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马利奇今昔

第6版()
专栏:阿尔巴尼亚通讯

马利奇今昔
在欢庆阿尔巴尼亚祖国解放和人民革命胜利二十五周年的日子里,阿尔巴尼亚南部科尔察区的劳动人民满怀革命的豪情,以充沛的革命干劲庆祝这个伟大的节日。
科尔察的九月,正是秋收秋种的大忙季节。拖拉机在翻耕着土地,绿油油的晚玉米正茁壮地生长。一片片果园里,红色的大苹果压弯了枝。棉花地里绽开的棉桃,等待着人们的收获。满载着甜菜的卡车络绎不绝地沿着通往马利奇制糖厂的公路飞快地奔驰着。科尔察的高山和平原呈现出一片热气腾腾的繁荣景象。
马利奇是科尔察市西北不远的一片平原地区。在过去,这里是一片沼泽地。解放后不久,在党的领导和关怀下,人们以顽强的革命意志和艰苦的努力,排干了积水,在这里修建了有数千人口和一座制糖厂的马利奇城,并建立了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国营农场。
最初的年代
一九四四年,阿尔巴尼亚人民打败了德、意法西斯侵略者,解放了阿尔巴尼亚。在胜利后的最初年代,摆在阿尔巴尼亚人民面前的严重任务是:医治好战争的创伤,重建家园,在这被敌人践踏的土地上,建设一个崭新的社会主义祖国。一九四六年党发出了向沼泽地进军的伟大号召,改造马利奇沼泽地就成了全阿尔巴尼亚排沼斗争的第一个战役。
马利奇沼泽地是由于德沃尔河常年淤塞,山洪暴发后河水漫出河床,逐年形成的一片烂泥塘。当时这里是一片汪洋,荒草丛生、蚊虫聚集的地方,它被人们憎恶地称为不可治愈的“毒瘤”。改造马利奇沼泽地是科尔察劳动人民世代的愿望。党发出的排沼号召立即得到了科尔察和全国人民的热烈响应,成千上万的青年从全国各地汇集到这里。一九四六年五月,一场惊天动地的向自然进军的战斗在这里打响了。劳动的号角惊醒了沉睡的马利奇。
当时参加排沼的九千余名义务劳动者,为了迅速改造这块土地,不拿国家一文钱,苦战了三年多。同时他们还同妄图破坏排沼工作的阶级敌人进行了尖锐的斗争,粉碎了敌人的阴谋。他们在三年多的战斗中,修了二百余公里的排沼水渠,挖了三百多万立方的土,疏通了为害的德沃尔河,用石块筑起了三公里长的堤坝,终于使万顷烂泥塘变成良田。
当年参加排沼工程的查费尔·哈基斯拉利同志,现在是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国营农场的党基层组织书记,他回忆当时的排沼斗争的情景时说:“这是一场与自然和阶级敌人进行的严酷斗争。当时在排沼的工程技术人员中混进了一小撮阶级敌人,他们在美帝的阴谋策划下企图暗中破坏这场改造大自然的斗争。这些反革命分子散布谣言,制造困难,妄想把参加排沼的义务劳动者吓走。但是,他们的反革命目的没有得逞便完蛋了。另一方面,因祖国解放不久,物质条件也较差,开始时没有掘土机,也没有载重汽车,义务劳动者只靠双手和铁锹、铁锨进行劳动。人多了睡觉的草棚都不够用,有的人只好睡在露天下。甚至连喝的水也要到十几里以外的地方去提取。但是,无论是阶级敌人的破坏,也无论是生活上的艰苦都没有吓倒我们。我们义务劳动者的排沼决心是决不会动摇的,我们相信依靠自己的力量一定能战胜一切敌人和困难。在党的领导下,我们终于破获了这个反革命集团,克服了种种困难,把敌人送进了坟墓,把千年积水送进了大海。”
他指着对面山坡上用白色石头砌成的巨大的“党把我们引向新的胜利”的标语说:“这就是马利奇劳动者的心愿,马利奇人民把自己对党的感情深镶在这座大山上。”
巴基特·奥兰林同志也是一九四六年志愿参加排沼工程的,他现在是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农场一个分场的负责人,先后荣获过一级和三级共和国劳动勋章。这位三十九岁的贫农的儿子,童年时就不得不为一家人的生活给地主和富农放羊、当雇工,受尽了地主、富农的剥削和欺压。十五岁那年他响应党的排沼号召来到了马利奇,投入了这场与大自然搏斗的队伍中。他回忆这段斗争时深有感触地说:“我永生不能忘记这段艰苦而光荣的历史。这是民族解放战争的继续,是没有完结的阶级斗争。这里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受到革命锻炼的大熔炉,是一所很好的阶级教育和锻炼人的大学校。”马利奇在飞速前进
