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根本问题仍然是政权问题 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的体会

第4版()
专栏: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根本问题仍然是政权问题
学习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的体会
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报》编辑部
林副主席在政治报告中总结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深刻地指出:“革命运动的几次曲折和反复,使广大群众进一步懂得了政权的重要性:刘少奇一伙所以能干坏事,主要是因为他们窃取了无产阶级在许多单位和地方的权力;革命群众所以受压,主要是因为那里的权力不在无产阶级手里。有些单位,形式上是社会主义所有制,实际的领导权被一小撮叛徒、特务、走资派所篡夺,或者仍然在原来的资本家手里。”林副主席这段讲话,深刻地阐明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根本问题仍然是政权问题。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在社会主义这个历史阶段中,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从上海一些单位揭露出来的问题看,有些工厂、有些单位不是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而是执行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不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而是搞资本主义复辟;不是对资产阶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而是对无产阶级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全国解放以后,特别是一九五六年基本上完成对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在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后,为什么在这些单位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原因就在于这些单位形式上是社会主义所有制,实际上搞的是资本主义,正象工人说的那样:“挂的是社会主义的牌子,用的是资本家的班子,走的是资本主义路子”。那里的领导权不是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手里,而是被一小撮叛徒、特务、走资派所篡夺,或者仍然被原来的资本家把持。
无产阶级专政与社会主义所有制是紧密关联的。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是为了粉碎修正主义,夺回被资产阶级篡夺了的那一部分权力。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也是进一步解决社会主义所有制的革命。
无产阶级要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所有制,就必须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就要继续革命。资产阶级要复辟资本主义,就必然要利用他们窃取的那一部分权力,疯狂地反对无产阶级专政、破坏革命。斗争的中心始终围绕着政权问题而进行着。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展开夺权与反夺权、复辟与反复辟的尖锐激烈的大搏斗。
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上海工人阶级,对刘少奇及其在上海的代理人陈丕显、曹荻秋这伙走资派的复辟活动,万分愤慨,再也忍耐不住了,在毛主席“炮打司令部”的伟大战斗号令下,充分揭露了一小撮走资派的反革命罪行。这时,他们就利用手中的权力,抛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颠倒是非,混淆黑白,把革命群众打成“反革命”,镇压革命群众运动;借口生产,压制革命;操纵和蒙蔽一部分群众,分裂工人运动,保护他们自己。当这一连串的阴谋被上海工人阶级和广大无产阶级革命派粉碎后,他们又不断变换反革命手法,刮起了反革命经济主义妖风,蓄谋制造骇人听闻的“三停”(停电、停水、停交通)事件,妄图瘫痪整个上海。革命运动的曲折和反复,使上海工人阶级不能不考虑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把陈丕显、曹荻秋等一小撮走资派的反革命阴谋一个一个揭穿了,把他们的画皮一层一层剥开了,革命运动还会出现多次的曲折和反复?这就是因为权力不在无产阶级手里。上海工人阶级在阶级斗争实践中,进一步学习领会毛主席关于“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的伟大教导。革命政权是无产阶级的生命权、生存权。只有把失去的那部分权力夺回来,才能从根本上打败走资派。上海工人阶级在毛主席和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领导和支持下,挺身而出,于一九六七年一月,同全市广大革命群众、革命干部联合起来,由下而上地夺了旧市委、旧市人委中走资派的权力,把继续革命的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使上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断推向前进,抓革命、促生产的新高潮一浪高过一浪。在毛主席的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伟大号令下,上海工人阶级又昂首阔步地登上了上层建筑各个领域的政治舞台,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展开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壮丽的一幕。
