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得本站好,就转发到你的朋友圈!

好酒还是陈的香,资料还是老的好!【www.LaoZiLiao.net】

老资料网  > 报纸  > 人民日报

毛主席语录

第1版()
专栏:

毛主席语录
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

上海机床厂隆重集会热烈庆祝毛主席的光辉指示发表一周年 坚决走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

第1版()
专栏:

上海机床厂隆重集会热烈庆祝毛主席的光辉指示发表一周年
坚决走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
他们决心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进一步用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武装自己,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紧跟毛主席,不断革命,不断前进,夺取革命和生产的更大胜利
新华社上海二十二日电 在学习“九大”文献,落实“九大”精神,实现“九大”提出的各项战斗任务的热潮中,正沿着毛主席指引的航向奋勇前进的上海机床厂革命工人、革命干部和革命知识分子,满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无限热爱的深厚无产阶级感情,二十一日隆重集会,热烈庆祝毛主席关于“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的光辉指示发表一周年。
上海机床厂革命工人永远不会忘记:十二年前的七月,伟大领袖毛主席来到上海机床厂视察,亲切地和工人谈话、握手,给了广大工人最大的鼓舞、最大的鞭策;去年,伟大领袖毛主席又肯定了上海机床厂工人阶级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创造的经验,发出了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光辉指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在二十一日的庆祝大会上,他们向毛主席表达了最坚强的决心: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进一步用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学说武装自己,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向战斗在毛主席身边的首都工人阶级学习,向全市和全国的工人阶级学习,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紧跟毛主席,不断革命,不断前进,夺取革命和生产的更大胜利,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作出新贡献。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负责人张春桥同志参加了上海机床厂的庆祝大会,并作了讲话。
上海市革命委员会领导成员王洪文同志、马天水同志也参加了庆祝大会。
毛主席肯定的“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是工人阶级造就自己的知识分子队伍的道路,是工人阶级占领科学技术阵地,打破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一统天下的道路,是用工人阶级的面貌改造旧学校培养的科学技术人员,改造整个科学技术工作,使它更好地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道路。毛主席的指示,也是无产阶级教育革命的伟大纲领。一年来,上海机床厂革命工人遵循毛主席的伟大指示,在厂革委会领导和解放军支左人员的帮助下,以“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伟大气魄,进一步占领了工厂的生产技术阵地;选派自己的优秀代表参加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文教战线,挑起了领导上层建筑领域斗、批、改的重任;更坚定地从自己的队伍中培养技术人员,团结、教育、改造知识分子,不断壮大无产阶级的技术队伍。在披荆斩棘的战斗中,广大革命工人锻炼得更加坚强。工厂的工程技术队伍和生产技术面貌进一步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在二十一日的庆祝大会上,上海机床厂革命委员会负责人以及工人代表、工人技术人员代表等相继发言。他们一致表示,我们一定要百倍努力地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认真斗私批修,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为武器,与形形色色的资产阶级思想作坚决的斗争,把思想政治领域里的阶级斗争进行到底,把上层建筑领域的斗、批、改进行到底,千百倍地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他们还表示,我们一定要遵照毛主席关于“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和“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教导,以革命统帅生产,鼓起最大革命干劲,努力攀登科学技术高峰,为把我们的社会主义祖国建设得更加繁荣富强而努力奋斗。(附图片)
上海机床厂工人技术员顾其公(左三)是厂里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他在兼任“七·二一”工人大学的教学工作中,带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耐心辅导工人学员掌握设计知识。 新华社记者摄

“外围仗”和“攻坚战”

第1版()
专栏:

“外围仗”和“攻坚战”
李奎香
在毛主席关于对知识分子进行“再教育”的伟大号召下,许多大专院校毕业生纷纷走向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他们在三大革命运动中,在工农兵的再教育下,认真地用毛泽东思想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不断清除资产阶级教育对于自己的影响,不少人已经有了可喜的进步。下面,是他们写来的在思想改造过程中的一些体会。 ——编者
毛主席教导我们:“世界观的转变是一个根本的转变”。回顾自己在解放军这个革命大熔炉的实践,我体会到,知识分子在与工农兵相结合的大道上,磨了一手老茧,滚了一身泥巴,过了“劳动关”,这也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世界观的彻底转变,要比过“劳动关”,艰难得多。
来到部队以后,领导让我养猪。我以解放军战士为榜样,不怕脏,不怕累。我想,工农兵的先进思想和模范行动该算学到手了吧!
有一次,我去喂猪,冷不防猪一摇晃脑袋,把脏东西甩了我一身。我心里很腻歪,我想,象我这样的女学生,喂一两年猪,“锻炼锻炼”还可以,要是一辈子喂猪,我可真吃不消。
这个思想一冒头,我就觉得不对头。我带着这个问题学习了毛主席的教导:“为什么人的问题,是一个根本的问题,原则的问题。……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其他许多问题也就不易解决。”我不愿喂一辈子猪,就是一辈子为工农兵服务的思想还没树立起来。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一遇到困难,“下乡镀金”的错误思想就暴露了。我们部队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苏登明同志,他一个人在深山里养猪,不怕严寒酷暑,不怕风吹雨打,不怕凶猛的野兽,人在深山,胸怀祖国,放眼世界。他说:我是为中国革命和世界革命养猪。看看解放军的高大形象,想想自己,我从心眼里感到,这几个月我仅仅打了一个思想改造的“外围仗”,远没有触及灵魂呢!
找到差距以后,就在猪圈旁摆开革命大批判的战场,狠批大叛徒刘少奇的“读书做官论”、“下乡镀金论”。我每喂一次猪,就清除一次头脑里“成名成家”思想的流毒,这样,我的思想感情也逐步地发生着变化。我深深体会到,知识分子在思想改造过程中,决不能满足于打“外围仗”,一定要在灵魂深处打“持久战”、“攻坚战”。

