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联合国安理会讨论罗得西亚关闭同赞比亚边界的问题并通过决议 谴责罗得西亚当局对赞比亚的挑衅 支持赞比亚政府和人民的严正立场

第6版()
专栏:

联合国安理会讨论罗得西亚关闭同赞比亚边界的问题并通过决议
谴责罗得西亚当局对赞比亚的挑衅
支持赞比亚政府和人民的严正立场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三年二月二日电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从一月二十九日到二月一日举行会议,讨论罗得西亚关闭同赞比亚接壤的边界问题。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在会上发言,强烈谴责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悍然对赞比亚进行讹诈和武装挑衅,表示支持赞比亚政府和人民的严正立场。会议是应赞比亚的要求而召开的。参加会议的除了安理会成员国的代表以外,还有阿尔及利亚、喀麦隆、智利、古巴、埃及、加纳、摩洛哥、塞内加尔、索马里、坦桑尼亚和扎伊尔等国的代表。
赞比亚代表保罗·卢萨卡在会上首先发言。他说,罗得西亚非法政权一月九日关闭了同赞比亚接壤的边界,要求赞比亚放弃对津巴布韦人民斗争的支持。这是一种侵略行径。
他说,史密斯政权疯狂地破坏赞比亚的经济,妄图迫使赞比亚人民放弃他们的权利和自由。这种行径的目的,在于获取政治让步,也就是要赞比亚停止支持解放运动。
卢萨卡要求安理会谴责罗得西亚非法政权对赞比亚进行经济讹诈和军事威胁的侵略行径,要求安理会谴责南非法西斯政权把军队开进罗得西亚,并且要它立即撤军。
加纳代表约瑟夫·克利兰德代表联合国非洲国家集团发言说,非洲国家对罗得西亚非法政权粗暴地侵略赞比亚的行径深感遗憾。非洲国家集团在赞比亚人民处在困难的时刻坚定地站在他们一边。他宣读了联合国非洲国家集团给赞比亚总统卡翁达的支持电,并且宣布,解放斗争将继续得到赞比亚和整个非洲的支持,因为这是争取和平和人类尊严的正义斗争。
坦桑尼亚代表萨利姆·萨利姆说,史密斯种族主义政权和南非对赞比亚的侵略行径,也是针对坦桑尼亚的。他指出,只有在南非种族主义政权的支持和援助下,史密斯政权才能采取疯狂的措施。
智利代表温贝尔托·迪亚斯·卡萨努埃瓦说,智利政府和人民支持赞比亚反对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侵略的斗争。
阿尔及利亚代表阿卜杜勒·拉蒂夫·拉哈勒说,安理会应该响应赞比亚的呼吁。
中国代表庄焰说:“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赤裸裸的讹诈和挑衅行径表示无比的愤慨和强烈的谴责。”“中国政府和人民对赞比亚政府和人民坚决反击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的严正立场表示钦佩,并坚决予以支持。”他表示支持赞比亚和其他国家代表在会上提出的正义主张。
埃及代表艾哈迈德·伊斯马特·马吉德表示,他的国家和整个阿拉伯集团支持赞比亚抵抗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他说,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对赞比亚的行径已经上升为对整个非洲的侵略。
扎伊尔代表伊波托·埃耶博·巴坎达斯特说,史密斯政权的罪恶行动是这个政权垮台的先兆。他说,扎伊尔支持赞比亚的全部要求。
肯尼亚代表约瑟夫·奥德罗—乔维说,肯尼亚准备为赞比亚的进出口贸易提供一切便利。他说,肯尼亚承担全面支持赞比亚的义务,包括政治、经济、贸易和其他方面。
几内亚代表菲利普·马迪说,侵略赞比亚同谋杀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总书记卡布拉尔一样,都是种族主义者和殖民主义者的预谋。缴获的文件表明,他们的阴谋目的在摧毁解放运动,而对非洲独立国家进行侵略和颠覆则是他们的手段之一。他要求安理会谴责对赞比亚的侵略。
秘鲁代表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说,赞比亚边境的局势分明是对和平和安全的威胁。他说,是安理会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应该制止史密斯政权的侵略。
索马里、摩洛哥、塞内加尔、巴拿马、苏丹和喀麦隆等国的代表,也在发言中表示支持赞比亚反击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的侵略。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三年二月二日电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二月二日下午的会议上通过了两项决议,谴责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对赞比亚进行经济讹诈和军事威胁,表示支持赞比亚政府和人民抗击史密斯政权的挑衅。
安理会应赞比亚的要求,从一月二十九日到二月二日举行了五次会议,讨论罗得西亚白人种族主义政权关闭同赞比亚接壤的边界和对赞比亚进行军事侵扰而引起的严重局势。
二日通过的两项决议,是由几内亚、肯尼亚和苏丹等国起草的。
第一项决议指出,安理会认为,罗得西亚非法政权对赞比亚的挑衅和侵略行径使赞比亚边境的局势更加恶化。同时,南非非法驻军罗得西亚,在那里加紧进行军事干涉,并且在同赞比亚接壤的罗得西亚边境陈兵,从而严重地威胁赞比亚及相邻的其它非洲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安理会对此深感不安。
这项决议说,安理会重申,津巴布韦人民有自决和独立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他们为确保享有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这些权利而进行的斗争,是合法的。
决议谴责罗得西亚种族主义政权对赞比亚的一切挑衅和侵略措施,谴责侵犯津巴布韦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的一切政治迫害措施。决议还谴责南非继续驻军罗得西亚,要求南非把一切武装力量立即从罗得西亚及同赞比亚接壤的罗得西亚边境地区撤回去。
这项决议规定,立即派遣由安理会四个成员国组成的特别使团去赞比亚边境地区估计局势,并且要它向安理会提出报告。
这项决议是以十三票赞成、零票反对、两票弃权(英国和美国)而通过的。
第二项决议赞扬赞比亚断绝同罗得西亚的一切经济关系和贸易关系的决定,委托第一项决议中提到的特别使团估计赞比亚在维持另一海、陆、空交通体系以代替原有通道方面的各种需要,并且要它向安理会提出报告。这项决议是以十四票赞成、零票反对、一票弃权(苏联)而通过的。

