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朝鲜劳动党举行五届八中全会 金日成同志主持会议并就动员一切力量投入社会主义建设议程作报告

第5版()
专栏:

朝鲜劳动党举行五届八中全会
金日成同志主持会议并就动员一切力量投入社会主义建设议程作报告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朝鲜《劳动新闻》二月十二日刊登了朝鲜劳动党举行五届八中全会的新闻公报。
公报说,朝鲜劳动党第五届中央委员会第八次全体会议,自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一日起举行。
全会是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日成同志主持下进行的。
公报说,全会商定了如下的议程:
一、关于全面地动员一切力量投入社会主义巨大建设事业;
二、关于完全废除税金、大幅度降低工业商品价格问题。
公报说,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金日成同志就第一项议程作了报告。全会讨论了议程上规定的事项,对金日成同志的报告表示完全支持并决心把它贯彻到实际中去。
公报说,全会正在继续举行。(附图片)
朝鲜金钟泰电气机车厂为建设社会主义努力生产。 朝鲜《劳动新闻》稿

美国《前卫》周刊揭露苏联“亚安体系”的目的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力图向亚洲扩张势力 印度舆论揭露苏修在印苏贸易中损人利己的丑恶嘴脸

第5版()
专栏:

美国《前卫》周刊揭露苏联“亚安体系”的目的
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力图向亚洲扩张势力
印度舆论揭露苏修在印苏贸易中损人利己的丑恶嘴脸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讯 提前出版的二月十三日一期美国《前卫》周刊发表的一篇文章说,苏联提出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本质是要把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势力扩展到世界的这样一个地区:在那里,美帝国主义虽然表面上强大,却是显然在走下坡路的一个国家;在那里,革命的人民战争的火焰正在使几个世纪的外来霸主的压迫化为灰烬”。
文章说:“广阔的亚洲正处于大动荡之中。亚洲各国人民,长期饱受殖民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压迫,正在以这种或那种方式奋起维护他们的社会、经济和政治权利及尊严。”“就当前世界的主要倾向——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而论,亚洲各国人民已经一再表明,尽管有时遭到挫折,他们完全能够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处理自己的事务。”
文章强调说:“必须在这种背景下观察苏联迫不及待地抛出的所谓亚洲集体安全计划。苏联尽管在亚洲有着辽阔的领土,但在政治上和文化上是一个欧洲国家;它尽管大谈国家平等,却是一个要求取得霸权的超级大国;它尽管涂上一层社会主义的油彩,却象一个帝国主义国家那样行动。”文章问道:“这个欧洲超级大国有什么权利干预亚洲各国人民的事务?”
文章指出,自从“亚洲集体安全体系”计划“在一九六九年第一次在莫斯科设计出来之后,亚洲国家已经表示了对它的蔑视”。“这些国家已经懂得,莫斯科这一计划的目的远远不是为了保障亚洲的‘安全’”,而是为了在整个亚洲扩大其军事影响。文章说:“除了蒙古这个附属国以外,没有一个亚洲国家相信勃列日涅夫的这个计划。”
文章说,苏联把它的“安全”计划说成是保护亚洲各国人民不受掠夺和侵害的计划,还说这个计划将使成员国保证互不干涉内政、互相尊重主权、互不侵犯边境等等。但是,“苏联的行为使这些言词成为毫无意义的。由于它屯兵一百多万来威胁一个亚洲国家的边境,派出一支庞大的舰队威胁着印度洋——且不谈它越来越多地干涉别国事务和显然不尊重国家主权,亚洲有谁能相信它的这些话呢?”
文章指出,苏联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真正目的,“除了它的反华的和霸权主义的性质以外,就是要阻挡亚洲革命的整个潮流”。
据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讯 新德里消息:印度舆论揭露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在印苏贸易中损人利己、唯利是图。
《印度斯坦旗报》最近就印苏一月二十一日签订的一九七四年贸易议定书发表社论说:“俄国同印度的贸易协定证明,除非对自己有利,苏联是不愿把政治掺杂到经济中来的。不论是印苏友好条约,还是被宣传得那么厉害的勃列日涅夫的访问,都掩盖不了一个不愉快的事实,就是印度这回将不得不为石油付出相当去年四倍半的价钱。”
社论说:“去年,为了一批新闻纸,他们坚持索要高于原订合同规定的价钱,并且得到了这个价钱。”
社论谈到苏联在印苏贸易中尽量压低印度商品的价格时说:“在印度方面,为了迎合俄国人的心意,去年把粗黄麻的价格降低了。”
据印度《经济与政治周刊》报道,在印度对苏联的出口中,黄麻制品占百分之十七。在一九六八——一九六九年度,印度向苏联出口黄麻制品十多万吨,每吨价格为一千六百六十七卢比,而同一年向英国出口的价格则是每吨三千二百零六卢比。
皮革是印度对苏联出口的另一主要商品。一九六九——一九七○年度,印度对苏联出口的皮革价格每公斤为六点九卢比,而向美国出口每公斤则可卖十个卢比。

