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正确认识假设在自然科学研究中的作用

第3版()
专栏:

正确认识假设在自然科学研究中的作用
中国科学院革命大批判写作组
在自然科学研究中往往需要假设。但是,假设从那里来?它在认识过程中有什么作用?有些同志还搞不清楚。于是,唯心论和形而上学就容易在这里找到市场。
有人认为,假设就是自己头脑里凭空想出来的,只要善于动脑子,关起门来就可以提出假设。这是一种唯心论的先验论的观点。辩证唯物主义认为,假设属于理性认识的范畴,是需要经过大脑的思维活动产生的,但是同一切理性的认识一样,它是客观事物的一种反映,是不能离开实践的。人们在认识过程中,可以根据有限的事实,借助于已知的科学理论,运用正确的研究方法,通过判断、推理等抽象思维过程,对客观规律提出一种或几种推测性的看法,这就是科学的假设。这种假设尽管只以有限事实为根据,理论思维起着重要作用,但是,这有限事实却源于实践,是提出假设的必需根据。如果离开了实践,就违背了唯物论,也就不可能提出科学的假设。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根据不太充分,那就干脆等到掌握了充足的材料之后,直接总结出科学理论,何必还要假设呢?
恩格斯在论述假设在科学发展中的作用时指出:“如果要等待构成定律的材料纯粹化起来,那末这就是在此以前要把运用思维的研究停下来,而定律也就永远不会出现。”因此,“只要自然科学在思维着,它的发展形式就是假说”。否定假设在自然科学研究中的作用,企图一次就提出科学理论的观点,是不符合认识的发展过程的。人的认识不能一次完成,往往需要经过“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科学研究是一种探索未知、揭露事物内部发展规律的艰苦劳动,更要如此。人们在实践的初期,由于实践水平和思维能力的限制,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认清事物的本质,于是就有了以假设形式出现的对客观规律的推测性看法,指导进一步的研究。这样的假设可能包含部分真理,也可能全部是错误的,需要在进一步的实践中反复地加以检验、修正,使之不断地接近客观规律,最后被实践证实上升为科学理论。因此,假设在实践与理论之间起着桥梁的作用。
运用假设又是发挥思维能动作用的一个表现。恩格斯指出:“一个民族想要站在科学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没有理论思维。”假设来源于实践,在一定条件下对实践具有反作用。人们运用科学的假设去进行科学实验,可以有目的地、有计划地进行科学的抽象,揭露事物的本质,这样在实验过程中可以克服盲目性,缩短认识的过程。
不仅如此,假设还具有预见未来的特殊作用。如果人们提出的假设基本上是符合客观实际的,那么经过进一步的实践的检验、修正,就可以上升为理论,进而指导改造世界的斗争。如果提出的假设是错误的,那么经过科学实验就会被否定,这样就排除了事物在这一方向上发展的可能性,以便集中力量到其余方向上去进行研究。
因此,我们反对脱离实践的“假设”,却决不反对科学的假设。科学的假设在认识过程中是有着重要作用的。那种否定假设作用的观点,把假设与脱离实践的空想等同起来的观点,就是否定思维作用的形而上学的狭隘经验论的观点。当然,我们必须把假设与科学理论加以区别,如果把假设当作科学理论用来指导生产实践,那就是有害的了。
假设离不开实践,也离不开正确的思想方法。科学工作者必须树立实践第一的观点,肃清刘少奇一类骗子贩卖的头脑里出科学、“一切科学都是从假设来的”等唯心论的先验论的流毒。同时,要学习和掌握马克思主义哲学思想,善于运用思想的器官,把丰富的实践经验上升为理论,进而指导实践,逐步地实现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转化,加速改造社会、改造自然的伟大斗争。

科学研究方案只能从实践中来

第3版()
专栏:

在自然科学研究工作中,坚持唯物论的反映论,批判刘少奇一类骗子贩卖的唯心论的先验论,对于贯彻执行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促进我国科学事业的发展,有着重大的意义。本页发表的是中国科学院就正确认识科学假设问题批判唯心论的先验论的几篇讨论文章。
科学研究方案只能从实践中来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细菌冶金组
细菌冶金,有人感到奇怪。这么微小的生物有那么大的本领吗?实践证明,细菌是能够冶金的。所谓细菌冶金就是利用某些微生物的氧化作用及其所形成的代谢产物(即浸矿溶剂),将矿石中的有用金属溶浸在水溶液里,然后再把金属提取出来。这种新工艺已应用于铜、铀等多种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的冶炼。它具有设备简单、投资少、见效快的特点,便于土法上马,对综合利用矿产资源,特别是对贫矿、废矿废渣、多金属共生矿及某些难采矿的综合回收具有重大意义。
细菌冶金并不是象刘少奇一类骗子所宣扬的那样,是几个“天才”人物关在屋子里凭幻想而“假设”出来的。它是劳动人民在长期实践中发现和总结出来的。
但是,由于唯心论的先验论的毒害,我们在这项工作的研究中走过一段弯路。过去,我们不是深入实际调查研究,而是迷信“权威”,依靠“文献”,凭着主观臆断,闭门制定实验方案,在实验室里进行试验,就主观认为某矿矿石适宜细菌冶金。到了矿山,不是深入实际、依靠群众,而只是把实验室搬一下家,仍然关在室内按主观设计方案进行试验。虽然实验数据积累一大堆,因为没有考虑到当地矿床地质、水文气候等客观因素,结果以失败告终。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广大革命群众批判了刘少奇一伙推行的修正主义科研路线。我们沿着毛主席的“五·七”指示指引的道路,走向矿山,同工人相结合,以《实践论》为指针,进行调查研究。但是,唯心论的先验论在我们头脑中的影响,并不因为批判了几次就肃清了。开始时,我们还是按照主观设想进行试验,因此工作仍然进展不大。工人师傅一针见血地指出:“把试管里的实验数据全盘照搬到生产中来是行不通的。”在工人师傅的帮助下,我们认真学习毛主席著作,在深入调查研究矿山实际情况的基础上,经过反复讨论,制定了新的细菌冶金方案。
“一切真知都是从直接经验发源的。”在现场进行半工业生产试验,首先要解决细菌培养问题。经过调查发现,天然矿坑水中含有丰富的矿物盐类和这类细菌。能不能利用矿坑水培养细菌呢?我们对矿坑水进行了全面测定,证明它含有细菌生长发育所需的全部物质。于是,我们把细菌移入矿坑水中进行试验。过了几天,我们发现细菌虽能生长,但生长得不好。我们分析,这是因为水中有不利于细菌生长的因素。但是,这种分析是否正确呢?我们又进行了试验,原来矿坑水中的确含有一种抑制细菌生长的物质。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对矿坑水进行稀释,使水中抑制细菌生长的物质的相对浓度降低,同时利用细菌适应能力较强的特点,使其适应这个环境。经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这样多次的反复,终于就地取材,不加任何营养物质,使细菌培养获得了成功。
细菌冶金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浸矿过程中如何提高浸出效率。起初,我们把实验室用的浸矿槽按比例扩大用于矿场浸矿生产,但由于矿料粒度细、槽深等原因,浸矿时间大大延长,金属回收率也受影响。我们把浸矿槽作了改进,提高了浸矿效率。这件事又教育了我们:轻视当前的现实,不做周密的调查研究,靠老经验去制定实验方案,还是达不到预期结果的。只有把过去的经验不断拿到新的实践中去检验、修正、完善,才能使之适合客观实际。
在细菌浸矿的过程中,我们还仔细观察了细菌的变化,发现浸取粒度大的低品位矿,间断淋浸流出的浸出液仍是红色的。根据这种情况,我们判断这种浸出液可以反复使用。经过实践,证明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又进一步简化了工艺,降低了成本。
细菌冶金研究的前后对比,使我们深深地体会到:“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一个正确的认识,往往需要经过由物质到精神,由精神到物质,即由实践到认识,由认识到实践这样多次的反复,才能够完成。”在科学研究的过程中,正确的研究方案只能从实践中来,并在实践中不断地加以修改,经过多次反复,才能到达同客观过程的规律性相符合,使主观的东西变为客观的东西,即在实践中得到预想的结果。如果不深入实际,不同工农群众相结合,关在实验室里凭主观臆断进行“假设”,任何科学研究工作也是不会成功的。

