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霍查同志著作第十二卷在阿尔巴尼亚出版发行

第6版()
专栏:

霍查同志著作第十二卷在阿尔巴尼亚出版发行
新华社地拉那电 据阿尔巴尼亚通讯社报道,阿尔巴尼亚人民的伟大领袖恩维尔·霍查同志著作第十二卷已在阿尔巴尼亚出版发行。
本卷包括霍查同志一九五四年九月至一九五五年六月期间的著作。本卷中大部分著作是第一次出版的。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发表社论 热烈庆祝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建军二十四周年

第6版()
专栏: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发表社论热烈庆祝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建军二十四周年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讯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二月一日广播一篇社论,热烈庆祝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建军二十四周年。
社论说:“马来亚民族解放军是在抗英民族解放战争的烈火中诞生的。二十四年来,它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和锻炼,走过了艰苦曲折的战斗历程。它战胜了敌人的反复‘围剿’,正在日益发展壮大。”
社论指出:“深厚的群众基础,亲如手足的军民关系,使我军能够战胜困难,胜利前进。”
社论指出:“当前,国内外形势大好。国际上,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经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美帝被迫签订越南停战协定,是它的侵略和战争政策的惨重失败,是越南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巨大胜利。各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的干涉和侵略的斗争正在汹涌澎湃地发展。”
社论最后说:“在热烈庆祝我军成立二十四周年的时候,我们要认清大好形势,积极开展战斗,消灭敌人有生力量;要密切联系群众,加强军民团结,广泛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武装群众,为进一步发展人民战争而奋斗!”

朝鲜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谴责美帝在南朝鲜举行军事演习

第6版()
专栏:

朝鲜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
谴责美帝在南朝鲜举行军事演习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二月三日发表声明,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者指使霸占南朝鲜的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在南朝鲜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
声明说,据报道,美帝国主义者将从二月初到三月初,让霸占南朝鲜的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在东海、西海和南海进行“导弹射击训练”、“对舰射击训练”和“海上训练”等军事演习。
声明说:“在南朝鲜各海域进行这种大规模的战争演习活动,是加剧朝鲜局势、制造战争气氛、在和平统一道路上设置严重障碍的极为有害的行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全体朝鲜人民强烈谴责美帝国主义侵略者举行战争演习的好战活动,认为这是对希望祖国自主和平统一的朝鲜人民和期望朝鲜和平的全世界进步人民的露骨挑衅。”
声明说:“今天,在以自主、和平统一、民族大团结三项原则为基本内容的南北联合声明的基础上,朝鲜南北之间正在进行对话,越南正在实现停战的时候,美帝国主义者举行这样大规模的战争演习,清楚地暴露了他们企图破坏南北对话、使朝鲜分裂永久化、使南朝鲜永远成为他们的殖民地和军事基地的险恶用心。”
声明说:“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密切注视着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和他们操纵下的南朝鲜好战分子连日来发出挑衅性的叫嚣并随着走上制造战争危险的道路的行动。
“美帝侵略者和南朝鲜好战分子决不要把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我国人民耐心地争取祖国自主和平统一的努力看作是软弱的表现。”
声明说:“美帝侵略军和南朝鲜军队的战争演习必须立即停止。”声明说:“南朝鲜当局必须停止追随美帝国主义者进行阴谋活动,必须不再采取任何违反南北联合声明的行动。”

阿拉伯联盟联合防御理事会会议闭幕 通过关于采取共同行动抗击以色列的秘密决议

第6版()
专栏:

阿拉伯联盟联合防御理事会会议闭幕
通过关于采取共同行动抗击以色列的秘密决议
新华社开罗一九七三年一月三十日电 阿拉伯联盟联合防御理事会(前译为防务委员会——编者注)第十三次会议经过为期四天的讨论,于一月三十日晚在这里闭幕。
理事会最后会议结束之后,埃及武装部队参谋长沙兹利中将对报界说,理事会通过了关于采取共同行动抗击以色列的若干秘密决议。他说,这次讨论是“认真和有成效的”。

桑戈尔总统当选连任塞内加尔总统

第6版()
专栏:

桑戈尔总统当选连任塞内加尔总统
新华社达喀尔一九七三年一月三十日电 据塞内加尔《太阳报》一月三十日报道,塞内加尔共和国一月二十八日举行的总统选举和国民议会议员选举的结果已经全部揭晓,桑戈尔总统再次当选为塞内加尔共和国总统。
塞内加尔宪法规定:总统由普选产生,任期五年,可以连选连任。
在这次总统选举中,桑戈尔是塞内加尔进步联盟提出的唯一总统候选人。选举结果,参加投票的一百三十五万七千三百五十九人中,有一百三十五万七千零五十六人投了桑戈尔的票。在同时进行的国民议会议员选举中,有一百三十五万五千三百零六人投了塞内加尔进步联盟候选人的票。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在刚果和赞比亚首都分别举行集会 庆祝安哥拉开展武装斗争十二周年 坦桑第一副总统琼布在桑给巴尔发表讲话强调武装斗争的重要性

第6版()
专栏: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在刚果和赞比亚首都分别举行集会
庆祝安哥拉开展武装斗争十二周年
坦桑第一副总统琼布在桑给巴尔发表讲话强调武装斗争的重要性
新华社布拉柴维尔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电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副主席多明戈斯·达席尔瓦,二月三日在这里举行的庆祝安哥拉开展武装斗争十二周年的会上说,对蒙德拉纳和卡布拉尔的暗杀,“清楚地表明葡萄牙政府已陷入绝望之中”。“这些卑鄙的行动绝对吓不倒我们,相反却加深我们的仇恨,激励我们加紧进行斗争。”
他在会上还介绍了一九六一年二月四日安哥拉开展武装斗争以来的情况。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大使馆临时代办、古巴大使馆临时代办、几内亚大使馆临时代办和刚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宣传书记克里斯托夫·穆库埃克分别在会上讲话,表示坚决支持和声援安哥拉人民反对葡萄牙殖民主义、争取民族解放的正义斗争。
会后,展出了安哥拉武装斗争的图片展览,放映了关于安哥拉人民和几内亚(比绍)人民民族解放斗争的纪录影片。
新华社卢萨卡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电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驻卢萨卡办事处二月四日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举行集会,庆祝安哥拉人民开展武装斗争十二周年。
赞比亚国防部长格雷·祖卢以及其他驻赞比亚的民族解放运动的代表出席了集会。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驻赞比亚首席代表卡马拉塔在会上发表讲话时回顾了安哥拉人民为争取民族解放而进行的武装斗争所经过的战斗历程。他说,十二年的时间过去了,敌人在这期间未能消灭游击队。仅这一点就表明安哥拉人民争取自由的斗争已经深深扎根,游击队已成为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他说,安哥拉游击队从一九六一年用刀子袭击敌人的监狱开始,现在已经在用重炮袭击敌人的兵营了。他还说,敌人在空中袭击方面也不再是安全的了,敌人的直升飞机也是游击队防空炮火的打击目标。
他在谈到安哥拉游击队最近的战况时说,在去年底的一个月内,安哥拉游击队摧毁了葡萄牙殖民军在隆巴拉和卢滕博的兵营,在开阔的萨凡纳的一次战斗中打落敌人两架直升飞机。同时,安哥拉的游击战士击退了敌人对卢滕博地区一个游击队基地的空袭,迫使敌人把炸弹丢在距他们的目标很远的地方。在今年一月二十四日和二十五日,游击队埋设的地雷炸毁了敌人的一些车辆。一月二十八日,在第二区,游击队伏击了敌人一支摩托车队,打死敌人十名,打伤五名。
赞比亚国防部长祖卢在会上讲了话,他代表赞比亚联合民族独立党和政府祝贺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在争取独立的斗争中所取得的成就,并且表示,赞比亚政府将继续支持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斗争。
集会上放映了一部反映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武装斗争的纪录影片。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三年二月五日电 据坦桑尼亚报纸《每日新闻》二月五日报道,坦桑尼亚第一副总统、桑给巴尔革命委员会主席阿布德·琼布,二月四日在桑给巴尔接见一批在乌干达麦克勒里大学学习的坦噶尼喀非洲民族联盟青年团团员时发表讲话说,武装斗争,而不是象某些国家所鼓吹的对话,是在非洲同殖民主义斗争的唯一方法。
琼布副总统说,解放非洲的问题是一个重大问题。独立的非洲必须使自己革命化,并且团结起来,以取得整个非洲大陆的解放。尽管殖民主义者还具有一定的军事力量,但在团结的非洲面前是很容易被打败的。
琼布副总统重申,只要非洲大陆某些地区还处于殖民主义和少数白人的统治下,非洲的任何部分都不能认为自己已经获得自由。
他还号召对内部的敌人保持警惕,因为外部的敌人需要利用内部的敌人来实现他们的邪恶阴谋。

