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夺取今年农业生产好收成 阿尔巴尼亚掀起开荒、积肥和备耕热潮

第5版()
专栏:

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夺取今年农业生产好收成
阿尔巴尼亚掀起开荒、积肥和备耕热潮
新华社地拉那一九七三年二月八日电 阿尔巴尼亚农业劳动者,目前正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掀起开荒、积肥和备耕的热潮,夺取今年农业生产的好收成。
今年是阿尔巴尼亚发展国民经济第五个五年计划(一九七一——一九七五年)的第三年。阿尔巴尼亚广大农业劳动者把这一年看作是完成整个五年计划的决定性一年。他们抓紧时机,决心在较短时期内完成今年全年的开荒和积肥任务。
截至二月四日,全国开荒计划已经完成百分之四十一,其中波格拉德茨区已经完成开荒计划的百分之七十二。截至一月二十六日,全国共积有机肥一百五十万吨,相当于全年积肥计划的百分之三十六,而国营农场已经完成全年积肥计划的百分之四十七。
为了作好今年的春播准备,阿尔巴尼亚一些地区的农业劳动者已进行了大田的初耕。到二月四日,全国初耕土地达四万五千多公顷,一些气候转暖的沿海地带已开始种植早土豆。
阿尔巴尼亚其他各条战线的职工也正以实际行动支援农业生产。二月四日(星期日),地拉那等一些地区的职工、学生到附近的农业合作社和国营农场参加植树、修渠等突击活动,取得了良好成绩。

金边二百多名爱国僧侣签署请愿书 支持柬埔寨王国政府声明

第5版()
专栏:

金边二百多名爱国僧侣签署请愿书
支持柬埔寨王国政府声明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一日讯 据柬埔寨通讯社报道,金边市各寺院的二百七十名爱国僧侣在二月三日签署一项请愿书,表示完全支持柬埔寨国家元首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首相宾努亲王和副首相乔森潘一月二十六日的声明以及乔森潘副首相、胡荣大臣和符宁大臣一月二十八日的声明。
请愿书首先谴责了美帝国主义和朗诺集团在柬埔寨犯下的罪行,欢呼柬埔寨爱国军民团结在以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为主席的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的旗帜下在反对美帝及其走狗的斗争中所取得的辉煌胜利。
请愿书指出,目前金边卖国贼们施展的假“和平”和“停火”的骗人伎俩,是为了掩盖他们在政治、军事、经济、社会和文化等方面的失败,继续维护叛逆的“共和国”及其机构。
请愿书说,金边市爱国僧侣们“完全支持国家元首、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主席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首相宾努亲王,副首相兼国防大臣乔森潘,内政、乡村改革、合作社大臣胡荣,新闻、宣传大臣符宁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六日和二十八日的两个声明,这两个声明真正体现了柬埔寨全国的僧侣、民族和人民的愿望。”
请愿书“要求美帝国主义停止对卖国贼朗诺、施里玛达、山玉成的一切援助,停止对柬埔寨民族和人民的一切军事活动和轰炸,并从柬埔寨撤出去,让柬埔寨人民在没有外来干涉的情况下自己解决自己的事务。”

冯维希与丰萨万举行第二次会晤 继续商讨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事宜

第5版()
专栏:

冯维希与丰萨万举行第二次会晤
继续商讨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事宜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一日讯 据巴特寮电台二月十一日广播,老挝爱国战线中央委员会主席苏发努冯亲王的全权特别代表、同万象方面代表团进行正式谈判的老挝各爱国力量代表团特别顾问富米·冯维希,二月十日下午,同梭发那·富马亲王的全权特别代表方·丰萨万举行了第二次会晤,继续商讨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事宜。
这次会晤是在方·丰萨万的寓所里举行的。会晤在亲切的气氛中进行了两个小时。
富米·冯维希和方·丰萨万之间的第一次会晤是在二月九日举行的。在这以前,富米·冯维希和梭发那·富马亲王已经举行了三次会晤。

缅甸共产党中央致函 热烈祝贺越南人民的伟大胜利

第5版()
专栏:

缅甸共产党中央致函
热烈祝贺越南人民的伟大胜利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一日讯 缅甸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最近写信给越南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中央委员会,最热烈地祝贺越南人民在抗美救国战争中所取得的伟大胜利。
贺信说:“巴黎协定的签订,是越南人民抗美救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坚持持久的人民战争所取得的伟大胜利,是印度支那三国人民团结战斗的伟大胜利,也是全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解放斗争的伟大胜利。”
贺信说:“由于英雄的越南人民,发扬革命的英雄主义精神,进行了十八年艰苦战斗,使得美帝国主义在军事、政治、经济和外交等各方面遭到巨大失败,从而被迫签订巴黎协定。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的胜利,将作为持久的人民战争的光辉典范而载入史册。这一胜利,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威风,有力地鼓舞了全世界革命人民,有力地促进了正在进行反帝民族解放斗争的被压迫民族和人民,为本国人民的解放而进行不屈不挠的持久的武装斗争,去争取胜利。”
贺信说:“我们党和我国人民一向把你们的斗争看作是自己的斗争而给予支持。同样,对你们的胜利就象自己的胜利一样,始终感到高兴。我们衷心地希望和相信,越南人民在当前革命斗争发展的新阶段,在南方,捍卫革命成果、严格执行巴黎协定、实现民族独立和民主;在北方,大力开展社会主义建设、统一祖国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

越南南方共和外交部发表声明 谴责西贡政权严重违反协定罪行

第5版()
专栏:

越南南方共和外交部发表声明
谴责西贡政权严重违反协定罪行
新华社河内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一日电 据越南南方解放通讯社报道,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外交部二月十日发表声明,谴责西贡政权严重违反巴黎协定的罪行。
声明说:“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签订已经两周了。在我们方面,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严正执行了协定和各项议定书。”“但是,迄今为止,西贡政权却一直极其严重地违反协定和各项议定书。”
声明接着揭露了西贡政权违反协定和各项议定书有关条款的种种行为。声明说,西贡政权出动海陆空军对南方几乎所有各省的解放区,平均每天发动一百次以上的蚕食军事行动,用飞机大炮袭击许多居民稠密区,并出动坦克、炮兵和使用化学毒药来镇压欢庆恢复和平的同胞。据不完全统计,从一月二十八日到二月八日,西贡政权发动了三百二十八次蚕食军事行动。西贡政权还出动飞机、大炮制造六百多次袭击解放区各村庄的事件。西贡政权在他们控制的地区内继续推行“绥靖计划”,迫害镇压人民,对爱国、爱和平的人士进行报复。仅在顺化,从一月二十九日到二月四日,他们发动了五百次警察军事行动,抓走了成千人。目前,他们仍然继续把人民控制在称之为“战略村”的变相的集中营里。他们践踏了一切自由民主权利,扼杀言论、新闻、集会、结社、政治活动和信仰等自由。
声明说,国内外舆论都清楚地知道被俘和被监禁的非军事人员已达成十万人,但是,西贡政权却明目张胆地散布谎言说,被俘和被监禁的非军事人员只有约两千人左右。他们还不肯交还约一万名军事人员。同时,他们还继续迫害和杀害被俘和被监禁的许多爱国、爱和平的人。声明指出:“美国不肯按协定的规定拆除美国和其它外国在越南南方的所有军事基地,借口是已经转交给西贡政权。”
声明说,西贡政权还阻挠中央、地区和地方四方联合军事委员会的按时组成,对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军事代表团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军事代表团进行包围和挑衅,不按照议定书所规定的地点为这些代表团设置住所和工作场所,不提供正常的食宿条件,不让他们来往执行任务。更加严重的是,西贡政权在二月九日对参加邦美蜀联合小组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军官和军事人员行凶,使八人受伤。声明指出:“西贡政权明目张胆地违反巴黎协定的行径,暴露了它的顽固、好战和独裁的本性”。
“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向国内和世界舆论强烈控诉西贡政权的上述行动,坚决要求美国政府和西贡政权必须停止一切违反协定的行动,必须严格和彻底履行协定和各项议定书的一切条款。”声明说:“美国和西贡政权必须对他们违反巴黎协定的行为所引起的一切后果承担全部责任。”
据新华社河内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一日电 越南《人民报》二月十一日就西贡政权指使暴徒在邦美蜀袭击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军事代表的事件发表评论指出,这一事件的严重性在于,它不仅表明西贡政权不认真执行协定,而且孕育着协定履行遭到破坏的危险。评论说:“我们向世界舆论严厉谴责和强烈控诉西贡政权在邦美蜀事件中的预谋的破坏行动。我们坚决指出,美国和西贡政权必须对四方联合军事委员会的派出工作的拖延现象承担责任。”
评论指出:“越南民主共和国和越南南方共和临时革命政府的代表享有不可侵犯的外交特权,在执行任务时应得到绝对的安全保障和必要的充分的合作。协定和各项议定书中有关四方联合军事委员会的规定应得到充分实施。”
评论还揭露了西贡政权非法地把大批被俘军人转为所谓“归顺士兵”,以便在即将到来的首次交换战俘中拒绝按照规定的比例进行交换。评论并且指出,在撤走美军、撤除美国军事基地等方面,遇到许多违反巴黎协定的行动。

