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民主也门人民自力更生建设家乡 第二省东部地区正在筑路、挖井、开办扫盲班、学校和卫生中心

第6版()
专栏:

民主也门人民自力更生建设家乡
第二省东部地区正在筑路、挖井、开办扫盲班、学校和卫生中心
新华社亚丁电 据亚丁通讯社报道,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第二省东部地区人民自力更生建设家乡。目前,他们正在筑路、挖井、开办扫盲班、学校和卫生中心。
第二省东部地区的人民在这个地区的第一中心修筑了一条公路,把巴克里、哈拉、阿塔希拉和萨巴巴赫各村连结起来。目前,他们正在第一中心的巴伊尔阿萨哈安修筑另一条通往靠近第三省的杜卜桑村的公路。
第二省东部地区的人民重视发展教育事业。自从一九六七年民主也门独立以来,这个省东部地区已经修建了大约六十所小学。而在独立以前,这个地区只有六所小学。
为了解决农田灌溉和生活用水问题,第二省东部地区人民自己动手,用土办法挖井,自一九七○年以来共挖了十五口井。最近,在哈比拉因又挖了一口大的饮用水井,还有四口水井正在挖掘之中。
第二省东部地区的人民热情参加建设,有些群众还积极捐款和参加义务劳动。在民族阵线的领导下,这个地区成立了一个“发展东部地区委员会”,来组织和支持当地群众建设家乡的活动。

图片

第6版()
专栏:

坦桑尼亚开展成人教育运动取得显著成就。图为坦桑尼亚的一个成人文化学习班的学员正在上课。
新华社发

索马里政府公布一系列决定 发展经济文化 加强贸易管理

第6版()
专栏:

索马里政府公布一系列决定
发展经济文化 加强贸易管理
新华社摩加迪沙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日电 据索马里国家通讯社报道,索马里最近公布了有关发展经济和加强外贸管理等方面的决定。
这些决定包括:政府授给农业发展公司以经营棉花和油料贸易的专利权;保护森林资源;国家免费提供兽医药品;国家接管采石场,以便把它们组成合作社。
为了加强对进出口贸易的管理,索马里政府还决定接管建筑材料、轮胎和电池等商品的进口贸易;颁发汽车进口执照;接管食盐和咸鱼的出口贸易等。
索马里政府还决定设立一家电影公司,摄制对群众有教育意义的国产影片。为防止外国坏电影流入索马里,去年年初索马里决定电影的进口和发行工作由新闻部负责。
这些新决定是在索马里最高革命委员会和部长会议去年十二月份举行的一系列会议上通过的。

毛里求斯去年糖产量达历史最高纪录

第6版()
专栏:

毛里求斯去年糖产量达历史最高纪录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二日讯 路易港消息:毛里求斯糖业贸易界一月二十日宣布,毛里求斯去年产糖六十八万六千四百吨,达到历史上最高纪录。
毛里求斯产糖最好的一年是一九六三年,当时产量为六十八万五千五百九十七吨。糖业贸易界指出,去年糖产作物种植面积为十九万零五百英亩(约合七万七千一百五十二公顷),比独立前的一九六三年少种植四千英亩。
离非洲大陆东海岸大约八百八十多公里的岛国——毛里求斯,是在一九六八年三月宣布独立的。它是个单一经济作物国家。甘蔗种植面积占全国总种植面积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工业也几乎都是制糖业。糖产量百分之九十以上供出口。毛里求斯人口约八十三万,每年产糖六十万吨左右,因此有“印度洋上的糖岛”之称。

坚决支持几内亚(比绍)和非洲解放斗争

第6版()
专栏:

非洲国家领导人谴责国际帝国主义和葡殖民主义杀害卡布拉尔
坚决支持几内亚(比绍)和非洲解放斗争
非洲统一组织秘书长、莫三鼻给解放阵线和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分别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葡萄牙殖民主义的野蛮罪行
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三日讯 刚果、赞比亚、埃塞俄比亚、马里、塞内加尔等非洲国家领导人愤怒谴责国际帝国主义和葡萄牙殖民主义杀害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总书记卡布拉尔的可耻罪行,并且表示坚决支持几内亚(比绍)和整个非洲的解放斗争,直到最后胜利。
刚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主席、国家元首马里安·恩古瓦比一月二十二日在打给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领导人的电报中说:“我谨以刚果人民、刚果劳动党和国务委员会的名义,向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斗争最高委员会、向几内亚(比绍)人民和伟大的殉难者的家属,表示最深切的哀悼和兄弟般战斗声援的感情。”
恩古瓦比主席说:“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企图通过杀害他来扼杀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的解放运动。但是我们相信,阿米尔卡·卡布拉尔同志之死决不会使得光荣的贵国人民的斗争停下来,相反,这一斗争将会加强,他们决心在今后为自己英雄的儿子报仇,彻底解放尚在敌人奴役下的祖国。请你们提高警惕,十分深入地进行调查,以揭露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雇佣的一切杀人犯。请你们一如既往地永远相信兄弟的刚果人民及其党和国务委员会的坚定不移的和无条件的战斗支持。”
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就卡布拉尔总书记遇害打电报给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卡翁达总统在电报中说:“我们知道非洲的敌人策划的恶毒的阴谋,他们一心要动摇非洲争取摆脱外国统治的决心。”但是,帝国主义者必须懂得,他们的行动不管怎么狠毒,也阻挡不了非洲解放事业的前进。
他还说:“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是一回事,因此,全世界的斗争是一个整体。”
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一世一月二十二日在给几内亚总统塞古·杜尔的唁电中,请杜尔总统向死者的家属以及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转达他的哀悼,他说:“非洲能够向卡布拉尔表示的最大敬意就是继续进行斗争,使他为之而献身的国家获得解放。”
海尔·塞拉西皇帝说:“卡布拉尔曾经明确地指出,争取自由的斗争不能接受任何妥协,他成功地领导他的党和人民把大部分领土从葡萄牙殖民主义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了。”
海尔·塞拉西皇帝还说:“卡布拉尔的崇高的牺牲对于他的同胞们应当是鼓动的源泉,他们应当加强争取解放的斗争,直至胜利。卡布拉尔的名字将作为一个勇敢的非洲战士的名字永远载入争取自由斗争的史册。”
马里国家元首穆萨·特拉奥雷一月二十二日晚在一篇广播讲话中说:“卡布拉尔为了非洲的自由和独立事业而作出的牺牲决不会是白白的牺牲。从他如此英勇,如此慷慨流出的鲜血中将会涌现出成千上万个卡布拉尔,他们将重新举起卡布拉尔点燃的斗争的火炬,把战斗进行下去,直到我们的家园——非洲获得彻底解放。”
在谈到卡布拉尔和前莫三鼻给解放阵线主席蒙德拉纳被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杀害之后,穆萨·特拉奥雷主席说:“为了纪念他们,我们应该下决心把所有那些还在继续奴役和剥削我们非洲人民的殖民主义者、种族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通通赶出非洲。”
塞内加尔总统桑戈尔一月二十一日谴责殖民主义和反动派杀害卡布拉尔总书记。他说:“我们决不对暴力让步,我们决不对讹诈让步。”“我们将始终在政治上和道义上支持黑非洲人民的正义斗争。”
桑戈尔总统还说:“我们今天正在为取得我国的经济独立而斗争,这场斗争与葡萄牙殖民地的民族主义者所进行的斗争是同一个斗争,与罗得西亚及南非民族主义者所进行的反对种族主义的斗争也是同一个斗争。”
据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二日电 非洲统一组织秘书长恩加基一月二十二日在这里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暗杀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总书记卡布拉尔。
声明强调说:“非洲的敌人肯定又犯了严重错误。非洲和解放运动的确不是第一次面临这种形势。仅在四年前,同样野蛮的帝国主义的走狗在非洲的背后插了一刀,怯懦地杀害了非洲另一位伟大的儿子蒙德拉纳(前莫三鼻给解放阵线主席——编者注)。帝国主义的如意算盘证明是打错了,莫三鼻给的斗争风起云涌就是一个可靠的证据,表明帝国主义低估了莫三鼻给人民解放自己的决心和意志。”
声明最后说:“我们相信,葡萄牙殖民主义和国际帝国主义最近的这个卑鄙行径远不能挫伤几内亚(比绍)人民的勇气,相反,对斗争将是一个新的促进。已经解放了三分之二领土的几内亚(比绍)人民将再接再厉地以新的献身精神加强斗争。”
同一天,非洲统一组织解放委员会打电报给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对卡布拉尔的遇害去世表示深切的哀悼。
据新华社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三日讯 莫三鼻给解放阵线和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分别就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总书记卡布拉尔遇害发表声明,谴责葡萄牙殖民主义的野蛮行径。
莫三鼻给解放阵线一月二十二日在达累斯萨拉姆发表的声明说:“这次野蛮的行径又一次表明,葡萄牙殖民主义已经到了山穷水尽而不顾一切的地步。”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新闻和宣传部一月二十一日在布拉柴维尔散发的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声明说,刚刚犯下的这一卑鄙的谋杀罪行,只能增强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人民打败葡萄牙军队的决心。
声明表示,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保证毫不动摇地支持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今后的斗争。

