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毛主席语录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

发扬无产阶级革命精神 打好批林批孔这一仗 郑州参加“二七”罢工的老工人狠批林彪利用孔孟之道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

第1版()
专栏:

发扬无产阶级革命精神 打好批林批孔这一仗
郑州参加“二七”罢工的老工人狠批林彪利用孔孟之道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
新华社郑州一九七四年二月六日电 在纪念京汉铁路工人“二七”大罢工五十一周年的日子里,郑州市参加过当年罢工斗争的“二七”老工人连续召开座谈会、批判会,作报告,写批判文章,用亲身经历的事实,批判林彪鼓吹“中庸之道”,反对马克思主义斗争哲学的罪行,决心继承并发扬敢于反潮流的革命精神,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把批林批孔的斗争进行到底。
“二七”老工人都遭受过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剥削,有着丰富的斗争经验,阶级斗争的历史使他们深深懂得:对反动派,就是要坚决地斗,一斗到底!当年曾经多次冒着风险及时传递京汉铁路总工会命令的郑国钧,在批判会上把大军阀吴佩孚和林彪的反革命言行加以对照,揭露“中庸之道”就是反动统治阶级的压迫之道,剥削之道。郑国钧说:
“我今年六十七岁了。十三岁那年,我刚到京汉铁路郑州机厂当童工,就听到封建军阀吴佩孚大喊大叫:‘孔子圣德,师表万世,昭垂千古。’他假惺惺地通电发表了所谓的‘保护劳工’的政治主张,宣称什么内战胜利后要给工人发双薪。一九二三年一月三十一日,老奸巨猾的吴佩孚一面在和总工会筹委会代表谈判时,欺骗工人说:‘你们工人的事,我没有不赞成的’,一面却穷凶极恶地阻挠、破坏京汉铁路工人在郑州开会成立总工会。那时候,资本家也大肆叫嚣,说什么工人的‘工’字就不能过头,往上一出头就成了‘土’字,往下一伸腿就是‘干’字,不入土也得干涸,极力诬蔑我们工人,妄图扑灭工人的斗争怒火。吴佩孚阻挠京汉铁路工人成立总工会和破坏全线工人罢工的阴谋失败以后,更加凶相毕露。一九二三年二月七日,他一次就杀害我们工人三十多名,打伤工人二百多名,逮捕工人六十多名,制造了全国有名的‘二七’大惨案。铁的事实戳穿了吴佩孚宣扬‘保护劳工’的画皮及其一套谎言。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两面派、叛徒、卖国贼林彪躲在阴暗角落里,干着妄图复辟资本主义,梦想建立林家封建法西斯世袭王朝的罪恶勾当,口口声声大谈孔孟,贩卖‘中庸之道’,这就使人清楚地看出,林彪和当年的封建军阀吴佩孚和孔老二,完全是一路货色。”
共产党员、郑州“二七”纪念塔管理处负责人李全德,是“二七”大罢工期间的工人敢死队队员。当年他不畏强暴,不怕刀枪,勇敢地战斗在第一线。他在批林批孔座谈会上说:“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的哲学。事实证明,无产阶级只有斗争,才能生存;只有斗争,才能求得解放;只有斗争,才能保住无产阶级江山永远不变颜色。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中国共产党诞生以后,党就教育我们工人不信天,不信地,全靠自己救自己,号召我们团结起来,同压在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作斗争。在当时的夜校里,教员在第一课就告诉我们,工人阶级能够顶天立地,是世界的主人。在党的教育下,我们找到了受压迫受剥削的根本原因,认清了翻身求解放的道路,明白了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就是要埋葬旧世界,因此积极参加同反动派的斗争。我们那时的战歌是:‘军阀手中铁,工人颈上血,头可断,肢可裂,奋斗的精神不消灭,劳苦的群众们快起来团结战斗。’‘二七’大罢工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显示了工人阶级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李全德愤怒地说:“林彪抬出孔老二这具僵尸,鼓吹‘中庸之道’和什么‘两斗皆仇,两和皆友’的反动谬论,真是可恶之极!我们工人绝不相信他们那一套鬼话!我们一定要彻底揭穿林彪和孔老二鼓吹的‘中庸之道’的反动实质。”
“二七”大罢工时的工人纠察队员周云青,在批林批孔斗争中,一连几个晚上把孙女叫到床前,自己说,孙女记,爷孙俩共同起草大批判文章。他在郑州铁路局工人干部学习班上发言,要大家继承“二七”大罢工的光荣传统,发扬敢于斗争的革命精神,把批林批孔斗争进行到底。周云青说:“斩草要除根,砍树要刨根。孔老二虽然死了二千多年了,但他的反动思想还在社会上发臭。反动阶级利用孔孟之道搞复辟,我们党的历史上的一些机会主义路线头子,也都是尊孔反法,鼓吹孔孟之道的。我们必须深入批林批孔,挖掉林彪修正主义路线的老根,巩固和发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成果。”
郑州市的“二七”老工人们说:批林批孔是当前全党、全军、全国人民的头等大事,我们人老不服老,一定要站在这场斗争的第一线。“二七”大罢工时的工人纠察队员王家妞,在旧社会跟着母亲讨过饭,给地主当过长工、佃户,给资本家干过养路工,饱尝了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剥削。现在他家里有的当工人,有的是干部,有的在读书,吃穿不愁,全家还添置了自行车、收音机、缝纫机等。他说:这真是两个社会两重天呵!林彪妄图复辟资本主义,开历史倒车,叫我们劳动人民受二茬罪,吃二遍苦,我们工人绝对不答应,就是要把他批深批透!许多退休的“二七”老工人用亲身经历的新旧社会的对比,批判林彪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极右实质,教育青年和自己的子孙认真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深入批林批孔,当好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图片