驳数学可以脱离生产实践的谬论

第3版()
专栏:

驳数学可以脱离生产实践的谬论
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
数学是纯粹观念的产物,还是来源于实践?在这个问题上,唯物论与唯心论存在着根本的分歧。
唯物论认为,数学来源于生产实践,并随着生产实践的发展而发展。恩格斯指出:“和其他一切科学一样,数学是从人的需要中产生的:是从丈量土地和测量容积,从计算时间和制造器皿产生的。”生产的发展促进了各门自然科学的发展,这些学科都需要借助于数学,又推动了数学的发展。因此,数学的产生和发展是一点也离不开生产实践的。
刘少奇一类骗子大肆宣扬唯心论的先验论。按照这种谬论,数学不是来源于实践,而是纯粹观念的产物。因此,数学工作者脱离实践,脱离群众,只要“一支笔、一张纸”,冥思苦想,就可以作出“天才”的创造。
刘少奇一类骗子贩卖的只不过是杜林的衣钵。杜林就说过:“在纯数学中,悟性所处理的是‘它自己的自由创造物和想象物’;数和形的概念是‘……可以由数学本身创造的对象’”。这就是说,数学的概念(如数与形等)是先有的,然后才被引用于自然界和人类。
恩格斯有力地驳斥了这种唯心论的先验论,指出:“数和形的概念不是从其他任何地方,而是从现实世界中得来的。人们曾用来学习计数,从而用来作第一次算术运算的十个指头,可以是任何别的东西,但是总不是悟性的自由创造物。”自然数的概念的产生历史,完全说明了数学是来源于实践。在古代埃及,由于生产实践中记数的需要,人们划一竖表示“1”,一直划到九竖,然后换一个符号。后人对这种计数的方法加以发展,在用实物来计数时,用一个中间空的圆珠来代表“10”。后来,这个圆珠就发展成“零”的符号。“零”的出现和进位制密切相连,它在算术的发展中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可见,即使是自然数的概念,也是长期社会实践的积累而形成的,绝不是什么“悟性”的“自由创造物和想象物”。
数学发展的历史正说明了生产实践是数学发展的真正源泉和动力。在古希腊时代,就已经有了近于微积分的概念。但是,当时的社会实践还不可能真正使人们理解和把握住这方面的内容,因此,实数理论和微积分并没有得到发展。经过了一两千年,直到产业革命后,生产斗争和科学实践的发展,才使人们真正可能理解这些概念,初步建立了微积分学。恩格斯教导我们:“科学的发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数学的发生和发展也是和其他自然科学一样的。
理论来自实践,还要回到实践中去。理论能够指导行动,这正是研究理论的目的。也只有通过实践,理论才能够得到检验和发展。海王星的发现就是一个生动的例子。
恩格斯在《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一书中明确指出:“哥白尼的太阳系学说有三百年之久一直是一种假说,……而当勒维烈从这个太阳系学说所提供的数据,不仅推算出一定还存在一个尚未知道的行星,而且还推算出这个行星在太空中的位置的时候,当后来加勒确实发现了这个行星的时候,哥白尼的学说就被证实了。”哥白尼根据在实践中对行星运动规律的初步认识,提出了太阳系假说。许多天文学家根据哥白尼的假说及相应的数学方法进行星历计算,发现天王星的计算值和实测数据有很大差距,从而提出了有一个未发现的新行星存在的假设。勒维烈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算出了新行星的轨道。加勒又根据他的计算结果,观测到了这颗新行星。这就充分说明:海王星的发现完全不是凭空假设或先于实践的计算得出来的。相反,海王星的发现正证明了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过程。
今天,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丰富实践正在日益推动着数学科学的发展,广大工农兵群众和革命知识分子在生产实践和科学实验中,不断应用和发展着数学理论。数学工作者必须彻底批判唯心论的先验论,投身到三大革命斗争的实践中去,吸取丰富的养料,促进数学这门科学的发展,使它更好地为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服务。

