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用“两点论”帮助干部

第2版()
专栏:

用“两点论”帮助干部
广西平南县大陈公社党委书记 梁务林
我感到,做思想工作要运用“两点论”。对待干部的缺点和错误,必须从“团结——批评——团结”的原则出发,既要严格要求,又要耐心细致地说服教育。这样才能团结同志,上下一致,把革命和生产搞好。
去年,周隆大队的早稻平均亩产跨过了《纲要》,还涌现了五个亩产超千斤的生产队。在成绩面前,有个别大队干部说:“我们过去走路,现在骑车,可以踩两脚歇三脚了。”我觉得这苗头不对,就简单地批评说:“这是骄傲自满!”他们不服气。我用心地分析了原因,觉得自己缺乏“一分为二”的观点,只批评他们的缺点和错误,没有肯定他们的成绩,帮助总结经验;而这些同志也是没有“一分为二”地对待自己,把成绩当作顶点了。原因找到后,我再次找他们谈心,既肯定了他们在灾年夺得水稻丰收的成绩,又指出他们在成绩面前产生自满的错误苗头。这样一来,他们口服心服,大家在成绩面前找不足,反骄破满,采取有力措施,又夺得了晚稻的更大丰收。

“她的心象泉水一样清亮”——记罗合大队党支部书记林群英团结同志的事迹

第2版()
专栏:

“她的心象泉水一样清亮”
——记罗合大队党支部书记林群英团结同志的事迹
“她的心象泉水一样清亮。”这是广西平南县城厢公社罗合大队的干部和群众,称赞他们的老支书林群英的一句话,意思是说林群英襟怀坦白,严格要求自己,真诚对待同志。
这句话,用在林群英身上,并不过分。
林群英当干部二十多年来,不仅对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而且以满腔的无产阶级热情,团结党内外大多数同志。她常说:“多团结一个阶级兄弟,就多增加一分革命力量。”这样的事例,在罗合,随手都可找出许多。
复员军人叶守汉,一九六五年回乡后,工作上热情积极,被选为大队党支部委员、民兵排长。后来,他看到一些复员军人先后进了工厂,思想出了岔,一度闹情绪,不愿再挑这副担子。有的支委就提出:罗合干部、社员四千多,难道还找不出一个民兵排长来?干脆把他撤掉得啦。林群英不同意这种看法。她说:对待干部,怎能一有缺点错误就扔开不管呢?想想我们自己刚参加革命工作时,话不会说,工作不会做,是党教我们的;摔了跤,又是党把我们扶起来的啊!她认为,不能简单化地撤掉叶守汉民兵排长的职务,而应该帮助他克服错误思想。她坚持对叶守汉做说服教育工作。碰了钉子不灰心,没有成效不泄气。最后,终于在叶守汉父母亲的配合下,用一本旧社会的苦情账,提高了叶守汉的阶级觉悟,激发了他继续革命的热情,积极地挑起了担子。
大队妇女主任王桂珍,斗争性强,心直口快,是出了名的“机关枪”。可是,一次对敌斗争会上,“机关枪”却成了哑巴。有人建议支部狠狠地批评她一顿。林群英认为,不摸准情况就乱批评,既不利于团结,又收不到好的效果。会后,她马上找王桂珍谈心。原来,王桂珍不能正确对待群众在文化大革命中对她的批评,憋着一股气,产生了“出头椽子遭雨淋”,不如“清水洗身凉处坐”的消极情绪。摸清了思想脉搏,林群英就对她说:桂珍,你想过没有?大家斗争的那个地主,为什么谁家分了他的房子、田地,谁斗争过他,都一笔一笔的记在变天账上?有这帮家伙在,能容许你“清水洗身凉处坐”吗?阶级斗争还长着呢!
短短几句话,打动了王桂珍的心。接着,林群英又和她一起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正确对待自己、正确对待群众的教导,王桂珍的思想更亮堂了,决心投身到火热的阶级斗争中去。
林群英不仅能够团结、教育、帮助一些有缺点、错误的党员和干部,而且能够切实按照党的原则办事,以诚相见,团结反对过自己的同志共同前进。她说:一个人不可能绝对正确,人家反对自己时,也要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大科生产队有一个妇女党员叫胡日英,在文化大革命中反对过林群英。她担任队里的保管员,在一次改选中落选了,便怀疑是林群英在背后搞的。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可林群英还是觉得自己工作做得不够。她认为,胡日英工作认真负责,敢于斗争,是她的优点;短处是对待群众的态度比较生硬,听不进批评意见。对于这样一个本质好的同志,自己应当耐心帮助她克服缺点,使她不断前进。于是,她赶到大科生产队去,耐心地引导干部、社员一分为二地对待胡日英。她又找胡日英,征求她对自己、对支部工作的意见。林群英首先检查了自己工作不细致,没有及时主动向社员做工作的缺点。同时,又严肃地指出她在群众关系方面存在的问题,勉励她要虚心听取群众的批评。
胡日英的思想疙瘩开始解开之后,又想起了许多往事。特别是有一次,她和一个社员发生口角,争吵得难解难分。那时,罗江正发特大洪水,林群英闻讯后,不顾个人安危,从白茫茫的洪水中荡船赶来,妥善地处理了这场纠纷。林群英的言行,使胡日英认识到老林确是个襟怀坦白的好同志。后来,她认真改正自己的缺点,当生产队再度改选时,被选为妇女队长。
本报记者