无产阶级从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手里夺了权,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决不能认为我们夺了权,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就消失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以后,还会有丧失政权的可能。无产阶级要巩固政权,就必须继续革命。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学说,是巩固无产阶级政权的根本保证。
不继续革命,就有复辟资本主义的危险。有些人是从“工人干部”、“老革命”演变成为走资派的。这些人为什么会犯错误,就是因为做了“官”,脱离了劳动,脱离了群众,执行了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犯了走资派错误。他们认为“枪对枪,炮对炮才是阶级斗争”,忽视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忽视了在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还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终于变为形式上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公方代表”,实际上已经变成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私方代理人”。这一“和平演变”的教训,我们必须永远记取。
政权的问题,所有制的问题,归根到底是领导班子问题,是党和国家的领导权掌握在马克思主义者或修正主义者手里的问题。无产阶级要巩固政权,继续革命,就需要有一个带领群众向阶级敌人进行战斗的、坚强的领导班子。用毛泽东思想加强领导班子的建设,是无产阶级掌好权、用好权的根本。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是无产阶级求得解放的真理。离开了毛泽东思想,就没有继续革命的武器,就不能继续革命。参加各级革命委员会的群众代表,只有用毛主席关于继续革命的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不断斗私批修,改造自己的世界观,才能具有高度的革命警惕,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艰苦朴素的作风,粉碎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在不断革命中立新功,永葆革命青春。革命委员会的成员,要坚持参加劳动,密切联系群众,同群众劳动、斗争、生活在一起,经常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加强革命团结,用毛泽东思想统一认识,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社会主义革命没有完,必须继续进行。上海革命工人,一定要用毛主席关于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武装自己,在党的“九大”团结胜利的旗帜下,为捍卫和巩固无产阶级政权,为夺取更大胜利而英勇奋斗。

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彻底革命

第4版()
专栏:

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彻底革命
辽宁省北镇县革命委员会主任、军队代表 肖春绵
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是我们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推动各项工作的根本指导思想。三年多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使我深刻体会到:必须用毛主席的这一伟大学说武装自己的头脑,才能在社会主义革命的“长征”路上,紧跟伟大领袖毛主席,奋勇前进。
当社会主义革命“长征”路上的新兵
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我们现在的革命斗争,甚至比过去的武装斗争还要深刻。这是要把资本主义制度和一切剥削制度彻底埋葬的一场革命。”“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的斗争。”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这是一个崭新的课题。只有带着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中的问题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认识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阶级斗争的新形势、新特点,提高两条路线斗争的觉悟,才能紧跟毛主席继续干革命。否则,就会敌我不分,是非不明,在继续革命中掉队。