金日成主席接见智利政府代表团

第6版()
专栏:

金日成主席接见智利政府代表团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三年二月三日电 据朝鲜中央通讯社报道,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主席金日成,二月二日接见了正在朝鲜访问的以智利共和国外交部长克洛多米罗·阿尔梅达·梅迪纳为团长的智利共和国政府代表团。
接见时在座的有:朝鲜外交部长许锬、对外经济事业部长孔镇泰、朝鲜驻智利大使李奎成。
同一天,金日成主席设宴招待代表团。
智利共和国政府代表团是在二月一日到达平壤的。当天,朝鲜政府代表团和智利政府代表团举行了会谈。当晚,朝鲜政务院举行宴会欢迎代表团。

悼念被葡萄牙殖民主义杀害的卡布拉尔 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委会举行会议 各国代表发言强烈谴责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罪行

第6版()
专栏:

悼念被葡萄牙殖民主义杀害的卡布拉尔
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委会举行会议
各国代表发言强烈谴责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罪行
新华社联合国一九七三年二月二日电 联合国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二月二日举行会议,悼念于一月二十日在几内亚的科纳克里被葡萄牙殖民主义杀害的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总书记阿·卡布拉尔。
会议由非殖民化特别委员会主席、坦桑尼亚代表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主持。他对卡布拉尔的逝世表示悼念,并且强调指出,镇压或者谋杀都无法阻挡解放斗争的潮流。“那些殖民主义和野蛮的势力自欺欺人地认为,在肉体上消灭了卡布拉尔先生就会减缓斗争的步伐,这些人要不是傻瓜就是对历史的十足的无知。在几内亚(比绍),今天有数以万计的卡布拉尔。”
肯尼亚代表约瑟夫·奥德罗—乔维以安理会本月份主席的身份发言,他说:“我们到这里来不仅是哀悼卡布拉尔的逝世,不仅是谴责葡萄牙殖民主义者的丑恶行径,而是表示我们决心要继续完成卡布拉尔未完成的斗争任务。”
赞比亚代表保罗·卢萨卡以联合国纳米比亚理事会主席的身份发言,对葡萄牙殖民主义杀害卡布拉尔表示极为愤慨。他说,卡布拉尔去世了,但是他的斗争精神将永垂不朽。
中国代表王润生在发言中强调指出:“卡布拉尔的不幸遇害,是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者对几内亚(比绍)人民犯下的新的罪行,是继葡萄牙殖民主义者一九七○年武装入侵几内亚共和国首都科纳克里事件后对非洲国家和人民的严重挑衅。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者这一新的罪行,我们表示强烈的谴责。”他说:“中国人民和几内亚(比绍)人民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我们坚决支持他们反对帝国主义和葡萄牙殖民主义的正义斗争。我们坚信,几内亚(比绍)人民面对帝国主义和葡萄牙殖民主义的新的挑衅,一定会化悲痛为力量,加强团结,坚持战斗,把民族解放斗争进行到底,取得最后的胜利。”
摩洛哥代表遵赫迪·曾塔尔代表目前担任非洲统一组织主席的摩洛哥,利比里亚代表内森·巴里斯代表联合国非洲国家集团,也门代表阿卜杜拉·沙拉菲代表联合国亚洲国家集团,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埃塞俄比亚、智利和其他国家的代表,都在会上发了言。
在会上发言的还有:负责政治事务和非殖民化的联合国副秘书长唐明照,联合国副秘书长、关于非洲问题的特别顾问伊苏夫·吉马科耶以及非洲统一组织执行书记马马杜·迪亚拉。

