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南朝鲜当局必须遵守南北联合声明放弃分裂政策

第6版()
专栏:

柳章植在朝鲜南北协调委员会两副主席接触中发言
南朝鲜当局必须遵守南北联合声明放弃分裂政策
《劳动新闻》谴责南朝鲜当局镇压人民争取和平统一祖国的运动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一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在朝鲜北方提议下,朝鲜南北协调委员会两位副主席一月三十日在板门店进行了接触。
北方副主席柳章植在接触中首先发言。他揭露南朝鲜方面一方面同北方进行对话,另一方面继续玩弄“紧急状态”、“十月维新”的把戏,公然宣布“两个朝鲜”的政策。这是对对话的另一方和向往和平统一的南朝鲜人民的愚弄,是完全违背七·四朝鲜南北联合声明的。
柳章植说:“南朝鲜方面以‘时期’不恰当和‘多余’为借口拒绝我们提出的一切合理的提案,反而一味追求南北较量、分裂和战争政策。”
他说,最近,在南朝鲜宣布所谓“紧急措施”前后,进一步加紧对共和国北半部的敌对行动以及对南朝鲜人民统一运动的镇压,这已成为朝鲜人民争取祖国统一的全民族的爱国事业的严重障碍。
柳章植指出,南朝鲜方面必须抛弃现在坚持的立场,认真遵守七·四朝鲜南北联合声明,同时要保障南朝鲜政党、社会团体和各阶层人民能够自由参加争取祖国统一的全民族爱国事业的条件。
接触中就南北协调委员会的改组问题进行了讨论。柳章植表明了北方对改组协调委员会的立场,这就是要在北方和南方当局的代表、国内外的一切政党、团体以及各阶层人民的代表广泛参加的条件下来改组协调委员会。他还明确指出,南朝鲜“中央情报部”成员和鼓吹民族分裂的个人和团体没有资格参加这种讨论解决国家统一问题的机构。
在接触中,南朝鲜方面提出了与国家统一问题没有丝毫关系的所谓南北方“和平共处”和南北方签订“互不侵犯条约”的问题。柳章植指出,南朝鲜方面提出的这些荒唐主张,是它们一贯推行的分裂政策、战争政策的继续,也是回避北方提出的缔结和平协定的正当建议的挡箭牌。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一日电 朝鲜《劳动新闻》二月一日就朝鲜南北协调委员会两位副主席的第三次接触发表评论员文章,指出南朝鲜当局必须停止镇压南朝鲜人民和各阶层人士争取和平统一祖国的运动,立即接受北方提出的合理建议。
文章说:朴正熙集团“今天在南朝鲜推行的所谓‘紧急措施’,正是用刺刀来推进他们所追求的较量、分裂和战争阴谋活动的行径”。
文章说:“事实上,自从南朝鲜宣布‘紧急措施’以后,对我们进行更加嚣张的敌对行为和对南朝鲜人民的镇压行径已成为阻挡我国人民争取祖国统一的爱国事业的严重障碍。”
文章说:“南朝鲜方面进行诬蔑,说什么我方关于扩大和改组协调委员会的正当建议是为使协调委员会‘变质’,把它变成‘政治宣传场所’。”文章指出:“这是不希望联合民族的力量来开辟统一的道路、只迷恋于继续保持分裂状态的人所发出的鼓噪。”
文章说:“在那一天的接触中,南朝鲜方面采取的立场和提出的主张,再次证明他们不是谋求团结,而是追求较量,不是搞统一,而是阴谋策划分裂,不是想实现一个朝鲜,而是追求‘两个朝鲜’,不是希望对话成功,而是妄想破坏对话。”
文章说:“如果南朝鲜方面立场是真正想使对话引向成功、实现统一,首先就不应对我们进行诽谤中伤,应当回到南北联合声明精神上来,诚实地参加对话。”

越南祖国战线支持朝鲜各政党团体联合声明 谴责南朝鲜朴正熙集团的“紧急措施”

第6版()
专栏:

越南祖国战线支持朝鲜各政党团体联合声明
谴责南朝鲜朴正熙集团的“紧急措施”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四年二月一日电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越南祖国战线中央委员会最近打电报给朝鲜祖国统一民主主义战线中央委员会,表示坚决支持朝鲜各政党和社会团体一月十五日在联合声明中所阐述的反对朴正熙集团的“紧急措施”的正确立场。
电报强烈谴责朴正熙集团的法西斯行径,要求南朝鲜当局必须立即取消“紧急措施”,保障南朝鲜各政党、社会团体和爱国人民的民主权利,不得阻挠朝鲜统一祖国的事业。
电报说:“我们坚信,南朝鲜各阶层人民,发扬不屈的斗争传统,继续紧密团结,为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而顽强斗争,必将使斗争能够取得许多更加巨大的胜利。朝鲜人民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旨在自主和平统一祖国的正义斗争事业,必将取得辉煌的胜利。”