推行一系列修正主义政策造成恶果 苏联农业每况愈下粮食连年减产 勃列日涅夫重演赫鲁晓夫的故伎,为了推卸罪责,解除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和农业部长的职务

第6版()
专栏:

推行一系列修正主义政策造成恶果
苏联农业每况愈下粮食连年减产
勃列日涅夫重演赫鲁晓夫的故伎,为了推卸罪责,解除部长会议
第一副主席和农业部长的职务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讯 新华社记者报道: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二月三日宣布,解除了主管农业的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德·斯·波利扬斯基和苏联农业部长弗·弗·马茨凯维奇的职务。波利扬斯基被贬职为农业部长。
鉴于赫鲁晓夫把农业弄得一团糟,勃列日涅夫八年前上台伊始就提出要把发展农业当做“全党全民最重要的任务”,要“竭尽一切努力”把农业“引向不断高涨的道路”,并把农业列为他亲自过问的一个重要方面。勃列日涅夫亲自主持召开了专门讨论农业的苏共中央一九六五年三月全会和一九七○年七月全会。一九七一年苏共“二十四大”曾吹嘘说在这些会上“制定进一步发展农业的广泛综合计划是(苏共)中央委员会及其政治局和勃列日涅夫同志个人建立的不可估量的功勋”。
但是,勃列日涅夫抓农业也并不比赫鲁晓夫高明。勃列日涅夫在第八个五年计划(一九六五——一九七○年)结束时不得不承认,“谷物生产的状况仍然不能使我们满意”,“棉花生产增长缓慢”,“蔬菜和水果生产得很少”,“远远没有满足居民对畜产品、特别是对肉类的需求”。另一方面,他又吹嘘将在第九个五年计划内“使农业生产得到很大增长”。而第九个五年计划头两年执行的结果,农业却不是什么“很大增长”,而是不断的低落。一九七一年苏联农业产值计划没有完成,一九七二年农业产值比一九七一年又有下降。据苏联官方公布的显然缩小了的数字,一九七一年粮食产量比一九七○年减少了五百六十万吨。一九七二年又比一九七一年减少了一千三百多万吨。
一九七二年苏联遇到较大的自然灾害,这对农业生产是有影响的。但是,苏联农业遭到失败的根本原因是由于苏修领导集团推行一系列修正主义政策的结果。
勃列日涅夫集团为了推卸罪责,倒真是“竭尽一切努力”。他们一会儿想把一切都推到气候上,强调什么“如此复杂的天气条件在整个一世纪中还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会儿又说,“不能把一切都归咎于天气条件”,存在着“组织上的缺点”,是“一些农庄、农场犯了严重错误”,又把责任推给了基层干部。看来,这一招也并不灵验,于是勃列日涅夫集团只好推出了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波利扬斯基和农业部长马茨凯维奇作替罪羊。
苏联人民对马茨凯维奇其人想来并不陌生。赫鲁晓夫当年为了推卸农业失败的罪责,在他担任苏共中央第一书记的期间曾经前前后后撤换了六名农业部长,这位马茨凯维奇便是其中之一。赫鲁晓夫倒台后,马茨凯维奇复了职。现在,这位马茨凯维奇再次遭到了他在赫鲁晓夫时期曾遭遇过的同样命运。
赫鲁晓夫这一手法当年并没有能骗过苏联人民,勃列日涅夫重演赫鲁晓夫故伎,看来也不会收到什么好效果。