部队党委分工我负责北镇县的“三支”“两军”工作。当时,北镇县的广大革命群众积极投入到文化大革命的洪流中,形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但是,一小撮阶级敌人,采取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手法,混进革命群众组织之中,挑动群众斗群众,使县里分成两大派群众组织,互相打“内战”,始终联合不到一块,一度干扰了北镇县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顺利开展。我一到县里,两派群众就纷纷找上门来,要我表态支持他们。我由于对阶级斗争的复杂性认识不足,心想只要做做工作,两派群众一定能很快团结起来。于是,我就分别找两派的头头和群众谈话,当裁判员,在枝节问题上评判他们谁是谁非。我辛辛苦苦地做了不少工作,矛盾不但没解决,反而越闹越大。
这是什么原因呢?我带着这个问题,反复学习了毛主席的教导,认识到:两派群众组织所以不能团结一心,共同战斗,根本原因是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主要对象认识不清,对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一小撮阶级敌人看不清,错把同志当仇人,误把敌人当朋友。而我没有引导两派革命群众掌握斗争的大方向,团结起来,共同对敌,正深刻反映出我对阶级斗争新形势认识不足。问题的根子找到以后,我同支左人员一起,积极帮助两派革命群众活学活用毛主席的有关教导,深入批判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鼓吹的“阶级斗争熄灭论”,提高他们的阶级斗争、两条路线斗争觉悟。两派的头头和群众提高认识以后,积极斗私批修,横扫资产阶级派性,揪出了混进群众组织里的一小撮坏人,很快实现了革命大联合。通过这件事,我对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有了进一步理解。
我原来总以为自己扛过大杆枪,打过国民党和美国佬,革命二十多年,只要跟着毛主席干革命这个大方向定了,就不会出什么问题。因此,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睡大觉,不接受新事物,不研究新问题。用民主革命时期的老眼光,看待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新形势;用民主革命时期的老概念,认识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新敌人;用民主革命时期的老办法,解决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新问题。通过文化大革命的实践,使我认识到,必须老老实实地把自己当成社会主义革命“长征”路上的一个新兵,不断提高阶级斗争、两条路线斗争觉悟,学会同不拿枪的敌人作斗争的本领,为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而继续斗争。
坚定不移地突出无产阶级政治
毛主席教导我们:“政治,不论革命的和反革命的,都是阶级对阶级的斗争”。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必须念念不忘巩固无产阶级专政,坚定不移地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在资产阶级复辟和无产阶级反复辟的激烈斗争中,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抵制一切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思想的侵蚀。
去年二月,我们县革委会成立以后,少数同志认为,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奋斗,革委会成立了,大权在手了,这回该“喘口气”了。我当时也感到:大风大浪的时候过去了,应当集中力量抓抓生产,恢复正常的工作秩序了。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这个时候,一小撮阶级敌人直接把矛头指向新生的革命政权。他们大造反革命舆论,攻击革委会;施放糖衣炮弹,企图拉革委会成员下水;极力挑拨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及军队之间的关系。甚至狂妄地叫喊:“一定要把权夺回来”。
活生生的阶级斗争的现实,对我们震动很大。我和革委会的同志重温了毛主席关于“夺取全国胜利,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阶级斗争是客观存在,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就是说,不可避免的。人的意志想要避免,也不可能。只能因势利导,夺取胜利”的伟大教导,深刻认识到:建立了革命政权,这只标志着革命取得了伟大胜利,并不意味着阶级斗争的结束。如果不继续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狠抓阶级斗争,新生的革命政权不但不能巩固和发展,还有得而复失的危险。我们结合阶级斗争的现实,狠批了“政权到手,万事大吉”的和平麻痹思想。革委会成员纷纷深入到阶级斗争第一线,发动群众在全县范围内掀起了革命大批判的新高潮。我和一名常委还总结推广了廖屯公社罗屯大队用毛泽东思想发动群众,深入开展革命大批判,用党的政策深挖阶级敌人的先进经验,推动了全县对敌斗争的深入发展。各级革委会也在斗争中得到了巩固和发展。
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必须摆正革命和生产的关系。革命和生产的关系永远是统帅和被统帅的关系。“抓革命,促生产”,首先要抓革命,抓阶级斗争,抓发动群众,以革命来挂帅,来带头,来促进生产。