深入实践 探索规律

第3版()
专栏:

深入实践 探索规律
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
遗传学是研究生物的遗传变异规律的,属于基础理论的研究。过去,刘少奇一类骗子竭力将理论研究神秘化,似乎科学理论就是那些有“科学天才”的人凭空想出来的。我们所有些科研人员由于中了刘少奇一伙散布的唯心论的先验论的毒,长期身居高楼深院,脱离实际,闭门幻想、“假设”。他们不研究工农业生产、国防和医疗卫生等方面迫切需要又与遗传学密切相关的课题,而提出什么“金鱼弯腰”、“花朵变色”之类的怪课题,企图一鸣惊人,出个什么遗传学的大“理论”。事实证明,根据这种幻想、“假设”写出来的“论文”,不仅没有实践意义,而且没有什么科学价值。
毛主席教导我们:“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任何自然科学知识只有从人们的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实践中来。在科学上能够发挥正确作用的假设,也只能从实践中来,并且经过实践的检验,才能成为科学。刘少奇一类骗子把科学的假设来源于实践这个唯物主义的基础抽去,又把假设说成是“一切科学的来源”,这就根本违反了唯物论的反映论。按照他们所鼓吹的那一套去做,科学工作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过去,我们所有的“专家”不亲自实践,不了解生产中的问题,却主观想象,“假设”来,“假设”去,还要别人按照他们的“假设”去做,结果都失败了。我们所不少科研人员尝够了这种关门“假设”的苦头。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来,广大革命群众批判了“三脱离”的研究,批判了唯心论的先验论,科研人员深入实践,深入群众,贯彻执行农业“八字宪法”,积极开展遗传育种工作,科学研究面貌焕然一新。就拿杂交高粱的工作来说,近几年来由于我们与贫下中农相结合,大搞群众运动,这个工作在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普遍开展,种植面积近几千万亩,新的雄性不育系和新的杂交组合层出不穷,单产千斤以上的地块到处出现,最高亩产已超过两千斤。在实践中,广大贫下中农和科研人员一起,还攻克了“花期不遇”、“小花败育”等技术难关,推动了杂交育种的科学研究。玉米、棉花、水稻和小麦等杂交育种工作也正在开展起来。这就有力地证明了科学只能从实践中来,科学研究人员必须到工农群众中去,到生产实践中去。
群众性杂交育种的科学实验,对遗传育种的理论研究提出了新的要求。广大贫下中农说:“你们光选种还不够,要研究出新的育种方法,提出新的理论来指导育种工作。”根据群众的要求,我们在丰富实践的基础上,结合国内外遗传学研究的新成就,提出了通过花药组织培养,直接生长植物单倍体,进行杂交育种的新途径的设想。但是,这个设想能不能变成现实,我们是没有把握的。唯一的办法是在实践中检验。通过大量试验,我们取得了水稻花药接种的成功,一个个绿色的苗子长出来了。后来,植株不断生长、成熟,并结出了一些种子。这些种子有的已经长出了第二代植株,它们都是杂交后代。接着,我们又对小麦花药进行了试验。经过大量花药的培养,小麦也长出了植株并结出了种子。这一试验的成功,为缩短育种周期,从新的途径多快好省地培育良种,提供了可能性,为进一步用高等植物做试验材料,研究遗传变异的规律,展示了广阔的前景。同时,这一试验的成功也生动地告诉我们,从实践基础上提出的科学假设、设想,在人们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过程中有着重要的作用。
那种脱离实践的“假设”是我们所反对的,而在实践中提出的有价值的科学假设却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必须在实践的基础上充分发挥思维的能动作用,更好地去揭露自然界发展的内在规律。用花药组织培养新植株的工作还仅仅是开始,我们一定要认真学习和运用唯物辩证法,进一步掌握植株的遗传变异规律,为育种工作和遗传学的理论研究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