“大熔炉”与“保险箱”

第1版()
专栏:

“大熔炉”与“保险箱”
田学军
我到解放军某部来接受再教育,可高兴了。心想,离开了旧学校,来到解放军这个革命大熔炉,这下可算进了“保险箱”,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再不能毒害我了,思想上可以“松一松”,今后主要是过好“劳动关”。
事情却并不这么简单。
劳动刚开始,我热气很高,今天掏大粪,明天开荒地,后天到炊事班帮厨。可是没过多久,就觉得天天学习,劳动,吃饭,睡觉,平平淡淡的,没啥意思。心想,念了十七年书,要是一辈子和土坷垃打交道,真没前途。越想越没劲,粪也不掏了,荒也不开了,厨也不帮了,“混日子”的思想越来越严重。
为什么发生了动摇?连队指导员在和我谈心时指出: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思想发生动摇,是受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毒害的反映。
指导员的话使我大吃一惊。我来到解放军这个革命大熔炉,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流毒还能这样干扰我?我带着这个问题,反复学习毛主席的有关教导,开始认识到: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兵再教育的过程,就是用毛泽东思想改造世界观的过程,就是在头脑里开展两条路线斗争的过程,决不能认为人离开了旧学校,就等于和反革命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决裂了。为什么我干一阵子就不想坚持下去了?为什么觉得和土坷垃打一辈子交道是“没前途”?“干一阵子”的背后,就是大叛徒刘少奇的“下乡镀金论”的表现,“没前途”的背后,正是大叛徒刘少奇的“读书做官论”的反映。头脑里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是多么激烈呀!怎能丧失警惕!
我从自己的思想动摇和反复中体会到,投入到工农兵火热斗争的革命大熔炉里,绝不等于进入“保险箱”,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斗争的弦松不得。要时刻警惕大叛徒刘少奇的“读书做官论”、“下乡镀金论”从头脑里冒出来,抵制现实中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不断地改造世界观。

“样子象”和“思想象”

第1版()
专栏:

“样子象”和“思想象”
荫功
来部队不久,我们就穿上了工作服,到火车站执行装卸铁矿石的任务。
每次劳动归来,衣服都被汗水浸透,脸上沾满了矿石的红粉末,好象《三国演义》中的关云长。有些人看到我们的样子,以为我们是装卸工人,有的甚至称我们是“工人阶级”。
听了这些议论,我就觉得怪舒服。我想,穿着工作服,进行着重体力劳动,流着汗水,手上的血泡变成茧子……,工人阶级也不过这样,我们和工人阶级差不多了。就在这时,一件小事对我的这种想法作了严肃的批判。
一天刮大风,我们去装车,狂风卷起矿石粉末,直往眼里、嘴里钻,刮得睁不开眼,喘不过气来,但又必须按时完成装车任务。我一面劳动,一面想:这矿石粉末对眼睛、呼吸道有没有腐蚀作用?万一把身体搞坏怎么办?又想:何必这么急?等风停下来再干,也不误什么事。
勉强把车装完后,我急忙跑到一个堆货的角落里去避风。正在这时,有十几位装卸工人收工回来,他们身上沾着厚厚一层石灰。我站起来急切地对他们说:“石灰对人体的腐蚀作用可大了!”一位同志笑着说:“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嘛!革命就需要这样。”
装卸工人简单的回答,说得我脸上发烧,心里上下翻腾。自己和工人穿着一样的服装,在同样的天气里干类似的活儿,但心里想的却不一样!自己在困难面前想的是“我”,怕这怕那;工人想的却是革命,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自己象工人阶级了吗?样子象了,思想却远远不象啊!
通过这件小事,我深切感到知识分子接受工农兵再教育,“样子象”是比较容易的。要达到“思想象”,就得在接受工农兵的再教育中,痛下功夫,经过艰苦的磨练,彻底改造世界观。

“合理”与“不合理”

第1版()
专栏:

“合理”与“不合理”
高歌
过去在学校时,常和同学们谈论毕业后干什么,如何安排个人的生活,等等。总认为:干点体面的工作,才适合大学生的身份;还觉得这样也是“自然”的,“合理”的。可是来到解放军连队后,所见所闻,使我深深感到:以前的想法是完全错了。
一次,连里派我和其他几个同学去浇水,可是通过大路的涵洞塞住了,修理吧,锹伸不进去,镐又刨不到。不修吧,在大路上挖沟影响交通。我们几个正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来了一位工人模样的人,他把头扎进去,用长铁钩把里面的乱草掏出来,弄了一身泥,终于把涵洞捅开了,清清的流水,灌进了田地。
通过和他攀谈,才知道他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在西北打过蒋马匪帮,在朝鲜战场上严惩过美国强盗。随部队转战多年,他身边的战友有的职位都很高了,可他一直是班长,转业后还是照样勤勤恳恳,不辞劳苦地工作。人们不叫他的名字,都叫他“老班长”。
望着远去的老班长的背影,我心潮起伏。十七年的旧学校教育,自己脑子里都想的是些什么呀!什么“体面”的工作,个人的生活,还认为是“自然”的,“合理”的。这位老战士,几十年如一日,为革命不讲职位,不计报酬,却也认为这是“自然”和“合理”的。相比之下,差距实在太大了。我们来到解放军这座毛泽东思想大学校里,一定要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虚心接受再教育,彻底改变旧思想,跳出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圈子,克服私心杂念,做一个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可靠的接班人。