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一曲团结胜利的赞歌——记牟平县象岛和烟台港军民抢救垦利县遇难渔民、渔船的事迹

第2版()
专栏:

一曲团结胜利的赞歌
——记牟平县象岛和烟台港军民抢救垦利县遇难渔民、渔船的事迹
巍巍昆嵛山下,一曲军民团结战斗、救护阶级兄弟和集体财产的赞歌在处处传诵。它生动地表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舍己救人,助人为乐”的无产阶级新思想、新道德、新风尚,证明了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战斗洗礼,人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一方有难 八方支援
去年十一月十日凌晨,黄海海面浓雾茫茫。垦利县“垦渔3号”机帆船在捕鱼回烟台港避风的途中,不幸在牟平县象岛附近触礁。
拂晓,象岛公社孙家?大队民兵孙立群发现遇难船只,急忙跑回大队报告。党支部副书记、民兵副指导员吕学诗一边派人与有关单位联系,一边集合民兵。民兵们坚定地表示:我们一定要尽最大努力,抢救阶级弟兄,保住集体财产!说罢,急速赶往出事地点。
消息传到烟台港,烟台市水产局负责人于建国亲自领船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某部的战舰破浪出航。霎时,“青渔312号”、“烟工1号”、“烟港拖1号”纷纷向大海驶去。
准备出海作业的利津、无棣、沾化等县的渔民,听说兄弟船遇难,也都调转了航向,参加了抢救行列。
这时,海上刮着六、七级大风,怒涛滚滚。前往营救的船只时而被抛上浪峰,时而又跌入浪谷。毛主席关于“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教导,激励着前往救援的人们。
遇难的“垦渔3号”船,由于触礁的船底受伤严重,船舱进了水。不多时,海水没过了船帮,灌进了舵楼。坚持在船上战斗的五名船员被迫跳水。险滩上,海风呼啸,浪涛汹涌。长满海蛎子的礁石,一个个象狼牙一样,出没在海面上。五名渔民被风浪推出很远。四十多岁的大副商春普,被海浪摔打得筋疲力尽。他几次想靠岸,都被急流推了回去。
舍己救人 排险捞船
正在阶级兄弟临危之际,孙家?大队的民兵和解放军战士赶到出事地点。
“赶快救人!”渔民毕德隆脱下衣服就往下跳。
“危险,我下去!”解放军某部副指导员潘勇智一把将他拦住。没等潘副指导员向下跳,共产党员、民兵排长孙树樵已顺手拿起一根竹篙,纵身跳入大海。礁石上尖利的海蛎子皮扎进他的脚脖子,伤口浸在海水里,象刀剜一样疼。但他忍受着剧烈的疼痛,绕过礁石,穿过浪峰,抓住了商春普,用尽全身力气,把他救了出来。潘副指导员和战士、民兵也都跳下了水,把其他渔民一个个救了上来。
刚从水中上来的渔民,经寒风一吹,浑身发抖。民兵孙立群把自己的棉衣脱下来给他们穿。接着,民兵孙立者的棉衣脱下来了,几个解放军战士的棉衣脱下来了……。遇难的渔民被一件件棉衣裹了起来,他们的心象大海的波涛在翻滚,他们的脸上挂着激动的泪花。
打捞船只的战斗开始了。“垦渔3号”船沉在礁石林立的险滩,船的四周有明礁,也有暗礁。要想捞船,必须首先摸清海底情况。海上波浪高,海底流更急。潜水员几次下水,顶着急流,仔细勘察情况。上海海难打捞局烟台救助站站长顾隆生、工程师顾龙生,亲自下水检查,掌握了第一手材料。他俩站在小舢板上,指挥着大家系好钢缆,定好拖船方向,绕过块块礁石,终于把“垦渔3号”打捞上来。
岛上渔村的群众、守岛部队的指战员纷纷腾房、烧炕,做好饭菜。当大家一见被救的阶级兄弟到了村头,便蜂拥而上,将十二名脱险的渔民团团围住,争着拉到自己家里去。最后,还是被解放军接进了营房。
阶级情意 山高海深
脱险的渔民一进连队,如同到了自己家。炊事班的同志端着热腾腾的面条和姜汤送到他们面前。船员李安平接过姜汤面条,一桩桩往事涌上心头:在万恶的旧社会,他全家祖孙三代给地主当长工,爷爷积劳成疾含恨而死,姑姑挖野菜饿死在荒野里,在逃荒的路上幼小的叔叔惨死在土匪的枪口下。是毛主席领导的解放军消灭了蒋匪帮,贫下中农才翻身做了主人。如今他遇难,党和毛主席派舰艇船只来抢救。人民子弟兵和民兵又待他亲如兄弟。真是,旧社会兵匪欺压百姓,新社会军民团结亲如一人。
经过精心护理,渔民们很快恢复了健康。唯独船员李宗跃伤口继续恶化,痛得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战士个个心急如火,预备卫生员计福泉给治了几次都未见效。就在大家焦虑的时刻,一位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的解放军战士出现在大家面前。他是连卫生员芮春冠,正有病住院。当得知遇险的渔民住在自己连队后,心里很着急,他想:自己是卫生员,应当马上赶回连队救护亲人。在他的迫切要求下,医生批准他回连队。经过芮春冠等同志的精心医护,李宗跃的伤口很快愈合了。
十一月十五日这天,金色的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辽阔的海面上,霞光辉映,万紫千红。一辆崭新的解放牌卡车载着遇难得救的渔民离开营房。军民激情满怀,依依不舍。船长毕德兴,大副商春普紧紧地握着战士的手,他们是多么感谢党,感谢人民解放军,感谢牟平县和烟台市的阶级兄弟啊!但是,因为太激动了,他们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本报通讯员