叙利亚空军击退以色列军用飞机

第6版()
专栏:

叙利亚空军击退以色列军用飞机
新华社大马士革一九七三年一月三十日电 据叙利亚军事发言人一月三十日上午在这里宣布:几队以色列军用飞机妄图侵入叙利亚领空,叙利亚战斗机立刻起飞迎头截击,迫使敌机撤退。

美国总统同英国首相的会谈结束 双方讨论了美国同扩大以后的“共同市场”的关系、资本主义世界的贸易和货币、欧洲防务及两国关系等问题

第6版()
专栏:

美国总统同英国首相的会谈结束
双方讨论了美国同扩大以后的“共同市场”的关系、资本
主义世界的贸易和货币、欧洲防务及两国关系等问题
新华社伦敦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电 美国总统尼克松和英国首相希思二月一日和二日在华盛顿的白宫和美国总统别墅戴维营举行了两天会谈。
希思是在一月三十日同外交大臣道格拉斯—霍姆等一起去美国访问的,他们已经在二月三日回到伦敦。这是他在英国正式参加西欧“共同市场”后第一次以“共同市场”成员国政府首脑的身份同美国总统举行会谈。尼克松在会谈开始前发表的谈话中强调,这次会谈“非常重要”。美国白宫新闻秘书齐格勒在会谈后对记者说,尼克松认为,“这次会晤提供了一个机会来详细讨论同我们两国都有关系的所有重要问题”。
据报道,双方在会谈中讨论了美国同扩大以后的“共同市场”的关系,资本主义世界的贸易和货币问题、欧洲防务以及两国双边关系等等。
西欧“共同市场”由六国扩大为九国以后,经济实力进一步相对加强,并且正在加紧筹建经济和货币同盟,不断协调成员国的经济政策和对外政策。这种情况越来越引起美国和苏联的不安。美国很想通过这次会谈让英国在美国和“共同市场”之间起一些“调和”的作用,以减缓相互之间的矛盾。
尼克松在会谈之前表示,他要听听希思对“欧洲问题和我们在那里的盟国的问题”的想法。齐格勒二月一日说,总统希望美国和西欧保持“密切的伙伴关系”。在会谈中,希思强调,英国已经加入“共同市场”,是西欧共同体的一个部分,它要同其他八个国家一起,为实现“共同市场”去年十月首脑会议规定的目标而努力。他在向美国报界发表的谈话中说:“我们的目的是要毫不含糊地在七十年代末把欧洲国家之间的全部关系改变成一个欧洲联盟。”他还说,西欧国家打算在保持各国特性的基础上“建立一个新的欧洲领域”,以便“通过共同努力取得单独的国家无法得到的好处”。同时,希思在一月三十一日的一次讲话中表示,希望“在美国和扩大的共同体之间建立友好的合作”。
在这次会谈中花费时间最多的贸易和货币问题上,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都承认,这方面的问题是“严重的和紧急的”。尼克松在会谈前的讲话中曾经说,美国和西欧要末是通过建设性的途径进行竞争,要末是“陷入可能造成痛苦并损害双方的经济对抗之中”。希思在二月一日的讲话中则指出:“你们抱怨我们欧洲在贸易方面的某些做法。我们方面对美国的贸易壁垒也实在很不满。”他说:“我并不低估仍然存在的分歧,但是我深信,早日找到解决办法是符合我们所有国家的利益的。”据法新社报道,双方在会谈后“已经同意:在东西方进行重要会谈的前夕,美国和共同市场之间的经济对抗决不能削弱大西洋的团结”。路透社三日报道说,通过会谈,双方“澄清了贸易问题上的分歧并且建立了良好的了解”,但是“没有达成实质性的协议”。
关于欧洲防务问题以及与此有关的“欧洲安全和合作会议”和中欧共同和均衡裁军等问题,希思在二月一日的讲话中强调:“只要还没有实现真正的和解,对西方国家来说,削弱我们联盟的团结或联盟的军事力量都是愚蠢的。”他希望美国军队继续留在西欧,以“参加大西洋伙伴的共同防务”。据美联社报道,希思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四日广播的电视节目中“提出警告:美国单方面从欧洲撤军,将会给苏联向这个洲的西部扩展其影响开放绿灯”。此外,希思在讲话中还表示,西欧国家也要多承担一些防务负担,英国不打算放弃它的核军事力量。
在美英两国双边关系方面,希思在会谈后说,两国之间仍然存在着“自然关系”,这种关系有其历史基础,渊源于共同的语言和法律以及家族关系。他表示,尽管英国加入了西欧“共同市场”,美英两国之间的这种关系不会改变。
美英两国政府首脑在这次会谈中还就越南、中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