安哥拉的小英雄

第6版()
专栏:卢萨卡通讯

安哥拉的小英雄
在安哥拉人民爆发武装斗争十二周年的前夕,记者访问了来自安哥拉斗争前线的十三岁的游击队小战士潘斯·穆森格。
十三岁的少年正是上学读书的时候,有多少十三岁的孩子还正生活在他们父母的身边。然而,潘斯·穆森格在安哥拉的丛林里已经度过了三年的战斗生活。战斗的洗礼使他成为一个勇敢的小战士。
在卢萨卡“解放中心”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办公室里,小英雄满怀激情地对记者叙述了他的辛酸的童年和艰苦的战地生活。
穆森格出生在库班戈省的伦吉山村。那里青山碧石,森林茂密,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但是在葡萄牙殖民主义者五个世纪的铁蹄蹂躏下,穆森格的美丽家园的大片土地荒无人烟,无数的安哥拉人民惨遭殖民主义者的折磨和杀害,人民在水深火热的生活中挣扎。
一九六一年二月四日,安哥拉人民游击队打响了武装斗争的第一枪。解放斗争的烈火很快蔓延到穆森格的家乡,一场争取自由解放的群众运动风起云涌,愤怒地冲击着殖民主义的黑暗统治。
一九六九年深秋,农民们刚刚把一年辛勤劳动的果实收获到手,葡萄牙殖民军突然袭击穆森格的村庄,抢走了粮食,烧毁了房屋,活活地打死了穆森格的父亲,抢走了他的母亲。这一桩桩悲惨的血泪史深深地刻在穆森格的心上,他暗中发誓:“只要我找到游击队,我就拿起武器同敌人拚到底!”
不久,刚满十岁的穆森格毅然决然地放下了书包,离开学校,投奔游击队。当他找到了游击队说明来历以后,游击队队长对他说:“你的年纪很小,游击队的战斗生活很艰苦,恐怕你受不了。”穆森格瞪大明亮的眼睛坚定地回答:革命不在年龄大小!在他一再要求下,游击队终于收下了这位小战士。
穆森格的愿望实现了,他兴奋得走路都要跳起来,浑身充满了力量。穆森格生活在游击队的战斗环境里如鱼得水一样,生龙活虎地跟着老游击队员们在深山密林里打击敌人。
有一次,游击队派穆森格去侦察伦吉敌人的一个哨所的情况。伦吉是穆森格的家乡,这里的环境他很熟悉。穆森格打扮成一个牧童,来到了敌人的哨所附近,他机智地摸清了敌人的兵力和部署,向游击队领导提供了准确的情报。游击队经过充分的准备,在一个夜晚,突然发起进攻,拔掉了敌人的据点。穆森格出色的侦察为这次胜利作出了贡献。
每年的一月都是安哥拉雨季,敌人往往以为在雨天游击队不会出来活动,所以葡萄牙殖民军的军车来往频繁,气焰嚣张。一九七一年一月的一天,穆森格和另外两个游击队员接受了在通往库班戈省的公路上埋地雷的任务。小游击队员穆森格恨透了敌人,早就想惩罚他们,他盼望的时刻来到了。游击队员们冒着大雨,动作迅速地把地雷埋好,然后隐蔽在公路两旁的丛林里静静地等待着敌人的军车。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可是敌人的军车还未过来。穆森格浑身被雨水湿透了,但他还是一动不动,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公路。整整等了五个小时。忽然,公路上传来了响声,敌人的军车从雨雾茫茫中开了过来,说时迟那时快,敌车压上地雷,随着一阵轰响炸了个底朝天,四个敌人当场被炸死。游击队员高兴地踏上公路,缴获了不少枪支。穆森格用敌人的枪支武装了自己,他背起枪支,昂首挺胸,自豪地说:“从今天起我就是一个带枪的战士了。”
战斗的生活锻炼了穆森格,也考验着穆森格。他行军不掉队,送情报跑在前,侦察敌情机智勇敢。游击队亲切地把穆森格称为安哥拉的小英雄。
一九七二年九月,葡萄牙殖民军聚集了一百多人要对驻守在基托(库班戈省)地区的游击队进行袭击。游击队的主力得到这个情报以后立即转移,剩下几个伤病员和妇女就交给穆森格转移到附近的安全的山坡上隐蔽起来。敌人到了基托地区扑了空,连游击队的影子都没有看到。气急败坏的敌人恼羞成怒,四处乱放枪,这时敌人离穆森格只有一公里,小英雄一看形势不妙,他想,如果被敌人发现,那就会遭到伤亡,趁着敌人没有发现自己,不如占据制高点,先下手为强。于是,穆森格同几个伤病员一起在山坡上架起机关枪,向敌人猛烈开火。沮丧的敌军被这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得晕头转向,来不及还击就一个一个地倒在山下,一共打死打伤六十名葡萄牙殖民军。当敌人的直升飞机来增援时,小英雄和伤病员们早已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去了。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驻卢萨卡代表雅科布·卡马拉塔对记者说:“小英雄是安哥拉人民的自豪,他的英雄事迹正在安哥拉人民中传颂,他鼓舞着战斗的安哥拉人民继续前进。”
新华社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