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我们工人能够彻底批倒孔老二

第3版()
专栏:

我们工人能够彻底批倒孔老二
沈阳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第五工程队工人 吴玉德
我们工农大众,不仅是生产斗争的主力军,也是阶级斗争的主力军;不仅是经济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主力军,也是思想、政治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主力军。批判刘少奇,我们是主力;批判林彪,我们也是主力;批判林彪鼓吹的孔孟之道,我们还是主力。批判修正主义,批判资产阶级,批判反动派,要靠我们工农大众。我们就是要批判,要斗争,要革命。这是我们应当完成的历史使命。
林彪鼓吹的孔孟之道,我们不仅能批,而且批得准,批得深,最能打中它的要害。孔孟之道是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老根,我们就是要挖掉它。不深入批林批孔,就不能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就不能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
我是个大老粗,肚里没有墨水,没有读过孔老二的书,也不懂什么“之乎者也矣焉哉”。但我们工人在旧社会受压迫剥削最重,受孔孟之道的害最深,因此体验也最深。我们虽然不懂孔老二的古董文字,但我们懂得它是反动透顶的思想,我们能够讲清它,批倒它。
比如讲,孔老二和他的徒子徒孙,鼓吹什么“天命观”,什么“天不变,道亦不变”,我们就很清楚它说的是啥意思。一句话,就是要我们相信:统治者要永远当统治者,永远骑在我们头上;受压迫者要永远受压迫,不许去造反动统治阶级的反。他们还要我们相信:剥削者生下来就该做官,作威作福;穷人生下来就该受苦,做牛做马。反动统治阶级压迫剥削人民,他们把这说成是天意,是万世不变的东西。我们认为,根本没那个事,他们说的都是骗人的鬼话!
对于孔老二的徒子徒孙董仲舒“天不变,道亦不变”这种鬼话,毛主席早就批判过。毛主席在《矛盾论》这篇著作中指出:“所谓‘天不变,道亦不变’的形而上学的思想,曾经长期地为腐朽了的封建统治阶级所拥护。”董仲舒的那套鬼话,是为腐朽了的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林彪这个反动派吹捧董仲舒,要“大家都当董仲舒”。让他见鬼去吧!要是相信他们那一套,我们就要倒霉,就一辈子也休想翻身。
世界上,无论什么事物,都会变。永远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毛主席在《矛盾论》里,针对当时中国的情形,指出:“然而事情必然会变化,在双方斗争的局势中,中国人民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所生长起来的力量必然会把中国由半殖民地变为独立国,而帝国主义则将被打倒,旧中国必然要变为新中国。”“旧的封建地主阶级将被打倒,由统治者变为被统治者,这个阶级也就会要逐步归于消灭。人民则将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由被统治者变为统治者。”这是十分英明的论断。我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这个事实说明,根本不是什么“天不变,道亦不变”!地主资产阶级统治的天,要变;地主资产阶级压迫剥削劳动人民之道,也要变。毛主席写过两句诗:“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这就是推翻地主资产阶级,使天下成为无产阶级的天下,劳动人民的天下。
林彪这个叛徒、卖国贼,看到地主资产阶级失去了他们的天堂,就从他的老祖宗孔老二那里搬来了“克己复礼”,狂吠什么“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就是要复辟资本主义,要我们由主人再变成为奴隶,让地主资本家重新骑在我们头上,让帝国主义重新骑在我们头上。一句话,就是要把天再变过去。这是绝对办不到的,我们绝不许走回头路,绝不能吃二遍苦,受二茬罪。我们要坚决保卫无产阶级专政,使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现在这场批林批孔的斗争,就是保卫社会主义新天的斗争。我们绝不容许地主资产阶级翻天,绝不容许资本主义复辟。
历代行将灭亡的反动派,为了维护和复辟旧制度,开历史倒车,都是尊孔反法。我们工农兵起来批孔,他们必然要跳出来反对。现在国民党反动派骂我们,苏修也骂我们,而且骂得很凶。敌人骂,说明我们做得对,说明我们坚持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坚持了党的基本路线。如果他们不骂我们,那就糟了,说明我们没有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如果他们表扬我们,那就更糟了,说明我们背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搞了修正主义。今天我们批林批孔,是搞马列主义,他们骂我们,是一点也不奇怪的。秦始皇反对孔老二,实行法家的主张,用当时是进步的封建生产关系去代替腐朽了的奴隶制,就被骂了两千多年。我们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原理,用社会主义去代替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敌人还能不骂我们吗?当然要骂,不骂才怪呢!我们揭露了林彪这个社会帝国主义的走狗、孔老二的孝子贤孙,今天又挖了他们的老根,批了他们的老祖宗,他们能不骂我们吗?当然要骂,不骂才怪呢!让他们骂去吧!我们工农兵批林批孔批定了,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敢批敢斗就进步 不批不斗会变修