唐古拉山区的拥军爱民歌

第2版()
专栏:

唐古拉山区的拥军爱民歌
座落在青藏交界处的唐古拉山,海拔五千多米,终年冰封,四季飘雪。驻守在这里的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和各族群众,互相关心,互相爱护,呈现一派军民团结战斗的动人景象。
“拥军井”
唐古拉山兵站,有一眼一百八十五米深的水井。战士们叫它“拥军井”。
提起这眼井,战士们就会怀着深情向你讲述它的来历。
过去,唐古拉山兵站,一年有近七个月的时间要到河里打冰化水用。由于过往车辆和旅客很多,打冰化水的劳动量很大。青海省水电局地质水文队的工人知道这个消息后,决心以实际行动响应毛主席“拥军爱民”的伟大号召,为解放军在山上打一眼水井。
一九七一年五月,地质水文队的二十四名工人来到唐古拉山兵站,开始了打井的艰苦战斗。
五月的唐古拉山,还是冰天雪地。工人们刚上山时,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冷风吹来,穿上皮衣皮裤也不抵寒;打井喷出的泥浆溅到身上,立即结成了冰。可是他们说:“不为子弟兵打成井,决不下唐古拉山!”
打井队负责人张贞,高山反应厉害,加上艰巨的劳动,胃溃疡引起出血,但他仍然坚持工作。兵站的医生发现了这个情况后,动员他下了山。他在山下经过几天的治疗病情好转以后,又上了山。打井工人们就这样,昼夜不停,艰苦奋战,用了半年的时间,终于在“世界屋脊”上打成了一眼井,解决了兵站的用水问题。
“爱民路”
青海省曲麻莱县曲麻河公社多休大队的牧场,座落在唐古拉山北侧的深山里。这里道道高山,条条激流,与外界联系十分困难。居住在这里的藏族人民早就盼望开辟一条路,把汽车开进来。五道梁兵站的干部、战士根据藏族人民的愿望,在崇山峻岭中探测出一条路,第一次把汽车开到这里。路有了,车通了,当地藏族牧民无比高兴,给这条路起名为“爱民路”。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多休大队革委会委员贡加同社员一起赶着牦牛出山交售羊毛等畜产品。来到五道梁兵站后,贡加和两名社员搭兵站的顺路汽车把畜产品运到民族贸易点。其他社员赶着牦牛回去了。贡加和两名社员在贸易点交售了畜产品,又带着大笔的现款和社员所需的布匹、藏靴、茶叶等生活日用品,回到了五道梁兵站。怎样才能把这些物品运进山去呢?如果步行回去再赶着牦牛出来驮运,往返就需要十多天的时间。这样,就要误了队上规定的年终决分时间。
五道梁兵站指战员把藏族同胞的困难当作自己的困难,决心在深山里探测出一条路来,用汽车把生活用品送到藏胞手里。他们在教导员范春龙的带领下,组成了一支开路小分队,带着对藏族人民的深情厚意进山了。
唐古拉山的天气,瞬息万变。正当他们一面探索路线,一面前进的时候,北风卷着雪花铺天盖地而来。风雪挡住了视线,分不清哪是山,哪是沟壑。指战员们跳下汽车,一步一步地探测路线,引导着汽车前进。汽车遇到陡坡上不去时,他们就用镐头、铁锹把它铲平。从早晨到深夜,经过十多个小时与风雪搏斗,在崇山峻岭中踏出了一条路,把汽车开到了牧民的帐房前。
汽车的灯光照亮了山谷,清脆的喇叭声传遍整个牧场。牧民群众从四面八方跑来,“金珠玛米亚古都”(解放军好)的欢呼声响彻牧场。
“团结绳”
在托托河兵站,大家都知道军医杨天成和何增智每人有一根象征着军民团结的绳子。这两根绳子,反映了一段生动的爱民故事,凝聚着藏族人民对人民解放军的深厚感情。
去年八月的一天,格尔木县唐古拉公社的五十七岁的藏族牧民康珠阿奶患了急性胃炎,病情十分严重。消息传到托托河兵站时,夜幕已经降临。领导上立即决定让军医杨天成和何增智连夜出诊。
从兵站到康珠的帐房有四十多里的路程。当时,天正下着雨,夜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杨天成和何增智急忙收拾药箱,跨上牦牛出发了。雨越下越大,崎岖不平的山路更加难走。他们骑的牦牛多次滑倒,人被摔得满身泥水。他们不叫一声苦,爬起来拉着牦牛继续前进。走了五个多小时,于夜间十二点多钟终于赶到病人的帐房。经过紧急抢救,使病人转危为安。
康珠阿奶为了感谢金珠玛米,她选择了一些洁白的牦牛毛,搓成了两根绳子,送给了杨天成和何增智,表示军民要拧成一股绳,共同保卫和建设祖国的高原。
新华社记者