朝鲜《劳动新闻》发表评论 谴责美帝和南朝鲜当局进行军事挑衅

第6版()
专栏:

朝鲜《劳动新闻》发表评论
谴责美帝和南朝鲜当局进行军事挑衅
新华社平壤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三日电 朝鲜《劳动新闻》一月二十三日发表评论,谴责南朝鲜当局违反南北双方协议和不断进行军事挑衅活动。
评论说:“在朝鲜南北方联合声明发表后,美帝国主义侵略者公开表示要加速南朝鲜军队的‘现代化’,并把许多现代化的武器和作战装备运进南朝鲜。接着,去年十二月又非法运进驱逐舰并移交给南朝鲜,还准备把一个大队的F—4鬼怪式战斗轰炸机和数十辆水陆两用坦克运进南朝鲜。”
评论说:“美帝这种厚颜无耻的、卑鄙的侵略活动是对我国人民和希望朝鲜和平统一的全世界进步人民的挑衅。”
评论说:“现在,南朝鲜的一些当权者在美帝侵略活动的怂恿下,不搞和平统一而是叫喊‘胜共统一’,不是谋求民族团结,而是制造仇视和对立的气氛,在加剧南北之间紧张局势的道路上继续滑下去。
“南朝鲜当权者在乞求美帝侵略者长期驻扎的同时,拒绝我们关于停止军备竞赛、缩减军需生产、裁减武装力量作为相互信任的表示的建议,更加狂热地进行战争准备。
“南朝鲜的军界上层,从新年开始就叫嚷什么‘必须加强临战姿态’、‘确保即将来临的对峙中的实力优势’;并乞求美帝侵略者给予各种杀人武器和作战装备,连续进行把北半部作为假想‘敌人’的军事演习活动。新年以来,南朝鲜进行了‘对舰射击训练’。接着,不久前又进行了假想‘北伐’的‘特种部队冬季机动训练’,还在南朝鲜全境进行了‘民间防空训练’。这是严重违反双方协议事项的行径,是加剧朝鲜紧张局势、对和平统一制造障碍的行径。”
评论说:“美帝侵略者是在我国造成紧张局势的真正罪魁祸首,是阻挠我国统一的元凶,是怀有侵略野心的战争疯子。”
评论最后说:“美帝国主义者必须放弃对朝鲜的侵略野心,立即从南朝鲜滚出去。”

葡萄牙军用飞机侵犯坦桑尼亚领空 坦桑尼亚民兵英勇击退入侵之敌

第6版()
专栏:

葡萄牙军用飞机侵犯坦桑尼亚领空
坦桑尼亚民兵英勇击退入侵之敌
新华社达累斯萨拉姆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三日电 据坦桑尼亚报纸《每日新闻》报道,坦桑尼亚政府一月二十二日晚发表声明说,九架葡萄牙军用飞机一月二十二日两次侵犯坦桑尼亚领空,并向坦桑尼亚境内的马格瓦米拉地区扔了炸弹。坦桑尼亚民兵英勇反击,用高射炮击退了这两批入侵的敌机。
据报道,这天上午七时三十分,三架葡萄牙飞机侵入坦桑尼亚领空,袭击了马格瓦米拉地区达三小时之久。至十一时,又有六架葡萄牙军用飞机飞进坦桑尼亚边境,向马格瓦米拉地区投掷了炸弹。
声明说,在二十二日发生两次侵犯领空事件之后,人们还看到一架大型敌机超越松格亚高空向恩琼贝方向飞去。
声明还说,坦桑尼亚政府已采取适当防御措施,并将进一步采取防御措施,以防发生意外事件。

北大西洋集团举行海、陆军事演习

第6版()
专栏:

北大西洋集团举行海、陆军事演习
新华社波恩一九七三年一月二十三日电 北大西洋集团从一月二十二日开始在葡萄牙沿海举行为期三周的海军演习。参加这次命名为“七三年晴朗的海洋”的演习的有美国、英国、西德、荷兰、挪威、葡萄牙等国。几年前退出北大西洋集团军事组织的法国也派遣了舰只和人员参加演习。
这次演习将从英国的康沃尔一端出发,经过海洋沿着非洲海岸越过加那利群岛和亚速尔群岛。演习由美国海军少将罗伯特·厄利指挥。
这次演习是北大西洋集团在这个地区举行的演习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目的是改进这些国家海军作战中的协作能力。
据西德德新社报道,与此同时,美国驻西德巴伐利亚的军队和西德联邦国防军的一个坦克团于一月二十二日清晨从巴登北部和符腾堡北部之间的防御线开始一次军事演习。这次演习命名为“可靠的盾牌”,其目的是“击退来自东方的侵略者”。它是正在进行的“军队回到德国——四”大规模军事演习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加拿大和西德军队共四万人参加了这次演习。

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

第6版()
专栏:国际资料

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
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总书记阿米尔卡·卡布拉尔于今年一月二十日不幸被国际帝国主义和葡萄牙殖民主义雇佣的凶手暗杀。卡布拉尔一九二四年生于几内亚(比绍)的巴法塔,是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的创建人之一。一九六○年八月和一九七二年七月,他曾经率领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代表团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带来了几内亚(比绍)人民对中国人民的友谊。
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是由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的爱国者组成的民族主义政党。
几内亚(比绍)位于非洲西端,濒临大西洋,佛得角群岛位于大西洋中,它们都是葡萄牙殖民主义在非洲统治的地区。十七、十八世纪时,几内亚(比绍)是葡萄牙贩卖奴隶的主要场所,归葡属佛得角群岛统治。一九五一年葡萄牙殖民当局把这两个地区改为“海外省”,派总督统治。
腐朽没落的葡萄牙殖民主义者在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群岛实行残酷的种族歧视政策,把人分为几等:欧洲人是“文明人”,享受特殊权利;非洲人被称为“土著人”,被迫从事无偿的或报酬极低的繁重体力劳动,他们没有人身自由,生活得不到保障。
几内亚(比绍)和佛得角人民为反对殖民统治,争取民族独立进行了长期英勇的斗争,但都遭到葡萄牙殖民主义者的残酷镇压。一九五六年九月十九日以卡布拉尔为首的爱国者在比绍市秘密成立了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一九六○年一月起,该党总部迁至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一九五九年八月三日,比绍港的码头工人举行大罢工,反对葡萄牙殖民主义者残酷剥削,遭到殖民当局的血腥镇压,五十名工人被杀害。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决心领导人民走武装斗争的道路。同年九月,党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确定“武装斗争是民族解放的唯一道路”。一九六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在几内亚(比绍)南部地区的蒂特市向殖民军发起进攻,打响了武装斗争的第一枪。经过十年的武装斗争,几内亚(比绍)爱国武装力量已经解放了三分之二的国土和一半人口。在南部,已经建立了比较巩固的解放区。在解放区建立了政权组织,自力更生地发展经济、教育和卫生事业,解放区欣欣向荣。几内亚(比绍)人民,在几内亚和佛得角非洲独立党的领导下,不断打击葡萄牙殖民军,正在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
(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