在南朝鲜人民反独裁争民主的革命风暴冲击下 朴正熙集团反动统治陷入日益严重困境

第6版()
专栏:

在南朝鲜人民反独裁争民主的革命风暴冲击下
朴正熙集团反动统治陷入日益严重困境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一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南朝鲜朴正熙集团镇压人民、剥削人民的反动行径,遭到南朝鲜人民日益强烈的反抗,陷入了越来越严重的困境。
朴正熙集团早就吹嘘南朝鲜“政治稳定”,自认为依靠刺刀就可维持它的反动统治。可是,过去一年此伏彼起的南朝鲜人民反独裁、争民主的革命风暴,进一步粉碎了朴正熙集团的痴心妄想。
有着统一祖国强烈愿望的南朝鲜人民,对朴正熙集团分裂朝鲜的阴谋非常愤慨。在南朝鲜人民的不断斗争和强烈要求下,朴正熙集团被迫在一九七二年七月不得不同意发表南北联合声明,举行南北会谈。但是朴正熙集团对南北会谈毫无诚意,妄图以接受会谈来缓和南朝鲜人民对它的不满和反抗。因此,它一面参加会谈,一面拖延和破坏会谈,同时在南朝鲜加强法西斯统治。这更加激起南朝鲜人民的反对。南朝鲜的一些在野党也对朴正熙集团在南北会谈中排斥它们表示强烈不满。去年八月,朴正熙集团用卑劣手段在日本东京绑架了南朝鲜民主人士金大中,妄图以高压手段来摆脱孤立处境。结果适得其反,金大中事件成了在去年十月爆发的、持续达四个月之久的反独裁、争民主群众运动的导火线。这次运动规模之大,时间持续之久,在南朝鲜历史上都是少有的。在斗争中,青年学生打先锋,一些过去参加政治活动较少的女学生和宗教界人士也投入了斗争的行列。一些新闻界人士不顾朴正熙集团的压制,坚持报道斗争消息,支持青年学生。旅居海外的朝鲜侨民也纷纷谴责朴正熙集团的法西斯统治,使朴正熙集团处于四面楚歌之中。
朴正熙集团的政治危机,还表现在它内部存在的尖锐矛盾上。朴正熙集团靠反动军队和特务组织来维持法西斯统治,同时又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互相牵制。去年,朴正熙利用以李厚洛为头子的“中央情报部”的特务,用“贪污舞弊”的罪名逮捕和囚禁了汉城“警备司令”尹必镛、陆军“保安司令部参谋长”等高级军官。去年十月,他又下令解散“海军陆战队司令部”。去年十二月,由于金大中事件引起了各界人士对特务组织的公愤,朴正熙便趁“改组内阁”之机,把李厚洛搞下台。朴正熙同他的伪政府“总理”金钟泌之间的矛盾也很深。随着南朝鲜政治局势进一步动荡,朴正熙集团的内部矛盾还将进一步加剧。
在经济上,朴正熙集团也面临着严重危机。它一贯吹嘘的所谓南朝鲜“经济繁荣”和“高度发展”的真相,已充分暴露。
朴正熙集团依靠借贷度日,负债累累,目前欠外债竟达四十亿美元。朴正熙集团还计划在今年接受贷款十四亿五千万美元,把贷款作为救命稻草。
引进外国垄断资本在南朝鲜设工厂、办企业,是朴正熙集团制造虚假“繁荣”的一个办法。它设立所谓“出口自由区”、“经济协作圈”,为外国资本渗入南朝鲜大开方便之门。到去年九月,外国垄断资本在南朝鲜的投资已达五亿零一百万美元,投资项目达六百一十五个。仅去年上半年日本在南朝鲜的投资就有一亿六千万美元。南朝鲜的炼油、合成树脂、纸浆、汽车装配等工业完全被外国资本所控制,电力、冶金、运输和化肥等工业也多控制在外国资本手中。这些外国企业不仅利用南朝鲜的廉价劳动力,还对南朝鲜人民进行敲骨吸髓的剥削,攫取大量利润。
在这种情况下,南朝鲜的民族经济受到严重摧残,许多中小企业被迫停工倒闭。一九七三年上半年,南朝鲜的中小企业开工的只达百分之七十二点二。
依靠外国资本和进口原料加工的南朝鲜经济,在去年国际石油危机的冲击下,许多企业开工率猛降,各种运输大量减少班次。汉城闹市区晚上漆黑一片。南朝鲜到处囤积居奇成风,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继去年十二月初石油和石油产品大幅度涨价以后,今年年初生活必需品又比去年十二月初上涨了百分之五十,从大米、面粉、干电池、火柴、肥皂到教科书和手纸都一再涨价。
在朴正熙集团和外国垄断资本的盘剥、掠夺下,南朝鲜的农业生产日益衰退,耕地面积不断减少。过去被称为“朝鲜粮仓”的南朝鲜,一九七二年进口粮食三百一十万吨,去年又进口了三百三十万吨,但仍不能满足需要。朴正熙集团只得规定在城市每星期有五天为“无米日”。
据朴正熙集团公布的材料,南朝鲜劳动人民每天从事十二至十四个小时以上的繁重劳动。仅一九七二年一年,就有四万六千三百多名劳动者遭到了工伤事故,其中有七百余人悲惨地死亡,三千多人残废。在南朝鲜因不堪生活困苦而自杀的人数,每年都有一万人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朴正熙最近也不能不承认南朝鲜经济“面临严重困难”。他在今年一月抛出所谓第三号“紧急措施”,徒劳地想扭转南朝鲜经济千疮百孔的局面。
去年一年也是朴正熙集团在国际上连遭失败、处境日益孤立的一年。去年六月,朴正熙集团发表了所谓“对外政策特别声明”,收起了一贯自封的所谓它是朝鲜“唯一合法政府”的招牌,主张朝鲜北方和南方同时加入联合国,妄图用制造“两个朝鲜”来挤进联合国,从而永久分裂朝鲜,但是,去年十一月,联合国大会政治和安全委员会通过一项声明,决定解散过去美帝国主义用来干涉朝鲜、支持朴正熙集团的反动工具“联合国韩国统一复兴委员会”,并希望朝鲜北方和南方本着朝鲜南北联合声明的精神,继续进行对话。这使朴正熙集团挤进联合国和制造“两个朝鲜”的阴谋未能得逞。
现在,尽管朴正熙集团加紧采取法西斯镇压措施,大批逮捕、囚禁各界人士和人民群众。但是,南朝鲜人民反独裁、争民主的斗争方兴未艾。可以预料,在不久的将来还要出现新的斗争高潮,将给予内外交困的朴正熙集团以更加沉重的打击。