第1版()
专栏:

北京二七机车车辆工厂的“二七”退休老工人写批林批孔文章,出大批判专栏,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作新旧社会对比,狠批林彪利用孔孟之道复辟资本主义的罪行。 新华社记者摄

云南建水县第一中学师生认真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 联系教育革命实际深入批林批孔

第1版()
专栏:

云南建水县第一中学师生认真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
联系教育革命实际深入批林批孔
据新华社昆明电 云南省建水县第一中学师生认真学习马列和毛主席著作,紧密联系实际深入批林批孔,推动学校教育革命不断向前发展。
建水一中的校址,就是过去的一座孔庙。批林批孔中,学校党支部组织师生对孔庙的剥削史进行了调查。在旧社会,这座孔庙占有良田二百八十多亩,每年剥削农民“学租”四万多斤黄谷,还搜刮各种捐税作为管理庙宇和祭孔之用。城乡劳动人民深受其害,缴租纳税稍有怠慢,便被加以“不尊重圣人”的罪名,甚至“送官究办”。而那些反动统治者则借筹办“祭孔”为名,大吃大喝,贪污肥私。师生们开展了现场批判,受到活生生的阶级斗争教育。他们看到历代反动派都尊孔,利用尊孔来欺压人民。林彪也和历代反动派一样,尊孔反法,把孔孟之道作为他阴谋篡党夺权、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思想武器。师生们说:是尊孔还是批孔,这是两个阶级、两条路线的严重斗争。要防止复辟,要继续革命,就必须深入批林批孔。全校师生办起了批林批孔大批判专栏,召开大、小批判会,写批判文章,促使批林批孔的革命烈火越烧越旺。
在批林批孔斗争中,师生们为了掌握思想武器,更刻苦地学习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全校师生组织了许多学习马列小组,学习《国家与革命》、《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马列著作和毛主席著作。
学校党支部还积极引导革命师生联系自己的思想实际,在批林批孔中清除封、资、修的影响,促进世界观的改造。在批判孔子鼓吹的“学而优则仕”和林彪一类骗子攻击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等的反动谬论时,许多师生联系思想进行批判,努力肃清其流毒,进一步提高为革命而教,为革命而学的自觉性。有些同学谈到,过去把上学读书看作脱离农村劳动的手段,现在认识到这正是林彪和孔子反动思想毒害的结果。他们表示,一定积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毕业后立即奔赴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做一代社会主义的新农民。
建水县第一中学通过批林批孔斗争,巩固和发展了教育革命的成果。现在,这所学校开门办学搞得更好了。政治课请城关镇党委副书记讲当前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并到街道去进行社会调查,结合学习课文,使学生对党的基本路线有了更深的理解。语文课结合调查孔庙的剥削史,由学生查阅资料,进行研究,教师做启发性辅导,然后写出批判文章,培养了学生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敢于同旧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第1版()
专栏:

敢于同旧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女大学生白启娴同农民社员结婚,《河北日报》发表她的来信和编者按,支持她的革命行动,批判那种看不起农民的旧传统观念
新华社石家庄一九七四年二月六日电 女大学毕业生白启娴,一九六八年到河北省沧县阎村公社相国庄大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后来在这个公社的中学当教师,同一个普通社员结了婚。这件事遭到了一些有旧思想的人的嘲笑。白启娴为此写了一封信给《河北日报》,批判那些看不起农民的旧传统观念。一月二十七日,《河北日报》以《敢于同旧传统观念彻底决裂》为题,发表了白启娴的来信,并且发表了编者按。现将白启娴同志的信及《河北日报》编者按的摘要转发如下:
《河北日报》编者按:我们热情地向广大读者推荐白启娴同志的来信。这封信,是一篇生动的批林、批孔和进行路线教育的好教材。从对白启娴扎根农村、与农民结婚的两种不同态度,可以看出孔孟之道所宣扬的轻视劳动、鄙视劳动人民以及林彪一类骗子反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反对知识分子走与工农相结合道路的反动思想流毒,还远远没有肃清,旧的传统观念还十分顽固。一切革命同志,为了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都应该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积极投入这场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深入批判孔孟之道和林彪路线的极右实质。我们希望涌现出更多的敢于与地主资产阶级的旧思想、旧传统观念决裂,敢于反潮流的人物,这对于反修、防修,对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是有其深远意义的。

白启娴同志的来信

第1版()
专栏:

白启娴同志的来信编辑同志:
这几天,我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有些事总是逼着我想:为什么一个大学毕业生嫁了农民就被人嘲笑!
我叫白启娴,一九六八年在河北师范大学毕业,当年十二月,到沧县阎村公社相国庄大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在党组织和贫下中农的关怀、教育下,经过火热的三大革命运动锻炼,使我体会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是一条金光大道,贫下中农是最好的老师。在农村,有学不完的知识,干不完的事业。我爱上了农村,决心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一年以后,我在这里落了户,和一个普通农民结了婚。
没想到,我就象做了一件大逆不道的事,不断遭到一些人的白眼和讥讽。有的说:“一个北京生、北京长的大学毕业生,嫁个庄稼汉,真可惜。”有的说我没远见,没志气,没出息。甚至还有人给我起外号,骂我“少心眼,缺一窍,大傻瓜”。就连我父亲思想也不通,说是“一个大学生不简单,不讲女攀高门,门当户对,也应找个差不多的对象,嫁个农民,一辈子落在农村,有什么前途。”一句话,我这个原来在一些人眼里“了不起”的大学生,竟因为嫁了农民,反被一些人看不起了。
“关心”、“惋惜”也好,讥讽、白眼也罢,我从没有屈服。我懂得,我和那些人的立脚点不同,想的不是一个理,怎能互相理解!有人认为农村生活苦,我觉得“淡饭粗茶分外香”;有人说嫁个农民没出息,依我看,那种贪图个人享受、看不起嫁庄稼汉的人最可卑;有人嫌我太土气,连我的小孩也挨白眼,被叫作“小土包子”,我却从心眼里看不起那种小看农民的“人物”;有人嫌农民脏,这是世界观的问题。毛主席教导我们:“尽管他们手是黑的,脚上有牛屎,还是比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都干净。”请问,没有大粪臭,那有五谷香?没有农民种庄稼,怎能落实“广积粮”?我看农民的光荣和自豪也就在这里!有人说,落在农村没前途,我坚信在广阔的农村奋斗终生大有作为,前途无量。
一九七一年二月,组织分配我当了中学教师,几年来,尽管我对党的教育事业尽心尽力地干,但遭受的讥讽和白眼却有增无减。就在前几天,对我震动较大的一件事发生了。
那天,我们学校给教师分配铺炕的干草,有一位教师硬说分配不公,当场骂街。我认为一个教师这样做,实在不应该,就直率地对这件事发表了意见。那位教师不但不接受批评,反而劈头盖脸地对我说:“你不觉丑,你落个这下场,全县都知道,你不觉丑?!”很显然,这又是指我嫁给农民的事。这样的话,竟出自一个教师之口,使我一连几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不是因为我“觉丑”,怕人家看不起,而是想不通这个问题:我父亲十二岁到工厂学徒,母亲从小卖给一个姓孙的当丫头,不用说学文化,连自己的真姓都不知道。今天,我成了我家祖祖辈辈第一个大学生,难道党培养我们,劳动人民用血汗把我们养大,就是为了让我们看不起劳动人民,忘记自己的祖宗?难道一个大学生,只有嫁个工人、干部才光彩,嫁个农民就丢丑?这使我不由地想到孔老二大骂向他请教种田种菜的学生樊迟是“小人”,想到历代剥削阶级都“望子成龙”、“教女成凤”,如果用这样的旧思想去教育学生,会把劳动人民的子女引向何方,会把教育革命引向何方?
类似这样的事,使我万分气闷。我认为几千年来遗留下来的这种看不起农民,轻视农业劳动的腐朽思想应该批判,这对于缩小三大差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反修、防修,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这是一场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阶级斗争,你不斗它,它就斗你,应当主动地向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意识形态展开进攻。
以上是我的一些粗浅的想法,供你们考虑。
谨致革命的敬礼!
沧县阎村公社中学教师 白启娴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二十七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