向“一班人”学习 做“一班人”工作

第2版()
专栏:

向“一班人”学习 做“一班人”工作
福建屏南县玉洋大队党支部书记郑枝琛,是个新干部。他刚担任支部书记时,积极性很高,但不善于和“一班人”商量办事,使一些支委的积极性受到影响。一次,他订出了一个改河造田的计划,提到支委会上,没等大家充分讨论,就大讲了一通。当时,多数委员虽然表示同意,但副书记张开颜却一声不吭。
会议结束了,小郑的心情很不平静。他想:张开颜是老支部书记,他参加革命工作早,经验比较多,为什么不发言呢?他主动上门找张开颜谈心,征求意见。并恳切地对他说:“老支书,我年轻,经历少,工作没经验,难免有缺点、错误,希望你多指点!”老支书看到新支书态度诚恳,受了感动,检讨了在支委会上不发言的错误态度,并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郑枝琛觉得老支书的建议有许多合理部分,便在第二次支委会上提出来让大家讨论,修改了原来的施工计划。郑枝琛在会上还检查了工作中主观主义的毛病。
经一事,长一智。从这以后,郑枝琛就注意在虚心向“一班人”学习的同时,做好“一班人”的思想工作。
支部委员郑枝丑,平时工作积极,和郑枝琛配合得挺好。可是,在一次会议上,突然和支书闹翻了脸,并说今后坚决不干了,会没开完,就气冲冲地跑回家。
当晚,郑枝琛一夜未睡,翻来复去地想:自己是个“班长”,有责任带头搞好团结,如果闹别扭,就要影响工作,甚至被坏人钻空子。
第二天清早,郑枝琛主动去找郑枝丑谈心,却碰了钉子。第二次去,郑枝丑还是很冷淡。郑枝琛很苦恼,回到家里,他爹看到他愁眉苦脸,就劝他说:“琛啊,人家是干部,你也是干部,是他骂你,又不是你骂他,何必去登门求人呢!”郑枝琛对阿爹说:“爹,你说的不对,我们不能闹个人的意气,要讲阶级的团结,要为无产阶级和贫下中农争气!”
小郑从侧面了解到,郑枝丑和自己吵架的原因,是受了坏人的挑动,轻信流言蜚语。于是,他第三次来到郑枝丑家里,和他一起学习毛主席有关阶级斗争的教导,联系本大队阶级斗争的现实,启发郑枝丑要保持清醒的头脑。两个人边学边谈心,郑枝丑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疙瘩”。他激动地说:“支书啊,是我阶级斗争觉悟不高,轻信坏人的话,错怪了你!”枝琛说:“我平时对你帮助不够,这是我的责任。我们是阶级兄弟,彼此应该互相支持,互相谅解,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本报通讯员

他学会了做耐心的思想工作

第2版()
专栏:

他学会了做耐心的思想工作
江苏宜兴县建筑陶瓷厂党支部
我们支部有一个工人出身的党员干部,性子急,容易发火,有时影响同群众的关系。群众评论党员时说他是“大炮”。他一听,很不高兴,说:“这是我生来的习惯,群众对我要求太高了。”后来,在几次群众评论党员时,有些群众反映:“‘大炮’的性子难改,提了意见也没用。”
党支部对“大炮”进行了分析:他从小就当窑工,全国刚解放就参加了共产党,对党忠心耿耿,为革命处处带头,是一个踏踏实实的老党员。他的缺点就是工作方法简单,讲话态度生硬。怎样帮助他发扬优点,克服缺点呢?发动群众评论党员是个好办法,但更要帮助他认真看书学习,提高他的路线斗争觉悟。于是,党支部的几个同志反复同他个别谈心,指导他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有关章节。通过耐心帮助,他逐步认识到:自己的缺点不是“天生”的,而是群众观点不强。如果不改正,就不能团结大多数群众。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光靠单枪匹马是不行的,共产党员要做内部团结统一的模范。从此,他在学习中,能够联系实际,思考一些问题。
有一次,“大炮”在窑务车间和工人一起研究提高产品质量问题,他想了一个调整夜火的措施,很多工人都说行,只有韩师傅由于一时没有理解他的意思,说不行,还跟他顶撞起来。可是,这次他没有随便放“炮”,而是心平气和地说:“韩师傅没有了解我的意思,说明我没有把调整夜火的办法讲清楚。”接着,他耐心地把自己想的办法详细地重说了一遍,还对为什么要调整夜火的道理作了解释。韩师傅听得口服心服,感到自己太冒失了,有点过意不去,笑着说:“你的急性子改了,可我还是那个老毛病!”“大炮”高兴地说:“我们一起学习,互相帮助,不但能改掉急性子,而且还会出智慧哩!”工人们听了都点头称赞:“‘大炮’变得粗中有细了!”

图片

第2版()
专栏:

四川剑阁县化林大队党支部经常对社员群众进行革命传统教育。这是党支部书记张正桃在当年阶级敌人杀害我游击队员的大树下,向大家讲述革命斗争史。  新华社记者摄

我们是怎样开好支委会的?

第2版()
专栏:

我们是怎样开好支委会的?
有一个时期,由于我们对党支部怎样实施正确领导缺乏经验,认为支部成员都是革委会委员,大队和生产队干部多数是共产党员,共青团、贫代会、妇代会又都是党领导的群众组织,因而“大事、小事一把抓,‘一揽子’会议不分家”,影响了支部工作的开展。后来经过学习,我们认识到这样做,是把党领导一切变成了包揽事务,削弱了党的一元化领导。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我们研究了改进支部领导方法和开好支委会的措施,建立了十天开一次支委会的制度。
为了避免支委会眉毛胡子一把抓,我们首先注意抓方向、路线问题。几年来,我们按照新党章规定的基层党组织的五项主要任务,把以下几点作为支委会的主要内容:第一、研究干部、社员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情况,总结经验,制定措施;第二、分析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形势,研究狠抓阶级斗争和深入进行路线教育的措施;第三、研究深入开展农业学大寨运动中的主要问题和重大措施;第四、联系实际,学习党的决议和上级指示,研究贯彻执行的措施;第五、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纠正不正之风,加强革命团结;第六、经常分析党员思想状况,研究党课教育的内容,过好组织生活,做好吐故纳新工作。
为了开好支委会,我们努力贯彻执行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每次开会前,支部书记将会议要研究解决的问题通知全体委员,让大家做好准备;对于复杂问题,先进行个别商谈,避免开长会。会上,启发大家各抒己见,充分讨论。对于一时难以统一意见的问题,只要情况允许,就再作调查研究,下次再议。凡是形成的决议,就要坚决执行。委员明确分工,支委会督促检查。这样一来,党支部既跳出了事务圈子,又加强了对各项工作的领导;既突出了重点,又带动了各项工作。
山东潍坊市东郊公社
李家大队党支部

解决思想问题不能急躁

第2版()
专栏:

解决思想问题不能急躁
解放军某部修理所党支部书记 虞崇春
去年,我们所来了一个战士,是个初中生。这个同志的主流是好的,愿意进步。但由于小资产阶级的爱面子观念比较浓,不能正确对待自己,听了周围同志的批评就认为是挑刺,所以常常和同志们吵嘴。为了帮助他,我经常和他一起劳动,跟他谈心,鼓励他发扬优点,改正缺点。他觉得我的意见比较客观,有什么事想不通也爱找我谈谈,工作也积极起来了。我认为这下子问题解决了。可是,不久,他的老毛病又犯了。我觉得,费了这么大的劲,你还是老样子,算了。党支部指出我的想法不对头,要我继续帮助这位同志。
我为什么不能正确对待他的思想反复呢?通过学习,认识到主要是自己把思想工作看得太简单了。企图通过几次谈心,就想把他的一切错误思想都改过来,这种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我发现其他同志也有这种想法。于是,我和大家认真学习了毛主席的哲学著作,批判刘少奇一类骗子鼓吹的解决思想问题要“雷厉风行”的谬论,认识到,思想政治工作是细致的、耐心的工作,解决思想问题不能犯急性病,不能搞“一次完成”。大家对这位同志改变了看法,热情地给他做思想工作。他有微小的进步,大家就鼓励他;有不足的地方,就耐心地帮助他。这个同志感到集体很温暖,增强了改正错误的决心。他针对爱面子的思想,经常找周围的同志征求意见,主动要求干最苦最脏的活。由于他进步很快,光荣地加入了共青团。

“大雁成行,才能飞向远方”

第2版()
专栏:

“大雁成行,才能飞向远方”
四川省美姑县大凉山黄茅埂山麓,是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瓦里沟大队所在地。大队党支部被彝族贫下中农称赞为“领头高飞的大雁”。
头雁是怎么领好队的呢?党支部书记吉牛布哈同志说得好:“大雁成行,才能飞向远方”。要带领群众沿着毛主席革命路线前进,党支部“一班人”必须在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增强革命团结。
有一段时间,大队里有些风言风语,说有的干部经常在队里劳动“出力”,有的干部经常在外面开会“出名”。听了这话,支部委员、副大队长洛各达仁也有同感,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在家干工作,图个啥!
吉牛布哈发现这个苗头后,意识到自己对支部的政治思想建设抓得不够。因此,他除了以身作则,带头参加劳动之外,还教育经常出外开会的同志注意谦虚谨慎,尽可能多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同时,启发其他支委正确对待荣誉。一天,他约洛各达仁到奴隶主残害奴隶的魔窟“血泪沟”旁,回忆解放前娃子的深重苦难,诚恳地对达仁说:“我们没有翅膀,党给了我们翅膀;我们不会高飞,党教会我们飞翔。翻身奴隶有今天,全靠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指航向。瓦里沟的丰硕成果,都是大伙艰苦奋斗得来的呀!我们支部的工作还做得很不够,在成绩面前要多想想自己的弱点、缺点和错误……”布哈的话,深深地打动了达仁。“你说得对,布哈。眼睛里有了砂子,就看不清前面的路;争功劳,卸担子,就会忘本。看来我们支部还得继续反骄破满。”他俩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了。
一次,在大队干部的批评和自我批评会议上,吉牛布哈的儿子、共青团员古日,当面向阿爸转达了群众的批评意见,说他阿爸有时对二队队长吉牛格丕不够尊重,吉牛格丕安排了队里的生产,布哈不跟他通气,就轻易作了更改,结果,挫伤了格丕的积极性。布哈当场表示,这条意见提得很中肯。他不仅向格丕作了检讨,而且也检查了和大队的其他干部互相通气、互相支持不够的缺点。从此,吉牛布哈更注意在实际行动中尊重其他干部的意见。去年瓦里沟的早荞麦,由于受灾减了产。在播种秋荞麦的时候,出现了秋荞麦和元根争地的矛盾,布哈先去找大队长石古征求意见,然后,他俩又和大队其他干部充分交换意见,找到了解决的办法。结果夺得了秋荞麦、元根双丰收。
本报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