第3版()
专栏:

敢批敢斗就进步 不批不斗会变修
大寨大队党支部副书记 梁便良
孔老二为了维护没落的奴隶制度,镇压奴隶的反抗,提出所谓“中庸之道”的哲学。林彪这个叛徒、卖国贼、孔老二的忠实信徒,为了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建立反革命的林家王朝,也拚命鼓吹“中庸之道”,把“中庸之道”当作宝贝。他胡说什么“中庸之道……合理”,宣扬“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的反动哲学,明目张胆地篡改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辩证法,对抗党的基本路线。
“中庸之道”是统治阶级用来愚弄我们劳动人民的思想工具。在阶级社会里,劳动人民和剥削阶级的斗争,历来就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根本不存在什么“中庸之道”。反动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从来不讲“中庸之道”。林彪这个坏蛋,贩卖孔老二的“中庸之道”,是妄图欺骗我们,要我们放弃同地主资产阶级的斗争,放弃同修正主义路线的斗争,好让他开倒车,搞复辟。他嘴上说“凡事勿做绝了”,但他在背后却坏事做绝,炮制了《“571工程”纪要》反革命武装政变计划,发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另立中央,复辟资本主义。这哪里是什么“中庸之道”,他是要杀人!
毛主席教导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干社会主义,就得批判“中庸之道”,就得批判“阶级斗争熄灭论”、“党内和平论”,就得同阶级敌人斗,同资本主义斗,同修正主义斗。我们大寨是在两个阶级、两条路线斗争中成长起来的。我们和地、富、反、坏、右斗,和党内的错误路线斗,和资产阶级世界观斗,和大自然斗。斗得阶级敌人垮了台,斗得资产阶级思想发了臭,斗得高山低了头,斗得河水让了路,斗得土地变了样,斗得老天认了输。七斗八斗,斗出了一个欣欣向荣的社会主义新大寨。
但是,斗争仍然很激烈。在毛主席提出“农业学大寨”的伟大号召之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借“四清”之名,推行形“左”实右的“桃园经验”,妄图砍倒毛主席亲自树立起来的大寨红旗。他们叫喊什么“越是先进,越要怀疑”。陈永贵同志同我们贫下中农一起,和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保卫了毛主席亲自树立的这面红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同修正主义路线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发展了大好形势,使大寨这面红旗更加鲜艳,大寨贫下中农的斗志更加坚强。
党的十大胜利召开以后,我们反复学习十大文件,认真贯彻十大精神,深入开展批林批孔运动,更深刻地认识到:胜利是从斗争中得来的,没有斗争就不会有胜利。斗得狠,变得快,不批不斗要变坏;批得透,就进步,不批不斗会变修。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时期,两条路线的斗争还要进行多次,我们还要长期作战。阶级敌人并没有睡大觉。我们大队有个富农分子,表面上看,走路低着头、见人三分笑,实际是“蝎子尾巴毒蛇心,笑声背后有暗剑,狡猾狐狸耍花招”。去年秋天,我们还发现有个别的人贪污集体钱财。活生生的事实证明,象我们大寨这样一个比较先进的单位,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同样是存在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我们决不上什么“中庸之道”的当,决不放下阶级斗争的武器。我们千万不要忘记党的基本路线,如果忘了它,不搞阶级斗争、路线斗争,就会亡党、亡国,我们就要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反潮流是马列主义的一个原则。”过去,我们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批判孔老二的“中庸之道”,坚持共产党的斗争哲学。今后,我们更要坚持斗争哲学,发扬反潮流的大无畏精神,批判“中庸之道”,为捍卫和执行毛主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奋斗终身。

开倒车的人决没有好下场

第3版()
专栏:

开倒车的人决没有好下场
大寨大队党支部副书记 贾存锁
奴隶主贵族的代言人孔老二,狂妄地叫喊要“克己复礼”,妄图维护和复辟奴隶制度。叛徒、卖国贼林彪,生怕剥削阶级制度在中国断了根,绝了种,学着孔老二的腔调,在阴暗角落里狂叫:“悠悠万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他把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当作万事中最大的事。孔老二和林彪唱的都是“克己复礼”的调子,走的都是开历史倒车的路子,他们都是为腐朽没落的反动统治阶级服务的。
提起开倒车,走老路,复辟人吃人的旧社会,简直把我们的肺都要气炸了。我们大寨大队,解放前,全村百分之七、八十是贫下中农,成年累月扛长工、打短工,讨吃要饭。四户地主、富农霸占全村百分之七、八十的土地。那时,大寨的天是地主富农的天,大寨的地是地主富农的地。地主富农横行霸道,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贫下中农挨打受骂,过着牛马不如的日子。那时大寨有五多:赶牛放羊的多,扛长工的多,讨吃要饭的多,卖儿卖女的多,寻死上吊的多。还流传着一首民谣:“扛长工没铺盖,卖儿郎当乞丐,终年还不清地主的债。”解放后,毛主席和共产党把穷人从苦水里救出来,翻了身,我们又走上了互助组、合作社、人民公社的金光大道,大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广大贫下中农说,现在大寨有九多:粮食打得多,林、牧、副收入多,新窑新房修得多,农业机械添置得多,卖给国家的余粮多,集体储备粮多,公共积累多,社员口粮多,群众存款多。过去粮食亩产一般年景是七、八十斤,好年景也只打百十来斤;现在粮食亩产超千斤,林、牧、副业也有了较大的发展。这些变化,这些成绩,难道是老天给我们的吗?不是!要不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要不是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哪会有今天的大寨!我们越想越觉得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越干越觉得“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社会主义道路我们走定了!林彪踩着孔老二的脚后跟,要开倒车,妄图把我们拉回到旧社会的老路上去,这万万办不到!
斗争实践告诉我们,每当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伟大胜利的时刻,反动阶级及其代表人物总是怕得要死,恨得要命,妄图把历史车轮拉向后退。解放初期,我们积极响应毛主席“组织起来”的伟大号召,走共同富裕的道路,可是有些人却叫嚷:“要想发财快,庄稼搅买卖”,妄图开倒车,把我们拉回到资本主义那里去。一九五三年办社后,集体经济越来越发展,我们卖给国家的余粮也一年比一年多,刘少奇一伙却叫喊“合作化搞糟了”,大砍合作社,妄图倒转前进的历史车轮。一九五八年以来,我们继续高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三面红旗,步子迈得更快了。刘少奇一伙大搞资本主义复辟活动,又胡说什么人民公社“办早了”,大跃进是“得不偿失”,等等,鼓吹“三自一包”、“四大自由”。我们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引下,在阶级斗争和路线斗争中,寸步不让,巩固了社会主义集体经济,使社会主义事业胜利地前进。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彻底摧毁了以刘少奇为头子的资产阶级司令部以后,林彪又跳了出来,妄图复辟资本主义。历史的经验证明,在任何时候,都有开倒车的人。我们共产党人的任务,就是要当好社会主义的火车头,加大油门开社会主义的快车,把那些妄图阻挡历史车轮前进的跳梁小丑轧得粉身碎骨。妄图开倒车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批判旧礼教 撑起“半边天”

第3版()
专栏:

批判旧礼教 撑起“半边天”
大寨大队党支部副书记 宋立英
孔老二这只披着羊皮的狼,站在奴隶主的立场上,给妇女规定了一整套的“纲纪”、“礼教”、“道德”,满口喷血地狂吠什么“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他的信徒们又炮制了什么“三纲五常”、“三从四德”,这一切,象“紧箍咒”一样,束缚我们妇女的手脚。两千多年来,“男尊女卑”的封建礼教象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不知断送了多少妇女的性命!旧社会,我们大寨妇女也和全国劳动妇女一样,受尽了压迫。那时候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死了男人塌了天,死了妇女掉泥皮”。意思是说,妇女好比墙上的泥皮。妇女是最低下的奴隶,会说话的牛马。那时候,真是“妇女活着不是人,一切权利剥夺净”。
毛主席说:“全国妇女起来之日,就是中国革命胜利之时。”在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成千成万的劳动妇女为了获得自身解放,为了全阶级、全民族的利益,参加了革命。多少女英雄,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为革命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刘胡兰等革命先烈,就是我们妇女的光辉榜样。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我国劳动妇女,走上了各种劳动岗位,担负起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任,真正撑起了“半边天”,当家做了主人。我们大寨妇女,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积极参加三大革命运动,和“男尊女卑”的反动礼教作斗争。我们同男社员一道,改天换地,把旧大寨变成了新大寨。前年和去年,天大旱,我们大寨妇女总动员,一齐投入了抗旱战斗。特别是铁姑娘队,干得更猛,用从来没见过的大干,战胜了从来没见过的大旱,夺得了从来没见过的大丰收。大队的各种农活,我们妇女都干,从下种到施肥,从间苗到中耕,从收割到打场,离开了我们妇女,戏就唱不成。现在,大队党支部九个委员中,就有三个是女的,我们妇女也能掌大印。在党支部积极支持下,我们同轻视妇女的思想进行了斗争,实现了男女同工同酬。我们同封建的婚姻制度残余彻底决裂,真正实现了婚姻自主。
伟大领袖毛主席,从来最关心我们广大妇女,支持我们广大妇女。毛主席说:“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男同志能办到的事情,女同志也能办得到。”但是,刘少奇、林彪这些大坏蛋,倒行逆施,抬出孔老二的亡灵,说什么“妇女意识落后”,“妇女的精力要放在丈夫身上”。妄图用孔孟之道这条血泪斑斑的罪恶绳索,把我们妇女重新捆绑起来,推进黑古隆洞的古井,真是痴心妄想!林彪妄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这只能同他的老祖宗孔老二一样,成为遗臭万年的可怜虫,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

斥“群氓”邪说

第3版()
专栏:

斥“群氓”邪说
海军某部战士 石国仕
孔老二这个没落奴隶主阶级的代言人,在奴隶制行将崩溃的时候,惶惶若丧家之犬,四处奔走,上窜下跳,喋喋不休地叫喊什么“生而知之者,上也”,“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意思就是说:生来就有知识的人是当然的统治者,被压迫的奴隶是天生愚笨的“群氓”,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妄图用这些“群氓”邪说来维护摇摇欲坠的奴隶主制度。
人间事,无独有偶。二千多年以后,孔老二的这种“群氓”邪说又被野心家、阴谋家林彪奉若神明,重新祭起。林彪自称“天马”,以“至贵”、“超人”自居。还胡说什么:“我的脑袋长得好,和别人的不一样,特别灵。”污蔑劳动人民只会说“恭喜发财”,只能想“油盐酱醋柴,妻子儿女”。完全继承了孔老二的一套反动思想。
毛主席指出:“真正亲知的是天下实践着的人”,“中国人民中间,实在有成千成万的‘诸葛亮’”,“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毛主席的这些英明论断,是对孔孟、林彪的“群氓”邪说的有力批判,彻底粉碎了所谓“上智下愚”的荒谬论调。
孔老二这个倒行逆施的小丑,为什么要疯狂地鼓吹“群氓”邪说呢?没落奴隶主阶级的另一个鼓吹“群氓”邪说的代表孟轲一语道破了天机,“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这就十分清楚地表明,他们的罪恶目的是为了把自己装扮成“当今之世”的救世主。
林彪这个不读书,不看报,不看文件,什么学问也没有的大党阀、大军阀,为什么要贩卖孔老二的“群氓”邪说呢?原来是妄图借孔老二的幽灵来为自己的卑劣行为辩护,其目的是要人们承认他的“脑子特别灵”,以便“名正言顺”地“摆”在“当今之世”的“儿皇帝”位置上,妄图在我国实行法西斯独裁统治。
孔丘、林彪之流的“群氓”邪说,虽然就象一条浑身脓血的癞皮狗,一牵出来就令人感到丑恶而腥臭。但我们应当记住“讲道学,讲理学,尊孔子,千篇一律”的那些“老调子还未唱完”。剥削阶级的新的代表人物还会把这个遍体溃疡的癞皮狗,装扮成金灿灿的花麒麟,牵出来招摇过市,愚弄人民。这就要求我们牢记党的基本路线,经常理一理他们的黑线,查一查他们的老根。把他们的老祖宗挖出来一对照,他们的画皮就会脱落干净,露出丑恶的本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