计划举办以来,养老金基金的结存数额年年增加,但是生活在官方规定的“贫困线”以下的老人的数量也在年年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