美国总统尼克松向国会提出预算咨文 一九七四财政年度赤字为一百二十七亿美元;预算规定“国防开支”高达八百一十一亿美元,占开支总额的百分之三十

第6版()
专栏:

美国总统尼克松向国会提出预算咨文
一九七四财政年度赤字为一百二十七亿美元;预算规定“国防开支”高达八百一十一亿美元,占开支总额的百分之三十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二月四日讯 华盛顿消息:美国总统尼克松一月二十九日向国会提出了一九七四财政年度(从一九七三年七月一日至一九七四年六月三十日)的预算咨文。
根据预算咨文,美国联邦政府一九七四财政年度的收入估计为二千五百六十亿美元,比一九七三财政年度增加三百一十亿美元;支出将为二千六百八十七亿美元,比一九七三财政年度增加一百九十亿美元,即增加大约百分之八;赤字为一百二十七亿美元。
美国总统在预算咨文中称,美国政府“决心花出一切必要的钱来用于国家安全方面”。预算规定,美国政府一九七四财政年度的“国防开支”(即直接军事开支)高达八百一十一亿美元,比一九七三财政年度概算的“国防开支”七百六十四亿美元增加四十七亿美元,即增加百分之六。“国防开支”占预算开支总额的百分之三十。美联社说:“十二年来第一个和平时期的国防预算将是有史以来——不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最大的预算。”“这个数目超过了一九四五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一年开创的早先纪录七百九十九亿美元。”如果加上实际上用于军事目的的“空间研究和技术”的预算开支三十一亿美元,则一九七四财政年度的军事开支将高达八百四十二亿美元。
在一九七四财政年度的军事开支中,用于采购新军舰、飞机、坦克和其他装备的开支为一百六十五亿美元,比一九七三财政年度增加九亿美元。
美新处报道说,根据美国政府“现实威慑力量战略”的概念,美国今后将依靠民兵三式洲际弹道导弹、发射北极星式和海神式导弹的潜艇以及战略性的但又是常规的洲际轰炸机这样一些“威慑力量”,作为实力部分以支持尼克松主义中伙伴关系和谈判这两个方面。为了改进这种“威慑力量”,将在一九七四财政年度的预算中拨出七十四亿美元用于发展三叉戟潜艇计划、B—1式洲际轰炸机(代替B—52轰炸机)和民兵三式导弹。据美联社报道,一九七四财政年度预算中拨给原子能委员会的开支为二十四亿美元,这个委员会是负责为导弹和其他武器生产核弹头的。
除了加强战略核打击力量以外,尼克松还建议进一步用改进了的武器使常规的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空军现代化。他说:“虽然美国和苏联的战略核力量差不多是平衡的,但是,要是期望由于人们将冒升级到战略核战争的风险而会制止用常规力量发动的侵略或制止对小国的侵略,这是不现实的。”他还说,美国虽然期待着在欧洲共同均衡减少军事力量,但仍将继续保持强有力的常规部队,特别是加强海军。
尼克松在提出预算咨文以前,于一月二十八日向全国发表广播讲话,称一九七四财政年度的预算“是真正和平时期的预算”。这项“真正和平时期的预算”,除了大量增加军事支出之外,另一个方面就是为了“控制联邦政府开支”而大量削减社会福利计划。据路透社报道,尼克松宣布要废除诸如教育、职业训练和城市居住区发展等方面的七十项联邦援助计划。
尼克松在咨文中强调:“现在预算主要不是作为一种刺激力量,它必须防止通货膨胀。”他认为“避免通货膨胀或避免增税,或者同时避免两者的最可靠的办法是,国会同我一道从事一致的努力来控制联邦开支”。
自从一九六九年八月美国爆发战后第五次经济危机以来,美国政府一直是采取扩大政府开支的赤字财政政策来刺激经济的回升。但是连年不断增大的政府开支,虽然对经济回升起了某种刺激作用,而由此产生的巨大赤字却带来了更加严重的通货膨胀的威胁。严重的通货膨胀进一步削弱了美国的外贸地位和美元信用。同时,对经济进行过度的人为刺激而产生的“通货膨胀繁荣”(虚假繁荣),又必将加速另一次新的经济危机的爆发。美国总统新的预算咨文反映了美国政府力图控制政府开支以缓和通货膨胀的迫切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