结束对朝鲜和中国的友好访问后 尼泊尔国务会议代表团回到加德满都

第5版()
专栏:

结束对朝鲜和中国的友好访问后
尼泊尔国务会议代表团回到加德满都
新华社加德满都一九七三年二月九日电 由尼泊尔国务会议常务委员会主席兰加·纳特·夏尔马率领的尼泊尔国务会议代表团在结束对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友好访问后,于二月九日回到加德满都。
到机场欢迎代表团的有:中国驻尼泊尔大使曹痴,朝鲜驻尼泊尔总领事馆代总领事郑洪哲,以及尼泊尔外交部的官员。

中国沈阳杂技团在秘鲁举行首次演出

第5版()
专栏:

中国沈阳杂技团在秘鲁举行首次演出
新华社利马一九七三年二月九日电 中国沈阳杂技团二月八日晚在秘鲁首都利马的市政剧院举行首次演出,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出席观看首次演出的有秘鲁空军部长兼空军司令罗兰多·希拉尔迪·罗德里格斯空军中将,教育部长阿尔弗雷多·卡尔皮奥·贝塞拉陆军中将,农业部长恩里克·巴尔德斯·安古洛陆军中将,交通邮电部长劳尔·梅内塞斯·阿拉塔陆军少将,渔业部长哈维尔·坦塔莱安·巴尼尼陆军少将,住房部长拉蒙·阿罗斯皮德·梅希亚海军少将和外交部负责对外政策的副部长胡安·何塞·卡列。
出席观看演出的还有秘鲁全国文化委员会主席玛尔塔·伊尔德布兰特,秘鲁—中国文化协会主席曼努埃尔·赫苏斯·奥尔韦戈索,秘鲁新闻工作者联合会主席赫纳罗·卡尔内罗·切卡以及旅居秘鲁的华侨。中国驻秘鲁大使焦若愚也观看了演出。
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和具有独特民族风格的中国杂技艺术,在继承和发扬了优秀的“印加文化”的秘鲁人中引起了亲切和热烈的反应。
当中国演员在舞台上展示一幅上面用西班牙文和中文写着“秘鲁和中国人民的友谊万岁!”的标语时,全体观众起立并长时间热烈鼓掌。四名秘鲁女孩走上舞台把秘鲁—中国文化协会和旅秘华侨赠送的礼物——花束和花篮——献给了中国演员。
在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同中国杂技演员握手,祝贺他们演出成功。

我大使向毛里求斯青年和体育部赠送影片

第5版()
专栏:

我大使向毛里求斯青年和体育部赠送影片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十一日讯 路易港消息:中国驻毛里求斯大使王泽二月九日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向毛里求斯青年和体育部赠送彩色纪录影片《亚非乒乓球友好邀请赛》和一些体育用品。
王泽大使和毛里求斯青年和体育部长巴桑特·拉伊在赠送仪式上先后讲了话,共同祝愿中国和毛里求斯两国人民和运动员之间的友谊进一步发展。