反对朗诺集团的法西斯统治和欺骗伎俩 金边各阶层人民以各种形式开展斗争 朗诺卖国集团更加陷入混乱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第5版()
专栏:

反对朗诺集团的法西斯统治和欺骗伎俩
金边各阶层人民以各种形式开展斗争
朗诺卖国集团更加陷入混乱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金边各阶层人民最近以各种形式开展斗争,使朗诺卖国集团更加陷入混乱,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一月底以来,数千金边及其周围的居民,其中大部分是工人和其他劳动者,连续举行示威游行,揭露金边卖国贼将人民推入苦难深渊的累累罪行,要求朗诺集团滚下台来。
最近,金边卖国贼将四名爱国学生迫害致死的暴行,进一步激起了金边各阶层人民的愤慨。各阶层人民纷纷谴责卖国贼的法西斯行径,支持爱国学生的正义斗争。金边各工厂和企业的工人为此罢工一整天,以示抗议。金边的青年、学生、教师更是义愤填膺,他们发表了一项声明,对卖国贼的法西斯暴行提出了强烈抗议。
朗诺集团前不久炮制了一项凡是生活在他们控制区的人必须统统充当“自卫队”队员的法令,这一反动措施遭到了人民群众的坚决抵制。最近,当金边卖国贼发动一次强行征兵运动时,金边所有大、中学校的学生代表举行了紧急会议,他们通过决议,表示坚决反对金边卖国贼的法西斯政权,要以各种形式开展反对强行征兵。
金边高等学校的学生和教师最近在人文学学院举行座谈,重申他们对当前形势的政治立场,强烈要求卖国贼们下台,呼吁金边和其他暂时被朗诺集团控制的地区的青年与教职人员进一步加强同其他爱国者的团结,继续进行强有力的斗争,消灭朗诺等一小撮卖国贼。
金边的青年和学生还常常在街头散发传单,揭露卖国贼的罪恶和欺骗伎俩。
金边居民还进行夺米和惩罚恶棍的斗争。一月七日,约一百个金边居民在金边的一个市场附近,袭击了一辆满载着卖国贼贮存的大米的卡车。他们夺取和分掉了车上全部的七十袋大米。金边的多塔奔的居民最近杀死了两个在当地作恶多端的恶棍,一个是指挥强行征兵的伪军官,另一个是秘密警察头子。
在金边各个伪机关工作的公务员中,有些人提出辞职或不去上班,有些人投奔了解放区。
金边卖国贼的法西斯统治也激起了僧侣们的反抗。不少僧侣参加劳动群众和各阶层居民进行的斗争,积极起来反对金边卖国贼。

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接见我大使

第5版()
专栏:

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接见我大使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一日电 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二月九日下午在这里接见了中国驻坦桑尼亚大使李耀文,并同他进行了友好的谈话。

埃及副总统沙菲宴请我大使

第5版()
专栏:

埃及副总统沙菲宴请我大使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一日电 埃及副总统侯赛因·沙菲和夫人,二月十日晚上在这里的官邸设宴招待中国驻埃及大使柴泽民和夫人。出席宴会的有埃及军工生产部长艾哈迈德·卡迈勒·巴德里等高级军政官员。

阿人民军军事友好代表团成员作访华报告

第5版()
专栏:

阿人民军军事友好代表团成员作访华报告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阿尔巴尼亚马蒂区和地拉那区二月十一日分别举行军民集会,由不久前访问过中国的阿尔巴尼亚人民军军事友好代表团成员作了访华观感报告。
阿尔巴尼亚劳动党中央委员、人民军政治部主任、人民军军事友好代表团副团长希托·恰科和阿尔巴尼亚国防部副部长、人民军军事友好代表团副团长阿里夫·哈斯科分别在马蒂区和地拉那区的集会上,畅谈了代表团在中国各地受到的亲切友好接待。他们还热烈赞扬了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领导下取得的伟大胜利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备工作。
中国驻阿尔巴尼亚大使馆武官吴好志应邀出席了地拉那区的集会。

我卫生代表团离开布加勒斯特回国

第5版()
专栏:

我卫生代表团离开布加勒斯特回国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由团长、卫生部副部长钱信忠率领的中国卫生代表团在罗马尼亚进行了友好访问后,于二月十一日乘飞机离开布加勒斯特回国。
罗马尼亚卫生部长特·布尔盖列等到机场送行。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李庭荃也到机场送行。

我乒乓球队在越南越北自治区进行访问和比赛

第5版()
专栏:

我乒乓球队在越南越北自治区进行访问和比赛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中国乒乓球队二月十日至十二日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北自治区进行了访问和友谊比赛。
十日,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越北自治区区委书记朱文晋上将,越北自治区行政委员会主席凭江少将接见了乒乓球队全体成员,并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随后,朱文晋上将和凭江少将设宴招待了中国乒乓球队全体成员。
十日晚上,中国乒乓球队和越南体育大学乒乓球队在越北自治区首府太原市进行了五场男子单打比赛、一场女子单打比赛和一场男子双打表演赛。十一日晚上,中越两国乒乓球运动员还在太原钢铁公司向五千名工人和干部进行了表演赛。中越两国运动员的精彩球艺一次又一次地博得观众的热烈掌声。
在访问期间,中国乒乓球队还参观了太原钢铁公司,并且同越南乒乓球运动员举行了座谈。

我乒乓球队访问罗马尼亚结束后回国

第5版()
专栏:

我乒乓球队访问罗马尼亚结束后回国
新华社布加勒斯特一九七四年二月十二日电 由刘书法率领的中国乒乓球队,在参加了罗马尼亚国际乒乓球锦标赛后,应邀对罗马尼亚进行了三周的友好访问,于二月十一日乘飞机回国。
在访问过程中,中国乒乓球队和罗马尼亚乒乓球队进行了三场友好比赛,并和罗马尼亚乒乓球运动员共同练球,交流球艺。中国乒乓球队还参观了工厂、学校和铁门水电站,所到之处受到了热情友好的接待。
二月七日,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李庭荃为中国乒乓球队的访问举行了招待会。二月十日,罗马尼亚全国体育运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马·德勒格尼亚为乒乓球队访问罗马尼亚举行了招待会。

苏修乞讨外债的无耻行径

第5版()
专栏:

苏修乞讨外债的无耻行径
陶秋
苏修叛徒集团为了对外侵略扩张,疯狂地扩军备战,加速国民经济军事化,使苏联经济日益陷入无可解脱的困境。他们同另一个超级大国到处争夺世界霸权,妄图称霸世界。但是,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野心很大,力量不足,底子虚弱。于是,他们一面穷凶极恶地对外进行掠夺剥削,一面又低声下气地向资本主义国家乞讨贷款。这个自称为“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成了一个到处向人伸手的乞丐。勃列日涅夫这一小撮叛徒把列宁和斯大林亲手缔造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糟蹋得不成样子。
赫鲁晓夫王朝,在国内全面复辟资本主义,在国际推行“苏美合作主宰世界”的反革命路线,把在列宁和斯大林时代曾经获得蓬勃发展的苏联经济,搞得一团糟。赫鲁晓夫不得不跑到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去乞求贷款。赫鲁晓夫曾厚颜无耻地对美国垄断资本家说:“如果美国的工业家想从我们这儿得到大批订货,那么,他们只有给我们贷款才行。”他并且发誓:如果获得贷款,一定忠实地归还借款。他还说什么“如果我们在鬼那里能借到钱的话,那么,我们也会把这笔钱还给他的”。真是无耻到了极点!尽管赫鲁晓夫跑到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低三下四,磨破嘴皮,但所得无几。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五八年到一九六三年,赫鲁晓夫王朝从西方国家取得的贷款约为五亿七千多万美元。
勃列日涅夫沿着赫鲁晓夫的道路走得更远,他的野心也比赫鲁晓夫更大。勃列日涅夫集团到处伸手,拚命扩军备战,经济上显得左支右拙,矛盾更加突出。由于苏修叛徒集团加紧推行修正主义政策,大力复辟资本主义,工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农业生产长期投资不足,经常歉收。工业生产增长率年年下降,生产技术低劣。为了应付国内日益严重的经济困难,勃列日涅夫也不得不亲自出马,跑到美国、西德等西方国家乞求贷款。西方报刊把这个超级大国的头子称之为“寻求美元的外交家”。英国《金融时报》挖苦说:“俄国人现在正在学习和大家一样靠借贷为生”。在这方面,勃列日涅夫把他的前任远远抛在后边。
据西方报刊报道,自勃列日涅夫上台以来,苏修从西方国家购买的机械和设备的价值已超过八十亿美元。一九七二年从西方购买的粮食价值就达六亿美元。苏联报刊透露,西德有九千多家公司参与对苏贸易,美国已有五十多家公司同苏修缔结协定,供应机器和设备。苏联《经济报》曾透露,为了从美国、法国、西德等西方国家购买汽车工业、化学工业、瓦斯工业、纸浆造纸工业和其他工业部所必需的成套设备和机器,苏修外贸银行同这些国家签订了大量的长期信贷协定。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七三年,苏修从西方国家乞得了七十二亿美元左右的贷款。其中三分之二以上,是一九七○年到一九七三年期间借的。如果再加上它的所谓“兄弟国家”的贷款,这种贷款一九六○年到一九七一年的不完全统计为三十三亿美元左右,那么外债总额已达一百多亿美元之巨!
这些无情的事实,对于一个超级大国,一个自封是“发达的社会主义国家”来说,是绝妙的讽刺。苏修叛徒集团这样大借外债有其险恶的用心。它企图从西方乞得贷款,投资于国内工农业,解决民用经济的困难,以便抽出资金用于大规模发展武器和对外扩张,加强争霸世界的资本。
苏修大借外债使它面对着日益高筑的债台,还本付息的问题越来越严重。据计算,在苏联对西方国家的出口贸易中,一九六○年用来偿还外债本息的只占出口值的百分之五,一九七二年已高达百分之十九。而到一九八○年苏修将要用它外汇收入的一半来偿付债务。勃列日涅夫怎样应付这种严重的局面呢?看来,解决这类问题,他的方法是很多的,有老沙皇的,也有资本帝国主义的。
首先,苏修叛徒集团更加凶狠地向苏联人民开刀,加紧搜刮民脂民膏,榨取苏联人民的血汗。比如,一再推迟偿还二百多亿卢布的内债,就是其中一例。
其次,加紧掠夺和剥削“经互会”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据不完全统计,从一九六○年到一九七一年间,苏修同东欧“经互会”国家的贸易顺差达十四亿美元以上;同一期间,苏修同第三世界国家的贸易顺差竟高达四十七亿美元之多!
另外,象老沙皇一样,大量拍卖苏联的自然资源。当然,这并不是完全为了偿还债务,还债只是其中目的之一。苏联《真理报》去年五月十六日甚至无耻鼓吹:“更充分地利用我国富饶的天然资源,并为此吸收外国的资金、设备和经验,以便将来得以用新建设项目生产出来的部分产品清偿所借的贷款。”这简直是要把苏联大拍卖。这种无耻的论调,充分暴露苏修叛徒集团堕落到何种程度。就在一九六○年到一九七一年间,苏修向西方国家拍卖了五十九亿美元的石油、煤等燃料,四十亿美元矿石及金属,三十四亿美元的木材。他们甚至把西伯利亚未开发的资源,也向西方国家的垄断资本作抵押。美国报刊嘲笑说:“克里姆林宫的负责人决定动用苏联的储备:不是黄金储备——它只有七十——八十亿美元,而是西伯利亚,那是金库,是苏联真正的财源,它蕴藏有工业世界所缺乏的原料和动力资源。克里姆林宫最高层已决定苏联同意同资本家共享这些财富。”
勃列日涅夫之流向资本主义国家乞求贷款的无耻行径,反映了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色厉内荏的虚弱本质。他们内外交困,日子很不好过。他们的所作所为,进一步暴露了自己的叛徒面目。苏修统治者们干了那么多坏事、丑事,伟大的苏联人民绝不会饶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