美机侵入朝鲜北半部进行侦察挑衅活动

第6版()
专栏:

美机侵入朝鲜北半部进行侦察挑衅活动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四年二月一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美军“SR—71”高速高空侦察机一架于一月三十日十三时左右侵入朝鲜军事分界线上空,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半部进行侦察和挑衅活动。
报道说:“最近时期,美帝侵略军进一步加剧反对共和国北半部的各种敌对行径,新年以来,仅派遣‘SR—71’高速高空侦察机进行侦察活动就达九次之多。”
报道说:“美帝侵略者必须清楚地认识到粗暴地违反朝鲜停战协定、继续加剧紧张局势的这种挑衅阴谋活动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科威特《每日新闻》发表文章指出 阿拉伯国家运用石油武器是为了打击以色列

第6版()
专栏:

科威特《每日新闻》发表文章指出
阿拉伯国家运用石油武器是为了打击以色列
新华社科威特一九七四年一月三十一日电 科威特《每日新闻》一月三十一日发表文章,驳斥在伦敦出版的《石油新闻》(一九七三年十二月号)对阿拉伯国家用石油作武器的攻击时指出,阿拉伯国家运用石油武器是为了打击以色列,拒绝同援助以色列的国家进行石油贸易,而“不是要损害西方国家的经济或使他们的居民挨冻”。
文章说:“自封有权以任何方式、在任何时候使用武力来适应其扩张主义和侵略政策的,是以色列,而不是阿拉伯国家政府。硬要赖在被占领的土地上的,也是以色列,而不是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引起目前燃料短缺的还是以色列,而不是阿拉伯国家的政府。”
文章还说:“阿拉伯国家的政府开始实行削减石油生产的政策是为了自卫,也是十月战争的直接结果,十月战争又是以色列拒绝撤出一九六七年占领的阿拉伯领土的结果。”文章指出:“在这种情况下,阿拉伯国家只有用一切办法来解放被占领的土地,没有别的选择。”“他们仅仅是拒绝同那些援助自己的敌人或对要求以色列军队撤出阿拉伯领土和承认巴勒斯坦人民合法权利不采取积极立场的国家进行这项战略商品——石油的贸易而已。”