革命的友谊 崇高的精神——记阿尔巴尼亚战友抢救中国同志

第5版()
专栏:阿尔巴尼亚通讯

革命的友谊 崇高的精神
——记阿尔巴尼亚战友抢救中国同志
在阿尔巴尼亚工作的每一个中国同志,都深深地感到:中阿两国人民是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和战友,由两国人民伟大的领袖毛泽东同志和恩维尔·霍查同志缔造的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是深厚的、牢不可破的。不久前在阿尔巴尼亚发生的两件阿尔巴尼亚同志抢救中国同志的动人事迹,再一次体现了这种友谊的伟大和力量。
海中救战友
今年一月初的一个傍晚,细雨蒙蒙,天色阴暗。在都拉斯港口中阿轮船公司工作的单志中同志,撑着雨伞,匆匆向停泊在都拉斯港码头的中国远洋货轮“玉林号”赶去,看望一位生病的船员。船上的扶梯与码头相隔有一米来远。单志中同志因为看望病人心切,便急急忙忙一手攀着扶梯,一脚踏上梯板,由于扶梯摇晃,不慎一脚蹬空,手一滑,掉进了海里。正在码头值班的阿尔巴尼亚工业出口公司的工人达利普·奥斯曼同志,看见有人落水,急速赶来。他立刻脱了外衣和鞋子,跳进冰冷的海水里抢救。达利普不顾个人安危,展开双臂,向单志中游去。单志中在水中感到身体越来越重,力量越来越弱,眼见要往下沉去。突然,他感到有一只强有力的手臂从背后把他推举起来,使他的口鼻露出了水面。这时,“玉林号”船上的海员们也纷纷从舱厅里跑出来,协助进行抢救。他们迅速把扶梯放到海面上,把救生圈和绳索扔到水里。达利普在水中接过绳索,赶忙套在单志中背后,并把他推到扶梯边。站在扶梯上的中国船员把他们拉出了水面。
达利普同志这种崇高的精神使单志中深受感动,他紧紧地握着达利普的手,热泪盈眶地说:“多谢,多谢。谢谢您救了我。”达利普看到单志中平安无恙,心中很高兴,他回答说:“这是我应尽的义务。”
第二天早晨,单志中照常到公司上班。一进大门,迎面遇见了公司的阿方经理切马尔·克洛西,这位老游击队员、老党员平日就对中国同志怀有深厚的感情,今天见到单志中,急忙走上前去抱住了他,看了又看,亲了又亲,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两位战友在这友谊之港为中阿友谊的事业一起工作了好几年,结下了真挚的兄弟情谊。切马尔同志为中国战友落水得救而庆幸。他们携手并肩,又继续战斗在一起了。
同一天,单志中又邀请达利普到公司作客,再次向他表示感谢。达利普说:“这是恩维尔·霍查同志和毛泽东主席教导我们的结果。我们两国的革命友谊是牢不可破的。”
鲜血凝友情
去年深秋,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周善义患毛细胆管肝炎,被送进地拉那第四医院治疗。进院后,病人的胆红质急速上升,血球不断下降,浑身蜡黄,体温增高,滴水不进,情况非常严重。
周善义的病情引起了院领导和医务人员的极大重视。院长阿西纳·加罗西安一再对医务人员说:“我们一定要尽到自己的力量,把这位中国同志的病治好。”他亲自主持会诊,每天到病房看望周善义。副院长佩尔兰达·皮尔登亲自给周善义打针、输血,进行具体治疗。她和主治医生佩特罗·沙莫把周善义由一楼抬到四楼,给他安排了一间向阳的舒适的病房。医院领导为了迅速治好病人,还发动许多医疗人员查阅有关资料。
同时,他们请来了地拉那第一和第二医院的医生以及血液病专家和医学教授共同研究讨论,正在地拉那一所医院工作的中国医生也同他们一起参加会诊。阿中医务工作者齐心协力,终于确诊周善义患的是黄疸性毛细胆管肝炎症。由于发生严重的贫血,病情日益恶化,急救的唯一办法是赶快给病人输血。
院长阿西纳和院内同周善义血型相同的一批医务工作者组成了小组,准备给周善义输血。正在这时,地拉那血库中心打来电话,要他们去取为周善义输送的鲜血。一滴滴鲜红的阿尔巴尼亚同志的血液,通过输血管流进周善义的血管里,给予病人以战胜疾病的力量。
经过阿尔巴尼亚医务人员的悉心治疗和十五次输血,终于把周善义从死亡的边缘抢救过来了。当周善义睁开眼睛时,守在病床边的阿尔巴尼亚同志都非常高兴,亲切地向他问候。
为了让周善义尽早恢复健康,医院的厨师特意请中国同志帮助做饺子和面条给病人吃。周善义的脸色逐渐红润起来了,干瘦的身体也日见壮实,终于完全恢复了健康。
周善义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同医院的阿尔巴尼亚同志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在他出院回国的时候,院长代表医院赠送给周善义一件有着阿尔巴尼亚劳动党成立纪念馆图形的工艺品礼物,他紧紧握着周善义的手说:“我们共同战胜了疾病,这是友谊的力量。”周善义把自己的照片送给院长留念。他对阿尔巴尼亚同志说:“我的血管里正流着阿尔巴尼亚同志的鲜血,这革命友谊的血和你们对我的无微不至的关怀,战胜了这场恶病。我要把你们这种崇高的革命精神告诉我国内的战友和我的亲人,今后我要为发展中阿友谊尽自己的一切力量。”
新华社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