去年,北镇全县遭受了几十年不遇的秋旱。当时县革委会作出决议:坚决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指示,紧急动员全县广大革命群众,投入抗旱保粮的战斗。广大贫下中农、革命师生、解放军指战员响应县革委会的号召,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日夜奋战在抗旱救灾第一线。可是,革委会个别负责同志在指挥抗旱战斗中,却出现了“转向”的苗头:一天到晚要社队汇报参加抗旱的人数,灌溉庄稼的亩数,放松了结合抗旱斗争,组织群众学习毛主席著作,开展革命大批判。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使我联想到革委会成立以后个别同志由于受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影响,在抓生产中,自觉或不自觉地顺着“春耕是中心,夏锄是重点,秋收压倒一切,冬闲搞副业”的老路走下去的情景,认识到:不突出政治不得了。
于是,我立即和革委会成员反复学习毛主席关于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的教导和林副主席突出政治的有关论述,狠批了叛徒刘少奇散布的“阶级斗争熄灭论”和“生产第一”等反革命修正主义谬论,大摆了旧县委反对突出无产阶级政治,大搞资本主义复辟的罪恶事实。大家进一步认识到:生产越忙,越要注意摆正革命和生产的关系,颠倒不得,并列不得,代替不得。有的同志说:“政权变不变,主要看路线;只抓粮棉油,不抓敌我友,革命政权就有变色的危险。”革委会成员增强突出无产阶级政治的自觉性以后,在抗旱斗争中,无论任务多重、时间多紧,始终把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放在第一位,在火线上组织群众开办毛泽东思想学习班,狠批刘少奇鼓吹的“物质刺激”、“活命哲学”,极大地激发了革命群众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战胜了特大秋旱,使粮食生产获得了较好的收成。
彻底改造世界观
在社会主义革命的“长征”路上,能不能继续革命,归根结柢取决于世界观改造的程度。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只有做斗私批修的先锋,才能做继续革命的闯将。世界观改造得越彻底,继续革命的思想就树立得越牢固。
斗争实践使我体会到:继续革命的过程,就是用毛泽东思想不断武装自己的头脑,彻底改造世界观,实现思想革命化的过程。随着斗、批、改群众运动的日益深入发展,人们头脑中公与私的斗争就越来越突出。只有在继续革命中自觉地把自己当成革命的对象,才能成为继续革命的动力。
原北镇县委有一个犯走资派错误的副书记,原来的两派群众一致要求把他打倒。在落实毛主席干部政策时,经过多次调查分析,这个副书记是犯走资派错误的好人,应该解放。但是两派群众一时想不通。当时,我的思想斗争也很激烈:解放他吧,怕在群众中通不过,失掉自己的威信;不解放他吧,又违背毛主席关于“打击面要小,教育面要宽”的无产阶级政策。于是,就把这个干部“挂”起来。群众批评说:“革委会落实党的干部政策立场不鲜明,态度不果断。”群众“轰”的这一炮,对我震动很大。我带着这个问题,认真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斗、批、改阶段,要认真注意政策”的伟大教导,认识到:毛主席的各项无产阶级政策,是根据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所制订的,只有站在无产阶级“公”字的立场上,才能正确理解和坚决执行。我在落实党的干部政策中,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正是私心杂念作怪的结果。不斗倒“私”字,政策落实不了。于是,我在革委会和群众中大胆亮私,斗私,和大家一起用毛主席关于正确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教导,对这个副书记进行了阶级的、历史的分析。这样,使大家也认识到:这个干部是属于犯走资派错误的好人。接着,革委会的同志耐心帮助这个干部斗私批修,肃清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流毒。在他有了觉悟、取得了群众的谅解以后,及时得到了解放。
革命委员会成立后,在人少事多的情况下,由于不注意思想革命化,缺乏彻底革命的精神,滋长了官僚主义。我和其他革委会的一些成员陷入事务工作的小圈子里:会议多,电话多,报告多;深入群众少,调查研究少,参加劳动少;胸中无全局,手中无典型。后来革委会群众代表王贵忠的模范行动给了我极大的启发和教育。
王贵忠原来是一个生产大队的党支部书记。县革委会成立以后,他当了常委,还兼任中安公社革委会主任。他始终牢记毛主席关于“我们共产党人不是要做官,而是要革命”、“我们不要有一时一刻脱离群众”的伟大教导,深入基层,深入群众,虚心向群众学习。在开展农村斗、批、改中,他深入到阶级斗争第一线。他一个大队一个大队地下功夫,认真进行调查研究,亲自解剖麻雀,从实践中总结出一批落实政策的典型经验,有力地指导了斗、批、改群众运动的开展。对照王贵忠的模范行动,我反复学习了毛主席的有关教导,认识到思想革命化,克服官僚主义,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取得阶级斗争的发言权和领导权的先决条件。于是,我和革委会的其他负责同志一起学习了王贵忠同志的先进经验,同时狠批叛徒刘少奇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做官当老爷的修正主义路线。在提高认识的基础上,我们积极投身到阶级斗争的第一线去,虚心向群众学习,和群众一起分析阶级斗争新动向,及时发现和总结了一批落实政策的先进经验,在全县推广,推动了斗、批、改不断深入发展。
我深刻体会到:要继续革命,就要彻底改造世界观,就要经常开展破私立公的思想斗争。可以说,自觉斗私,就是自觉革命;不断斗私,就是不断革命;彻底斗私,就是彻底革命。用毛泽东思想占领灵魂深处的思想阵地,这是继续革命,革命到底的根本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