西德国防部长对记者发表谈话指出 北大西洋国家对苏联海军扩张感到忧虑

第6版()
专栏:

西德国防部长对记者发表谈话指出
北大西洋国家对苏联海军扩张感到忧虑
新华社波恩一九七四年一月三十一日电 西德国防部长勒伯尔最近在回答西德《德意志报》记者时指出,北大西洋国家对苏联的海军扩张感到忧虑。
勒伯尔在这篇将刊登在二月一日的《德意志报》上的谈话中说,“北大西洋国家正忧虑地注视着在俄国北部及其前沿海域内苏联实力的加强。苏联的舰队活动已经越出北海,即:沿冰岛周围,一直延伸到大西洋,直抵美洲沿海。此外我们可以证实,以摩尔曼斯克附近为基地的(苏联)北方舰队拥有一百八十艘潜艇,其中很多是具有很大活动半径的。这种发展影响到欧洲和美洲之间漫长的海上通道”。
勒伯尔强调指出,苏联海军的这种扩张“已经迫使”西德同北大西洋盟国的海军要“作好足够的准备以对付苏联力量转移所产生的可能后果”。

去年十月中东战争后 苏联向以色列的移民率增加百分之五十

第6版()
专栏:

去年十月中东战争后
苏联向以色列的移民率增加百分之五十
新华社一九七四年二月一日讯 特拉维夫消息:在去年十月中东战争爆发后的三个月中,移居以色列的苏联犹太人每月比前九个月增加约百分之五十。
据以色列的通讯社一月三十日宣布,去年全年有三万三千六百名苏联犹太人移居以色列,其中的二万二千五百七十五名是头九个月去的,每月平均为二千五百零八名;一万一千零二十五名是在十月战争后的三个月去的,每月平均为三千六百七十五名。
一九七三年苏联犹太人移居以色列的数字比历年最高的一九七二年多一千多名,等于一九六一年至一九七○年的总数一万零三百三十人的三倍。

日本的三个城市奈良、横滨、神户

第6版()
专栏:国际资料

日本的三个城市奈良、横滨、神户
奈良
奈良,位于日本本州近畿地方中部,面积二百一十二平方公里,人口约二十多万,是奈良县的首府。公元八世纪时,奈良是日本的首都,是日本古代文化的发源地,风景优美,有许多名胜古迹。
约在一千二百多年前,日本元明天皇由飞鸟迁都奈良,仿照中国唐朝的首都长安城(现西安市)修建了平城京。今天的奈良是平城京的一部分。平城京是当时日中两国人民友好往来的中心。
近年来,我国不少代表团到日本访问时到过奈良。鉴于奈良与我国西安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历史,一九七三年十月日中文化交流协会代表团访问我国时,中日双方一致同意把奈良与西安结成友好城市。横滨
横滨,位于日本本州东南部的关东地方,是神奈川县首府。横滨是日本第三大城市,它濒临东京湾,是日本著名的国际贸易港口,也是日本的著名工业城市。全市面积为四百二十三平方公里,人口二百五十万。
横滨港开港于一八五九年,是日中贸易的重要门户之一。一九五二年,日本货船开始在横滨—上海航线上航行。随着中日贸易的不断发展,我国由上海开往横滨的货船也日益增多。
横滨市与我国上海市不仅早有贸易往来,近年来两个城市之间的友好往来也不断增多。继一九六六年横滨市少年足球队访问上海之后,一九七二年八月,上海少年足球队访问了横滨。一九七三年六月,横滨市高中篮球队访问了上海。同年年底,在横滨市举办了有关介绍上海市的展览会。
一九七三年十一月横滨市市长飞鸟田一雄应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的邀请,率领代表团到上海访问。十一月三十日,宣布横滨与上海结成友好城市。神户
神户,位于日本本州兵库县东部,是兵库县首府,也是日本
大阪—神户工业地区的重
要工业城市和日本的重要
国际贸易港口。全市面积
五百九十二平方公里,人口一百二十九万。
神户港原称兵库港,位于大阪湾西部,依山面海,是一个天然良港,开港于一八六八年。早在公元三世纪,神户就同我国开始了文化往来,而后也有了贸易往来。一九七二年,神户港对我国贸易的吞吐量为七十六万五千多吨,居日本全国第一位。
一九七三年六月,神户市市长宫崎辰雄等一行访问了我国天津,六月二十四日,神户与天津宣布结成友好城市。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