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国营农场成立于一九五○年一月,当时只有二十五个工人,九户人家,两个生产队。由于劳动力不足,有的土地来不及播种,有的庄稼到了收割时,又缺人收割。庄稼产量很低。仓库不够用,只好把粮食堆在打麦场上。
可是,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农场的职工们对克服前进中的暂时困难充满了胜利的信心。他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这块肥沃的土地生产出越来越多的粮食。
一九五二年,阿尔巴尼亚劳动党第二次代表大会的决议和发展国民经济第一个五年计划(一九五一——一九五五年)极大地鼓舞了马利奇国营农场全体职工。他们学习了党的文件,研究了五年计划中对马利奇农场提出的具体任务,决心扩大耕地面积和提高单位面积产量。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执行过程中,他们把原有的六百公顷可耕地扩大到四千五百公顷,同时把单位面积产量提高到两倍以上。小麦平均单位面积产量由每公顷八公担提高到二十五公担,甜菜由每公顷八十公担提高到三百公担。
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农场男女职工,在劳动党的英明领导下始终保持朝气蓬勃的革命干劲,顽强地劳动着,出色地完成每年的生产任务。特别是最近几年,在努力贯彻劳动党第五次代表大会的决议时,职工们以更加快速的步伐在革命化大道上奋勇前进。马利奇农场萨沃扬分场第一生产队长沙班·克列卡怀着胜利的心情兴奋地告诉我们,他的生产队在争取“祖国解放二十五周年先进单位”称号的竞赛中,以优异的劳动成绩荣获这个光荣的称号。
今春四月份以来,整个科尔察地区一直没有下雨,但是,沙班·克列卡领导的生产队的甜菜却长得比往年还好。大卡车不停地往返装运刚从地里挖出的甜菜。沙班·克列卡同志告诉我们,这块甜菜地今年达到了每公顷五百公担的高产,超计划百分之十完成了今年的甜菜生产任务。
这个生产队所种的小麦,今年在干旱的情况下,经过人工灌溉后,也获得了好收成,每公顷平均收获四十八公担,玉米也达到了每公顷五十公担的较高产量。
沙班·克列卡在谈到他们所取得的成绩时深有体会地说:“我们的成绩主要由于党的领导,人的因素起了主要作用。”
这个队的七十多个队员坚持学习阿尔巴尼亚劳动党党史和霍查同志的著作,同时还在业余时间学习各种农业专业知识。这个队采取集体定额的方式进行劳动,每天都超额百分之二十五完成生产任务。
在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农场的打麦场上,小麦选种机正在有节奏地摆动着筛管,选出颗粒饱满的麦种,为即将开始播种小麦作好了准备工作。
这个农场自一九六○年到一九六八年期间增产小麦达二万八千余公担,增产玉米八千公担,甜菜达三十四万公担。今年小麦产量比一九六○年增加了三倍,土豆的产量比一九六五年增加了五倍多,最近四年的甜菜总产量已超过了第四个五年计划(一九六六——一九七○年)所规定的总产量。
马利奇“十一月八日”农场自建场以来,不仅在生产上不断取得新的成就,年年增产,而且在机械化方面也有极大的发展。建场初期连一台拖拉机也没有,现已有十五马力标准台拖拉机一百三十八台,这个数字约相当于解放前一九三八年整个阿尔巴尼亚拖拉机总数的五倍。
在欢庆祖国解放和人民革命胜利二十五周年的大庆日子里,农场全体职工怀着兴奋的心情回顾过去,瞻望未来,更加信心百倍地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广阔大道上昂首阔步,勇往直前!他们在尽情地欢唱他们自己编写的歌曲:
“我们向党致敬!
在最初的年代是您开凿了运河,
把这沼泽地排干,
是您把妄图破坏我们的敌人挖了出来,
送进了坟墓,
胜利地度过了五十年代,
平原上种上了小麦和甜菜。
全世界都为之惊奇,
过去的马利奇已不复存在。”
新华社记者