人民战士处处为人民

第2版()
专栏:

人民战士处处为人民
武汉部队某部舟桥连是一个老红军连队。他们走到那里,就把热爱人民的光荣传统带到那里,先后两次为人民荣立集体三等功和集体二等功。广大群众称赞他们是“红军的好后代”。
垫过的稻草
一天半夜,上级命令舟桥连在淮河上架一座桥。任务很急,必须在拂晓前完成。连队迅速出发了。快到架桥点时,河边上一块秋耕地挡住了去路。汽车一开进去,轮子直往里陷。为了把架桥车开到河滩,连里按市价从附近生产队里买来了两千斤稻草垫路。路垫好了,桥准时架起来了。部队通过桥梁到达对岸后,他们就准备撤出阵地。
这时,指导员庞国云想起两千斤稻草还埋在地里,虽然已按价付了钱,但那是人民的财产,刨出来还可以用。他提出在拆桥的同时,抽出一部分人刨稻草。这个意见得到全连同志的赞成。大家说:“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要处处想到人民,不仅要维护人民的利益,而且要时刻想到为人民谋利益。”经过近两个小时的紧张战斗,架桥器材全部上了车,两千斤稻草也从地里扒出来捆好了,送到了生产队。最后,大家又抓紧时间,把压实的耕地深翻了一遍,按规定时间撤出了阵地。贫下中农望着远去的车队,无不激动地说:“真不愧是俺们的子弟兵啊!”
友谊的渠道
舟桥连来到山东省鄄城县旧城大队。这时春耕正忙,贫下中农往地里运肥。由于没有大路,架子车没法走,他们只能凭肩膀一担一担地挑。贫下中农很希望修一条通往地里的大路,但由于队里劳力一时安排不过来,没有动工。连长闻应臣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立即带领全连,用十字镐和洋锹苦战了一天,给生产队修出了一条长约两华里的大路。路上不仅可以走架子车,还可以走拖拉机和汽车。贫下中农看了,人人喜笑颜开。他们说:“往后我们送肥和收庄稼就不发愁了!”
旧城公社为了改造盐碱地,实现旱涝保收,要修一条引黄灌溉渠。舟桥连干部知道后,对公社革委会同志说:“分任务时,一定要把我们算上。”开工第二天,指导员庞国云就带着全连同志来劳动。地面结冰五寸多厚,一镐下去留一个白印,干部战士虎口震裂了,仍然坚持继续干。在两天内,他们和兄弟连队一起为旧城公社修了一段长八百多米,宽五米,深两米多的灌溉渠。人民群众亲切地称它为“军民友谊渠”。
新栽的树林
舟桥连执行任务来到胜利公社。战士们在给老乡挑水的时候,贫下中农告诉他们,这眼井已经将近三十年了。当年“老八路”经过这里时,见群众挑一担水要跑四、五里地,非常吃力,就利用战斗间隙给群众打了这口二十几丈深的井,解决了全村的吃水问题,全村群众十分感动,到现在都没忘记人民子弟兵的关怀。舟桥连的干部和战士在这口井旁受到了一次深刻的革命传统教育。大家决心继承和发扬“老八路”的光荣传统,不但要处处关心群众的眼前利益,而且要处处想到人民的长远利益,为子孙万代造福。
干部战士见公社附近的山坡上有二十亩荒地,心想,要是在那里种上树该多好啊!他们提出种树的建议,得到公社革委会大力支持。天刚蒙蒙亮,舟桥连的同志们就来到了山坡上。扯线的扯线,打石灰印的打石灰印,运树苗的运树苗,挖坑的挖坑,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太阳当顶的时候,他们已经在二十亩荒地上栽了一千八百多棵幼树。社员们逢人就说:“当年‘老八路’为我们打了井,今天,解放军又为我们造了林,这正是革命传统代代传,子弟兵永远和我们心连心。”
本报通讯员(附图片)
这是解放军某部党委成员,听取大寨大队大队长贾承让同志介绍他们艰苦奋斗的英雄事迹。 本报通讯员摄

图片

第2版()
专栏:

解放军某部七连指战员自觉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受到赫哲族群众的拥护和爱戴。这是副指导员和战士一起到赫哲族社员家里检查部队遵守群众纪律的情况。新华社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