泰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斗争取得新胜利 泰国人民解放军在人民群众支援下解放蒙包村

第6版()
专栏:

泰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武装斗争取得新胜利
泰国人民解放军在人民群众支援下解放蒙包村
新华社七日讯 据“泰国人民之声”电台六日广播,英勇善战的泰国人民解放军在人民群众的支援下,十一月二十八日解放了泰国北部难府柯县的一个村——蒙包村。
电台说,获得解放的蒙包村人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今天获得解放,是由于有泰国共产党的领导。他们表示坚决拥护泰国共产党,永远跟着共产党走,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电台说,蒙包村获得解放的喜讯迅速地传到邻近各乡,极大地鼓舞了各乡人民。邻近两个村的人民,在蒙包村人民斗争胜利的鼓舞下,也纷纷拿起武器英勇地进行战斗。
电台说,人民解放军在解放蒙包村以前,十一月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曾在蒙包村邻近各村主动出击,打死敌人三名;二十三日,又击伤敌人飞机三架、打伤敌人六名。
这家电台同一天发表文章,热烈欢呼蒙包村获得解放。文章说,蒙包村的解放,是泰国共产党武装夺取政权路线的光辉胜利。这个胜利再一次证明,美国—他侬集团是一只纸老虎,并使人民更加坚信,只要人民群众在泰国共产党领导下拿起武器同美国—他侬集团进行坚决斗争,就能战胜并彻底消灭他们,这是把政权夺到人民手中的唯一正确道路。
文章说,蒙包村人民从激烈的斗争中更深刻地体会到毛泽东主席关于“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的光辉教导,是无比正确的。他们决心紧握手中枪,同泰国人民解放军并肩战斗。

灵活运用伏击阻击战术 大摆地雷阵狠狠打击敌人 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反“围剿”战斗获得新战果

第6版()
专栏:

灵活运用伏击阻击战术 大摆地雷阵狠狠打击敌人
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反“围剿”战斗获得新战果
新华社七日讯 “马来亚革命之声”电台六日广播消息和评论,热烈欢呼马来亚民族解放军在民兵和广大群众的配合下,广泛开展地雷战,不断取得反“围剿”战斗的胜利。
电台说,英勇善战的马来亚民族解放军第八支队,在八月六日打落敌人一架直升飞机以后,继续主动出击,接连获得胜利。这个支队某单位,从八月中旬到八月下旬的十多天内,在吉打北部新都地区大摆地雷阵,使敌人遭到惨重伤亡。
电台说,今年五月十一日到七月初的一个多月里,这个支队在民兵和广大群众的配合下,灵活运用伏击、阻击等战术,并且普遍埋设地雷,打得敌人十分狼狈。据不完全统计,打死打伤敌人一百零六名。在八月中旬到八月下旬的战斗中,再次表明地雷战不但能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还严重动摇了敌人的士气。
这家电台发表的题为《开展地雷战》的评论指出,在最近的几个伏击战中,解放军的地雷战起了极好的作用,把敌人炸得魂飞魄散,十分狼狈。地雷战的确是游击战争的一种很好的战斗形式。
评论说,解放军克服了种种困难,现在已经能够制造地雷。今年来在普遍开展地雷战中,已经积累了许多好经验。只要我们继续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不断总结和推广好的经验,我们就一定能够给敌人以更沉重的打击,夺取更大的胜利。

强烈抗议美帝唆使沙特阿拉伯军队侵略南也门 亚丁人民举行声势浩大示威游行和集会 鲁巴伊·阿里强调南也门人民决心挫败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阴谋

第6版()
专栏:

强烈抗议美帝唆使沙特阿拉伯军队侵略南也门
亚丁人民举行声势浩大示威游行和集会
鲁巴伊·阿里强调南也门人民决心挫败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阴谋
新华社亚丁六日电 南也门首都亚丁人民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和集会,强烈抗议美帝唆使沙特阿拉伯军队侵略南也门。
四日晚上,亚丁人民几千人举行了示威游行,南也门民族解放阵线总指挥部的主要领导成员走在游行队伍的前面。示威者高呼“打倒美帝”、“打倒沙特阿拉伯反动派”等口号。
随后,亚丁人民为在反击沙特阿拉伯军队入侵的战斗中牺牲的南也门官兵举行葬礼。南也门总统委员会主席萨勒姆·鲁巴伊·阿里在葬礼仪式上发表了讲话。他谴责沙特阿拉伯反动派和美帝国主义一直在不择手段地策划反对南也门人民共和国革命的阴谋。他说,“但是,我国人民以自己的革命意志,决心挫败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策划的一切阴谋诡计。”
鲁巴伊·阿里说,不管困难有多大,南也门将沿着自己的道路前进。他说,“我们宁愿挨饿,也决不愿过奴役的生活。”
鲁巴伊·阿里说,我们决不放弃我国的一寸土地。“任何放弃我国领土的举动,都意味着对我国人民的叛卖。”他号召南也门前线士兵和广大群众把斗争坚持下去。
据亚丁报纸报道,自十一月二十六日美帝国主义支持的沙特阿拉伯军队入侵南也门边境以来,“瓦迪亚”地区仍不断发生激烈的战斗。到十二月三日为止,南也门防空部队已先后在“瓦迪亚”阵地上空击落沙特阿拉伯飞机四架。在三日的一次地面战斗中,南也门武装部队打死、打伤和俘虏沙特阿拉伯军六十多名,击毁军用卡车二十多辆。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发表评论 谴责美日反动派加紧反革命勾结 指出日本已变成美帝在远东的进攻基地和亚洲的反动宪兵

第6版()
专栏: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发表评论
谴责美日反动派加紧反革命勾结
指出日本已变成美帝在远东的进攻基地和亚洲的反动宪兵
新华社地拉那七日电 阿尔巴尼亚《团结报》七日发表评论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就把自己拴在美帝国主义的战车上的日本军国主义者,近来更加死心塌地走上了危险的冒险主义的道路。他们不顾日本人民不断的反抗,把日本变成了美帝国主义者在远东的进攻基地和亚洲的反动宪兵。
评论指出,佐藤最近访问美国后,美日反动派的反革命勾结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在佐藤和尼克松的会晤中,他们协调了在亚洲的共同行动计划。佐藤全力支持美帝国主义者在越南进行的侵略战争,帮助美国在南朝鲜和印度支那半岛的傀儡,尼克松则支持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亚洲的扩张主义的迷梦。而所有这些都是以反华和反革命的政策为基础的。
评论说,苏联赫鲁晓夫集团热衷于利用美帝国主义者和日本反动派的军事同盟来反对和孤立中国。众所周知,它已向日本垄断资本家敞开了西伯利亚大门,以鼓励日本反动派走反华的冒险道路。
评论说,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头子佐藤竭力利用帝国主义、修正主义的支持,欺骗日本人民,并加紧镇压日本人民的反抗和斗争。
评论最后说,不论是日本军国主义者还是他们的支持者——美帝国主义者和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都无法欺骗亚洲各国人民和日本人民。这些国家人民正在为自己的自由和独立而进行斗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亚洲革命人民取得胜利的支柱和可靠的保证。在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日益强大,她必将粉碎敌人的各种反革命阴谋。

我国和南也门签订关于中国派遣医疗队的议定书

第6版()
专栏:

我国和南也门签订关于中国派遣医疗队的议定书
新华社亚丁六日电 中国和南也门四日在这里签订了关于中国向南也门派遣医疗队的议定书。中国驻南也门大使馆临时代办李强奋和南也门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常务秘书穆罕默德·萨里夫·塔贝特,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议定书上签字。出席签字仪式的有南也门人民共和国卫生部长阿卜杜勒·阿齐兹·达利。

我国有关当局释放非法越入我国领海的两名美国人

第6版()
专栏:

我国有关当局释放非法越入我国领海的两名美国人
新华社七日讯 美国人西米恩·鲍德温和贝西·霍普·唐纳德(女)于一九六九年二月十六日乘坐游艇,非法越入我国广东省珠海县附近的领海,当即被我民警拘留。这两个美国人当时曾毁灭证件,在拘留初期,态度很不老实。经中国有关当局查审证实后,他们已承认企图隐瞒身份和越入我国领海的错误,并于今日连同其游艇被释放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